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2-01 03:06:21 | 人氣(299)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1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佐櫻】殊途同歸《08》

《08》

  如果喜歡一個人是卑賤如泥的話,那麼恨一個人難道就顯得至高無上?

  櫻看著佐助,最後故作嬌羞地釋演著那極其浮誇的演技,她重重的捶了他的胸口好幾次的說道:「討厭!」

  佐助不禁的皺眉,櫻這噁心的演技讓他背脊發寒,美琴看出了櫻回耍佐助,她憋著笑的看向他倆,櫻一手接過美琴阿姨的紅豆丸子來,她吃了一顆,然後裝作嬌嗲的把丸子遞向他說:「寶貝,你是風兒我是沙,吃吧!你會跟我分甘同味的,對不對?」

  佐助不愛甜食,非常不喜歡,美琴阿姨看著自己的兒子被未來媳婦耍著的模樣,心中甚是欣慰,這死小子終於有人能治治他了。

  「都給你吃!你喜歡的。」佐助看著她眼神帶著一點厭棄和鄙斥。

  櫻自覺無趣便再次往他胸口用力的一捶,在美琴阿姨的面前,她就是有特權,她說:「我要回家了!」

  語畢後,她便從他懷中跳了下來,腿間仍然有種不能言喻的疼痛感在與她的理智進行拉扯,可她從小就很能忍痛,傷口流血也並不在乎,倒是井野一直在她身旁大呼小叫的大驚小怪的說:「你流血!」

  「不過是流血……」她每次都這樣回井野,而井野每回都看不過眼的幫她包紮,可如今她就算再傷再痛再流血都不會再有人幫她包紮了,不管是心還是身都一樣。

  佐助看著她眼神內掩飾得極好的神色,他心底卻有種慍怒,她明明就覺得疼可卻還裝作若無其事的模樣,不知為何,他討厭她這樣。

  佐助留意到她眉宇間輕輕的略動,那大概就是疼痛的表現,她轉身而去照樣把背影印落於他的墨瞳之中,他恨自己依然對她無能為力、她站在他最近卻最遙遠的距離,仿佛彼此之間落下了一道敲不碎的玻璃牆,而他只能靠在玻璃窗那最近的位置在凝看她的身影,伸手似是能觸卻永遠都觸不到。

  櫻強忍著下身的疼痛,照樣似平常那樣邁開步伐的走著,她儘量不讓疼痛的感覺影響她走路的步姿,她就是那麼的倔強,她用行動來告訴他,就算他得到了她的身體,可她依然能不為所動。

  佐助看著她的身影,轉世來到現代的她,這是她第二次決斷地轉身而去,佐助回想起香燐剛剛跟他說過的話,明明他底也隱隱的知道著,他還愛著她是件無可否認的事實,可不想接受的痛苦和無奈又有誰會懂?他愛她,但他更恨她。

  佐助看著將要從他眼瞳內消失的她,他終於按捺不住的從後追上了她,他一把從後拉著她的手,多年來都是殺手的她自然感覺到他靠近的氣息,只是她並不選擇逃避,她草綠色的美瞳如翡翠般光澤玉潤,她面無表情的看著他,就等他開口。

  佐助凝看著她的那雙眼睛,他不禁的想起了從前的她,以前她總是天真爛漫的笑喊著他的名字,從後緊緊的跟上他來,仿佛這個宮內、以及她眼中的世界都只有他一樣,她曾經問過他:「二太子,你為什麼在院裡種滿了櫻花?」

  他本想說因為他的母妃在櫻花盛開之時便逝去,可她還沒等他開口,便朝他綻出一抹極甜的笑意來,說:「莫不是二太子暗戀本秀女很久了?」

  佐助當時看向她,沒有回話,只是伸手朝她的額頭用力彈指,「啪!」的一聲,她的前額忽然一片紅印。

 

  「吼!怎麼打人?」櫻痛得伸手摸頭蹲在地上,淚珠都奔到眼眶上來。

  「就你一個秀女也敢自作多情!」他說,帶著某種鄙視的神色。

  櫻氣得鼓著臉來,她叉腰站起的來,大言也不慚的說:「我怎麼樣?要美貌有美貌、要學識有學識,二太子真是沒啥看女人的眼光。」

  「你許是長了女子之軀的男人!」佐助睨了她那平坦的前胸,最後作出了結論。

  櫻立即雙手遮胸,她難得的沒有回他的嘴,可她的好奇心也實在是太多了,她忍不住的問他:「二太子,為什麼你會被稱作二太子?太子之名不是只有一個麼?」

  佐助聞言,他神色一斂,最後回避了她的提問,他說:「誰給你膽子敢在本太子面前用『你』字來對我說話?」

  「不想說就算!」櫻只覺無趣的回了他一句。

  櫻站在完地一直等佐助開口,可他整個人瞬間似是定格了一樣,她眉心輕蹙,最後冷聲揚言:「沒事的話,我可以走了麼?又或是你有話不想說就算了!」

  佐助聽見她的話,同一個人用兩種截然不同的表情去說著這番差不多意思的話來,他握著她手的力度更加的緊,他終於開口說道:「春野櫻,我們同居吧! 

  櫻聽見他口中的話,瞬間一臉錯愕,隨後她拂開他的手,她冷言回他:「不要,你不是說我是個無趣的女人嗎?」

  櫻語畢後便再次瀟灑的轉身而去,佐助不再說話,只是目送著她的身影遠遠的離去,宇美琴從他身後默默的凝視著這些一切,她不禁的歎氣,如果他家兒子能更坦率一點,那該多好。

  櫻覺得自己在遇到佐助後,整個人都開始變得不在狀況之內,最近總是夢到一些奇怪的畫面,她本以為是井野的死觸及了她的不尋常,可她逐漸意識到這似乎並不是主因,佐助看她的時候,眼神總是那麼的複雜,甚至她真的開始會害怕自己一個不小心便被他糊弄在手心之中,掙脫不開。

  當了殺手那麼多年的她,竟然因為這麼一個男人而心思不平靜,這可真是一個奇景。

  櫻坐進了計程車內,累得小睡了片刻,直到車駛回她的住處來,櫻落下了車,她走到自己的單位抽出鑰匙來開門,才剛進到門內便又再看到先前送到自己家裡的那個包裹,她關上了門這才記起了它的存在,她走上前來拿起剪刀劃過封箱口來,櫻翻著紙箱裡面裝著的東西,裡面裝著一盒巧克力,憑著櫻對井野的瞭解,她覺得這不僅僅是巧克力,櫻輕輕的摸著盒子的封部,她開始發現到異端,她再次撫向那微微凸起的位置,最後她把巧克力盒子的底層拆開,裡面有一種數位和一條鑰匙,櫻收好了它們,最後把巧克力把在桌面,一個都不敢吃掉,怕是毀了線索。

  佐助感覺自己開始變得煩躁,就好像離不開櫻的就是他本人一樣,他玄黑的瞳目刹地一緊,他打了一通電話來,若要再見櫻的話一點也不難,只要他更早替她處理好入職手續的話,這就什麼都不成問題了。

  櫻睡在床上,她一閉目,腦海又再出現了奇怪的影像來,那影像中的女人就是她,一個赤發男子於她耳邊不知說了些什麼,女人便神色凝重了起來,她轉身而去,而男人卻叫住了她:「丫頭!你該不會是喜歡上他了吧?」

  女人沒有回首卻止住了步伐來,她沒有回答他,可身後的男人卻焦急了,他說:「丫頭,清醒一下吧!你跟他是沒有未來的。如果你明白的話,那就不該……」

  女人未等她說完,她便止住了他,她說:「我知道!所以,你不要再說了。我自然懂得我們是沒有未來的,,我要回去了,這樣會起疑的……」

  女人坐上了橋車後,只是逕自的喃喃自語:「道理我都知道,可是,我不甘傷他。如果我們從不曾相遇過的話,那該多好……」

  櫻不敢再看下去,她猛地睜眼,她怕再繼續下去的話會看到的是宇智波佐助的臉,她的大腦越來越不尋常,總在腦補出什麼宮廷劇情,如果這是夢的話,那也未免太真實了。

  櫻的內心開始不安,她點開了電腦在網頁的搜索欄輸出有關前世今生的檢索字眼,她明明不是那麼迷信的一個人,可她的心緒明顯被佐助及這些記憶來擾亂。

  佐助駕車駛到櫻家的住處去,他落下了車,讓所有人在外面等著,他喝了酒來,佐助不斷的給他按門鈴來,櫻聞聲去開門,豈知門一開便看到喝得醉醺醺地半靠著門眶的他來,她本想關門卻抵不過他的力度,他強行踏進屋來,把大門都關好。

  櫻知道他還存有著一點的理性,她往後倒退,她說:「你知不知道你這是擅闖民居?」

  佐助沒有理會她,他把她推倒在沙發上,把她壓在底下,他扣著她的雙手,最後於她耳邊問道:「春野櫻,你為什麼要背叛我?」

  語畢後,他埋頭于她脖邊狠狠的一咬,她吃痛的叫了一聲,他又咬她了。

  頃刻間,她的腦外忽然又再出現奇怪的影像,墨發男子用力的捏著女人的脖子,他問:「你為什麼要背叛我?」

  佐助的聲音忽然滑進她的耳邊,把她的思緒抽回現實去,他說:「你可知道,我強逼自己去憎恨你,有多痛苦?」

 

台長: F醬
人氣(299) | 回應(0)| 推薦 (1)|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電玩動漫(電玩、動畫、漫畫、同人) | 個人分類: 【佐櫻】殊途同歸《未完》 |
此分類下一篇:【佐櫻】殊途同歸《09》
此分類上一篇:【佐櫻】殊途同歸《07》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