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從口入! 天熱慎防腸... 整點特賣100台限量休旅車太豐盛整支紅蟳根本大補帖 陸媒評治房價 政府要捨...
2017-08-12 03:39:41 | 人氣(380) | 回應(3) | 上一篇 | 下一篇

瘋狂與理智之間

推薦 3 收藏 1 轉貼0 訂閱站台





我同事跟我說,算命的預言她2017年會發瘋。

我覺得算命的應該算錯了,2017年發瘋的應該會是我。

昨天我趕著下班回家,從下午六點半一路睡到隔天早上十點,只記得半夢半醒間,還用手機查了一下人間蒸發的方法,其實我本來應該要睡個三小時後趕快起床找資料做工作,但是好累,短短七天內趕出了一堆提案資料,但又全都是一堆不見得提得過的案子,提過了之後,光芒還是讓給掛名的人,雖然有時我得安慰自己,比起許許多多人,我其實很幸運,做著自己喜歡的工作,也並不是一個說話沒有分量的角色,但壓力好大,大到我一睡不醒,大到我不想面對明天,那種茫然又無助的感覺,大到讓恐懼淹沒了我,我害怕一切努力付諸流水,沒有回饋。

面對智障客戶,面對無理的代理商,面對公司的老闆,我常常端出皮笑肉不笑的笑容,有時候盯著對面的人看,往往有種怒由心生,好想立刻拍桌站起來說你們這群智障,然後瀟灑地走人。

而且可怕的是這樣的想法越來越衝動,衝動到我幾乎快要克制不住。

這應該是一種理智斷線的前兆,所謂的理智斷線不是字面上的意思,而是我真真實實的感覺,那條維持禮貌與正常的線快要斷裂了,一旦跨出那條線,人生應該全毀了吧。

看著別人,總是感到羨慕嫉妒,看看自己,總覺得自己一無是處,即使那並不是真的,即使許多人對我說那只是一時的,然而我卻不是那個站在最高的位置往下看的人,光是這點就令我感到未來一片黑暗,是不是我的競爭心太強,是不是我的自尊心太低落,為什麼我總要靠別人的掌聲才能證明自己?可是不這麼做我真的不知道自己該用什麼樣的方式活下去。

我羨慕成功的人,我羨慕幸運的人,我羨慕那些比我還要好的人,也羨慕有人支持的人,我也羨慕對自己沒有要求,得過且過,日子快樂就可以的人。

甚至在思考退路,如果我發瘋了,是不是就可以離開台北,離開所有認為我很正常,認為我一定可以的,認為我沒問題的那些人,如果我失控了,我會不會可以徹底消失,說不定能在苗栗通霄的某個國小旁邊賣賣挫冰,賣點果汁,一來我一直覺得通霄這名字很美,苗栗好像也沒什麼勢利眼的人住,而且我小時候真的很想賣挫冰跟果汁。

我總是對每個要求我的人說好的沒問題,然後擺出言不由衷的微笑,因為我想成功,那麼這個微笑與沒問題就一定必須這麼做。

我總是認真的想著每個工作(好啦有時候我還是會情願打個電動然後拖到最後一刻再做),我總是很在意那些我用心提出的每個提案沒有賣過的事情,也總是很在意賣過的提案卻不能由我主導的困境。

我總是很想爬到那個很高很高的位置,然後證明自己。

那些是我每天腦中一定會想著的事情,所以再屈辱、再無理、再卑微,我都還是會去做。

可是如今我的理智線就快斷掉了。

當昨天面對一群客戶,提出的問題全不是問題,在意的全是給的預算那麼少,卻要整套吃飽飽,我看著他們坐在對面自以為聰明的提出不是問題的問題,忽然之間我的腦中上演著起身說出操你媽的B沒錢別拍片幹拎老木,下一步也許我真的就想這麼做了,可是我還是坐在座位上,微笑。

會議結束後面對一群無能的代理商,看著監製壓榨公司製片,我也只能微微笑。

提出的創意被佔為己有,我也只能沈默不說,裝作若無其事,繼續微笑。

微笑其實是種心靈傷害,這是我昨天查到的。

連去看身心科,我也還是微笑著說其實我覺得我沒什麼問題,只是最近失眠,偶爾心情焦躁了一點,然而前天其實逃避的壓力大到我昏倒在一間令人討厭的文青咖啡店,但我還是說,我覺得我只是需要一些調適,得靠吃贊安諾這樣的鎮定劑,才能讓我繼續在每個要求中可以維持笑著說好的沒問題,診所的護士在我回診時說我的藥應該要吃到四天後才會回來看診,怎麼吃那麽快,我也只有笑著說可能我沒注意,但心裡卻已經想吶喊尖叫說因為我有病!所以我才回來拿藥!妳他媽會不會管太多。

然而我只是微笑著。

心裡的OS我很常有,會不會就是OS太多,所以才導致我言不由衷,如果把心裡所有的OS說出來,我明天應該就可以順利啟程去通霄準備展店了。

人生真的好難喔,你也知道你得接受,你也知道你得面對,你也知道你必須這麼做,可是往往不想,卻還是得如此,所以我真的很羨慕那些可以打掉一切重新再來,不管幾歲都能再出發的人。

我付出了很多,所以我不想打掉重來,我付出了很多,所以我一定要看到有回報的那一天,我付出了很多,多到可能已經犧牲了太多,所以沒有結果我不甘願。

這真是一個很痛苦的執著,我並不想磨,我也有想過為什麼我要這樣忍氣吞聲地一直什麼都不說,我也想過答應朋友邀約乾脆轉行去做做網拍,或是跑去通霄(又是通霄好了不要再提通霄)(但為什麽不呢我就真的想過啊),但因為我真的付出了啊!我付出快四年的青春了解PA的過程,我付出一年多的青春為能夠站在第一線說話,我總共付出了五年,不光是因為我喜歡,而是因為好像有又好像沒有的希望,總讓我想賭一把,我不知道我能不能提起勇氣去賭另一把,因為一件事情要做好就要花上所有的心,我沒辦法分心,那一定會失敗,以我來說啦。

我假裝很喜歡每一個人,其實我覺得他們(大部分)都是智障,為什麼會這樣?那當然是因為我自視甚高,以及他們真的是智障。

我假裝我相信自己的資歷還很淺(實際上也是),所以我需要時間跟經驗的磨練,這樣我以後一定會不一樣。

我假裝這一切,然後我真的相信它會實現。

當假裝到一個地步要撐不住的時候,我相信發瘋離我不遠,最近我人格分裂的很嚴重,又要保持積極正面,心底又憎恨這一切。

然而卻不能表現出來,所以我真的很想跑到一個無人的山頂,吶喊。

吶喊這些不公平,吶喊這些王八蛋,吶喊我為什麼不能放過我自己,吶喊我把自己看得太重要,吶喊我為什麼不能忍,吶喊我為什麼就是覺得不公平!


我真心期望自己不會因為心理的話太滿,而導致哪天我失去理智毀了這一切,這一切應該是快樂的,但為什麼我會覺得這麼厭惡,這麼無助,這麼想發狂?我常常仰望那些天空,因為我幻想有那麼一天,我會從其中一棟大樓往下跳,有什麼其他未完成的心願,讓我來生再說吧。

台長: 林敲敲
人氣(380) | 回應(3)| 推薦 (3)| 收藏 (1)
全站分類: 心情日記(隨筆、日記、心情手札)

(悄悄話)
2017-08-12 10:47:21
(悄悄話)
2017-08-12 12:07:36
(悄悄話)
2017-08-12 17:57:35
我要回應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