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2-01 15:09:17 | 人氣(467)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佐櫻】殊途同歸《17》

《17》

  那天結束後,她逃跑一般沖出了大街上,他沒有追上來,似是對她的存在根本就不曾在乎一樣,她伸手用力的抓住胸口,她一定是得了一種病,她必須去醫院做檢查才行,井野的聲音一直在她的腦海裡迴響著,回憶不斷的湧現,井野用那般憂傷的表情說:「這世界有一種病是醫不好的,心臟似是被人重重的抽捏著般的刺痛,它不定時的會發作。而最容易觸發這種痛症的時候就是我看到他的時候,你說為什麼會那麼痛呢?」

  「不是,我跟他從來沒有甚麼美好的事情發生過,我沒有愛上他。我只是身體出毛病了,我要去看醫生……」櫻喃喃自語的道,最近越發的覺得痛苦,除了會想起井野還不斷的夢到古代的佐助跟自己,總會夢到他用那般柔情的眼神去看他,跟現在的他完全的不一樣。

  他輕輕的吐出了一口煙圈來,香磷站在旁邊,她開口說了一句:「怎麼又把我叫來了?我真的有懷疑過,你是不是故意的?」

  「我故意甚麼?」佐助淡說了一句。

  「故意讓她看到我跟你的舉動。你又想著甚麼把戲?」香磷白了他一眼,突然興幸他愛上的不是自己,不然註定沒甚麼好結果,而她也不一定能承受得來,來自他的冷暴力。

  「你說為什麼我們所有人都記得,卻只有她忘掉?」他突然蹦出了一句話來,讓站在他身側的她重重愣住。

  「記得不一定是好事哦!就似你那樣,有甚麼好的?你也是時候長大了,別總是揪著過去不放。斤斤計較的男人到最後小心孤獨而終……」香磷拿走了他手上的香煙說道。

  「給我!」他說,也不知道自己的煙盒甚麼時候被沒收的,他想了一下,可能是試裝時,他把外套脫下來的時候。

  「少吃點吧!你想熏死誰?你現在不該在這邊吧!」香磷拒絕把煙盒還他,她淡說道。

  「我還有工作,而且,我不知道她去那……」他說,說得那般的理所當然。

  「你還工作甚麼?其實你根本沒有工作吧!所以,少給我裝帥。你不知道,難道我會知道她在那?想想吧!她能去的地方……」香磷伸手扶額,都不知道為什麼這兩人可以彆扭成這樣,坦白一點不好嗎?

  佐助坐著計程車來,車匙在櫻的手上,他思考了片刻,覺得無處可容的她能出現的地方只能是她先前的家。

  櫻在自己家裡不斷翻找著東西,希望能找到先前井野送來的巧克力,即使佐助說扔了,她依然不相信他的話來。

  如果那時候,她多跟井野說點話,主動的關心井野的話,那是不是結局就不會是悲劇?

  「叮噹!」門鈴的聲音響了起來,她一瞬回眸看向門邊,除了佐助,她想不到會有誰會找她,因為在井野死後她根本就沒有任何的朋友,就算有也不會把地址告訴他們,她垂頭伸手捂著雙耳,聽不到就可以假裝不知道,既然不知道就可以不去面對,她就坐落在床邊不出去,企圖讓自己的存在抹殺掉。

  佐助站在門外,他眸光一動,他知道她就在裡面,他記得上次來這裡的時候,門柄上還沒掛著櫻花圖案的發圈,他站在門外只說了一句:「你要逃到甚麼時候?」

 

  她拿起耳機塞著耳朵,不想再聽到他的聲音,她躺在床上闔上了眼睛來,佐助坐在門外,他有想過要不要一腳踹開她家的門,但卻沒了那種心情,他伸手拿走了她掛在門柄上的發圈,他倚著牆壁,抬頭一看才發現這裡能夠看到月亮,他記得以前她拉著他走出太子府說要賞月,可他從來都沒有情調的拒絕,直到她哭著走到他跟前說:「月光再漂亮也不過如此,我只跟你看。我自己一個看有甚麼意思?」

  那時候,他重重的歎了一口氣,覺得拿她沒有辦法,最終屈服在她面前,放下上的工作放下,陪她走到後院看月光,可走出了後院後,他真的不知道她是在賞月還是賞他,她笑得傻氣的一直看向他,他說:「不是賞月嗎?眼睛只看我的話月亮會哭的。」

  「月亮才沒有那麼小氣呢!」她伸手把糕點遞向他,一臉期待。

  「你做的?」他看著那歪掉的糕點,感2跟她本人氣質十分相稱。

  「嗯,吃吧!」

  「手藝要再練一下,不會是投了毒吧?」他說,看上去不太想吃的樣子,可她氣鼓鼓的雙手叉起腰來。

  「才沒有投毒!我有試吃過的,只是賣相醜了一點點而已……」

  他夾起了一件,吃了一口,不再說甚麼,可他少有的笑了,她看著他的笑臉一瞬看呆了,她多希望以後都能一直是這個樣子……

   她躺在床上睡著了,睡著了就很不妙,她的意識漸漸的蒙糊,而夢又再她的腦海裡上映,她就似是一個觀眾,而可悲的是永遠無法脫離這個夢境的她只能一直眼睜睜的看著這些一切,夢裡的她捧著糕點,夾著那長相不好看的糕點要他再吃一口,他卻把糕點塞回她嘴裡,他壞笑著看她:「我不喜歡甜食,下次勾引我的時候記得把喜好先打探清楚。」

  她輕輕皺起了眉來,她都已經成了她的太子妃了,怎麼說也算是勾引成功了吧?她把糕點吞下,笑得風情萬種:「可二太子最終還是敗在我的手上,你喜歡我!」

  她時而天真時而又聰慧,他實在有點看不透這樣的她,他尚未完全對她卸下防備,他支起她的下巴,目光清冷卻勾起了顛倒眾生的笑意來:「誰勾引誰,尚說不準。想當禍國殃民的禍水可要看你有沒這本事。月光也賞夠了,本太子就回府罷。你若是要討吻就自己往我床邊爬上來……」

  她一手拍開了他來,突然抓著他的衣襟,一瞬俯身不等他反應過來便吻了上去,她坐在他的腿上,勾著他的脖子,笑得得意的反嘲而道:「若二太子覺得夜深寂寞、躁熱難耐,愛妃就許你自己爬上我的床來。」

  她說完便往他身上跳了下來,轉首再看他的瞬間,她笑得不懷好意的再道:「若二太子要自行解決也不是不行。祝君好夢……」

  他冷眉一挑,這般低俗的話竟是出自一個本是秀女的口上,她總是時不時就來找他,而他從來都沒有主動去找過她來,而他也實在難以去想像這個生龍活虎的女孩前段時間還中了劇毒,自從他把草藥親自采來後,所有人看她的目光都明顯的不同了,彷佛都覺得她必然是他的人,其實他自己都有想過這是不是她的計謀,似真也似假,在喝下醫師的湯藥後,她的毒明顯被漸漸的清除,可尚有些許殘存在體來,必須每隔一段時間就去御醫那邊,佐助回步一走,他看著自己的府阺,眉心皺得更緊,他喃喃自語:「鼬,這本該是你的位置。」

  櫻在宮裡走著,轉了幾圈,她從不似一個正常的太子妃,她總在跟廚娘、宮女搭話,從她們身上打探有關佐助的事,她曾經私下問過她們:「為什麼佐助是二太子?」

  起初,宮女們都帶著防偏的看她,直到熟絡了以後才向她說道:「太子之位從來都是鼬殿下的,可從去年開始真正的太子消失了。生死未蔔,沒人知道他在那了。所以,二太子只是補上的位置,直到成人禮當天的到來時,他的太子之位都不一定能保得著。若鼬殿下回來了,你也會成為鼬的妻子。於是,大家都戲謔的呼喊著,可二太子卻似乎從來都不在意這種被貶的稱號,其實你該喚他太子的。」

  佐助看著城裡的地圖,這幾年一直在找尋著鼬的身影,卻怎樣都找不出個甚麼來,他記得鼬失蹤前的那一晚來找過自己,鼬似是早有預謀的道:「若我要推翻朝政,你會怎麼做?」

  佐助那時候回眸看著他,他笑道:「傻了?你可是要繼承皇位的人。」

  「若你我本就不屬這呢?繁花似錦只是虛妄一場,我的夢可以碎掉,但你可能不可以。真不想成為敵人……」鼬戳了一下他的額頭,笑容裡帶著些許的無奈。

  櫻本來已經回到自己的庭園裡,可一想到搜查到的情報心裡便不舒,她從沒真正的見過指使她來誘惑佐助的那個人,她從來只是為了救家人才挺身冒險,她很害怕自己的那種猜測,如果她是受鼬的指使來勾引佐助的話,可是,她想不通鼬為何要這樣做。

  「不可能的……」她喃喃自語。

  他落在床上淺眠的枕上幾個時辰去,可無奈的是,大門被莽撞的推開,他甚至不用審問都知道來者是誰,櫻突然往他身上撲去,他的下巴被她撞痛了,她緊緊的環抱著他,一句話都沒有說,倒是他看著她來,他說:「你還真爬到我床上來……」

  「我害怕自己睡……」她說,把頭向他的胸口上埋得更加的緊,佐助看向身旁的侍衛,他擺手一揮,侍從都走了,門被關上的瞬間,世界彷佛只剩下他們一樣。

  「我累了,要睡。你先放開。」他說。

  她卻依然不放手,於是,他重重的歎了一口氣來,兩個人維持著這姿勢,一起睡到天亮的時候……

  她知道事情的發展越來越不利,怎麼好像真的喜歡上他了?

 

--------------------------------------------------------------------------------------------------------------------------------------------------------

  

 

台長: F醬
人氣(467)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電玩動漫(電玩、動畫、漫畫、同人) | 個人分類: 【佐櫻】殊途同歸《未完》 |
此分類下一篇:【佐櫻】殊途同歸《18》
此分類上一篇:【佐櫻】殊途同歸《16》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