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2-07 04:00:00 | 人氣(557)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許墨x悠然】差半步愛《23》

《23》

  她感覺總是被他牽著鼻子走,昏昏沉沉的每回一醒來的時候都似是斷片一樣要思索一會自己是怎樣回家的,她朦朧的睜開了眼睛,他坐在床頭邊笑看著她,似是老謀深算的狐狸一樣的狡猾,他說:「起來了?那就準備吃晚飯吧!」

  她剛坐直了身子來,只感覺下身有種逆不出的酸痛感,而這種痛覺讓她感到羞澀,彷佛在提醒她斷去的、那種朦朧不清的記憶,他看著她的表情只覺得好笑,她回首看向他笑話他的眼神,她惱羞成怒:「杯子呢?你看,甚麼都沒有給買回來!」

  她拿起枕頭用力的朝他扔了過去,許墨伸手輕易的接過,他說:「買了,剛剛在電腦那邊給拍下,我們的新杯子。」

  「真的嗎?我要看!」她顯得雀躍的拉著他的衣角說道,剛剛那生氣的情緒剎地消失不見了。

  許墨看著眼蔔這個情緒變換如此快速的女孩,他輕笑出聲來,把筆電拿來給她Z,她看著電腦的螢幕,杯子上方有著小小的金邊,紫色的蝴蝶跟金色的落葉配在一起,他們的杯子是白色的,而且附送著金色蝴蝶圖案的小湯匙,她不得不由衷的讚歎許墨的眼光,這杯子有種簡約的高雅格調,他笑問:「夫人滿意不?」

  「滿意,非常滿意。但是,運來的時候會不會摔碎?」她想了一下,杯子是易碎物,心中突然起了憂。

  許墨伸手輕輕的覆在她的頭上,他說:「沒問題,這種小事你就別煩心了。」

  自從求婚到現在開始,他女她似乎都還沒女好的整頓著之後的事,似是選婚紗、拍婚紗照,邀請誰來他女她的婚禮,悠然伸手抱緊了他的腰,把臉貼在他的後背上,她說:「可不可以不邀請其他人來我們的婚禮?只有我們兩個就好了,我只要有許墨在的話……」

  她話音未盡,他卻打斷了她的話,他問:「為什麼?」

  她的話超乎了的想像,像她如此開朗的一個人,他還以為她會想邀請竹所有的朋友來目睹她嫁竹的那一刻,一起見證的幸福,她闔上了眼來:「因為我心存愧疚,現在太幸福了。幸福到真實,輾轉之間你跟我又再相遇了。可是,我一直都在想一個問題,在先前的那個世界裡,那死去的我。白起學長、周棋洛,還有李澤言他們又會是怎樣的心情。一直記得我,為我傷心,還是早就已經不記得我了。這個世界的他們,會不會跟我和你一樣,帶有來自以前的那個世界所保留的記憶?我不該這麼光明正大的得到幸福……」

  許墨聞言,瞳目一斂,他只道了一句:「好,只要你開心就好。」

  「許墨,明天去看婚紗好不?」悠然突然的揚聲道。

  「好,但是,你先來把晚餐吃掉吧!菜都要涼了……」他伸手把她抱在他腰間的手挪開,他突然把她橫抱起來,走出客廳裡去。

  其實,他從來都不在乎,不在乎除了她之外的其他人會變成怎樣,對她而言,只要她好好的活著的話,那怕是他的命,他都可以拱手讓出去。

  她吃著他做的飯,開始疑惑起來,她看著許墨問道:「許墨,現在的大有沒有味覺?眼睛也只能看到黑色和白色嗎?」

  他眸光一動,伸手托著半邊臉,笑得意味深長的看她,他壞心眼的回了一句:「你猜!」

  她凝看著他高貴的紫瞳,從他漂亮的瞳色之間她看到了她自己,她突然拿起了自己手上盛著米飯的碗,她問:「甚麼顏色?」

  他輕笑,卻沒有回答,她抓著他的衣袖,硬是要他回答:「說吧!甚麼顏色

  「小傻瓜,這是我的寓。你以為我買的東西我會不知道那是甚麼顏色嗎?只要在買用具的時候問問老闆就能知道甚麼顏色了。我能不能看見其實真的不重要,只要你是彩色的,那就可以了。快把晚飯都完吧!」許墨伸手把碗推回她的手上去,他淡淡的笑說著。

  「可我想你能真正的看見,看見除了我以外其他色物的色彩。然後一起的在歲月中慢的變老,我那麼認真,你卻總覺得我在開玩笑。」她有些難過的夾著桌面上的菜說著。

  許墨沒有回答她的話,只是淡淡的笑說了一句:「明天要去看婚紗,好好的吃完,然後日早的睡覺吧!」

  悠然看了一眼自己的小腹,最近沒有留神、專心的管理身材,好像胖了,她速的把筷子放下,她說:「飽了!」

  許墨看著她匆匆的沖回房間關上門來,他淡淡一笑,猜到了她的思慮,他把她未到完的飯菜整頓好放到冰箱的上層去,他想淩晨的時候她一定會餓的,到時候給她把飯菜翻熱一下吧!

  為了能讓自己在結婚那天穿上漂亮的婚紗而積極減肥的悠然,她躺在床上捂著叫個不停的肚子,最近都在吃泡面的她感覺自己再聞到泡面就會嘔出來了,那麼努力的減見卻只是瘦了2KG,腰還是很粗。

  她記得跟許墨去看婚紗的那天,她說租婚紗就好,不想買一件那麼浪費的放在家裡又沒用,即使許墨跟她說沒關係,她也決定用租的,她說了一句話來讓許墨屈服了:「我知道我未來老公有錢能讓我亂花,可是,你確定要我買回來?怕是第二次穿起的時候就是我改嫁的時候了……」

  只見許墨笑得略帶陰沉的,把她用力的抓著,推到牆角去,他在她耳邊說:「你確定你有改嫁的機會?」

  她一瞬被嚇倒又尷尬的推開他來,她說:「你看,大家都在看著。不要這樣……」

  「你也知道大家著才會拿我開玩笑?」他反笑而道,悠然感覺他的笑有點可怕,她咽了一口口水來。

  許墨見她怯了,他才放過她來,那天她拉著許墨挑了很久的婚紗,最家後便倒頭大睡,只有二人的婚禮,這跟她幼時想像的有著極大的差別。

  她躺在床上半醒半睡的,直到許墨提著一堆甜點走進來的時候她才醒了,他根本是在誘惑她,她落下床跑到他跟叉腰著腰說:「喂!我在減肥,你還買甜點引誘我!」

  「不用減了,我的新娘胖一點也沒關係。反正也有我能看到!」他笑說。

  「許墨!你!你間接說我胖!你以前不是這樣的,嗚……」悠然捧著許墨買來的甜點哭訴著。

  「夫人想太多了,不論你變成怎樣也好。你始終都是我的那只小蝴蝶!」他笑說,這一笑倒似是迷藥那般讓她看呆了。

  「怎麼了?不吃嗎?我可是特地給夫人買來的,你不需要特定勉強自己。我就喜歡最自然的你,所以,不要再減肥了。我會心疼的……」他說。

  「許墨,這話沒跟其他人說過吧?」她吃了一口手上的巧克力慕絲,盯著他的眼睛問道。

  「夫人希望我跟其他女人說這話?」許墨勾起了一抹壞心眼的笑來。

  「不准!你膽子大了是不?」她眉心一蹙,氣得鼓氣雙頰來。

  「快吃!」許墨牽著她的手又酌了一口的分量把巧克力慕絲送到嘴裡去,她看著他把她的巧克力慕絲吃了,突然又耍起小孩子氣來,她說:「還我!你拿新的來吃啊!偏要吃我的。」

  許墨垂下頭來,突然吻上了她來,她的巧克力慕絲一瞬的掉在地上去,舌尖傳來了巧克力的甜味,她支吾出聲,說不了話來,可他卻吻得更深了,直到她感覺快要昏厥,他才鬆開口來,用姆指擦過嘴角上的巧克力醬,用舌頭輕舔過姆指,他笑得狡黠的看她:「還了。夫人滿意不?」

  她大口的喘息著,直到看到他那得意的表情,臉頰就更加的紅了,這個男人總是無時無刻的用不同的招數來撩她,她慌張的指著地上的巧克力慕絲說道:「這……這個你自己來清理。我才不理你!」

  她轉身就跑,相當的不妙啊!

  為什麼到現在了還不能習慣他撩妹的技能,心臟真的太不妙了、過於的羞恥。那天被他撩撥到心臟病發的話那該怎麼辦才好?

  許墨從後走跟她來,他說:「夫人,我都處理好了。」

  「嗯啊!謝謝……」她說,可說完後才覺得自己奇怪,為什麼她要謝他啊?都是因為他地板才會髒的。

  「哼!弄好就自己去忙吧!今天不准你跟我一起睡。」她努力擺出一副生氣又冷淡的模樣,只見許墨看著她,噗笑出聲來。

  「你!你笑甚麼?」悠然見他笑了,她真的覺得這樣下去的話,婚後的生活都會由他來導她了。

  「小傻瓜,不要生氣了。看在我給你買甜點的份上,原諒我吧!誰叫我的夫人,那般的可愛。總是讓我忍不住的想要小小的欺負一下。」許墨走上前來,牽起了她的手來,讓她的手背貼近自己的唇上,他輕輕的把吻落在她的手背上。

  她臉頰一紅,她問:「許墨,你怎麼了?平常都沒怎麼的黏人的,把情話說得那般的頻密。」

  「大概我怕這是一場夢吧?一覺醒來之後,你便又不在了。所以,不要趕我自己一個到客廳睡吧?」他說,然後把她輕輕的抱了起來,那晚他跟她一起睡得那般的安穩。

  隔天醒來後,她看著他的睡顏,感覺自己似乎又中了他的圈套了……

 

-------------------------------------------------------------------------------------------------------------------------------

 

  

台長: F醬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