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2-02 00:00:00 | 人氣(208)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佐櫻】我有的明天,你沒有……《02》

《02》

  自那天起,佐助便一直徘徊在櫻的身側,櫻因為佐助的監視而不能夠像平常一樣的工作,佐助替她推掉所有的工作,生怕她又會一不小心在他眼前昏倒過去,身旁的人第一次因為佐助的回來如此的感恩。

  櫻跑到了沙灘去,佐助緊緊的跟隨在她身後,綱手曾經跟他說過:「最好早點勸她去做手術,這樣的話康復的機會也會大點。」,可櫻卻一直拒絕做手術,佐助依然不明白櫻為什麼會如此的執著、不願意做手術,他覺得自己越來越不懂她在想甚麼。

  櫻把鞋子脫了下來,她往大海跑去,就算自己一個玩水,看起來也很歡樂。

  「啊!」櫻喊了一聲,然後,蹲下身來伸手捂著自己的腳足,佐助見狀立即緊張的走上前來把她橫抱起來,要擦看她的傷勢,可櫻只是抬頭傻傻的呆看著他,他問:「喂,那裡受傷了?看我做甚麼?」

  櫻第一次見到佐助如此緊張自己的模樣,她窩心的朝他露出那種甜絲絲的笑容,最後她低頭道:「抱歉,其實我沒受傷。騙你的!哈哈!真好,我會永遠記住佐助君原來也有這樣的表情……」

  櫻把自己的重量往他的身上卸去,她說:「啊,有點睏。我先睡一下,別吵我哦!」

  佐助聞見她說的話,心底泛起了一種酸痛,這個傻瓜,她居然因為這樣的小事就歡喜成這樣,他從前究竟都在做甚麼?

  他抱緊了她嬌小的身體,他輕輕的喚她:「櫻?」

  他輕喚了她幾聲,可她一動也不動,佐助不能確認櫻是睡著還是昏倒了,他的內心開始慌張起來,他開始用力的搖晃身底下的她,櫻被他粗暴的對待吵醒了,她輕睜開了眼來,佐助見她睜開了眼來,他激動的用力的抱緊了她來,櫻這才意識到他以為自己剛剛一睡就永遠有別於他了,這麼寬闊的身軀居然也會因為害怕而顫抖起來,他抱她抱得極緊,櫻伸手輕撫上他的背來安撫著他不安的心,她說:「我不過是睡一覺而已,沒事啦!還沒能死得去……」

  「不會讓你死的,不是說要跟我一起旅行嗎?」佐助抱起她來,他玄黑的瞳目直勾勾的於她那雙釉綠對視,櫻沉默了起來。

  佐助抱著她時就感覺她輕得過份,他問:「我不在的時候有沒有好好吃飯?」

  櫻朝她笑了笑道:「有,我都吃了一個飯糰。」

  佐助聞言,眉心一蹙,她每天中午只吃一個飯糰,身體怎麼可能會有營養?難怪綱手會幫她注射營養劑。

  「櫻,我跟你住可好?」佐助突然如此的跟她說著。

  櫻一瞬間愕然的抬頭凝看著他,似是以為自己有幻聽一樣,佐助見她久久不說話,他也沒耐性起來,他捧起她的臉,他說:「我說要跟你住在一起,你不是要給我一個家嗎?好好遵守承諾吧!」

  櫻無法想像跟宇智波佐助同居的生活會變得怎樣,這家裡又不止有他跟她,還有她的父母,佐助單手環抱起好來,他問:「家父喜歡甚麼?」

  櫻聞言,心底一驚,她還未有心理準備帶著佐助去見父母親來,她說:「不,佐助君,下次再拜訪吧!」

  佐助把她的意見拋誅腦後,他莫視她的意見,他說:「不回答的話,我就市場裡所有的東西全部都給買來。」

  櫻被佐助強硬的決定而折服了,到最後佐助只是買了一些新的器具到春野家去,春野家因為佐助的大駕光臨而驚倒了,晚飯期間佐助強行的塞了一推菜逼櫻全都吃進肚子裡去,雙親看著佐助照顧著櫻的模樣也沒說甚麼了,雖然這有別於他們從前對他的印象。

  櫻的母親在洗碗的期間,佐助也進到廚房內,他想要幫忙洗碗,可春野櫻的母親止住了她,她說:「你聽說了那孩子的事了吧?今天是我第一次看她吃那麼多的,請你好好的照顧她吧!我們無論怎樣勸說她也不願意接受手術的治療,當是我一生的請求,請你勸勸她吧!」

  佐助聽見櫻的母親說著說著便哭了起來,他看著她的背景說著:「我不會讓她死的,放心吧!到時候還會來提親的。請放心的交給我吧!」

  佐助語畢後便轉身就走,她推開了櫻的房門來,櫻坐在床上,當看到他進來時便又笑了起來。

  佐助看著她傻氣的笑容,他走到她的床邊,他說:「櫻,我可不可以問你一個問題?」

  櫻抬眼凝看著他,她思量了一下,問:「你是不是想問我為什麼不願意接受治療?」

  佐助靜默了起來,她果然夠瞭解他,春野櫻只是朝他淺淺一笑:「嘿嘿,看來我猜對了。不過,抱歉。無可奉告!」

  佐助看著她這個模樣,他的耐心終於到達了極限,他一把的拉過她來,他細細的凝看著她,他怒的質問她:「你覺得讓你的親人擔心你很好玩嗎?你的母親髮根上已有幾根白髮,你還要她擔心你嗎?你為什麼可以如此的狠心?」

  櫻第一次被宇智波佐助如此的朝她的怒吼,她用力拂開了他捉緊她的手,笑容終於都消散了,他把她惹哭了,佐助看見她哭了出來,那一瞬間,他終於驚倒了,她凝看著他,最後甩門就走,她說:「你根本就甚麼都不明白!」

  櫻衝離了自己的家,佐助這下也慌了,他趕忙的追了出去,家看著他們兩個一前一後的身影,最後,兩個人都沉默不語。

  櫻漫無目的地一直的往前的跑,眼淚一直無法抑止的滾落,佐助快速的從後跟上,他怕如此她一會又昏倒的話,那該怎麼辦?頭一次他那麼的後悔,後悔當初自己為什麼如此的壓抑不止情緒的朝她怒吼道。

  「櫻,別跑了。你的身體不好,快停下來。」佐助凝看著她嬌小的身影,她的傷總是能使他的心痛起來,佐助伸手,最後終於捉緊了她,他一把的將他拉進懷內,緊緊的抱著,不理她怎麼的反抗,他也不肯鬆開手來。

  「櫻,對不起。是我錯了,你不要哭!我帶你回去。」佐助放下了身段來,他平常不輕易的向人道歉,但對象是她就怎麼都便得無所謂了。

  「你不告訴我的話我怎會懂?櫻,你知道的。你知道我不是如此擅於言詞的,你知道我對這些事情神經大條,所以,你就告訴我吧!」佐助抱緊了她來,他懊惱的朝她說著。

  櫻緊抓著他的背,她的聲音微微的抖震著,她說:「我不怕死!可我怕,如果手術失敗的話我會忘掉大家,如果我忘記了佐助君的話那該怎麼辦?不要,我不要!我的大腦會刪掉所有和佐助君一切的記憶,我不要。我不要這樣!太可怕了,這樣根本就不是我啊!」

  佐助聞言,他一瞬間的愕然起來,櫻是為了守護那些記憶才不願意動手術,她真是個大傻瓜,像他這樣的人那有值得被牽掛的價值?

  「對不起,是我錯了。」佐助心疼她,他把她越抱越緊。

  「是的,是你錯了。你憑怎麼兇我?」櫻朝他的秀背捶了幾下哭說道。

  佐助沉默不語,直到她打夠了、累了才把她背回春野家去。

  佐助把櫻放在床上去,他知道自己必須要說服她去做手術,佐助替她蓋上了被子來,明早他就帶她到木葉的醫院去。

  櫻一覺醒來便看到坐在她床邊的佐助來,她伸手輕撥開他墨色的髮梢,佐助伸手捉著她的手,他說:「起來了?」

  櫻想要抽回被他握著的手來,佐助看著她,他壞笑了一下,他朝她越靠越近,櫻耳根一紅,她立即的垂下頭來,佐助朝她的額頭一戳,他說:「你,有眼屎。」

  櫻聞言,本來的心動立即一瞬夷為平地,她尷尬的跳下了床來,然後,衝進了廁格來,櫻的母親看著她紅著臉的衝了進廁所,再看看從後從容的落下了樓的佐助,她問:「你跟她說了甚麼?她很少這麼有活力的了!」

  「我說,她臉上有眼屎。」佐助平淡的說著。

  櫻的母親聽後,一整個噗笑了出聲來,自家的女兒在心儀的男生面前不修邊幅的窘態,真是百聞不如一見的有趣。

  櫻在廁格裡疏洗了好久才走了出來,佐助坐在椅子上等她,最後,他朝她伸出手來說:「走吧,帶你吃好的。」

  櫻把手遞給了她,最後悄悄的走在他身側來,那對她來說是這輩子最美好的時光……

-----------------------------------------------------------------------------------------------------------------------------------------------------------------

 

台長: F醬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