傷口潰爛20年,高壓氧... 曾遇過黑心不良的車商嗎?體驗江南煙雨之境美悽悽! 罵女兒傷風敗俗 梁佑南...
2018-04-07 19:06:30 | 人氣(862)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Fate/Grand Order》『第五特異點.北美神話大戰.合眾為一』第17節<黑色戰爭(War)>

推薦 16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凱爾特殿堂。

梅芙:我說王啊。芬恩.麥克庫爾和迪爾姆德死了哦,徹底被反殺了,果然不能小看從者,還是說那個小子比我們想像的厲害呢。

庫.夫林Alter冷淡:……是嗎。
梅芙:哎呀真無聊,好像沒什興趣嘛?

庫.夫林Alter:當然沒興趣。死掉的傢伙最大的優點,就是再也不用費心去回想起來,我只關心現在還活著的傢伙們會怎麼行動。好了,那些傢伙究竟打算怎麼做。

士兵:報告。

庫.夫林Alter:噢,說吧。

士兵:是。美國西部合眾國的部隊由南北兵分兩路,其中南軍正往這邊進軍。

梅芙:哎呀,他們想打最終決戰嗎?

士兵:對方將後備軍也投入戰鬥了,應該不會錯,另外率領這支部隊的

梅芙問道:不是愛迪生嗎?

士兵:不,愛迪生與布拉瓦茨基負責的是北軍,南軍則是由其他從者率領。

梅芙:人員增加了?

士兵:嗯。率領南軍的是一位少年從者,以及持有巨盾的從者.並且還確認有護士的從者.打頭陣的,是手持光輝之槍的高瘦槍兵─迦爾納

梅芙驚訝:1、2、3……4個!?一口氣增加了4個!?

士兵:但以前就已經確認有迦爾納了……

梅芙:那也增加了3個啊!

庫.夫林Alter:可不是兩三個人的問題。

梅芙:哎?

庫.夫林Alter:師父、印度的小鬼還有之潛逃掉的那個從者嗎。再加上報告中的那個持盾從者‥‥也就是說還有其他人。

梅芙:哎,不會吧,愛迪生和他們聯手了嘛!?這也就是說,他們放棄了放棄?

庫.夫林Alter:是吧。他們放棄保護美國,而選擇奪取世界。

梅芙:唔‥‥感覺有點糟糕呢。一旦決戰開打,就有可能遭遇不測,該怎麼辦呢~?

庫.夫林Alter:‥‥喂。

士兵:是。

庫.夫林Alter:出征了。召集士兵。

梅芙:等一下……打算主動出擊嗎!?

庫.夫林Alter:那當然,難道你想就這樣放著不管嗎?

梅芙:不,不!賭上狂王的名譽,我絕對不會放著不管。我將率領全軍擊潰他們。他們的進軍是對王的侮辱、挑釁。不過反過來說.這也說明了他們有多拼命,我非常喜歡拼命的人,因為那些憤慨並憎恨我們的人的絕望,要比平庸之物來得更鮮明吧?

梅芙:為報家人之仇卻反被殺掉的父親,被失去深愛之人的人殺掉的戀人,我非常喜歡這樣的故事哦。所以不用任何花招,用數量將他們擊潰,我們也分成兩軍吧,北軍交給貝奧武夫,南軍則交由阿周那率領。從者那邊由我們傳達,你去吧!

士兵喝道:是!

庫.夫林Alter:根據斥侯的報告,主力肯定是南軍吧。對方打算用這支部隊突破我軍的佈置,一口氣攻入首都嗎。

梅芙:而北軍只要維持住戰線就行了。最不濟,也能爭取時間嗎?討厭討厭,這樣還算是高傲的從者嘛!

庫.夫林Alter:說明那些傢伙確實在拼命了。愛迪生那傢伙也情願拋棄自尊,打算守護這個世界,修正這個時代,他的契機─恐怕就是報告裡提到的那個世界的最後的御主吧,梅芙‥‥你有什麼看法,御主能發揮出從者最大的實力,他們如果不作為單獨的戰鬥體,而是作為追隨御主的使魔來戰鬥的話,我方的軍隊能戰勝它們嗎?


梅芙沉思道:‥‥是啊,恐怕很難,貝奧武夫與阿周那,他們雖然是一流的戰士,但沒有士氣,嚴格來說,阿周那有戰鬥的理由.雖然是極其個人的理由。但貝奧武夫只是勉強服從我們而已,我不覺得他會輸…但是……

庫.夫林Alter:梅芙,投入『全力』吧。

梅芙訝然:明……明白了!但是需要點時間,暫且不論北邊,南邊

庫.夫林Alter:南軍由我來遏制,指揮交給阿周那,我則去找從者,見一個殺一個,畢竟對方有那女人在。

梅芙:斯卡薩哈?

庫.夫林Alter:嗯,畢竟是師父,除了我應該沒人是她的對手。

梅芙:想和她戰鬥嗎?

庫.夫林Alter:不,我是王,王豈會為私慾而戰,我是為國家能成立而存在的機構,是徹底為了屠戮敵方而存在的武器,只要迦爾納還在,阿周那就沒空對付其他從者,那麼就只有我出馬了,由我去,我去殺戮。

梅芙:我明白了,我不會阻止你。放心去吧,王。

庫.夫林Alter離開後。

芙嬌笑: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真是世上最不像王的王啊,明明不想統治國家,卻還那麼專心建立國家,所以不會輸,只要見到敵人就會殺掉,若再也沒有敵人的話,說不定會開始殺自己人吧‥‥或許,這才是我所期望的吧.由你這樣一位國王,將這個世界的一切弄得亂七八糟的,用那支死棘之槍,完全平等地殺光一切。

芙:啊啊,相信正義與奇蹟的人們─快來吧!你們將會被悲慘地殺掉!



第十八節.殺戮戰場

南方戰線。

羅摩:如果照這樣一切順利的話,全軍會在前方開闊的荒野展開決戰。

瑪修:‥‥會是規模相當大的戰爭呢。

斥侯稟報:羅摩指揮官!在距離這裡二十公里的地點確認凱爾特軍,指揮的欉者是個帶著大型弓的褐色皮膚男子。

羅摩:已經告訴迦爾納這件事了嗎?

斥侯:是,已經告知迦爾納將軍了。

羅摩:那就好。傳令全軍,就算開始戰鬥,也不要對那個褐色男子動手。

斥侯:YES,SIR!

羅曼:…是阿周那吧。

羅摩:恐怕是。哎呀呀,真有點像噩夢呢。阿周那─可以說是摩訶婆羅多主角的大英雄,在個大戰場上贏得勝利,連迦爾納都一敗塗地,到底能不能贏呢………

藤丸立香堅定:能贏!

羅摩:唔‥‥真是不可思議,御主雖然如此斷言,但恐怕沒什麼根據吧,但我卻覺得真的能贏。

瑪修:深有同感。前輩的保證怎麼說呢‥‥準確得令人有種毛骨悚然的感覺呢!

羅摩:哈哈哈,那還真厲害,就好像迎來新年的朝陽一樣呢!唔,優秀的御主,還有優秀的從者,能戰鬥至今也是理所當然,因此,余也不再迷茫,只會作為您的從者而揮劍。

時至落日,在黃昏的餘光下天空顯得血紅,伴隨陣陣馬蹄聲開啟了決戰號角。

羅摩警覺:來了。




阿周那:
在這裡啊,迦爾納。你們去和那些從者戰鬥,我找─那個槍兵有事。

士兵:是!


羅摩:包括雙足飛龍等在內的敵軍處理方式就照行軍途中教給你們的去辦!它們很強,但僅此而已,沒必要害怕!

士兵:……


羅摩:你們有義務守護這片土地!並不是因為你們是擁有者!既然被奪走了,就必須負責到最後一刻才行!數千億的生命都掌握在你們每一個人手中,這場戰爭不能單靠英雄去解決!如果沒有你們每一個人的參與,那勝利將毫無意義!


羅摩舉劍:靠你們的雙手來贏得吧!來吧,我們上!

瑪修:御主,迦爾納先生的部隊已突入敵方,右翼、左翼的部隊正朝這邊過來!

藤丸立香:一定會贏!

瑪修:是!瑪修.基利艾特拉─出擊!

解決飛龍與凱爾特士兵後。


南丁格爾:治療基本上結束了,無法進行戰鬥的人員已送至後方。

瑪修:醫生,迦爾納先生沒事吧?既然阿周那不再這裡,我覺得兩人多半已經遭遇了


羅曼讚嘆:好厲害‥‥

瑪修疑問:哎?

羅曼:正所謂神話重現‥‥!不愧最頂級從者,各種方面都是超群的!







部落格專用相簿 .


時間回到北軍戰線主線區。


阿周那:來了嗎,迦爾納。

迦爾納:無論哪個時代,你的對手都只有我。

阿周那激昂道:每當在聖杯戰爭中作為從者被召喚時,我都會一直尋找你的身影.若要一邊維持著正義英雄的形象,一邊還在尋找你的話,必定會沮喪…‥這樣的機會,恐怕沒有第二次了。

迦爾納:‥‥‥

阿周那:當發現你就在這裡的時候,其他的一切都不再重要
那迦爾納,讓我們繼續吧。

迦爾納:‥‥是啊,阿周那,無論是你還是我,都被無法治癒的宿痾囚禁著。

阿周那:但是。

迦爾納:嗯。

兩人:
正因為如此,才會感到喜悅。

迦爾納:這個世界沒有神明,沒有詛咒,甚至沒有宿命。

阿周那:正因為沒有,我才向許願機許下唯一的願望,那就是能與你一決勝負‥‥而現在,願望實現了。我對拯救世界沒有興趣,要毀滅的話,就毀滅吧,但是,你卻想要拯救─這個世界。

迦爾納:當然。只要還有任何存在想正確地活下去,我就會繼續庇護他們,這力量就是為此而被賜予我的,只要吾父,還有我活著,日輪就是不滅的。

阿周那喝道:所以我站在毀滅這邊,如果你站在善方,那我就會站在惡方.這樣才對等,這一次─這一次一定要,作為對等的存在結束你的呼吸!

迦爾納:好了,阿周那,你知道害人終害己這句諺語嗎?

阿周那疑惑:?

迦爾納:不,沒什麼,有人告訴過我這句話,我只是在看見你時,忽然想起來而已,雖然你我之間孽緣不斷,但我倆認識的時間比任何人都長,看在這緣分的面上,答應我一件事,當你打倒我時,請去完成你身為英靈應盡的職責,使用『炎神咆哮』拯救世界‥‥雖然我不想說這話,但你遠比我擅長這種事。

阿周那:‥‥好吧.但你絕不能拿這當作失敗的藉口!

迦爾納沉喝:怎麼可能,我不會為了失敗而戰鬥,我向這桿槍起誓,向這身肉體起誓,向父母起誓─必奪得勝利!

阿周那高聲:我也向父母─以及兄弟起誓必將取勝!經歷了數千數萬歲月,我終於抓住這個偶然的機會!無論是何等天魔,都不許妨礙這場對決
!!


兩人出手:
─接招





部落格專用相簿 .


19節 北美神話大戰.序


日神之血、雷神之脈,交鋒此刻神話重現,重演流傳史詩中的聖戰之威。


迦爾納:喝!
阿周那:哼!


阿周那舉弓便射,天空頓降怒焰箭雨,像致命毒蛇般不停露牙撲向敵人胸口,迦爾納舞動必滅之槍,槍身倏起旋風之勢禦住四面八方而來的利箭突擊。

兩人每度交鋒力量便提升一個層次,連番交手的死鬥,速度可比電閃流星,威力足能劈山裂石,彷若深不見底的汪洋,高不見頂的山嶽。


迦爾納:哈啊啊啊啊
!!

阿周那:呀啊啊啊啊啊!!



羅摩驚訝:是迦爾納與阿周嗎!這戰鬥太胡來了‥‥!全軍遠離那兩個人,要不然會被捲進去的!!

南丁格爾判斷:…‥迦爾納略佔優勢呢

羅摩:哦,你看得出來嗎,南丁格爾,果然弓兵的精隨還是遠距離作戰,在這種近距離下就算是阿周那也無法應付吧.不如說,戰況本該是向迦爾納一面倒才對,但雙方現在之所以看起來幾乎勢均力敵,該說不愧是阿周那嗎……!不過.這樣下去的話,勝負應該……


迦爾納:─!

阿周那:嗚─!


羅摩肯定道:是迦爾納獲得勝利……!


      Gae        Bolg
?:
─『剜穿鏖殺之槍』。


促不及防的瞬光,一擊如電光石火襲來。


瑪修驚訝:哎…‥?

南丁格爾:……!

羅摩訝異:什……麼?

羅曼愕然:忽然出現從者反應!?喂,發生什麼事情了!?

阿周那震懾:‥‥!

迦爾納:……


庫.夫林Alter:別怪我哦,施捨的英雄。畢竟這可是不講規矩的廝殺。


突然出現戰場的庫.夫林,一槍射穿了迦爾納胸口。

迦爾納驚愕:‥‥庫.夫林‥‥


阿周那憤喝:庫.夫林‥‥你這渾蛋‥‥!!

庫.夫林Alter:
囉嗦,是你們擅自開打的,我允許你單挑了嗎?就算真想隨自己的興趣玩一把,也應該等大勢已定後才行吧。我沒從背後刺你一槍,你就已經該謝天謝地了,天賜的英雄。

阿周那:‥‥!

庫.夫林Alter:好了,那個人就是那個御主嗎。

藤丸立香一驚:‥‥!


庫.夫林Alter:怎麼,在發抖嗎?本以為你是個身經百戰的勇者,難道是我多想了嗎?

瑪修:你‥‥你‥‥是!?

藤丸立香:冬木的Caster!

庫.夫林Alter:很遺憾我完全不記得了。那完全是別人吧。

瑪修:但是‥‥

芙芙:芙!

藤丸立香:瑪修,冷靜一點!

瑪修鎮定:‥‥是,我明白。

羅摩:等等,庫.夫林!斯卡薩哈呢

庫.夫林Alter:嗯?哦,斯卡薩哈的話,已經被我打倒了。

南丁格爾:‥‥!

羅摩:‥‥說得真夠直接的。

瑪修:那位斯卡薩哈小姐‥‥怎麼會‥‥

庫.夫林Alter:啊,悼詞什麼的就不需要了哦?反正妳們都會死在這裡。要互舔傷口的話,就去那個世界在做吧。

羅摩拔劍:要來了‥‥!不要吝嗇令咒,全力應戰!

進入戰鬥。

瑪修喘息:呼,呼,呼‥‥!

庫.夫林Alter:那面盾牌的強度‥‥真古怪‥‥我印象中沒有這種盾,傳承中也沒有,但那確實是寶具,小妹妹,你的那面盾─算了,只要幹掉,就無所謂了‥‥‥!

羅摩驚喝:寶具就要來了,馬修!那支朱槍怎樣都會貫穿心臟!必須全速遠離才行!

瑪修退步:不行,已經來不及了‥‥!

庫.夫林Alter喝道:蠢蠢欲動吧─死棘之魔槍。

瑪修:嗚……!

芙芙:‥‥‥

.

忽然,芙芙的身上發出了白光,瞬間霧氣籠罩整個戰圈。


庫.夫林Alter大驚:什麼‥‥!?


???:只是邊打瞌睡逛了一會兒,就來到一個陌生的荒野之國.這是夢的延續,還是普通的幻覺?算了,哪個都無所謂。

迷茫的白霧中,出現了一個手持烏黑法杖的白袍美男子。



梅林:早安,各位好,大家信賴的顧問梅林登場了哦。

藤丸立香疑惑:梅‥‥誰啊?

梅林:那邊的,不要太在意~這次我可是出血大拍賣,一時興起悄悄前來私訪,我與你們的命運尚未交織在一塊,而且我自己還躲在樂園的幽禁塔內。

梅林:你們就當是"有個路過的帥氣大哥哥出手相救,太幸運了"好啦。

庫.夫林Alter不悅:你是─從哪兒來的雜碎?這就是所謂的白日夢嗎?

梅林愉悅道:當然了,我的拿手好戲就是蒙騙對手再想辦法的戰術,另外恭喜你加冕為王,庫.夫林,沒想到愛爾蘭的大英雄竟然有坐上王位的一天呢,哎呀呀,命運還是真令人捉摸不透。


庫.夫林Alter沉思:這氣息,是夢魘那類嗎‥‥也就是說‥‥原來如此,你這傢伙是觀星者嗎?你橫插的這一手簡直犯規,這樣真的沒問題嗎,魔術師。你這傢伙的自尊可是會毀於一旦哦?

梅林:這就要用到所謂的臨機應變了,而且說到底,我可沒有什麼尊嚴啊規矩啊之類的。

瑪修訝異:您
究竟是?


梅林:在盡頭之島觀察一切之人,對,觀察一切,關鍵就在這裡。簡單來說,只是個在觀看的觀眾─至少目前還是。

只見梅林忽隱忽現,彷若在陽光下將要消散的白霧一般。

梅林:‥‥哎呀,真的要從打盹中醒來了,非常抱歉,我只能幫到這一步了,接下來只能靠你們親自去打倒那頭野獸了,等完成此事後,就能迎來我們相遇的未來吧!

梅林:那麼,讓我們總有一天在微妙不同的未來再見吧,替我向凱茜.帕魯格問候一下。

說罷,便與白霧一同消失。

庫.夫林Alter驚怒:嘁,在後面嗎‥‥!

                         Vasavi Shakit
加爾納怒喝:灼燒殆盡吧‥‥『日輪啊,順從死亡』!!


耗盡生命最後一絲的氣力,必滅之槍發出刺眼的豪光,宛若太陽神祇的化身,日神的怒焰朝向敵人發出震天怒吼,將庫.夫林一擊捲進無情的火光灼燒。



庫.夫林Alter驚怒:‥‥‥嘁!

瑪修:迦爾納先生‥‥!

阿周那:‥‥‥

迦爾納淡然:僅靠這點威力‥‥還是無法達成嗎‥‥御主‥‥別了……

在光輝下崩毀的靈基,迦爾納魂歸英靈殿。

羅摩悲痛:‥‥迦爾納……

庫.夫林Alter:直到最後還在垂死掙扎,所以才說不能信任耍槍的生死啊。

羅摩怒吼:少廢話,現在的話─!

羅摩舉劍怒攻,庫.夫林卻是舉槍怒擊,以攻對攻,以怒擊怒。

庫.夫林Alter:是你在廢話吧,明明是別人的成果,你得意個屁呀,我現在全身燒傷,想回去涼快一下了。

南丁格爾:想逃跑是沒用的哦,庫.夫林,無論你多麼勇猛,這傷口也絕不會痊癒,你生病了。

庫.夫林Alter:‥‥哈,你說得沒錯,染血的聖女,我痊癒的那天永遠都不會到來,我將一直為王,直到我倒下的那天為止。想來就來啊,我在華盛頓等你們。

便抽身退離戰場。


羅摩大喝:不要錯過這個機會!全軍衝啊,衝啊,衝啊‥‥!!


阿周那佇立恍然:‥‥

羅摩見狀道:阿周那,不好意思,納命來吧…‥!

羅摩揮劍便砍,卻被子彈衝擊偏離了軌道。

羅摩不解:喂,南丁格爾!?

南丁格爾詢問:阿周那,你打算接受治療嗎?

阿周那迷茫:‥‥治療?你是指‥‥我患了什麼病嗎?

南丁格爾:迦爾納做了從者應做的事,僅此而已,你雖然是接受第二生的英雄,卻沒打算做一名從者,我們是不屬於任何一方的存在,既有自己的慾望,也被賦予使命,在那個瞬間,迦爾納變回了從者,相信阻止庫.夫林能帶來勝利‧

南丁格爾:‥‥相信這麼做遠比奉陪你那妄執的行為更正確。

阿周那震怒:你說
妄執?我那經年累月的願望‥‥你怎麼可能明白!

羅摩擔憂道:喂,我說南丁格爾,那個…還是別過度挑釁‥‥!?


南丁格爾喝道:這就是妄執,你後悔莫及,因為你射出了不應射出的箭矢,打倒了宿敵─這份後悔將伴你永生,這和其他英雄是一樣的,瘋狂地渴望重新來過,追求那未能實現的願望,但最終還是止步於一線之隔的,就是從者。

南丁格爾:你未曾打算理解這最後的一線是什麼!

阿周那疑惑:我‥‥‥

南丁格爾:要打一場嗎?我倒是無妨。

阿周那感慨:‥‥是啊,沒有戰鬥的必要,沒有力氣到處撒氣,只想做個了斷,為了拭去內心謀種無可奈何的存在,若被拒絕,也沒辦法。

藤丸立香附和:戰鬥吧。


羅摩抱怨道:喂!?御主,您打算和阿周那戰鬥嗎!誰打!?當然是余等眾人啦,嗯,當然了!

阿周那:謝謝,還請諸位暫時陪我一下,吾名為阿周那,能倒在我的箭下
─是一種光榮!

羅摩:余也自豪打倒過魔王羅波那
─上吧,阿周那!


擊倒阿周那後。

羅摩喘道:如‥‥如何,阿周那‥‥!

南丁格爾:滿意了嗎?

阿周那:‥‥嗯,足夠了,感謝你們陪我打一場自我滿足的戰鬥。

瑪修問道:阿周那先生,那個─如果您不介意,是否願意幫助我們呢?

阿周那:‥‥非常遺憾,我無法幫助你們,雖然內心很想這麼做,我必定會彌補自己所犯下的錯誤,你們願意相信我嗎?

藤丸立香回道:相信!

阿周那欣喜:‥‥您的這句話響徹我空虛的內心,那再見了。

便穿越荒野離去。

羅摩不解:阿周那‥‥那傢伙究竟‥‥

南丁格爾回言:他是打算整理自己的情緒吧,他不像其他人所想的那般誠實,但也沒有自己所想的那般邪惡,生前想必擁有一段相當壓抑的人生吧。因為她人生所有的一切都是由別人來決定的啊。

羅曼:‥‥啊啊,原來如此,這樣啊,阿周那是想重新來過吧,那天,那個瞬間,偷襲向迦爾納的箭矢,令他後悔終生了吧。

南丁格爾:他的病也已經痊癒了,雖然代價‥‥未免有些過大了,但即便如此,我們也必須前進。

羅摩:南丁格爾說得沒錯,好,前進!一口氣衝向華盛頓!



第20節 北美神話大戰.破 待續!






部落格專用相簿 .






台長:

我要回應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