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4-06 22:23:51| 人氣1|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士,開放式辦公室裡隨時都能聽到英文討論聲,非常國際化。「要做就台北翻譯社做全

 

三年前三位厭倦當小螺絲釘的工程師,湊了300萬創業,用一支觸控筆,拚出一年7億營收,還被MacWorld大會選為年度最佳產品。現在他們瞄準國際市場,用小小觸控筆展現台灣的品牌力。

 

 

三年多前的盛夏時節,台北信義區巷弄中,一戶靠近捷運永春站的20幾坪老公寓裡,擺著幾張二手辦公桌,上頭放滿了電線、螺絲起子及測試工具;牆上掛著一張巨大白板,貼滿五顏六色近百張便利貼,寫著各項待辦事項,旁邊還有一小區組裝生產線,整體布置就像間簡陋家庭工廠。

 

三個曾經在蘋果公司工作的機構工程師,正準備顛覆賈伯斯所言「平板不需要觸控筆」的概念,他們想做觸控筆界的萬寶龍、想做一支讓人眼睛一亮的觸控筆。

 

誰也沒想到,三年後的今天,他們已賣出數百萬支觸控筆,這個台灣起家的品牌「Adonit」(煥德),如今已名揚全球50幾個國家。而光靠觸控筆生意,煥德竟能創造一年上看7億營收,還有高達近六成的毛利率。更厲害的是,不僅當紅的筆記本軟體Evernote找上煥德合推智慧筆,甚至就連全球最大的多媒體軟體公司Adobe都捨棄了大廠羅技,轉而跟煥德合作開發觸控畫筆。

 

現在,連挑剔的NIKE專業設計師都拿著AdonitJot觸控畫筆,來創作時尚球鞋;繪出《魔戒》電影的動畫大師,也是Adonit愛用者,更有不計其數的新時代藝術家,在網上分享他們觸控筆經驗,也意外成為最佳的廣告。「這支新款Jot Script觸控筆,去年9月推出後,每2分鐘賣出一支,」煥德品牌行銷人員吳怡萱,拿著有著精品鋼筆外型的電子筆自信地介紹。

 

厭倦當螺絲釘 300萬創業

 

上網隨意瀏覽一下,出品觸控筆的公司多如過江之鯽,便宜一點的,只要台幣不到50元。在如此險惡的市場中,煥德這家原本默默無名的公司,如何殺出自己的品牌路?又如何把一支要價台幣600元起、最高近4000元的高檔觸控筆,賣到嚇嚇叫?

 

「真的就像車庫創業一樣,」煥德董事長兼總經理孔嘉業回想,那時候,他蘋果的同事、美國籍的錢立成(Zach Zeliff),厭倦了只在大公司裡當小螺絲釘的生活,決定自己做生意,說動了他跟另外一位同事李岳樺加入,還有兩位遠在美國的伙伴。

 

幾個人湊了約300萬台幣第一筆資金,第一項產品是平板的外接鍵盤,後來才想到觸控筆。孔嘉業回憶,當初想到的是,大家應該不只拿平板打遊戲、或瀏覽文章,而是想要更有生產力,所以想做一支可以畫畫、記筆記的智慧筆。

 

資金並不充裕的他們,畫好設計圖後,自己拍了支陽春影片,在2011年夏天,放到當時新興的群眾募資平台Kickstarter試水溫,只盼能募集到2500元美元來增進信心。沒想到幾天內,支持度爆表,短短時間募到超過16萬美元,更成為當年度全球募資金額名列前茅的創意專案。

 

獨門筆頭技術 配角變主角

 

熟悉煥德創業歷程、孔嘉業的好朋友、汽車工程集團德意奇亞洲區總裁王勇祥分享:「雖然做的是平板周邊產品,但他們把配角當主角做!」到底怎麼從市面成千上百種觸控筆中脫穎而出?最重要的關鍵,就在「筆頭」格外難做。一般觸控筆都用橡膠當筆頭,觸控面極大,根本沒辦法精準書寫、繪畫,跟直接用手指觸控沒什麼兩樣。

 

為了做出特殊筆頭,研發副總李岳樺想北翻譯社起,開發的過程,就像在做手工美勞一般,「當時嘗試了十幾種材料,甚至連透明膠帶都試過,開發過程中,筆頭卻常寫幾天就壞掉了,一直到後來才做出有透明感應碟片的第一代產品。」等到做出可行的設計,還要量產及組裝。小批量試產時,除了雇用工讀生,幾個創辦人還輪班當起產線作業員兼領班,換上汗衫、短褲,就窩在擁擠產線上一整天。

 

雖然書寫體驗,已經做到比其他人精準,但他們還不滿意,去年再嘗試著把觸控筆,做得跟萬寶龍精品原子筆一樣漂亮,擺在桌上根本看不出是科技產品,但卻配有壓力感測功能,依照使用者用北翻譯社力輕重,一筆之內就能有粗細濃淡的筆觸,就像變魔術一樣,能在iPad上畫出如同水彩筆般的質地。

 

瞄準國際市場 捨代工拚品牌

 

技術長錢立成回憶,一開始做的北翻譯社成品,筆頭又大又醜,根本不能用,每天都感到無比挫折,也丟掉過數百支半成品,但也因為這樣,更激起挑戰之心,「不然人生就太簡單了!」

 

「我們一開始就打算做國際市場、而且主打高端客戶,」孔嘉業想得很清楚。2012年元月首度前進拉斯維加斯消費性電子展,沒想到一方小小攤位,一整天人潮川流不息,工作人員站了一整天,解釋北翻譯社到喉嚨沙啞。

 

初試啼聲後,不僅全球大型的通路商都找上門代理,一下子便打進北美最大的TargetStaples等零售商。更引來羅技、Best Buy等知名業者,開出一年多達百萬支的優厚訂單,希望煥德直接幫忙貼牌生產,等於馬上就能坐收穩定收入,也讓孔嘉業陷入兩難,「要不要走代工製造之路呢?」

 

只不過,一趟紐約曼哈頓出差,孔嘉北翻譯社業漫步第五大道,看到過往街景,看板刻寫著韓國三星、日本索尼、珠寶商Tiffany、銀行業Morgan Stanley,心中突然有了領悟,「鴻海富士康做那麼大,一年幾兆營收,雖說是產業重要的推手,但在路上卻從來看不見招牌,但做品牌,價值卻可能是幾百、幾千倍!」

 

他下定決心,推辭眼前立刻可以賺錢的機會,選定了最艱苦不易的品牌路,咬著牙繼續苦撐,同時找尋潛在投資者。孔嘉業生動地形容,那時候很多創投到Adonit,第一個反應都嚇到了,「不過是做筆嘛北翻譯社,有什麼高科技,怎麼會有50位電機、機構、軟體工程師在這邊?這公司怎麼經營下去?」

 

後來,透過朋友牽線,好不容易跟晶片北翻譯社大廠聯發科接上線,他們派許多專家,經過半年實地查核,才在2012年末投資了200萬美元、占10%股份,成為早期投資者之一,也讓煥德成為聯發科「唯一非本業相關的投資項目」。

 

在業界打滾20幾年的王勇祥大力稱讚:「像煥德這樣的公司,在矽谷不稀奇,但在台灣卻很稀有,」因為大多台灣企北翻譯社業總是想著買機器、廠房,講求控管成本、細緻管理,對無形資產、產品研發、設計的投資卻斤斤計較,而煥德恰好相反。

 

現在的煥德,已搬過兩次辦公北翻譯社室,從三年前不到10個員工,到目前台灣與美國共130位精英,其中40幾位外國籍人士,開放式辦公室裡隨時都能聽到英文討論聲,非常國際化。「要做就做全球大市場,不要固守台灣,」煥德短短三年行銷全球的創業經驗,讓孔嘉業頗有感觸。

 

如同蘋果精神,總是強調「後發先至」,這幾位蘋果訓練出來的工程師,不是最早做觸控筆的,但卻受到最多北翻譯社關注,更被MacWorld大會選為年度最佳產品,未來他們還要繼續用這掌心中的智慧筆,讓世界看見台灣的品牌力。

三年前三位厭倦當小螺絲釘的工程師,湊了300萬創業,用一支觸控筆,拚出一年7億營收,還被MacWorld北翻譯社會選為年度最佳產品。現在他們瞄準國際市場,用小小觸控筆展現台灣的品牌力。

 

 

三年多前的盛夏時節,北翻譯社台北信義區巷弄中,一戶靠近捷運永春站的20幾坪老公寓裡,擺著幾張二手辦公桌,上頭放滿了電線、螺絲起子及測試工具;牆上掛著一張巨大白板,貼滿五顏六色近百張便利貼,寫著各項待辦事項,旁邊還有一小區組裝生產線,整體布置就像間簡陋家庭工廠。

 

三個曾經在蘋果公司工作的機構工程師,正準備顛覆賈伯斯所言「平板不需要觸控筆」的概念,他們想做觸控筆界的萬寶龍、想做一支讓人眼睛一亮的觸控筆。

 

誰也沒想到,三年後的今天,他們已賣出數百萬支觸控筆,這個台灣起家的品牌「Adonit」(煥德),如今已名揚全球50幾個國家。而光靠觸控筆生意,煥德竟能創造一年上看7億營收,還北翻譯社有高達近六成的毛利率。更厲害的是,不僅當紅的筆記本軟體Evernote找上煥德合推智慧筆,甚至就連全球最大的多媒體軟體公司Adobe都捨棄了大廠羅技,轉而跟煥德合作開發觸控畫筆。

 

現在,連挑剔的NIKE專業設計師都拿著AdonitJot觸控畫筆,來創作時尚球鞋;繪出《魔戒》電影的動畫大師,也是Adonit愛用者,更有不計其數的新時代藝術家,在網上分享他們觸控筆經驗,也意外成為最佳的廣告。「這支新款Jot Script觸控筆,去年9月推出後,每北翻譯社2分鐘賣出一支,」煥德品牌行銷人員吳怡萱,拿著有著精品鋼筆外型的電子筆自信地介紹。

 

厭倦當螺絲釘 300萬創業

 

上網隨意瀏覽一下,出品觸控筆的公司多如過江之鯽,便宜一點的,只要台幣不到50元。在如此險惡的市場中,煥德北翻譯社這家原本默默無名的公司,如何殺出自己的品牌路?又如何把一支要價台幣600元起、最高近4000元的高檔觸控筆,賣到嚇嚇叫?

 

「真的就像車庫創業一樣,」煥德董事長兼總經理孔嘉業回想,那時候,他蘋果的同事、美國籍的錢立成(Zach Zeliff),厭北翻譯社倦了只在大公司裡當小螺絲釘的生活,決定自己做生意,說動了他跟另外一位同事李岳樺加入,還有兩位遠在美國的伙伴。

 

幾個人湊了約300萬台幣第一筆資金北翻譯社,第一項產品是平板的外接鍵盤,後來才想到觸控筆。孔嘉業回憶,當初想到的是,大家應該不只拿平板打遊戲、或瀏覽文章,而是想要更有生產力,所以想做一支可以畫畫、記筆記的智慧筆。

 

資金並不充裕的他們,畫好設計圖後,自己拍了支陽春影片,在2011年夏天,放到當時新興的群眾募資平台Kickstarter試水溫,只盼能募集到2500元美元來增進信心。沒想到幾天內,支持北翻譯社度爆表,短短時間募到超過16萬美元,更成為當年度全球募資金額名列前茅的創意專案。

 

獨門筆頭技術 配角變主角

 

熟悉煥德創業歷程、孔嘉業的好朋友、汽車工程集團德意奇亞洲區總裁王勇祥分享:「雖然做的是平板周邊產品,但他們把配角當主角做!」到底怎麼從市面成千上百種觸控筆中脫穎而出?最重要的關鍵,就在「筆頭」格外難做。一般觸控筆都用橡膠當筆頭,觸控面極大,根北翻譯社本沒辦法精準書寫、繪畫,跟直接用手指觸控沒什麼兩樣。

 

為了做出特殊筆頭,研發副總李岳樺想起,開發的過程,就像在做手工美勞一般,「當時嘗試了十幾種材料,北翻譯社甚至連透明膠帶都試過,開發過程中,筆頭卻常寫幾天就壞掉了,一直到後來才做出有透明感應碟片的第一代產品。」等到做出可行的設計,還要量產及組裝。小批量試產時,除了雇用工讀生,幾個創辦人還輪班當起產線作業員兼領班,換上汗衫、短褲,就窩在擁擠產線上一整天。

 

雖然書寫體驗,已經做到比其他人精準,但他們還不滿意,去年再嘗試著把觸控筆,做得跟萬寶龍精品原子筆一北翻譯社樣漂亮,擺在桌上根本看不出是科技產品,但卻配有壓力感測功能,依照使用者用力輕重,一筆之內就能有粗細濃淡的筆觸,就像變魔術一樣,能在iPad上畫出如同水彩筆般的質地。

 

瞄準國際市場 捨代工拚品牌

 

技術長錢立成回憶,一開始做的成品,筆頭又大又醜,根本不能用,每天都感到無比挫折,也丟掉過數百支半成品,北翻譯社但也因為這樣,更激起挑戰之心,「不然人生就太簡單了!」

 

「我們一開始就打算做國際市場北翻譯社、而且主打高端客戶,」孔嘉業想得很清楚。2012年元月首度前進拉斯維加斯消費性電子展,沒想到一方小小攤位,一整天人潮川流不息,工作人員站了一整天,解釋到喉嚨沙啞。

 

初試啼聲後,不僅全球大型的通路商都找上門代理,一下子便打進北美最大的TargetStaples等零售商。更引來羅技、Best Buy等知名業者,開出一年多達百萬支的優厚訂單,希望煥德直接幫忙貼北翻譯社牌生產,等於馬上就能坐收穩定收入,也讓孔嘉業陷入兩難,「要不要走代工製造之路呢?」

 

只不過,一趟紐約曼哈頓出差,孔嘉業漫步第五大道,看到過往街景,看板刻寫著韓國三星、日本索尼、珠寶商Tiffany、銀行業Morgan Stanley,心中突然有了領悟,「鴻海富士康做那麼大,一年北翻譯社幾兆營收,雖說是產業重要的推手,但在路上卻從來看不見招牌,但做品牌,價值卻可能是幾百、幾千倍!」

 

他下定決心,推辭眼前立刻可以賺錢的機會,選定了最艱苦不易的品牌路,咬著牙繼續苦撐,同時找尋潛在投資者。孔嘉業生動地形容,那時候很多創投到Adonit,第一個反應都嚇到了,「不過是北翻譯社做筆嘛,有什麼高科技,怎麼會有50位電機、機構、軟體工程師在這邊?這公司怎麼經營下去?」

 

後來,透過朋友牽線,好不容易跟晶片大廠聯發科接上線,他們派許多專家,經過半年實地查核,才在2012年末北翻譯社投資了200萬美元、占10%股份,成為早期投資者之一,也讓煥德成為聯發科「唯一非本業相關的投資項目」。

 

在業界打滾20幾年的王勇祥大力稱讚:「像煥德這樣的公司,在矽谷不稀奇,但在台灣卻很稀有,」因為大多台灣企業總是想著買機器、廠房,講求控管成本、細緻管理,對無形資產、產品研北翻譯社發、設計的投資卻斤斤計較,而煥德恰好相反。

 

現在的煥德,已搬過兩次辦公室,從三年前不到10個員工,到目前台灣與美國共130位精英,其中40幾位外國籍人士,開放式辦公室裡隨時都能聽到英文討論聲,非常國際化。「要做就北翻譯社做全球大市場,不要固守台灣,」煥德短短三年行銷全球的創業經驗,讓孔嘉業頗有感觸。

 

如同蘋果精神,總是強調「後北翻譯社發先至」,這幾位蘋果訓練出來的工程師,不是最早做觸控筆的,但卻受到最多關注,更被MacWorld大會選為年度最佳產品,未來他們還要繼續用這掌心中的智慧筆,讓世界看見台灣的品牌力。

 

台長: stevenqiu6725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