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2-01 14:30:28 | 人氣(1,182)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佐櫻】殊途同歸《15》

《15》

  她拿著工具箱,愣在原地很久,她並不知道他在那裡,她佔用了他的房間的話,那現在的他會在這間大屋的那一處呆著?

  佐助看著手機裡傳來的資訊,他的眉宇緊蹙,他看著香磷給他傳來的短信:「我回去了,拜託了一下你可愛的未婚妻幫你包紮。開心一點嘛!」

  「盡在胡鬧!」他惱的扔下手機一說。

  香磷看著手機,彷佛能夠想像到佐助此刻的愁緒,她清楚記得三年前自己跟他告白的時候,他伸手覆在她的頭上,他說她在胡鬧輕易就把她鼓起勇氣的期望一瞬徹底的摧毀,就像上一輩子一樣,他只把她當作妹妹,而戀人的界線從沒有一刻能越過,他轉身跟她說:「不要對我有所要求,你明知道我無法回應你,答應我永遠不要越過那條界線。」

  「你說,這次我這個妹妹做得足夠的稱職了嗎?」香磷喃喃自語的道。

  佐助站起身來,本想去找櫻,可她卻忽然的站在他身後,不到十步的距離,是最近過於疲憊而讓他沒察覺到她的到來嗎?

  他凝看著她,她剛剛只是在賭運氣,她猜他會不會在樓閣裡,誰知道一踏步走進去的時候就能看到他的背影,他轉身凝看著她手上的工具箱,他說:「給我就行了,你回房間去。」

  「不是一個人弄不了嗎?」櫻突然的揚聲。

  明明應該要遠離他的,可為什麼她開始猶疑了?

  「你那裡受傷了?」她問。

  他目光一緊,知道糾纏下去也沒有意思,他把身上的衣服脫下,他把後背留給她,他說:「既然你想要幫我塗藥的話,那就快一點吧!」

  她看著他後背上的傷,有了幾道傷痕滲出了血來,她不再問他為什麼受傷,只是默不作聲的把沾有消毒藥水的棉花輕輕的點印在他滲血的傷口上,他似是沒有痛覺一樣,沒有任何的抖動,那怕她一不小心重手了,她伸手把藥膏抹在他背上的傷口,第一次他跟她陷入那般安靜的氣氛裡去。

  「我這輩子只有一個朋友……」她忽然的揚聲說道。

  他眸底一閃,他知道她說的是誰,他沒有說話,她卻繼續說了:「她人很單純,甚至我一直覺得她從來都不適合當一個殺手。」

  「我對你朋友的故事沒興趣。」他把衣服穿回身上去,她垂下頭來讓他看不清楚她的表情。

  「她因為愛上了一個男人而死了,我就算再笨也不是不知道殺她的人是誰。我留下的目的是要搜集證據,我從來都沒有求過誰,所以,這是我第一次也是我最後一次的請求,求你幫幫我……」她抓緊了拳頭來,她從來都不覺得自己是那般的柔弱,可人他面前她總是那般的無用。

  他看著她,冷音一哼:「你為什麼覺得我會幫一個想殺我的人?」

  「我知道你並不想,所以,我才要請求你,不惜一切的代價。至少,我對你而言,尚有價值可言,不是嗎?」她把自己當成了一種籌碼,用最卑微的方式去乞討他。

  他冷目一緊,一手把他從沙發上拉起來,他伸手狠狠的捏著她的臉頰,他冷笑了,她看著他的笑,心底再次發寒,她清楚他在生氣,可她從不知道他為什麼會生氣,她墨綠色的瞳孔與他的玄色一瞬的對上,他問:「你在威脅我?用你的命?」

  「不是,我只是在……」她話音未完,他的吻便一瞬的種落,直到她由掙扎轉為放任的瞬間,他才把吻退去。

  「我是商人。」他說。

  「我知道。」她回。

  「我從來不做吃虧的事。」他揚言。

  「我知道。」她回答。

  「所以,你是真的明白請求我要付出的代價嗎?」他眸光一轉,那樣認真的看她。

  「我做好了心理準備,我知道你不會無條件的幫我。」她說。

  「好,我可以幫你,但從今以後你只能惟命是從的活著,永遠都掙脫不開我。」他唇角輕勾,似是商人的本領,他早就把利益計算得那樣的分亳不差,將她盡力的榨幹。

  「我知道了……」她說,或許由她遇上他的那日開始,她早就被包圍了,而天真如她只是從沒察覺到,自己原來早就無路可退。

  他伸手將她抱了起來,他笑說:「歡迎你回到我為你訂制的金絲籠裡,一輩子待在這裡再也走不出去……」

  她看著他漸漸消散的笑容,他的瞳底有種憂傷,她知道他並不快樂,她伸手輕貼在他的臉頰上,她問:「你為什麼看著我的時候,總是如此的悲傷?」

  他一瞬的愣住,久久沒法哼出一句話來。

  你為什麼看著我的時候,總是如此的悲傷?

  她的目光看上去那般的真誠,如果那是一種演技的話,他不得不感歎她天生就是一個戲子,為什麼要表現得似是愛他一樣,明明她就想他死,他冷唇一勾,目光依舊的冷淡到沒有一絲的溫度,他終於揚聲說:「怎麼了?你這種演技騙了多少的男人?你以為我跟他們一樣?看來你真的不把我當是一回事。收起這張假惺惺的嘴臉,你以後只要像只狗那樣,對主人惟命是從就可以了。」

  她看著他漆黑的雙瞳,貼在他臉上的手一瞬的收起來,他看著她的樣子沒有半份憐愛,她唯一確定的事是他恨她,她覺得自己似是瘋了,她問了他一個連自己都覺得愚笨的問題:「你是不是喜歡上我了?」

  他看著她,今天的她話太多了,她不再抵抗的樣子讓他不習慣,他最怕的就是她這種表情,用那似是愛他的表情去假意的關心他,讓他卸下防避,他一直告訴自己同一個人、同一個套路不可以犯上兩次以上的錯誤,不然,那是犯賤,而犯賤的人比起愚笨的人活得更悲哀,因為他們總是重複犯錯,他們意識到了錯誤卻又從沒能力讓自己能逃脫這種壞習慣裡去。

  「臉皮厚了?」他鄙聲而笑,剎地把手鬆開,她一瞬掉落在沙發上,她感覺自己無法捉摸到他的內心,其實她不知道,就連她自己都不知道剛剛的問話是發自內心的關心他又抑或是她的本能反應,他說得對,她的確試過在不同的男人面前賣弄風情、表演著柔弱,可唯獨面對著他胸口會痛。

  她知道他不會因為她替他塗上藥膏,這種小恩小惠的事而感謝她,她也從沒要他去感謝他,煩惱的思緒未能落出答案,雙腿已經不由自主的走到有他所在的地方,靠近他似是一種本能,他的背影讓她有種熟悉的錯覺,在遇到他的那天開始,她感覺自己漸漸分不清夢與現實,腦海裡總會浮現一些奇怪的影像。

  他把毛毯蓋在她身上,手掌一瞬的覆落在她的雙眸上,他說:「立即給我睡,我們明天只有一小時的照相時間。我很忙,不想多費些無用的時間在你身上……」

  她躺在沙發上,感受到從他手心上傳來的溫度,她伸手把他覆在臉上的拿上,她回眸看著坐在他身旁的他,她牽著他的手,她說:「你不睡嗎?」

  「我現在沒睡你的心情。」他淡然的回道。

  「你害怕甚麼?你分明知道我不是這意思,由剛剛開始你就在回避我的提問。你該不會以為你這種拙劣的調戲會讓我臉紅、感到羞澀吧?我們都過了那種清澀的年齡了,既不是清純的白開水,你幹嘛要裝成那樣子?」她說,其實,她沒資格去批評井野,因為就連她自己也覺得,或許她比井野更不適合當一個殺手。

  他沉默,看著她牽著自己的手,他問:「昨天不是怕我麼?你的心情變化可真是飄忽。」

  「人不能活在過去,今天是無法回到昨天的。你又轉移話題了……」她說,她看著他的臉,如今細看他的臉才發現,他長得那般的好看,如果他笑起來的話會是怎個樣子?不是冷笑,不是嘲諷的話……

  「自欺欺人,若你不在乎過去的話,你為什麼要為你朋友跟我進行交易。你若要說謊,也該說個有人信的。」他看著她終於冷笑出聲來,他才沒那麼傻到完全的相信她,這次是裝清純麼?

  櫻闔上了眼睛來,她無法反駁他,自相矛盾的人是她,這種爭論不贏的狀態持續下去也沒有意思,可她牽著他的手卻沒有鬆開,她說:「我若是你的狗,那就一會好了,讓我感受一下來自主人的溫暖。」

  她漸漸睡去,睡夢中憶起了井野,井野除了喜歡看電視劇之外,她也喜歡看小說,《茶花女》、《傲慢與偏見》,這些世界名著井野都看過,井野總是想安利這些故事給她看,可惜她對文字素來沒有興趣,她不是一個有耐性的人,閱讀對她來說是件比起接受任務更困難的事,於是,井野便會在她旁邊給她口述這些故事,《傲慢與偏見》的男女主角從各方面來說價值觀都偏差得極致,所以,櫻從來不明白他們為什麼會相愛,每次見面都彷佛都似是在爭吵,於是,她跟井野說:「這兩人鐵定沒甚麼好的結局。」

  井野看著她,笑說出聲:「你真是毫無戀愛神經的人,結局恰恰相反。或許你有一天便能理解了……」

  他看著她熟睡的臉,把手漸漸的抽去,他把她貼在臉頰旁的發梢繞在耳背後,至今看著她依然會心動,他細細喃呢:「我或許才是真正沒有勝算的人……」

 

-----------------------------------------------------------------------------------------------------------------------------------------

 

 

  

 

  

台長: F醬
人氣(1,182)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電玩動漫(電玩、動畫、漫畫、同人) | 個人分類: 【佐櫻】殊途同歸《未完》 |
此分類下一篇:【佐櫻】殊途同歸《16》
此分類上一篇:【佐櫻】殊途同歸《14》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