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2-01 15:20:14 | 人氣(363)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佐櫻】殊途同歸《18》

《18》

  一覺醒來,他發現本來睡在身側的她不見了,他輕輕的蹙起眉宇,難道昨天只是出現了幻覺,他落下床邊走出屏風外,玄黑的瞳目被眼前的一幕驚了,她披頭散髮的衣束淩亂地站在一堆碎片上來,雙腳底下有燦紅色的血液混在碎片裡頭,他冷聲一哼:「櫻,你在做甚麼?」

  她的眼神散渙,聽到他的叫喊聲才緩緩的抬頭,她的聲音很輕:「簪子沒了,那裡都找不到。怎麼辦?」

  他眉心皺得更緊,這不像是他認識的她,而且,為什麼發出了那麼大的聲響他跟其他人都聽不到?難不成是在糕點裡下藥了?不對,她沒那麼做的理由,至少也不該是自殘。

  「過來!」他看著地上的碎片,他走上前來把她橫抱起來。

  她的腳底被碎片劃傷,他小心翼翼的把她抱到床上去,把刺到她腳底下的小碎片拔了出來,她的目光那樣的呆滯,他凝上她,終於問:「甚麼簪子?你找的是甚麼?」

  她冷看著他,沒有回答,胸口忽然感到刺痛,她伸手捂著心臟處,輕皺起眉頭來,冷汗直飆,她抿緊了唇來,臉色蒼白得很,他看著她的不尋常想要參扶著她,可下一刻她便昏倒過去了,他伸手接著她來:「丫頭,你又玩甚麼把戲?起來!」

  可他發現怎麼喚她也不醒,只好把御醫請來,她身上的傷被包紮好了,只見御醫一臉凝重,佐助看向他問道:「太子妃得了甚麼病?」

  御醫欲言又止的,讓他看得更不耐煩,佐助冷聲一喝:「說!」

  「太子妃的病很難根治,這病大概纏身已久。再加上前段子中了八岐大蛇的毒,情況有可能惡化了。雖然現時太子妃有按時來服藥,但這是蠱毒,除了除得下毒者的血作藥引,怕是沒人能夠幫她解掉這毒,這不是普通的蠱毒。被下毒的人,只能聽從下毒者的命令去行動,最嚴重的時候她會失去所有的意識……」

  御醫看向佐助,那樣的小心翼翼,只見佐助沉默了許久,他便又再揚聲的說:「臣膽進諫一言,此女不該是太子妃的首選。殿下自然明白臣的意思,她為何中此蠱毒,當真與殿下沒半分關係?」

  佐助看向御醫,他明白御醫的意思,御醫在暗示他,眼前的女人中蠱毒有很大的可能是敵人派來的細作,她是棋子,只要背後的人一發動命令,她那天便會朝他舉刀相向,只見佐助聞言一笑,他的眉見依然那般的好看,他說:「你真的膽大得很,可本太子的決定是不會改變的。如今更換他人作太子妃,流言只會更多。本太子尚未愚笨得對她沒有一絲的防範,瞧她勾引的方式多拙劣。」

  「可這早晚會成為殿下你的禍患……」御醫欲言又止的,不敢把後一句也說出來。

  因為你被這拙劣的勾引動搖內心了……

  「越是危險的越要留在身邊,這才能殺她一個措手不及……」佐助背對著他說,御醫終於不再跟佐助糾纏櫻的問題了。

  「待太子妃完全清除了八岐大蛇留在她體內的毒時,微臣仍會定時到此開出抑止蠱毒劣化的湯藥給太子妃的。願殿下一切平安,臣先行告退……」御醫淡說道,轉身的瞬間,他回頭看了一眼佐助跟櫻,只見佐助伸手拂開了櫻貼在臉頰上的發梢。

  她感覺自己睡了許久,朦朧睜眼的瞬間就看到他坐在身旁看著書卷,只感覺腳下一陣疼痛,她輕輕的蹙眉,他看她醒了便說:「不來倒好,你一來就給我摔東西了?」

  她不明所以的看他,再看看自己的雙腳,只見腳被綁上了繃帶,她怒的朝他大吼:「我摔了啥?不過是睡了你一晚,你用得著拿我的腳來報復?痛死了!」

  佐助冷眉一挑的看向她,她摸著自己的腳底,佐助審視著她臉上的表情,開始在懷疑她是真的不記得還是在作戲,如果她真的中蠱毒的話,她的婢女不可能不知道,因為這看上去不是初犯,他終於揚聲的道:「你的婢女叫香磷吧!對不?」

  她聞言一怔,再抬頭看向他,她半晌後才問他:「你不是饑渴到打我婢女的主意吧?」

  他劍眉深鎖,把書卷拍到她的臉上去,用力得很,櫻捂著鼻子來,她朝走遠的他大喊:「色鬼,很痛!」

  他端著湯藥來,走回她的跟前,他說:「喝下!」

  「毒藥?」她身子一縮,只見他臉更黑了,她立即爬到他身側,抱著他的大腿,拍著馬屁的道:「奴家還不想死,三妻四妾很正常。太子才不色!我錯了……」

  「再廢話一句,我立即毒死你!給我喝。」他皺眉頭皺得更深,冷聲喝道。

  她被嚇怕了,伸手接著便乖乖的一副欲然垂淚的樣子把藥喝了……

   自從那天後,她發現佐助比起平常對她更冷淡,不管她怎樣跑到他府上鬧,他都視而不見,當她想摔東西的時候,身邊就會有侍衛拉著她,她腳傷未好卻常常活蹦亂跳的,他看著要密函的內容,他要處理的事何其的多,上次跟父皇大鬧了一場把櫻娶入府上已經很冒險,他只求她不要給他添麻煩就好。

  「佐助!佐助!!」她追在他的後頭,最近一直這樣叫著他的名字,似是小孩子一樣,非要他跟她搭話才甘心。

  他終於忍受不住,轉身凝向她,只是回頭看她一眼,就開心的笑起來,他蹙眉伸手按住她的臉,讓她不要再像上次那般飛撲到他身上,他沒多少個下巴可以再撞傷,他粗暴的對待讓她不滿,她說:「佐助,為何不搭理我?我給你賠個花瓶好了。」

  他淩眉一動,賠他一個?她怕是賣身也賠不起!

  可那天之後,他有派人調查過,奇怪的事卻發生了,他的花瓶其實沒碎掉,只是被搬到後園,而碎掉的似乎是她園子裡的東西,所以,才會沒有聲音嗎?可誰會搬走他府上的花瓶,他實在不明白這是甚麼一回事。

  「今天開始正式搬來我府上。」他說,其實他早該要她這樣做,迎娶了她卻分開睡,這真的不太正常。

  她拉下他的手,走到他身旁,她一臉得意的說:「嘿嘿!是不是想我了?」

  「你只有嘴巴合上的時候最好看。」他輕睨了她一眼,甩開她抓著他的手,逕自往前走著。

  「你也只有睡著時最好看,所以,等那天你壽終正……」她話音未完,他便轉首怒瞪著她,自從救了她的那日開始她越發的發肆。

  她被瞪得不敢再說下去,而且,她的話也真的太過了,佐助冷眼看著她,他說:「清楚記著我為什麼會選你,如果你跟其他女人並無分別的話,那取代你的人要多少有多少。你的言行舉指中有幾分真幾分假,本太子會沒有分寸麼?」

  櫻凝看著他,收起那嬉皮笑臉的模樣,就似是她跟他剛剛相識的那一陣子那樣,她冷冷的說了一句:「我從不知道太子會讀心術,真好。臣妾連自己何時說真何時說假卻不太曉得,分不出來了。」

  佐助看著她沒有笑容的臉,心底裡倒是被震驚倒,他凝向她:「既是束般痛苦,何不就隨心而行。只為自己打算,背起除了自己以上的包袱從來都不會有甚麼好結果。我就是最好的例子!」

  櫻看著他如此冷靜的把話說出,表情裡沒有任何的起伏,彷佛她的困境於他而言只是一種無關痛癢的事兒,他轉身就走,她頓了片刻後追上了他,她伸手抓著他的衣袖,他看了她一眼,她說:「既是要一起過一輩子,關係就不能過於生疏。太子總會有用到我的時候……」

  佐助聞言不再說話,也沒有拒絕地甩開她,她就這樣抓著他的衣袖跟他一起來到藏書閣,她第一次到宮裡的書庫,一進到去就鬆開了手,自己到處在裡面亂跑,他看著她的背影,他知道她不是那些不愛學習的千金小姐,由她粗糙的雙手中得知,她或許並不是甚麼貴家小姐,他有猜想過她或許只是頂替別家小姐的窮家女子,他喃喃自語道:「對方還真不會找人……」

  他曾經找過人打探她的底細,甚至上次的糕點她都是故意的弄得東歪西倒,在他面前故意耍廢,甚至秀女的工藝刺繡上她都故意的繡得一塌糊塗,她的背景資料很難能查探出來,甚至他想找都找不到,只知道春野櫻是她的真姓真名,可她的出生卻是別府的千金,資料只說道她六歲時被收養,然後就沒有了……

  佐助把需要查閱的書卷都命人帶走,他走到櫻的身後,他終於揚聲:「走了!把書卷放下……」

  櫻回首看他,把書卷放回去,她跟著他一起走出了書庫,可書庫從來都是要有藏身的金牌才能允許被進入,她問:「佐助,有空能帶我來看書麼?」

  「不會有空,本太子很忙。」他淡說,甚至他不希望她會來,因為她太聰明,不知道看到書卷的內容能想刑甚麼法子來對付他。

  「我剛剛看了一個故事,但故事未完。我想知道後續!」她拉著他的袖子道。

  「甚麼書?」他問。

  「就記載著的故事,有關人與人之間的情。書卷好像叫……」她話音未斷,佐助便打斷了她。

  「少看這無益的書,情愛之類的,我不看。還有,書卷叫甚麼,書庫竟有此俗物,燒掉。」他冷眉輕皺,他從不看這些民間的愛情故事,浪費時間,通通都只是妄想。

  「我於你而言都是俗物?」她說,看向他的眸間有種難以言喻的痛。

  「莫要擅自牽動情緒,你該清楚,我們是什麼關係。」他挑眉,冷語道。

  「那如果我不想清楚呢?」她問。

  直到她把話說出的那一瞬間,他跟她面面相覤,彼此靜默了好久,空氣流動的聲音都格外清晰,那一刻櫻清楚知道了,有些話不能輕易的說出口,因為覆水往往難收……

 

------------------------------------------------------------------------------------------------------------------------------------------------

  

台長: F醬
人氣(363)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電玩動漫(電玩、動畫、漫畫、同人) | 個人分類: 【佐櫻】殊途同歸《未完》 |
此分類下一篇:【佐櫻】殊途同歸《19》
此分類上一篇:【佐櫻】殊途同歸《17》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