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馬4G概念股報酬達40%工程師靠存股年領百萬股息專家:不能碰的13檔股票機車故障牽車遭追撞 遭...
2005-08-25 11:13:37 人氣(88,725) | 回應(0) | 推薦(0) | 收藏(0) 上一篇 | 下一篇

情色~~限(女同小說)

0
收藏
0
推薦

剛沐浴完的我,裸身的站在穿衣鏡前審視自己的身材。一雙魔手從身後伸了過來,環住了我的腰。我看著鏡子,問著魔手的主人。

『公,我是不是又胖了…』我面帶憂愁的問。

『嗯!我摸摸……』

公的手開始不安份的上下游動,濕濕的舌輕囓著我的耳垂,手指挑逗般的愛撫著我的蓓蕾,全身像被火燒著了,燥熱難耐,我扭動著身子,嬌喘呻吟。

公撐起了我,讓我坐在她的大腿上。迷濛的餘光視線中,望見了鏡中反射出的自己,是那麼的放浪,愛液被窗紗遮不住而撒進的陽光照得發亮。公似乎也查覺我在看自己,手故意往下滑,手指觸碰到我的花核,一陣似電流般的快感直逼我的腦部,公吹氣般的對我說。

『婆,妳好濕,真的好濕。』

力氣似乎在一瞬間抽光了,我整個人癱軟在公的懷中,公卻出其不意的將手指沾著愛液順利的滑進我的體內,嚇到了我也同時因為快感而收縮,緊緊的將公的手指夾住。公吻吻我的背,半開玩笑的對我說。

『寶貝,放鬆點,公的手會被你夾斷的。』

紅了紅臉,不好意思的吐了小舌,放鬆了身體,讓公的手得以進出。公的手一獲得自由,就馬上以快速度的進出,身體承受不住這樣一波又一波的快感,直達天堂…………

達到高潮的我,小舌舔了舔因呻吟而乾燥的唇瓣,癱軟在公的身上,準備好好休息時,公一把把我抱到床上,我雙眼望進她的眸中,眼裡赤裸裸的滿是要我的慾望,我裝傻的問她。

『怎麼啦!不是要休息嗎?』

她知道我是故意裝傻的。她二話不說直接用行動表示,這次的她比剛剛更溫柔,輕輕的吻咬著我的耳垂、頸、鎖骨、胸、肚子、小腹、背、腰、臀、大腿、小腿、甚至連腳踝她都吻了,我才知道,原來腳踝也是我的敏感帶。每吻過一的地方,她就留下一個屬於他的記號。

這樣的吻法另我難耐,偏偏重點的地方都漏光了。有點心燥的我,不管三七二十一,硬是將她的頭往私處送。公很不合作,她抬起頭來看著我,她一邊用手搔,一邊問我。

『想要我做什麼呢……?寶貝』她邪邪的笑著。

看著她如此邪惡的笑臉,心中浮出一絲比這張邪惡俊臉更邪惡的想法。

『嗯……』

我嬌媚的舉起雙手環住她的頸,緩緩的送上自己的紅唇,輕輕一使力,公便被我壓在身下。
我直起身軀,透過窗紗的陽光輕輕的撒落在我身上。挽起長髮,幾絲髮絲落在因激愛而汗溼的粉頰上。

『婆,好美。我的維納斯……』

不知何時公的手已悄悄的輕握住我雪白的玉乳。我笑著輕拍掉公的手,抓住公的雙手用絲襪綁在床頭柱。公一臉慌張的看著我,我笑了笑,伏在她的耳邊輕聲說著。

『我最最親愛的老公,換老婆來服侍妳,來點不一樣的玩法。』

公慌張了起來,用力的掙扎著,慌亂的說『不要啦!我是Tㄝ!怎麼可以讓妳碰……不要啦………』近似哀嚎的聲音在我耳邊環繞著。

我一輕笑,一扭腰,公的哀嚎聲瞬間停止,再扭腰,取而代之的是蚊吶般的呻吟,公第一次聽到自己的呻吟聲,害羞得緊閉著唇,漲紅了臉。

『別…別……別…別…搖了,我…我…我……我…會興奮的。』公結結巴巴的說著。

『那就遵循自己的慾望呀!何必怕羞呢!妳我都是女人嘛!』

『可…可…可是我……是第一次嘛!』

『怕啥?!我可是高手呢!』

『那…請高手高抬一下妳的玉手,放過我一馬吧!』

『呵~~~門都沒有!』我邊說邊把手帕矇上公的眼。

『喂~妳這壞女人,啊………』軟化般的呻吟讓她無暇去想……

隔著薄薄的T恤,摩娑著公豐滿柔軟的胸,輕巧的愛撫著,蓓蕾馬上為我而挺立綻放。看著公的頭搖得像波浪鼓,不禁嘴角微揚,我定住公的頭,輕吻著公緊閉的雙唇,安撫她不安的情緒。

『不舒服嗎……?』我在公耳邊輕聲說。

公緊閉的雙唇不發一語,數秒後……『很舒服,可是…也很怪,婆,可不可以不要了……』

『為什麼…?』我的腦中滿是疑惑。

『因為…因為…因為我下面怪怪的。』說完的同時,公的臉也紅了。

『我看看喔!』我邊說邊把手往下面伸去。

『不要啦!』在公拼命要把雙腿閤上時,我搶先一步觸摸到了她的私秘之處。

『天呀!公,妳真溼。比婆的還要溼ㄝ。』哈~~原來公比我更敏感呢!我在心中不停的竊笑著。

『厚~~我是Tㄟ!我不要了啦!』公想掙開被綁的雙手。

我的手伸進公的T恤內,一邊輕輕的愛撫,一邊也慢慢的將她的衣服往上拉。一低頭吻住了公的蓓蕾,公因快感而拱起她的腰身,我順勢一路吻了下來,肚、腰側、臀、腿、小腿……,呻吟聲也從她緊閉的雙唇中流洩出來。

陽光灑在公的裸身上,細膩的腰身,豐滿柔軟的胸,挺立的蓓蕾,退去層層外衣包裹下的T,原來也只是一個等著被愛的女人。

當我退下她最後一層的防線,公迅速的從迷亂的情緒中清醒,合上了她鬆懈的意志。

『怎麼了…?』我問她。

『我…我…』公說不出個所以然。

『放鬆,別緊張;享受,別抗拒,好嗎?』我一邊安撫公的情緒,一邊輕撫她白晰的身驅。
我輕舔著公緊繃的大腿,用舌去愛撫,公慢慢的放鬆了她緊繃的情緒,我得以一窺她的秘密花園。我用舌尖輕舔花核,忽快忽慢,時重時輕。
嗯…嗯……嗯嗯…』公興奮的拱起了她的腰身,緊閉的雙唇關不住因酥麻般的快感所獲得的呻吟。忽地,我停下了我的動作,公的腰身落在床上,喘息不已,公的胸不停的上下起伏著。

『要到天堂了嗎…?』我笑著問。公害羞的點點頭。

我二話不說,又繼續花核與舌尖的嬉戲。這次,我加上雙手輕輕的揉捏著公挺立的蓓蕾。
『嗯…啊…啊……啊…不行了啦…嗯啊…』公再也管不住她自己的聲音。

雙腿微微的顫抖著,這是快要達到天堂的證明。我持續不斷的給予公激情,第一次公這麼的不害氉,扭起她的腰向我要求更多。

『啊~~~~~~』

到了天堂的公,氣喘噓噓的癱軟在床上,裸身因為激愛而染上一層瑰紅,公的愛液沾濕了她的大腿跟床單。我解開公被縛的雙手及雙眼,用手抹了下她汗濕的顏與髮,吻了公的額。公害羞的不敢看我。

『我剛剛是不是很放蕩?我是Tㄟ,怎麼可以這樣啦!下次不許妳碰我。』公像孩子般的對我發起了脾氣。我輕輕的笑著。我趁她沒有反擊能力的時候,用手指掬起她的愛液,對她說:
『ㄟ~~這是妳的蜂蜜喔!』

公羞紅著臉想要揮掉我的手,我卻把沾有愛液的手指放入我的口中仔細的品嘗著。
『嗯…酸酸甜甜的。還不錯!』

只見公背過身去,不理我了。我也背過身去,不理她。

『晚安喔!睡覺囉!』我閉上眼睛就要入眠。忽地,我又被公反壓制在她的身下。
『誰說妳可以睡覺的……!』天呀!又望見她邪邪的笑容…………

『綁我,嗯……妳這可惡的小妖姬,今晚妳甭想睡了,看我怎麼加倍的向妳索討,呵~~』
公的邪笑嘴角都快裂到耳朵了。

『誰叫妳長的秀色可餐嘛!』我在口中小聲的嘟噥著,還是被那耳尖的大惡魔給聽見了。

『什麼?親愛的老婆,老公我秀色可餐!我是T耶!應該說我俊美才對。』
公一邊說著一邊自戀。我樂不可支咯咯地笑了起來,公的臉像豬肝一樣脹紅,鼓著腮幫子,很義正言辭的對我說。『不准笑!』

於是,我更樂了,笑個不停……因為專注地笑,略過了她眼中一閃而過的狡獪。笑聲終止,轉化為一聲又一聲的銷魂嬌吟。

『嗯……公……妳好壞!』我用著軟膩的嬌聲控訴著她使用的爛招。

『怎麼?不行阿。我說過了要加倍的。』公理直氣壯的說著,雙手不停的索討著。

她的手在我的身軀上輕柔的飛舞著,每根手指像帶電般,所到之處都令我顫慄、酥麻,快感不停的從四肢百骸傳到大腦,身,開始燥熱難耐。

『公……我要…嗯……』迷濛的星眸充滿著想要的慾火。不等公開口,我抓起她的雙手撫上我豐盈的雙乳,帶著她的手輕撫著。

『我的女王,小的聽候差遣。』面對我的主動,公的眼中也充斥著慾火。

『嗯…舔我…』

她的舌往我的花園探去,輕吮著未開的花苞,一陣電流衝至我全身,我拱起身,向她索取更多的溫柔。公的舌輕舔著花苞,雙手不停的愛撫著敏感的大腿內側,我的手指像攀到浮木一般緊緊抓著床單,深怕一個放手會淹沒在她所給的情潮中。花苞在公的舔觸下,以最美的方式綻放在她的舌下,身軀承受著她給的酥麻,一波又一波,未曾停止過。

公的手指也加入撫觸的行列,在花徑門口不停的挑逗,忽地,她的舌在我的後庭舔了一下,我隨即把她的頭抬起,羞地對她說。

『不要,那兒不乾淨。』

『怎會!我的婆最美了。別抗拒,去享受。』公安撫著我的驚慌。
咦,這話好熟!她接下來的動作已讓我無暇去想……

公的舌在我的後庭戲舞,竟有著一陣又一陣的酥麻快感傳至四肢百骸,衝擊著我的腦門。

『嗯…嗯嗯……嗯哼…好…好…怪……喔….啊…』

我緊抓著床單,興奮到快不能呼吸,倏地,一陣顫抖,我……高潮了。子宮,因為高潮而收縮不停。她的眼滿是驚訝,像發現新大陸般。

『妳…高潮了??』

我害羞的撇開紅透的臉蛋。公吻了吻我的唇,撥開我臉上汗溼的髮絲,不等我有喘息的時間,又低下頭與綻開的花苞嬉戲,這次,她又把我用在她身上的,反用在我身。手指輕揉我的蓓蕾,天呀!我終於知道那是怎樣的感覺,女人最敏感的三點被攻時,簡直快令我淹沒了。拱起腰身,公的舌更貼進我的花園,花苞充血的程度,連自己都能夠感覺。

『嗯哼…嗯哈…嗯…嗯……公…嗯哈…婆…婆…要…要去…去…了…』我已語不成句。
承受不了情潮,終至淹沒。身,因情潮沒頂而抽搐。未等情潮退去,公滑進她的手指,直入花徑深處,停住不動。

『公,好滿,我的體內滿滿都是妳。』迷醉的星眸示意著公下一步動作。

公抱著我的裸身,我的手環住她的裸身,我的身感受到她炙熱的體溫,幾乎快被她的溫度給灼傷了。她的手開始規律的動作,一次又一次律動都將我帶向天堂,我的十指攀附在她的背,指尖陷入她的背肉裡,手指因為攀附不住而滑動,在她的背上留下一條條激情的紅痕。

公加快她手指的律動,承受不住一次又一次的潮浪,我閤起雙腿,想要制止她的索討,她卻更迅速的加快,終至,我還是閤不了我的雙腿,直達巫山雲頂。

我癱軟在公的懷抱中,因潮浪沒頂後得到空氣,貪婪的喘息著。

公抱起我,坐在她的大腿上,我環著她的頸,在她的肩窩汲取著她混著CK香水獨有的體香。在我歇息的瞬間,她的手悄悄地滑入我花徑裡逗弄,來不及反應的我,直直地淪落入再次的情潮中。
『舒服嗎…?』

『嗯…嗯哼…嗯…嗯……啊哈…嗯…』我已陷入,無法回答公的任何問話。

迷濛中望見公的臉,因情潮而染得臉瑰紅的她,是我最愛的表情。一次次的浪淹,讓我閤上雙眼去承受,無暇去欣賞她的表情。又一次的滅頂,讓我累到癱軟在她的身上。公輕手輕腳的將我平放在凌亂的床上。

『夠了嗎?』公輕聲在我耳邊問著。

『嗯…』我已無力回答。

『可是,我還想要。』

公翻過我的身,讓我以臀向她的趴跪姿,連潤滑劑都不用,輕鬆的滑入花徑。

『婆,今天的妳好興奮…』

她邊說邊律動,我只能用嬌吟聲來回答她我的害羞。呼吸,因她的律動而紛亂、身,因為她給的潮浪而染上瑰紅、呻吟,因她的喘息而益發浪蕩。我管不住自己嬌吟,因呼吸而放聲。

『啊哈…嗯…嗯哼…嗯哈……嗯嗯…公…公…要…要…要洩…了…』我竟要攀頂時,說出日本A片中的話語,只怪她每次看A片時都拉著我看,真是近墨者黑呢!

子宮劇烈的收縮,我的花徑緊緊的夾住公的手指,享受著一瞬間的潮浪,鼻內吸進的第一口空氣,我癱軟地趴在床上,但也失禁了,染了一床溼意。

『公,對不起。我……』我將臉埋在枕裡,不敢看她。

她摸了摸那無色的液體,告訴我。『婆,妳潮吹(註)了,知道嗎…?』

『真的不是失禁?!』我疑惑地抬頭望著她。

『不是…』公笑著看著我。

我放心的在床上歇息,早已無力翻身。公翻過我的身,抽了二張床頭的濕紙巾,拭著我臉上、臉上的薄汗,順便整理一下我和她自己。

公起身至小冰箱,倒了一杯冰涼的開水,用口餵水給我,冰涼的水滑入我喉中,解了解因情潮過後的乾。公將我攬至她的懷內,吻了吻我的額,愛憐的撫了我的髮絲,我挪了一個姿勢,舒服的在她的懷中安歇。

『還好嗎…?』公心疼的問著。

『嗯…』全身像跑了五千公尺般的疲累,夾雜著許多的甜蜜。

『我愛妳。』公深情的吻了我的唇。

『我也愛妳。』我也回吻她。

公啟動床頭的音響,讓KENNEY G的薩克斯風伴我跟她安睡入眠。
那天,從我沐浴完到隔天上班,都沒有離開床。足足十多個小時吧!我想……

~~~~~~~~~~完~~~~~~~~~~

拉拉篇
台長:
人氣(88,725)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不分類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