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2-01 15:45:14 | 人氣(291)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佐櫻】殊途同歸《21》

《21》

  火一旦燃點了,往往就只能越燒越烈,直到意識到危險想要熄滅掉的時候已經為時已晚,她站在他的面前細看著他的雙瞳,等待著他給予的回復。

  火勢早就蔓延,從來都是這樣的超出想像,他總以為自己能夠掌控一切,看不起所有的人,但如今他才知道他也有無法用理智能克服的問題,他想要相信她真的愛他,他恨不得給她下蠱毒的人就是他,可偏偏就不是,鼬曾經跟他說過,:「不要輕易的動情,那之後的後果是很重的。」

  他總以為他不會愛上誰,可原來他都會寂寞,他伸手將她拉了過來,他擰緊了好看的眉頭,他說:「世人都以為本太子足夠的遊刃有餘,可本太子臉皮薄如面紗,我只喜歡贏、不愛輸,因為我輸不起。所以,你若不是真心就不要擺出這副楚楚可憐的樣子。若有天你背叛了我的話,怕是比我更痛苦。因為我既小氣、也不大度,會把你折磨得生不如死。你還想清楚後再決定要不要再跟我說同一句話會比較好。對你對我,亦是如此。」

  「我不需要再想,真的。殿下,你不是知道麼?我是個將死之人,將死之人其言也善。由我喜歡上你的那一刻開始,我就不可能背叛你的。不然,心也不會那般的痛。你不是親眼目睹了麼?」她一瞬的把自己埋入他的胸膛裡,伸手重重的環抱著他的後背,他依然在逃開她。

  「你還沒冷靜下來!」他說。

  「我很冷靜,殿下你就那般的期待我對你舉刀相向麼?這是你期待的結果?不,不是的。我不相信!你喜歡我,心跳的聲音是騙不了人的。」她環抱著他腰身的手,擁得更緊了。

  對,他不敢承認他愛上了她,這真相多麼的可怕。越是離不開對方的話,那離開的時候該怎麼辦?

  「好了,剛發病還不休息,放開!」對於她的頑故,他總是那樣的束手無策,她抱緊他的手怎樣都不願意鬆開,她把頭埋得更緊。

  他都不知道上輩子是不是欠了她,如今才會落得這進退兩難的局面。

  「再吻一次,這樣的話我就回去休息。」她說。

  「莫要胡鬧。」他蹙眉,伸手要拉開她來。

  她怒了,將他推倒在地上,像只野那般的撲去咬他的手,咬到他手臂上有了她的牙印才消氣,他沒有吭聲,但也被她的舉動驚倒,牙印上還輕輕的滲進些微的血,她是咬得有多用力,直到她鬆口的那刻,他才拍打著她的頭:「你是畜牲麼?咬人?」

  她的眼淚掉了下來:「汪!」

  他拿她沒有辦法,如今她還裝作犬來,她坐在地上去,久久不起來,他凝看著賭氣的她,似是要哄小孩子那樣,把手遞給她看:「不幫我處理麼?」

  她沒有反應的不說話,只是一直垂下頭來,他知道她哭了,他第一次看到她哭,平常總是那樣故作天真的去找他,她的眼淚打落在他的傷口上,溫熱得彷佛能燒傷他一樣,他蹲在她眼前,就如她所說的,他變了。

  以前的他那會管一個無理取鬧的女人在那邊哭,她哭得鼻涕都要落下來了,他從袖子裡拿起先前侍從傳來他府上的絲帕替她抹去,她卻似是賭氣一般抓著他的衣袖抹鼻涕、眼淚,他無奈又不敢再說甚麼,這次罵不出口叫她放開了。

  「起來,地上涼。」他說,她依舊不理他。

  他歎了一口氣來,直接伸手將她抱到床上去,她終於抬頭看他,眼睛哭得紅紅的,他看著她:「終於看本太子了?你可真厲害,某方面上。」

  如果她真的是犬,那應該是最不聽教的那一種。

  他才剛抱她在床上,她又落下了床,非要坐到地上去,他看著她纖細的背影勸道:「莫要賭氣了,腳不是還痛著麼?」

  「還不如心更痛……」她突然的揚聲,他一瞬的愣住了。

  她忽然的從地上起來,她推門而出,使勁的往前跑著,想要回到先前分開睡的那個府上去,如果再回到那個地方、只要把門緊緊的關上,那麼是不是見不到以後就不會再傷心了?

  她明明都知道,跟他相愛是不被允許的,她明明都知道,自己是在為難他。

  她從被主公收養後學會琴棋書畫、學會各種禮儀和謀術,可為什麼從來都沒有人教她,若愛上了敵人的話,那該怎麼辦?

  他看著沖了出去的她,他從後跟了上去,直到伸手捉到她的瞬間,他才知道若開局不是遊戲的話,論他怎樣會謀算也是料不到下一步該怎行的。

  他說:「我喜歡你……」

  她回首看他,瞳目一怔,然後,意識回籠的時候,她已經落入了他的懷抱內,連同她的眼淚,一起被擁緊了……

  「我喜歡你……」他的話在她腦海裡不斷的迴響,那晚是他跟她第一次真真正正敞開心扉,而她心甘樂意地為他侍寢。

  當他瞳目一睜,發現本該睡在她身邊的人不在了,他一瞬的跑落床邊、四出去找她,她又是這樣了,一覺醒來常失去了蹤影。

  她頭髮散落的躺在他府上的後花園裡去,安靜得似是化灰入棺的屍體一般,被花兒相擁入夢,他走到了她的身旁,他蹲下身來企圖伸手去測探她尚有沒呼吸,直到知道她還活著的時候,心底才松了一口氣來,他到底是怎麼了?明明不用伸手,只要冷靜一點看著她的睡顏就能看到她的胸口,那微微呼吸而輕輕起伏著的身姿。

  她輕輕的睜眼,一入眼簾就是他顯得焦慮的容顏,她輕輕的伸手貼複在他的臉頰旁,她說:「佐助要是不蹙眉頭好多。」

  他伸手握住了她冰冷的手來,從來都不明白她某些奇怪的舉動,他說:「你有床不睡,跑到這裡來是作甚?」

  「突然感觸傷情,便想試試。」她說,聲音那般的輕柔

  「甚麼意思?」

  「我是個將死之人,想著若然有天我死了,被花束相擁的感覺會是怎副模樣。」她眸色一動,輕輕的說。

  他揚言心底一震,下一刻,把她整個人橫抱起來,他說:「我會找人來治好你的,你信不信我?」

  她凝看著他,微微一笑,怎麼都沒有說。

  期望一旦落空了,那就跟相不相信也沒甚麼太大的關聯,因為有些事並不是一句承諾就能將厄運扭轉。

  她跟他彼此穿戴好衣裝後便一同出府給皇帝請安,雖然他不愛做這些于他看來根本無所謂的繁文縟節,可她說要去,他也只能作罷,她跟他說:「我嫁給你多久了?」

  「才廖廖數月。」他淡說。

  「所以,是我怠慢了。那有下嫁給太子的太子妃,不跟夫君的母親和父親一見的道理。說不定我是個好娘子,能幫你助立威信。」她回眸看他,淺淺一笑又回復成平常那個得意的模樣。

  他伸手往她額上重重一戳,她就只會在他的面前得瑟,她捂著額痛來怒瞪了他一眼,在走來的路上跟他打鬧著,她非要給他戳回一發不可,兩個人顯得幼稚極了,看得身後的侍衛咎婢女都一瞬以為自己眼前看到的太子是個假像,他平常就刻著一張臭臉來,笑也不笑的,如今跟這個活潑的太子妃吵成一團。

  「太子殿子、太子妃,到了。」他們身後的一個婢女率先揚聲。

  「傳話過去。」佐助回復成平常的模樣,他冷聲言道。

  櫻一瞬的挽著他的手臂來,她握著他手臂的手抓得要緊,她看上去有些緊張,他唇角一勾,瞧她平常那囂張的模樣,現在怕是慫了。

  直到被宣進去時,他跟她坐在椅子上等待著皇上和皇后的出現,她朝他晃了一下手臂來,她問:「我今天看上去怎樣?」

  他盯著她的臉看,沉默了許久,才終於吞了兩隻字來:「胖了。」

  她揚言一下怒的捶了他的手臂一下,不巧正被剛出來的母妃看到了,她瞳目中含笑看看著他倆:「看來太子跟太子妃處得很好,可真羨煞旁人。」

  他倆速的朝她擺手道安,她擺手一揮:「平身。」

  皇后一步一步的寓櫻的方向走去,櫻抓緊了佐助的手來,皇后跟她靠得那麼的近,皇后把手一伸牽起了她粉色的髮絲來,她盯著櫻的頭髮細看,說了一句:「真是奇特的發色,而且,真長得花容月貌。難怪本宮這個不擅於詞的拙兒也被迷得神魂顛倒,非要把你納為太子妃不可。」

  櫻抬目看她,不允許自己怯場,豈止佐助不喜歡輸,她也一樣,櫻朝她輕輕的牽出了一抹笑意來:「謝皇后娘娘美言,可櫻兒愚鈍總惹太子生氣。」

  「哦?愚鈍麼?」皇后眉梢一挑,笑得意味深長的把視線落到佐助的身上去。

  佐助氣定神閑的喝了一口茶水來,再回看向皇后,他牽出一抹笑來:「皇后可親自試一下,太子妃是真糊塗還是假糊塗。」

  櫻回首向向他來,她瞪了他一眼,這個男人在搞事來,挖了個地洞要她跳下去麼?不,她才不要。

  「有點意思,可此時此刻,似乎不太適宜。」皇后睨了櫻一眼,說完便走向身後迎步而來的皇帝跟前。

  「可真稀奇,能讓你到我這。」皇帝冷目一睨佐助一眼,冷嘲笑道。

  「在這深宮中更稀奇的事可多了,就像是鼬的消失那樣。不是麼?」佐助用那輕睨的眼神去看他,只見櫻重重的撞了他的手臂來,她笑道:「皇上吉祥,櫻兒特地跟太子來跟皇上和后娘娘請安。」

  「不必了,以後不需見面的,就儘量不要見。」皇上把話擱下便走了。

  佐助似是早就料到這一面,他拉著櫻的手,轉身就走了,直到遠離了他們,她才揚聲問他:「為何他不喜歡你,卻要立你作太子?」

  「因為他別無他法,更是不敢殺我。好了,不要再問了!」他說,然後,下一刻將她擁入懷內,抱得極緊,緊到讓她頭一次的覺得他寬大的身軀頓時的顯得那麼渺小。

  若然那天,他真的找不來治好她的法子的話,那他就跟她一起去死吧……

 

----------------------------------------------------------------------------------------------------------------------------

 

 

 

  

台長: F醬
人氣(291)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電玩動漫(電玩、動畫、漫畫、同人) | 個人分類: 【佐櫻】殊途同歸《未完》 |
此分類下一篇:【佐櫻】殊途同歸《22》
此分類上一篇:【佐櫻】殊途同歸《20》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