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痛月月來襲 常見的藥... 朝鮮王族御用溫泉度假不看盤也能輕鬆獲利40趴 前庭乳突莫驚慌失措 切...
2018-07-11 12:18:18 | 人氣(1,816) | 回應(1)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1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佐櫻 Born to die 十

※虐車來囉

一回到住處櫻就往廁所奔去,掬起清水往臉上潑讓自己冷靜些,見到蠍安好她就忍不住落下淚來,多年前她曾為一個男孩暢快淋漓大哭一場,多年後她為了別的男人同樣大哭。她拿著浸過冷水的毛巾出來,靠在沙發上後仰頭將毛巾敷在哭腫的眼皮上,全程沒有搭理也在房內的佐助。

 

毛巾因為自己的體溫逐漸變暖,她一拿下毛巾就見到佐助從床上下來,來到她面前拉著她的手問:『還要哭嗎?』

 

「不會了。」

 

佐助俯下身靠近她,櫻以為他要像上次一樣給予一個吻就沒閃躲,但他的吻不同於上次的一啄,是不容她抗拒的深入糾纏極盡纏綿,她還來不及意識嘴裡就全是他的味道,同時被佐助抱起帶到床上,毛巾落在地上沒人撿起。

 

他將自己放平在床鋪上,伏在她身上親吻她微腫的眼皮,他的動作輕柔的不可思議,她原以為自己要承受狂風暴雨般的蹂躪,被溫柔對待反而不習慣,忍不住伸手撫著俊臉問:「為什麼……」

 

『你也為我哭過。』剛才櫻與牢裡的男人的肢體接觸引燃他全然的妒火,同時他想起櫻以前也牢牢抱住他,在他懷裡哭著說幸好他還活著的話語,或許最讓他生氣的不是肢體上的接觸,而是櫻與那男人的話語,那是照進他晦暗生命的光束。他對光一無所知,從何而來往哪而去,他只盼望光能發光,只為他發光。

 

『你怎能把曾經對我說過的話也對那個男人說?』那是專屬他的甜言蜜語,她怎能與他人分享?她怎能把給他的愛給別人?那是專屬於他的,獨一無二絕不容他人覬覦擁有的愛啊。

 

她分不清佐助究竟是以什麼身分在審問她,索性收手扭頭回答:「那你怎能用抱過我的手去抱別的女人?」

 

只見他也不動怒,順手撩起一綹發湊到嘴邊親吻,問:『你在吃醋嗎?』

 

「沒有。」

 

他一笑,嗅著她發間的清香。『他只是我的替代品吧?』他才不相信他們之間十幾年的感情,竟比不上一年的相處?

 

「沒有誰是誰的替代品,每個人都是特殊的。」佐助和蠍是完全不同的個體,誰也不能取代誰。

 

不是替代品就不是替代品,他不執意要聽到答案,伸手解開她身上的洋裝,彈指間就把她剝個精光,柔軟的身軀同記憶中美好,斂下眼以唇代手探索她的每一道起伏。

 

灼熱的吻來到她敏感的頂端,不意外聽見她隱忍的呻吟,感覺她隨著自己的挑逗而細微顫抖,她仍是偏過頭不肯看他一眼,他也不急躁,因為他自然有方法可以對付她,魅惑地問:『你現在不抵抗也是因為牢裡那個男人嗎?』問完他更是奮力挑逗她身上的敏感點,只見她咬著下唇以免溢出嬌吟。

 

他引導小手放在他的肩上她馬上收回,他用拇指撫過接觸無數次的粉唇,拇指探入她嘴裡讓她含著,也就無法再咬唇了,他要她像剛才那樣,不,像從前一樣如孩子般嚎咷大哭,只為他哭,沉聲命令:『睜開眼,看著我。』

 

她在一片水霧下睜開眼,才哭過就容易濕了眼眶,立在上方的男人顯得好模糊,然而那一頭黑髮與赤瞳卻刻劃在靈魂深處,想忘也忘不掉。

 

『你看清楚你躺在誰的身下嗎?是我宇智波佐助!不是牢裡的赤砂蠍!』

 

她當然看的清楚,因為他是她唯一的男人啊,她咧嘴一笑,佐助停下動作盯著她,手指也收回。

 

「那你呢?你能分得清你抱的是我還是花火嗎?」

 

他和花火就僅有一次,是出於責任和任務的心態,一點愛的成分也沒有。至於櫻,不管是溫柔的接觸還是暴虐的親密他都投入了感情。

 

『當然。』

 

瘋狂的吻鋪天蓋地壟罩下來,她躲不了也不想閃,閉上眼回應他的吻。感受到她的回應佐助眼裡的乖戾也淡了些,大手拉住小手放在自己胸膛上,在她耳邊低語:『幫我。』說完還在小巧的耳垂上印下一吻,他要他的天使與他共舞,直到她的雙腳廢了才肯停下。

 

櫻逐一解開襯衫的鈕扣讓佐助碩實的胸膛裸露在自己面前,她不再是什麼也不懂的小女孩,綿軟的手沒有猶豫地貼上他的肌膚,惹出他一片雞皮疙瘩。

 

「你害怕嗎?」她牽起唇角問。

 

『害怕?』自從她出逃他雖生猶死,再也不怕了。

 

一陣天旋地轉他們呈現女上男下的姿勢,她趴在佐助的胸膛上,大手搭在美背後方不讓她跑,長髮在他身上若有似無地撩撥,說不出的癢。

 

『幫我。』說完他閉上眼任由她處置,此時若將匕首至於他喉間也不奇怪,然而匕首並未來到,取而代之的是她柔軟的舌頭。她輕吻凸起的喉結,順著曲線吻著厚實的胸膛,最後下滑身子沿著他腹部分明的肌肉舔拭,她雖然也有在鍛煉身體,但與他的相比仍然是太過柔軟,他的身軀線條分明,顯露出剛硬的美感。

 

佐助雖有意隱瞞,但身體的反應還是出賣了他,從他的顫抖還有逐漸沉重的鼻息,櫻知道佐助很享受她的幫忙。等她伸手要去解開他腰間的皮帶時被他阻止,又是一個翻身將她按倒在床上,分別抓著她的膝蓋從小腿肚開始吻起,連綿的吻彷佛梅雨時節從天而降的雨水,永不會休止。

 

不知道是顧念牢裡的男人還是他的溫柔對待,她如一灘軟泥平躺在床上,宇智波佐助想起從前聽到男人間的閒談說女人是水,柔情時似水環繞,爭執時似水洶湧,親密時似水軟化,當時他只覺可笑,如今經歷過一番才體會此話不假。

 

佐助伏在櫻柔軟的乳房上,微微側躺偏頭將耳朵覆蓋在上頭,聆聽她的心跳。

 

『你的心在這裡嗎?』

 

「不在了,我給了你,現在你也不知道它在哪裡。」

 

『我找不到它,我一直在找它。』

 

「丟失了才擔心嗎?為什麼一開始就不看好它?」

 

『我的在這裡,給你當賠罪。』引領她的手按上他的左胸口,柔聲低語道。

 

「只是賠罪才給我嗎?若沒有丟失你是否還會給我?」

 

他沒有回答她的問題,大手拉開她的雙腿身軀擠在空隙,一手在找尋放在床頭的避孕套。

 

「你狡猾。」遇到關鍵時刻就逃避,沒有肩膀的男人,她用腳趾劃過他的肩膀當作抗議。

 

佐助嘴角微掀沒有否認她的指控,遲遲找尋不到東西讓他有些煩躁。

 

「不用戴了,結果都一樣。」每次在和佐助親熱的時候她都有衝動想把這話說出口,卻硬生生壓下吞回肚裡,她忌妒花火能名正言順懷上佐助的孩子,即使名不正言不順懷上佐助的孩子她也忌妒。

 

當他霸道地闖入她體內,櫻因為久違的痛楚而幾乎暈厥時,他將她摟入懷裡湊到她耳邊甜蜜地說:『全都給你。』

 

激情過後,兩人平躺在床上,棉被下的手隔了一段距離。

 

她已經被摧殘得連眼都睜不開,以致於身旁的佐助傳來騷動也無心理會,然而下一秒她尖叫出聲:「你做什麼!」

 

他舔著在她腰間留下的痕跡,見到她一臉驚恐地望著自己,一個施力兩人坐起,他讓櫻背對坐在他的雙腿間,一手從後環抱住,另一手玩弄被汗水沾濕的發尾,俊臉埋在她的發間。

 

『我特地請了一天假,不會白白浪費的。』

 

無盡纏綿繾綣,翻生覆死。

                                                                                                                                                                                                                              〈未完待續〉

作者後言
這次的虐車專注在彼此的感情上
所以沒有像以前那樣鉅細靡遺
不過佐助也是很久才吃到肉
當然要請假一天慢慢品嘗
最後,謝謝大家喔!

台長: 酸糖
人氣(1,816) | 回應(1)| 推薦 (1)|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佐櫻 Born to die |
此分類下一篇:佐櫻 Born to die 十一
此分類上一篇:佐櫻 Born to die 九

Ellen
噢噢噢!
其實已在百度先看到偷跑版了,但在PC視覺感覺更....舒服(?)
這樣的佐助真的很爛,要什麼就有什麼,櫻太委屈了!:(((
不過私心覺得情慾描寫還可以再更虐,我的心臟承受得住!
酸糖加油!
2018-07-13 00:14:11
版主回應
抱歉上次選擇先在百度更文
其實我都是跳來跳去更的
PC的排版較簡潔好看,還有豐富的顏色
佐助.......他太貪婪了,什麼都想要,什麼都不想放手,尤其是櫻
要再更虐的情慾描寫是嗎?我知道了
我不喜歡粗暴的親密行為,比較希望溫柔型的
但穿插一些兩人內心的描述
還有佐助溫柔中帶有瘋狂的元素,看來是不夠瘋狂

我會繼續加油的!謝謝你每次都這麼用心留言:)))))))
2018-07-16 14:45:59
我要回應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