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2-01 15:30:09 | 人氣(280)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佐櫻】殊途同歸《19》

《19》

  「若你對我有所求的話,只會感到痛苦。我不曾有過為美人舍江山的念想。我承認你不太一樣,可那又有何用?」他凝看著她,一字一句說得那樣的清晰,彷佛要重重的敲碎她存有的盼望,粉碎她那不切實際的幻想。

  她抓著他的衣袖,比起先前更加的用力,突然的撞入他的懷內,抱緊了他的腰身來,一如先前魯莽的撲到他身上一樣,她突然的說了一句:「我真的沒走進你心裡去?殿下,你的心跳聲似乎在訴說著不一樣的事……」

  她側耳傾聽著他的心跳,他蹙眉看她,他冷聲道:「放開……」

  「不放,要不殿下也感受一下,臣妾的真心?」她一抬頭,那雙釉綠色便撞入他玄色的黑暗裡,她抱著他腰身的手環得更緊,胸口貼得更加的近,看向他的表情那般的真摯,好像只雖一眼他們便會彼此淪陷一般。

  真心?他眉心一動,勾勒出一道嘲諷來。若她真的是真心,那她有所隱瞞的來接近他?是她瞧不起他,還是他看上去真的如此的愚笨?他伸手支起了她的下巴來,他說:「本太子現在沒空暇跟你玩,收起那拙劣的把戲。你或許可以騙到其他人,可你是騙不了我的。春野櫻……」

  他看向她的目光那樣淡漠到決絕,他的臉上表現出來的是不耐煩和嫌棄,他最煩心的是他非要裝著她愛他的這種事,可為什麼他會那般的嫌棄,他當真的不清楚因由嗎?不,他清楚得很,所以,才對她更加的防範……

  他緊皺起的眉宇,她伸手想去點開,依舊一臉天真,他伸手捉著她遞上來的手,他說:「夠了,不必再作戲。」

  她聞言一怔,眉心一蹙,她把手抽回卻環著他的脖子,似是賭氣一般,她踮起腳來吻上他的唇來,沒有待他推開,她便自己離去,如蜻蜓點水一般,她說:「沒有作戲,我說我喜歡你,就算你說你不喜歡我,我也喜歡你……」

  他凝看著她,心底更加的煩悶,他說:「好,既是那般喜歡,那你能為我做甚麼?」

  「死!」她說,只哼一音。

  他聞言一愣,她看著他再道:「那是我能為你做的,最決絕的事。若我的命屬你,你想我生便生,死便死……」

  她說完後便鬆開了他,轉身而去,她從來都是這樣,說來就去、說離說離,他凝看著她轉身的背影,她走到庭園裡去,胸口猛烈的鼓動在告訴她,她已經喜歡上了他,可為什麼她自己會比起他更加的震驚?

  她蹲在地上,把臉埋在雙膝之間,以後要怎麼辦才好?她搞不清楚剛剛自己的舉動是作戲還是她內心渴望這樣而交給了本能。

  香磷看到她蹲在地上,她走上前去,問:「櫻,你怎麼了?」

  「香磷,幫我跟蠍說吧!讓我離宮,找別的人代替我吧!我做不到,該怎算才好?」她抬頭,無助的抓著香磷的衣袖道。

  香磷看著顯得失態的她,她終於揚聲:「你動心了?」

  香磷話音一哼,櫻便重重的怔住,香磷看著櫻的表情,她也顯得焦急了:「瘋了嗎?不可以的,你想想我們的家人怎麼辦?」

  「可他的家人又該怎麼辦?」櫻看著香磷道。

  「你聽著,如果你失敗了的話,我便會替代你去殺了他。我沒有那般的富有,有那麼寬大的心去操心其他人的事。你要記著,這宮裡沒誰不為自己想的。我是,他也是。起來,不可以讓人看到你的懦弱。我當你今天甚麼都沒說過……」香磷一把將她拉了起來,然後帶她走到佐助的府阺前。

  「聽著,無論發生甚麼事你都不可以逃,因為已經來不及了,面對他。我剛剛收到命令,你的東西都被送到他的府上,所以,這府阺的女主人就是你。不要說這種軟弱的話來,進去。」香磷停在府前,要櫻自己走進去才甘心離開。

  櫻走了進去,佐助一抬頭就看到了她,彷佛好像在等櫻回來一樣,她看了他一眼,速的把頭垂下,靜靜的於他身旁擦身而去,而他卻忽然的伸手捉著她了,他說:「你的膽子素來都大,只是本太子從沒想到你還敢無視我的存在。」

  「不是,我只是覺得……只是覺得太子此刻不會見到我……」她依舊不敢抬起眼來看他,明明平常大膽得很,現在卻慫成這副模樣。

  「怎麼會這樣覺得?」他問。

  她聽著他的話,一瞬呆了,她終於抬頭看他,只見他輕笑了,唇角勾起的弧度不大,可她知道他在笑,她傻傻的看著他,他伸手戳開她的額頭,他說:「我不討厭你……」

  她伸手捂著自己的額頭,因為他的一句話,眼眶卻濕了,她在心底暗暗的細說:「糟糕了……」

  誰動搖誰素來總是說不清,早就計算不來……

  香磷的視線有時候就像是給她警告一樣,櫻總是有意無意的回避她,佐助發現她最近比起平常更加愛黏著他,不管他走到那她就跟到那,他回首問她:「你跟你的婢女怎麼了?」

  「沒,沒事。」她抬頭凝看著他,答得慌張。

  他見她不想說,他也不再問了,最近他總跟身旁的大臣不知在商討著甚麼,她趴在旁邊的桌子上看著他們,佐助偶爾會看她一眼,可睨了一眼又跟大臣們說著話,不然就是在寫書法和看書卷,她似是悶了,見他身旁沒人便大步的跑到他身旁去:「佐助,現在有空了?」

  「沒有!你也自己找些事做,像以前那樣,不要整天跟在我身旁。」他蹙眉,不知道她為什麼要這樣,他一開始還以為她聰明絕頂,現在卻似是傻子那樣。

  「佐助,如果鼬殿下回來的話,你會怎麼做?」她忽然蹦出了這句話來,她細看著他的臉問道。

  佐助聞言一怔,若是鼬回來的話,那他就不再是太子了,而她也不再是她的妃子了,他輕輕的皺眉,看似冷靜的道:「能怎樣?把位置給出來。」

  「我呢?你要把我都給出去?」她突然伸手捉著他握著毛筆的手來,她凝看他的目光那樣的擔心,似是她真的怕他把她賣給鼬那樣。

  「這又不是本太子能作定論的事。此乃好事,若他歸來,你定能得到更多的寵愛。」他放下手中的毛筆,輕拂開她臉頰上的發梢,只見她聽後眼眶的淚都快奔出了,她握著他的手更緊了:「不要,我不要。你明明喜歡我,還把我送給別人。」

  他伸手戳了一下她的額頭,他眉心一蹙:「大言不慚,若我說不喜歡你你又能作甚?」

  「壞人……」她說,然後伸手拉著他衣物上的袖子來擦眼6,他看見便不悅,這真的是秀女出身嗎?

  「放開!」他冷聲的道,他雖知道她愛看他生氣,且以此作樂,可他總是對卞這樣的她束手無策。

  她埋頭突然睡在他的大腿上,她闔上了雙眼來,睡前喃喃自語道:「我喜歡佐助並不是因為你是太子,若有天我不在了也只能是我放棄你了,你是不可以放棄我的。」

  但助聽著她的的話,一瞬的啞然,只見睡在他腿上的她連呼吸都那樣的輕柔,她的睫毛很長,嘴唇不用突地用口脂來染上唇色,他伸手把她的發梢繞耳背後,她似是撒嬌一樣伸手牽著了他的手來,他說:「好好的睡。」

  「嗯,牽著睡。佐助都不給我牽手……」她閉上眼睛的說,她放肆般偏要跟他十指雙扣,光是牽手似乎不能滿足她。

  「你不要太過份!」他說,即使嘴上斥責,可他卻順著她的動作,他跟她的手雙扣,握得極緊。

  「嘿嘿!」她發出了滿意的笑聲,然後,終於睡著了。

  御醫推門而入,佐助抬眼一看,御醫看著睡在佐助腿邊的櫻,他輕聲細語道:「微臣似乎來得不是時候……」

  「晚兩、三個時辰再來。」佐助冷言聲道。

  「明白,臣先行告退。」御醫擺禮想要轉身離去,可佐助又忽然的喊著了他。

  「太子妃的身體怎樣?」佐助看著睡在自己身旁的櫻,再看向御醫道。

  「若太子妃遵照微臣的藥方、按時喝藥,病情便能穩定下來。八岐大蛇殘留在太子妃貉內的毒差不多都完沛清除了。但蠱毒就好上次說的,微臣只能開出抑制蠱蟲假食她心臟和惡化的藥方,若要完全除去蠱毒,臣怕是沒這能力。殿下,微臣自知此話不該說,可是,若那天太子妃病發了,請你殺了她吧!中蠱毒的人是身不由己的,活著比死去更痛苦,特別是面對著自己深愛的人時……」御醫說完便走了。

  佐助凝看著櫻,心裡終究有了疑惑,她真的那般愛他嗎?

 

-----------------------------------------------------------------------------------------------------------------------------------------------------

 

  

台長: F醬
人氣(280)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電玩動漫(電玩、動畫、漫畫、同人) | 個人分類: 【佐櫻】殊途同歸《未完》 |
此分類下一篇:【佐櫻】殊途同歸《20》
此分類上一篇:【佐櫻】殊途同歸《18》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