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2-02 00:00:00 | 人氣(448)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佐櫻】我有的明天,你沒有……《01》

01

  「如果,我活不到明天的話,那你會怎麼辦?」佐助忽然從腦海裡憶起了櫻曾經說過的話,由那天開始他便心緒不寧,在贖罪之旅期間他有短暫的回過木葉,她總是會對著他笑,眼神那麼溫柔的笑對著他說:「歡迎回來!」

  她從來都不會過問他的決定,只要是他作出的選擇她都會默默的支持,有一次他跟她在沙灘上一起看著日落黃昏的美景,可櫻卻忽然蹦出了這麼一句話來,讓他剎時之間止住了步伐的凝看著她,櫻輕輕的撥開了被風吹拂起來的髮梢,最後,她低頭淺笑道:「抱歉,你就當我甚麼都沒說過吧!」

  佐助每次都想開口問她,那日的那句話到底是甚麼意思,可磨磳太久要說又說不出口,到最後她幫他收拾行李再次送他出走的那天,他也依然沒有勇氣能問得出口,現在每天晚上他都睡得不安穩,甚至做夢也夢到過櫻忽然從他身邊消失而驚醒,從胸口彌漫出的抽痛感卻越發的清晰,佐助來到林木間想著要專心的進行修行,當他闔上眼睛來把苦無拋出的一瞬間,他剎地的睜眼,他知道自己打偏了位置,機智如他竟然也會犯著這種低級的錯誤,在他閉上眼的那一刻,他想起了櫻那嬌小的身影,佐助的雙拳緊握著,他究竟是從何時開始變得如此的不鎮定,他伸手抓起了垂落的瀏海,懊惱的說了一句:「可惡!」

  佐助知道再不解決這種心結,往後他只會更加的不安心來,最後他一言不發便再次往木葉的方向走去,可當他一踏進木葉的時候,他看到的是她昏倒在支架上被人們抬走的的那一瞬間,佐助加速了步伐剎地的朝那群人喊道:「她怎麼了?」

  天天聞聲而看,她看著佐助到最後她輕嘆了一句:「你回來就好了。如果是你的話,櫻,說不定會聽你勸的。」

  佐助一把地將櫻橫抱起來,他半蹲下身來伸手輕拍春野櫻的臉,她依然沒反應的闔上眼睛來,佐助二話不說便橫抱著她衝進木葉的醫療室內,綱手看見他的大駕光臨本是愣著,直到她看到佐助抱著櫻的到來時,她才瞭解到發生了甚麼事來,綱手讓佐助把櫻放在空的病床上,她說:「這個孩子又累昏了,這麼下去的話對她的身體不好,你也勸勸她吧!一個月內四次的體力透支,再這麼下去勞累到死掉也不是沒可能的事!」

  佐助看著綱手把營養劑和補充劑都打落櫻的體內,櫻就這樣躺睡在床頭上四個小時之久,而他就守在她的床邊四個小時,櫻醒過來的那一瞬間還以為自己出現了幻覺愣著的看他,佐助沒有睡過去,當他看到她醒來的那一瞬間,他便伸手撥開了她的瀏海,他問:「能起來嗎?」

  櫻本是愕然的神色卻在瞬間恢復鎮定,她坐直了身子來,最後腳一落到地面,她便問他:「今晚想吃甚麼?我去買菜!」

  佐助剎地一個瞬身來到她的跟前,他強行將她壓倒上,他說:「春野櫻,回答我!那時候你說的話是甚麼意思?你的身體出了甚麼事嗎?」

  櫻凝看著他,最後只是強行的牽出了一抹笑來,她說:「沒事,只是一不小心又累昏而已!休息一下便無事……」

  「可她說這樣下去你會死掉!」佐助握抓著櫻的雙手,他玄黑的瞳目細細的斂視著櫻的每一個神情,他從沒那麼的慌張過,連死亡都不曾如此恐懼的他竟然感覺到有某種巨大的恐懼感快要將他淹沒,櫻凝看著佐助,她最後只問他:「你為什麼又回來了?」

  佐助見她沒有回答自己,心底的不安卻更加的強烈,他怕她會突然毫無預兆的接到她死掉的消息,於是,他緊緊的抓著了她的手,他問:「我結束旅行了,這可好?櫻,你不會有事的,對不對?」

  櫻沉默起來,佐助見她不說話,他握著她的那雙手更加的用力,好像生怕她會立即從他身邊逃去一樣,櫻看著他急切地想要知道答案的模樣,她心底有點高興可她對他的確有那麼一點的恨,她從不計較去負出自己的所有,可一直當付出的那一個始終會覺得累,那怕只是一個謊言也好,如果他能夠更著緊自己的話,那何尚不是一件好事?

  櫻並沒有說謊,但她選擇逃避他的提問,人終究會有一死,有事沒事誰又能準確的預料?

  「佐助,你這樣算是甚麼意思呢?我有事沒事與你何幹?我跟你,怎麼都不是。不是嗎?」櫻突然如此的說著,由她親口去說明這種並不明確的感情關係,她到底還要等他多久,她不知道自己還能不能繼續下去,思念卻不能忘,每次只能用工作去讓自己不要胡思亂想,導致自身身體過度的疲累而昏倒,這是一種惡性循環。

  櫻想要讓一切來個痛快,那怕他再次拒絕她也好,她這樣說不定就能夠真真正正的死心了,只要求他再狠狠地傷她一把的話。

  佐助聞言,他墨黑般的瞳仁瞬間的擴大,他從來不擅言詞,而她都早早就明白,可事到如今為什麼又突然的矯情、撒起小脾氣來?他鬆開手來,單手支起了她的下巴,他眸底間慍藏著怒氣,但他強逼自己要鎮定起來,他問:「你厭倦了麼?」

  櫻凝看著他,最後只哼一字:「嗯!」

  她厭倦了,厭倦這個世界軸心永遠要圍繞著他而走的模樣,那樣會讓她覺得自己越來越沒有自我,大家總是說被愛的人永遠比起去愛的那個人幸福,櫻一開始並不相信,可原來再大的愛也會隨著時間而消磨了耐性,有時候春野櫻會懷疑自己是不是已經不再愛他,剩下的只是一種固執的意念。

  「佐助,如果明天世界末日來到的話,你都不會在我的身邊的。我想這就是我最確信的事……」櫻凝看著他依舊好看的臉龐,她當初就是被這俊顏而迷惑的。

  「把心還給我可好?」櫻輕笑看著他,用那笑著跟他說歡迎回來的模樣凝看著他。

  「不好,既然你說過喜歡我的話,那就給我喜歡到最後去。」佐助玄黑的瞳目斂視到櫻的不尋常,她怎麼可以如此平淡的去說著這些話,不,憑他對櫻平常的觀察她定是出了甚麼事,還有他所不知道的事。

  櫻運用了查克拉,她掙開了他緊握著他的手,左拳飛快的一揮,他快速的迴避,若慢半拍怕是早就被打出十里之外,櫻才剛用了不到三成的力,可這虛弱的身體卻不聽使喚,她感覺有一瞬間自己的眼前一漆黑,在她差點倒下的瞬間,他一個箭步從後接著她瘦小的身軀,櫻感覺一種暈眩感湧上來,佐助看著她變得蒼白、沒有血色的臉,他沉實的嗓音從她的耳邊響起:「櫻,你為什麼會如此的虛弱?你以前不是這樣的!你不告訴我的話,我就去問五代火影。」

  櫻聞言後,她終於拉著了他的衣角,她說:「我怕是活不久了,佐助……」

  「甚麼意思?」佐助緊蹙起眉頭來。

  「腦癌,是晚期。」櫻淡說。

  佐助聞言,心底一震,他抱著她的手加緊了力度,他問:「要如何的治療?多少錢我都給你花!」

  「不要,化療會起負作用,佐助君,你就不能離我遠點嗎?我不想被你看到我日漸消瘦、越來越醜的樣子。」櫻躺在他的懷裡氣若游思的說著。

  佐助看著她說話也開始困難起來的斷斷續續的樣子,他真的想罵她,可話擱在嘴邊卻說不出口來。

  櫻笑看著他,最後牽出一抹笑來,她伸手點著他皺起的眉宇間,她說:「你笑起來比較好看,別總是愁眉不展的,看這張臉多可惜。」

  佐助凝看著她,他問:「就因為這樣而不接受治療?」

  「嗯,至少死前想漂漂亮亮的。」櫻笑看看他說道。

  佐助突然重重的將她抱緊在懷內,為什麼這種事會發生在她的身上?已經痛失了家人的他,難道他要令她也要失去了嗎?

  「從甚麼時候開始?」佐助無法想像櫻消失的話,他要怎麼辦,他從不想這種問題,因為從來只要他需要的話,她就會在他的側旁,笑笑的喊著他的名字。

  「不告訴你……」她說。

  「櫻,你嫁我可好?」他問。

  如果是從前的她,她或許會爽快而開心的回答他一句:「好!」,可現在她已經不能這樣選擇了,櫻推開了最後拒絕了他,她說:「不好!」

  「為什麼?」他問。

  「因為你有的明天,我沒有。而我有的明天,你也沒有……」櫻最後留下了一句寓意未明的話來,最後,她轉身而去,留給他的只有她的背影……

----------------------------------------------------------------------------------------------------------------------------------------------------

  

 

台長: F醬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