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說日系車比不上歐系車款 原來日本人都開這台車台中東亞青運申復有望嗎? 洪耀福:國民黨若拿兩岸...
2018-05-13 19:23:53 | 人氣(2,629) | 回應(4)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佐櫻 Born to die 二

佐櫻 Born to die 二
※靈感一來寫後續的章節,居然超多字的嚇死我了
※繼續相愛相虐

翻來思去的結果是隔天賴床到中午,最後是傭人擔心她出事才進來叫醒她,只好一臉不好意思的說身體沒事,只是睡懶覺了。

 

為了表示歉意,櫻將原本是早餐的飯菜吃光,連肚皮都凸了起來。傭人們看她胃口好代表身體真的沒異常,都鬆了口氣,收拾碗盤的時候問:『小姐,蛋糕要當下午茶嗎?』

 

原本櫻還摸著圓滾滾的肚子打算睡個午覺,下一秒問:「蛋糕?什麼蛋糕?」

 

『昨日領導人買了蛋糕回來,吩咐我們冰起來。』

 

彷彿被人掐住脖子,她忽然吸不上氣,低聲說:「讓我看看蛋糕。」

 

『我這就去切一塊過來。』

 

「不,整塊拿過來。」

 

雖然害怕,但她強迫自己不能逃,面對自己的心魔。雙眼觸及傭人小心翼翼捧來小而精巧的蛋糕,彷彿有隻無形的手捏著她的心臟,她快喘不過氣來,仍顫抖地拿起銀匙挖去蛋糕一角,當甜味在口中化開的瞬間,她頓時失去胃口。

 

是她最喜歡的紅豆口味。

 

他仍愛她嗎?問的更精確一點,他愛過她嗎?無數疑問曾在無數淚濕的夜晚中浮現,這一瞬間她懂了。昨晚他在等她回來,一起度過生日,這是他表達愛的方式。可懂了又能怎麼辦?他們之間的歧見永無消弭之時,他們之間的距離永無縮短之時,既不能相擁取暖也不能放手離開。

 

待在宇智波宅,守著一份看不見陽光的感情直到老死,就是她餘下人生的寫照嗎?

 

「我想見他。」

 

『領導人今早與夫人出門了,晚上才會回來。』

 

「沒關係,我等他,請幫我通知。」昨夜他等了她那麼久,現在換她等待也公平。

 

待他來到臥室已是深夜,他坐在床上,雖然試圖隱藏卻看得出他的疲勞,畢竟昨日晚睡今天一大早就出門。

 

『找我怎麼了?』

 

「我吃了蛋糕。」

 

見佐助沒有回應,確認他沒有發火,逕自說下去:「對不起,我不知道你在等我回來。」

 

上次見到坦率的櫻是什麼時候的事了?他不記得了。自兩人決裂後,她將坦率收回,戴上面具偽裝起自己,以沉默與冷漠待他。見到她久違的坦率,佐助也不忍心苛責下去,畢竟她的改變有很大的部分是因為自己,道:『下次記得先打通電話回來。』

 

櫻點頭,只見佐助沒有要離開的模樣,順口提:「今天忙了一天很累吧?早點回去休息。」

 

『不,今天就待在這裡。』陪了宇智波夫人一整天也累了,話不投機又要在眾人面前佯裝恩愛,幾乎耗盡他所有精力,現在他只想要好好放鬆休息。

 

傭人替佐助拿來睡衣,櫻讓佐助先洗澡好早點睡,當她洗好澡回到房間時,佐助只留下小燈,她小心爬上床不要驚動到他,他很淺眠的。習慣性地背對他睡,感覺到他的手環住自己的腰,她沒有回應,只道:「睡吧,你累了。」

 

 

春天逐漸遠去,天氣也逐漸熱了起來。她逐漸習慣與宇智波夫婦共處一屋的生活,也學會淡漠人們的冷嘲熱諷。她和花火也形成和平的相處方式,若不是佐助的關係,她和花火說不定會成為朋友。

 

至於佐助,自她生日過後,她放下武裝並試著與他友好相處,雖回不到過去全然愛著的時期,竟也不失一種和諧。每個禮拜他都會來她的房間過夜幾次,她會與他聊天,替歸來的他取下外套,靜靜地被他抱著,替他放鬆緊繃一天的情緒。

 

若日子能夠這樣一直下去那有多好,就像旋轉木馬永遠不會停下,永遠停在美好的世界裡,不會有離別,不再有煩惱。

 

用完晚飯,櫻照例享用餐後的熱茶時,一旁的傭人雖然有意隱藏,卻無法遮掩凝重的氣息。

 

「怎麼了?你的表情很嚴肅。」櫻沒有放下茶杯,問道。

 

『沒、沒有的事。』那傭人畢竟年輕,不擅長隱藏情緒。

 

「是工資不夠嗎?還是身體出了什麼事情?」櫻本就不是會對下人頤指氣使的人,相反地,她會關心傭人們的情況。在他們生日的時候恭賀並發祝賀金,身子不適的時候就要他們去休息,因此與傭人們的相處算融洽。

 

『沒有,大家一切都好。』一旁較年長的傭人代替回答,櫻歛下眼望著茶水表面的倒影道:「連你們都不願和我說真話了,這個世界上還有誰肯對我說真話呢?」

 

傭人們紛紛否定:『不,小姐,我們不是那個意思。』

 

「那就告訴我究竟是什麼事情。」

 

傭人們面面相覷,眼神帶著焦慮,最後由最年長的人說:『花火夫人懷孕了。』

 

手中的茶杯砸在地上,熱茶和碎片噴了滿地,雪白的足背同時被燙傷和割傷,下人們連忙拿醫療箱過來,還有請男主人來一趟。傭人想要移動她,然而她的雙腳猶如被固定在地板上無法動彈。

 

花火懷孕了?

 

她的手撫上小腹,突然一陣大笑,這一笑讓下人們停住動作,望著這個受傷還笑得出來的主人,沒有人敢說一句話,沒有人敢有任何動作。

 

花火擁有什麼?顯赫的家世、綺麗的外表,更重要的是可以生兒育女的健康身體。她擁有什麼?平凡的家世、憔悴的容顏還有永遠無法孕育孩子的殘破身體,這身子還是為了宇智波佐助而換來的。

 

笑聲歸於平靜,滑至下巴的淚水滴落在腳背,她才發現自己笑出淚來,也不打算擦去,原來人在遭遇到重大打擊的時候,真的會驚嚇到失去所有思緒啊。收到通知的佐助進來房間的那刻,就是看到這荒謬混亂的場景,出聲喝斥一旁的下人:『愣在那裏做什麼?還不快點收拾乾淨,包紮好傷口!』

 

收到指令的下人們似是被點僵穴之人恢復行動能力趕緊做事,每個人都低著頭不敢望向兩位主人,此時的他們就像是熙來攘往大街上的人群配角,給主角做陪襯。

 

櫻直望著佐助,沒有逃避。碧眸中難得的柔情不復見,只剩下絕望和冷漠。

 

下人們收拾好地上的狼藉佐助便揮退他們,途中櫻的視線沒有離開,看著來到自己面前的佐助,她突然覺得眼前的男人好陌生,懷疑自己為何會眷戀一個陌生的男人,甚至連自己的一生也賠上。

 

佐助似乎不知道該說些什麼,皺著眉緊抿薄唇,倒是她先抹去眼淚,說:「恭喜你了,宇智波領導人,你可以實現壯大宇智波一族的願望了。」

 

佐助的表情就像是她誣陷了他,她繼續說:「幹嘛這麼嚴肅地看著我?難道這不是真的嗎?花火沒有懷孕嗎?」

 

求求你否認吧,告訴我這是一場誤會,你不會讓花火懷孕的,告訴我你仍愛著我……

 

『是真的。』

 

她的腦子裡彷彿有一團纏繞繁複的毛線,每一處都被打了死結,嘴開闔多次仍吐不出半個字。他和自己的夫人生兒育女本就天經地義,她不過是個情婦,有什麼立場說話?不,她本就不該當他的情婦,被服侍的安逸生活讓她忘了要逃,要逃離宇智波佐助設下的無盡深淵。

 

什麼都是他選擇的,和日向家結親,讓她當見不得人的情婦,讓花火懷孕,什麼都是他作出抉擇的,她永遠是被操縱的一方。不,是她沒有反抗的心,因為她的心早已給了他,現在,她要要回自己的心,做自己人生的主宰。

 

要失去理智的佐助放過自己?作夢。可她還是要去嘗試,若不去嘗試掙脫,只怕自己會瘋掉。

 

「我累了。」她背過身丟下逐客令,放任自己癱軟在床鋪上,聽著佐助離去的腳步聲。現在她需要好好睡一覺,養精蓄銳為自己的未來做打算。

 

 

宇智波宅又重現如婚禮時的熱鬧氣氛,此次是慶祝領導人生日以及夫人有喜,祝賀的人想必比婚禮時還要多,但這一切都不關她的事,她待在專屬的偏宅,冷眼看待她無法參與的喜宴。

 

她與佐助多日未見,連花火也以懷孕初期身體不適,省去一週一次的會面,是怕她會傷害腹中胎兒吧?

 

望著窗外的艷陽,成日躲在冷氣房裡讓她格外想念被陽光曬到發紅的滋味,隨興換上亞麻白色洋裝,再戴上紳士草帽,穿上米色涼鞋和同色手包,到街上隨意閒晃。

 

隱身在茫茫人海中,酷暑讓她汗水直下,手中的汽水為她帶來短暫的冰涼。倏地經過一家服飾店的櫥窗,人體模特兒展示的服飾讓她駐足仰望,像極了她與跳佐助第一支舞時穿的洋裝。當時的她不習慣成為眾人焦點,不敢穿大膽的設計,只好選經典典雅的款式。

 

轉眼間也要十年了,那件洋裝早已不知去向,她深愛的男人也是。腦海中浮現宇智波佐助的各式表情:輕蔑的笑、皺著眉的表情、疲倦的模樣、逞強的模樣,當上領導人意氣風發的笑、執意處死卡卡西的冷笑、兩人決裂時的嚴肅表情、承認花火懷孕的表情。

 

手無意識的搭在小腹上,她再怎麼努力都不可能了。當年為了進入情報部、吞下zixxc的時候,她流著淚拚死讓自己不吐出藥來,硬是將藥吞進肚子裡,獨自忍受藥物的強烈副作用,那些她從未向佐助提起,再也不想回想起的記憶瘋了似的傾出,一次又一次狠狠刮著她的心,同時也將佐助從她的心裡去,鮮血淋漓。

 

直到人潮散去,店家拉下鐵門覆蓋櫥窗,手中的汽水早就沒了氣,她不知道該怎麼回去。

 

 

拖著一身疲倦回到住處,賓客們都散了,宇智波宅又恢復原有的模樣,下人們告訴她佐助已經在房內等候多時。

 

渾身酒氣的佐助坐在床上,酒精讓他少有血色的面頰呈現不自然的紅暈,襯衫的領口已被他解開,頭髮也沒有平日的整齊。她取來一條毛巾用熱水打溼,給他擦拭臉和脖子,試圖讓他舒服些,卻被他一把拉住坐在他身旁,還來不及反應佐助就枕上她的大腿閉目養神。

 

『今天是我生日,你不給我敬酒嗎?』

 

「你喝夠多了。」又是生日宴又是祝賀得子,還要替不能喝酒的花火擋酒,他必定被灌的很慘。

 

『哼,你當我是什麼人?』

 

她笑而不答,只是用手上的毛巾替他拭去額上的汗水,仔細看著佐助少有的撒嬌耍賴。

 

『說,你把我當成什麼人?』

 

「當作我深愛的人啊。」

 

聞言他一僵,驚訝於她如此順口的甜言蜜語,像極了當年那個不屈不撓、堅持要愛他的春野櫻,當時的春野櫻已經死了,被他親手殺死了。

 

他不加掩飾地嘆氣,撐著沉重的眼皮,努力控制混沌的意識,道:『櫻,很多事情……對不起。』

 

他從未向她道歉過,一次也沒有,只敢趁喝醉的時候道歉,醒來的時候還可以藉口醉了不記得了,可惡的男人。


「你喝醉了,睡吧。」語氣如哄孩子般寵溺,讓他想起幼時在母親懷裡沉睡時,母親也是細聲低語地哄他入睡,他總是倔強地說他不累、不想睡,最後嗅著母親身上的馨香,安然睡去。

 

他不再武裝,彷彿回到幼時任意撒嬌說:『我沒有醉……』

 

「是,你沒有醉。」櫻輕揉著他的髮,不久佐助就因不勝酒力而睡去,她不再害怕吵醒他,將他推到床上,眼光盯著遠方。

 

「生日快樂,佐助。」

 

許久,她收回視線,目光放在熟睡的佐助的臉龐,眼底平靜止水,晶瑩的淚珠順著優美的弧度,滑落。

                                                                                                                                                                                                                                                    〈未完待續〉

作者後言
沒想到這次發文間隔如此短
可能是有靈感所以後續情節打得挺順利的
此章情節當中說到人在驚訝時是會失去所有能力的
腦中會一片空白,什麼話也說不出來
我自己也是有親身經驗的,才發現此言不假啊
這一章中花火懷孕了是不是讓大家很驚訝呢
我想要忠於原著,而且劇情也是有需要的
花火的懷孕讓櫻大崩潰
才發現自己沒有辦法忍受這般詭異的三人行
也沒有辦法忍受佐助和別的女人在一起
終於清醒的感覺,人都是需要發生些什麼才能領悟吧

最後,謝謝大家喔:)))))))))

台長: 酸糖
人氣(2,629) | 回應(4)|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佐櫻 Born to die |
此分類下一篇:佐櫻 Born to die 三
此分類上一篇:佐櫻 Born to die 一

靖影藍
好虐阿!!!!
覺得兩人都陷在這個框框中走不出去,但是感覺櫻想要突破這個框架,明明是愛著佐助卻必須要選擇離開他。
2018-05-13 21:37:41
版主回應
大虐文無誤!!!!!!!
基本上tas和wln中櫻和佐助之間有個卡卡西,註定讓櫻和佐助起衝突
櫻也試著讓自己和佐助和平相處,然而有個無法消除的歧見,漸漸地也有些疲倦了
愛一個人到後來,若是有無法橫跨的代溝,會耗盡力氣的,選擇剩下自己主動離開或是等到彼此筋疲力盡再分開
想要表達感情中這個殘酷的事實,可我不是在恐嚇大家的意思

謝謝靖影藍的支持和分析喔:))))))
2018-05-23 23:58:29
(悄悄話)
2018-05-18 20:55:50
若宮 凝
這個系列好虐!!!
但是我喜歡,感覺糖醬很久沒寫虐文了((可能也是因為太忙不常更新的原因吧~~
大力支持這個系列!!!很期待下次更新!!
2018-05-30 20:50:11
版主回應
又是高虐系列了
最近怎麼一直寫虐死人不償命的文章呢?
好像吸取太多負面能量了
也有點想寫又酷又帥的文章
其實是因為我的時間規劃不夠好,才會不常更新
謝謝你支持這個暗黑系列
最近會更新文章喔~~

謝謝若宮 凝喔:))))))))
2018-06-01 13:08:01
ㄇㄌ
我想問一下
zixxc是什麼?
2018-06-13 18:56:03
版主回應
繼續看下去就會知道囉~~~
2018-06-14 19:59:16
我要回應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