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2-03 01:00:00 | 人氣(939)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佐櫻】我有的明天,你沒有……《05》

《05》

  綱手在手術結束後告訴他一切都很順利,可她有很大的機會忘掉一切、包括他,他不知道自己能說甚麼,只是一直的保持沉默。

  櫻感覺自己好像睡了很久一樣,待她睜開眼睛的時候所有的一切都帶著某種熟悉的陌生感,她雖然掉失了記憶,可生活上的自理和人際關係上都無任何的障礙,綱手把教過她的術式重新說明一次後,她便完全掌握到技術,動作非常的利索。

  佐助在一旁一直細細的觀察著她,從她醒來開始她對他一直都是唯唯諾諾的樣子,甚至他感覺到她有點害怕自己。

  今天在某市場跟她偶遇,她也只是微微一愣,最後便低頭從他身邊擦身而過,他忽然想起那時候她說她怕自己會忘了他,而如乞他真的把愛他的感覺忘掉了,他方在懂得她那句:「我有的明天,你沒有……」

  因為他不會再存活在她的世界中心中,以最重要的那一種形式。

  他握在手中的掌頭來得更緊,他覺得自己快要瘋掉,他轉身從後拉著她的手,猛地一拉剎地把她擁進懷來,他抱他抱得極緊,他明明一直對於她愛他的事深信不疑,可當一種理所當然再也不覆存在的時候,他覺得自己將要崩潰,他把頭靠在她的右肩之上,他說:「櫻,看著現在的你,我是真的後悔了。再一次就好,愛我吧!好不好?」

  一無所有的他真的只剩下她了,可如今她似乎都不再屬於他了。

  櫻一時之間只覺得無所適從,她能夠感覺到身後的人,那種哀傷的情緒,可她真的想不起她曾經喜歡他喜歡得失去理智的那種心情,她不敢反抗他只是基於自己怕被他揍,她僵硬的身體就這樣呆立著被他越抱越緊,她隱隱的感覺到有些不太對勁,他的吻忽然落在他的後脖之上,帶著某種濕濡感,她終於感到了一絲的慌張:「宇智波先生,請你不要這樣!」

  她畏畏縮縮的身子在告訴他,她不適認這種陌生的觸碰,他右手的指間落於她纖幼的小蠻腰上,她小臉一紅,而他更加放肆的於她脖間越吻越深的細細吸吮著。

  「唔……」她微微的隱忍著他的橫蠻無理,腦海裡忽然閃過了一絲奇怪的片段,記憶中的他把她壓于窗邊細細輕吻著她的後脖,仿如現在的這個情景,他沉實而具有男悸魅力的聲音再次從她耳邊響起,他說:「櫻,我有感覺。你呢?」

  櫻剎地怔住,她不知道怎麼回答他,沉默了片刻後她終於問他:「你喜歡的是以前的春野櫻還是甚麼都記不起的我?」

  佐助聽到她這樣的問話,他倒是剎地被驚倒,可他又飛快回的回過神來,他答:「只要你是櫻的話,不管是以前還是現在我都喜歡,所以,你就再次愛上我吧?我已經非你不可了!」

  她剎時之間,說不出話來,她不知道自己喜歡還是不喜歡他,儘管所有人跟她說她曾經有多迷戀宇智波佐助也好,可她心底裡卻有種抗拒不願意去跟他接觸,彷佛在告訴自己要跟他保持距離,她想不通也不明白,如此優秀和俊美的男人應該會有更加多、更加好的選擇的,為什麼他偏偏選中了她?

  「是命運!」他彷佛知道她在想甚麼一樣,她聞言後微微一顫,他卻始終不肯鬆開手來,以前他就是鬆開了她的手才會在最後失去了她。

  「我可不可以吻你?」佐助第一次如此低聲下氣的問她,那樣的小心翼翼,生怕把她弄壞了一樣,她聞言一怔,臉剎地刷紅。

  「不可以!」她說,如此的斬釘截鐵地表明自己的立場。

  「為什麼?不想試一下嗎?」他的聲音似是一種盅惑她精神意志的一種引誘,他把手指移到她的唇邊輕撫著她的桃唇,她被他指尖的觸碰而令心跳更加不規則的律動。

  佐助把食指越探越深的往她的小口內越塞越入的撩動著,他說:「很好,乖孩子。」

  櫻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如此允許著他對自己那樣做,直到他把食指抽回,從他的舌頭與他的食指分離之際牽出絲來,然後,在她還沒反應過來的瞬間,他便剎地瞬身移動到她的跟前,手一推她的後杓便深深的吻上她來,她的雙手緊緊的抓著他的披風,他的吞尖不斷的於她的淳香中探索,直到她感覺快要窒息,他才放過她來,他終於再也隱忍不下了。

   佐助細細察看著她微微泛紅而喘息著的模樣,他唇角輕揚,把手摟住她的腰身,他具有男性魅力的聲音竄進她的耳裡:「嗯?感覺怎樣?」

  「放開我……」她輕聲細語的,心跳得極快的,她覺得自己好像有點不尋常。

  「要不要再來一次?」佐助把頭湊緊于她的耳邊吹起,想要擁有她的心情過於強烈以致她對他的誤解更深,她釉綠色的眸色那樣的溫婉而靚麗的輕眨了一下,修長的睫毛於空氣中滑動,她終於正面的抬眼看他,可她話裡甫出的就只有一句:「我討厭你!」

  她轉身跑走,佐助愣在原地,那句話深深重創了他,這個世界果然很公平,他從前用怎麼姿態去對待她,如今他便要以同樣的方式去承受這種結局。

  櫻一到家門裡便沖上了自己的房間去鎖起了門來,她實在覺得匪夷所思,從前的自己為什麼會喜歡他,她搞不清楚也不明白,她不要愛他。

  佐助坐在樹幹,把頭和背都倚在樹莖之上,他半屈膝著腳坐,直到樹底下出現了井野的身影他才睜開眼睛來,他率先開口問她:「有事麼?」

  「沒事不能聊聊?」井野笑對著他說。

  佐助沉默不語,井野卻先行打開了話匣子來,她說:「櫻就是這樣,思慮得太多。知道為什麼她會害怕自己忘掉你嗎?」

  佐助握緊了手中的掌頭,雖然他沒有回話,可井野卻知道他在細聽著她所說的每一句話,皆因一切都與櫻有關,她見佐助不說話她便繼續說下去:「因為她覺得不愛宇智波佐助的春野櫻就不再是春野櫻了。她愛你彷佛好像被下降頭一樣,執迷卻不悔。就算她曾經有想要放棄你的那種時候,這就是我跟她的分別。所以,這次你就好好捉緊她吧!要知道她被你拒絕的次數,比你所承受的一句:『我討厭你』來的痛苦多了!」

  櫻把自己關在房門久久不肯出來,她晚飯都沒有吃便倒在床上想要睡去,誰知一閉上眼卻滿腦子都是被他強吻的那一幕,彷佛唇上仍然殘留著他所傳來的余溫,她覺得那時候的自己絕對是瘋了,為什麼她會害怕他,她真的不知道,彷佛這種情感就是一種與生俱來的特質一樣。

  佐助聞言瞳目一緊,他還沒向她道謝便速地瞬身而去,井野看著剛剛還在的那個身影剎地於自己眼前消失,最後她也只是輕勾了一下勾角,她說:「真是的,都不是小孩了。這兩個人怎麼還像情竇初開的小情侶一樣叩人不省心?」

  佐助忽然出現在櫻的家門前,櫻的父母都被他驚倒,本是邀他進屋裡去,可他卻拒絕了,他深沉的墨黑凝上她房間裡的那一扇窗,他知道她就在裡面,甚至一定說不著覺來,他朝睡在房內的櫻大喊道:「總有一天,你會真正的成為宇智波櫻。為此我會一直的等你,櫻。」

  櫻聽著他的聲音從底下傳來,她的心猛地一震,心跳正不規則的暴動,她愛他難不成就是一種命運和必然發生的事?

  櫻落下了床邊,她躊躇了好久才往窗子的方向看去,他在底下一直盯著那一扇窗,直到她纖細的身影終於又再撞入他那雙深不見底的黑瞳之中,她跟他明明隔著一扇窗,可看到他的出現,她心中的悸動卻更加的大了。

  櫻最後速地把窗簾拉了起來,不再與他四目相投,今天的她太奇怪了,只是因為被吻了才一直想起她來嗎?

  佐助看著她把布簾拉起了,他真的無辦法繼續的強裝鎮定,他雖然會等她,可並不代表他會坐以待弊,佐助剎地瞬身移動到她的房間之內,她才一抬眼就看見了他,她緊張的靠在窗邊,右手用力的抓著布簾的一角,佐助朝她越走越近,最後把她拉到自己的懷抱中去,他說:「討厭就討厭吧!可我依然喜歡你是不會改變的事實。別妄想能逃脫,我會想盡一切的辦法讓所有對你有意思的男人都滅絕。討厭我吧,討厭到最後不能沒有我的地步。」

  櫻的身體微微一顫,她剎時間說不出任何的話來,井野告訴過她,佐井曾經跟她說過:「男人對自己喜歡的女人怎樣都不能大方起來,我這輩子最吝嗇的就是你是我的。」

  那時候,井野還問佐井是從那抄襲來的詩句,佐助沉實的嗓音又再哼起:「櫻,你是我的!」

 

 

 

  

 

 

台長: F醬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