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盤!10年納智捷63萬 績優高殖利率股報酬達40%型男出任務嗨翻機場-廣告 國道8號嚴重車禍 4人...
2003-05-20 17:36:42 人氣(32,869) | 回應(0) | 推薦(0) | 收藏(0) 上一篇 | 下一篇

大肉棒的誘惑

0
收藏
0
推薦

「噁心死了!」Monica嘟著嘴嚷嚷。

「不會呀!慢慢來,我教妳。」我和緩說道,像是循循善誘的導師。

「哪有人這樣的?真的是這樣的嗎?」她的語氣有點懷疑,卻又有點期待。

「小女生,妳等會兒就會明白,這樣才有快感!」見到她的態度有點軟化,我不敢笑的太明顯。

「可是,」她猶豫了一下,「這麼大一根……放的進去嗎?」

「放心啦,我幫妳,」我說,「先輕輕的撥開……。」

「可是……,唉唷……,滿出來了啦!」Monica急的快哭出來。

「傻瓜,」我愛憐的說,「咬著牙忍一忍,習慣就好了。」

因為走著走著肚子餓了,我提議買個大亨堡來吃,於是走進7-11,拉開熱狗機下方的蒸籠,取出長條狀的麵包。

熱呼呼的麵包還猶冒著氤氳蒸氣,小心翼翼剖開中間的切縫,將大大的熱狗塞了進去,淋上蕃茄醬、甜辣醬、酸黃瓜醬和芥末,搞的一片狼籍,麵包上盡是紅色和綠色的醬料,幾乎看不見熱狗的蹤跡。

「哪有人這樣吃的?」Monica覺得淋太多醬有點噁心。

「就是這樣才好吃呀!」我滿意的看著大亨堡,吃熱狗當然少不了蕃茄醬、酸黃瓜醬和芥末醬,如果有洋蔥碎就更理想了。

「好噁心唷!」她捏著鼻子,特別嫌棄酸黃瓜醬的味道。

在眾多便利商店的熱狗中,我最愛的是蔥辣口味,雖然也有過什麼起士夾心、蕃茄夾心的,但是吃來吃去,就是蔥辣的最對味。

很奇怪,凡是那種以肉為原料,長長一條的玩意兒,不論熱狗或香腸,都被我視為同一類食物。所以,除了熱狗之外,香腸也頗受我喜愛,只不過,便利商店賣的,比起路邊攤的炭烤香腸,別說吃起來的滋味,光是油脂滴在木炭上冒出的陣陣香氣,便利商店的香腸終究還是差了一節。

除了最經典的一口香腸一口大蒜外,現在還強調口味多變,只要烤到略焦,逼出多餘的油脂,從中間剖開,舉凡蒜苗、麻辣、九層塔,甚至是巧克力醬都能加上去,花樣多的很。

但是,滿漢Q肉丁香腸,我倒是百吃不膩。Q肉丁是一種真空包裝的德國香腸,比起熱狗,長度差不多,但是細了許多。一口咬下,「啵」的一聲,首先是脆脆的口感,接著湧出大量的肉汁,越嚼越香。最早是放在蒸籠裡和包子一起販賣,但是後來就放在冷藏櫃裡,改用微波的了。

儘管也叫做香腸,但我心裡頭卻將Q肉丁和熱狗歸為同一類,大概都是從阿豆仔傳進來的緣故吧!

「不喜歡這樣子呀!」我調皮的問道,「那這樣如何哩?」我將沾滿各種醬料的熱狗從麵包中挑起,拿在半空中晃呀晃的,還伸出舌頭做勢欲舔的模樣。

「討厭!」Monica氣的將拳頭往我身上招呼,「難看死了,你在演A片呀!」

「……」我楞了一下,沒錯,我這種伸舌亂舔的模樣,表情淫穢極了,簡直醜態百出,破壞了溫良恭儉讓的新好男人形象,我居然還沾沾自喜。

於是,我默默的將熱狗塞回麵包中。

「哼!變態!」Monica白了我一眼,她氣憤的用力咬了一口大亨堡。

我像個做錯事的小孩,低頭吃著那淋滿了蕃茄醬、甜辣醬、酸黃瓜醬和芥末的大亨堡。

「哼!拿個一根東西甩來甩去,你這樣簡直和馬路上的暴露狂沒兩樣!」她嘟著嘴說。

「是……是……」我原本不敢回嘴,但是我急了,「妳教訓的極是,但是人家沒看過暴露狂啦!」

「你!」Monica惱怒了一下,因生氣微微泛紅的臉頰變回白皙,語氣和緩起來,「也對,忘了你是男的,當然不會遇到變態!」

誰說男生就不會碰到變態?我的好朋友土豆,學生時期因為練國術,壯的跟牛一樣,要不是打球扭傷了腳,種下日後身體腫的像汽球的因果,要不然現在也不會八塊肌變成一塊雞!

當年他威風的時候,總是喜歡穿一件S號的小背心,好顯示他那強壯的肌肉,他就曾碰過一個公的死阿豆仔向他搭訕,那個阿豆仔居然毛手毛腳,用手撫摸著他的胸膛,淫蕩的說:「Your body is very nice!」

原本還擔心自己破英文無法應付的土豆,聽到這種淺顯的語句當場鬆了一口氣,但是看到那色咪咪的眼神和一副垂涎欲滴的死樣子,心中一凜,原本想用胸肌將那隻毛茸茸的鹹豬手震開,但是一想到阿豆仔可能會因此更加迷戀,他只酷酷的丟下「發球」兩個字就跑了!

所以,被騷擾絕對不是女生的專利呀!

「你不會了解女生的痛苦。」Monica頭偏過去,說的很哀怨。

「你們男人呀,真是奇怪,怎麼這麼喜歡溜鳥?」她嘆了一口氣,「從學生時代開始,學校附近就有變態出沒,溜鳥很有趣嗎?」她惡狠狠瞪著我。

「不……不是我呀,我沒有呀!大概……大概是想透透氣吧……。」我連忙搖頭以示清白。

「第一次看到變態的時候嚇死了,竟然躲在電線桿後面,那傢伙穿著一件大風衣,把褲子褪到膝蓋,真是噁心,害我嚇的連忙快步走過。」她氣憤說道。

「為什麼變態的標準服裝一定要穿風衣呢?」Monica轉頭看我。


「我……我哪知道?」我拿著大亨堡惶恐回答,我又不是變態。

「哼!笑死人了,那麼小還敢拿出來獻寶。」她露出不肖的笑容,「下次再被我看見,我就把他喀嚓掉!」她伸出纖纖玉手,作出剪刀的手勢。

據說,對付那些變態、暴露狂的的最有效方法不是把他「喀嚓」,而是譏笑他「哈哈,好小!」我想不僅是變態,很多男人對這句話都很敏感吧!

「說到這個喀嚓呀,我要帶我的狗狗去結紮了。」Monica說。

Monica養了一隻很帥的哈士奇,公的。

「啊~這樣呀,嗯~真是一個盡責的好主人。」我諂媚了一下,不過這也是實話。「要帶去獸醫院動手術嗎?」

「當然,不然怎麼結紮?」她撩一下被微風吹亂的秀髮。

「嘻嘻~」我笑的很奇怪,「那可不一定,結紮也有土法煉鋼的方式哩。」

很久很久以前,Frances就告訴過我那種土法煉鋼的故事,真的很久了……。

「我告訴你唷,嘻嘻,」我記得當初Frances才剛開口,就咯咯笑個不停,「我爸爸有個朋友,他養了很多狗,他都自己幫狗狗結紮唷!」

「他是獸醫呀?」我好奇的問道。

「不是,不是,他用土法煉鋼的方式,嘻嘻,」Frances笑著說,「他都是用彈掉的!」她用手指比出彈東西的動作。

「……。」我聽的目瞪口呆。

「就是這樣呀,」她又彈了一下,「據說是用橡皮筋把蛋蛋綁起來,過一陣子,因為血液不循環,組織壞死,只要用力一彈,蛋蛋就會掉了!」她說完就笑的東倒西歪。

「太誇張了吧!」我不敢置信,居然有這種方式。

「真的啦!」Frances向我撒嬌,但隨即表情一變,「哼!如果以後你敢亂泡別的美眉,當心我就……」她手指一彈,「把你也彈掉!」

我當場向Frances發誓,我就只愛她一個。但是,有時候海誓山盟,畢竟只是故事裡的情節,儘管你愛的死去活來,人家變了心,終究變成滄海桑田,只剩下記憶殘存在心底深處,直到Monica說要帶狗去結紮,我又憶起這段往事。

遺忘,好難。

「可是……,」Monica似乎有點煩惱,「牠最近看起來好憂鬱呀,不曉得是否知道自己要被帶去結紮了,所以有點悶悶的。」

「當然啦,人家才剛剛轉大人,正準備要把美眉,不料還沒快樂過,就要被喀嚓,一想起男子氣概的象徵要不見了,當然會悶悶的呀!」我笑著說。

「哼~反正我沒快樂到,牠也一樣……。」Monica說的很小聲。

一陣沉默,我們安靜吃著大亨堡,雖然有點涼了,但是味道還不錯。突然,我發現前方榕樹下,閃過一個影子,我不禁大驚,張大了嘴,嘴裡還有著一小截熱狗。

我轉過頭去看Monica,緩慢的動作像是個肌肉僵硬患者,發現她似乎也瞄見了那道影子,因為她嘴巴也張的大大的,像是被嚇到一樣。

「妳˙看˙到˙了˙嗎?」我一字一字慢慢問道。

Monica點點頭,不敢置信的揉揉自己的眼睛。

「那˙好˙像˙是˙暴˙露˙狂……。」我整個人都傻了,這是我第一次看見有人在溜鳥。

「好小……。」Monica低聲說道。

我和她四眼相對,臉上充滿了小丸子臉上的線條。

「噁~」我吐出口中尚未咀嚼的熱狗,「我,我不吃熱狗了,也不吃香腸了。」我終於明白女生的痛苦了。

「我以後也不吃鑫鑫腸了……。」

人氣(32,869)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心情日記(隨筆、日記、心情手札)

我要回應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的英文字(不分大小寫) (ex:ABCD)

(有*為必填)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