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道瘤卡胸?北慈突破胸... 超值限定買機票送酒店四晚女人車開敞篷,男友被彈飛 中國運8電偵機繞台 馮...
2017-09-20 22:20:15 | 人氣(1,815)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fate/kaleid liner》第八集.第五次聖杯戰爭回憶錄 雪下的誓言篇 完

推薦 18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第三十五話.雪中的誓約

「手臂…我的
手臂啊啊啊啊!」

將刺客的惡魔之爪一斬兩段,衛宮士郎已成功利用廢置的英靈卡化為弓兵存在。

慎二不解:「咕
…咕…你到底是什麼人啊!?

眼前之人,雙劍在手,眼神凜冽,威風如廝殺無數戰場,彷若真正英雄的化身。

慎二:「那眼神…是怎麼搞的…是怎麼搞的啊!!?

恐懼的慎二胡亂丟出匕首,但僅是穿過士郎的披風,來者動步間早已欺近敵身。


慎二恐懼道:「別…別過來───!!


面對接二連三飛射的匕首,士郎沉著以避接近來敵,抓住空隙的當下,揮手要一劍將眼前仇敵劈死,不料!


「嘻嘻…想得美喔。


慎二陰險笑著,士郎的雙劍竟被原本斬去的惡魔觸手糾纏困住不得動彈。


慎二得意道:「我的手臂就算被千刀萬剮也照樣勤快,你的手臂又怎樣啊?」


慎二的腳尖現出了長鋒匕刃,一腿掃來要將士郎一分兩斷!



…!


卻見士郎放下被纏住的雙劍,揮手一拳直落面門,讓慎二連人帶刀飛出數十尺遠。


慎二驚呼:「嘎啊!?我沒聽說會這樣啊


慎二不解道:「櫻她拿走的應該是垃圾卡沒錯啊…太奇怪了…照道理應該不可能成功夢幻召喚的…到底怎麼搞的啊!?


被打飛的慎二倒做在地,大腦受衝擊一片迷茫,無法想像原本輕鬆勝利的局面竟會落得如此慘敗結果。




               卡片
慎二怒喝:「到底是誰啊!!那個英靈!?」


士郎回道:「──沒什麼,只是個…無名的英靈半成品。





部落格專用相簿.





慎二驚愕:「…原來如此,原來連上了啊。」

居然留了這一手,將源自謀位英靈的遺物…透過這傢伙連上垃圾卡,連接上英靈之座。


慎二:「這樣未免也太詐了吧…好詐…好詐好詐好詐……!!有夠卑鄙…總是這樣,每個人總是把我當成……!!」


在慎二自顧自的說話時,士郎卻是走向另一個地方,那是連塵埃都不剩,櫻所死去的地方.只徒留亡者一件圍巾。



──
稍微……
有些怕冷的她遺留的東西
……

早已,
變得冰冷




部落格專用相簿.


慎二吼著:「喂
…你怎麼不理我啊!

彷若將自己視若無物,簡直連喪家之犬都不如的地步。

慎二怒喝:「什麼嘛…你那個態度…一副氣定神閒的模樣…喂喂喂,你才贏那麼一下,該不會…該不會該不會該不會ㄐ……就以為自己變得比我還厲害了吧…?


士郎冷眼以對:「你…啊,不是當刺客的料喔。」


對方投以冷漠的眼神答之,更加刺激了慎二的心中怒火。




「連你也把我……當成傻瓜嗎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因怒火而失控的慎二,身上的惡魔觸手產生了變化,糾結成團地將自身黏附覆蓋,形成了駭人模樣的醜陋魔物。


慎二怒吼:「大家每次都這樣,每次都這樣…總是把我當成傻瓜看啊啊啊啊啊啊啊!!!!」


讓人完全無法想像是刺客,誇張的龐然大物.從身上伸出的無數利爪,可以精準的針對人體要害攻擊。


士郎將掌中魔力凝聚成芒。


不過這種東西已經…
連威脅都算不上了。



「投影開始───!」


干將、莫邪於掌中重現,因是仿製神劍的贗品,沒有驅魔之力,形狀也是自身想像施造的短鋒砍刃,卻是深受英靈衛宮喜愛的雙劍。

雙劍抵禦不斷襲來的觸手,同時藉以投影之術便能進行量產,不斷投影出的贗品劍鋒貫穿敵者之軀。

瞬間投影出六把夫妻劍,用盡全力插入胸口。



慎二大吼:「這是什麼…養死人啦啊啊啊!!」


化為龐然魔物的慎二揮手猛擊,輕易把地面砸成碎裂.士郎也被迫拉開距離以保安全。


慎二咆嘯道:「哈哈…哈哈哈…我最強…!!我是…最強的……!!我要用朱利安大人賜給我的這張卡片…把所有人都給宰了啊啊啊啊!!」



士郎冷回:「憑你這德性…怎麼可能會是最強呢。」


雙手聚芒,雙劍再度投影重現。


雙劍與惡魔掌爪再度互擊,皆為非人之戰,以英靈之身進行的神速交鋒,是士郎以前所無法想像的畫面,然而心中情緒卻是如此冰冷平靜。


真諷刺。
所有的一切都從我的手中滑落,什麼都抓不住,什麼都保護不了。


正因為…

我像這樣兩手空無──
才握得住劍。


眨眼間,神速對決已完,投影數百神劍無一不虛貫入,魔物之驅已成千瘡百孔。


鶴翼無欠(穩若磐石)
技壓泰山(力拔山兮)
氣貫黃河(揮劍斷水)
威名震天(上達天庭)
雙雄、俱斃(不共 戴天)






「炸裂吧。」




劍現鋒芒,領引其亡。




慎二痛苦大叫:「啊啊啊啊啊!!!!!!!」



士郎冷冷盯視:「…還叫得出聲,這傢伙也真夠耐打的,好吧,既然如此……」




弓兵現弓,投影其劍,其劍化矢,矢搭弦發。



「我就把你轟個…片甲不留。」








就在士郎搭弦欲發箭時,一陣徐風吹來,櫻的圍巾彷若有意隨風舞進視線之內。


──我好愛看學長射箭的模樣。
就好像
…學長自己就是弓一樣──


揚箭之手頓時離弦,器是冷而心卻暖。


「櫻



手中箭矢赫然反手向後一擊。



「謝謝妳。」





部落格專用相簿.


隱於背後暗處的刺客頓時顯形現實,箭矢之劍準確無誤刺穿其腹。



慎二不敢置信:「咕
…咕!!為…為什…為什麼…!?為什麼…會發現…!!?


士郎:「你自己不是說了嗎?『我的手臂就算被千刀萬剮,也照樣勤快。』
…那隻觸手怪物恐怕…在途中就已成了空心的誘餌吧。

捨棄一手,只為隱於背後的暗殺一擊,這也是刺客穩操勝券的打算,不料卻被暗殺目標洞燭先機,原本勝機最後卻換來功虧一饋。


「呼呼
…呼不要…我不想死…我不想死,我不想死,我不想死…我不想死…!!

趴倒在地的慎二匍匐爬行,狼狽的模樣只為求逃出生天。



士郎冷淡道:「櫻她
…也是這麼想的。


魔力凝聚於掌,投影成劍,要給仇敵最後的制裁與復仇。


慎二怒吼:「你少瞧不起人了!!這種事我當然知道啊!!那可能忘得了!!這世界上不管哪個人都不想死啊
…!!所以朱利安大人才會

突然,慎二表情一變,彷若雷電鑿穿大腦深處。


慎二嘆道:「唉
…可惡…落得這麼狼狽後,我才終於…全部…都想起來了。

自己究竟是什麼,還有這一切的陰謀。



慎二悔恨道:「搞什麼啊
…我不是早就已經死了嗎?在五年前的那一天…我還有爺爺,每個人都…什麼…什麼「朱利安大人」啊!?去他媽的朱利安啊…可惡…!可惡!!


慎二:「
我累了…我已經…受夠了…殺了我吧,衛宮。


聞言,手起刀落。


慎二:「
…記住這種觸感吧,你今後也會…大開…殺戒吧?我再也不想玩了,我就先…到地獄去等你了

說完的慎二倒落於地,英靈卡片彈出,然後卻出現讓人不可置信的模樣。



士郎驚道:「人偶
…?

櫻說過:因為我哥哥早就死了。
神父則說:他們能行使遠超乎原則的置換魔術。


士郎:「莫非
…恩茲華茲是…把死人的人格置換到人偶身上,再加以利用嗎!?


士郎撿起了刺客的英靈卡,冷冷盯著卡面。


「地獄
嗎?



可能連地獄都去不成了。

重要的人早已不在,自己拋棄了繼承而來的榮耀。
就這樣袒露出來的自己,簡直空洞的可以。

失去了一切之後,才總算
確定自己該成就之事。


所以─我呼喚
遙遠的他方。

「不管什麼都好,不論是誰都行,借我力量。」

「我願意付出我的一切來交換。」



──我這麼呼喊。
而回應了這種小鬼的胡言亂語的英靈,只有一位。


英靈衛宮。

在遙遠的未來,並非此處的這個世界,不是我的的所達到的,未來的英靈。


和世界簽下契約的人類守護者,
我和…切嗣當成目標的正義終點站

原本應該為人類發揮的那股力量,我

發誓只為了一個人而用。






部落格專用相簿.


第三十六話.亡靈的劍士


伊莉雅:「那後來,哥…士郎哥你怎麼樣了,有成功救出美遊嗎…?」

士郎:「我後來…總而言之就是拚了命,沒隔多久,擁有卡片的敵人接連來襲,這是我才覺得朱利安他…終於要和我來真的了。」

連戰魔術師、騎兵以及槍兵。

士郎:「那些雖然全都是強敵…使用者卻都只是瘋狂的人偶,已經完全和英靈同步的我比較有勝算,即使如此也是好不容易……才險勝對方,然後…第六個敵人是──」


全身白銀鎧甲的騎士,階職為Saber。

士郎:「唔…!!慘了…怎麼這麼難纏。」

揮舞著無形之劍的劍士,即使失去單臂劍壓也依然未減──!!

劍士:「嘎嘎嘎啊啊!」

士郎:「這個人偶和先前那些傢伙似乎不一樣…!!

隱藏其身的無形之劍無法看透孰長或短,雖已射穿敵方一臂,士郎仍不敢冒險採取進攻。

「咕嗚…!!

敵方劍士橫劍一揮,纏繞無形之劍身上的風隨著劍壓一同射出,士郎雙劍護持仍被擊退數尺遠。




部落格專用相簿.



壓縮空氣…?不過就憑這種程度…!

倏然,奪人光芒籠罩整個大地.無形之劍終於現出其鋒,竟是亞瑟王傳奇中的傳說之劍。

看到的當下,我就明白了。
那是…終極的聖劍


在對方先發制人前,士郎奮力跨步躍上,拼了命衝向劍士,但



「命定的──勝利之劍!!!」


勝利之劍化為龐大能量的光砲,一劍揮出眼前所見之物無一不毀,大地方圓竟成更加死地,就連盔甲劍士自身的手臂也因而粉碎。


…那把劍…可沒輕到能用單手揮舞。



凌於空中,士郎揚弓弦、怒疾箭。




Broken phantasm
「粉碎的幻想!」




投影射出的寶具之劍,使其能量引之爆炸,其威力僅次於勝利之劍的光炮,這就是英靈衛宮身為弓兵階職僅有的王牌殺手鐧。



磅礡一箭,地殼再度粉碎,使盡全力的一擊,英靈卡也從衛宮身上脫出。

「呼…呼

只見聖劍駐地,劍士盔甲毀損大半,卻還能動身握劍。

豈有此理…有如冤魂的執著心

「好吧…來吧,劍兵。既然如此,我就…陪你這個人偶玩個徹底,玩到其中一方…毀壞為止!!

劍士走到士郎眼前,頭上盔罩也隨之半分脫落,其模樣竟與朱利安有幾分神似。


「朱利…就…拜託了

說完劍士變倒下變回人偶。



士郎:「咦?這是…什麼意思


啪啪啪啪,忽然從背後傳出掌聲,來人正是神父言峰綺禮。



言峰:「很精彩,衛宮士郎。你擊敗六名敵人集齊七張卡片,是你贏了。」

士郎:「言峰

言峰:「而且還把墓地弄得一團亂.為達目的不惜犧牲其他事物…看來你們還挺像的嘛。

士郎:「你想講什麼?」

言峰:「我這是在誇獎你啊,畢竟就算是人偶,你可是連好友的父親都親手殺害了。」


士郎驚愕:「什麼──?」

言峰禱告:「薩卡利.恩茲華茲,願你悲哀的靈魂得到安息。」

士郎:「等一下…你說父親…這是怎麼回事!?

言峰冷淡回道:「你問了又能如何?你早就已經作下抉擇,事到如今…你就不該對自己所割捨的事物有任何顧慮。

士郎:「…唔!

言峰:「抬頭挺胸吧,少年。你可是憑一己之力,在原本的死胡同中殺出一條血路。就帶著七張卡片…去迎接你的妹妹吧。

士郎問道:「美遊…她…在哪裡!?

言峰答:「說到要讓聖杯降臨,想必是那個地方吧,被認為過去是龍的棲身之處的園藏山,在山的內部有個寬闊的大空洞。那裡就是…你的命運之處。」




第三十七話.兄寄予妹


園藏山.大空洞。

一步一行,終於抵達了目的地,而眼前立者正是故人

士郎:「感覺…真的是好久不見了。這一陣子你過的好嗎?

朱利安。」


故人,卻面帶獰色,仇視於己。


想說的事有成千上萬,想問的事也堆積如山,然而,應該說出口的事,卻只有一件。


「把美遊還給我。」

將之堅定說出。



「──即使…那是對全人類的背叛也一樣嗎?明明就有可能解救人類…脫離布滿這顆星球的悲劇,免於命中注定的毀滅。」

「卻要因為你這個人,僅只是你一個人無謂的傷感,就要讓這一切化為烏有嗎?」

朱利安摀著頭,神情似悲似痛。

「這不好笑,一點都不好笑啊,像你這樣……是最差勁的『惡』啊……!」

士郎:「……我都不曉得,原來如此…原來是這樣的啊。你也是…一直以來都在孤軍奮戰嗎?」

朱利安一驚:「……別講得好像你很懂!」

士郎回答:「我懂啊,殺一人,以救所有人,我認識這樣的人。」

朱利安:「………」

士郎:「……不過朱利安,你應該不曉得吧?美遊她家…也就是朔月家族,從第一代到美遊那代,毫不間斷地留下了記錄喔。明明代代都有能實現一切心願的神稚子…但一直以來獨佔這種能力的朔月家許下了什麼心願呢?這你曉得嗎?」

朱利安不語:「…………」

士郎:「她們──只希望…孩子健康的長大成人。分明可以隨心所欲的得到榮華富貴,她們長久卻只實現了…父母對孩子理所當然的期盼,這四百年來…無一例外…!




「如果


腳步踏出。


「你要說這是『惡』的話


越過此地。


「那我寧可當個『惡人』!」




部落格專用相簿.

.

踏出腳步的士郎,與站立不動的朱利安漸行漸遠,無語的背影,是死敵不屑辯駁,或是友人心中也贊同了?


無作他想,然後,我終於


眼前便是大祭壇。



我終於──




「是


「對不起…讓妳等了這麼久


「你為什麼…要來?

妹妹回以竟是出乎意料的話語。

「我聽那些人…哥哥還有切嗣叔之所以會收留我,是為了要利用我的…力量,我…只是工具。因為切嗣叔不知道要怎麼利用我…恩茲華茲才代替他來利用我…拯救世界

妹妹眼中盈滿了淚。

「然而你為什麼…事到如今還要來呢!?


士郎閉上雙眼,拿出了卡片。


「這種事,不用想也知道答案。」


七張卡片環繞凌空,散發出閃耀的光芒。


「誰叫我是當哥哥的,保護妹妹不是天經地義的事情嗎?」


「唔…!


「我一直在想…該怎麼做才好。

「我從以前到現在一直都在犯錯,所以我這次搞不好也做了錯誤的抉擇。」


「不過,只有我的心願是貨真價實的。」




「──吾向聖杯祈求


跪在祭壇面前,雙手緊握住妹妹纖細的手。


若此處沒有幸福,便讓妳遠離是非之所,前去另一個青鳥之地。


「希望這個世界能使美遊不再受折磨,讓她可以遇見一群溫柔的人…能交到一同歡笑的朋友…但願她能…掌握住

溫暖的小小幸福。」






部落格專用相簿.





許願既成,卡片相互共鳴,開啟了光圈籠罩的魔術陣,耀眼華光化柱直衝天際。


而士郎則是離開到了祭壇外圍。



─抱歉,我妹妹…現在正在努力著。能不能拜託妳…稍微等一等呢?」



─甭想。」



金色鎧甲的女騎士阻擋在前,周圍盡是神秘的光環凌於空中。



「你的願望不會成真,趁亂混進聖杯戰爭的冒牌貨…不應取得聖杯…!」



櫻曾經說過的卡片。


一切生命源自於兩河流域的美所不達米亞,在神話時代的巴比倫中成為國君,擁有神的智慧、神的力量,卻沒有神的壽命,那便是受人傳頌的王中之王,那就是,人類最古老的英雄王。



「那就是…真正的弓兵卡片…吉爾迦美什嗎?」






部落格專用相簿.




第三十八話.劍的遺志

謀個男人夢想著
要拯救全世界

謀個男人選擇
延續物種。

而我希望的
僅是一個人的幸福。

   英靈衛宮
然後,謀個男人─






劍雨凌空射來,衛宮士郎毫無抵擋之力被擊倒在地。




「沒有卡片,只是區區平凡人類以血肉之軀擋在英雄王面前,真是愚昧至極。你就這樣伏臥在地,求饒就好了。但要是你還想站起來的話─我下一招就要了你的命。

「我想起來了…原來如此,妳是…那時候的…!!

當時用劍雨刺穿阻擋自己追美遊的放劍之人。

如今我懂了,隨手扔出的每一把劍無疑都是一流的寶具…!




「不論東西,不分古今,人類所創造的所有財寶全都是這名英靈的力量。」

那就是巴比倫的寶庫,也就是王之財寶嗎?


原來如此,怪不得櫻會說那是「最強的卡片」。」

蹲膝,緩緩起身。


「你!」


「人類…人類嗎?真是了不起啊,怪不得你們──會一肩挑起遠超過話語所能表達,異樣沉重的使命。

「不過
…我也有得背負的東西啊。




「是個人的情感或是感傷嗎
…不管是哪種,都是這世上最微不足道的…!

吉爾迦美什再度揚手,開啟數十道光門,寶具之雨將再度傾天射下。


對恩茲華茲而言,失算的是

我用垃圾卡連接上了英靈。

而那名英靈不是別人,正是我本人。
他們應該也無從得知,一直使用自己卡片的人會變成怎樣吧?



「───投影開始!」


基本結構、解明;構成材質、解明;
再現歷史、完成


魔力聚集於手,投影成劍,揮手截去傾天劍雨,英雄王頓時面露驚色。



劍!?怎麼會…那是…那種戰鬥方式是



「你剛剛說我只是平凡人類對吧?妳的認知太天真了,英雄王。」


數劍投影,凌空成型。



「妳所挑戰的是
…不折不扣的…英靈仿冒品!



「在恩茲華茲面前自稱是贗品的贗品嗎?你要知道
…你的罪過只能用你的命來贖!!


光門開啟,寶具再度彈射而出,衛宮士郎亦以投影之劍相互對擊,一時間竟不分軒輊。


「啊啊啊!」


自己說不定會行至的未來…讓那個理想的象徵者附在身上,一路奮戰的我。先一步取得未來的技能與魔術迴路,連他的起源也一併承襲。

不對,說得更正確一點

是我的身體會隨著每次戰鬥,


     侵蝕
逐漸被置換成英靈衛宮──



百劍互折不屈,投影神劍,干將、莫邪,雌雄雙劍正面與英雄王手中神劍交鋒,霎時衝擊之力直達兩人周身。


「區區贗品…竟敢
…!!


光門自士郎腳下浮現,隨即巨人之劍衝出。


「啊
!」


頭頂上腳底下處各自浮現光門,抓住時間點交叉射出,死亡逼近,士郎藉揮劍之力狼狽彈出脫離劍圍之處。


「你早就應該是死屍了,儘管如此,不但劍擊的重量甚至連投影速度都在提升,我不曉得你在玩什麼花樣,但也只是白費力氣。接下來等著你的
無疑是破滅!」

「想不到
…妳這傢伙挺可愛的。

「什麼
…?

「是擔心妳的對手嗎,還是猶豫不決下不了手呢?我可以一點也沒有這樣的閒情喔。要不然我就活不下來了。」



──然後,謀個男人


「要不然心願就實現不了,我是──為了把剩下的這條命給燃燒殆盡,如今才會站在這裡啊
!!」
 

到達那裡。




部落格專用相簿.


 .

EMIYA史詩淒豔版





   此  身  為  劍  所  鑄
I am the boone of my sword.」

那裡是理想的盡頭

   碧  血  如  鐵     心  似  琉  璃 
Steel is my body,and fire is my blood.」


    身  經  百  戰  始  終  不  敗
I have created over a thousand blades.

將自己切離這個世界,每當救了謀人,就失去謀物。



  生 平 不 識 敗 北 為 何 物
Unaware   of  beginning

  生 平 不 識 勝 利 為 何 物
Nor  aware  of  the  end


他的心象世界最終成為──
伽藍洞


        遺  子  仍  孤  身  一  人
Stood pain with inconsistent weapons.


    立  於  劍  丘  粉  碎  細  冰
My hands will never hold anything.」



 
   但 是
──yet.


  此  生  仍  未  盡
my flame never ends.



  此  贗  品  之  身
 「My whole body was



     仍 為
   「still





           無  限  之  劍  製
     「"Unlimited Blade Works"」



英靈之身的凡人向神話發起挑戰,神兵數幾交擊,神話王者手持巨鋼劍怒然斬下,卻是揮斬落空,不見人影。


剎那,世界置換,乃成偷天換日,霜雪覆天,皎月照下。


個體世界虛構現實,將內外互換…以心境改寫現實世界,魔術的究極奧秘,「固有結界」。」


這是最為接近魔法,魔術中的魔術,侵蝕世界的大禁咒,也是英靈衛宮作為魔術師一面的最強手段。
    


   英靈衛宮
「這裡是他的─以及我的心象世界。」



「喂……在妳眼中是怎樣的光景?」





部落格專用相簿.


凍骨的霜冷,無垠無盡的雪原成為了萬劍之塚.英靈衛宮的心象世界本該是一片焚身沙漠,象徵英雄歷經無數苦難,以及無數齒輪凌空轉動,代表累積數千時劫的度行苦境。

而這讓人凍澈心扉的心象世界,彷彿就像是櫻死去的那一夜,代表著衛宮士郎的心象世界在那刻已嘎然凍止,徒留無限哀愁的冰冷雪境


「包含無數劍身的無限世界,在我看來,這些全部…如同墓碑。」

「抱歉,妳得陪我繼續玩下去了,直到我的劍耗盡為止……!」


「……是你會錯意了,你原本是連這個一決勝負的舞台都無法登上。你是個罔顧他人與自己性命,連禽獸都不如的人…眼前光景正好同你匹配,冒牌貨!!你才是仿冒死者的人偶,我就如你所願讓你葬身在墓碑之下吧……!!」





部落格專用相簿.



第三十九話.感謝妳,再見了

無垠雪原,百劍對百劍,千劍敵千劍,是真身與贗品的衝撞與抗衡,鏖戰已數百回合,衛宮士郎已洞悉對手出招,剎時不以凌空御劍,而是雙手奮力投擲劍身,打落光門之劍。


「在射出前就……!?」


「太慢了。」






「你這傢伙……!」

英雄王重整架式,立即從光門取出數件盾牌環繞護住周身,抵禦來勢洶洶的飛劍攻勢。


「沒錯,揮灑著無數財寶的這位英靈,毫無疑問是這個「王者」,正因如此,妳才會膚淺的瞧不起,將區區一把劍,精心打造至終極程度的「承擔者」之力!!」


投影出三尺高的巨鋼劍,由下猛力敲擊打飛護身的盾牌,頓時英雄王空門大現。


「唔………!!」


英雄王急忙射出光門之劍,衛宮士郎勢不停歇,看穿軌跡以身挺過劍雨轟射,凌空之劍環轉飛來,
握劍當下───揮.立.斬!



這個距離,時機…必中無疑!!

「什!?」

然而手中劍卻只有揮空的觸感,好似整個人就這麼直接穿過了對方。


「揮空了!?不……不對!剛剛那是……」





「膚淺的是你,別瞧不起…恩茲華茲。」

倏然,衛宮士郎被轉換到半空中,這是空間置換!!


「被擺了一道…和朱利安一樣的……!?」


「我沒有那個義務陪你爭取時間,兒戲該落幕了。來吧──獄鐮!鏖鉅!」


巨大的紅刃巨劍與翠刃巨劍凌空現芒,衛宮士郎空中無處可躲,只能豁出全力硬接。





「喔…喔…喔…喔…喔!!!!

看出來了,那是源自於美索不達米亞神話.蘇美爾城邦的戰鬥神札巴巴所持的左右神兵,能做的就只有──成為神話。




    獄    鐮
虛.開拓千山的翠綠地平線!!!



架住兇猛襲來的雙劍,隨即再度施展投影之術。






「咕………啊啊啊啊!!!」


腦中情報已達過負荷,全身肉體在顫抖抗議著,魔術迴路彷若被業火燒毀,但是,仍然要堅持不懈完成製劍工程。




  鏖     鋸
絕.火化萬海的破曉水平線!!!



焚火巨劍衝霄飛來,烽火直達天際,瞬間魔力引燃轟炸,神之兵裝在爆炸衝擊下,不管正品或贗品都雙雙俱毀殆盡。



「呼…呼……!」


「──儘管是隻紙老虎,投影了神造兵裝還能維持固有結界嗎?你已山窮水盡無以為繼。」

英雄王冷冷盯視眼前無所畏懼的凡人。

「對我等所繼就,人類歷史來最後的神話而言,你可能會成為"汙點",那讓人忌諱的能力、叫人費解的魔術行使,還有亡靈般的可怕信念───」






未知無窮的能量突然大量集聚,英雄王揮劍向上,此劍乃為無懈可擊。







部落格專用相簿.


「連同你的世界,都會被我粉碎。」


那是……即使擁有英靈衛宮的雙眼,別說複製,連剖析都不可能的劍。

那是神話誕生,世界開創,死之起始也是生之起源,更為萬物肅然畏敬的這顆星球的無邊力量。



「好啊──居然勞妳動用這麼一把劍,實在榮幸之至。這世上哪裡都找不到…足以與之抗衡的劍。」


…所以,抱歉禮數不周,我就用







   我  的  一  切
「所有的劍來回敬了
─!!





「回歸"原初"吧─────


 




       



部落格專用相簿.



   對 界 寶 具
旋轉的三段劍柱之身,颳起了無邊無際的狂暴之力,整個心象世界也隨之動盪不安。


「啊啊啊啊啊啊啊!!!」


凌空萬劍馳騁,形成鋪天巨大的劍海浪潮,飛天霜雪漫捲其中發出仰天咆嘯,誓要團結一致地以小拼搏磅礡的星球之力。




「沒用的!縱使你將所有的劍合而為一,也無法企及這終極之劍!!」


名劍、寶劍
神劍、鋒刃
魔劍、妖刀
利刃、鈍刀

全都毫無分別的,逐一遭到粉碎。

然後。

「──沒錯,一點也沒錯,獨一無二有時……是會凌駕於一切的,沒錯。」


為了美遊,我僅有的一個妹妹,我心甘情願。


那一刻……
終於到來。

我感覺…有謀種…重要的牽絆…消失了。


我總算──明白了。


就連我自己也一直覺得不可思議。
七戰連間魔力都不曾枯竭,不知是從哪兒冒出來的。


原來一直支撐著自己的……


帶給我用來奮戰魔力的


────就是美遊。



狂暴的創世之星無匹橫掃,徹底摧毀衛宮士郎的心象世界,能量引爆由外宣洩而出,受此巨力衝擊,衛宮士郎當場五形扭曲飛出遠方。




英雄王來到祭壇,卻是不見美遊。


            美遊大人
「情況究竟變怎麼樣了…?聖杯不見了…不…豈止如此,連聖杯的連結陣都消失了!?」

然而無人能答,只餘空無一物的祭壇。




.


在不知不覺間,與美遊相繫的魔力路徑…斷開的那一瞬間…美遊大概就已經跨越世界了吧。


總而言之,在這個慢慢步向毀滅的世界,美遊是無法得救的,所以

美遊已經啟程前往可以獲得幸福的世界了。
向聖杯許願的不是別人,就是我。

…儘管很遺憾沒辦法親眼見證

「但妳放心,美遊.

如果是妳,一定


馬上就能交到朋友的



本來還有

好多好多的事

想要教給妳。




對了,我都忘了說好要帶妳去看海

這下慘了

美遊會不會生氣
會不會生氣啊




…不過,
我也算是很拼命了。




妳會原諒我吧?




…願妳
幸福





…雖然當不成能拯救謀人的正義使者




用盡最後的餘力,伸出了緊握的拳頭對向天空。


「我贏了喔切嗣。」


但我應該當得了
保護妹妹的哥哥吧







然後,我在那之後被恩茲華茲抓了起來,在妳們來救我出來之前,都一直被關在那裡.我的故事就此告一段落。抱歉,對妳們講了這麼久


不。」


伊莉雅舉起手將眼淚拭去。

「謝謝你…告訴我們。




雪下的誓言篇 完



延伸閱讀:

《fate/kaleid liner》第七集.第五次聖杯戰爭回憶錄


雖然很遺憾伊莉雅的電影版台灣沒有上映,但是已經確定本家的HF版的電影將在明年一月台灣上映哦,還請各位期待!


fate/stay night─ heaven's feel

命運之夜的終點,
fate/stay night的完結篇終於躍上大螢幕!

遙遠的理想鄉(FATE)
正義的盡頭(Unlimited Blade Works)

這一次是,
只為守護少女一人的少年(
heaven's feel

聖杯戰爭的謎團,根源與魔法的最終道路,
背棄正義與理想,那為愛而生的不悔戰鬥。

一切都在
heaven's feel 迎來最精采的完結篇!









部落格專用相簿.



 



部落格專用相

台長:
人氣(1,815) | 回應(0)| 推薦 (18)| 收藏 (0)
全站分類: 電玩動漫(電玩、動畫、漫畫、同人) | 個人分類: ACG大本營 |
此分類下一篇:《Princess Principal》因為我是一名間諜
此分類上一篇:《Fate/Apocrypha》為了實現願望而展開的聖杯大戰

我要回應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