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這台去露營超夏趴! 真假?+好友就送50太可愛了吧!史努比鬆餅~ 【大巨蛋案】 趙藤雄近...
2016-10-25 21:51:01 | 人氣(9,359) | 回應(2)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0 收藏 1 轉貼0 訂閱站台

屬於我的結局 三十七 完


屬於我的結局 三十七 完
※屬於我的結局在此完結,謝謝大家一直以來的支持!
※會有後記說明,還請大家賞光欣賞

隔日深夜,佐助揮開重吾來扶他的手,問:『都準備好了嗎?』

 

『準備好了。』

 

佐助這才抹去額前的血,解毒劑全數用盡,從方才戰鬥中突然開始發燒來看,毒果然還沒清完。

 

重吾瞧見佐助難看的臉色,提議說:『我去通知夫人─』

 

佐助伸手擋住去路,道:『別做多餘的事,收尾就交給你們了。』

 

黎明時天空呈現淡粉紅色,他回到住處客廳翻出醫療箱決定給自己隨意包紮,一轉身櫻就站在身後。她來到他身邊蓄起雙手注入查克拉,被佐助抓住雙手阻止,道:『別做無謂的事。』

 

櫻甩開他的手,說:「無不無謂由主治醫生定義,請你配合治療。」

 

溫暖的查克拉佈滿全身,大大小小的傷口漸漸癒合,佐助才放鬆下來不再抗拒。櫻想讓佐助靠著她的肩膀回房休息,但佐助又是那拗脾氣拒絕,只得由他自己回房,她在身後盯著。確認他躺好不再亂動,櫻才離開房間取水盆和毛巾。

 

不知是毒未清除乾淨還是傷口造成的,體溫不降反升,佐助的呼吸變得沉重,雖然他極力隱藏仍瞞不過她,看在他是病人的份上也不再嘮叨。先用熱毛巾擦去他臉上的塵土和血跡,再用冷毛巾替他降溫,不知過了多久,熱度獲得控制,天也完全亮。櫻連忙打理好自己和女兒,將晴海交給保母後趕緊回來照顧佐助。

 

原以為佐助不會乖乖待在床上,沒想到回來的時候他仍在沉睡,額上的毛巾已經微溫,連忙再取冰水回來。佐助額前有頭髮,她直覺伸手撥去,忘了手指被水泡得冰冷,碰觸的瞬間佐助睜開眼睛,櫻道:「抱歉。」反射性收回手,反被佐助抓住貼在額上,說:『比毛巾好用。』櫻使力想要掙脫,佐助握得更緊卻沒弄痛她,悠哉地說:『不是要給我降溫嗎?』

 

「知道了,手放開。」櫻叨叨念著,佐助放開手閉上眼繼續休息。

 

上次佐助生病她的心思都在計畫解毒上環繞,現在解毒計劃已經完成了,可以放鬆些。高燒讓長年無血色的面頰出現少見的潮紅,嘴緊抿著,眼皮蓋住銳利的雙眼,眉間與眼周因為皺眉出現細紋,她意識到她和佐助都不年輕了。

 

和佐助的相處時間不長,她卻知道這是少數佐助流露脆弱的時刻。獨自走了這麼遠一定很累,活在隨時會被取命的恐懼,還要費心神保護她和晴海,他都不曾有怨言。她的人生是木葉的,現在分一些給佐助不為過吧?她決定拋下過往的顧忌,一次也好,讓佐助再次體會幸福的時光。

 

待他醒過來天色已暗,床邊的矮桌放著稀飯和湯藥,在床上坐起後櫻開門進入,確認他燒退了。他問:『晴海呢?』櫻坐在床邊椅上攪拌稀飯,回答:「睡了,現在已經九點半了。多少吃一點,一整天都沒吃東西。」端起一旁的稀飯,佐助伸手要接下,遞到面前的是裝滿稀飯的湯匙,佐助遲遲不肯張嘴她只好說:「張嘴。」

 

『你當我是小孩子?』佐助不張嘴,似乎閉得更緊了,櫻只好收回湯匙,吹涼粥後再遞到面前:「不燙了。」沒有後路了,佐助只能鬆開嘴吃飯,喝藥也是給櫻一口一口餵。

 

『我去洗澡。』見櫻想要阻止他,挑眉惡趣味地說:『你當我是小孩子要幫忙洗?』

 

「才、才沒有呢!快去洗澡!」把毛巾丟向他,帶著碗匆匆離開房間。洗完碗回來佐助已洗完澡回來,毛巾隨興掛在未吹乾的頭上,她取來吹風機想幫他吹乾頭髮,說:「燒才退小心別再生病。」

 

『你又當我是小孩子?』櫻懶得再說了,自尊心高又臉皮薄的男人,真不坦率,直接打開吹風機開關替他吹髮。吹乾後她捲起電線收起吹風機,櫻想趁佐助膩之前離開,他卻開口留她:『我想吃蘋果。』之前晴海感冒的時候說過蘋果泥,所以他也想吃吧,藥的苦味只想用甜味掩蓋。

 

佐助盤腿坐在床上,櫻坐在椅子上低頭削蘋果,一圈一圈蜿蜒而下的果皮猶如蚊香線圈。她的表情缺少當年在醫院替他削蘋果的興奮,取而代之的是寧靜的溫柔。手起刀落,蘋果被分成漂亮的四等分,將盤子遞給佐助,伸手取了一片後他勸她吃,櫻沒有拒絕。

 

很快地食完盤裡的蘋果,櫻提議要再削一顆,佐助沒有拒絕。空氣中只有水果刀劃去果皮的沙沙聲,還有蘋果散發出來的香氣。

 

佐助的眼神停留在櫻忙碌的雙手上,似曾相似,說:『以前……你也替我削過蘋果。』櫻頓了一下,扇扇睫毛繼續手上的動作,回:「那麼久以前的事,你還記得啊?」

 

『那時候我很抱歉。』

 

「無緣無故道什麼歉呢?」

 

櫻的聲音像是母親寵溺孩子般溫軟,他猶豫該不該說下去。當時他因為和鼬實力差距懸殊而感到急躁,又為了是否離村追求力量而感到心煩,所以將氣出在櫻還有七班身上。他拍去櫻的手,踐踏她削的蘋果,甚至和鳴人在醫院頂樓上大鬧一場,最後被卡卡西制止。兩次離村時都用言語羞辱她,說真的,他已數不清傷害她多少次了。

 

『當時我踩了你削的蘋果,還有很多事情都對你……對不起。』最後三個字很沙啞。

 

「佐助的記憶力真好,我都不記得以前的事情了。」櫻淡然一笑將蘋果圈削裂掉落,掩飾她發抖的手。她撒謊,其實她還記得那天的事,如漩渦般翻滾在心頭。經過歲月的磨練,她體會佐助那時的急躁,那種深怕追不上被丟下的慌張感,他才會穿起盔甲,將怒氣當作刀劍揮舞,只可惜那時的她並不明白。

 

三番兩次傷害她的佐助是壞人嗎?她說不出答案,只能說佐助有他的苦衷和難處,她無法理解和接受罷了。那麼佐助愛她嗎?她同樣講不出答案,他對自己究竟是愛,還是她嫁給鳴人,將目光從他身上移開,使他再也不處於優勢的不甘心和占有慾?那晚她詢問佐助是否愛她,他並沒有承認,只有承認她是他的妻子,只因為她是他的妻子所以他愛她?

 

切好蘋果她和佐助平分,佐助不再言語,她收拾完餐盤從懷中掏出卷軸放在昨邊矮桌上,說:「解毒的說明我放在這裡,我先回去了,你好好休息。」說完手貼在佐助額前測量溫度,說:「燒退了。」

 

佐助伸手握住她尚未收回的手,聲音是不可思議的溫柔,道:『謝謝你。』

 

「不會。」被握住的手指放鬆微曲,久違的平和很襯今晚的氣氛。

 

 

 櫻一起床,暖陽在地毯上爬格,簡單盥洗看過晴海就來佐助的房間,只見他背對她,站在窗邊遠望。

 

『你們回去吧。』冰塊般森冷堅硬的聲音和昨晚截然不同。

 

興奮的臉色迅速褪去,像兜頭被潑了一盆冷水般,櫻問:「回去?」

 

『回木葉去,東西收拾好香璘和水月會帶你們回去。』

 

「你說什麼?怎麼突然─」

 

佐助打斷她,說:『不是突然,我早就厭惡有你們的生活了。』佐助不顧櫻的反應,逕自說下去:『已經拿到記載解藥的卷軸,醫院由香璘接管,繼續留你們也沒有利用價值。』

 

 

水月拾起地上為數不多的行李袋,問:『行李就這些嗎?』

 

「是的,麻煩你們了。」沒有什麼行李,因為她認為所有東西都是佐助提供的,她不該拿。

 

「可以……再給我一點時間嗎?我想跟佐助說些話。」

 

香璘正蹲下身和晴海說話,水月望向香璘,一個眼神夫妻心意相通,點頭同意。香璘想起幾周前,她突然被佐助找去,而且還是一個人來。

 

『任務結束後,醫院就由你接管。』

 

『那夫人……』

 

『她不會在這裡了。』

 

『什麼意思?你的意思是……你要把她們送回木葉?為什麼這麼做?』

 

『她們已經沒有利用價值了,回去那天由你和水月負責送他們回去。』

 

『佐助!你知道我、水月還有重吾跟隨你這麼多年,我們都希望你能夠幸福。你把她們放回去……』

 

『放她們回去和我的幸福有什麼關係?』

 

『你可能沒有注意到,自從櫻和晴海來後,你的表情溫和多了,有的時候甚至會發自內心的笑。』

 

『你們看錯了。』

 

『不會看錯的,我們三個都看得很清楚。』

 

『好了,就到這裡。你可以出去了。』佐助舉起手,重吾便進入辦公室拉住香璘的手臂,他用眼神向她示意,再不走是會踩到佐助的火線的。

 

香璘發出嘆息,稍微施點力氣想掙脫重吾的桎梏,對著佐助問:『再讓我問最後一個問題就好。』

 

重吾接收到佐助的眼神,放鬆了力道。

 

『你捨得放手嗎?』

 

『捨得。』

 

『你愛著他們,怎麼忍心放手?』

 

『這是第二個問題了。香璘,退下。』

 

出了門重吾馬上放開香璘,她急忙問:『重吾,你知道些什麼吧?不要想瞞著我。』

 

『佐助一開始就懷疑合作的人有不軌之心,就在夫人身邊安插眼線兼任護衛,一邊私下調查,果然他們沉不住氣攻擊了夫人。因此夫人當時甩開護衛逃走佐助很生氣,才會狠心面對木葉派來的人。』

 

『之後佐助便想消滅合作之人,對木葉或是佐助都是百利無一害。先是和木葉談條件,原本他提供木葉叛犯的名單給火影,交換條件是要火影放棄夫人和女兒,火影不從,佐助就將條件改為將名單上的人清除。接著火影派人來營救夫人和女兒,卻早一步被我們察覺,但佐助下令不准我們傷害派來的人,而是使了計謀讓他們自行離去。最後火影將名單人員消滅,我們也將覬覦宇智波力量的人清除。』

 

『因為佐助看出火影的真情,還有夫人和晴海想回家的心情,才決定不傷害後來派來的人,將他們送回木葉?』

 

『或許吧,我們只能按照自己的方式去解讀。』

 

 

香璘和水月先帶著晴海在門口等,櫻獨自回到佐助的房間,他仍維持站在窗邊遠眺的姿勢。

 

「我們要……回去了。」

 

佐助如一尊雕像般不動,窗上溢滿冬陽,窗外風的低語隱約可聞。

 

看來他是不打算轉過身,櫻垂下眼簾說:「其實我撒了謊,和你相處的記憶我都記得,你說的一言一語我都沒有忘記,因為那曾是我的信仰。現在我走了出來,你也放過自己吧。」

 

佐助仍不為所動,彷彿她不存在於這個空間裡,櫻趨前從後方擁抱他。

 

「佐助,謝謝你。」阻止他走的那日,她也是這麼抱著他,卻被他狠心拒絕了。這次,他沒有拒絕。

 

『你恨我嗎?』

 

她愛過他,戀過他,等過他,卻沒恨過他。

 

她脫下無名指上的團扇戒指,扳開佐助緊握的拳頭,將戒指放入掌心,再將攤平的手指曲起,包覆微涼的戒指。

 

「不恨。我希望你幸福。」她搖頭,笑了。自從來到音忍者村,她就沒對他展露出真心的笑容,此刻離去卻是她給他最美的,也是最後的笑容。

 

 

 當火影夫人和女兒出現在木葉大門時,久候多時的火影和兒子已忍不住向前,一家人抱成一團,笑中帶淚。

 

櫻凝視丈夫和兒子的臉龐,享受久違的家庭和樂。同時她忍不住想:那個在遠方異地的男人,是否仍在窗前眺望,穿越千山萬水,找尋他的幸福?

 

丈夫和兒子拉拉她的衣襬,她回過神回予笑容。

 

 

 

他不知道站了多久,從白天到黑夜,手裡緊握團扇戒指,擁抱後的餘溫已散退,屋內只剩他一人的溫度,轉身想去衣櫃取斗篷,意識過來的時候他已來到晴海的房間。床上的被子不如以往整齊摺好,廟會那晚贏來的兔子布偶躺在床上,顯示早上匆忙離開的痕跡,他伸手摸布偶。以後打開門不會再看到她熟睡的模樣,醒來惺忪的模樣,毫無保留對他笑的模樣,不能再替她抹去嘴邊的食物,不再體會擁有女兒的感覺。

 

再來到櫻的房間,隨手打開衣櫃,映入眼的是她初來音忍者村穿的洋裝。她來到這裡幾天了?彷彿是昨天的事情了,快樂總是容易消逝,痛苦總是無限漫長,他再清楚不過。將洋裝從衣架上取下,飄動而來衣物的香味,是她身上的味道。他坐在櫻的床上,洋裝擱在腿上,空茫茫望向窗外。

 

這才是屬於她的結局,屬於他的結局,屬於他們的結局。

 

 

 我愛過你,這顆心無法平靜,

 

似乎愛情仍然在我心底逡巡;

 

但你不要再為它所困,

 

我不想以任何事情傷害你。

 

我愛過你,不抱希望,不吐聲息,

 

既受羞怯之苦,又受嫉妒之痛;

 

如此溫柔,真誠的愛情,

 

願上帝保佑另有人能夠給你。

                                                                                                                                                                         〈全文完〉

台長: 酸糖
人氣(9,359) | 回應(2)| 推薦 (0)| 收藏 (1)|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屬於我的結局 |
此分類下一篇:屬於我的結局 後記
此分類上一篇:屬於我的結局 三十六

花房×歆
酸糖姐~~久違了><

天啊…屬於我的結局完結了…天啊…這就跟火影動漫完結是一樣的心情啊…完全不敢相信…就像你已經習慣的生活突然被抽離了什麼,心是酸也是痛。

佐助有佐式的溫柔和體貼,到最後他隻身一人坐在床邊,真心覺得不捨…。佐助在櫻待在他身邊的這段時間,懂得適時放下倔強,了解為人父的感受,和不同以往的更多心情,最後,是放手。
櫻自始至終都改變了佐助,這點一直都是如此的。我感謝櫻,為我帶來了這樣的佐助。

再來講到火影動漫完結~
不~~~~~~~~~~~~~~~~~~~我不依啦><
佐助的回心轉意,櫻堅定的心意和最後的額頭咚,都是滿滿的愛阿( ´▽` )ノ雖然岸本老師表示會出番外篇,但是那個的意義真的不一樣阿~>_<~我只能慢慢接受這個事實了T_T

最後啦~
到現在歆依然不後悔挖了這麼多的坑(被毆
因為為他們創造不同的幸福,是我最大的小幸運\(^o^)/
謝謝酸糖姐的屬於我的結局,我永遠不會忘。
2016-10-26 21:33:19
版主回應
花房久違了!

對於屬於我的結局完結,我也是有點驚訝,有些放下了某樣東西卻有些落寞的感覺,像是孩子離開父母身邊的感覺吧!
或許往後的人生會經歷多次這種別離,並且學會如何走下去

佐助表達溫柔的方式彆扭,但在面對孩子的時候是比較放鬆的,讓他思考有些時候不必那麼緊張,縱使他的身分不容許他大意
櫻改變了佐助這一點是確定的

火影完結雖然捨不得
但大家都有好歸屬我就很開心了
尤其是佐櫻,好像看到年少時的佐助回來了
額頭咚真是個好東西,代表感情的傳承吧

有時候不知不覺會挖太多坑出來,但也代表花房靈感想法很多
為佐櫻創造不同形式的幸福是我們佐櫻迷的樂趣
謝謝你喜歡我的作品,你們是我的動力和感動來源,我也不會忘了大家的

謝謝花房喔:))))))
2017-01-23 22:48:31
若宮 凝
恩有點沉重的結局,但我覺得真實的世界就是這樣,不是所有事情都那麼美好。
有時候看小說都會有這樣的感覺,太過不切實際,或許看完會覺得,好的結局ㄟ,很開心啊,皆大歡喜,不過回過頭看看,好像沒什麼東西留在心裡。
所以啊~~我還是會比較喜歡這種路線的小說,雖然看完自己會揪心的要死,可是就會覺得,啊又是一劑強心劑!! 我以後碰到類似情形可以挺住的!!((好啦純屬自己幻想~~
不過我真的認為這樣的事一定會發生,而且比起快樂結局,這發生機率更高吧~~還是不要對世界抱著太過美好的想法好了~~
回到揪心佐櫻~~當然還是會不捨佐櫻分開啦~~~
但是能看到佐助的轉變真的很開心,不管是在同人還是在火影結局裡~~~((不過我還沒追動畫版...常常看完漫畫就懶得追動畫哈哈
結論就是,這篇是有點沉重好結局,但我很喜歡~~~~
我會繼續支持糖醬的~~~~~
2016-11-06 12:48:50
版主回應
我覺得這是最好也是最沉重的結局了,若是幾年前我可能會讓櫻留下來陪佐助,但是經過幾年的歷練我覺得還是要讓櫻回去
我還是很喜歡好的結局,因為可以彌補真實世界的難過
這篇文章可以當作凝的強心劑是我的榮幸^ ^
其實這個世界還是有美好的事情發生,只是這一篇被我打得很苦澀
佐助的轉變一直是我期待的,不論是在作品裡或是原著裡
謝謝凝支持我的結局,好感動><
2017-01-23 23:03:02
我要回應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