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成大醫院斗六分院戴... 醫師:偏頭痛可用針灸治療台灣50的傻瓜投資術 民航局規定放寬 自拍棒...
2010-12-12 17:45:48 | 人氣(64,790) | 回應(9)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6 收藏 1 轉貼0 訂閱站台

佐櫻 不懂 一 激H慎入

 

佐櫻  不懂  一  激H慎入

 

※很抱歉的讓各位久等了。

※此篇個性有點不同。

※因為劇情需要,所以文中有H,請各位多多包含。

 

 

“我在居酒屋,我等你來。”

  

木葉居酒屋裡人潮熙攘,說話聲和敬酒聲將整個房子裡的氣氛拉到最高點,而在這陣喧鬧中,有一股安靜的氣氛圍繞在吧檯。吧檯前坐了一位托著額頭的女人,桌子上擺了一道下酒菜,也堆滿了不少酒瓶。而眼前的女人不管酡紅的面頰,仰頭又把手中的瓊漿玉液飲盡。

今晚她想做個了斷,對不上不下的感情作個交代。

是啊!她不想再執迷,再去猜想他的想法了,她要他親口說,她要知道他們到底能不能再繼續下去。她渴望的是清晰甜蜜的感情,而不是虛無縹緲、淡而無味,彷彿霧裡看花的感情。現在剛好是個時間點,不是走下去就是從此毫無關係。她想賭,就像師傅的賭性一樣,這次她要賭下去。

宇智波佐助,這個她從小暗戀的男人,交往同居五年的男人。兩人每天的接觸就是中午送便當給他的時候,還有晚上各自回到家休息,在同一個建築物的時間。而他從來沒有跟她提起便當的事,只是在每天送便當時輕點頭道謝,還有將未洗的便當盒放在洗碗槽,然後隔天等著吃飯。

該死!她是他的傭人嗎?

再來很少有接觸,兩人都太忙碌,時間都錯開。而佐助很少休假,因為他是一個熱愛工作的人。

今天下午她不負責任的請人帶給他一張便條紙,上面寫著她在居酒屋等他來,也沒有署名,她想猜他知不知道自己的筆跡,又或他根本不在意,以為是惡作劇?

不管是哪一項,她想他不會來了。因為快到居酒屋打烊的十二點了,卻沒看到他的人影。好啊好啊,現在她知道要怎麼選擇了。思緒還沒想清楚,卻因為酒精的作用,人整個陷入昏昏欲睡的狀態。

在恍惚間她自嘲著自己的好酒力,平時她一聞到酒味就有點昏了,今天卻能面不改色地喝好幾瓶,她越喝越清醒,怎麼喝也喝不醉。難道是自己豁出去的緣故嗎?

 

不管了。現在頭好昏,眼皮好重,手臂交叉疊著,趴在桌上睡了。

 

 “我在居酒屋,我等你來。”

 

 一手拿著下午拿到的便條紙,在居酒屋打烊前一刻趕來的佐助驚訝地看著趴在吧檯睡著的女朋友─春野櫻。他驚訝的是她身前成堆的酒瓶,他沒想到她喝了這麼多酒,以前的她不是一聞酒味就猛咳嗽嗎?

 『她喝了多少?』冷酷地問著眼前擦著杯子的酒保。

 

『差不多三瓶啤酒,和兩瓶半的烈酒。』連看慣這些事的酒保都不禁稱讚櫻的好酒量,他從沒看過能面不改色地喝那種烈酒的女人,重點還是喝了兩瓶半,足以稱作木葉忍者村酒力最好的女人。

 『多少錢?』

 『差不多一萬。』酒保將擦拭好的玻璃杯放下,轉身走到裡面的房間。

 聽完畢佐助便動手收起那些酒瓶,突然櫻的手抓住他正在動作的手。

 

「你來了啊?陪我喝完,不喝完很浪費。」櫻坐直身子,表情迷濛,沒睡醒意識不清卻能說有邏輯的話,真令人佩服。

 『你喝了將近四分之一的薪水。』

 「不管!陪我喝!」

說完便將最後半瓶的酒倒入杯中,硬推到佐助面前。看拗不過她,佐助只好喝了。杯子一接近口鼻便感到一股嗅覺衝擊,吞下肚後佐助只感覺到熱浪沿著食道往下延伸,整個身體瞬間熱了起來。

“好烈的酒。”連他都不禁皺眉,櫻卻能喝那麼多,她到底怎麼了?

『發生了什麼事?找我來的目的是什麼?』

 櫻的眼神注視前方,良久都沒說話。

 「幫我買單還有帶我回家。」

 

 

 語畢立刻倒在桌上睡著,留下酒保和佐助尷尬地面面相覷。

 

 

木葉忍者村的夜晚街上冷清孤寥,涼風颯颯,回聲迴盪,天地間彷彿空無一物,只有天上的燦爛的星星相伴。而宇智波佐助正背著他醉倒的女朋友,一步步走向宇智波宅。

因為四周的風吹著,讓佐助聞到從櫻身上飄出來的味道。雖然充滿酒味,但混雜著她天生特有的櫻花體香,聞起來也不是那麼難聞,像是危險配上甜美,矛盾卻意外地和。

怕她著涼,佐助將他借她穿的外套拉緊,順便看看她有無意識,還是昏睡。

真搞不懂她今天到底是怎麼回事,也沒見她生活上有困難卻做出反常的舉動。先是留紙條給他,再來是喝酒。明明今天中午送便當過來的時候很正常,一到晚上卻喝一堆酒,平常的她是滴酒不沾,現在卻醉到到無法走路,要他揹著她回家。

現在問大概也問不出個所以然,所以還是等到明天早上再問吧。現在最重要的是帶她回家休息。

嘆了口氣,佐助在心中做出結論,加速回家的腳步。

 

回到家後,佐助將櫻輕柔地放在木造地板上,蹲下幫她把鞋子褪去。自己的也褪去後,將她打橫抱起,放置在臥房柔軟的床鋪上,將外套脫下,蓋上被子。櫻還在睡,喝醉的臉龐染成桃紅色,紅豔的小嘴嘟的高高的,身體的熱度讓她拉下脖子上的衣服,想圖點涼快。睡一睡煩躁地抓癢,翻身向右側睡。

佐助見狀安心了,起身拿了條毛巾走進廁所,站在洗手檯前專心地沾溼毛巾。

忽然一雙玉臂,從後面環住佐助的腰,臉蛋埋進他溫暖的背。

「佐助……」

佐助驚訝地轉身,兩人對視著。他看到她的眼神不再迷濛,早已清醒。她也醒的太快了吧?

『有沒有不舒服?』

邊說佐助邊用毛巾輕撫櫻那張姣好的臉,剛才她留了很多汗,很燥熱難受的樣子。

「佐助……」

驀地櫻的柔荑覆在幫她拭汗的手上,將它拉下,隨即附上自己激烈的吻。緊緊圈住佐助的頸部,女性的豐盈靠在他寬闊的胸膛,幾乎沒有空隙。丁香小舌主動地鑽入佐助口裡,生澀卻放膽的糾纏挑逗。

“啪!”佐助手上的毛巾隨著地心引力掉了下來。他太驚訝了,今天的櫻到底怎麼了?

不管體內的慾火是否被點燃,佐助趕緊推開櫻,兩手放在她瘦弱的肩膀上搖著她。

『櫻!你醒醒!你到底怎麼了?』

櫻看著可能是剛才的酒精或是自己主動的激情,佐助的臉頰微紅,表情卻認真地注視著她。

很好,自己起碼還能影響到他。

「你不喜歡嗎?」邊說邊吻著他的脖子,零星的吻溫柔落下。

見佐助不動了一陣子,像是在猶豫。櫻調皮的小手覆上佐助的大手,引導佐助將手放在她的腰上。露出令人憐惜的臉抬起對上他的,臉頰緋紅又嘟起小嘴,迷濛眼神惚閃惚爍,櫻真是一道秀色可餐的佳餚。

佐助隨即像是電流通過,一手放腰,一手將櫻勾進懷裡,激烈地吻著,再來是愛撫和激烈的律動。

激情在宇智波宅上演。

 

兩人平時交集不多但一交集起來便轟轟烈烈。

「嗯……佐助再深一點……啊……」

櫻破碎的呻吟挑逗著佐助的神經,佐助便從下往上頂的更用力,剛才的烈酒和現在的激烈讓他極度興奮,剛才在思考的問題也被情慾蓋過。

櫻坐在洗手檯旁的木櫃子上,兩人的動作使得櫃子嘎嘎響,但沉溺在肉體的歡愛的兩人絲毫不在意。

櫻雙手環抱佐助的頸部,雙腿緊夾著佐助的腰,柳眉輕擰,仰著頭承受佐助一次次強烈的撞擊,微張的小嘴不斷吐出嬌吟。而佐助則站著抽送粗長,大手游移在誘人的完美曲線,軟膩的皮膚回應著他的愛火一同升溫。

『疼嗎?』

瞧見櫻痛苦而歡愉的表情,佐助減緩抽插的速度,吻著細緻的鎖骨問著。他怕她疼了。

 

櫻微擰秀眉,咬著下唇,搖頭否認下體的疼痛。

「不…不會……繼續…」

佐助又再度挺進她的身體,花穴不斷收縮擠壓著他的分身,舒暢的感覺使他瘋狂,想索求的更多。

『櫻……你好美……』

佐助低下頭含住甜膩的桃紅蓓蕾,完美的胸脯隨著喘息上下起伏,大手滑到絲綢般觸感的美背,從後面推將她的身子向前靠,佐助的頭埋在櫻的胸前,滾燙的薄唇滑過敏感的地帶。

瞬間兩人即將邁入最高點。

熱鐵狂拍打著翹臀,發出臉紅心跳的糜爛聲響,木櫃子移動的聲響越來越激烈,櫻的呻吟也豁了出去,再加上佐助的低吼,好幾種聲音混雜,充斥著整個房間。

 

美穴快速收縮,粗長的移動來到最高點。在最快的一瞬間,兩人都停止了動作,直到佐助在櫻的體內釋放,兩人才放鬆癱軟下來。

用著一樣的速度紊亂喘氣著,佐助的頭靠在櫻的美胸上,男性的氣息一直吐露在依舊挺立誘惑他的嫣紅上,可以的話,他想再來第二回合,但顧及倒在他懷裡體力不支的櫻,只好作罷。

撐起身吻著櫻的額頭,輕啄酡紅的臉頰,最後是誘人的唇。激情後無力回應佐助的櫻只能喘著氣接受他的吻,因為今天先是喝酒再來是親熱,她早已累壞了。隨即閉上眼進入了夢鄉。

調整好呼吸的佐助緩緩將粗長抽離蜜穴,櫻依然坐在櫃子上不醒人事。他將櫻的背靠置在牆上,又將掉在地上,混在凌亂衣服裡的毛巾撿起來丟在洗臉檯上,又拿了條新毛巾,沾濕並小心翼翼地擦著櫻,替她清理,同時也要克制自己不要看到櫻的身體而使慾火再度點燃。

清理完後佐助拿了張小毯子蓋住櫻怕她感冒,但毯子一直滑落,一直露出櫻的酥胸與挺立的小巧花蕾,親熱後的皮膚呈現誘惑的粉紅,佐助努力克制自己不往那看。快速清理好自己,全部完畢後抱起嬌小身軀,一同步向臥房的床,倒在上頭用棉被包好,緊擁著櫻入睡。

 

隔天一早陽光射進房間裡,同時也喚醒的床上的粉紅人兒。一坐起身便察覺下身的不適,被單下赤裸的自己,熟睡中的他,還有宿醉的頭痛,櫻逐漸拼湊昨晚的事。

想分手的念頭、居酒屋、喝酒、誘惑、激情的畫面……

“天哪!怎麼弄成這樣?”

櫻趕緊拉上被單,遮住外洩的春光。瞥見一旁的小毯子,櫻快速取來並下床包住自己的身體,不顧疼痛的下體,快速找尋自己的衣物。在臥房裡找不到,櫻終於在廁所裡找到地板上紊亂的衣物。

關上門後快速的整裝,此時櫻的心裡五味雜陳,因為不知道佐助會怎麼反應。穿戴好所有衣物後想快速離開,櫻沒注意到前面,就一股腦兒的向前衝,撞出巨大的聲響,聲響之大連在熟睡中的人也會清醒。

本來櫻想安靜離開,當作沒這回事,這下糟了。

溜回臥房時佐助早已清醒,在床上坐起身,涅黑瀏海讓人看不到表情,用低沉的嗓音喚住正準備逃跑的櫻。

『櫻。』

「什、什麼事啊?」他會說嗎?如果他說了,她願意留下來再給兩人一個機會,也會將安排好的事情推掉……

『對不起。我會負責的。』不巧地,從佐助口中吐出的話語打碎了她的希望,心灰意冷。

許久兩人之間沒有對話,時間彷彿停了幾格。

隨即櫻又投下震撼彈。

「你不用負責……」

「我們分手吧。」

留下呆滯還來不及穿衣服的他,櫻就死命的跑出宇智波宅,在心中發誓永遠不再回來。

 

 

狠下心來將長達十幾年的愛情種子埋入名叫過去的土壤中。而這種子永遠不會發芽,而是在幽暗的土壤中腐壞,成為無人知曉的肥料。

 

 

 

離開宇智波佐助,她希望自己能更快樂。 

 

 

                                                                                                    〈未完待續〉

 

 

作者閒談

抱歉又消失了一段時間

因為這禮拜又爆肝了

昨天還去政大包種茶節

星期天晚上作業還沒用好

但我還是想發文

因為這禮拜這篇思緒如泉湧

Brand new life 可能要下禮拜才能出了

先說對不起了

 

這篇我想寫女人耍狠

女人耍狠真的很過癮

結果文章寫了超乎我想像的長度

 

芷芷我沒忘了問題和問卷

有空我會趕快寫的!

 

總之,謝謝大家的觀賞:))))

台長: 酸糖
人氣(64,790) | 回應(9)| 推薦 (6)| 收藏 (1)| 轉寄
全站分類: 電玩動漫(電玩、動畫、漫畫、同人) | 個人分類: 佐櫻 不懂 |
此分類下一篇:佐櫻 不懂 二

紫霜ღ
恩......為什麼佐助會說要負責啊?
不是已經是男女朋友了嗎?
這是我唯一的疑問
其他我都絕得很不錯
雖然有一點色
不過還是絕得很好看
或許是因為這樣所以才會絕得好看吧? = =
酸糖大大加油
2010-12-12 18:56:34
版主回應
這是一個好問題
為什麼是男女朋友還要負責呢?
下一章就要說明了
先賣個關子
要請大大耐心等待了
不好意思

大大覺得色啊
抱歉我下次會寫含蓄一點的
慢慢調整尺度
讓大大感覺不舒服真是對不起> <

我會繼續加油的
雖然我到現在一個字都還沒打出來
因為功課和軍歌比賽
整個禮拜都在忙碌又累下度過
但我保證聖誕節會回來的
真是不好意思

謝謝大大的留言:)))
2010-12-19 00:54:12
Haluko&Udako
他們還真的只有同居而已阿...
通常同居不就會...嗎?

佐助這次真的說錯話了
原本可以趁機挽回
卻變成這樣...

佐助要好好加油
一定要跟樱快樂的在一起

大大的文筆真的很棒呢
明明大你一歲卻總覺得文筆不如你...

大大要繼續加油喔!
2010-12-12 19:41:58
版主回應
這個嘛......
我的設定是他們同居但是沒有...
因為太忙了也沒什麼交集
比較含蓄的一對
下一章也會說明

佐助真的說錯話了
櫻真的心死了
劇情也會有發展
但我現在都還沒打啊
忙到快瘋了>口<

不敢當不敢當
我的文筆還需要很多的磨鍊
大大的文章也很不錯啊
一起加加油^ ^

謝謝大大的鼓勵:)))
2010-12-19 01:01:21
小寒
推推!
大大打的很棒吶

小佐阿,最後那句話可是會讓櫻櫻心碎的!

大大的文筆超棒,很好看!

期待下回,繼續加油
2010-12-14 21:45:00
版主回應
謝謝大大的稱讚
我還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
我會加油的^ ^

佐助那句可是瞬間粉碎了櫻的希望
如果是我也會跟櫻一樣傷心吧

謝謝大大的鼓勵
也謝謝你的留言喔:))))
2010-12-19 01:03:42
艾兒
酸糖大大好久不見
文真的好好看唷
艾兒我呀 一定要把大大的文推上天

劇情超有韻律感
看了很舒服喔〈雖然有點色〉

不敢怎麼說
酸糖加油
2010-12-17 23:39:49
版主回應
不好意思
我真的消失太久了
真的好久不見了

謝謝大大的讚美和推崇
我會繼續加油打文的

韻律感?
要怎麼看啊?
原諒我的才疏學淺
我對於鏡頭式、韻律感寫作技巧都不太明白
但應該是好的吧
謝謝大大喔

下次如果有機會的話我會寫的含蓄點
大大們都覺得色
打這篇的我在幹麻阿> <

謝謝大大的支持喔:))))
2010-12-19 01:08:28
芷芷
唔啊啊對不起這麼晚才來Q口Q"(跪
話說這篇依然很讚啊ˇ
不過好害羞…(遮臉(最好
女人偶爾耍壞也是很誘人的XD
啊佐後面會去找櫻櫻嗎會嗎會嗎@w@??
希望來個溫馨和好篇然後再hhhhh~~(毆
糖糖加油唷~~~
等妳的背背故事和問卷XD"(飛撲
2010-12-19 11:47:30
版主回應
不用抱歉阿小芷
要道歉的是消失很久和留一大堆未填的坑的我
最近真的忙到快瘋了
先是軍歌比賽再來是功課
每天都只睡4、5個小時
電腦很久沒碰了
這次來只能先回覆留言
真正有空大概是元旦或寒假吧
再次跟大家說聲對不起>'''<

打的讓人太害羞我實在是不好意思
下次我會含蓄的
女人耍壞總是有股危險的味道
佐助會不會去找她
我先賣個關子
會不會是好結局或壞結局也不一定
至於H也是要看劇情的走向
不過最近H好像打的比較順了
這是好事還是壞事呢?

我會繼續加油的
背背故事和問卷真是不好意思還要等一段時間
我對不起你們啊> <
2010-12-25 22:31:53
小涵
加油吧!!!
2010-12-25 21:58:33
版主回應
謝謝大大的鼓勵
我會盡快寫出文來的
感謝大大的留言:)))
2010-12-25 22:32:49
紫霜ღ
酸糖誤會哩!
我不是那個意思啦!
本來就是有點色才會好看啊!
不用改!!!
我也挺喜歡的
因為我在這方面不擅長
所以關於這方面反而還要學習
而且我也不會不舒服
酸糖儘管放心的寫!
2010-12-27 18:13:15
版主回應
喔喔喔
原來是這個意思啊
但我想還是含蓄一點好了
太大膽我自己都臉紅心跳>////<

謝謝大大的留言和鼓勵
讓我有動力繼續下去
謝謝你喔:)))
2010-12-30 22:42:04
殘夜
初次見面,酸糖你好!:)

我叫殘夜,你叫我小夜就好哩!

希望我們可以成為朋友喔!

還有....

如果還有下文...

可以再多一點點...H嗎?(色小孩!!

因為我是衝那個第八字母來滴說!!
2011-01-19 20:26:03
版主回應
小夜
初次見面你也好啊^ ^
歡迎你來這裡坐坐
我也希望能和大大成為朋友喔

這個嘛......
下文就比較沒有H了
再來就是劇情的發展了
要H也是很久以後的事啦

不過我腦中還是有些H文的構思
只是還沒成形也還沒決定要不要打出來
因為覺得自己H好像打太多了> <

謝謝大大的支持喔:))))
2011-01-20 21:26:03
(悄悄話)
2011-02-25 18:24:12
我要回應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