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2-01 16:07:54 | 人氣(555)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佐櫻】殊途同歸《24》

《24》

  他凝看著她,並不感到困擾,他說:「你的話自相矛盾,一會說她傻、一會說她滿有心計。你內心看來更加的混亂,謊言不編好就沒有說出來的價值了。難怪當初挑人勾引我的是她不是你……」

  香磷聞言一怔,本以為能打擊到他,看來她真的太心急了,他凝看著香磷,他頓時明白櫻為什麼會向他給出這樣的請求了。

  「真是美滿的愛情,那就祝你們一路平坦了。」香磷轉身想要離去,佐助卻從後說了一句:「我會查到你這樣做的因由,即便你保持沉默。」

  香磷眉心一緊,這下感覺不妙,櫻似是真的想要為了他而背叛堂主,現在她只有兩種選擇,要麼跟從佐助和櫻,要麼親自殺了佐助。

  櫻細細的觀察著御醫,由他第一次給她診療的時候他就感到可疑,她在測試他是不是堂主那邊的人,而堂主跟鼬是不是有所關聯,結果只是摔一個花瓶就能探出個底細,這花瓶如今摔得真划算,她要確定的兩件事都能確認下來了,而現在她要測試的是第三件事,櫻轉身慢慢的走到御醫的跟前,她盯著他看,從她踏入宮內當秀女的那一刻起沒任何一個御醫能探出她中了蠱毒,而現在他卻輕易的探出來了,她的假設是眼前的御醫定必是她所認識的人,而最乎合這個人物的人就是蠍,她伸手想要把他易容的臉皮撕下來確認身份,他卻一瞬抓緊了她的手來:「請娘娘自重!」

  「蠍,本宮那兒不自重?由你剛剛響應我的時候,你以為我不知道是你?」櫻冷淡的說,蠍一把將她推落,可她也不是省油的燈,手一拉扯把他的臉皮給撕了下來,他赤紅色的發色和真實的容貌一瞬暴露而出。

  「丫頭,你這是作甚?要為了一個男人反我們?」蠍回看著她,終是明白她並不是一開始就知道御醫是他假裝的,她只是在懷疑,而如今她終於得到了驗證,這丫頭心細太細密了。

  「你不噁心,我倒是噁心。既是跟他敵對還裝得一臉為他好似的進諫。你不是讓他殺我麼?你們既不仁不義,我為何不讓自己幸福的被愛?對我下蠱毒仍想我能為你們效忠、賣命?」她冷眼看他,衣袖裡藏著利刃,等待著他有鬆懈的時候。

  「我們是家人,你忘了嗎?」蠍冷眉一蹙。

  「家人?我沒家人,抱歉!你們想荼毒我的思想?我從六歲被賣時就沒家人,我跟你們是利用與被利用的關係。我跟香磷不一樣,對,你們沒對香磷下蠱毒,可你卻對她的家人下蠱毒,讓她不得不甘願的為你們賣命。除了這技倆,你們還會甚麼?」她牽出了一抹冷笑來,她試圖去激怒他,讓他逗留的時間更長,她必須等到佐助的到來。

  「丫頭,你會死的。趁現在,回頭是岸!」蠍雙目一黯,他是真的在擔心她。

  她朝他步步的逼近了,她突然把手一揮,利刃亮出,他一瞬的後躍,伸手抵擋卻被她劃傷了幾分,血一點一滴的打落到地板之上,衣袖的都沾了血來,她說:「把你的血給我,這樣香磷就不會受你們指使,我要你的血作為藥引。」

  「你瘋了!」蠍伸手抵住她,他不想傷害她,如果他是給櫻下蠱毒的人,他早就救了她,只可惜她跟香磷不一樣,櫻是被堂主親自下蠱毒的。

  從門外偷看著的某個侍女一瞬的奔到佐助的方向去,她慌張的朝後方正要回來的佐助跑去:「太子殿下,娘娘在跟刺客打鬥中,她暗示奴婢要來通知你。」

  佐助聞言眉宇皺得更緊,他一瞬的沖上去,身後的侍衛也跟著沖了上去,櫻披頭散髮的被蠍推倒在牆壁之上,她掙不開他來,脖子被捏著,她知道他沒有認真的出盡全力,他唇角一勾,於她耳邊細說:「你的王子回來了,你說,如果我吻了你的話,他會怎樣?」

  佐助把門撞開了,只見她被推倒在牆上,下一瞬間,被一個赤發的男生吻上她的唇上去,她伸手想要推開他,佐助把侍衛腰身的刀抽了出來,一瞬往他們中間要劈開去,蠍一瞬的跳躍而去,他擺手扔出一個東西來,在煙沒中剎地消失,她跌坐在地上,脖子被捏出紅印來,她不斷的咳嗽著:「咳……咳……」

  「整個太子府裡都給我搜!」佐助冷言一揚,侍衛都沖出去找蠍了。

  佐助跑到櫻的跟前,他看著她被捏紅了的脖子,他把她抱起來了,他怒了:「你是真的想死麼?自己一個跟男人打得來麼?笨蛋!」

  「你不是來了麼?」她說,把頭靠在他的胸膛上,閉上了眼來。

  她稍稍的回過神來,他便一瞬把吻種落,彷佛要將她的呼吸都抽空一樣,她想說話卻被他止住,只能支吾以聲:「唔……佐……唔…」

  直到她感覺快要昏倒過去的時候,她才放開她來,他貼緊了她,額頭對著額頭,他問她:「是你認識的人麼?」

  她假裝不明白,企圖移開視線:「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不,你知道。」他伸手把她的臉扳回來,強逼她必須要跟自己對視。

  「佐助,御醫似是被殺了。他是易容的另一個人……」她說。

  「我殺他你會阻止麼?」他問。

  「不,我阻止不了。怎作定奪由不得我去決定,佐助你想怎作就怎作。」櫻眸色一動,輕輕的說。

  「為什麼要自己面對他?若我不回來的話,你該怎作?」他眉心一緊,看向她那樣的嚴肅,只想希望她不要再行事魯莽,他不來的話,此刻,躺在他面前的是否就是一具死屍?

  「他不會殺我,他們需要我,我的體內有蠱毒。若是我不從他們的命令,他們也能操控我的意志,佐助,當有天我對你拔刀相向的時候,請別猶豫。用劍尖刺穿我的胸口……」她指著自己心臟的位置朝他說道。

  「他是下蠱者?」他忽視她的話,自顧自的說著,根本不想聽到她提及死亡的話題,一旦死了就徹底的終結了,不可以的。

  「不是,但他的血能幫香磷。」櫻淡淡的回答。

  「她也中蠱毒了?」

  「不是,上次說她身患奇疾是騙你的。佐助,你好歹也對你自己得出的結論自信點。才剛說我說謊說得錯漏百出,我受傷能讓你減低敏銳力麼?香磷的家人被下蠱毒,她的妹妹中了蠱毒。我連取血也失敗了……」她閉目歇息的道,再次倚在他的胸膛上。

  「那你呢?你的家人……」他眸色一黯,突然問她。

  「我沒有家人,香磷剛開始也不知道,我想是最近查出我的底子了。因為我喜歡上你,而不想跟她聯手了,她大概真的被逼急了。我六歲之後就沒有家人了,父母的模樣也想不起來。所以,佐助,多疼我一點,我只有你了……」她伸手抱著他的腰身說道,撒嬌的感覺原來可以那般的良好,以後她要更加放肆的向他索求。

  「你知道她剛剛跟我說甚麼麼?」佐助伸手輕輕的撫動著她臉頰旁的發梢,眸間難得柔和起來,她的身上有著淡淡的櫻香,如她的名字一樣。

  「讓你小心我?說我城府深厚?還是想當你的側妃?」她打趣的朝他一笑,明擺著最後一句是在耍他。

  「你希望我納她為妾的話,也不是不可以。」他見她拿他來開玩笑,他也耍回去,他淩眉一動,笑得那樣的風流倜儻,她聞言怒瞪了他一眼,原本抱著他腰身的手立馬鬆開,她的笑容沒了,一瞬跟他保持距離的坐遠了幾分。

  她凝看他的樣子那樣的鄙斥,他回看著她笑說道:「你先前不是說三妻四妾很正常麼?」

  「哼!那我也天天找哥兒們,讓女性必須三從四德、相夫教子的觀念撇除。」她說完便走出府外,推門向守在外面的剛被傳來守護他們安危的侍衛眨了眨眼睛,問:「我好看麼?」

  侍衛們不敢看她,怕被佐助斬開百塊扔去喂魚,某個侍衛朝她輕輕的說:「太子妃,小的家中弟妹年幼。俸祿還需,求饒過小的。」

  「別鬧了,醋罎子。過來!跟你開個玩笑還較真了?」佐助走了過去,把她拉回來,把門關上。

  「我好看麼?」她重複剛剛問侍衛的話,拉著他的手問他,他沒有說話就是不回答她。

  有時候,他覺得她聰明得過份,有時候又覺得她傻得很,他伸手再次戳她額頭,她又捂著額頭來,每回都不知道他為什麼突然彈她額頭,那力度還不輕:「很痛!!你為什麼又戳我額兒?」

  「讓你不要放肆!」他說,其實他是不好意思,每回不知道怎回她就戳她額頭,漸漸好像習慣了這種舉動。

  「你才放肆!讓人無語,把頭湊過來。我也打一個!」她氣衝衝的抓著他的衣袖,想要戳他額頭,卻幾次都被他擋了下來,她又不夠他高,每回踮腳都艱辛,她努力伸手,還差一點點。

  他看著她總是在進行無謂的執著,欺負她的欲望更深,他把下巴輕輕仰起,她氣了,見是打不到他便反撩他來,最後她忽然把吻落在他的脖邊,他一瞬的愣住,她親了一口後便說:「肉質細滑,實屬上品。」

  他劍眉一挑,雙手交叉迭置,他凝看她的笑意加深了:「哦?膽子很大,我也來嘗嘗愛妃的肉質如何。」

  「粗糙硬口,不宜服用。」她立即的說,眼睛不敢看他,一下子的溜走了。

  他看著她跑走的背影,唇角輕輕的一揚,他細細喃呢:「看你能跑到那裡去……」

 

---------------------------------

台長: F醬
人氣(555)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電玩動漫(電玩、動畫、漫畫、同人) | 個人分類: 【佐櫻】殊途同歸《未完》 |
此分類下一篇:【佐櫻】殊途同歸《25》
此分類上一篇:【佐櫻】殊途同歸《23》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