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2-07 03:00:00 | 人氣(812)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佐櫻】我有的明天,你沒有……《08》

《08》

  她總是在不安,甚至於她害怕自己會想起了已經忘掉的記憶,即使他總伴在他的身側,他看著這樣的她,他不知道她為什麼會那麼的恐懼,他捧起了她的臉來:「你在害怕甚麼?」

  她回看著他,終於回了一句:「我害怕我自己……」

  他聞言一蹙,她甩開了他的手,最後跑到前方的市集去,他看著她的背影,自從她醒來後就有種淡淡的憂鬱,他從來不懂如果逗一個女生開心,於是,他只在物質上滿足她,不時送些小禮物給她,似是髮夾或項鍊,可每次她收到禮物的樣子都顯得神色凝重,他有問過她是不是不喜歡,她總是朝他搖頭,她說:「不是,很漂亮。我很開心……」

  即使嘴巴說著是開心,可表情上卻不似是開心,他每次都想問這究竟是甚麼一回事?可每次都開不了口。

  自此她的頭上都夾著他送的髮夾,脖子總戴著他送的項鍊,櫻跑到賣菜的檔攤前,老闆娘看著她的項鍊笑問了一句:「男朋友送的?」

  「嗯……」她朝老闆尷尬的笑了笑。

  「真好,開心吧?我家的老頭,現在都不送我東西了。」老闆娘歎了一口氣來說道。

  櫻聽著她的話,她伸手握著脖前的櫻花項鍊,細細的喃喃自語:「開心,但是,也很傷心……」

  「嗯?小姑娘,你剛剛說甚麼了嗎?對了,今天蕃茄做特價哦?要買嗎?」老闆娘聽不清她剛剛那細小的聲音,她看著櫻積極的推銷著蕃茄。

  「好,這個五塊錢好了。」老闆娘看著她,把蕃茄放好遞給她來,櫻挖出了五塊錢來給老闆娘。

  佐助從後走近,他伸手拿過她拿著的塑膠袋,他說:「給我。」

  櫻眼了他一眼,把袋子交給她,他感覺她的話變得少了,有時候還會發呆不知道在想甚麼,他第一次那麼後悔當初沒聽櫻說的,把義肢接到另一膊胳上,那樣的話,現在他就能牽起她的手了。

  「櫻,累麼?」他不知道能說甚麼,於是,開口問她的只是累不累。

  櫻回看了他一眼,她看著前方的肉檔,淡淡的說了一句:「我不累,你等我一下。」

  他看著她的側顏,被繞在耳垂後的幾束粉色發梢輕輕的垂落,貼在她的臉頰旁,他忍不住伸手替她把頭髮繞回耳垂後,她微微一怔的看他,他之後本想把手抽回,可等他回神注意到的時候,姆指已經滑過她粉嫩的朱唇上,他微微一愕,速地把手抽了回來,視線也與她錯開,他跟她之間頓時感覺氣氛很尷尬,她微微泛紅的臉頰隱不住那種羞澀的神緒,她急步的走到平常買肉的地方去,頭不回的說:「我很快回來……」

  佐助看著她再次沖上前的模樣,他伸手半捂著臉來,只能讓人看到他的眼睛,他覺得自己似乎真的瘋了,剛剛他居然真的想當眾吻她,一個小孩跟著母親看了佐助一眼,他抓著母親的衣服說了一句:「那個大哥哥為什麼手臂掛著一袋蕃茄捂臉,在哭嗎?」

  「噓,別多管閒事。」那母親拉著小孩走得賊快的,有誰不知道宇智波佐助的大名。

  櫻走到肉檔前隨便買了幾塊瘦肉,肉檔大叔很八卦,她最怕大叔問長問短的,佐助看著她在市集忙著買菜的樣子,忽然感覺自己跟她就像新婚的夫妻一樣,他走了幾步過來奐幫她把東西拉走了,肉檔大叔看著佐助的到來,忍不住調侃了一句:「哎唷,小姑娘。嫁了人也不說一聲,你老公長得可帥。剛快生個娃吧!」

  「我未婚……」櫻無奈的看著肉檔老闆回了一句,但怕他繼續說下去,便拉著佐助轉身就走了,豈知大返還在後頭大喊大叫的:「小姑娘,看男人要准點。帥哥都花心的,要長心一點哦!萬一分了想相親的找大叔我,大叔給你……」

  大叔話音未完就不敢再說下去了,因為佐助忽然殺氣重重的停下步伐來怒瞪著他,大叔看著佐助額上冒汗,最後小聲的說了一句:「祝你們幸福……」

  「下次不要光顧他。」佐助冷聲一哼,想起大叔剛才跟櫻說的話就不爽來著。

  「他家的肉最新鮮。」櫻似乎沒有很在意的回了他一句。

  「如果我說我不喜歡呢……」佐助忽然用手臂環著她的腰身霸道的說著。

  「不用理他,他人就是這樣。你怎麼了?難不成很在意他剛才說的話?」櫻看著他環在自己腰前的手臂,她輕聲問道。

  「才不會分手……」他說,把頭埋在她的肩膀上在她耳邊細說。

  她沉默了起來,沒有說話,只是伸手輕輕的握著他擱在自己腰上的手,然後淡淡的笑了……

  那天他抱著她很久,而她卻只是一直沉默。

  那晚她做了一個夢,夢裡記憶非的清晰,有兩個她在正面的對峙,她看著眼前跟自己一模一樣的那個身軀,她久久沒有說話,心裡只感到一種莫名的恐懼,而對方卻朝她逐步逼緊,她分明聽到眼前的另一個她說著:「你活該感到不安,因為你現在所享有的一切,包括他,都是從我手上奪去的。」

  「不是,他說過無論我變成怎樣他都會喜歡我。」

  「對,可這話是對你說嗎?是對我說的。當我回到這個位置之上,你還有甚麼好讓他迷戀的。」

  彷佛天使與魔鬼,兩把聲音、立場在耳邊相互交旋,她一瞬的從夢中驚醒,她明明並不想在乎於現在和過去,這兩個都是她自己的人格,可當她看到他凝看著自己的眼神時,總有種說不出的落寞和悲傷,彷佛透著現在的她來思念著過去的她一樣。

  她一瞬的落下床邊,只穿著單薄的睡衣便跑出了屋外,她尤其的記得那天見到天天的時候,她問了天天一句:「如果寧次還在的話,你會想要告白嗎?」

  「不會,因為這個世界上最無用的事就是,我愛他。不是每份感情都可以得到相對的回應,所以,不要在我面前炫耀你的愛情了,你這種擔心太奢侈了。如果是我的話,只要他還在的話,那麼就算他不愛我,就算他跟其他的人結婚生子,我也有信心能把這個秘密死守到最後,我有自信不去說愛他。」天天凝看著櫻淺淺一笑的道。

  櫻走到了橋上,她尤其討厭這樣的自己,為什麼會如此的恐懼自己終有一天會想起以前的一切,明明這都是她,微風輕輕的吹拂著,她單薄的睡衣並未能做到驅寒的作用。

  佐助忽然的出現在她的眼前,他看著穿著單薄的她,他把自己的披風脫下套在她的身上去,他說:「夜了,你出來做甚麼?」

  她垂下頭來回問著他:「那你呢?」

  他眸光一緊,總感覺最近的她有點不尋常,她伸手把瀏海撓回耳邊去,她說:「只是有點累,想清醒一下。」

  她的目光顯得散渙,他伸手想要牽起她的手來,可她卻下意識的重重地拂過,他有點錯愕的看她,可錯愕的不止是他,就連她都被自己的反應給驚倒,她抓緊了披風逐步的倒退,最後細細的說了一句:「對不起……」

  他看著她轉身就跑的模樣,他的內心卻更加的不安,自從她醒過來以後,除了忘記了他之外,她明顯跟以前不一樣了,她刻意的跟他保持距離,而他也必須小心翼翼的去接近她,她彷佛是驚弓之鳥,只要他一不小心就會再找不回她。

  他一瞬的瞬身再次出現在她的跟前,她還來不及驚訝,他就更快的將她抓緊壓倒在牆壁上,他說:「我不會放棄的,我也不想放棄。就算你討厭我也好!」

  她沉默了許久,最後才回他:「我討厭的是我自己,我討厭那麼幼稚的我。你知道嗎?我根本就完全不想想起以前的我跟你是怎樣的。所以,你可不可以不要對這樣的我流露出那般期盼的表情,如果我變不回去的話,你總有一天會厭倦這樣的我。我很害怕記憶回來的時候,這樣讓我很有負擔感。現在的我根本一點也不瞭解你,你窮追不捨的那個人不是現在的我。我很害怕,尤其是當我看到自己以前寫的日記,那種單純地愛你的時候,那種用愛來填滿整個空白的本子的時候……」

  她甩開了他的制抓,她轉身背對著他,她低聲喃喃的道:「我有的明天,你沒有……多浪漫地用生命守著這種愛意。正因為這樣,才讓怎麼都想不起來的我顯得那般的蒼白無力,為什麼我要在意那種形式化的事情?」

  他走上前來,伸手摟緊了她月腰身來,抱得極緊,他的聲音從她的耳邊化開,他說:「既然你那麼不安的話,那就不要想起來。我不會再往後看了,所以,你可不可以不要再躲開了?不管是今天,還是明天,怎麼都好。我只要有你就好,我只要有你……」

  她聞見他的聲音,她久久沒有說話,直到他感覺到她溫熱的淚打落在他的手背上,他才終於懂得,她由始至終都沒有改變,依舊是那個為了他而煩惱、被牽動情緒的那個女生,任憑他掌管她的喜怒哀樂,他伸手蓋著她的眼睛,他說:「為什麼眼淚那麼多?傻瓜……」

-----------------------------------

 

台長: F醬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