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2-01 16:00:45 | 人氣(289)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佐櫻】殊途同歸《23》

《23》

  翌日一醒來,他早就不見蹤影,下身傳來劇烈的酸痛感,她喚了下人過來侍候她浸浴,她瞳目一閉,把身體浸在水池裡面,她想是時候要去看一看香磷了。

  她穿戴好衣衫後便命人把香磷喚來,香磷步伐輕盈的朝她擺禮問安,櫻一下子把下人都支開去,她走到香磷的身旁問道:「你身體怎樣?」

  「此話應當是奴婢問娘娘才是,娘娘身子如何?」香磷眸光一動,她淡說。

  「你我莫不是外人,小別一會我跟你怎麼顯得生分了?娘娘甚麼的,叫我作櫻。」櫻回看著香磷以為她是生自己的氣,氣她沒有替佐助求情饒過那仗責。

  「娘娘,請謹言。莫忘此處是太子府,他府阺下的線眼你當真以為沒有?」香磷輕輕一笑的凝看向櫻,看來被愛情衝昏頭腦的女人,連智商都會急速驟降。

  櫻回看著她,怔住了好一會兒,看來最近過得太輕鬆了,所以,她才會如此的毫無防避,櫻一瞬的抓住了香磷的手來:「咱們姑且不談此事,我想問你,若我為太子誕下子嗣,那孩子的身體會怎樣?跟我一樣身染蠱毒?」

  「娘娘,此事你該問的是御醫。但願娘娘你不會陷得太深,也沒把奴婢曾說過的話忘掉。時候不早了,太子,大概要回府上了。若看到我這惹他生厭的婢女逗留于他府上,怕不是又要把奴婢仗責個三十大板。奴婢就此先行告退了,若娘娘要找奴婢,雨次請換個地方。」香磷輕輕的說,把櫻抓住了她的手挪開,轉身便走,才剛走出他府阺的第一步便看到那道墨黑色的身影。

  香磷咻地頓下了腳步,抬眼看向佐助,只是普通的擺身向他請安,便想要退下,佐助蹙眉的看她,他討厭她,她比櫻更加的讓人猜不透,他富有魅力的嗓音輕動:「你為什麼會出現在本太子的府上。」

  「回太子殿下,勞煩太子殿下讓娘娘莫再把奴婢當成醫女了。奴婢就此告退了!」香磷朝他輕輕的頜首擺禮,話音一盡便離開了他的視線之內。

  佐助身旁的隨從把門推開,擺手彎身,讓佐助前行,佐助回看著坐在床上的她顯得神不守舍的模樣,他的聲音忽地竄進她的耳邊:「在想甚麼?她……跟你說了甚麼?」

  櫻聞言一瞬的抬頭看他,剛剛香磷是在警告她,讓她不要忘掉自己要做的事,不然,香磷會代替她作出更過份的事,她猶豫了片刻,最終回他:「不是甚麼重要的事,臣妾以為香磷會知道,知道中蠱之人所生出的孩子會不會被沾染上蠱毒。」

  「她怎麼說?」佐助眉眼一挑,感覺香磷定是說了不好的話才會讓櫻如此的模樣。

  「她說不知道,要我找御醫問問。」櫻輕聲細說,她說不出口香磷逼她要殺他。

  「也對,一個婢女能知道甚麼。以後盡可能的,你們就別見面了。待會我讓御醫來看你的時候,順道問一問。」佐助冷聲而道,說話的時候也在觀察著櫻的反應。

  櫻一瞬緊張的拉著他的衣袖來,他要限制香磷跟她的見面嗎?她瞳目一睜,瞬間感覺自己是傻了,為什麼最近越來越不能掩飾內心的感受?她一瞬把抓緊他衣蟠的手鬆開來,不可以這樣動搖下去的。

  「怎麼了?」他注意到她的表情,從吃驚到淡然的鬆開了他的衣袖。

  「沒有,我聽你的。」她細細的說。

  「你也會有聽我話的時候?」他挑眉一笑的嘲諷她道,在他印象中的櫻總是喜歡反他其道而行。

  「反正,被討厭了。佐助,是不是我求你甚麼你都允許我?」她突然的抬目看他問道。

  「那婢女脾氣可真大,連太子妃也能明目張膽的討厭。那要看是求我甚麼才能決定了!」佐助走到她的跟前,蹲下身來看著她釉綠色的雙瞳笑說道。

  微風輕輕的吹拂而過,讓他的墨發隨風而動,她看著他風神淩俊的臉,一瞬的看呆了,甚麼話都說不上來,只有他的聲音再次傳入耳邊:「怎了?不是有事要求我?」

  「嗯,是有一事。」她稍稍的回過神來。

  「說來聽聽!」他道。

  「不論往後發生甚麼事,請求太子殿下可以饒過香磷她,她是跟我一起長大的,我從沒有一刻把她當作婢女。她身患奇疾,所以,作不了秀女。以後若她犯錯了,太子可能饒她一命麼?」櫻凝看著他那雙黑瞳說道,她知道香磷很聰明,但更加的急功近利,怕是總有一天會闖出禍來。

  佐助沉默了好久,沒有說話,只是一直的盯著她眼,把她看得渾身的不自在。

  「你可把我高估了,愛妃!」他終於哼音,可他的回答卻遠超出了她的預想之內。

  「你知道麼?你從不擅長撒謊。」他眸目一斂,伸手牽起了她的手來,櫻聞言回看著她,她屏住了呼吸來。

  「你的手為什麼那麼多傷?一點也不像是,十指不沾的千金小姐。你是誰?」他的聲音再次的傳入她的耳朵裡,櫻一瞬的把手抽離他的掌心。

  「春野櫻,即便如斯,我仍想相信你。你不是問過我麼?你問我,你是否有走進我的心裡去。那換我來問你,我有否走進你的心裡去?」佐助冷言的把她的手重新捉過,他猛的一拉,要她面對他的問題。

  他深邃的玄色與她漂亮的釉綠對上,她的手心冒汗,胸口都在猛烈的跳動著,她知道他是在明知故問,多狡猾的男人,他是在誘導她,軟化香磷對她的警告,他根本就知道香磷跟她說的話不僅僅只有剛剛她跟他說的那些,原來從來不止是她在裝作糊塗,他也在配合她糊塗到底。

  他凝看著她欲言又止的模樣,那掙扎的內心跟他一樣,他牽著她的手更緊了,她說:「你早就知道答案了,不是麼?」

  「不親口告訴我麼?你知不知道你的謊言拙劣在那?你跟她一樣身患奇疾,若她因疾病而當不了秀女,你就更不可能能當上。櫻,我不是帝王,至少現在不。若想保她的命,你該求的人不該是我。直到我實權大握之時,你才來求我會更好。我說的話,你該能懂。」佐助伸手輕撫女竹的臉頰,他瞳目一動,冷幽幽的說著。

  櫻把手抽回來,她說:「那求你別的,若是有天我們彼此生厭了,請你放開我。驅逐我到邊疆去,再也不會相見。」

  「你是對我沒信心還是對你自己沒有信心?」他擰緊了好看的眉宇間,他抬頭看她質問道。

  她閉上了眼睛來,沒有正面回應他的提問,她說:「我有點累了……」

  她轉身躺在他的床上,用被子捂著自己的頭,佐助看著她的背影,墨瞳一斂,隨後站起身上又再往外面走了出去。

  香磷看見佐助的再次出現似乎並不意外,他支開了所有人唯獨把細留了下來,香磷盯著他的黑瞳看,一如上次那般沒有一絲的畏懼,佐助也沒有因為她沒朝自己擺禮而動怒,他凝看著她,只是淡淡的問了一句:「你心裡在打量著甚麼?」

  香磷沒有表情的起伏,只是冷看的回看著他,良久以後才吐出了一句:「我想要的是你給不了我的,所以,我只會效蛇能給予我利益的人。即便你是太子也有太子所做不到的事,不是麼?尤其是,你這個隨時會被撤下的身份……」

  「如若我能滿足你的願望,你可會效忠於我?」他淡然輕說。

  「若是你能,也沒怎麼不可。我只看結果!太子殿下,沒人告訴你麼?容易倒戈相向之人,她所說的話也不盡可信。因為我今日能為你而背叛堂主,他朝也會有輕易的背叛你。你知道不?你跟春野櫻也真相像,由第一次看見你們的時候,我就知道你們會彼此吸引,因為你們骨子裡都透著一般傻氣……」她輕笑看他,眸間流轉著謎樣的情愫,他一瞬間看不清她在想甚麼,她彷佛操控著整個棋局。

  「你口中的堂主是誰?」他蹙起了眉宇來,窮追不捨的逼問。

  「現在我不曾有要透露一切的想法,若想收賣我的話必須先讓我得到好處。」她冷眸一眨的看他,她在跟他談條件,佐助眉心蹙得更緊了。

  「我們這種人是身不由己的,只是我跟櫻不一樣。我是有真正的家人,而她沒有。而且,她不曾真的把我當是姐妹,她有事隱瞞著我,她總以為我不知道。那丫頭就只會虛張聲勢,太子怕是也跟我有一樣的想法吧?」香磷唇角一勾,她淺笑看他。

  「她剛剛在為你求情。」佐助隱忍著心中那莫名的怒火,他壓低了聲線的道。

  「可那僅僅只是為我而求情麼?太子可曾想過,沒些許手段的人能走上你身側的位置麼?不然,我早就代替她了。太子該防著的,是你的枕邊人才對。」香磷說得一臉的從容,似是對櫻早有不滿一樣。

  櫻在佐助的府阺上走著,她走道那個花瓶前,她伸手輕輕的觸摸著它,她釉綠色的瞳目忽然一黯,隨即她把他珍視的花瓶一瞬的揮手摔落,「呯」的一聲,花瓶碎滿了一地,從外走進來的御醫凝看著她,他說:「娘娘!」

  「不要再裝了,我問你!鼬怎麼時候會回來?」她冷言一哼的問他。

  「快了……」御醫淡說,那一瞬間他覺得她極致的可怕,雖然由一開始他就知道她足夠的冷酷,還記得眼前的女人跟香磷說過:「若要騙得到別人,必先騙倒了自己。」

  「娘娘,我能問你一個問題麼?」

  「甚麼?」櫻淡說。

  「你是真的愛現在的太子麼?」他問。

  她沉默了許久,沒有回答,她愛他麼?也許吧……

 

------------------------------------------------------------------------------------------------------------------------------------------

台長: F醬
人氣(289)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電玩動漫(電玩、動畫、漫畫、同人) | 個人分類: 【佐櫻】殊途同歸《未完》 |
此分類下一篇:【佐櫻】殊途同歸《24》
此分類上一篇:【佐櫻】殊途同歸《22》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