急診眩暈切莫誤信偏方 ... 紐約7天只要29900元起來來∼宜蘭礁溪小魚必吃! 勸小嫻不要對外多說 吳...
2009-01-25 18:56:00 | 人氣(32,290) | 回應(3) | 上一篇 | 下一篇

神宮守護戰(三)道之極意,邁向極之道路

推薦 1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萬里狂沙˙無風原】

萬里狂沙,風沙之中,佇立的人影,似沉思、似回憶,只見劍聖手指輕揚,散流的劍氣環繞手臂,回憶如泉思一波一波湧上腦中。

伊達我流拜師時:

伊達我流:「我找你很久了,今天讓我找你真是你的福氣,我叫伊達我流,特別告訴你一個好消息,我要拜你為師!」





伊達我流接受測驗時:




伊達我流:「要我接下你一劍,你就收我為徒,這樣的覺悟夠了嗎?


伊達我流感到週遭氣流的變化,雙手自動反應,刀鞘一出,隨即檔下隨後而來劍聖的劍招。

劍聖運使劍氣,浮出的記憶在過往的一幕幕來往。

想起徒弟良峰貞義(秀瀧)曾言:

良峰貞義:「你的劍,太無情。」

又想起劍閣之時,曌雲裳曾言:




曌雲裳:「在先生心中,道的極意是什麼?」

回憶至此,劍聖揮動手上環繞的劍氣,想起樓無痕曾言:




樓無痕:「如果你連一句愛我都不說出,你要帶我去哪裡?」

 

 

與伊達為道起爭執時:





伊達我流:「為什麼不和我一起去救天草?」

劍聖:「夠了,我以為你會覺悟,你卻越陷越深,感情是劍道之上多餘的東西,只會讓你離道更遠。」

伊達我流:「師尊,我講過了我是人,人都會有感情,如果你沒有感情,又為什麼要救我?」

劍聖:「因為你要傳承我的道,然而你有天份卻不知珍惜。」

伊達我流:「我不明白師尊你的道是什麼,但我知道阿草隨時會死!」

劍聖:「他的死與你何干。」

伊達我流:「他死了,我一輩子都會遺憾!」

劍聖:「這只是你的心作亂,道是一心專念,你只要學好你的劍,實踐你的道,怎樣的變故也動搖不了你。」

伊達我流:「師尊你怎麼說都好,幫我救出阿草。」

劍聖:「不需要,你知道你為何難以進步嗎,你被無謂的感情牽扯的太深,你的心越來越亂,他死了,你才能更上一層樓。」

伊達我流:「師尊,你太傻了,你是人不是劍,是人絕對不可能放下感情。」

劍聖:「歪理!」


伊達我流:「你曾經為了一份感情拋棄生命嗎?如果沒有,那你的一生太可悲了!你真真是天下間最可悲的人,不對,該講你是天下間最可悲的劍!」

劍聖:「感情…」

因情而亂時,敗於任劍誰:





任劍誰:「曌雲裳能敗你,吾任劍誰也能!」

任劍誰:「這是我為了打敗你所創的劍招,接招吧,今生唯恨一劍敗!


劍聖:「萬神劫˙劍翼。」




和樓無痕再遇東宮神璽時:



東宮神璽:「會關心我的動向,你真是變了不少,恩人,以後保重吧。」

 

無佛寺藏經室:




樓無痕:「不曾得到的東西,變不能放下,這,也是道的一部份。」

最後,與樓無痕在釋華山別離之時:





釋無痕:「我已經開始踏向我的道,你也該回歸你的路途,結束這最後一段旅程。」





回憶結束,緩緩的,劍聖收斂氣息,停止揮動劍氣,劍聖:「吾道已證,妳的又到了哪裡

【釋華山˙無常庵】

釋華山˙無常庵,暗夜時刻,釋無心、釋華緣欲暗自離開,卻見釋無痕擋在門口,釋無心一驚:「二、二主持……」釋無痕:「妳們決心離開嗎?」釋無痕:「二主持,我們真的無心修行。」釋華緣:「拜託妳…」釋無心:「二主持…」釋無痕:「走吧。」此時,釋女華突然來到,釋女華:「妳終究讓吾失望,誰也不能離開此地!」釋無心緊張:「首、首座」釋無痕:「走!」兩人便逃離,釋女華:「妳做出錯誤的選擇。」釋無痕:「吾不能讓吾的懦弱,犯下第二次相同的錯誤!」釋女華:「妳想再提劍,妳想再殺人,妳的證悟之心如此動搖!」釋無痕:「是因是果、自業自受。」語完,提起無痕之劍,釋無痕:「來吧!」釋女華:「執迷不悟!」





釋無痕提劍面對釋女華,釋女華:「執迷不悟,喝!」似曾相似的情景、似曾經歷的心境,眼前對決竟似過往對照,持劍的手,握定決心,釋無痕:「嗯。」釋女華:「喝!」釋女華雙掌翻動,似千似萬,更似無數繽紛,根基之雄、威力至巨,真是平生僅見!





釋無痕劍招通神,瑰麗劍招弭補根基之差,絲毫不落下風,釋無痕:「紅印山痕劍色微!」釋女華:「苦海遙渡一闡提!」雙方招式衝擊,釋女華手掌被利氣劃傷,釋無痕則嘴角溢血。





釋無痕提劍再出絕招,釋無痕:「一夜春風凌波影˙劍挽梅花不許謝!」釋女華:「六界輪迴虛空轉!」



釋女華擋下樓無痕強銳劍氣,同時再出絕招,釋女華:「破盡癡迷業自斷!」雄渾一招,釋無痕重創飛出,釋無痕:「呃。」釋女華再出手:「喝!」同時,釋無痕:「妳敗了…」





只見釋女華一轉身,折返的劍氣迴流貫穿釋女華,釋女華:「呃…妳同樣也活不了,妳這樣做又能改變什麼?」釋無痕:「我改變了、我改變了自己!」





釋女華:「呃。」釋女華體內劍氣爆發,鮮血飛濺,倒落塵土,同時釋無痕手中配劍也鬆落,釋無痕倒落桃花樹旁,釋無痕:「如果、如果一開始吾就能有這樣的勇氣…」只見鮮血流下桃花樹根,本是枯萎的桃花樹竟開始重生長出花朵。




遍刻不久,倒落桃花樹前的釋無痕再爭眼,發現一切恍如夢,釋無痕疑惑:「嗯?」此時首座走出,釋女華:「二主持起的早阿。」釋無痕:「首座,疑,妳的眼睛?」釋女華雙眼竟盲,釋女華:「貧尼雙眼一向如此,二主持忘卻了嗎?」釋無痕不解:「是這樣嗎…」變看向盛開的桃花樹,釋無痕心想:「難道,我是做了一個夢?但是,不可能。」此時,華緣、無心走出,釋華緣:「阿,這次睡很久,累~」釋無心:「累,妳睡了這麼久還喊累。」釋華緣:「就因為睡的太久才會累咩,見過首座和二主持。」兩人便離開,釋無痕:「不是作夢,自吾來此已經過了一段時間了,可是若不是夢,首座,這段時間發生的一切,究竟是幾分真、幾分假?是幻術,或是真實的發生?」





釋女華:「是假是真、是幻是實,人生若如夢一場,是身在夢裡人,是人在夢裡身,何必追根究底?」釋無痕:「是弟子心魔未除,請首座更加開示。」首座:「很久以前,再釋華山這個地方,就是無常庵的所在,有一個村落,村裡有數百人丁。」釋無痕:「恩。」釋女華:「有一日,村外來了隻猛虎,殘暴非常,牠每天獵食村民,就算牠吃飽了仍會不時傷害村民,讓村裡每月死傷數名,村民深以為苦,卻又不忍為一隻猛虎,而離開自己的家鄉。」釋無痕:「然後呢?」釋女華:「村裡唯一一名獵戶欲驅逐這隻猛虎,但猛虎狡猾異常,獵戶反被所傷,在無法趕走這隻猛虎的情況下,獵戶和猛虎做了一個協議。」釋無痕:「怎樣的協議?」釋女華:「為了減少村裡的傷亡,為了保住村莊,他答應每個月引出一名村民給猛虎獵食,但要求猛虎不能再傷害其他的村民,但是紙包不住火,沒多久,村民開始對他懷疑、對他怨恨,所有人排擠他、怨恨他,但是獵戶仍一往無悔,繼續他的工作,每一個月引一個人給猛虎獵食,又後來,猛虎食髓知味,要求每一個月要交出兩個人。」釋無痕:「獵戶怎麼做?」釋女華:「獵戶知道這不是一個解決的方法,猛虎的食量會越來越大,自己卻無對付牠的方法,但此時他已經無法拒絕猛虎的要求,他內心非常煎熬,不知道該如何是好。」釋無痕:「這個故事的結果是?」釋女華:「終於有一天,猛虎要求一個月要三個人當祭品,獵戶終於忍無可忍拒絕,猛虎大發怒氣衝入了村莊咬死了無數的居民,憤怒的獵戶與猛虎纏鬥不幸身亡,餘下的村民也紛紛離開住所,村莊從此荒蕪,直至多年後,吾才在此蓋起了這座無常庵。」釋無痕:「這名獵戶是我,而猛虎就是大宮主。」釋女華:「這是獵戶的故事,不是妳的故事,芸芸眾生,誰又曉得在多年後的猛處,是不是又會有相同的故事在度發生,誰又能參透這箇中因緣?」此時,早課鐘聲響起,釋女華:「早課的時間到了,請二主持入座。」釋無痕:「恩。」

 





【萬里狂沙˙無風原】

萬里狂沙,劍子等人來到,只見劍聖一人獨守,銀鍠朱武見狀道:「柳生劍影。」劍聖:「恩。」朱武心想:「一身劍意全失,與吾在極封靈地初次對戰時截然不同。」朱武:「你為何在此?」劍聖回言:「你們進入吧。」朱武:「你在等待棄天帝,你欲與他證道?」劍聖:「吾道已證,等待是天命的來臨。」





蒼:「讓我留在此地助你!」劍聖:「不可!萬神劫最終式,是連吾也無法控制的敗亡之劍,週遭一切將被捲入,由吾獨守才能達到最好的效果。」





劍子:「你是東瀛之人,為何要介入這場神州浩劫?」劍聖:「有吾所種之因,該當由吾償還。」蒼:「恩。」劍聖:「棄天帝不知何時再來,你們時間不多,開始吧。」





劍子:「恩,有勞你了,盲佛。」蒼:「眾人準備。」語落,眾人變各自走向定位,盲佛:「恩,喝!」盲佛在開遍照寰宇之眼,瞬間引來無數邪物襲擾!





蒼見狀在施密法:「伏天王˙降天一,喝!」蒼運動玄宗密法,闢出一片清淨無邪之地,盲佛:「呀!」盲佛凌空躍起,足踏天字之詩,依照排列將二十八天字排列組合,盲佛:「喝、呀」。





平沙萬里絕人煙;

蜃海茫然路八千;

憑君莫問江湖事;

紅塵深處石有天。




詩句重組,地動山搖,狂風沙中,隱隱浮現一座奇幻神宮,令眾人為之驚嘆,劍子:「這就是磐隱神宮。」蒼:「眾人進入。」眾人進入神宮,而在此時,劍聖:「來了。」氣流沉重,魔神降臨,大地震動不已,棄天帝:「來。」





柳生劍影一檔棄天帝,他能拖得時間,等到三先天眾人出關嗎?

 






冷漠無感的眼神,毀滅之神緩緩舉起了神之手,氣流之威衝向劍聖,劍聖足步挪移,退身迴避,劍聖:「呀!」









凌空縱身一劍,直掃棄天帝,招至極限、招至無招,變至極限、變中不變。毫無章法、變中無跡,棄天帝揚起氣流護罩,抵擋劍聖劍招,棄天帝手一沉,正是神之狂然,棄天帝:「神之渦。」浩大的氣流漩渦,強悍的力量難以壓制,劍聖踏足飛身,已是,劍聖:「萬神劫!」









飛躍上空,背後劍翼滿張,萬千劍流齊空飛下,劍聖:「喝!」只見棄天帝不及不徐張開雙手,棄天帝:「人,怎能成為神之劫?」真氣流竄,護體罡氣盡檔攻勢,劍聖:「喝!」

劍聖由天而降,正是萬神劫第二式時間恍如靜止,萬物為之不動,但卻對棄天帝毫無作用,氣流護罩反彈劍聖,劍聖一退數尺,同時揮動萬神劫第三式,劍聖:「喝!」








反璞歸真的劍氣穿透氣罩,創傷棄天帝額面,同時棄天帝運動魔力反擊,劍聖挺身一擋,血濺數尺,劍聖:「呃…」





同時棄天帝額上之傷快速恢復,棄天帝:「無爭、無欲、無求,你的劍擋不住毀滅棄天帝神力在催,同時劍聖氣凝劍指,萬神劫三招已過,緊接而來的是從為現世過的敗亡之劍









劍聖:「喝---」只見劍聖劍指向天一指,劍氣、劍意滿佈全身,天地變動、風雷咆嘯!









最終之招,劍聖凝指、堤氣,驀然,由柳生劍影為中心,劍氣、劍意開始向外擴散,空無的世界蔓延,劍之意志散於天地之間,萬里風沙竟為之消散!







棄天帝神情為之一動,棄天帝:「恩…」面對道之極,棄天帝運起真氣,竟連大地也為之震動,只見劍聖右抵在額心,左指揮動劍氣!






劍聖:「萬物天地為劍!」





劍聖:「神鬼妖邪為劍!劫波萬度,宇宙蒼穹盡為劍,是謂…。」無數龐大劍氣竄動,只見劍聖劍指向天一指,劍聖:「萬神劫!」












來的無端、來的無跡,毫無來由、毫無徵兆,空間竄出無數劍氣衝向棄天帝,棄天帝護體真氣爆發抵擋,隨後,極招已出,棄天帝:「神之渦!」神之流渦衝向劍聖,劍聖意志一動,疊疊交疊自發的劍氣欲擋神力,無奈神力堅不可摧,連破險關!

 













神之渦直創劍聖,劍聖被擊飛數尺,同時血濺而出,然而,柳生劍影之血竟也化為血紅之劍衝向棄天帝,棄天帝真氣盡檔無數劍氣毫無遺漏,棄天帝:「自發的無差別攻擊,難怪沒人能與你配合,可惜。」

 







棄天帝再出一掌,擊退劍聖,同時趁勝追擊,棄天帝:「神之渦!」神之渦狂掃奔馳,卻不知是劍者賭上的最後機會!









劍聖:「喝----」,劍聖將萬神劫第四式完全吸化於劍指之上,周遭氣流同時也捲入於指上,自發的劍氣,滲透風眼急馳而去!





神之渦重創劍聖,劍聖:「。」銳利旋流,穿透劍聖之身,只劍聖全身浴血,棄天帝:「喝!」





同時棄天帝掌旋氣流欲擋,劍氣卻穿透右肩,復原緩慢,血流不止,棄天帝:「。」棄天帝:「這是你賭注的最後一招嗎?」





棄天帝指點右肩穴道,壓抑傷口,劍聖:「還未結束……或著說,現在才是開始!」只見劍聖大喝一聲,劍聖:「喝------」

 








劍指在運,氣流忽然變動,柳生劍影盡散意志,向外擴張,棄天帝足踏神之光檔下部份意志侵襲,棄天帝:「入道劍者,又多了一名讓吾記住的人類。」柳生劍影意志不斷向外擴張,劍意擴散四方,百里之內同受感應!









紅樓劍閣之劍不停搖動,只見百劍凌身而起,飛入上空了,而在中原武林,中原無數劍者之劍也開始振動不安了,妖道角驚異:「我的劍、我的劍,為什麼在搖動?阿!」只見寶劍飛出,路人甲:「阿、我的劍。」路人乙丙丁戊己庚辛:「我的劍,這是怎麼一回事啊!?」妖道角二:「你看、你看天上阿!」

 

無數之劍飛入上空,形成一幅瑰麗壯撼的魏然異景,眾人眼前所見正是前所未見的……



萬劍之陣!






同時,遠在無常庵,劍聖配劍無暇也開始搖晃振動,釋無痕:「你想陪他走完這最後一段路程嗎?」





只見無暇靈光閃亮,似是回應釋無痕,釋放無痕:「因緣以至,你去吧。」話一畢,無暇靈光激射,無暇出鞘,劍衝雲霄,化作沖天火星,疾射向天!





樓無痕:「雖然他已經離開,但妳並不孤單。」只見釋無痕將配劍無痕放置無暇劍鞘旁邊,同時留下一滴眼淚。









天空中,異象乍現,萬劍齊佈雷雲之中,同時無暇夾帶星火來到,帶領萬劍飛馳,隨著飛縱的火星,萬劍疾馳磐隱神宮,從天而降,棄天帝神情為之一凝,棄天帝:「嗯…」同時,火星落地,無暇飛入劍聖面前。





劍聖:「道之真意,不過自然,自然,不過是眾生性命!」棄天帝:「求道者散離意志,盡化元神,放棄入道兵解的機會,這是你的覺證嗎!」






劍聖:「守護生命,便是道之真諦!這便是,吾之道!








手握無暇,飛濺的血液散於萬劍之上,每一滴鮮血,皆挾帶柳生劍影之意志,同時劍聖身軀消散於風沙之中,萬劍拔空而起,而最後的意志唯有……

 






守護神宮!!!

 



 

下一回˙神宮守護戰(四)銀鍠朱武和真正的天之見證!

 

 

台長:
人氣(32,290) | 回應(3)| 推薦 (1)| 收藏 (0)
全站分類: 藝術設計(手創、設計、室內空間、裝潢) | 個人分類: 布之道 |
此分類下一篇:無聊亂取:P
此分類上一篇:神宮守護戰(三之序)前序之章˙關於【道】

龑翔,瞵視昂藏
= =
老話一句
動畫越作越好
劇本越寫越爛
介意髒話嗎?

幹畫面真他馬的帥爆了= =
2009-01-26 13:16:17
版主回應
誰叫天罪是第二黑暗期.........

下下一回包你狂罵三字經^.<
2009-01-26 13:23:42
超帥的 =口=

太棒了~~~
2009-01-26 17:43:47
版主回應
可熱血阿~~

不過萬神劫第四招感覺好弱..

想說劍聖把四式合一可能比較有點看頭
2009-01-26 23:10:07
龑翔,瞵視昂藏
XD
期待嚕
2009-01-28 12:08:17
版主回應
下一部我改編很大

因為感覺朱武都沒什麼發揮

下一篇純寫字爽的........

大概沒圖片 只有文章ㄏㄏ
2009-01-28 12:26:29
我要回應 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 登入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