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11-07 05:00:00| 人氣1,876| 回應1 | 上一篇 | 下一篇

愛倫坡:世界百大作家55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愛倫•坡

File:Edgar Allan Poe 2.jpg
這張以銀版攝影法拍攝的照片攝於1848年,當時愛倫•坡為39歲
簽名
埃德加•愛倫•坡(英語:Edgar Allan Poe;1809年1月19日-1849年10月7日),美國作家、詩人、編者與文學評論家,被尊崇是美國浪漫主義運動要角之一,以懸疑、驚悚小說最負盛名。愛倫•坡是美國的短篇小說家先鋒之一,並被公認是推理小說的創造者,甚至被視為科幻小說的共同催生者之一[1]。他是第一位眾所周知、僅以創作一職糊口的美國作家,並因此長陷於經濟困難與不順遂之中[2]。
  愛倫•坡生於麻薩諸塞州波士頓,本名埃德加•坡,幼時雙親便已逝世。坡由維吉尼亞州里奇蒙的約翰與法蘭西絲•愛倫夫婦扶養長大,但從未被他們正式收養。在維吉尼亞大學短暫就讀、從事軍職後,愛倫•坡離開了愛倫夫婦。他自費出版了首部作品《帖木爾》 (1821) 詩集,就此展開了他的創作生涯。
  愛倫•坡後將心力投入散文,並在接著數年間謀職於文學雜誌與期刊,以他獨特的風格成為小有名氣的文學評論家。愛倫•坡因工作需求常來往巴爾的摩、費城、紐約等城市,而於1835年,與他當年十三歲的表妹維吉尼亞•克萊姆在巴爾的摩完婚。1845年1月,愛倫•坡發表了詩作《烏鴉》,一夕成名。二年後他的妻子死於結核病。愛倫•坡開始籌畫以個人名義創辦一份刊物《賓州報》(後改名為《鐵筆報》),但到死前都沒有完成此業。1849年10月7日,愛倫•坡逝於巴爾的摩,得年四十歲,死因不明,各類說法甚多,據猜測有酗酒、腦溢血、霍亂、吸毒、心臟病、狂犬病、自殺、肺結核等等可能[2]。
  他的著作亦時常現身於文學、音樂、電影與電視等流行文化中。愛倫•坡生前的各處居所則多被保留為博物館至今。
  早年
File:Edgar Allan Poe Birthplace Boston.jpg
這個匾牌標誌了愛倫•坡在麻州波士頓出生的大約位置。
1809年1月19日埃德加•坡出生於麻薩諸塞州的波士頓,家中排行第二,父親大衛•坡二世與母親伊莉莎白•雅諾德•坡均為演員。他有一兄一妹,分別名為威廉•亨利•倫納德•坡與羅莎莉•坡[3]。埃德加可能是依據莎士比亞劇作《李爾王》中的一角命名的,大衛與伊莉莎白曾於1809年演出此劇[4]。坡的父親於1810年離家[5],而母親則在隔年死於肺病。坡隨後被在維吉尼亞州里奇蒙(Richmond)買賣菸草、布匹、小麥、墓石、奴隸等商品的蘇格蘭商人約翰•愛倫私下收養[6]。愛倫夫婦待坡如寄養家庭,也為他取名為「埃德加•愛倫•坡」[7],但從未正式收養他[8]。
  1812年,愛倫家族讓坡在國教會教堂受洗。約翰•愛倫對自己的養子時而寵愛,時而苛刻的要求。[7]1815年,愛倫•坡全家遷往英格蘭。坡進入蘇格蘭埃文的一所語法學校就讀了一小段時間。一年後全家再次遷到倫敦。在那兒他就讀於切爾西寄宿學校。1817年夏,他又加入了Stoke Newington的約翰•布蘭斯比莊園學校。[9]
  1820年,坡和養母返回了里奇蒙。4年後,他成為里奇蒙青年榮譽衛隊副職官員。
  1824年,坡在心理上承受雙重打擊,生意倒閉的養父脾氣暴躁;暗戀的一位女士病故,為此,坡後來作了一首詩:《致海倫》。第二年,坡的養父因為繼承了一筆遺產而重新富裕,坡與一名少女私定婚約,但雙方家長都強烈反對,最後此婚約被少女的父母廢除。17歲時,坡的養父將其送入維吉尼亞大學,但只給他三分之一的學費,在經濟上受困的坡並不像他的一些同學那樣去工作,年輕的他選擇了賭場,但毫無經驗的成為了失敗者,而他的養父嚴厲的拒絕替他還那筆債務。入學不足一年,坡輟學,回到里奇蒙。第二年3月,他離家出走。
  1827年5月,坡在波士頓以「埃德加•A•佩里」為名應募入美國陸軍。同時,波士頓的一家小出版社出版了坡的第一本詩集,其中共收入10首詩。同年11月,坡所在的軍隊前往南卡羅萊那州守防。1829年,坡的養母去世,坡退伍,當時懷有成為職業軍人志向的坡寫信請養父幫助他進西點軍校,並希望養父能夠資助他的第二本詩集的出版。對此的回答是否定的,雖然如此,同年12月,坡的第二本詩集仍然由巴兒的摩的一家出版社出版了。
  1830年5月,坡進入西點軍校,在校中以其諷刺詩聞名,坡甚至還寫信諷刺他的養父,最終其養父與他斷絕關係。不忍軍校刻板壓抑的生活,坡常常故意違反校規,1831年1月受軍事法庭審判後被開除。接下來的幾年,坡住在姑媽家,教表妹維吉尼亞念書。1833年,坡的一短篇小說《瓶中手稿》獲巴爾的摩《星期六遊客報》舉辦的徵文比賽的一等獎;另外,《羅馬大圓形競技場》則獲詩歌類比賽中的第二名。
  1834年3月,坡的養父逝世。雖然坡的小說和詩歌都開始嶄露頭角,但他的經濟仍十分拮据,評論家約翰•P•甘迺迪很賞識坡的才華,他不僅借錢給坡還將坡介紹給月刊《南方文學信使》的出版人托馬斯•懷特,坡從1835年開始為《南》供稿,憑其犀利的筆調贏得了大批讀者青睞,後受聘為《南》的助理編輯並負責書評專欄。1836年,坡娶表妹維吉尼亞為妻。次年,由於薪金及主編權力範圍與懷特不合而辭職,後遷家紐約。之後連續幾年,坡沒有謀到編輯的職位,他作為自由撰稿人先後為幾家雜誌供稿,但過著極為拮据的生活。
  1841年4月,坡成為《格協厄姆雜誌》的編輯,首次發表推理小說,之後結集出版《怪異故事集》。這期間坡希望能夠創辦一本雜誌,1842年從《格》辭職。1843年為《先驅》供稿,6月,短篇小說《金甲蟲》在費城《美元日報》的徵文比賽中獲獎,由於該篇小說被大量轉載,坡變得出名,他的作品順利的出版,並受邀作巡迴演講。之後幾年,坡的事業較為順利,1845年成為《百老匯雜誌》的所有人,但由於一些個性強烈的評論而受到反對,致使名譽受損,被認為沒有道德、神經錯亂。1846年,在各方面受阻的情況下,坡結束了《百老匯雜誌》,攜病重的妻子搬至紐約郊外。坡同樣患有病疾,但仍堅持寫作,並強有力地反擊那些誹謗他的人。
  1847年1月30日,維吉尼亞去世,深愛妻子的坡受到嚴重的打擊,更加無可救藥的酗酒使其精神受到嚴重損害。之後的兩年中,坡曾有過一兩段愛情,但都沒有結果。1849年10月7日坡逝世,不過死因至今未明。坡死後葬於巴爾的摩,而自1949年起,即坡死後一百年,一個被稱為坡的敬酒者的神秘人每年都會拜祭坡。
  參考文獻
Foye, Raymond (editor). The Unknown Poe Paperback. San Francisco, CA: City Lights. 1980. ISBN 0872861104.
Frank, Frederick S.; Anthony Magistrale. The Poe Encyclopedia. Westport, CT: Greenwood Press. 1997. ISBN 0313277680.
Hoffman, Daniel. Poe Poe Poe Poe Poe Poe Poe Paperback. Baton Rouge, La.: Louisiana State University Press. 1998. ISBN 0807123218.
Krutch, Joseph Wood. Edgar Allan Poe: A Study in Genius. New York: Alfred A. Knopf. 1926.
Meyers, Jeffrey. Edgar Allan Poe: His Life and Legacy Paperback. New York: Cooper Square Press. 1992. ISBN 0815410387.
Quinn, Arthur Hobson. Edgar Allan Poe: A Critical Biography. New York: Appleton-Century-Crofts, Inc. 1941. ISBN 0801857309.
Rosenheim, Shawn James. The Cryptographic Imagination: Secret Writing from Edgar Poe to the Internet. Baltimore: Johns Hopkins University Press. 1997. ISBN 9780801853326.
Silverman, Kenneth. Edgar A. Poe: Mournful and Never-Ending Remembrance Paperback. New York: Harper Perennial. 1991. ISBN 0060923318.
Sova, Dawn B. Edgar Allan Poe: A to Z Paperback. New York: Checkmark Books. 2001. ISBN 081604161X.
Whalen, Terence. Poe and the American Publishing Industry//In J. Kennedy. A Historical Guide to Edgar Allan Poe. Oxford Oxfordshire: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1. ISBN 0195121503.
  延伸閱讀
Ackroyd, Peter. Poe: A Life Cut Short. London: Chatto & Windus. 2008. ISBN 9780701169886.
Bittner, William. Poe: A Biography. Boston: Little, Brown and Company. 1962.
Hutchisson, James M. Poe. Jackson: University Press of Mississippi. 2005. ISBN 1-57806-721-9.
Poe, Harry Lee. Edgar Allan Poe: An Illustrated Companion to His Tell-Tale Stories. New York: Metro Books. 2008. ISBN 978-1-4351-0469-3.
  外部連結
從維基百科的姊妹項目了解更多有關「愛倫•坡」的內容:
埃德加•愛倫•坡國家史蹟地
巴爾的摩埃德加•愛倫•坡學會
在Find A Grave上的愛倫•坡 ,2009年5月17日查閱
愛倫•坡 於 文學網路
愛倫•坡博物館,維吉尼亞州里奇蒙
Wiki:愛倫•坡與其作品
埃德加•愛倫•坡彙集於德克薩斯大學奧斯汀分校哈利•蘭塞姆中心
  作品
埃德加•愛倫•坡的詩 – 愛倫•坡詩作的廣泛彙集
埃德加•愛倫•坡詩作 於 PoetryFoundation.org
PoeStories.com – 收錄愛倫•坡短篇故事的摘要、引用語錄及全文,及愛倫•坡年表、圖集。
埃德加•愛倫•坡虛擬圖書館
埃德加•愛倫•坡的作品 - 古騰堡計劃
埃德加•愛倫•坡作品,可見於網際網路檔案館。瀏覽圖解書籍。
http://zh.wikipedia.org/wiki/%E7%88%B1%E4%BC%A6%C2%B7%E5%9D%A1

愛倫•坡

愛德格•愛倫•坡(Edgar Allan Poe)(1809~1849),十九世紀美國詩人、小說家和文學評論家,在世時長期擔任報刊編輯工作。其作品形式精緻、語言優美、內容多樣,在任何時代都是“獨一無二”的風格。愛倫•坡被尊崇為美國浪漫主義運動要角之一,以懸疑、驚悚小說最負盛名,被公認為推理小說開創者、象徵主義先驅,甚至被視為科幻小說的奠基人。
  簡介
偵探小說(detective story)鼻祖、科幻小說(science fiction)先驅之一、恐怖小說(horror fiction)大師、短篇哥特小說巔峰、象徵主義(symbolism)先驅之一,唯美主義(aestheticism)者。他是美國浪漫主義文學大師,19世紀美國最著名、最具代表性的作家之一,在短篇小說的發展歷史中佔有突出的地位。他的短篇小說大致分為三類:恐怖故事、謀殺疑案和科學難解之謎。他開創了偵探小說的先河,被稱為“偵探小說之父”。[1]受到過愛倫•坡影響的主要人物有:柯南•道爾、波德賴爾、斯特芳•馬拉美、儒勒•凡爾納、羅伯特•路易士•斯蒂文森、希區柯克、蒂姆•伯頓、江戶川亂步等。愛倫•坡最著名的文藝理論是“效果論”。坡的文學主張,死亡美學和恐怖美學。坡力圖在自己的作品中先確立某種效果,再為追求這種效果而思考創作。他在《怪異故事集》序中稱“自己的作品絕大部分都是深思熟慮的苦心經營”。
愛倫•坡、安布魯斯•布林斯(1842~1914?)和H.P.洛夫克拉夫特(1890~1937)並稱為美國三大恐怖小說家。[2]
  少年時代
1809年1月19日生於波士頓,三兄妹中的第二個孩子,父親大衛•坡和母親伊莉莎白•阿諾德•坡是同一個劇團的演員。祖籍英國的大衛•坡是一位著名的主角演員,其母伊莉莎白•史密斯•阿諾德在早期美國戲劇界也很出名。大衛•坡的父親出生于愛爾蘭,是獨立戰爭時期的一名愛國者,大衛•坡不久之後離家出走。[3]
1811年,母親于在弗吉尼亞州里士滿去世。三兄妹威廉•亨利、愛德格和羅莎莉分別由三家人收養監護。愛德格的養父母是弗朗西絲和約翰•愛倫夫婦,約翰•愛倫生於蘇格蘭,當時是里士滿一位富裕的煙草商。這對無兒無女的夫婦雖然沒從法律上領養愛德格,但仍替他改姓為愛倫,並把他當作自己的兒子撫養。
  1815—1820
約翰•愛倫計畫在國外建立一個分支商行,舉家遷往蘇格蘭,其後不久又遷居倫敦。愛德格先上由迪布林姊妹辦的一所學校,後於1818年成為倫敦近郊斯托克——紐因頓區一所寄宿學校的學生。
  1820—1825
愛倫全家於1820年7月回到里士滿,愛德格在當地私立學校繼續學業。表現出學習拉丁文以及對戲劇表演和游泳的天賦。寫雙行體諷刺詩。詩稿除《哦,時代!哦,風尚!》一首外均已遺失。傾慕一位同學的母親簡•斯坦納德,後來把她描寫為“我心靈第一個純理想的愛”,並把她作為1831年發表的《致海倫》一詩的靈感來源。愛倫的商行在連續兩年經濟不景氣後於1824年倒閉,但1825年他叔叔之死又使他成了一名富人,他在市中心買下了一幢房子。愛德格不顧雙方家庭的強烈反對與莎拉•愛彌拉•羅伊斯特私定終身。
  1826
進入(湯瑪斯•傑弗遜創辦的)佛吉尼亞大學,古典語言及現代語言成績出眾。發現愛倫提供的生活費不夠開銷,常參加賭博並輸掉2000美元。愛倫拒絕為他支付賭債,坡回到里士滿,發現羅伊斯特夫婦已成功地廢除了他與愛彌拉的“婚約”。
  初露鋒芒
1827
抱怨愛倫無情,不顧弗朗西絲•愛倫的一再勸慰於三月離家出走。化名“亨利•勒倫內”乘船去波士頓。五月應募參加美國陸軍,報稱姓名“愛德格•A•佩里”,年齡22歲,職業“職員”,被分派到波士頓港獨立要塞的一個海岸炮兵團。說服一名年輕的印刷商出版了他的第一本書《帖木兒及其它詩》,作者署名為“波士頓人”,這本薄薄的詩集沒引起人們注意。11月坡所在部隊移防到南卡羅來納州的莫爾特雷要塞。
  1828—29
在一連串提升之後,坡獲得了士兵中的最高軍銜軍士長。懷著當職業軍人的打算謀求約翰•愛倫幫助謀求進入西點軍校的機會。愛倫夫人于1829年2月28日去世,坡從軍隊榮譽退伍,居住在巴爾的摩幾位父系親戚家。在等候西點軍校答覆期間寫信求愛倫出錢資助第二本詩集的出版,信中說“我早已不再把拜倫當作楷模。”愛倫拒絕資助,但《阿爾阿拉夫、帖木兒及小詩》仍於1829年12月由巴爾的摩的哈奇及鄧寧出版社出版,這次坡署上了他自己的姓名。包括修改後的《帖木兒》和六首新作的該書樣本得到著名評論家約翰•尼爾的認可,他為此書寫了一篇雖短但卻不乏溢美之詞的評論。
  1830—31
1830年5月入西點軍校。語言學識過人,因寫諷刺軍官們的滑稽詩而在學員中深得人心。約翰•愛倫於1830年10月再次結婚,婚後不久讀到坡以“A先生並非經常清醒”開篇的來信,因此立即與坡斷絕了關係。坡故意“抗命”(缺課,不上教堂,不參加點名)以求離開軍校,1831年1月受軍事法庭審判並被開除。2月到紐約。用軍校同學捐贈的錢與一出版商簽約出版《詩集》第二版。該書被題獻給“合眾國士官生”,內容包括《致海倫》、《以沙拉費》、以及他第一次發表的評論性文章,即作為序的《致XX先生的信》。在巴爾的摩與姨媽瑪麗亞•克蒂姆和她八歲的女兒佛吉尼亞同住;住姨媽家的還有坡的哥哥威廉•亨利,他於8月病逝,此外還有坡的祖母伊莉莎白•凱恩斯•坡,她因亡夫在獨立戰爭中的貢獻而領取的一點撫恤金彌補了這個家庭收入之不足。送交五個短篇小說參加費城《星期六信使報》主辦的徵文比賽;小說無一中獎,但全部被《信使報》于次年發表。(這五個短篇小說是:梅岑格施泰因、德洛梅勒特公爵、耶路撒冷的故事、失去呼吸、甭甭)
  1832-33
住姨媽家,教表妹佛吉尼亞念書。寫出六個短篇小說,希望加上《信使報》發表的五篇以《對開本俱樂部的故事》為書名結集出版。1833年夏天送交這六篇小說參加由巴爾的摩《星期六遊客報》舉辦的徵文比賽。《瓶中手稿》贏得五十美元的頭獎,同時《羅馬大圓形競技場》在詩歌比賽中名列第二。兩篇獲獎作品均於1833年10月由《遊客報》刊登。
  1834-35
短篇小說《夢幻者》①發表在《戈迪淑女雜誌》1834年1月號,這是坡首次在一份發行量大的雜誌上發表作品。約翰,愛倫於3月去世;儘管他親生和庶出的子女均在其遺囑中被提到,但坡卻被排除在外。《遊客報》徵文比賽的評委之一約翰•P•甘迺迪把坡推薦給《南方文學信使》月刊的出版人湯瑪斯•懷特,從1835年3月開始,坡向該刊投寄短篇小說、書評文章以及他第一個長篇故事《漢斯•普法爾》。當月他以“衣衫破舊,無顏見人”為由拒絕了甘迺迪的晚餐邀請,甘迺迪開始借給他錢。祖母伊莉莎白•坡於7月去世,坡於8月赴里士滿。他筆調犀利的評論文章為他贏得了“戰斧手”的別名,同時也大大地增加了《南方文學信使》在全國的發行量和知名度,懷特雇他為助理編輯兼書評主筆。當瑪麗亞•克萊姆暗示說佛吉尼亞不妨搬到一位表兄家住,坡向她提出求婚,並於9月返回巴爾的摩。懷特寫信警告坡如果他再酗酒就把他解雇。10月坡攜佛吉尼亞和克萊姆太太回到里士滿,12月懷特提升坡為這份今非昔比的月刊之編輯。坡在《信使》12月號上發表他後來未能完成的素體詩悲劇《波利希安》前幾場。
  創作盛期
1836
5月與快滿14歲的佛吉尼亞•克萊姆結婚。克萊姆太太以主婦身份繼續與坡夫婦住在一起。為《南方文學信使》寫了八十多篇書刊評論,其中包括高度評價狄更斯的兩篇;印行或重新印行他的小說和詩歌,這些詩文被經常修改。從親戚處借錢打算讓克萊姆母女倆經營一個寄宿公寓,打算起訴政府要求退還他祖父向國家提供的戰爭貸款;兩項計畫後來都落空。儘管有懷特和詹姆斯•柯克•波爾丁幫忙,沒找到出版商願意出版他已增至十六七篇的《對開本俱樂部》(哈珀兄弟出版社告訴他“這個國家的讀者顯然特別偏愛整本書只包含一個簡單而連貫的故事……之作品”)
  1837—38
為薪金(每星期大概是10美元)和編輯自主權與懷特發生爭執,這導致了他於1837年1月從《南方文學信使》辭職。舉家遷居紐約另謀生路,但未能找到編輯的職位。克萊姆太大經營一個寄宿公寓以幫助支撐家庭。發表詩歌和小說,其中包括《麗姬婭》(後來坡稱此篇為“我最好的小說”);重新開始寫已在《南方文學信使》連載過兩部分的《亞瑟•戈登•皮姆》,想把它寫成一部可單獨出版的長篇。哈珀出版社於1838年7月出版《阿•戈•皮姆的故事》。坡舉家遷費城。繼續當自由撰稿人,可一貧如洗,而且仍舊找不到編輯職位,考慮放棄文學生涯。
  1839—40
迫于生計窘困,同意用自己的名字作為一本采貝者手冊《貝殼學基礎》的作者署名。開始在《亞歷山大每週信使》上發表第一批關於密碼分析的文章。以同意採納《紳士雜誌》之創辦人及老闆威廉•伯頓的編輯方針為先決條件,開始為該刊做一些編輯工作。每月提供一篇署名作品和該刊所需的大部分評論文章;早期提供的作品包括《厄舍府的倒塌》和《威廉•威爾遜》。1839年底《怪異故事集》(2卷本)由費城的利及布蘭查德出版社出版,該書包括當時已寫成的全部25個短篇小說。從1840年1月起在《紳士雜誌》上連載未署名的《羅德曼日記》,但因6月與伯頓發生爭吵並被解雇而中途停上了這個沒寫完的長篇故事之連載。試圖創辦完全由他自己管理編輯事務的《佩恩雜誌》,為此散發了一份“計畫書”,但計畫因無經濟資助而被擱置。1840年11月喬治•格雷厄姆買下伯頓的《紳士雜誌》,並將其與他的《百寶箱》合併為《格雷厄姆雜誌》;坡在該刊12月號發表《人群中的人》。
  1841—42
從《格雷厄姆雜誌》1841年4月號起成為該刊編輯(年薪800美元外加文學作品稿費);發表他所謂的“推理小說”之首篇《莫格街謀殺案》。接著創作新的小說和詩歌,寫出一系列關於密碼分析和真跡複製的文章。到年底《格雷厄姆雜誌》的訂戶增加了四倍多。打聽在泰勒政府機構謀求文書職位的情況。重提創辦《佩恩雜誌》之計畫,為此他希望得到格雷厄姆的經濟支持,並邀請歐文、庫珀、布賴恩特、甘迺迪和其他一些作家定期賜稿。1842年1月佛吉尼亞唱歌時一根血管破裂,差點兒喪生,其後再也沒有完全恢復健康。會見狄更斯。春季發表的作品包括《格雷厄姆雜誌》上的《紅死病的假面具》和一篇褒揚霍桑的《舊聞逸事》的評論,另有一篇發表在《星期六晚郵報》上的文章,坡在這篇文章中試圖根據狄更斯正在連載的《巴納比•拉奇》之前11章推測出全書的結局(他猜對了誰是兇手,但在其它方面則猜錯)。1842年5月從《格雷厄姆雜誌》辭職,其編輯職務由魯弗斯•威爾莫特•格裡斯沃爾德(後為坡的遺著保管人)接替。未能說服費城那位出版商出版擴編本的《怪異故事集》,這個兩卷本已經他重新修訂,並重新命名為《奇思異想集》。秋天發表的作品包括《陷坑與鐘擺》。
  1843
應詹姆斯•羅塞爾•洛威爾之邀定期為他新辦的雜誌《先驅》投稿。《洩密的心》、《麗諾爾》和一篇後來定名為《詩律闡釋》的文章發表在《先驅》上,但該刊只出了三期就停辦。前往華盛頓特區,打算為在泰勒政府機構中謀求一個低級職位而接受面試,同時為他自己擬辦的雜誌拉訂戶,這份擬辦的雜誌此時已改名為《鐵筆》。因醉酒而失去求職機會;朋友們不得不把他送上返回費城的火車。繼續寫諷刺作品、詩歌和評論,但因生計窘迫試著向格裡斯沃爾德和洛威爾借錢。6月《金甲蟲》在費城《美元日報》的徵文比賽中贏得100美元獎金並立即受到歡迎;這篇小說的大量轉載以及一個劇本的改編使坡作為一個走紅的作家而聞名。作為一套系列小叢書之第一冊也是唯一一冊的《愛德格•A•坡傳奇故事集》於7月出版,其中收入《莫格街謀殺案》和《被用光的人》。與費城哥特派小說家喬治•利帕德成為朋友。11月開始巡迴演講“美國的詩人和詩”。秋天發表的作品包括《黑貓》。
  1844
遷居紐約,發表在《紐約太陽報》上的《氣球騙局》大大提高了他正在上升的知名度。不顧以往的挫折繼續計畫創辦《鐵筆》,他設想的讀者群包括“我們遼闊的南方和西部地區無數農場中……受過良好教育的人。”洛威爾邀他寫一篇個人隨感用於雜誌,坡回復道:“我認為人類的努力對人類本身不會有明顯效果。與6000年前相比,現在人類只是更活躍——但沒有更幸福——沒有更聰明。”寫作後來沒有完成的《美國文學批評史》,繼續就美國詩歌發表演講。10月加盟紐約《明鏡晚報》編輯部,為該報撰寫關於文學市場、當代作家以及呼籲國際版權法的文章。11月開始在《民主評論》月刊發表“頁邊集”系列短評。
  1845
《烏鴉》發表於1845年1月29日《明鏡晚報》並贏得公眾和評論界一致好評,各報刊爭相轉載,許多人師法效仿。進入紐約文人圈子,結識埃弗特•戴金克,他選了坡的12個短篇小說編成《故事集》於7月由威利及派特南出版社出版。此書大受歡迎,這鼓勵出版商于11月出版了《烏鴉及其它詩》。同期開始為《百老匯雜誌》撰稿,7月成為該刊編輯,其後不久又靠從格裡斯沃爾德、哈勒克和賀瑞斯•格里利等人處借來的錢成為了該刊所有人。在該刊重新發表經過修訂的他大部分小說和詩歌,並發表了六十多篇文學隨筆和評論,此外還在《南方文學信使》發表評論,在《美國輝格黨評論》發表了一篇關於“美國戲劇”的長文。在詩中表達對女詩人弗朗西絲•薩金特•奧斯古德的愛慕。批評剽竊行為的文章涉及到被批評者中最著名的朗費羅,從而導致史稱“朗費羅戰爭”(1—8月)的一場私人論戰,這使坡聲名狼藉並疏遠了像洛威爾這樣的朋友。5月在紐約演講“美國的詩人和詩”。10月在波士頓演講廳闡釋《阿爾阿拉夫》時贏得的倒彩,以及在作答時對波士頓侮辱性的嘲弄,進一步損害了他的聲譽,也進一步增加了他的名聲。秋天佛吉尼亞病情加重。
  落幕
1846
精神壓抑和貧病交加迫使他在1月3日出版《百老匯雜誌》最後一期後停辦該刊,把家搬到紐約郊外福德姆村一幢小屋,病弱的佛吉尼亞在那兒由瑪麗•路易絲•休護理,休太太好心地提供被褥和其它必需品。寫信對佛吉尼亞說:“你現在是我與令人討厭、令人憎惡、令人失望的生活抗爭之最大而唯一的動力。”在紐約和賓夕法尼亞的許多報紙上,他和他的家庭被作為可憐的施捨救濟對象而提及。全年大部分時間重病纏身,仍設法發表了《一桶蒙特亞白葡萄酒》和《創作哲學》,堅持在《戈迪淑女雜誌》上發表評論文章,並繼續在《格雷厄姆雜誌》和《民主評論》發表“頁邊集”系列短評。5月開始在《戈迪淑女雜誌》發表總題為《紐約城的文人學士》的諷刺性人物特寫。其中關於坡在費城結識的湯瑪斯•鄧恩•英格利希一篇招致英格利希不滿,他著文攻擊坡道德低下、神志錯亂。坡起訴發表此文的《明鏡晚報》,次年勝訴並獲名譽賠償金。著手以《文學的美國》為名將“文人學士”篇修訂成書,計畫收入分析詩歌創作的文章和關於霍桑的評論之修訂稿。在致一位青年崇拜者的信中說:“至於《鐵筆》,那是我生命之崇高目標,我片刻也沒有背離這一目標。”初聞他在法國開始聲譽鵲起,《故事集》之法文譯本和一篇長長的分析評論問世。
  1847
佛吉尼亞於1月30日去世。坡纏綿病榻,當年創作最少。在克萊姆太太和休太太的精心護理照料下恢復健康,再度尋求資助以創辦文學雜誌,再次失敗。完成對霍桑的評論和《風景園》②的修訂;創作兩首詩:一首是感激休太太的《致M.L.S——》,另一首是《尤娜路姆》。對宇宙哲學理論日益增長的興趣促使他著手準備寫《我發現了》的素材。
  1848
年初健康狀態愈佳。在一封信中把他過去週期性的酗酒歸因於總是害怕佛吉尼亞會死去所引起的神志錯亂:“我的敵人與其把我酗酒歸因於神志錯亂,不如把我的神志錯亂歸因於酗酒……那是一種介乎於希望與絕望之間的漫無盡頭的可怕的彷徨,我要不一醉方休就沒法再承受那種煎熬。從那正是我自己生命的死亡中,我感覺到了一種新的,可是——上帝啊!一種多麼悲慘的存在。”四處演講和朗誦為《鐵筆》籌集資金。2月在紐約就“宇宙”的演講已初具後來在《我發現了》中詳盡闡述的主題思想,此書於6月由派特南出版社出版。在麻塞諸塞州洛厄爾市演講期間深深地愛上“安妮”(南茜•里士滿夫人),她成為他的知心朋友;隨後在羅德島州的普羅維登斯開始了為期三個月的對薩拉•海倫•惠特曼的追求,他請求這位四十五歲的孤孀女詩人同他結婚。當她因為聽說坡“放蕩不羈”的性格而遲疑不決之時,坡終日坐立不安,心神不定,在一次去普羅維登斯歸來後服下了整整一劑鴉片酊。由於惠特曼夫人的母親和朋友施加影響,他倆短促的訂婚於12月告吹。在普羅維登斯演講中闡釋《詩歌原理》。寫出《鐘聲》。
  1849
作為作家和演講家均很活躍,主要發表管道是波士頓一份有名氣的週刊《我們合眾國的旗幟》。2月寫信對一位朋友說:“文學是最高尚的職業。事實上它差不多是唯一適合一名男子漢的職業。”批評洛威爾的《寫給批評家的寓言》忽略了南方作家。夏初動身去里士滿尋求南方人對《鐵筆》的支持。在費城停留時精神緊張,神志迷亂,明顯地表現出受迫害狂想症的病象;朋友喬治•利帕德和插圖畫家約翰•薩廷為他擔心,查理斯•伯爾替他購了去里士滿的火車票。在里士滿逗留的兩個月期間,他去看過妹妹羅莎莉,參加過戒酒協會的活動,並同少年時代的戀人、現已孀居的愛彌拉•羅伊斯特•謝爾敦訂婚。也許是想去紐約接克萊姆太太,乘駛往巴爾的摩的船離開里士滿,一星期後,即10月3日,有人在巴爾的摩一個投票站外發現了處於半昏迷譫妄狀態的坡,據說在臨死前一陣兒,他被人看見穿著不屬於自己的衣服,不斷的囈語著,嘴裡始終重複著“Reynolds”這個名字。10月7日他死於“腦溢血”。《鐘聲》和《安娜貝爾•李》在他死後的年底問世。格裡斯沃爾德那篇誹謗性的悼文使坡的聲譽多年蒙受毀損。[3]
①此篇篇名後改為《幽會》。——譯者注
②後併入《阿恩海姆樂園》。——譯者注
引自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出版1995《愛倫•坡集——詩歌與故事》1463-1474頁 帕蒂克•F•奎恩(Patrick F.Quinn)編曹明倫譯 未署原作者名不得轉載。
  主要作品
戲劇
《波利希安》選場(一至五場未完) Scenes From 'Politian'
小說
梅岑格施泰因 Metzengerstein:孤僻暴戾的貴族寵愛壁毯中走下的紅色魔馬,縱容其生吃人肉的故事。
德洛梅勒特公爵 The Duc De L'Omelette:已經死去的貴族與魔王賭命還陽的故事。
瘟疫王 King Pest:黑死病隔離區等死的人們在進行最後的狂歡。
厄舍府的倒塌 The Fall of the House of Usher:被活埋的病女破土而出的復仇故事。
麗姬婭 Ligeia:亡妻佔據新娘的肉體重生。
莫雷娜 Morella:亡妻佔據女兒的肉體重生。
貝蕾妮絲 Berenice:活潑的表妹婚後變成黃臉婆,男人拔下她兩排仍然潔白的整齊牙齒的故事。
埃萊奧諾拉 Eleonora:早戀的表妹死後,男人背井離鄉棄誓另娶,表妹托夢祝福。
幽會 The Assignation:辭藻華麗內容空洞的殉情故事。
鐘樓魔影 The Devil in the Belfry:小鎮的鐘故障,一切秩序因此陷入混亂。
奇怪天使 The Angel of the Odd:酗酒男在自宅與自稱天使的妖怪辯論並遭其戲弄毆打的故事。
被用光的人 The Man That Was Used Up:殖民地侵略者大將軍戰績累累,在戰場上失去的四肢,眼睛,頭髮,牙齒。全都換成了人造替代品。
橢圓形畫像 The Oval Portrait:一位畫家為美麗的未婚妻創作肖像,長期在閣樓上當模特嚴重磨損了她的健康,終於她在肖像完成之際猝然香消玉殞。
紅死病的假面具 The Masque of the Red Death:貴族們為躲避蔓延中的黑死病,在棲身的城堡中肆意狂歡。而戴著紅死魔的假面的紅死魔滲入城堡的舞會,開始收割四散逃竄的亡靈。
一桶蒙特亞白葡萄酒 The Cask of Amontillado:筵席上男人將喝醉酒的死對頭哄騙至地窖並砌牆封存的故事。
洩密的心 The Tell-tale Heart:男人因反感老頭的眼睛( 類似《圓臉男人》)而潛入對方臥室將其殺害,埋藏屍體的地板下傳來心跳的幻聽,迫使男人在員警面前招供出屍體的位置。(類似 地穴傳說S02E08)
反常之魔 The Imp of the Perverse:男人為遺產用毒蠟燭殺害親長,因家族遺傳中的反常失控基因,而走街串巷高聲呼喊自己的罪行。(類似 地穴傳說S02E08)
威廉•威爾遜 William Wilson:學生幹掉和自己同名同貌同日生的假想敵,隨即為失去競爭對手感到失落的故事。
黑貓 The Black Cat:男人虐貓後的心路歷程。
跳蛙 Hop-Frog:侏儒設計殺害領主為愛人報仇的童話故事。
你就是兇手 Thou Art the Man
被竊之信 The Purloined Letter
瑪麗•羅傑疑案 The Mystery of Marie Roget
莫格街謀殺案 The Murders in the Rue Morgue
金甲蟲 The Gold-Bug
塔爾博士和費瑟爾教授的療法 The System of Doctor Tarr and Professor Fether:精神病人殺死主治醫生,冒充管理人員統治醫院,並戲弄前來交流學術的訪客的故事。(類似地穴傳說S03E05)
長方形箱子 The Oblong Box:年輕畫家攜妻子、家人以及長方形箱子登上一艘去往紐約的郵船,同船偶遇大學時代的摯友。這位好奇的朋友對畫家的箱中物展開了合乎情理的猜測,當有機會向畫家暗示發現心得時,卻把可憐的畫家笑抽過去。郵船在一場突如其來的風暴中沉沒,畫家放棄逃生機會,與遺忘在船上的箱子一同葬身大海。箱中所藏何物?謎底將在一個月後船長的回憶中揭曉。
生意人 The Business Man
欺騙是一門精密的科學 Diddling
千萬別和魔鬼賭你的腦袋 Never Bet the Devil Your Head
為什麼那小個子法國佬的手懸在吊腕帶裡 Why the Little Frenchman Wears His Hand in a Sling:自戀的愛爾蘭男爵和法國佬爭相追求一個漂亮的寡婦,並始終堅持相信寡婦愛他的鬧劇。
眼鏡 The Spectacles:近視男誤將時髦的老姑媽錯看作美女,因此遭對方戲弄的故事。
絕境 A Predicament:女人將頭從教堂鐘樓的牆洞裡探出欣賞美景,結果脖子被落下的指標卡住,一點點鋸斷的悲慘故事。
捧為名流 Lionizing 一個不學無術的傻子靠鼻子而成為社交名流的荒謬故事。
甭甭 Bon-Bon
人群中的人 The Man of the Crowd:一個無聊的人每天跟蹤另一個無聊的人,然後感歎對方生活很無聊的故事。
森格姆•鮑勃先生的文學生涯 The Literary Life of Thingum Bob,Esq.
失去呼吸 Loss of Breath
用X代替O的時候 X-ing a Paragrab
四不象 Four Beasts in One - The Homo-Cameleopard
故弄玄虛 Mystification
漢斯•普法爾歷險記(長篇)The Unparalleled Adventure of One Hans Pfaall
阿•戈•皮姆的故事(長篇) The Narrative of Arthur Gordon Pym of Nantucket
羅德曼日記(長篇未完) The Journal of Julius Rodman (unfinished serialized novel.)
  題材
與一具木乃伊的談話 Some Words with a Mummy
斯芬克斯 The Sphinx
山魯佐德的第一千零二個故事 The Thousand-and-Second Tale of Scheherazade
耶路撒冷的故事 A Tale of Jerusalem
陷坑與鐘擺 The Pit and the Pendulum
瓦爾德馬先生病例之真相 The Facts in the Case of M. Valdemar
催眠啟示錄 Mesmeric Revelation
凹凸山的故事 A Tale of the Ragged Mountains
氣球騙局 The Balloon-Hoax
未來之事 Mellonta Tauta
瓶中手稿 MS. Found in a Bottle
莫斯肯漩渦沉浮記 A Descent into the Maelstrom
一星期中的三個星期天 Three Sundays in a Week:吝嗇的舅舅輕率許諾只要一周內有3個星期天,就應允女兒的婚事,賓客中的航海士因地球自轉造成的時差,引發對日期的爭議,經討論大家得到共識一周內有3個星期天,於是男人娶到表妹的故事。
  對白式辯論
言語的力量 The Power of Words
莫諾斯與尤拉的對話 The Colloquy of Monos and Una
埃洛斯與沙米翁的對話 The Conversation of Eiros and Charmion
  詩歌
詩 Poetry
哦,時代!哦,風尚! O,Tempora! O,Mores!
致瑪格麗特 To Margaret
致奧克塔維婭 To Octavia
帖木兒 Tamerlane
歌 Song
夢 Dreams
亡靈 Spirits of the Dead
模仿 Imitation
詩節 Stanzas
一個夢 A Dream
最快樂的日子 The Happiest Day
湖——致—— The Lake — To ——
十四行詩——致科學 To Science
阿爾阿拉夫 Al Aaraaf
傳奇 Romance
致河—— To The River ——
仙境 Fairy-Land
孤獨 Alone
致以撒•利 To Isaac Lea
伊莉莎白 Elizabeth
一首離合詩 An Acrostic
詠喬•洛克 Lines on Joe Locke
致海倫 To Helen
以沙拉費 Israfel
睡美人The Sleeper
不安的山谷 The Valley of Unrest
海中之城 The City in the Sea
麗諾爾 Lenore
致樂園中的一位 To One in Paradise
讚歌 Latin Hymn//Hymn
謎 Enigma
小夜曲 Serenade
羅馬大圓形競技場 The Coliseum
新婚小調 Bridal Ballad
十四行詩——致桑特島 To Zante
鬧鬼的宮殿 The Haunted Palace
十四行詩——靜 Silence,a Sonnet
征服者爬蟲 The Conqueror Worm
夢境 Dream-Land
尤拉麗——歌 Eulalie
烏鴉 The Raven
贈——的情人節禮物 A Valentine
深眠黃土 Deep in Earth
致路易絲•奧利維亞•亨特小姐 To Miss Louise Olivia Hunter
致M.L.S—— To M. L. S——
尤娜路姆——一首歌謠 Ulalume —— A Ballad
一個謎 An Enigma
鐘聲 The Bells
致海倫 To Helen
夢中之夢 A Dream Within A Dream
獻給安妮 For Annie
黃金國 Eldorado
致我的母親 To My Mother
安娜貝爾•李 Annabel Lee
  隨筆與評論
阿恩海姆樂園 The Domain of Arnheim
蘭多的小屋 Landor's Cottage
燈塔(殘稿) The Light-House
巨人舞石柱林一瞥 Some Account of Stonehenge
仙女島 The Island of the Fay
維薩西孔河之晨 Morning on the Wissahiccon
拜倫與查沃思小姐 Byron and Miss Chaworth
梅澤爾的象棋手 Maelzel's Chess-Player
評霍桑的《故事重述》Review of Hawthorne's 'Twice-Told Tales'
馮•肯佩倫和他的發現 Von Kempelen and His Discovery
郎費羅及其它公抄 Long Fellow and the other plagiarist
如何寫布萊克伍德式文章 How to Write a Blackwood Article
過早埋葬 The Premature Burial
裝飾的哲學 The Philosophy of Furniture
創作哲學 The Philosophy of Composition
詩歌原理 The Poetic Principle
本能與理性——一隻黑貓 Instinct vs Reason — A Black Cat
  其它
我發現了—— 一首散文詩 Eureka: A Prose Poem
死蔭——寓言一則 Shadow - A Parable
靜——寓言一則 Silence - A Fable
中文譯名名來自:《愛倫•坡集——詩歌與故事》[3]
  人物軼事
愛意、酗酒以及死亡
一八四八年九月,坡到普羅維敦斯向一個比他大五歲的寡婦薩拉•海倫•惠特曼求婚,她對文學也很感興趣,他在一八四五年認識她以後,不時互通詩文。但女方家庭竭力反對,坡追求未遂,十一月間他買了鴉片,到波士頓企圖自殺,沒有死成反而大病一場。複元後他繼續追求,懷特曼太太答應只要他戒酒就同他結婚。誰知臨近喜日,他聽了幾個青年慫恿,又喝得爛醉,懷特曼太太受到多方面的壓力,只得取消婚約。坡氣憤之下發誓今後決心不再同任何愛好文學的女人來往。曾幾何時,又向另一位有夫之婦南茜•裡奇蒙太太(安妮)和紐約一個女詩人莎拉•安娜•路易斯表示愛意,都未成功。不久,他到裡奇蒙和諾福克講課,不意竟遇到少年時代的情人愛彌拉•羅伊斯特•謝爾敦,當時她已成富孀。他喪偶之後十分苦悶,急需異性安慰,便向她求起婚來,她也欣然同意。九月二十七日,他回紐約準備婚事,並決心戒酒。[4]
  不料到了十月三日,他又喝得酩酊大醉,倒臥巴爾的摩街頭,人家把他送往華盛頓醫學院,他一直人事不省,等他蘇醒過來,就對空胡言亂語,掙扎了四天,在十月七日清晨五時結束了這坎坷的一生。後來他被安葬在巴爾的摩威斯敏斯特教堂公墓,陪伴他長眠地下的是他的愛妻佛吉尼亞和岳母克萊姆太太以及祖父大衛• 坡。
  雖然坡與世長辭了,但他並沒有得到真正的安息。剛逝世兩天,屍骨未寒,《紐約論壇報》就出現了一篇署名路德維希的悼文。對他極盡惡毒攻擊之能事,指責他是無可救藥的酒徒,毫無道德觀念的惡棍,生性驕橫,氣量狹窄,善妒易怒,簡直無一是處。說來奇怪,向坡施放這支毒箭的竟是坡生前指定的遺稿保管人魯弗斯• 格裡斯沃爾德格,此人本來無才無德,偏偏對坡又妒又恨,竟借紀念之名,行抹黑之實,還乘受命編選艾倫•坡選集四卷本之際,纂改坡的書信,有些作品更出於他的偽造。坡對自己的作品原極認真,一再進行修訂,但格裡斯沃爾德卻發表了坡未經修訂,有謬誤的作品,甚至以權威的身份,編寫了不符事實的艾倫•坡傳記,使出種種卑劣手法來破壞坡的聲譽,造成不可挽回的後果,尤其在英國,多年來讀者一向把格裡斯沃爾德當作研究坡作品的權威作者,自然對之深信不疑。當時圍攻坡的還不止格裡斯沃爾德一個人。一八四九年夏間常與坡見面的裡奇蒙記者約翰•丹尼爾也指責坡脾氣古怪,損人利己,不講道德,一八四五年和坡同事幾月的布裡格斯則說坡談不上有什麼性格,是個卑鄙小人。
  幸虧也有一些仗義執言的人士出來捍衛坡的聲譽。如N•P•威理斯就說,一八四四年後他和坡結交的一兩年中,看到他一貫穩重、勤勉,富有紳士風度,而且以後也沒有看見他盛氣淩人和心靈墮落。坡的老上司喬治•格雷厄姆則說坡是個具有赤子之心的人,溫文爾雅,再也沒有比他更平易近人的了。他看到別人受傷害,總是勇於代人出頭,的確是個正人君子。甚至和坡撕毀婚約的懷特曼太太也寫了一篇答辯,題名《難道坡是道德敗壞的人嗎?》,痛斥格裡斯沃爾德一流的無恥譭謗和捏造,以正視聽。
  “天使”與“魔鬼”
不管把他說成魔鬼也罷,說成天使也罷,要對他的性格和生活作風做出判斷,絕對不能忽視他先天的遺傳和後天的境遇,尤其是晚年身心所受到的傷害。
就以他的酒癖來說吧,他也明知多飲傷身,幾度信誓旦旦表示決心戒酒,然而總是無法擺脫這個誘惑。
坡幼失雙親,生性敏感,從小得不到溫暖和安全感,慈母的幻影一直縈回在他心頭,成為他尋求心靈慰藉的偶像,再加屢遭磨難,不如意事常八九,可與人言無一二,對他來說,現實世界是不堪忍受的,他只有借助寫作和酒精才能在幻想的土地上恣意馳騁。有一次他抱怨說,他的敵人把他的精神錯亂歸因於他的嗜酒,而不是把他的嗜酒歸因於他的精神錯亂,他臨死前不久還說過,“我經常沉湎杯中物,但喝酒並沒使我感到半點兒樂趣。我不惜生命和名聲,不顧理智,一味喝酒,並非追求樂趣,而是竭力逃避令人痛苦的回憶,逃避無法忍受的孤寂,逃避迫在眼前的大限。”
  話有說回來,他決不是一個夢想家,也決不是一個真正逃避現實的人。從他努力不懈的寫作態度上表現出他是講究現實的。從他那些文學評論文章上,更證明了這點,因為只有保持頭腦清醒,才能寫出這麼多條理清晰,分析透徹的作品。
在他短短一生寫下的不少作品中,文學評論是很重要的一部分。當時文壇上,除了詹姆斯•羅塞爾•洛威爾之外,幾乎無人可與抗衡。洛威爾一向不輕易讚揚別人,卻把坡譽為“最有見識、最富哲理的大無畏評論家”。當代文學評論家艾德蒙•威爾遜也稱“坡的文學評論確實是美國文壇上空前的傑作”。然而,不可忽視的是在坡早年當報刊雜誌編輯時,為了換取稿費,他也寫了許多糟粕,因此至今留存的只是很小的一部分精華。
  他一向主張“為藝術而藝術”。他的藝術主張幾乎貫穿於他的所有作品中,包括詩歌、短篇小說和論文。在這些作品中,他聲稱“一切藝術的目的是娛樂,不是真理。”他認為“在詩歌中只有創造美——超凡絕塵的美才是引起樂趣的正當途徑。音樂是詩歌不可缺少的成分,對詩人力求表現超凡絕塵的美尤其重要。而在故事寫作方面,藝術家就不妨力圖製造驚險、恐怖和強烈情感的效果。而且每篇作品都應該收到一種效果。”。
  他的獨創性論文如《創作哲學》(1846),《詩歌原理》(1850),評論霍桑《古老的故事》,評論朗費羅、柯勒律治、華茲華斯、丁尼生等人的詩歌、以及評論狄更斯《老古玩店》等的作品都顯示了他的精闢見解,至今仍被視為文藝批評的典範作。他一生寫了六七十篇短篇小說,雖然只寫了四五篇推理小說,但是舉世公認為推理小說的鼻祖。代表作《毛格街血案》、《瑪麗•羅傑疑案》、《竊信案》和《金甲蟲》都被奉為這類小說的先河,對後世起了很大影響。他在前三篇小說中塑造的業餘偵探杜賓的形象,可以說是柯南道爾筆下的福爾摩斯的前輩。據研究偵探小說的專家霍華德•海克雷夫特認為,“這個杜賓也是坡的自我理想化身,因為他自幼聰穎異常,處處想表現自己的優越,所以就把杜賓寫成具有超人智力、觀察入微、料事如神的理想人物,為了襯托他的了不起,又借一個對他無限欽佩、相形見絀的朋友來敘述他的事蹟,此外還寫了一個頭腦愚鈍、動機雖好而屢犯錯誤的警探作為對比。作案地點一般安排在鎖得嚴嚴密密的暗室;埋藏贓物罪證則用明顯得出人意外的方法;破案過程則用邏輯嚴謹、設身處地的推理(今稱用心理分析學);然後有條不紊的迫使罪犯就範歸案;最終再由主人公洋洋自得、滔滔不絕的解釋其全過程。這已成為坡寫偵探小說的模式。”而這一模式在一百四十年來已為全世界各國偵探小說家競相師法,不少這類作品都是步他後塵,脫不了這個窠臼。甚至被稱為偵探小說之父的英國作家威爾基•柯林斯那部名作《月亮寶石》(1868)裏的偵探克夫也是在坡的影響下產生的。[4]
  作品年表
短篇小说
作品中文名
英文名
出版日期
类型
说明
梅岑格施泰因
Metzengerstein
1832-01-14
恐怖、讽刺
匿名发表。
最初副标题:A Tale in Imitation of the German
德洛梅勒特公爵
The Duc De L'Omelette
1832-03-03幽默最初名:The Duke of l'Omelette
耶路撒冷的故事
A Tale of Jerusalem
1832-06-09幽默
失去呼吸
Loss of Breath
1832-10-10幽默最初名:A Decided Loss
甭甭
Bon-Bon
1832-12-01幽默
最初名:The Bargain Lost
瓶中手稿
MS. Found in a Bottle
1833-10-19冒险、恐怖
幽会
The Assignation
1834-01恐怖最初名:The Visionary。匿名发表
贝蕾妮丝
Berenice
1835-03恐怖
莫雷娜
Morella
1835-04恐怖
捧为名流
Lionizing
1835-05讽刺副标题: A Tale
瘟疫王King Pest1835-09恐怖、幽默最初名:King Pest the First。匿名发表
死荫——寓言一则Shadow - A Parable1835-09恐怖匿名发表
四不象Four Beasts in One1836-03幽默
副标题:The Homo-Cameleopard
本篇初用名:Epimanes
故弄玄虚Mystification1837-06幽默最初名:Von Jung, the Mystific
静——寓言一则Silence - A Fable1838幽默最初名:Siope - A Fable
丽姬娅Ligeia1838-09恐怖1845年2月15日由《纽约世界报》再版发行,加入了丽姬娅临终时以“征服者爬虫”为题所作诗。
如何写布莱克伍德式文章How to Write a Blackwood Article1838-11谐仿“绝境”介绍篇
绝境A Predicament1838-11谐仿初用名:The Scythe of Time。"如何写布莱克伍德式文章"的续篇。
钟楼魔影The Devil in the Belfry1839-05-18幽默、讽刺
被用光的人The Man That Was Used Up1839-08讽刺
厄舍府的倒塌The Fall of the House of Usher1839-09恐怖
威廉·威尔逊William Wilson1839-10恐怖
埃洛斯与沙米翁的对话The Conversation of Eiros and Charmion1839-12科幻
为什么那小个子法国佬的手悬在吊腕带里Why the Little Frenchman Wears His Hand in a Sling1840幽默
生意人The Business Man1840-02幽默最初名:Peter Pendulum
人群中的人The Man of the Crowd1840-12恐怖
莫格街谋杀案The Murders in the Rue Morgue1841-04侦探
莫斯肯漩涡沉浮记A Descent into the Maelström1841-04冒险
仙女岛The Island of the Fay1841-06幻想
莫诺斯与尤拉的对话The Colloquy of Monos and Una1841-08科幻
千万别和魔鬼赌你的脑袋Never Bet the Devil Your Head1841-09讽刺初用名:A Tale with a Moral
埃莉奥诺拉Eleonora1841年秋浪漫
一星期中的三个星期天Three Sundays in a Week1841-11-27幽默初用名:A Succession of Sundays
椭圆形画像The Oval Portrait1842-04恐怖初用名:Life in Death
红死病的假面具The Masque of the Red Death1842-05恐怖初用名:The Mask of the Red Death
风景园The Landscape Garden1842-10幻想后并入“阿恩海姆乐园”。
玛丽·罗杰疑案The Mystery of Marie Rogêt1842-11、12至1843-02侦探最初副标题:A Sequel to ‘The Murders in the Rue Morgue’
陷坑与钟摆The Pit and the Pendulum1842—1843恐怖
泄密的心The Tell-Tale Heart1843-01恐怖
金甲虫The Gold-Bug1843-06侦探
黑猫The Black Cat1843-08-19恐怖
欺骗是一门精密的科学Diddling1843-10-14谐仿初用名:Raising the Wind
眼镜The Spectacles1844-03-27幽默
凹凸山的故事A Tale of the Ragged Mountains1844-04幻想、冒险
气球骗局The Balloon-Hoax1844-04-13科幻
过早埋葬The Premature Burial1844-07-31恐怖
催眠启示录Mesmeric Revelation1844-08幻想
长方形箱子The Oblong Box1844-09恐怖
离奇天使The Angel of the Odd1844-10幽默副标题:An Extravaganza
你就是凶手Thou Art the Man1844-11侦探、讽刺
森格姆·鲍勃先生的文学生涯The Literary Life of Thingum Bob, Esq.1844-12幽默、讽刺
被窃之信The Purloined Letter1844-1845侦探
山鲁佐德的第一千零二个故事The Thousand-and-Second Tale of Scheherazade1845-02幽默
与一具木乃伊的谈话Some Words with a Mummy1845-04讽刺
言语的力量The Power of Words1845-06幻想
反常之魔The Imp of the Perverse1845-07恐怖
塔尔博士和费瑟尔教授的疗法The System of Doctor Tarr and Professor Fether1845-11幽默、讽刺
瓦尔德马先生病例之真相The Facts in the Case of M. Valdemar1845-12幽默、科幻初用名:The Facts of M. Valdemar's Case
斯芬克斯The Sphinx1846-01讽刺
一桶蒙特亚白葡萄酒The Cask of Amontillado1846-11恐怖
阿恩海姆乐园The Domain of Arnheim1847-03幻想“风景园”故事的拓展
未来之事Mellonta Tauta1849-02科幻
跳蛙Hop-Frog1849-03-17恐怖副标题:Or, The Eight Chained Ourang-Outangs
冯·肯佩伦和他的发现Von Kempelen and His Discovery1849-04-14讽刺
用X代替O的时候X-ing a Paragrab1849-05-12幽默
兰多的小屋Landor's Cottage1849-06-09幻想初用名:Landor's Cottage: A Pendant to 'The Domain of Arnheim' 。
长篇小说
作品中文名
英文名
出版日期
类型
说明
汉斯·普法尔历险记The Unparalleled Adventure of One Hans Pfaall1835-06科幻
阿瑟·戈登·皮姆的故事
The Narrative of Arthur Gordon Pym of Nantucket
1837年1-2月前两章,1838年7月全部出完
冒险

罗德曼日记
The Journal of Julius Rodman
1840年1-6月前六章
冒险
未完成
诗歌
中文名
英文名
写作或发表日期
说明
Poetry
作于1824年
坡在世时从未发表
哦,时代!哦,风尚!O, Tempora! O, Mores!约作于1825年坡在世时从未发表
致玛格丽特To Margaret约1827坡在世时从未发表
帖木儿Tamerlane1827-07收录于《帖木儿及其他诗》
Song1827-07收录于《帖木儿及其他诗》
模仿Imitation1827-07收录于《帖木儿及其他诗》
一个梦A Dream1827-07收录于《帖木儿及其他诗》
湖——致——The Lake——to——1827-07收录于《帖木儿及其他诗》
亡灵Spirits of the Dead1827-07收录于《帖木儿及其他诗》
金星Evening Star1827-07收录于《帖木儿及其他诗》
Dreams1827-07收录于《帖木儿及其他诗》
诗节Stanzas1827-07收录于《帖木儿及其他诗》
最快乐的日子The Happiest Day1827-09-15
孤独Alone1829坡在世时从未发表
致艾萨克·利To Isaac Lea约1829坡在世时从未发表
致河——To The River ——1829收录于《阿尔阿拉夫、帖木儿及小诗》
致——(在梦中)To ——1829起使句: "The bowers whereat, in dreams..."
致——(我不在乎)To ——1829起使句:Begins "Should my early life seem..."
传奇Romance1829收录于《阿尔阿拉夫、帖木儿及小诗》
仙境Fairy-Land1829收录于《阿尔阿拉夫、帖木儿及小诗》
十四行诗——致科学Sonnet——To Science1829收录于《阿尔阿拉夫、帖木儿及小诗》
阿尔阿拉夫Al Aaraaf1829收录于《阿尔阿拉夫、帖木儿及小诗》
一首离合诗An Acrostic1829坡在世时从未发表
伊丽莎白Elizabeth1829坡在世时从未发表
致海伦To Helen1831收录于《诗集》
赞歌A Paean1831收录于《诗集》
睡美人The Sleeper1831收录于《诗集》
海中之城The City in the Sea1831收录于《诗集》
不安的山谷The Valley of Unrest1831收录于《诗集》
以色拉费Israfel1831收录于《诗集》
Enigma1833-02-02
范妮Fanny1833-05-18
罗马大圆形竞技场The Coliseum1833-10-26
小夜曲Serenade1833-04-20
致乐园中的一位To One in Paradise1834-01
赞歌Hymn1835-04
致F——s S. O——d
To F——s S. O——d
1835-09
1835年09月初版名为:致伊丽莎白(To Elizabeth)
五月皇后颂May Queen Ode约1836坡在世时从未发表
赞美歌Spiritual Song1836坡在世时从未发表
赞歌Latin Hymn1836-03
新婚小调Bridal Ballad1837-01初版名: "Ballad"
十四行诗——致桑特岛Sonnet——To Zante1837-01
闹鬼的宫殿The Haunted Palace1839-04
十四行诗——静Silence——A Sonnet1840-01-04
咏乔·洛克Lines on Joe Locke1843-02-28
征服者爬虫The Conqueror Worm1843-01
丽诺尔Lenore1843-02
一首竞选歌A Campaign Song1844坡在世时从未发表
梦境Dream-Land1844-06
即兴曲、致凯特·卡罗尔Impromptu. To Kate Carol1845-04-26
致F——To F——1845-041845年9月6日,再版更名为:"To Frances"
尤拉丽Eulalie1845-07
华尔街警句Epigram for Wall Street1845-01-23
乌鸦The Raven1845-01-29收录于《乌鸦及其他诗》
君权神授The Divine Right of Kings1845-10
赠——的情人节礼物A Valentine1846-02-21初版名:"To Her Whose Name Is Written Below"
亲爱的医生Beloved Physician1847未完成,坡在世时从未发表
深眠黄土Deep in Earth1847未完成,坡在世时从未发表
致M.L.S——To M. L. S——1847-03-13
尤娜路姆Ulalume1847-12
咏酒Lines on Ale1848坡在世时从未发表
致玛丽·路易丝To Marie Louise1848-03
一首谜诗An Enigma1848-03
致海伦To Helen1848-11
梦中之梦A Dream Within A Dream1849-03-31
黄金国Eldorado1849-04-21
献给安妮For Annie1849-04-28
致我的母亲To My Mother1849-07-07
安娜贝尔·李Annabel Lee1849-10-09坡死前已有售出,逝世后出版
钟声The Bells1849-11坡死前已有售出,逝世后出版
戏剧
作品中文名
英文名
出版日期
说明
波利希安
Politian
1835-1836
1835年12月–1836年1月,仅写完两场
随笔、论文
作品中文名
英文名
出版日期
说明
梅泽尔的象棋手
Maelzel's Chess Player
1836-04

装饰的哲学
The Philosophy of Furniture
1840-05

关于秘写的只言片语
A Few Words on Secret Writing
1841-07

维萨西孔河之晨
Morning on the Wissahiccon
1844

创作哲学
The Philosophy of Composition
1846-04

我发现了—— 一首散文诗
Eureka: A Prose Poem
1848-03

诗律阐释
The Rationale of Verse
1848-10

诗歌原理
The Poetic Principle
1848-12

其他
作品中文名
英文名
出版日期
说明
贝壳学基础
The Conchologist's First Book
1839
关于海洋贝类的教课书,非爱伦坡作品。迫于生计,同意用自己名字为该书的作者署名。
The Light-House
1849年以后
残稿,生前未发表
http://baike.baidu.com/view/47801.htm?fromtitle=%E7%88%B1%E4%BC%A6%C2%B7%E5%9D%A1&fromid=978252&type=syn

【圖博館】:《黑猫》

  在未讀商周版《黑猫》(2005)之前,所讀是天華版的《愛倫坡故事集》(1978)收了五篇,除了代表作〈黑貓〉和劣作〈豋龍〉外,其餘〈莫爾格街的謀殺案〉〈瑪麗‧蘿薏的神秘案〉〈金甲蟲〉,都蠻合一般推理、偵探、奇幻小說界說的,再加上常看到推理、偵探、奇幻小說界,常推愛倫坡為始祖且設了個愛倫坡獎,搞得我對愛倫坡也有點不屑,但憑著代表作〈黑貓〉,又總覺得愛倫坡應不只於此。
  這叫盡信書不如無書,你看人家商周版的以下短篇小說就不含上述三篇:
〈失去呼吸〉〈瓶中稿〉〈幽會〉〈貝蕾妮絲〉〈莫雷娜〉〈麗姬亞〉〈如何寫作布萊克伍德式文章〉〈絕境〉〈厄舍府的倒塌〉〈威廉‧威爾森〉〈埃洛斯與沙米翁的對話〉〈生意人〉〈人群中的人〉〈莫斯肯漩渦浮沉記〉〈莫諾斯與尤娜的對話〉〈絕不與惡魔賭腦袋〉〈愛琳諾拉〉〈橢圓畫像〉〈紅死病的面具〉〈陷坑與鐘擺〉〈告密的心〉〈金甲蟲〉〈黑貓〉〈長方形箱子〉〈凹凸山的故事〉〈過早埋葬〉〈塔爾博士和費瑟教授的療法〉〈催眠啟示錄〉〈言語的力量〉〈反常之魔〉〈瓦德馬先生病例之真相〉〈一桶蒙特亞多〉〈未來之事〉〈跳蛙〉〈馮‧肯佩倫和他的發現〉
  奇怪,愛倫坡的小說為何多具有「怪」、「異」特質,不只情節怪奇、特異,技法和內容又精心構築的陰森驚駭,死亡書寫的魔昧,陰鬱人性的刻畫?

偵探小說的開創者,也是至高者詳參【圖博館】:科幻?魔幻?神怪? 

   沒有精心設計的謎題,也滅有跌宕起伏的情節,只有抽絲剝繭般嚴密的純粹的邏輯推理,這就是愛倫坡的推理小說。而在懸疑小說中,他描寫心理和製造詭異氣氛的能力也是無與倫比的,這是出他外所有的西方偵探小說家都沒有達到的境界(日本的少數小說是有這樣的意境的,但這多少出自於他們本身的文化)。 
   遺憾的是,愛倫坡的偵探小說就那麼幾篇。
http://book.douban.com/review/2976314/

愛倫•坡作品集_小說線上閱讀
http://book.kanunu.org/files/writer/9711.html

黑貓
 
    我要開講的這個故事極其荒唐,而又極其平凡,我並不企求各位相信,就連我的心裡都不相信這些親身經歷的事,若是指望人家相信,豈不是發瘋了嗎?但是我眼下並沒有發瘋,而且確實不是在做夢。不過明天我就死到臨頭了,我要趁今天把這事說出來好讓靈魂安生。我迫切打算把這些純粹的家常瑣事一五一十,簡潔明瞭,不加評語的公之於世。由於這些事的緣故,我飽嘗驚慌,受盡折磨,終於毀了一生。但是我不想詳細解釋。這些事對我來說,只有恐怖,可對大多數人來說,這無非是奇談,沒有什麼可怕。也許,後世一些有識之士會把這種無稽之談看作尋常小事。某些有識之士頭腦比我更加冷靜,更加條理分明,不象我這樣遇事慌張。我這樣誠惶誠恐,細細敘述的事情,在他們看來一定是一串有其因必有其果的普通事罷了。
    我從小就以心地善良溫順出名。我心腸軟得初期,一時竟成為小朋友的笑柄。我特別喜歡動物,父母就百般縱容,給了我各種各樣玩賞的小動物。我大半時間都泡早同這些小動物玩上面,每當我餵食和撫弄它們的時候,就感到無比高興。我長大了,這個癖性也隨之而發展,一直到我成人,這點還是我的主要樂趣。有人疼愛忠實伶俐的狗,對於他們來說,根本用不著多費口舌來說明個中樂趣其味無窮了吧。你若經常嘗到人類那種寡情薄義的滋味,那麼對於獸類那種自我犧牲的無私之愛,准會感到銘心鏤骨。
    我很早就結了婚,幸喜妻子跟我意氣相投,她看到我偏愛飼養家禽,只要有機會物色到中意的玩物總不放過。我們養了小鳥、金魚、良種狗、小兔子,一隻小猴和一隻貓。
    這只貓個頭特大,非常好看,渾身烏黑,而且伶俐絕頂。我妻子生來就好迷信,她一說到這貓的靈性,往往就要扯上古老傳說,認為凡是黑貓都是巫婆變化的。我倒不是說我妻子對這點極為認真,我這裡提到這事只是順便想到而已。
    這貓名叫普路托,原是我心愛的東西和玩伴。我親自餵養它,我在屋裡走到哪兒,它跟到哪兒。連我上街去,它都要跟,想盡法兒也趕它不掉。
    我和貓的交情就這樣維持了好幾年。在這幾年工夫中,說來不好意思,由於我喝酒上了癮,脾氣習性都徹底變壞了。我一天比一天喜怒無常,動不動就使性子,不顧人家受得了受不了。我竟任性惡言穢語的辱駡起妻子來了。最後,還對她拳打腳踢。我飼養的那些小動物當然也感到我脾氣的變壞。我不僅不照顧它們,反而虐待它們。那些兔子,那只小猴,甚至那只狗,出於親熱,或是碰巧跑到我跟前來,我總是肆無忌憚的糟蹋它們。只有對待普路托,我還有所憐惜,未忍下手。不料我的病情日益嚴重——你想世上哪有比酗酒更厲害的病啊——這時普路托老了,脾氣也倔了,於是我索性把普路托也當做出氣筒了。
    有一天晚上,我在城裡一個常去的酒吧喝得酩酊大醉而歸,我以為這貓躲著我,就一把抓住它,它看見我兇相畢露嚇壞了,不由在我手上輕輕咬了一口,留下牙印。我頓時象惡魔附身,怒不可遏。我一時忘乎所以。原來那個善良的靈魂一下子飛出了我的軀殼,酒性大發,變得賽過兇神惡煞,渾身不知哪來的一股狠勁。我從背心口袋裡掏出一把小刀,打開刀子,攥住那可憐畜生的喉嚨,居心不良地把它眼珠剜了出來!寫到這幕該死的暴行,我不禁面紅耳赤,不寒而慄。
    睡了一夜,宿醉方醒。到第二天早上起來,神智恢復過來了,對自己犯縣這個罪孽才悔懼莫及。但這至多不過是一種淡薄而模糊的感覺而已。我的靈魂還是毫無觸動。我狂飲濫喝起來,一旦沉湎醉鄉,自己所作所為早已統統忘光。
    這時那貓傷勢漸漸好轉,眼珠剜掉的那隻眼窠果真十分可怕,看來它再也不感到痛了。它照常在屋裡走動,只是一見我走近,就不出所料地嚇得拼命逃走。我畢竟天良未泯,因此最初看見過去如此熱愛我的畜生竟這樣嫌惡我,不免感到傷心。但是這股傷心之感一下子就變為惱怒了。到後來,那股邪念又上升了,終於害得我一發不可收拾。關於這種邪念,哲學上並沒有重視。不過我深信不疑,這種邪念是人心本能的一股衝動,是一種微乎其微的原始功能,或者說是情緒,人類性格就由它來決定。誰沒有在無意中多次幹下壞事或蠢事呢?而且這樣幹時無緣無故,心裡明知幹不得而偏要幹。哪怕我們明知這樣干犯法,我們不是還會無視自己看到的後果,有股拼命想去以身試法的邪念嗎?唉,就是這股邪念終於斷送了我的一生。正是出於內心這股深奧難測的渴望,渴望自找煩惱,違背本性,為作惡而作惡,我竟然對那只無辜的畜生繼續下起毒手來,最後害它送了命。有一天早晨,我心狠手辣,用跟套索勒住貓脖子,把它吊在樹枝上,眼淚汪汪,心裡痛悔不已,就此把貓吊死了。我出此下策,就因為我知道這貓愛過我,就因為我覺得這貓沒冒犯過我,就因為我知道這樣幹是在犯罪——犯下該下地獄的大罪,罪大之極,足以害得我那永生的靈魂永世不得超生,如若有此可能,就連慈悲為懷,可敬可畏的上帝都無法赦免我的罪過。
    就在我幹下這個傷天害理的勾當的當天晚上,我在睡夢中忽聽得喊叫失火,馬上驚醒。床上的帳子已經著了火。整棟屋子都燒著了。我們夫婦和一個傭人好不容易才在這場火災中逃出性命。這場火災燒得真徹底。我的一切財物統統化為烏有,從此以後,我索性萬念俱灰了。
    我倒也不至於那麼懦弱,會在自己所犯罪孽和這場火災之間找因果關係。不過我要把事實的來龍去脈詳細說一說,但願別把任何環節拉下。失火的第二天,我去憑弔這堆廢墟。牆壁都倒坍了,只有一道還沒塌下來。一看原來是一堵牆壁,厚倒不大吼,正巧在屋子中間,我的床頭就靠近這堵牆。牆上的灰泥大大擋住了火勢,我把這件事看成是新近粉刷的緣故。牆根前密密麻麻聚集了一堆人,看來有不少人非常仔細和專心的在查看這堵牆,只聽得大家連聲喊著“奇怪”,以及諸如此類的話,我不由感到好奇,就走近一看,但見白壁上赫然有個淺浮雕,原來是只偌大的貓。這貓刻得惟妙惟肖,一絲不差,貓脖子還有一根絞索。
    我一看到這個怪物,簡直以為自己活見鬼了,不由驚恐萬分。但是轉念一想終於放了心。我記得,這貓明明吊在宅邊花園裡。火警一起,花園裡就擠滿了人,准是哪一個把貓從樹上放下來,從開著的窗口扔進我的臥室。他這樣做可能是打算喚醒我。另外幾堵牆倒下來,正巧把受我殘害而送命的貓壓在新刷的泥灰壁上,壁間的石灰加上烈火和屍骸發出的氨氣,三者起了某種作用,牆上才會出現我剛看到的浮雕像。
    對於剛剛細細道來的這一令人驚心動魄的事實,即使良心上不能自圓其說,於理說來倒也稀鬆平常,但是在我心靈中,總留下一個深刻的印象。有好幾個月我擺脫不了那貓幻象的糾纏。這時節,我心裡有滋生一股說是悔恨又不是悔恨的模糊情緒。我甚至後悔害死這貓,因此就在經常出入的下等場所中,到處物色一隻外貌多少相似的黑貓開做填補。
    有一天晚上,我醉醺醺的坐在一個下等酒寮裡,忽然間我注意到一隻盛放金酒或朗姆酒的大酒桶,這是屋裡主要一件家什,桶上有個黑糊糊的東西。我剛才一直目不轉睛的盯著大酒桶好一會兒,奇怪的是竟然沒有及早看出上面那東西。我走近它,用手摸摸。原來是只黑貓,長得偌大,個頭跟普路托完全一樣,除了一處之外,其他處處都極相象。普路托全身沒有一根白毛,而這只貓幾乎整個胸前都長滿一片白斑,只是模糊不清而已。
    我剛摸著它,它就表示立即跳了起來,咕嚕咕嚕直叫,身子在我手上一味蹭著,表示承蒙我注意而很高興.這貓正是我夢寐以求的.我當場向店東情商要求買下,誰知店東一點都不曉得這貓的來歷,而且也從沒見到過,所以也沒有開價.
    我繼續擼著這貓,正準備動身回家,這貓卻流露出要跟我走的樣子.我就讓它跟著,一面走一面常常彎下身子去摸摸它.這貓一到我家馬上很乖,一下子就博得我妻子的歡心.
    至於我嘛,不久就對這貓厭惡起來了。這正出乎我的意料,我也不知道是這是怎麼回事,也不知道是什麼道理.它對我的眷戀如此明顯,我見了反而又討厭又生氣.漸漸的,這些情緒竟變位深惡痛絕了.我儘量避開這貓,正因心裡感到羞愧,再加回想起早先犯下的殘暴行為,我才不敢動手欺淩它.我有好幾個星期一直沒有去打它,也沒粗暴虐待它.但是久而久之,我就漸漸對這貓說不出的厭惡了,一見到它那副醜相,我就象躲避瘟疫一樣,悄悄溜之大吉.
    不消說,使我更加痛恨這畜生的原因,就是我把它帶回家的第二天早晨,看到它竟同普路托一個樣兒,眼珠也被剜掉一個.可是,我妻子見此情形,反而格外喜歡它了.我在上面說過,我妻子是個富有同情心的人.我原先身上也具有這種出色的美德,它曾使我感到無比純正的樂趣.
    儘管我對這貓這般嫌惡,它對我反而越來越親熱.它跟我寸步不離,這鼓擰勁兒讀者確實難以理解.只要我一坐下,它就會蹲在我椅子腳邊,或是跳到我膝上,在我身上到處撒嬌,實在討厭.我一站起來走路,它就纏在我腳邊,差點把我絆倒;再不,就用又長又尖的爪子鉤住我衣服,順勢爬上我胸口.我雖然恨不得一拳把它揍死,可是這時候,我還是不敢動手,一則是因為我想起自己早先犯下的罪過,而主要的原因還在於——索性讓我說明吧——我對這畜生害怕極了.
    這層害怕倒不是生怕皮肉受苦,可是要想說個清楚倒也為難.我簡直羞於承認——唉,即使如今身在死牢,我也簡直羞於承認,這貓引起我的恐懼竟由於可以想像到的純粹幻覺而更加厲害了.我妻子不止一次要我留神看這片白毛的斑記.想必各位還記得,我上面提過,這只怪貓跟我殺掉的那只貓,唯一明顯的不同地方就是這片斑記.想必各位還記得,我說過這斑記大雖大,原來倒是很模糊的,可是逐漸逐漸的,不知不覺中竟明顯了,終於現出一個一清二楚的輪廓來了.好久以來我的理智一直不肯承認,竭力把這當成幻覺.這時那斑記竟成了一樣東西,我一提起這東西的名稱就不由渾身發毛.正因如此,我對這怪物特別厭惡和懼怕,要是我有膽量的話,早把它幹掉了.我說呀,原來這東西是個嚇人的幻象,是個恐怖東西的幻象——一個絞刑台!哎呀,這是多麼可悲,多麼可怕的刑具啊!這是恐怖的刑具,正法的刑具!這是叫人受罪的刑具,送人死命的刑具呀!
    這時我真落到要多倒楣有多倒楣的地步了.我行若無事的殺害了一隻沒有理性的畜生.它的同類,一隻沒有理性的畜生竟對我——一個按照上帝形象創造出來的人,帶來那麼多不堪忍受的災禍!哎呀!無論白天,還是黑夜,我再也不得安寧了!在白天裡,這畜生片刻都不讓我單獨太太平平的;到了黑夜,我時時刻刻都從說不出有多可怕的噩夢中驚醒,一看總見這東西在我臉上噴著熱氣,我心頭永遠壓著這東西的千鈞棒,絲毫也擺脫不了這一個具體的夢魘!
    我身受這般痛苦的煎熬,心裡僅剩的一點善性也喪失了.邪念竟成了我唯一的內心活動,轉來轉去都是極為卑鄙齷齪的邪惡念頭.我脾氣向來就喜怒無常,如今發展到痛恨一切事,痛恨一切人了.我盲目放任自己,往往動不動就突然發火,管也管不住.哎呀!經常遭殃,逆來順受的就數我那毫無怨言的妻子了.
    由於家裡窮,我們只好住在一棟老房子裡.有一天,為了點家務事,她陪著我到這棟老房子的地窖裡去.這貓也跟著我走下那陡峭的梯階,差點兒害得我摔了個倒栽蔥,氣得我直發瘋.我掄起斧頭,盛怒中忘了自己對這貓還懷有幼稚的恐懼,對準這貓一斧砍下去,要是當時真按我心意砍下去,不消說,這貓當場就完蛋了.誰知,我妻子伸出手來一把攥住我.我正在火頭上,給她這一攔,格外暴跳如雷,趁勢掙脫胳膊,對準她腦殼就砍了一斧.可憐她哼也沒哼一聲就當場送了命.
    幹完了這件傷天害理的殺人勾當,我就索性細細盤算藏匿屍首的事了.我知道無論白天,還是黑夜,要把屍首搬出去,難免要給左鄰右舍撞見,我心裡想起了不少計畫.一會兒我想把屍首剁成小塊燒掉,來個毀屍滅跡.一會兒我到院子中的井裡去.還打算把屍首當作貨物裝箱,按照常規,雇個腳夫把它搬出去.末了,我忽然想出一條自忖的萬全良策.我打定主意把屍首砌進地窖的牆裡,據傳說,中世紀的僧侶就是這樣把殉道者砌進牆裡的.
    這個地窖派這個用處真是再合適也沒有了.牆壁結構很松,新近剛用粗灰泥全部刷新過,因為地窖裡潮濕,灰泥至今還沒有乾燥.而且有堵牆因為有個假壁爐而矗出一塊,已經填沒了,做得跟地窖別的部分一模一樣.我可以不費什麼手腳的把這地方的牆磚挖開,將屍首塞進去,再照舊把牆完全砌上,這樣包管什麼人都看不出破綻來.
    這個主意果然不錯.我用了一根鐵撬,一下子就撬掉磚牆,再仔仔細細把屍首貼著裡邊的夾牆放好,讓它撐著不掉下來,然後沒費半點事就把牆照原樣砌上.我弄來了石灰,黃沙和亂髮,做好一切準備,我就配調了一種跟舊灰泥分別不出的新灰泥,小心翼翼的把它塗抹在新砌的磚牆上.等我完了事,看到一切順當才放了心.這堵牆居然一點都看不出動過土的痕跡來.地上落下的垃圾也仔仔細細的收拾乾淨了.我得意洋洋的朝四下看看,不由暗自說,"這下子到底沒有白忙啊!”
    接下來我就要尋找替我招來那麼些災害的禍根;我終於橫下一條心來.不料我剛才大發雷霆的時候,那個鬼精靈見勢不妙就溜了,眼下當著我這股火性,自然不敢露臉.這只討厭的畜生終於不在了.我心頭壓著的這塊大石頭也終於放下了,這股深深的樂勁兒實在無法形容,也無法想像.到了夜裡,這貓還沒露臉,這樣,自從這貓上我家以來,我至少終於太太平平的酣睡了一夜.哎呀,儘管我心靈上壓著殺人害命的重擔,我還是睡著了.
    過了第二天,又過了第三天,這只折磨人的貓還沒來.我才重新象個自由人那樣呼吸.這只鬼貓嚇得從屋裡逃走了,一去不回了!眼不見為淨,這份樂趣就甭提有多大了!儘管我犯下滔天大罪,但心裡竟沒有什麼不安.官府來調查過幾次,我三言兩語就把他們搪塞過去了.甚至還來抄過一次家,可當然查不出半點線索來.我就此認為前途安然無憂了.
    到了我殺妻的第四天,不料屋裡突然闖來了一幫員警,又動手嚴密的搜查了一番.不過,我自恃藏屍地方隱蔽,他們絕對料不到,所以一點也不感到慌張.那些員警命我陪同他們搜查.他們連一個角落也不放過.搜到第三遍第四遍,他們終於走下地窖.我泰然自若,毫不動容.平生不做虧心事,半夜敲門心不驚,我一顆心如此平靜.我在地窖裡從這頭走到那頭.胸前抱著雙臂,若無其事的走來走去.員警完全放了心,正準備要走.我心花怒放,樂不可支.為了表示得意,我恨不得開口說話,哪怕說一句也好,這樣就更可以叫他們放心的相信我無罪了.
    這些人剛走上梯階,我終於開了口。”諸位先生,承蒙你們脫了我的嫌疑,我感激不盡.謹向你們請安了,還望多多關照.諸位先生,順便說一句,這屋子結構很牢固。”我一時頭腦發昏,隨心所欲的信口胡說,簡直連自己都不知道說了些什麼。”這棟屋子可以說結構好得不得了.這幾堵牆——諸位先生,想走了嗎?——-這幾堵牆砌得很牢固。”說到這裡,我一時昏了頭,故做姿態,竟然拿起手裡一根棒,使勁敲著豎放我愛妻遺骸的那堵磚牆.
    哎吆,求主保佑,把我從惡魔虎口中拯救出來吧!我敲牆的迴響餘音未寂,就聽得墓塚裡發出一下聲音!——一下哭聲,開頭甕聲甕氣,斷斷續續,象個小孩在抽泣,隨即一下子變成連續不斷的高聲長嘯,聲音異常,慘絕人寰——這是一聲哀號——一聲悲鳴,半似恐怖,半似得意,,只有墮入地獄的受罪冤魂痛苦的慘叫,和魔鬼見了冤魂遭受天罰的歡呼打成一片,才跟這聲音差不離.
    要說說我當時的想法未免荒唐可笑.我昏頭昏腦,踉踉蹌蹌的走到那堵牆邊.梯階上那些員警大驚失色,嚇得要命,一時呆若木雞.過了一會兒,就見十來條粗壯的胳膊忙著拆牆.那堵牆整個倒下來.那具屍體已經腐爛不堪,凝滿血塊,赫然直立在大家眼前.屍體頭部上就坐著那只可怕的畜生,張開血盆大口,獨眼裡冒著火.它搗了鬼,誘使我殺了妻子,如今又用喚聲報了警,把我送到劊子手的手裡.原來我把這怪物砌進墓牆裡去了!
http://book.kanunu.org/tuili/9713/218600.html

  愛倫坡小說中的恐怖美學  文/王麟 
   
  作為地球上唯一具備高級思維能力的生靈,恐懼伴隨著人類的進化已經蝕刻進了基因鏈中。遠古的風暴、猛獸的巨齒、漫天的洪水、爆發的火山、無邊的雪原、生存的艱辛,給予人類內心最深層的恐懼。將恐懼擬人化,便產生了圖騰,進而發展成宗教。與其說宗教拯救人類的心靈,不如說它化解了各種恐懼和恐怖。人類對死亡的恐怖、對未知的恐怖,對自身的恐怖,只有通過某種群體儀式,才能得到緩解和消除。    
  然而,我們雖然刻意躲避恐怖、不斷想方設法化解恐怖,但是作為群體基因中的某種存在,恐怖是無法完全化解和消除的。同時,恐怖也具有兩面性,一面是警示,一面是誘惑。一些人避之唯恐不及,另外一些人卻津津有味、沉迷其中。對刺激和快感的追求,催生了恐怖文學的誕生。千百年來,類似的故事和傳說在國內各類筆記小說中汗牛充棟,不過大都沙裡埋金、吉光片羽,並未形成獨立的文學體裁。即使如蒲松齡的《聊齋志異》,也只是包含了很多和神鬼狐仙有關的離奇故事,期間或有數篇驚悚恐怖小說的篇章而已。    
  再者,恐怖文學按照一般文學評論家的分類,很難將其歸入正統的純文學領域,也不能登堂入室、享受被人膜拜的尊榮。因此,這種類型文學也很難出現大師級的人物。    
  恐怖文學真正興起,並形成一種獨特的類型文學,追根溯源,還要歸功於英國詩人雪萊的妻子瑪麗雪萊。她於1818年創作的那篇著名的小說《科學怪人》,既是科幻文學的起點,也是恐怖文學的鼻祖。然而,將恐怖文學發揚光大並在世界文學史上佔有一席之地的,還屬美國小說家愛倫坡。    
  愛倫坡是美國十九世紀著名的小說家、詩人和文學評論家,生前落魄潦倒,死後極盡哀榮,被譽為偵探小說鼻祖、科幻小說先驅之一、恐怖小說大師、短篇哥特小說巔峰、象徵主義先驅之一,唯美主義者。從上面這些頭銜中就可以看出,愛倫坡屬於多個文學門派的開山祖師。    
  愛倫坡1809年生於美國波士頓,自幼喪失雙親,由一位英格蘭富商收養長大成人。他脾氣乖戾、生性瀟灑、追求自由,喜愛讀書、沉默寡言,喜好酗酒,很早就遍嘗人世冷暖,一生賣文,貧窮與潦倒常伴左右,他也是美國歷史上有名可查的第一位以寫作為生的人。在經歷了短短四十年的人生之後,1849年愛倫坡歿于巴爾迪摩車站。他的突然死亡與其小說一樣,充滿了神秘主義色彩。愛倫坡一生創作了七十多篇小說,其中有二十篇小說屬於殿堂級的文學佳作,他同時還創作了大量的詩歌與文學評論。他的小說可以分為三類,一類是恐怖小說,另一類是推理小說,其餘的是科幻小說,其中恐怖小說占了很大比例。如果說斯蒂芬•金被譽為恐怖小說之王,那麼愛倫坡則是不折不扣的短篇恐怖小說大師。    
  愛倫坡的創作風格黑暗、詭異,具有病態般的美感;哥特、驚悚,給讀者以深入骨髓的衝擊;神秘,冰冷,充滿現實主義色彩。他的作品影響了一大批文學界和電影屆知名的人物,比如英國作家柯南道爾、斯蒂文森和著名導演希區柯克、法國的科幻作家儒勒凡爾納和詩人波德賴爾、日本的本格推理之王江戶川亂步,美國的電影鬼才蒂姆伯頓等。    
  如果說香港導演吳宇森和美國導演昆汀•塔倫蒂諾用電影鏡頭將暴力美學發揮到了極致的話,那麼愛倫坡則是用文字將恐怖美學鑄就了一座豐碑。縱覽愛倫坡的小說、詩歌與文學評論就可以看出,他對文字的理解、對文學的理解,即使用現在的眼光看,也是很超前的、與很多傳統的文學理論格格不入。愛倫坡眼中的文學,就是最純粹的文學,不摻雜任何額外的內容。所謂“文以載道”的觀點,向來是被愛倫坡嗤之以鼻並加以抨擊的。他的小說,不以說教為己任,而是很單純、很曲折的故事,或者一個場景,或者一個事件。每篇小說都是故具匠心,講究謀篇佈局、講究懸念,讀者看了開頭卻看不見結果。同時,愛倫坡對於文字要求極高,刻畫細膩處,不怕萬語千言;與情節無關之處,卻是惜墨如金,所謂文字為小說的內容服務,為推動故事情節服務,也是愛倫坡創作的獨到之處。    
  讀者閱讀小說的過程便是一次心靈歷險的過程,愛倫坡富有感染力的文字,將讀者帶進一個光怪陸離的扭曲的現實世界,也是每個人的潛意識世界。在那個世界裡,一切都變得可能,一切都怪誕離奇,一切看似合理,一切都是心靈的折射。    
  人民文學出版社出版的“朝內166人文文庫”中,精選了愛倫坡九篇非常經典的作品,並以那篇膾炙人口的佳作《黑貓》作為書名。書中的九篇作品,代表了愛倫坡不同的寫作風格,也是對其恐怖美學的一次完美展現。    
  一、以環境描寫烘托氣氛的恐怖美學——《鄂榭府崩潰記》 
  愛倫坡在這篇小說中,將環境描寫作為推動情節發展的重要手段。他筆下的那座古怪而又令人毛骨悚然的公館,其實就代表了小說中的主人公,那個陷入妄想和扭曲親情中的公館主人,那個因為無法治好妹妹的疾病而將其提前埋葬的殺手。最後公館的隨著主人的死亡而崩潰成廢墟,很好的說明了主人公情緒已經與那座住宅緊密相聯。公館的陰暗恐怖其實就代表了主人公內心陰暗、可怖的世界。    
  小說從“我”接到公館主人勞德立克鄂榭的邀請信開始,進入公館之後,愛倫坡花了三分之一的篇幅對公館的環境進行了詳細刻畫,“茫然眼睛似的窗戶”、“兩三顆枯萎的白樹”、縈繞在公館周圍的那種氣體,“從枯樹、灰牆、死池中散發出來的——這是種玄妙的毒物,陰鬱,沉滯,隱約可見,色呈鐵青。”接著“我”與處於半瘋癲狀態的主人公相處幾日,在不清楚的真相的前提下,幫著鄂榭活埋了他患病妹妹。令人可怖的是,最終妹妹卻從昏迷中醒來,打破棺材,來到二人面前,再倒地死去。“我”嚇得落荒而逃,整座鄂榭府隨之灰飛煙滅。    
  二、將沉溺發揮到極致的恐怖美學——《橢圓形畫像》    
  這篇小說情節很簡單,講的是“我”在一座廢舊的閣樓裡面發現了一幅少女畫像,同時找到了一篇介紹創作這幅畫像過程的文字。“我”充滿好奇,開始瞭解這幅絕美畫像的創作過程,卻發現這是一段淒美動人、充滿死亡的故事,是一個瘋狂的藝術家用生命創作的往事。小說前半部分細緻刻畫了那副少女畫像的栩栩如生、令人著魔,後半部分講述了畫家為了給他愛妻創作一幅畫像,忘記了時間、忘記了飲食,也忘記了愛妻的存在,他全身心投入到工作之中,卻不管愛妻的死活,最終畫像完成之際,也是他愛妻喪命之時。少女生命完全被融入了畫像,成就了一副死亡佳作。
  愛倫坡這篇小說之所以讀來令人驚詫,就是他將那種人人都有的沉迷某種事物情緒發揮到了極致,那種病態的狂熱,令我輩心有戚戚,產生了別具一格的恐怖之美。 
  沉迷不可怕,可怕的是成癡成魔。愛倫坡總是用意想不到的手法,揭示每個人存在的性格弱點,並將其誇張放大。說他是一名心理恐怖大師也是不為過的。    
  三、無法控制內心邪惡的恐怖美學——《黑貓》    
  《黑貓》是愛倫坡眾多小說中最著名的一篇,篇幅雖然不長,卻顛覆了每個人的閱讀體驗。在這篇小說中,主人公因為酗酒,性情大變,開始無緣無故傷害所有和自己親近的人和動物。這種傷害衝動的產生,是沒來由的、是莫名其妙的,就好像主人公要通過傷害才能獲得某種破壞的快感。主人公先是殘害了和自己最親近的一隻黑貓,然後良心突然發現,又買了一隻一模一樣的獨眼黑貓,不料很快便對其產生了厭惡,想方設法想除掉它,在攻擊過程中,他失手殺死了自己的妻子,那只黑貓失蹤。為了逃避罪責,他將妻子的屍體砌入了地下室的牆壁。在員警查找的時候,突然從牆壁裡傳出恐怖吼叫,待員警破開牆壁,赫然發現那只黑貓站在腐爛屍體的頭上,“張開血盆大口,獨眼裡冒著火”。原來,倉皇之中,主人公將貓和屍體一起砌進了牆壁。 
  這篇小說之所以經典,在於他將我們每個人內心深處壓制的罪惡淋漓盡致展現了出來。捫心自問,我們中間有哪個人在這輩子裡沒有產生過破壞一切的邪惡念頭?愛倫坡只不過將其用文字表現了出來。閱讀這篇小說,我們在痛恨主人公瘋狂邪惡的時候,更會產生一種後怕,那就是一旦自己喪失理智,是不是也會像那個兇手一樣,對自己的親人痛下殺手?    
  《黑貓》這本小說集,只是人民文學出版社已經出版和即將出版系列精品圖書中的一部。按照本書出版說明可知,以“文庫”形式薈萃精品,是國際知名品牌出版企業的慣例和通行做法。這套系列圖書已經出完20冊,以後還會陸續出版面世。    
  值得一贊的是,這套圖書並未採用那些華而不實的大開本,更沒有令人厭惡的腰封,而是採用了小32開本,白色硬面精裝,書脊塗紅,精緻小巧,閱讀攜帶方便。人民文學出版社作為國內頂尖的品牌企業,能夠有勇氣出版這套圖書,是讀者的大幸,也是打造精品圖書工程中最璀璨的一頁。    
  用經典作品滋潤心靈,提升自己、拒絕低俗,也是每一個讀者沉甸甸的責任。
http://book.douban.com/review/5889156/

台長: 阿楨
人氣(1,876) | 回應(1)|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藝文活動(書評、展覽、舞蹈、表演) | 個人分類: 世界百大作家 |
此分類下一篇:亨利•菲爾丁:世界百大作家56
此分類上一篇:狄金森:世界百大作家54

威爾剛
感謝分享!

http://www.yyj.tw/
2019-12-20 14:39:42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