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2-07 02:00:00 | 人氣(453)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佐櫻】我有的明天,你沒有……《07》

《07》

  她陷了沉思,她開始逃避他,想不起來的往事,而她也沒有要想起來的欲望,她只記得井野跟自己說過:「你知道嗎?一開始你打算為了保留跟他的記憶而死,我第一次如此的感謝他強行把你抬去做手術床上的那一瞬間。」

  櫻回看著井野來,她討厭井野口中吐出的煙臭味,井野看著櫻皺起了眉頭來,她從容的一笑把煙頭蹭向煙灰缸讓煙頭熄滅,井野回看著櫻,笑了笑道:「抱歉,最近可能太依賴這東西。」

  「少抽點吧,對身體不好。」櫻輕聲的回道,不知道是不是錯覺,櫻感覺嫁給佐井的井野現在看來並不幸福。

  「有甚麼煩惱嗎?」櫻突然的揚聲問她。

  「能有甚麼事?就是累了。婚姻的日子是枯燥的,愛情的火花真的如流星墜落一般一閃即逝。」井野坐在公園的木椅上,微微俯身,她伸手托著腮幫子道。

  「你過得不幸福嗎?」櫻揚聲問她。

  「分歧大了,意見不合,總是會因為一些雞毛蒜皮的事情來吵架,真的相見好同住難。所以,不要頭昏腦沖的嫁給了愛情,到頭來發現麵包更重要。少說我的事了,你跟他怎麼了?」井野回眸凝看著櫻,笑容中有種不懷好意,櫻看著她來自己來謔戲,隱隱的有種不心煩,不是因為井野的看戲心態,而是井野戳中了她不想面對的問題。

  「破處了嗎?」井野見她不說話,卻突然的繃出了這一句話來。

  櫻一眸的轉首看她,心底竟然有點慌,井野看著她顯得吃驚的模樣,最後輕輕一笑:「行了,你的表情就是答案。有甚麼大不了的,做過一次又不等於以後是屬於他的,大家都是成年人,你情我願。還是說,你很在意到非他不可。像從前一樣?有想起了甚麼嗎?」

  櫻聽著井野說得風輕雲淡的樣子,心裡卻不舒服,她終於揚聲:「所以,你能接受佐井跟其他女生有肉體關係嗎?」

  井野本是掛在唇邊的笑容剎地消去,她的目光顯得深邃難懂,良久才繃出一句:「不,要是他去鬼混而又被我發現的話,我會趁他不在的時候,一聲不響的收拾掉所有的行李和裝束,脫下戒指就走,不會讓他再找到我,因為我自尊心很高。」

  「那你剛剛的話不是自相矛盾嗎?」

  「那是我對自己的戀愛觀與這個世界那速食的戀愛觀的差別,記著感情的世界沒有絕對的對與錯。所以,你跟他怎麼樣我們旁人說的一切都沒有意義,你最近躲他躲得太明顯了,你自己也察覺到吧!所以,我先走了,因為前面的那個人似乎是來找你。」井野看著前方那墨黑色的身形,最後淡淡一笑的道,隨即便轉身而去。

  櫻看向前方的佐助,還沒來得及挽留井野,他便一瞬的站在她的跟前,那種緊張感前所未似的令她感到茫然,他突然的伸手摟緊了她的腰身,他把頭埋在她的肩膀上,他於她耳邊說道:「你在躲我!」

  他沉實的聲音於她耳邊化開,心跳的律動越發的清晰,她微微漲紅的臉頰掩飾不到她的羞怯感,櫻沒有說話,也不知道能說甚麼,只是僵直了身子來,她依舊想不起來跟他舊時的所有回憶,她陷入了沉思之間,然後,她忽然的揚聲:「我想了很久,宇智波佐助,如果我一輩子都想不起你來的話,那你還會執著於我嗎?」

  佐助聞言一愣,摟在她腰身上的手越發的用力,他抬起頭來,回看著那雙明亮的眼睛,他伸手想要觸碰的臉,而她卻撇過頭來躲開,讓他本是抬起的手瞬間騰在半空之中,他把手放回她的腰身上去,他終於問她:「你在想甚麼?」

  櫻一瞬間的被他的提問給驚倒,她現在就像鬧扭的小孩子一樣,無非在吃自己的醋,較真於他只是喜歡以前竹自己還是現在這個想不起他來的她,從甚麼時候開始,她居然在意著這些無關痛癢的小事上去,搞得好像她已經愛上了他一樣。

  「忘了吧,我剛剛所說的話,不用記著,我也會忘掉。」櫻沉默了片刻後終於回他。

  「忘不了,你說的話我全部都忘不了。正因為忘不了才想要弄清楚明白,正因為我不清楚、不明白,所以,我失去了你一次了。」他伸手將她拉進自己的懷內,緊緊的擁抱著,她一瞬的呆立,被他緊緊鎖進慵內,她能夠感覺到他寬大的身軀所傳竹的抖動,她不再掙扎,突然之間,感覺這個模樣似乎也不錯,她閉上了眼睛,放棄了思考盡情的投入被他所珍視的這種感覺當中,不管那是源於從前的自己又或是其他……

  這個擁抱熟悉得讓她無法拒絕,好像被他抱著是一件最正常不過的事一樣,所有人都跟她說過曾經的春野櫻是怎樣都無法違抗宇智波佐助的,因為他的存在於她而言就是最大的一種信仰,她有時候總會在想以前的自己究竟跟現在的她有那點不一樣,她害怕想起了過去成為了過去的她之後,現在的自己就會消失掉一樣。

  井野對於曾經的她總是這樣的評價:「你以前簡直是個愛情至上的極端主義者,傻得可以。現在這樣思前顧後不那麼衝動不是滿好的嗎?」

  頃刻間,他的聲音忽然的從她的耳邊哼起,他說:「記不起來就記不起來吧!只要我記得就好,你只要做你自己就可以,不管你變成怎樣也好……」

  她聞言一震,本是抓著他衣角的手不知覺地加重了力度來,他能感受到她拉著他衣服的力度,她忽然的揚聲問他:「所以,你的意思是喜歡現在的我?」

  佐助聞言一怔,本想揚聲回答她,可她卻突然的伸手用力的推開他來,她往後退了幾步,越走越遠,開始跟他保持距離,佐助看著她刻意的疏離自己,只感覺不安,她每退一步他便踏前一步,她揚聲喝止住他:「不要過來,站在那邊。不准動!」

  「你想做甚麼?」佐助沉聲問道,他並不是感覺不到醒來的她跟從前有著一定的差別,他雖說會一直的等她,可他其實並沒自信,一切都只是虛張聲勢。

  「你愛我的,對不?」她問。

  「對。」他說,如此的篤定。

  「那如果我要你為我死的話,你做得到嗎?就像以前的我一樣,為了你可以去死一樣。」櫻轉身走著,漸漸的越行越遠,她並不期待他的答覆,她只知道她的內心異常的複雜,好像有另一個人格,而她故意跟內心的自己唱反調一樣。

  佐助看著她轉身而去的背影,他匆匆的追了上去,不知道自己做錯了甚麼才導致她會跟他說這樣的話,他捉握了她的手來,他問:「你是不是生氣,因為那晚我……」

  只見她朝他一笑,從容的伸手推開他抓著她的另一隻手,她說:「如果我說是的話,那你打算怎麼辦?」

  她故意的為難他,她喜歡看到他束手無策的樣子,占在上風的感覺竟然意外的不錯,他蹙緊了眉宇來,不知道她在想甚麼,櫻看著他一瞬沉默又不願鬆開她手的他,她伸手指向遠處的一座塔頂,她說:「如果,你在上面跳下來,我就原諒你了,不過,不准用查克拉。」

  佐助順著她指的方向看去,櫻見佐助沒有說話,她說:「怎麼了?不願意嗎?看來你也沒有很愛我而已。我可是能為你而死的呢!」

  「好!」他忽然的揚聲回她,只道一字。

  他伸手放在她的頭上,朝她微微一笑,她一瞬的愣住了,她本來只是想著開玩笑的,可他那麼的認真的回答,卻超乎了她的意料,她只是想看到他為難的樣子,並未真的想要讓他為自己而死。

  下一刻,他一個瞬身,於她的面前消失了,她看著本來在她面前的人忽然的消失不見,她回首看向塔頂,她釉綠色的瞳仁剎地曠大,心裡有把聲音在吶喊:「不要!」

  她跟在他的步伐瞬身去到塔頂,她慌張的四出找尋著他的身影,她開始慌亂的喊著他來:「佐助?佐助!」

  他一躍跳到塔尖之上,櫻回首看向了他,只見佐助居高臨下的看她,櫻回看著他一瞬的啞然,他凝看著她說道:「好好看著。」

  他的身體向舌一倒,整個人急速的淩空落下,櫻跑上前去卻捉不緊他來,她大喊:「不要,佐助!我只是開玩笑而已……」

  她的眼淚一瞬的盔眶而出,這下才意識到自己玩大了,可下一刻,一雙手捂在她的雙眼前,那熟悉的氣息讓她知道是他,她的聲音在抖震:「混蛋,你嚇我……」

  「掉下去的是分身,櫻,你還是那樣的傻氣。」他看著她剛剛顯得慌張的樣子,他居然覺得很開心,好像中了彩票一樣。

  他伸手抹走她眼角的淚,櫻握著他的手來放在唇邊,下一刻她用力的咬了下去,佐助微微的蹙眉,疼痛的感覺逐漸的湧上,他默默的忍著,直到她咬到消氣為止,她鬆開口的那瞬間,他用力的摟緊了她的腰身來,他說:「對不起……」

  她不說話,也終於不再抗拒他的擁抱,她靠在他的胸膛上,終於告訴自己,她不得不投降,這個情劫,她注定是逃不開的。

  

 

  

 

台長: F醬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