2020-01-12 01:28:06 | 人氣(950) | 回應(8)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1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佐櫻】殊途同歸《31》

《31》

  所有人都離開了,唯獨皇后留了下來,鼬凝看向她的問道:「你也表現得太著跡了。」

 

  「哀家不知你指的是何事。」皇后撇過頭去,不看向他,鼬卻把盯得更緊。

 

  「是因為太子妃長得跟皇上喜歡的女人有幾分相像,你才抱有如此大的敵意。對吧?」鼬一字一句分毫無差的把皇后的所思所想給全盤托出。

 

  「哈哈哈哈,說來那蕩婦可真有勾引男人的本事,兩個不夠還要三個。把自己的妹妹納為太子妃的感覺如何?她還真是遺傳了那賤婦的特質,把你和那個野種都迷惑得徹底。」皇后回身看他,那憤憤不平的怒氣似是要冠頂而上一般,鼬知道她極其的不甘心。

 

  在剛剛的酒席之上,皇上睨了幾眼櫻來,這舉動自然也落入了皇后的眼中,皇上依舊對那個女人念念不忘。

 

  「皇后可要自重,她只是貴府家的千金,你以為誰都可以成為秀女。你還真不憾,那女人尚在陛下身邊時你贏不了她,如今她不在陛下身邊了,你依舊贏不了。難道這不就是皇后你的無能嗎?」鼬一步又一步的朝她靠近的道,皇后倒是一步又一步的倒退,她不明白像鼬這樣的孩子為什麼會讓她心裡感到恐懼。

 

  「皇后娘娘,我希望你記著。你並不是我的生娘,仗著輩份之上,我該喚你一聲娘親。可倘若有天,因為這樣而令你忘記了自身的身份的話,我會不惜一切的代價讓你想回來。你不僅鬥不過那女人,你連我死去的母后也鬥不過。」鼬單手狠狠的伸向她的脖子,用力的一捏,他笑了,唇角的笑意帶著某些的瘋狂,皇后伸手想要推開他的手卻怎樣都掙不開他來,直到她感覺自己快要黑前一黑、失去意識的時候,鼬才鬆開了手來。

 

  「皇后聽懂了我的意思了沒有?你若安份守己的話,我登基以後,你太后的位置還鹿好好的保著。」鼬蹲下身來看她,皇后跌坐在地上,呼吸不穩又恐懼的看著眼前的男子,她嚇得發不出聲來。

 

  「怎麼不回答?啞了?要我找人來把你的嘴扒開不?」鼬朝她輕笑著,可那笑意意味著甚麼,她懂了,他是說真的。

 

  「我明瞭,明瞭。我不會再為難她……」皇后慌張的強逼自己說話,好不容易把話說了出來,鼬的笑容剎地消失了,他轉身而去,臨走的時候,他不忘叮囑了她一句:「懂了以後該作甚麼,該不會要我提醒你吧?」

 

  「我知道了,我明天就會到府上跟她賠個不是。」皇后看著他的背影說道,直到鼬的身影完全消失了,她才敢回到床邊去,鼬這個人比他想像中的更加的狠毒。

 

  鼬走到了府上去即便跟櫻在同一個府阺上,他跟她依舊是分開房間睡,府外傳來了大門被推開的聲音,香磷看到了鼬的到來,她輕輕的擺禮問安,只見鼬朝她問道:「那丫頭怎樣了?」

 

  「睡了。堂主,你接下來打算做甚麼?」香磷凝上了鼬的視線,絲毫沒有半份的慌張。

 

  鼬回看著她,只是冷笑的問道:「他家人的蠱毒聽說被解了,香磷,你跟了我們多久?」

 

  「沒有十年也有八年了。」她說,在聽到他的提問時,香磷本是輕輕的愣住了一下,可之後又回過神來。

 

  「所以,你以為我不懂你想甚麼麼?你可是協助她叛變的幫兇。你說,我該怎麼處置你才好?」鼬伸手輕輕的把她垂落的紅發繞回她的耳背後,香磷一瞬感覺呼吸都停滯了,她甚至覺得自己很有可能活不過下一秒鐘。

 

  香磷思索著自己到底該說甚麼才好,可她下一刻卻甚麼都說不出來,鼬輕輕一笑的道:「噗,跟你開個玩笑而已。你怎麼可能會背叛我。對吧?」

 

  「嗯。」香磷回眸看向他,牽強的拉動著唇角,不自然的笑了。

 

  「回去吧,要是那丫頭起來後不見你就糟了。」鼬冷冷的說著。

 

  「是,奴婢先行告退……」香磷徐徐往後退,轉身走著,直到感覺不到了鼬的視線才開始瘋狂的跑去櫻那邊去。

 

  香磷莽撞的推開大門的一瞬間,櫻被她嚇倒了,櫻一瞬的轉身看著香磷,只見香磷滿頭大汗的,她問:「怎麼了?」

 

  香磷凝看著根本沒睡著的櫻,她環觀了四周的擺設,慌張得很,直到找遍房間的每個角落都找不到一絲線索之時,櫻才伸手拉住了她:「何事如此慌張?」

 

  「我怕這裡有怎麼能作監視的漏洞……」香磷細細的哼聲而出,櫻聞言一怔,隨後她說:「你的意思是鼬設了線眼麼?隨時都在察看著?」

 

  「也許是我多想了……」香磷伸手抓著額前的瀏海,思緒久久沒法平靜下來……

 

  「香磷,冷靜點。他這個人最會故弄玄虛,狡猾得很。即便有線眼我也沒在怕……」櫻絲毫不緊張的躺回床上去,只剩香磷獨個兒的在慌張。

 

  「可如果真的有線眼的話,就算你等的那個人真的會來接你走。那也不保證一切都能如你所願。」香磷抬眼看向她,堂主很少跟她接觸,她很清楚剛剛的對話是警告,鼬在提醒她不要以為他真的甚麼都不知道。

 

  「我想這世上能令鼬頭痛的人也只有他。」櫻似是忽然想通了一樣,她不像前些時候,無聊又打不起勁的只躺在床上,香磷看著櫻難得會坐在床上刺繡的模樣,感覺她並不正常。

 

  「為什麼突然刺繡?」香磷看著她的刺繡,可刺上去的東西並醜無比,香磷輕皺了一下眉頭來,她問:「豬?」

 

  「是鴛鴦!」櫻吼回去的道。

 

  「送誰?」香磷看著那作品,感覺送出去都沒有人敢收,誰會帶著這醜玩意在身邊?

 

  「太子妃親自刺繡的東西,你覺得除了太子還能是誰?」櫻鵝眉一挑的道。

 

  「不是吧,你要送這個給皇后?」香磷無奈的看向她。

 

  「我要繡出最醜的刺繡,讓她帶在身上走。」櫻回想起今天被皇后嗆聲的模樣,而鼬卻不給她半個反駁的機會,搞得她似是個大啞巴那樣。

 

  可惜她人特別的記仇,氣量甚小。

 

  「人不犯她,她不犯人;人若犯她,她犯人家。」這是她的左右銘,櫻至少都覺得自己對佐助的寬容是最大的了。

 

  「先不說這玩意能不能常放在身邊,我覺得送不送得出去都是一個大問題。」香磷好意的提醒了櫻一番,只見櫻唇角輕勾、胸有成竹。

 

  「我怎會只繡個醜鳥給她,我還準備了一首詩給她。」櫻淡說道,香磷看著櫻刺繡的速度,怕是明年都繡不好,她說:「甚麼詩?你把另一邊轉來給我。我幫你把字繡上去……」

 

  結果,睡著的人是櫻,那臭東西她隨便的給刺繡完,文字的刺繡就交了給香磷慢慢的弄,香磷看了她一眼,不說甚麼繼續拿著東西在刺繡。

 

  香磷在思量著,今天櫻身所說的話,櫻的意思是佐助能讓鼬束手無策嗎?到底是發現了甚麼,才讓櫻的想法轉變了,她不懂。

 

  佐助跟寧次坐在馬車之內,實質上,他們都坐在另一個馬車裡頭,先前佐助說要走大路,可現在他們卻坐上了沿小徑行走的路上,寧次更加不明白佐助的舉動了,佐助分明說過到了大路後由他來駕馬車的,他忍不住的問佐助:「少主,你想怎麼做?躲過追兵嗎?」

 

  「甯次,兩條路都有來自鼬的人在跟蹤著。後方有三個人,左右兩邊各兩個,由有兩個人在我們留宿客棧的時候就在了。」佐助輕聲細說。

 

  甯次聞言一驚,他居然察覺不到有人,可他已經是佐助身邊武力最高的保護者了,寧次想要拔劍,卻被佐助止住了。

 

  「冷靜一點,他們要我立即死的話,早就殺了過來了。鼬說過,直到我順利離開的時候都不會讓我死。」佐助冷言哼聲的道。

 

  「可這不是意味著,當少主你到達了國土的時候,他們就會殺來麼?」寧次壓低了聲線的問。

 

  「所以,你只要等著看戲就好。」佐助輕笑,似是對於鼬的想法感到幼稚一般。

 

  櫻感覺自己昏昏沉沉的睡了許久,她輕輕的睜開了眼睛來,只見香磷坐在椅子上睡著了,手裡拿著那個已經繡好詩詞的手帕來,櫻落下了床邊看著香磷的睡顏,她喃喃自語道:「若果你當妃子的話,說不定能讓男人能神魂癲倒。謝謝了!」

 

  櫻拿走了香磷手中的手帕,滿懷歡喜的自己梳妝,弄完以後便推門而出,可當她一推門的時候,門外竟有人在等她,是皇后。

 

  「剛剛還想要人來看看太子妃睡醒了沒有,看來已經睡醒了。能請太子妃一起用早膳麼?」皇后凝看著櫻的容貌,這次態度沒那般的高昂,多了幾分的客氣,可她心底看著櫻依舊不舒服。

 

  「好,難得皇后有這份好意。」櫻眸色一動,凝看著她的眼光那了幾分防避,即使她看上去滿臉調笑。

 

  本要找的人,如今自動找上門來,倒也是省卻了她邀請的功夫,櫻帶著了其他婢女一起的走著,這是她第一次沒有帶香磷一起的走。

 

  坐在皇后的後花園裡面,下人都忙著給她們斟茶、遞上糊致的糕點,櫻感覺有一種錯覺,這與往時截然不同的對待,就像是皇后在討好她一樣。

 

  「櫻兒,昨日哀家酒醉了吧!若說了怎麼不大體的話,還請見諒。能看到鼬回來了,哀家難掩思念之情,一時忘卻禮儀、胡言亂語,櫻兒往要往心上放。喝了這花蜜兒算是原諒哀家的無禮罷了。」皇后溫和的笑說著,伸手輕握只她的雙手。

 

  櫻冷眼看了一下,把手抽了回來,她知道這是一場戲,若對方要演,那她也只好奉陪到底了……

 

-----------------------------

台長: F醬
人氣(950) | 回應(8)| 推薦 (1)|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電玩動漫(電玩、動畫、漫畫、同人) | 個人分類: 【佐櫻】殊途同歸《未完》 |
此分類下一篇:【佐櫻】殊途同歸《32》
此分類上一篇:【佐櫻】殊途同歸《30》

uni2019
這寫字的功率,不夜城的光華也為之失色。
「佐小姐鳳體聖安!」一眾人等殿下齊聲唱偌。
「開心就好,那就繼續點你,點我的盡情囉。」
2020-01-12 03:13:15
版主回應
還好,我寫得很慢了。
謝謝你!
2020-01-16 01:32:57
持久液
很讚的分享~~


http://www.yyj.tw/
2020-01-15 12:52:36
uni2019
就是多事的說一句囉,
請保重健康。
Best
2020-01-16 01:50:58
版主回應
你也是,看來我晚睡的事都被你發現。
2020-01-18 00:35:04
uni2019
:-&
我也被抓現行。醒目。
2020-01-18 01:34:45
版主回應
哈哈哈哈,一樣晚睡。
2020-01-20 23:59:25
uni2019
@-@
十一點到零晨三點是身體的補充期。請考慮。
2020-01-21 15:15:52
版主回應
哈哈哈哈,謝謝你。
我會盡量早點休息
2020-01-23 00:35:27
uni2019
嘸事,逗著你天南地北的。不覆的話就是說又有貓頭鷹又在穿彩衣夜飛了。
2020-01-23 03:46:58
版主回應
朝著禿頭的目標進發。熬夜掉髮!
2020-02-08 16:40:25
uni2019
Sinead O’Connor的清涼。
Nothing compares 2 U
2020-02-08 23:55:42
版主回應
QAQ"
2020-02-15 01:44:33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