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2-10 00:00:00 | 人氣(504)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2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佐櫻】青春愛情小說是假的《24》

《24》

  「如果,『我愛你』變得不再動人,那麼我該怎麼做才能再次牽動你的心?」佐井忽然蹦出了這麼一句話來,櫻抬眼看向他,表情顯得複雜,她不喜歡他這樣。

  「那麼,我們分手吧!你該清楚的,我打從一開始就動機不純,我沒有愛過你。而且,並不是每個人的那句『我愛你』都會讓每一個人覺得動人……」她輕皺著眉頭來,她不是不知道最近佐井的積極性有多高,好像想要像偶像劇那樣,把假戲真做上演到現實裡頭一樣,她當初就是仗著他吃瓜的心態才提出無理的要求,其實最無恥的人應該是她,她怎麼可以這樣開出條件而又讓人不能牽動真心。

  「是因為他嗎?」佐井眸光一黯的問她。

  「是因為我自己,我是個極其自私的人。我做的所有事情都只考慮我自己,由一開始要求跟你辛往的時候,到現在分手都一樣。所以,你不必深究是因為甚麼,如果非要得出一個答案的話,那就是你運氣不佳碰上了自私自利的我。」櫻說完後,把手上的飲料喝光,一瞬扔落到垃圾桶去。

  櫻回眸看著眼前跟自己只有幾步之遙的佐井,她說:「對不起,堅持不到最後的人是我。其實比起我,或許,井野真的更適合你。你分明都清楚知道,我跟你在一起只是為了氣她,可她現在不能對我對動怒又無可奈何的模樣,我看著卻竟沒半分高興的感覺。你也不要再執迷於我了。」

  佐井不知道能說甚麼,她說得對,他分明一開始就知道這是一個陷阱,但是她卻被迷住了,而且,知道腳一踏下會摔在懸崖卻依然邁開步伐。

  沉默了半刻,他才伸手牽著了她,他說:「我可以等的,等到你不再喜歡他的時候……」

  她不再說話,只是盯著他的眼睛看,她知道他在逃避現實,就似是曾經的她一樣。

  佐助拿起了手機來,他坐在沙發上拿著毛巾擦拭著剛洗好的頭髮,他的髮絲有點淩亂,他看著手機裡出現了一條亂碼的短信來,最後能清楚看到的只有一個蕃茄的圖案,他唇角輕勾,他猜這是來自未來的女兒想要傳給她的資訊,可惜時空的交錯傳了過來的只是一堆亂碼,他拿著手機來,突然給櫻傳了一封短信,他寫著:「我想你了……」

  手機微微的震動著,櫻一瞬的拂開了佐井的手來,她拿起手機一看,發現是佐助傳給她的,她轉身就走,最後只留給佐井一句:「抱歉,我要離開了。」

  佐井凝看著她的背影一瞬的啞然,第一次感覺那般的沮喪,櫻急忙的跑著,奔跑的時候有看到立在公園那邊的櫻花樹,上次來看的時候櫻花並不多,現在櫻花好像都開始越開越盛了,她稍稍的頓住了步伐,她看到了櫻花樹下有一個人,那墨色那般的矚目,她知道是他,他抬眼的那一瞬間,他跟她的視線彼此交匯了,他跟她就這樣彼此凝視了好一陣子,大家都=沒有說話,他不再是那邋遢的模樣,他穿著黑色的外套,像以前那樣站在樹下,如今卻似是在樹底下等她到來一樣。

  沉默了片刻,他才揚聲:「不過來麼?」

  她聞言才稍稍的回過神來,她開始踏步而進,終於跟他一起走到櫻花樹底下,他回看著她來,他問:「那麼匆忙的奔跑是想要去那裡?」

  她沒有說話,看著他含笑的那雙畦瞳,她知道他是在明知故問。

  「不跟佐井約會了麼?那我是不是可以期待一下,假設你是因為看到我傳的短信而飛奔而來……」他伸手輕輕的拂開她貼在臉頰上的發梢,把臉朝她朝近而道。

  她伸手抓著了他的衣角,抓得極緊,卻沒能哼出半句話來,她垂下頭來不敢看他,直到他以宇智波佐助的身份再次降臨的時候,他一直在她身旁注視著自己的事情才有了實感,他眸光一動,伸手牽著她抓著他衣角,微微發抖的那只手來,下一刻,她被他納進懷來,他說:「我想你了,想念你朝我奔來的那個時候,你真的來了……」

  那一刻,她終於都壓抑不住的抱緊了他的後背來,她喜歡他的這件事再也無法欺哄自己,這是不存在的。

  「告訴我,那天,你想跟我說甚麼?」佐助的聲音忽然的滑進她的耳邊,她釉綠色的雙瞳微微一斂,染上了一層水霧來,她的聲音細碎的難以聽見,她說:「我喜歡你……」

  「在這個世界裡面能將她從黑暗中帶離的人,只能是我!」佐井看著手機裡傳來的資訊,那是一個陌生的手機號碼,他握在手心中的手機越發用力,他知道這個陌生的手機號必然是屬於宇智波佐助的。

  他朝櫻剛剛跑走的方向跑去,可跑了沒多久他就能看到那個矚目的粉色身影,彷佛她本身就如櫻花一樣的,他站在公園的入口間,久久沒法挪開腳步來,他看到佐助跟櫻抱在一起,佐助抬眼的那一瞬間就能看到他的存在,佐助朝他輕勾起唇角來。

  井野一直偷偷的尾隨著佐井,她凝向佐井看向的地方,一瞬的愣住,她再看向佐井,她邁出了步伐自動伸手拉著佐井就跑,佐井跟著她走,他一直的保持著沉默,而她拉著他走到了她跟他最初相識的那個地方,只是一個陳舊的照相館,她說:「你很久沒拍照了,要去看看不?」

  佐井看著眼前的井野,他終於揚聲了:「你從後面跟著我們多久了?」

  井野聞言後,她終於支撐不起那牽強的笑意,她的笑容剎地消失了,眼神都黯然了下來,她沒有回答他,只是淡淡的說:「還記得嗎?你第一張替我拍的照片。」

  「你還要繼續自欺欺人嗎?」佐井的聲音又再哼起,他不知道她為什麼要如此的堅持,那怕他對她那般的決絕。

  「你何尚又不是……不是在自欺欺人?你以為……你以為每個人都願意愛得那麼卑微嗎?因為我們都別無他法,理智告訴自己不要再去管他了,可內心卻做不到。如果我可以勇敢,如果我可以更加的厚顏無恥一點的話,內疚這種情緒就不會一直徘徊在我的生命裡頭。你知道嗎?自從那次之後,我已經不敢再去撒謊了。當你意識到一個小小的謊言會送成一個極大的意外的時候,你就會開始害怕,彷佛成了驚弓之鳥一樣。從此以後,我將不再是最原始的我,是我毀掉了她,也毀掉了我自己……」她說話的時候,眸間流露出的悲痛似是無法化解一樣,她的話如此的掙扎,佐井一瞬的呆住了。

  佐助鬆開了抱著櫻的手,他沒有回答她那遲來的告白,他伸手蓋在她的頭上,他說:「櫻,明天見。」

  櫻抬眼看向他,又是這樣,他總是跟她說:「明天見。」

  可明天以後又會發生甚麼事?誰知道,她不明白他那種若即若離的態度,她感覺自己這一刻不抓著他,他就真的會離開一樣,她伸手又再抓著他的衣角,她說:「甚麼意思?明天見是甚麼意思?我不明白……」

  「你想聽到甚麼?」佐助的聲音忽然的哼起,他那玄黑的瞳目凝看著她那雙釉綠,無比的認真,似是想逼她親口去承認她想跟他在一起那樣。

  櫻一瞬的啞然,沒錯,若果佐助此刻真的向她提出交往的要求的話,她真的能克服自己的內心跟他在一起嗎?

  佐助看著她遲疑不語的模樣,他俯身輕輕的吻上她的唇瓣,只是一瞬,彷佛蜻蜓點水那般的輕盈,他說:「回去吧,明天見。」

  她伸手捂著了嘴巴來,臉頰一瞬的紅了起來,她轉身就走,往公車的方向跑去,而他卻在後頭一直跟著,但彼此保持了一定的距離,櫻走了好一段路來,在到達公車站之前,她忍不住回頭的問他:「為什麼跟上來?」

  「怕你變成天鵝後又再引來狂瘋浪蝶,你只要把我當成路人就好。」佐助淡淡的說,櫻聞言一愣。

  他跟她終於到達了公車站,他跟她彼此都不再說話,她很久沒有坐公車了,這讓她忍不住的想起了上次跟他在公車裡的情形,那時還是醜八怪的她用盡所有的方法去逃開他,極致用力的去掙開他,如今竟然那麼平和的跟他在一起的在等公車。

  他的耳朵裡塞著耳筒,她偷看著他的側臉,無法把他在學校時那宅男的模樣想在一起,他眸光輕睨了她一眼,發現她在偷看自己,他把耳筒拔了下來,他問:「怎麼了?你有話想說?」

  「沒有!」她回過頭來,不再看他,公車駛到的瞬間,她立即跳上車子去,沒想到他也跟了上來,又再坐在她的身側,她看著他終於大聲的說:「你為什麼也上來了?」

  「看到你安全到步我才會走……」他說,說得那樣的理所當然。

  「不會發生你期待的事,似是私闖你家之類的。要睡一覺嗎?」他看著她問道。

  櫻不再說話了,心底只是暗暗的說道:「這根本不能當成路人,我怎麼可能能把你當成路人……」

----------------------------------------------------------------------------------------------------------------------------------------

台長: F醬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