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12-30 06:24:20 | 人氣(5,509) | 回應(207) | 上一篇 | 下一篇

F-35-JSF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空军世界 :: JSF 联合攻击战斗机 —— X-32验证机 与 F-35战斗机
 
美国JSF联合攻击战斗机 X-32 F-35美国JSF联合攻击战斗机 X-32 F-35
 
 
 
 
 
 
 
 
 
 
 
 
 
 
 
 
 
 
 
 
 
 
 
 
 
美国JSF联合攻击战斗机 X-32 F-35
 
美国JSF联合攻击战斗机 X-32 F-35
 
 
 
 
 
 
 
 
 
 
 
 
 
 
 
 
 
 
 
 
 
 
 
 
空军世界 :: JSF 联合攻击战斗机 —— X-32验证机 与 F-35战斗机
 
 
 
 
 
 
 
 
 
 
 
 
 
 
 
 
 
 
 
 
 
 
 
 
 
 
 
空军世界 :: JSF 联合攻击战斗机 —— X-32验证机 与 F-35战斗机
 
 
 
 
 
 
 
 
 
 
 
 
 
 
F-35-JSF(請點文末網址有多圖)

美國聯合攻擊戰鬥機(Joint Strike Fighter JSF)是20世紀最後一個重大的軍用飛機研制和采購項目。JSF被定位爲低成本的武器系統,這是因爲目前先進戰鬥機,如F-22的成本不斷高漲,美國及其他國家均感到,單純依靠這樣的高性能且高價格的戰鬥機組成戰鬥機部隊,在財政上難以承受。因此美國各軍種改變以往各自研制戰鬥機的傳統,聯合起來,共同研制一種用途廣泛、性能先進而價格可承受的低檔戰鬥機。這就是JSF。隨後英國等各個西方盟國看到了JSF的種種好處,也加入了進來。
JSF將進入衆多國家的空軍,這將令JSF的成本更加低廉。在競爭階段,波音公司(Boeing)和洛克希德馬丁(Lockheed Martin)公司形成了兩個競爭集團。目前洛克西德的X-35已經取得勝利,並已正式命名爲F-35“閃電II”(Lightning II)。該公司將爲美國空軍、海軍、海軍陸戰隊和英國皇家海軍4個用戶提供21世紀的20噸級新型F-35單發戰鬥機。因爲時間關系,下文將部分沿用X-35等原有名稱。
波音公司則聯合了麥克唐納道格拉斯公司,共同研制X-32(右圖),如今,這兩家公司已經合並。X-32和X-35都是概念驗證機,經過對比試飛,美國軍方將選擇其中一個方案進入工程制造和發展階段。
JSF在美國空軍中將與洛克希德馬丁公司研制的F-22戰鬥機形成高低搭配,就象F-16和F-15之間的關系那樣。爲了實現低成本,其生産量應該要大,因此應該具有較廣泛的適用範圍。相應的,JSF將有多種型號,分別是:一、空軍常規起落型(CTOL),目標采購價格爲每架2800萬美元(1994年幣值,下同);二、美國海軍的常規起降艦載型,單價3400萬美元;三、美海軍陸戰隊和英國海軍用的短距起飛垂直著陸型(STOVL),單價3100萬美元。
由于受到成本目標的限制,空軍表示它首先需要1763架CTOL型,可能還要3個中隊的STOVL型,以便對近距支援任務做出快速反應。美國海軍需要 400~500架能艦載的JSF。海軍陸戰隊表示它需要609架STOVL型。英國皇家海軍首先需要60架STOVL型用于替換“海鷂”(是否是1對1的 替換目前還沒有決定)。
對于美國空軍來說,JSF既要取代F-16執行制空和戰術武器投放任務,還要接替A-10執行近距空中支援任務。在接替A-10時,軍方希望JSF象A-10一樣不易被地面火力摧毀,但它主要依靠技術手段,而不是依靠裝甲來實現這一目的。此外,JSF還將比A-10具有更大的航程。左圖中可以看到預計使用的武器。包括各種普通炸彈、激光制導炸彈、使用GPS制導的JDAM、JSOW、HARM反雷達導彈、SLAM巡航導彈、“小牛”反坦克導彈、各種空空導彈和27mm“毛瑟”機關炮(後改爲采用GAU-12 25mm五管加特林炮)等。2004年4月,美軍確定所有型號的JSF將可使用機內武器艙裝載8顆波音公司研制的113千克小口徑炸彈(SDB),同時也可在機外懸挂該小口徑炸彈。美國軍方的JSF項目辦公室官員說,將把增加機內武器艙裝載SDB的數量,作爲JSF增強作戰能力的長期目標之一,但具體增加 多少還沒有透露。
對于美國海軍來說,JSF將接替F/A-18A/B的制空和攻擊任務,以及更老的A-6所承擔的戰術武器投放和縱深攻擊任務。海軍希望JSF同F/A- 18E/F一道承擔起制空和攻擊的雙重任務。艦載型JSF和F/A-18E/F精確的搭配方式目前仍沒有確定。在接替A-6時,JSF將用做夜間、低空突防的中型轟炸機,這一點同A-6的設計任務一樣。但是,JSF還要具有白天攻擊的能力,在執行這類任務時,JSF必須利用先進技術避免戰鬥中的過量損失。爲此,JSF將具有隱身和遠距離發射導彈的能力。令人震驚的F-35挂載能力,這對于實現由一個先進的機型完成多種任務的構想十分重要。

對于海軍陸戰隊來說,STOVL型的JSF將利用其短距起飛/垂直著陸能力接替AV-8B執行近距支援、灘頭支援和戰場攻擊任務。它還將取代海軍陸戰隊的F/A-18承擔制空和攻擊任務。美國海軍陸戰隊希望STOVL飛機能夠擁有F/A-18的航程、載荷以及迅速加速到超音速的能力。如何將隱身、STOVL能力和超音速能力結合到一架飛機上,可能是JSF計劃所面臨的最大技術挑戰。在設計海軍陸戰隊的飛機時,還有其他要考慮的因素。海軍陸戰隊的任務有時需要單獨完成,無法從其他兵種獲得支援,並且只能動用相對較少的資源進行作戰。這就使海軍陸戰隊需要一套獨立的武器系統。
對于英國皇家海軍來說,JSF將用來取代現有幾種型別的“海鷂”戰鬥機,執行制空和攻擊任務,並且要求它能夠從現有的輕型航母上以短距起飛的方式升空作戰。在不超過美國空軍對戰鬥機重量要求的前提下,要想滿足美國海軍、海軍陸戰隊和英國皇家海軍的各項使用要求,必須采取一種獨特的飛機/發動機組合。目前的估計是,美國海軍陸戰隊和英國皇家海軍的JSF將比美國空軍型重500~1000磅(227~454千克),而美國海軍型可能要比美國空軍型重1500~2000磅(681~908千克)。
所有這些型別的JSF都將在一條生産線上制造,使用同一種針對CTOL和STOVL優化的發動機,並且擁有盡可能多的通用部件。此外所有的JSF還必須使用同一種通用的支援和維護系統。JSF不僅是多年來第一種滿足多軍種使用需要的戰鬥機,JSF還是第一種在一條生産線上生産的具有多種配置的戰鬥機。而且,該項目的主要推動力量是減少費用,這在過去的項目中也還沒有過。
目前參與JSF競爭的雙方都選擇了普惠公司生産的F-119的新改型作爲動力裝置。據普惠公司大型軍用發動機分部項目經理介紹,改進之後的JSF發動機推力更大,維護性和支援能力更好。發動機被設計成能夠“自動”管理,它不但能在故障發生之前感受到故障,而且能夠補償那些損壞的電子部件,使它在沒有這些部件的情況下繼續工作。故障發生時,系統將自動向飛機基地發出信 號,報告故障情況,從而使維修人員准備好備件,當飛機著陸之後,立即把這些部件換上。爲了加快更換工作,發動機設計成所有安裝在框以外的部件都能在20分鍾或者更短的時間內卸下並更換。

由于兩家競爭公司對飛機的要求不同,從而要求普惠公司研制2種略有不同的F-119改進型以滿足每個競爭者各自的需要。波音型F-119發動機的代號是JSF/119-SE614,洛克希德馬丁型的代號是JSF/F119-SE611。 這兩種型別的發動機之所以要存在這些差異,主要是因爲兩個JSF機體制造商所采用的垂直升力系統有所不同。波音公司采用了導流槽的布局,這有點象“海鷂” 發動機上所采用的升力系統(上圖爲波音版本的F-119)。而洛克希德馬丁公司則選用了升力風扇系統來實現垂直飛行。波音公司的發動機帶有一個與YF- 22相似的噴管,洛克希德馬丁公司的發動機采用了軸對稱噴管,與F-15、F-16上用過的噴管相似。
洛馬公司JSF業務開發主任JoeOberle說:“JSF驗證機上所用的部件沒有必要與發展型飛機上的部件相同,現在爲飛機提供部件的公司可能會繼續爲以後的JSF提供産品,但是也不完全一定。不久我們將向各生産商征求詳細資料,然後根據我們所得到的資料選定供貨商。”在所有系統中,最值得重視的是雷達和 機載設備。Blot說:“現在,微處理器每過18個月左右就會變得落後,我們不但要制造一種不會很快落後的系統,而且還要使它具有較低的全壽命費用。” Oberle說:“選擇機載設備系統對于控制飛機的總成本非常重要,如果一種機載設備系統能夠被各個軍種采用,那麽每年可以節約經費1.6億美元。此外, 機載設備系統必須易于升級,最簡單的辦法就是把它設計成爲開放的結構系統,以便使用未來研制的各種貨架産品。”
X-35項目的合作夥伴是諾斯羅普格魯門公司和英國宇航公司。選擇它們不單是因爲業務能力,而且還因爲其技術和經驗。諾斯羅普公司在材料技術、部件制造和工裝方面擁有豐富的經驗。通過研制B-2轟炸機,它在隱身技術方面具備了很強的能力。格魯門公司在飛機的艦上適應性和艦上使用方面同樣具有經驗,該公司機載設備分部過去屬于威斯汀豪斯公司,在系統集成方面擁有淵博的知識。英國宇航公司不但有先進材料制造經驗,而且有系統集成方面的學問。特別是在研制維護STOVL戰鬥機方面,該公司的經驗無人可比。洛馬公司的目標是在2001年使全部的研制和改進項目能夠用于JSF工程制造和發展階段。
在波音公司的設計方案中,用戶只要去掉2個環形噴嘴,再用平板把噴嘴移去後的孔堵住,就能使STOVL型的發動機與CTOL型的發動機相同。在洛克希德馬丁公司的JSF發動機中,只要用一個不轉動的尾軸代替轉動尾軸,再從升力風扇上取下驅動軸並去掉風扇,STOVL型發動機和CTOL型發動機就完全一樣。在JSF所用的2種F-119發動機上,低壓渦輪由一級改爲兩級,並且把發動機風扇的截面積增加了10%~20%,以便增加空氣的流量。在兩種型別的發動機中,大多數部件都是通用的。事實上,美國空軍、海軍、海軍陸戰隊所用JSF發動機的渦輪結構轉動部件100%都是通用的。海軍型的JSF由于加強了結構 強度,用于承受彈射起飛和阻攔著陸時的載荷,其重量比空軍型的JSF要重。
普惠公司在真正的首飛之前,在每種型別的 發動機上分別進行了30000小時的試驗。最初的試飛工作在愛德華空軍基地進行,隨後由美國海軍進行STOVL試驗。等到概念驗證階段結束、武器系統開發 商選定之後,普惠公司將進入工程制造發展階段,在此階段它打算生産約30臺試驗用發動機。該階段計劃從2001年開始。僅僅從美國和英國的定貨考慮,JSF發動機的産量就要接近3000臺。

波音公司通過對F-22的研制,重新確立了它作爲戰鬥機制造商的地位。該公司計劃在JSF競爭中最初的概念發展階段(CDP)除了要驗證其環行噴嘴的垂直升力系統外,還要證明其新的設計、制造技術以及它在空氣動力研究方面的最新進展。波音公司JSF項目主管Statkus說:“目前,我們即將完成CDP階段25% 的工作。我們正在考慮首選武器系統方案中能夠采用的技術,同時也在考慮能夠用在概念發展階段的技術。”
波音目前正在進行其首選武器系統(PWS)的方案設計,Statkus說:“我們非常努力的控制概念發展階段的飛機和首選武器系統方案中的重量和成本,以確保將來能夠可靠預測出(PWS)飛機的出廠費用。
波音公司目前即將結束X-32概念驗證機的工裝設計,其中有許多是在波音公司位于加利福尼亞州的帕姆代爾工廠生 産的,有些加工機床也安裝在這裏,波音公司的JSF驗證機將在這裏制造。大約在今年年中,波音公司將開始裝配2種JSF概念研究。Statkus說,硬件 設計已按時完成,許多主要部件也都在規定的重量限制之內。兩種JSF的部件加工工作正在同時進行。這兩種概念研究機的許多硬件都是相同的,這有利于降低成本。也許更爲重要的是,波音公司的研制機構已經到位,試飛機構正在組建。右圖是X-32的部件結構示意圖。
Statkus 說,我們已經從供應商那裏得到許多經改進的貨架産品,以便用于概念發展階段的JSF。對于飛機的部件,我們還要做進一步的選擇,但是大多數子承包商正在排 隊等候。對于每一次選擇,波音都試圖尋找那些公司內部已經具備的能夠用于JSF的加工能力。我們利用加工能力來控制重量、控制成本、選擇材料並且在波音內 部確定分工。由于加利福尼亞州帕姆代爾的工廠能夠提供比公司其他地方更低的生産費用,波音公司在這裏組裝其JSF概念驗證機。如果波音公司能夠贏得合同,JSF也將在這裏進行生産。帕姆代爾有一個發動機試車臺,目前一切已經准備就緒。而且它離美國空軍的愛德華基地不遠,JSF的概念驗證機將在該基地進行試飛。
波音公司X-32的設計思想基于對經濟可承受性和滿足各種作戰要求能力的雙重考慮。X-32項目的商務開發主任 Strohsahl說,雖然JSF有好幾個型別,但它們具有相同的模線,也就是說,其外部尺寸相同。X-32期望利用位于中機身的2個可偏轉噴管使發動機的排氣轉向下方,從而獲得STOVL能力,它所用的偏轉噴管與“鷂”所用的噴管相似。隨著飛機的加速,機翼産生的升力將代替發動機産生的升力,噴管便可以 逐漸地轉向後方。在進行STOVL飛行時,X-32需要通過飛機尾部的氣流進行配平,這些氣流通過一個二維矢量噴管轉向下方。噴管與機身結構聯爲一體,並且還要承受載荷。隨著飛機的加速,發動機的氣流將逐漸轉入發動機後部的噴管,並且從位于中機身的環行噴管中排出。懸停或STOVL飛行時的飛控和俯仰控制將由不同噴管的偏轉氣流提供。滾轉控制由機翼上的小排氣孔提供。當這些噴管把熱氣流向下方排出時,一個立式擋板將從前機身處轉向下方,以防發動機排出的熱空氣被吸入發動機進氣道。當環形噴管完全朝後、所有的推力都分配給發動機的後排氣管時,位于飛機中部的噴口將由位于噴口周圍的小門蓋住。對重量的考慮賦予了很高的優先程度,不論是STOVL型JSF還是海軍型JSF(該型爲了滿足著艦要求需要進行加強)都沒有因爲附加系統而使重量發生較大變化。但是 STOVL型的JSF還是比另兩種的JSF減少了內部武器載荷。其他型別的JSF所能攜帶的武器載荷與A-6能夠攜帶的武器載荷相似。
在最初的 設計方案中,X-32有一個大的、翼身融合複合材料三角機翼。爲了降低制造成本采用了單塊式結構。翼尖有一個附加段,在執行艦上任務時可以拆去。但後來具體設計時,波音認爲此方案不足以賦予X-32足夠的機動性,因此爲其增加了兩個尾翼。對比左圖和其他圖片,大家就可以看出來。但保持不變的是,除了美國海軍型以外,所有的燃料都裝在機翼中。機翼的上下表面,各采用一張複合材料蒙皮。另外,X-32設計方案燃油系數較高,航程較遠。而且其信號特征設計比較均衡,波音公司對JSF的紅外信號特征和可見光信號特征的重視程度與對它的雷達信號特征的重視程度相同。
波音公司所有各型的JSF至少在初期都將具有相同的機載電子設備和座艙。機身設計成爲3個部分,尾段包括集成的發動機噴口,但是沒有單獨的尾部飛行控制面。海軍型的JSF在著艦時機翼上表面會出現一個渦發生器柵欄,以幫助飛機保持高的迎角。波音公司還把機身中段設計成適合三種型別的飛機。前機身既可用于單座型,也能用于雙座型。雖然現在還沒人考慮雙座型JSF,但是波音預計將來可能會出現對雙座教練型JSF的需求。
波音利用其制造、維護和在世界範圍內支援民用飛機的廣泛經驗,搶到了不少分數。它還迅速使麥道公司完全加入JSF的研究項目,以利用該公司所具有的豐富的 戰鬥機研制經驗。由于波音的機體制造商在過去的20年裏參加了包括麥道公司在內的大多數軍用飛機項目,因此積累了豐富的經驗和試驗數據。其中一項創新是自動化數控編碼技術,它能使設計者在初始設計時,就能把指令嵌入自動加工機床,以便進行毛坯切削和鍛造,還能使一臺機器同時加工兩個完全相同的零件。在測試中,過去需要30天才能加工完的零件只用8小時就完成了。
波音最近成功地研究了一項低余量鈦加工技術,它能降低生産中鈦的用量,從而使一些部件能夠用一塊鈦錠鑄成,然後只做少量的加工。此外,還研究了開發一種軍用型大規模備件儲存和運輸設備的可能性。目前它在西雅圖的民機支援設備能夠在收到申請的2小時內把任何一種現役波音飛機的任意零件發往目的地。

我們再來看看洛克希德馬丁公司的JSF研制計劃——X-35。在過去的30年裏,該公司生産了多種高性能戰鬥機。洛克希德馬丁公司決定在JSF中采用升力風扇,是基于它們在過去研究項目中所獲得的數據。洛克希德馬丁公司的JSF項目副經理HarryBlot說,采用升力風扇的設計可以使足夠的空氣轉變爲飛機懸停所需的垂直氣流,無須增加發動機風扇的截面,從而避免了它在超音速飛行時所産生的阻力。風扇可以被看作是一個水平放置的渦槳,當飛機懸停時,它使雙倍的空氣從飛機下面流過,並保持飛機的前視截面不超過傳統飛機的設計水平,所以不影響飛機進行超音速飛行的能力。
采用升力風扇方案還有其他一些優點。它能使向下偏轉的氣流速度降低33%,氣流溫度降低大約250°F。由飛機主發動機驅動的風扇能産生18000磅(8172千克)的冷空氣推力,這就降低了前部進氣道從發動機後面吸入熱空氣的可能性。洛克希德馬丁公司認爲象JSF這樣比“鷂”大、並且具有更大的載荷和航程的飛 機,升力風扇方案是唯一可行的升力系統。該公司認爲升力風扇布局在爲JSF提供垂直升力時有3個明顯的優點:一、在所用推力一定的情況下提供更大的載荷; 二、改善向下氣流對地面沖擊的影響;三、使JSF進氣道的前向截面積減小,從而降低飛機的迎風面積,有利于實現超音速飛行。
Blot說,“鷂”爲了吸進足夠的空氣進行垂直飛行,有兩個巨大的進氣道突出在飛機的兩側,很難使飛機超音速。洛馬公司的JSF設計方案不但進氣道較小,使它可以在超音速情況下使用,而且當機身頂部的氣門打開時,可以吸入周圍的空氣,當氣流流過機身時,可以用升力風扇對它加速,從而得到懸停飛行所需的氣流。由周圍空氣所形成的這股向下氣流能夠完全擋住向前的熱氣流。並且可以在JSF的前部提供足夠的升力以配平飛機尾部熱氣噴口向下偏轉的氣流所産生的推力。X-35上所用的這種新穎的升力風扇的研制工作由洛?馬公司的“臭鼬”工作隊、羅羅公司和艾利遜公司共同完成。X-35下一步工作是驗證飛機的可操作性及雷達、機載設備和飛機的加速性。

波音公司近期將完成X-32發動機的運行試驗,從而使X-32B戰鬥機的概念驗證機向第一次飛行又邁進了一步。作爲建造短程起飛和垂直降落(STOVL)飛機的一部分,波音公司的試驗工作組進行了氣流轉換過渡,即發動機推力換向試驗。試驗所用的發動機爲普拉特?惠特尼公司的F119-614發動機,進行了各種功率設定的試驗,以驗證系統的完善性。功率設定範圍模擬了飛機在正常飛行時所需要的具有代表性的推力圖譜。在短程起飛和垂直降落發動機試 驗臺上進行了500多次試驗,從産生常現的水平推力到産生垂直推力,或從産生垂直推力到産生常規的水平推力的過渡時間始終爲1~3秒。所有推進系統的部件 都像設計和預計的那樣工作良好。除了進行發動機的運行試驗外,波音公司的另一個工作組正在位于佛羅裏達州西棕櫚灘的普拉特?惠特尼公司的試驗站進行一系列耐久性試驗,以取得發動機進行短程起飛和垂直降落飛行的合格證。

目前正在生産的4架驗證機——2架X-32和2架X-35,僅僅是概念發展階段(CDP)的飛機,進入EMD階段的飛機所裝備的機載設備可能與它有很大不同。但是,反過來說,現代計算機技術已經使人們能夠在CDP階段開發並驗證許多用在EMD飛機上的系統。目前,有一些系統制造商已經選定,除非花費很大費 用,這些選擇在今後是無法改變的。所以,有些CDP飛機的系統和部件制造商也將成爲最終生産型飛機的制造商。
在洛克希德馬丁公司的X-35上,升力風扇將由艾利遜先進開發公司設計,艾利遜發動機公司生産。這兩家公司的母公司——羅羅公司將生産升力風扇的轉子、發動機尾部的矢量噴管以及懸停飛控系統所需的滾轉噴氣口,所有這些部件也都是羅羅公司開發的。
此外,還有其他一些公司正在努力爭取波音公司或洛克希德馬丁公司進入EMD階段之後的設備研制合同:
雷神德克薩斯儀表公司正在爲洛克希德馬丁公司EMD階段的JSF設計和研制集中式中央處理器;
位于俄亥俄州的通用電氣飛機發動機公司正在研制下一代發動機,並計劃在2007年前開始高級試驗或投入使用;
位于新澤西州的Moog公司已經同波音公司和洛克希德馬丁公司簽定了合同,爲它們生産CDP階段JSF的作動器;今年晚些時候,Moog還將向這兩個主承包商交付武器艙門、前緣襟翼和發電機;
位于新澤西州的EDO公司正在研制一種液壓作動臂,它能把JSF所攜帶的武器從彈艙內部移動到外部的發射位置;
洛克希德?馬丁公司的桑德斯電子公司正在爲波音和洛克希德?馬丁公司的JSF研制電子戰系統,無論那家獲勝,這套電子戰系統都將裝在EMD階段的JSF 原型機上。桑德斯公司還是洛克希德馬丁公司JSF戰鬥機的集中式中央處理器研制隊伍中的成員。TRW機載設備系統公司參加了波音公司和洛克希德?馬丁公 司JSF的通信、導航和敵我識別系統(CNI)的研制隊伍。
諾斯羅普公司的電子傳感器與系統分部(ESSD)正在爲波音公司和X-32研制一體化無線電頻率系統和多功能傳感器陣列,其中包括多功能雷達、電子戰系 統、CNI系統所使用的主動電掃描陣列。此外,諾斯羅普公司還爲JSF研制了幾種光電系統,其中包括多功能紅外分布孔徑系統。
MPC産品公司將生産用于打開武器艙門、測量發動機噴管的運動、驅動飛控系統的部件以及爲冷卻和環控系統提供動力時所需要的機電作動系統和馬達;
TEAC美國公司將爲波音和洛克希德?馬丁公司CDP階段的JSF提供耐用、小型化的機載視頻錄像機,以記錄電視和其他傳感器所獲得的數據;
塞爾瑪公司正在爲X-32設計座艙蓋,這種單塊式座艙蓋由一種爲F-22研制的座艙蓋改進而成;
漢密爾頓標准公司和霍尼韋爾公司正在合作爲X-32研制機上管理系統。漢密爾頓標准公司研制環控系統,桑德斯創德公司負責飛機的第二動力系統和電源分配系統;
聯信南本德公司正領導另外幾家公司爲X-32設計、制造和組裝起落架系統;
位于俄亥俄州的BFGoodrich航空航天公司正在爲X-32進行燃油管理、熱管理、火源探測等系統的集成研究。

目前兩種樣機試飛均非常順利。據報道,X-35A已完成超音速飛行試驗,X-32A的航空母艦進場試驗也已進行到一半。右圖是X-32的空中加油試驗,下圖是X-35的加油試驗。12月初,波音已經完成了X-32B概念演示機的結構模型交感(SMI)測試,進一步接近首飛目標。在SMI測試期間,飛機的飛行控制面以變換的頻率震動。在飛行控制系統中加入特殊的濾波器,正確發揮作用,可確保完全避免飛機的其他部件發生震動。
X-32B預計在2001年的第一季度進行首飛,它將驗證波音公司短距起飛垂直降落(STOVL)飛行的直接升力方法。波音公司JSF系統測試主管 Fleming說:”SMI測試的完成又邁出了積極的一步,我們可繼續驗證我們的設計。我們取得了巨大的進展,這些測試降低了風險,有助于確定我們正准備開始進行的一項安全的富有成效的X-32B飛行測試項目。”波音公司上個月已完成對常規起飛降落(CTOL)SMI的測試。9月底,完成了使STOVL發動機在X-32B戰鬥機機內運行的第一階段工作。高能常規STOVL發動機可能于本月底起用。
自9月18日首飛以來,X-32A共進行了33次飛行,操縱飛機的包括波音公司和政府試飛員。波音樣機迄今已完成了政府規定測試內容的50%。到11月20日,波音公司的X -32已進行了22次飛行,完成了靜態蒙皮擴張試驗。X-32A是用于驗證美國空軍和海軍要求的驗證機,而X-32B將用于驗證STOVL能力。在愛德華進行的首次航空母艦進場驗證試驗中X-32表現良好,著艦下沈速度爲0.5英尺/秒(0.15米/秒)。

而X-35A 樣機也一切順利。在11月21日的第25次飛行中升到25000英尺(7620米),速度達到1.05馬赫數。在此之前,爲了給X-35C在航空母艦上著陸作准備,已進行了6次艦載進場著陸試驗。X-35A已經完成了美國空軍要求的常規起飛和著陸(CTOL)驗證,從愛德華空軍基地飛往洛克希德馬丁公司 在加利福尼亞州Palmdale工廠,爲下一階段試驗項目開始爲期2個月的改裝。
爲驗證STOVL,X-35A將改裝成X-35B,而X-35C則爲滿足美國海軍航空母艦的進場要求,將于12月上旬在愛德華開始試飛。X-35C在1月下 旬或2月飛往Patuxent河作進一步測試之前將累積20飛行小時。X-35A在將近1個月的飛行中,最高升至34000英尺(10363米)高度,拉起加速度達5G。
在X-35A爲期60天的改裝中,約用1個月時間安裝升力風扇及相關系統,另1個月進行系統核查和測試。1月這架飛機將將在洛馬公司工廠進行首次大功率發動機運行試驗。
可喜的是JSF采用的普惠F119派生型發動機在試飛中沒有發生問題,因而試飛未受影響。目前普惠公司已經完成F119的STOVL型的研制。該公司已開始進行合格鑒定測試項目,並爲波音和洛克希德馬丁公司提供了第一套STOVL軟件。
10月26日,美國空軍部長羅希宣布,洛克希德馬丁公司憑借實力、設計優點,擊敗對手波音公司,成爲軍火史上最大的贏家。由于進展順利,F-35的工程和制造發展(EMD)階段目前定于2001年初開始,並持續到2012年。由于美國空軍將訂購大量的F-35,因而其平均單機售價將爲3250萬美元。JSF項目的順利進行,一個重要原因是各公司在F-22和YF-23的研制中,均儲備了大量寶貴的技術和經驗。隨著JSF向現役靠近,美國空中打擊力量又將大大增強。
F-35生産小組在制造過程中使用了全數字設計技術,這有可能永久的改變飛機 設計制造的工作方式。洛克希德馬丁公司項目發言人稱,JSF是第一架從一開始就完全實施數字化設計的飛機。JSF制造商在數字化技術應用方面創造了新的 先例。完全數字化的方法在節省時間和成本方面産生了巨大效果。JSF的“數字化三維實體設計”意味著世界上參與項目設計的所有設計人員都有權進入設計網頁,虛擬飛機可以用數字進行操縱,因而使制造商避免了在制造物理樣機時的返工和昂貴的制造成本。JSF工作小組具有一個環球網絡系統,按照允許的級別進入數字化設計網頁,無論是意大利、挪威、加利福尼亞還是得克薩斯州的工程師和供應商都能進入這個數據庫。設計和修改數據可以即時傳送,效率和准確率大大提高。還可以應用數字化數據進行産品加工並能夠獲得精確的尺寸,如高精密鑽孔,通過取消分解制造零件的步驟減少了工藝程序,確保了加工的准確性。它所節省的時間和金錢是不可想象的。
JSF項目還是一個高度複雜性的合作項目,由幾家公司聯合制造,最後裝配到一起。CTOL型(常規起降型)將是JSF項目完成的首架飛機,目前正在生産當中,總裝工作計劃在明年春天進行,在這之前,各公司將交付前、中和後機身三個主要部件。
JSF項目的總價值爲2440億美元,是曆史上最大的防務采辦項目。飛機的價格將在4000~5500萬美元之間。F-35最初的制造速度較最終的每個工作日一架的速度要慢,而且第一架飛機的制造將耗時一年。然後,JSF小組將著手生産22架以上的試驗機用于試驗階段,試驗階段將持續到2007~2008年。其後,進入實際作戰飛機的小批量生産階段。數字化設計可能在實現這些雄心勃勃的生産計劃方面起決定性的作用。
發言人還舉例說明了數字化設計的作用,例如三個型號都不同程度産生超重問題,尤其是STOVL型(短距起飛/垂直著陸 型)的超重問題已經引起了性能參數目標的實現。但是借助于數字化技術我們不用制造出物理樣機就能發現問題,而且可以按照需要修改設計,極大減少了時間和成本。

在2001年的巴黎航展上,首次展出F-35的毛瑟BK-27 27mm機炮炮艙。以波音公司爲首、毛瑟公司爲核心的的國際軍械公司集團爲F-35戰鬥機研制了先進的27mm機炮。該機炮也是目前生産的歐洲戰鬥機的固定武器。炮艙的供彈系統采用了費用合理、可靠性高的線性無鏈供彈系統。優點是彈藥儲存緊湊,使用過的空彈殼能返回到彈艙裏,避免了抛殼可能出現的問題。炮艙重新裝彈時間小于5分鍾。專門設計的剛性適配器把炮艙固定在飛機上,保障了射擊精度。該設計允許在空對空或空對地作戰時,機炮炮管軸線可選擇上仰1°或下俯3°的不同角度。炮艙的結構便于人員在裝填和維護時接近機炮,裝挂時間小于10分鍾。
但在2002年11月,洛馬公司決定在F-35上采用通用動力公司的25mm口徑GAU-12加特林炮。這項決定是因爲毛瑟機炮機炮價格上漲,洛馬公司決定放棄。之前洛?馬公司認爲AV-8B采用的GAU-12不足以滿足JSF的要求。2004年4月,美國防部表示將爲F-35的25mm機炮增加第三種炮彈——PGU-25/U高爆燃燒彈藥(HEI),用于攻擊空中目標。已經獲得采用的兩種炮彈是PGU-23/U訓練彈和PGU-20/U空對地攻擊用彈 藥。F-35的機炮射擊試驗在8月或9月開始,預計在2005年8月交付頭兩套航空機炮系統。F-35海軍型和短距/垂直起落型才采用外挂炮艙,而非固定機炮,將在2005年完成設計評審,在2007年2月交付頭兩套系統。
2002年10月F-35已處于初步設計評審(PDF)階段,並計劃在明年3月完成。評審重點在短距起飛與垂直著陸STOVL型的重量上。洛克希德馬丁公司說,F-35B的短距起飛與垂直著陸型的重量比期望的要重,但是正在盡量滿足政府要求的其它參數。洛克希德馬丁公司只要求比較幾個以性能爲基礎的規格參數,如速度、射程和機動性。但是,作爲滿足需要的副産品,比如重量、空氣動力學等規格將成爲影響因素。但對于短距起飛與垂直著陸型,重量是一個比較大的問題,因爲已經增加了對它的要求,而且有升力風扇增加的重量。盡管重量增加了,但目前還能滿足其它的性能規格參數要求。同樣,洛克希德馬丁公司還必須 滿足基本的規格參數,如火控系統的殺傷概率和准確性。上個月,洛克希德馬丁公司選擇了通用動力公司作爲火控系統的集成商,現在通用動力公司正在進行研究,考察27毫米火炮是否是”聯合攻擊戰鬥機”的合適的火控系統。
2003年7月,美國阿諾德工程發展中心(AEDC)開始價值約2億美元的聯合攻擊機試驗項目,計劃在該中心的J-2、C-1高空試驗艙和SL-3海平面試驗艙等平臺上,對JSF使用的 F135渦扇發動機進行超過5000小時的發動機運行試驗。從今年11月起,F135發動機將開始在J-2試驗艙開展曆時3年整的高空試驗。2004年3 月至4月將在SL-3試驗艙開始F135可靠性、可用性和維修性(RAM)加速任務試驗。屆時J-2和SL-3內的發動機將同時開展試驗,爲2005年起 將分別在C-1和SL-3開始的後續高空和RAM海平面鑒定試驗做准備。AEDC官員已撥出2500萬美元資金用于3個試驗艙所需特殊實驗設備的制造。AEDC員工也正在設計、制造和安裝大部分的特殊設備,並將改造上世紀90年代末JSF概念發展試驗項目階段已有的STE(專用測試設備)系統。新設備和 改造設備還將用于支持JSF替換發動機通用電氣F136 發動機的試驗。
2003年10月,BAE系統公司平臺解決方案分部向洛馬F-35 JSF小組交付了第一臺F-35飛行器管理計算機(VMC),同時交付的還有飛行器管理計算機工程試驗臺。這臺功能強大的VMC,尺寸略小于一個鞋盒,內裝數字式飛行控制和通用系統(如燃油、電氣、液壓系統控制)的硬件和軟件。VMC裏面包含兩個摩托羅拉Power PC微處理器,該微處理器的性能是前一代系統的10倍以上。在F-35的開放系統結構內采用Power PC處理器這樣的商業尖端産品和技術將降低技術升級帶來的花費。每架F-35將有3臺VMC,在執行一個命令前每臺VMC表決並對各個表決結果進行比較,即使其中1臺甚至是2臺VMC損壞或是有故障,飛機仍能正常操作。所有3臺數字式VMC將是F-35分布式飛行器系統的核心。首臺VMC安裝在洛馬沃斯 堡的F-35飛行器系統集成實驗室,該實驗室通過集成和測試如液壓系統、通用系統和子系統的F-35部件,來仿真整架飛機的工作。在F-35研制早期交付 VMC爲開發、集成和測試F-35飛行器系統軟件提供了大量時間。
2003年11月10日,洛克希德馬丁公司、諾斯羅普格魯門公司和幾個子承包商開始生産F-35聯合攻擊戰鬥機的主要機體部件。主合同商洛克希德馬丁公司稱,位于德克薩斯州的子承包商Progressive有限公司和H.M. Dunn公司已經開始切削大骨架結構零件。同時諾斯羅普?格魯門公司稱,位于加利福尼亞的子合同商Brek制造公司已經開始加工中機身艙蓋隔板。 Progressive有限公司的第一個零件是機翼部件的主要隔框,H.M. Dunn公司的第一個部件是前機身雷達隔框。洛馬公司執行副總裁及項目總經理說:F-35從今天開始它將轉化爲實實在在的飛機。生産工作還有很長的路要走,預計第一架飛機于2005年年中出廠,首飛定于2005年末期。主要組件將由諾格公司的集成系統公司和BAE系統公司提供。諾格公司的作用包括中 機身及其子系統的設計和綜合、開發部分任務系統軟件、地面及飛行試驗保障及艦載型的飛行控制軟件;開發保障低可探測性及支持建模與仿真任務。此外,還負責 支持諾?格公司其它部門的項目,這些部門包括:電子系統部、信息技術部和空間技術部。
2004年1月,由奎奈蒂克(QinetiQ)公司領導開發的JSF新型飛行控制系統,被確定用于F-35戰鬥機。采用這種飛控系統能降低飛行員負荷、提高飛行安全性、減少培訓時間、操作簡便,並可減少使用成本。過去短距起飛/垂直著陸(STOVL)飛機對飛行員的能力要求很高,這使得飛行員的選拔嚴格、訓練要求高。英國國防部(MOD)和QinetiQ公司長期以來就在開展有關研究解決這一問題。這種新式綜合飛行推力控制系統(IFPCS)標志著 STOVL飛機的飛行理念的重大變化,這項技術意味著飛行員在起飛和著陸時只要專注于飛機飛行軌迹的縱向參數,讓軟件去控制推力的改變。新系統能讓沒有經 驗的飛行員獨立安全的駕駛STOVL飛機著陸。
2004年2月,洛克希德馬丁公司正在尋求大量的有關減輕重量的工程方案,其中包括把飛機蒙皮的重量轉移到內部基礎結構上。JSF飛機工程創新之一就是飛機的表 面結構采用先進材料和設計。洛克希德馬丁公司JSF項目副總裁稱,該公司的獨特設計是增加了隔框的間距,使飛機蒙皮承載更多的應力。這項創新設計很有效,但是最後增加了飛機的重量。他還說,加大框距設計是爲了適應JSF的內部系統結構,但是一直存在如何減少蒙皮載荷問題。也許通過改變隔框間距與蒙皮厚 度之間的比率能降低飛機的總重量,這樣有可能減輕2000磅(908千克)的重量,即總重大約30000磅(13620千克)的8%,這是公司追求的目 標。 此外,爲了降低機體結構重量,洛馬公司還在內部系統尋找降低重量的可能。總的來說,機體結構、線路和導管將減重1800磅(817千克),另外200磅 (91千克)將從任務系統和運載系統中做文章。洛?馬公司JSF項目副總裁說,有些情況下的重量上升是由于當初的預測太樂觀,另外一些情況是由于設計創新 造成的。例如,洛馬公司在設計武器艙時,原來艙很小,人很難將武器裝載進去,經過重新設計以後增加了一個裝載武器的系統,這是一個十分完美的解決方案,雖然增加了飛機的重量,但是值得的。目前JSF開發過程中維持重量是最大的一個問題。今年初,五角大樓宣布增加50億美元的開發成本,並將項目延期一年,主要解決重量問題。現在三種型別均有超重問題,其中海軍陸戰隊的短矩起飛/垂直著陸型(STOVL)面臨的問題最嚴重。空軍的常規起落型和海軍的艦載型雖 然也超重,但還能滿足性能需求。在上周五角大樓的一份簡報中,海軍的采辦官員說,STOVL型比初始作戰能力要求大約超重3400磅(1544千克), STOVL型的目標航程是450海裏,超重問題很可能危及到滿足關鍵性能參數。五角大樓對JSF項目調整提出四個選擇方案:停止項目進程重新開始設計;重新布置生産順序,將STOVL型飛機生産安排到最後;首先設計STOVL型,隨 後設計其它型別;保留限定的生産順序,但每個型別的生産之間有一段間歇時間。這四個選擇方案仍在討論當中,估計3月4日將做出最後決定。公司方面認爲,目 前的生産進度是最好的安排,如果按照目前的進度,CTOL(常規起落型)的首架飛機將通過關鍵設計評估。雖然原訂初始作戰評估計劃于4月份結束,但是估計 要到年底才能完成。新的首飛日期還沒有設定,原訂于2005年底進行首飛,估計延遲後的首飛日期會在2006年春天。
2004年3月,新加坡政府宣布正式加入JSF計劃,成爲亞洲參與該計劃的第一個國家。新加坡軍事專家認爲,加入 JSF計劃能使新加坡的軍隊成爲東南亞地區最現代化部隊,便于更詳細地對新加坡空軍的升級需求進行評估。新加坡將有機會完全參與JSF的發展進程,能夠爲 新加坡的各種需求融入JSF計劃進行研究。新加坡作爲JSF計劃的合作夥伴,有權提前購買于2012年交付的JSF。新加坡方面認爲,如果要在今後10年替換老化的A-4和F-5戰鬥機,JSF能滿足其需求。
2004年7月12日,洛克希德馬丁公司正式開始爲美國空軍裝配F-35常規起降型。在洛克希德馬丁公司的沃思堡工廠舉行了慶祝儀式,隨後工人們開始 裝配1號試驗機機身的前部。首架JSF計劃于2005年12月完工,並且于2006年開始試飛。爲海軍陸戰隊生産的2號機是短矩起飛/垂直著陸型,將于明年夏天開始在沃思堡進行總裝,于2007年開始飛行。JSF項目合同總額達2440億美元,是曆史上最大一筆采購合同。該項目將生産2443架戰鬥機,加上對外軍售銷量可能是現在的兩倍。位于沃思堡的洛克希德馬丁航空公司除了制造前機身部件外,還將制造機翼。諾斯羅普格魯門公司將在帕姆戴爾制造中機身,並且今年末BAE系統公司將開始制造後機身和尾翼。所有部件的總裝將于明年在沃思堡進行。洛克希德?馬丁公司官員稱,一旦進入批生産,每架F-35的 總裝時間要花5~6個月時間,大約是現有多用途戰鬥機總裝時間的一半。按照這個速度,公司打算每個工作日有一架飛機下線。F/A-22的總裝時間要一年,因爲其隱身要求零件間的容差更精密。F/A-22目前處在小批量生産階段以及初始作戰試驗和評估階段。F-35吸收了F-22、B-2隱身轟炸機及歐洲戰鬥機的生産經驗。
2004年9月,爲滿足F-35短距/垂直起落型(STOVL)的關鍵性能參數要求(KPP),除解決超重和發動機問題之外,還將對其武器重新進行配置。對F-35 STOVL型的關鍵性能參數要求爲:作戰半徑908千米,起落距離167.64米(美國型號)和137.16米(英國型號)。F-35 STOVL型將不采用F-35三種型號通用的機內武器艙,而將采用一個較小的機內武器艙,僅裝載2顆454千克的JDAM制導炸彈和2枚AMRAAM先進 中距空空導彈,這樣就能滿足F-35 STOVL型的關鍵性能參數。同時,F-35常規起飛與著陸型(CTOL)和艦載型(CV)的研制工作正在順利進行當中。洛馬公司正在制造第一架常規型JSF。工人正往裝配架上安裝主要套件,飛行控制面已送到沃斯堡,即將裝上飛機。而爲提高STOVL性能進行的一些設計權衡研究成果可能轉移到CTOL。這些基于STOVL的研究工作將使CTOL飛機性能得到更好的提升。雖然CV型是發展最不成熟的,但它看起來是3者中情況最好的,現在CV飛機已遠遠超過了其作戰半徑要求。利用權衡研究的結果,CV型飛機也可能變得更輕些。CV型現在最要緊的事情是校准對航母的正確進近速度。據稱,CV項目現已進入距145節速度要求相差1節的範圍。
2004年9月,諾斯羅普格魯曼公司表示將使用流水線生産模式制造F-35部件。諾?格公司副總裁兼JSF項目經理史蒂夫布瑞格稱,雖然JSF生産速 度沒有計劃達到那麽快,但是使用流水線生産模式顯著改進了飛機制造工藝過程。諾格公司、洛克希德馬丁公司和BAE系統公司將在今後十年繼續合作。洛? 馬公司將生産前機身和機翼,諾?格公司將制造中機身,而BAE系統公司制造後機身和尾翼。項目小組的目標是達到每天一架,因此需要三個公司采用新的制造技 術和工藝。JSF的這三家合作夥伴最終都要達到每天一架的生産速度,但是所采取的方法不同,因爲飛機的不同部件有不同的生産要求。但是三家公司則采用許多 相同的理念,如高度自動化生産工藝。雖然自動化對航宇制造決不是新概念,但是一天一架的裝配生産線絕對是吞食零件的怪物,布瑞格這樣描述裝配線。公司必須 找出在不改變庫存成本的情況下滿足生産速度的方法。公司注意到美國汽車制造商能夠很好地管理大量的零件,從而能在70秒內制造一輛汽車,在這過程中完成 52項零件裝配步驟。諾格公司從汽車中吸取了經驗,例如在制造中使用機器人。機器人主要用于蒙皮的動化裁剪,由于對接要求相當精密,因此制造以後要求裁 剪的容差相當小。機器人能夠做到所需要的准確度。諾格公司還使用機器人進行F-35噴漆,這項技術已經在F/A-18和B-2上成熟應用。諾格公司位于加利福尼亞州帕姆戴爾的羚羊谷(Antel?pe Valley)制造中心將要制造F-35的部件,它已經對這種噴漆機器人的精密噴漆和高技術塗層能力進行了測試,布瑞格稱這種機器人創造了奇迹。公司方面稱,要達到每天一架的生産速度還有賴于工人的高技術水平。項目小組將負責生産試驗用的22架飛機,其中14架要上天進行”全飛行品質”的測試,包括任務系 統和維修程序。其它飛機大部分進行地面試驗。試驗階段將持續到2007或2008年,這個時間是F-35實戰飛機計劃進入小批量生産的節點。到2011或 2012年F-35批量生産將達到每天一架。即使達不到這個生産速度,制造商也將朝著這個目標努力。
http://www.airforceworld.com/fighter/jsf_2.htm
 
2004年9月,美空軍部長羅奇表示將采購幾個中隊的短距起飛垂直著陸(STOVL)型F-35B,數量可能爲數百。羅奇表示,空軍從阿富汗和伊拉克的作戰中認識到爲地面部隊提供空中支援的重要性,特別是爲美陸軍,這就是爲什麽要采購STOVL型F-35的原因。他說除了采用新式飛機,下一步要做的是提高精確武器打擊移動目標的能力以及采用小型高效武器、提高武器精確度。目前CTOL F-35的平均成本爲每架4500萬美元,而STOVL型和海軍型的價格在5500萬至6000萬美元之間,這意味著空軍將購買的F-35飛機總數將減少。JSF項目官員稱,爲滿足空軍需要F-35B可進行一些改進,如安裝內置機炮、安裝軟管和錐形套空中加油方式的受油探管。空軍F-35B還可能采用重短距起飛、輕垂直著陸設計的推進系統。但到了10月,根據美國防部計劃官員與國會議員之間的非正式商談意見,這一型號前景不妙,估計要泡湯。國會議員稱,他們不會支持空軍的第四種型號的想法,不會支持任何可能會增加正在實施的項目成本或拖延項目進程的提議。國會議員們警告JSF項目官員不要考慮任何背離三種JSF型號的設計問題。不過,不管是國會議員還是國防部官員都沒有表示反對空軍采購F-35 STOVL型攻擊機,只是反對出現第四種型號的JSF,那就是說,如果空軍選擇與海軍陸戰隊一致的STOVL型,估計問題不大。因爲幾乎公認,如果空軍采購STOVL型F-35,那麽隨著生産量的增加,其成本必然下降,這對于國防整體預算來說恐怕壓力不大。目前空軍尚未表示采購幾百架STOVL型F-35會不會減産原計劃的1760架常規起落型F-35。
 2004年11月,據報道首架F-35聯合攻擊機正在生産中,進展良好。據洛克希德?馬丁公司項目管理人員稱,首架飛機總裝時間定于明年春天開始。明年春天開始裝配的目標正好與下一個重要裏程碑,即國防部評審進度相一致。據國防部發言人稱,防務采辦局將于明年三月份實施JSF項目下一項評審。JSF的主承包商于11月4日與國防部簽訂了采辦決定備忘錄,從而允許項目繼續進行。這一備忘錄是在10月14日防務采辦局進行的評審結果上形成的。洛克希德?馬丁公司與諾斯羅普?格魯門公司、BAE系統公司以及發動機制造商普?惠公司、聯合技術公司、通用電氣公司和羅?羅公司共同承擔JSF項目。其中洛克希德?馬丁公司制造前機身和機翼,諾斯羅普?格魯門公司制造中機身,而BAE系統公司負責生産後機身和尾翼。洛克希德?馬丁公司還將進行系統綜合,負責最後的總裝。諾斯羅譜?格魯門公司是第一個開始進入生産階段的。洛克希德?馬丁公司目前正在生産的是F-35A的一部分。STOVL型的生産可能不久將開始,但目前還不能確定具體生産日期。不過,一旦開始生産,速度將很快。公司已經確定了批生産後每年生産240架飛機的目標,也就是說相當于每個工作日生産一架。
2004年12月,日本在取消對美武器出口禁令後,將考慮加入F-35項目,在未來自行生産F-35戰鬥機。日本首相小泉純一郎、防衛廳和商貿部官員將對加入戰鬥機項目一事開展進一步對話,然後再尋求盟國的同意。日本防衛廳發言人稱,日本政府在考慮這種國際性軍事發展項目方面不會遇到阻力。因爲日本12月份已通過確立新的防衛計劃大綱,爲發展該類項目鋪平了道路。他聲稱,日本需要多功能的、靈活的防衛能力來面對恐怖主義和導彈攻擊等新威脅。防衛指南中取消了日本的武器出口禁令,還將向美國出售導彈部件和其他軍品。此外,12月23日的一篇報道稱,日本正在考慮向新加坡和馬來西亞出口退役的驅逐艦。
2005年1月,美國國防部已否決了空軍提出的削減F-35聯合攻擊機采購數量的建議。空軍在2006財年國防預算申請報告中,建議削減F-35的采購數量,從原計劃的1763架削減到1200架,並建議把原來只采購單一的常規起降型修改成兩種型別,包括200~300架短距起飛和垂直降落型(STOVL)。但根據國防部副部長于2004年12月23日簽發的753號《項目預算決定(PBD)》預算文件,國防部否決了空軍這項減購F-35的建議,並要求空軍在2008財年年終後停止采購F/A-22,只允許空軍采購181架F/A-22,而空軍原計劃采購277架F/A-22。一段時間以來,美國會一些議員表示,美國不能同時承擔研制和生産三種新戰鬥機的費用,建議砍掉其中的一個項目。由于F/A-18E/F項目已經處在全速生産階段,因此不可能被取消。而在F-35項目中,由于不少的國家已經爲該項目付了大筆的研制費,也不便砍掉,因此F/A-22項目面臨被砍掉的危險。但空軍對F/A-22卻情有獨鍾,不願意減購F/A-22,因而提出了減購F-35的想法。目前看來,空軍的打算落空了,F-35暫時戰勝了F/A-22。
 
2005年1月,美海軍陸戰隊將開始研究能否以及如何采用F-35替代EA-6B電子戰飛機。海軍陸戰隊計劃在2015年前繼續使用EA-6B,比海軍用EA-18替代EA-6B的時間要晚得多。然而,海軍陸戰隊官員也意識到必須開始制訂EA-6B的替代計劃。實際上,盡管計劃中的替代系統將在10年後投入使用,但開發周期以及國防部采辦過程的緩慢增加了海軍陸戰隊的擔心。盡管采用短距起飛/垂直降落配置限制了未來海軍陸戰隊機載幹擾系統的選擇,且進行研究的規模不會很大,時間只有一年,經費爲100萬美元左右,但其影響將是深遠的。研究結果可能使陸戰隊將短期研發資金投入用于未來電子攻擊系統的創新技術開發中。電子攻擊型“聯合攻擊戰鬥機”(EA-JSF)方案研究將集中在陸戰隊計劃購買的短距起飛/垂直降落型JSF上。
采用短距起飛/垂直降落型對電子戰系統選擇所産生的限制將多于常規型或艦載型F-35。但是選擇短距起飛/垂直降落配置將能夠帶來其他型號所不具有的優勢。首先,它能確保電子攻擊型F-35能夠在與其他陸戰隊F-35機隊相同的空域內作戰。短距起飛/垂直降落配置的EA-35將是一種單座飛機,執行幹擾支持任務的方式將與四座EA-6B有很大的不同。早期的設計考慮在目前安裝短距起飛/垂直降落升降風扇的空間內容納一名電子戰操作員。電子攻擊型F-35將必須解決與EA-6B之間存在的任務不同。同時,戰場電子目標的數量正在激增,任何未來電子攻擊飛機將必須更多地依靠自動操作以及其他措施以更好完成作戰任務。電子攻擊型F-35的配置還沒有明確。當海軍的EA-18基于升級能力(ICAP-3)設備時,海軍陸戰隊卻相信一種全新的接收機和幹擾設備設計將更適合他們的系統。目前仍未確定的問題還包括幹擾負載能否內置于飛機以確保隱身特性,是否需要外部幹擾吊艙。采用模塊化幹擾設備應對不同的作戰任務也被認爲是一種潛在的解決方案。軍方和工業界官員早就指出,F-35的有源電掃描陣雷達將提供幹擾能力。海軍陸戰隊希望保留F-35的低可探測特性,不希望由于采用幹擾設備而降低隱身能力。但矛盾的是,一旦開始實施幹擾,飛機將很容易被探測。研究工作的目標之一是確定EA-35開發中所存在的障礙以完善投資計劃。當考慮到未來幹擾需求時,陸戰隊還在努力探究其他問題。除了著眼于替代EA-6B,研究工作還將評估海軍陸戰隊空地任務部隊將要保留的電子戰能力。
2005年2月,在洛克希德?馬丁公司的沃思堡工廠,F-35聯合戰鬥機的四個主要部件正在加緊制造,以便能在春季末開始進入總裝階段。諾斯羅普?格魯門公司制造的中機身以及BAE系統公司制造的後機身和尾翼在2005年第二季度將分別從帕姆戴爾和Samlesbury工廠運往沃思堡工廠。這兩個部件將與洛克希德?馬丁公司生産的機翼和前機身相連接。第一架F-35A常規起降型的裝配工作預計在年末完成。計劃首飛時間爲2006年8月。諾斯羅普?格魯門公司于2004年2月開始F-35A中機身的裝配,首先制造的是複合材料進氣道。時隔一年,公司目前正在完成中機身上下部分的接合工作,並且已經開始液壓和電子系統的安裝。BAE系統公司目前所有垂尾的結構零件都已裝載到工裝上並于不久開始加工。平尾的裝配也于近期開始。F-35加工技術將采用新的裝配速度和精密標准,以確保F-35外形准確並滿足低可探測性需求。據稱,在BAE系統公司生産的第一個零件的精度在七千分之一英寸之內,該尺寸小于人的頭發絲的寬度。在洛克希德?馬丁公司的沃思堡工廠,工人們已經完成了複合材料蒙皮和前機身的初步連接,安裝了座艙地板,並已經開始電子系統的安裝工作。機翼結構的裝配完成,下翼複合材料蒙皮正在進行連接前的鑽孔。首架F-35B短矩起飛/垂直著陸型的制造計劃目前在准備階段。諾斯羅普?格魯門公司F-35B中機身的裝配工作計劃于2005年第二季度開始;洛克希德?馬丁公司計劃于今年第四季度開始F-35B的裝配;而BAE系統公司計劃于2006年初進行F-35B零件裝配。
 2005年3月,美國政府責任辦公室(GAO)上周在寫給參議院武裝部隊委員會的一封信中說,各種型號F-35采用同樣的空中加油方式而節省的錢不能抵消改裝現役加油機隊而需要增加的成本。GAO說,修改JSF空軍型的要求,使其采用探管錐套式空中加油系統而非傳統的伸縮套管需要改裝空軍大部分現役KC-135加油機,估計需要花費25~35億美元;而估計采用相同的空中加油系統只能節省1.8億美元。但是,GAO指出,空軍在其上述分析中的增加和節省的開支部分沒有考慮其未來的加油機采購,而這一采購預計今年開始。GAO說,空軍如果在未來的加油機上都采用探管錐套式系統,其未來加油機的數量可減少高達50%。GAO說,盡管伸縮套管式系統在使用上有優點,但它不能同時爲多架飛機加油,而後者卻是探管錐套式系統的優點。美空軍爭辯說,探管錐套式系統更不穩定,可能損壞隱身的JSF。這份GAO報告出現的時間對美空軍來說比較微妙,美空軍現正在與國防部領導探討如何開展加油機現代化項目。
2005年4月,美國一位負責JSF項目的主要的官員稱,JSF項目正尋求爲短距起飛/垂直降落(STOVL)再減輕大約300磅(約136千克)的重量。由于JSF的設計已經相當細致,這一目標並不容易實現。項目負責人史蒂文?艾勒伍德稱,他不指望能從目前該機的任何一個大部件再繼續減重,而只能從許多細節著手。截至目前,洛克希德?馬丁公司已通過多種設計修改使STOVL型的重量減少了大約3000磅(約1361千克)。這個總的減重效果已得到穩定,在過去大約7個月來上下浮動不超過100~200磅(90.8千克)。該型的期望重量大約爲30000磅(13608千克)。美國防部最近的選擇性采辦協議(SAR)顯示,JSF項目的總成本已達到2566億美元,超過預期118億美元。艾勒伍德將此歸因于通貨膨脹。成本超支中大約有9億美元來自現在的系統發展與驗證(SDD)階段,該階段的成本已增加到414~415億美元。針對國防部"費用分析改進組"(CAIG)所確信的JSF在SDD階段的成本將超出預期數十億美元,艾勒伍德堅稱CAIG還沒有完成它的分析。但是,成本估算和重量挑戰預計都將是5月5日防務采辦委員會舉辦的峰會中要進行評審的問題。艾勒伍德還說,JSF項目的成本上揚將同8個外國夥伴分攤,但沒有任何一個國家有幫助美國支付這些額外費用的意願。美國將"鼓勵"這些夥伴們爲此掏錢,但並不"命令"它們這麽做。但是,"除英國外的其他國家都已拒絕捐助,英國仍保持沈默"。
2005年7月,洛克希德?馬丁航空公司正在努力調整進度、投資及供應鏈結構,以達到首架預生産型F-35在2006年首飛以及2007年小批量生産的目標。在該項目中采用連續移動裝配生産將是生産的一個重要方面。計劃要求在首架F-35B短距起飛/垂直著陸(STOVL)型裝配期間,逐漸分階段實施連續移動裝配生産線,並在小批量生産中使用。最初,生産線將以每小時2英寸(約5厘米)的速度移動,當項目進入大批量生産時,速度增加到每小時4英寸(約10厘米)。移動生産線將按照保障功能及供應鏈劃區,最終達到每天一架的生産速度。首架預生産型F-35A的供應商已經選定。首架STOVL 型的供應商正在篩選中,小批量生産階段的供應商正在提議中。許多供應商熟悉基于性能的後勤並能勝任交給的任務,而另外一些供應商需要進行評估,看是否能夠滿足進度要求。F-35項目最近完成了爲期三天的中間設計評估(interim design assessment)。國防部批准了公司STOVL型的重量控制計劃,考慮到未來不確定的變化,該重量控制計劃有一定余量。最近,洛克希德?馬丁公司完成了首架預生産型F-35A後機身與機體的初步對接,因而能夠按時在9月初接通電源。這個月工人們正在安裝電子及液壓系統和部件。垂直安定面已經從英國的BAE系統公司運抵沃思堡工廠,水平安定面按計劃將于月底到達。兩大部件將于8月初安裝在機體上。由古德裏奇公司制造的主起落架和前起落架將于8月末安裝。年底之前沒有安裝發動機的計劃。除了制造首架常規型F-35外,洛克希德?馬丁公司及它的夥伴已經開始首架STOVL 型的工作,該STOVL 型飛機計劃于2007年末首飛。維持F-35計劃投資不變是一項挑戰,項目仍然享有強有力投資支持,並且正在征尋客戶在小批量生産階段對采購關鍵設備有關資金方面的意見。美參議院支持這一投資,但衆議院對早期支出存在疑慮。爲此,洛?馬公司相關負責人在月初向衆議院議員詳細解釋了投資的必要性。稱相對少量的投資將避免項目的延遲,並稱這樣做是值得的。F-35目前沒有考慮裝載定向能武器,但是,隨著這些武器的成熟,JSF及其衍生型將要配備它們。
2005年8月,BAE系統公司宣布,F-35電子戰系統在加州中國湖海軍空中武器站的試驗場成功完成首次飛行試驗。F-35 JSF電子戰系統是飛行員獲得態勢感知信息的主要來源,可增強飛機對潛在威脅的識別、監控、分析和反應能力。F-35的電子戰系統由BAE系統公司信息和電子戰系統分部負責研制,其體系結構和技術主要基于美空軍F/A-22"猛禽"多用途戰鬥機的電子戰系統。與F/A-22戰鬥機一樣,F-35電子戰系統的核心在結構上將內嵌低可探測性的雷達孔徑,可減小雷達反射截面,增強雷達的隱身能力。F-35的隱身能力要求飛機具有良好的雷達告警能力,因爲飛行員需要該系統來保證飛機一直處于敵方雷達檢測範圍之外。因此,BAE系統公司爲F-35研制安裝了新型數字雷達告警接收器以及電子對抗設備。在這次飛行試驗中,F-35的電子戰裝置被裝載在一架T-39 雙發動機公務機上,在飛行中,利用寬帶數字接收機系統,接收來自地面發射機發射的模擬無線電頻率的威脅信號,全面測試了該系統的結構。爲了估計潛在費用和改進性能,BAE系統公司自行出資進行了這次飛行試驗,並將利用方向發現(DF)算法對這次飛行試驗收集的信息進行處理,然後由定位算法將性能研究和預測數據結合起來。這次試驗是BAE系統公司F-35項目的一個重要裏程碑。
2005年11月,諾斯羅普?格魯門公司已開始對用于F-35的分布式孔徑光電系統(EO DAS)進行試驗。本月初,該公司的BAC 1-11航空電子試驗機安裝EO DAS,在巴爾的摩-華盛頓國際機場附近的諾?格電子系統分部的總部進行了試飛。在飛行中,機上全部三個傳感器同時工作,成功實現了無縫接合的廣域視場。EO DAS編號爲AN/AAQ-37,由安裝在機身上的6個光電傳感器組成,實現了全向覆蓋,可探測空中目標和提供導彈逼近告警、提供晝/夜視景並支持機載前視紅外傳感器進行導航,從而增強了F-35的態勢感知能力、生存能力和作戰效能。首套AAQ-37系統將于2006年4月交付給F-35的主承包商洛克希德?馬丁公司,由後者安裝到JSF任務系統綜合實驗室中進行試驗。除了AAQ-37,F-35的另一種關鍵機載傳感器--AN/APG-81有源相控陣火控雷達也由諾?格公司開發。它使飛行員能在遠距離上與多個空中和地面目標同時交戰,具有非凡的態勢感知能力。諾?格還負責開發該機的任務規劃軟件和訓練系統等,並負責制造該機的中機身(包括綜合其內部設備)。
同時,美國部分國防專家表示,國防部可能很快正式提出要求空軍放棄空軍型F-35B,而改爲使用海軍的常規起降型號。
2005年11月,JSF綜合試驗隊成員正在美加州愛德華茲空軍基地測試F-35的生存性,但他們並沒有使用F-35飛機。試驗人員在愛德華茲最近退役的一架F-16上試驗化學和生物淨化過程,以研究當F-35在作戰使用中接觸到化學或生物戰劑後經過處理使其安全返回服役的技術。JSF是美軍首型有化學和生物生存性要求的戰鬥機。試驗計劃包括3次內部、1次外部污染試驗,試驗中將使用一種模擬化學戰劑和一種模擬生物戰劑。進行生物試驗時,一種具有和炭疽相同頑強特性的無害的孢子被注入運轉中的發動機,污染環控系統。然後,飛機被拖入一個便攜式膨脹式橡膠機庫,用暴露到過氧化氫氣體中的淨化辦法進行處理。這一過程持續2至3天,過氧化氫氣體分解爲水和氧氣。JSF綜合試驗隊的項目經理馬克?蔡斯稱,已完成了3次生物試驗中的1次,目前正進行4次化學試驗中的第3次試驗。最後一次生物試驗將在感恩節之後的一周進行,隨後進行剩余的化學試驗。化學試驗進行時,飛機被噴上汽化的模擬化學制劑,然後放入機庫淨化處理。但這一過程需要加熱,而不是使用汽化的過氧化氫。這時,飛機被放入一個被稱爲熱空氣淨化室的金屬房間內,加熱到約180度,持續6天。這一過程將把化學制劑的濃度降低到可接受的水平,維修人員和機組人員不再需要穿戴防護服。加熱過程被稱爲"加速風化",整個過程中飛機通過空氣采樣、視頻監視及溫度傳感等手段進行密切監控。這一階段的生存力試驗于10月份開始,到12月20日結束。下一階段的試驗內容包括F-35環境保障系統、JSF特別保障設備、飛行員飛行設備、F-35整機及其子系統的淨化。
2006年將是美國洛克希德?馬丁公司F-35"聯合攻擊戰鬥機"(JSF)項目的關鍵年份。在這一年中,該項目將達到幾個關鍵裏程碑,其中包括關鍵設計評審(CDR)和年底的首飛。目前,F-35的四大關鍵機載傳感器系統--諾斯羅普?格魯門公司的AN/APG-81有源相控陣雷達和光電分布式孔徑系統(EO DAS)、英航宇系統公司的綜合電子戰系統及洛?馬公司的光電瞄准系統(EOTS)均已開始飛行試驗。其中EO DAS由分布在F-35機身的6套光電探測裝置組成,可實現360°的環視視場,其圖像投射到頭盔面罩上,使飛行員能通過自己的眼睛,"穿透"各種障礙看到廣域外景圖像,例如,可以"穿透"自己的右腿和飛機結構的阻礙看到飛機右下方的情況。明年第二季度,F-35的合作航空電子試驗臺(CATB)將首飛。該試驗機由波音737改裝,用來對F-35的航空電子設備進行領先試飛以降低風險。該機裝備了F-35的全部子系統,試飛時機上將有30名系統工程師和一套完整的F-35座艙模擬器。技術人員可通過該機的試飛評價APG-81、EO DAS和EOTS的性能,並對傳感器融合軟件的效果進行驗證。
目前F-35項目處于系統研制與驗證(SDD)階段,該階段將持續12年,今年已是第4年。在這個階段總共將制造22架完整的F-35,其中15架用于試飛。洛?馬公司F-35項目執行副總裁兼總經理丹?克勞利(Dan Crowley)表示,首架生産型F-35是常規起降型(CTOL)的F-35A,編號AA-1,不久之後將從洛?馬公司沃斯堡工廠下線。最近該工廠的工人們已爲其安裝好機翼上部蒙皮,此處的蒙皮本來設計成單塊式,但現在的設計改成由7塊蒙皮組成,減輕了重量並節約了生産工時。此前在11月28日,洛?馬的工人們已安裝了該機的垂尾,隨後將安裝平尾。起落架在更早的時候已安裝,並對飛機進行了全面的通電檢測。AA-1在出廠後將進行一系列工廠試驗和地面試驗,然後首飛。AA-1將安裝普拉特?惠特尼公司的F135發動機。迄今爲止,該型發動機已積累了大約4000個試驗小時數,普?惠將在今年年底前交付用于AA-1的發動機。通用電氣/羅爾斯?羅伊斯小組也正在制造F136發動機,它是F-35的一種可選發動機,迄今爲止已積累了1000個試驗小時數。目前F-35仍在洛?馬沃斯堡工廠長達1英裏(1609米)的F-16生産線上生産,但洛?馬公司已投入大筆資金爲F-35建立一條新生産線,其生産能力將達到240架/年。相當于每個工作日生産1架。在制造AA-1的同時,洛?馬還在制造第一架短距起飛/垂直降落(STOVL)型F-35B,其編號爲BF-1。2006年11月,諾?格公司將在其位于加利福尼亞州帕姆代爾的工廠完成BF-1中機身的制造。後機身(包括垂尾和平尾)由英航宇系統公司負責。BF-1預定將在2007年首飛。   
接下來,首架經過全面減重重新設計的CTOL型(編號AF-1)將在2008年年初首飛,首架艦載型(CV)F-35C將在2009年首飛。在爲期6年的試驗計劃中,15架F-35將累計試飛6700架次,故有充裕的時間解決問題。洛?馬將向位于馬裏蘭州帕塔克森特河的美國海軍航空系統司令部和位于加州的愛德華茲空軍基地派遣多達1600名跟飛跟試人員。目前洛?馬公司正在繼續細化BF-1和AF-1的設計,同時繼續確定CV型的布局和結構。STOVL和CTOL型將在2006年2月進行關鍵設計評審,而CV型則將在2007年。SDD階段包括7輪小批生産,其中首輪將制造5架CTOL型。F-35的STOVL型預定最早將在2012年形成初步作戰能力,CTOL型和CV型的這個時間分別是2013年和2014年。英國的CTOL型也將在2014年形成初步作戰能力。
2006年4月18日,洛克希德?馬丁公司F-35聯合攻擊機小組已提前5天成功完成首架F-35的結構耦合試驗,並將繼續開展其它地面試驗。洛?馬公司執行副總裁兼JSF項目總經理Dan Crowley稱,所有的試驗結果都在預計範圍內。該項試驗于4月2日結束,主要測試了飛機對飛控系統輸入的結構響應。洛?馬公司F-35綜合試驗隊副總裁Doug Pearson稱,飛行控制面有可能快速偏轉,將産生非常大的力,飛機機構必須承受,因此需要掌握飛機結構對某些動態飛控輸入的響應過程。在結構耦合試驗中,飛機飛控系統進行了大範圍的飛控操縱面運動。基于試驗中收集的數據,工程師對飛控系統作調整,以消除那些可能造成飛機結構損壞的響應。試驗小組評估了8種不同的F-35燃油和武器載荷構型。試驗中飛機2個內部武器艙都首次滿載惰性炸彈(JDAM)和空空導彈,武器艙門反複開啓和關閉。F-35地面振動試驗從4月11日開始。
2006年5月,洛克希德?馬丁公司已制造了一架F-35"聯合攻擊戰鬥機"(JSF)的預生産型試飛機,其編號爲AA-1。該機是一架常規起降型(CTOL),自今年2月17日完成總裝出廠以來一直在進行各種地面試驗,若一切順利,它將在今年8月開始首飛前地面滑行試驗,秋季首飛。洛?馬公司F-35"綜合試驗團隊"(ITF)副總裁道格?皮爾森(Doug Pearson)表示,這架F-35在試驗中所出現的意外少于其他任何一種戰鬥機,參研人員將從它學習並確認許多知識。該機將安裝一些新部件來替換目前初始試驗所使用的非適航部件,並在今年7月底之前,完全達到可試飛狀態。但在首飛前,該機還有許多試驗需要完成,包括發動機地面運轉,航空電子和機身系統檢查,綜合動力包(IPP,集成了輔助動力單元和發動機起動系統)的評價等。迄今,AA-1已進行了燃油系統試驗、飛控系統試驗和地面振動試驗。按皮爾森的說法,該機在燃油系統試驗中未發生泄漏情況,但全機46個油量傳感器中的少數出現了異常,原因主要是受到附近電導線的幹擾,將通過修改油量軟件解決這一問題。皮爾森說,盡管AA-1只是一架預生産型飛機,但它與生産型飛機的相似程度遠高于以往的F-15/-16等戰鬥機。這是因爲F-35要具有低可探測特性(LO),這就要求包括機體在內所有系統在設計時就滿足綜合和嚴格的公差要求,例如其AAQ-37光電分布式孔徑系統(EO DAS)、光電瞄准系統(EOTS)等會影響機體表面細節形狀的任務傳感器都必須在飛機的外形設計中予以考慮。
AA-1的地面振動試驗包括機體對飛控輸入的響應測試。皮爾森表示通過這種試驗,參研人員很好地了解了從飛控作動器到機體結構的載荷傳遞路徑和大小,並且試驗的實測結果與預測的很接近。F-35的操縱面首次采用了自備式的(self-contained)電-靜液作動器(EHA),按皮爾森的說法,它在試驗中的表現正常且好于預期,但洛?馬公司將根據試驗結果對飛控軟件進行某些修改。皮爾森還表示,目前的分析顯示該機的飛控系統具有足夠的顫振裕度,但在試飛期間將對此進行進一步分析驗證。按計劃,洛?馬公司還將在今年12月接收1架波音737-200"合作式航空電子試驗平臺"(CATBird)。該機專用于試飛F-35的機載任務系統,包括APG-81有源相控陣雷達、AAQ-37、EOTS和綜合電子戰系統等。作爲F-35項目系統研制與驗證(SDD)階段工作的一部分,洛?馬公司在接下來的幾年中還將制造14架預生産型試飛機和7架用于靜力和疲勞試驗的機體。其中,試飛機將覆蓋F-35的三種基本型--F-35A CTOL、F-35B STOVL(短距起飛垂直降落型)和F-35C CV(艦載型)。皮爾森表示,洛?馬公司打算實施高強度試飛計劃,在2012年之前完成近7000架次、12000小時的試飛。
2006年5月,美國總統布什和英國首相布萊爾5月26日宣布,兩國同意英國將具有"成功使用、升級、部署和維修聯合攻擊機的能力,英國保留有該機的使用主權。"根據白宮發表的一份聯合聲明,兩國政府同意保護JSF項目的敏感技術。兩位領導人稱,在堅持這些原則的前提下,雙方正在制定有關細節。英國防務采辦大臣Paul Drayson3月14日曾警告說,除非英國的技術獲取需要能得到滿足,否則英國將退出JSF項目。他稱或是向英國提供其JSF飛機的"使用主權",或是英國退出該項目。另外,兩國首腦還宣布,兩國最近簽署了一份協議,將允許英國和美國的合適人員使用相同的計算機網絡獲取軍事和情報信息和其它規劃"工具",以支持聯合軍事行動。
2006年6月,BAE系統公司向F-35"聯合攻擊戰鬥機"(JSF)項目的主承包商--美國洛克希德?馬丁公司交付了首套該機的電子戰系統。洛?馬公司將在其位于德克薩斯州沃斯堡的工廠,對系統進行綜合測試。F-35的電子戰系統采用了最新的輻射源識別、監控、分析和對抗技術,可增強飛機的態勢感知和自防禦能力。整套系統的重量不超過190磅(86.2千克),是目前世界上重量最輕、性能最好的采用數字式接收機的機載電子戰系統之一。BAE系統公司正在制造和測試首批20套可試飛的系統,首套這樣的系統預定將在2007年年初交付洛?馬公司。今後,該系統將采用螺旋升級方式不斷提高性能。
2006年6月,美國與意大利達成一筆交易,意大利將建JSF歐洲總裝線。意大利空軍部長上周抵美,商討協議細節。F-35機翼的二級供應商意大利阿萊尼亞航宇公司將在意北部的Cameri開展JSF總裝工作。阿萊尼亞北美公司總裁兼CEO Giuseppe Giordo稱,該處有軍用機場,滿足美方安全要求。據他稱,除英國外的所有歐洲F-35都將在那裏總裝。雖然意大利還有幾項"技術評定"尚未完成,但F-35項目辦公室稱最後細節正在制訂,預計很快將達成最後協議。Giordo稱,該設施將不會增加歐洲F-35的成本。美國空軍部長Michael Wynne 6月12日與來訪的意大利空軍部長Leonardo Tricarico會見後稱,意大利對其獲得的JSF回報非常滿意。除了美國空軍,意大利將是購買F-35多種型別飛機的唯一國家。意大利對常規起飛與著陸型和短距起飛與著陸(STOVL)型JSF感興趣。
F-35國際項目時間表
 
與意大利相比,英國更注重飛機的"使用主權",英國可能建歐洲JSF飛機的維修中心。雖然英國是JSF項目美國之外的最大投資者,而BAE系統公司正尋求獲JSF總裝工作,但獲得飛機總裝和測試線並不是英國政府最重要的事情。英國正努力獲取獨立保障和升級F-35的能力。英國政府希望建立英國的JSF維修、修理和大修中心,該中心可能選址在蘇格蘭北部的Lossiemouth皇家空軍基地,該基地也是英國JSF飛機的第一個部署基地。
2006年7月,BAE系統公司已經開始首架短距起飛和垂直著陸型(STOVL)JSF後機身的裝配工作。裝配工作在位于英國Samlesbury的新建F-35工廠進行,首先是將後機身左邊的三個零件裝載到裝配型架上。BAE系統公司JSF副總載兼項目經理稱,首架STOVL型JSF裝配工作的開始表明F-35 JSF項目朝前邁進了重要一步。到2006年底,公司將向洛克希德?馬丁公司的沃思堡工廠交付首架STOVL的後機身,並在該廠開始裝配4架以上的STOVL飛機。BAE系統公司將向洛克希德?馬丁公司交付首架STOVL飛機的水平和垂直尾翼。BAE系統公司在2005年曾經向洛克希德?馬丁公司成功交付首架常規起降型JSF飛機的後機身、水平和垂直尾翼。STOVL飛機後機身的設計工作始于 12個多月以前,Samlesbury 工廠的工程小組在設計階段成功地經過了各種考驗,尤其是減少了STOVL型飛機的重量。後機身綜合項目團隊主管David Grant說:BAE系統公司將豐富的經驗和專業技術引入JSF項目,其中的大量先進裝配技術和工藝都是由Samlesbury 工廠開發出來的。
2006年8月,美國洛克希德?馬丁公司航空分部先進系統開發副總裁弗蘭克?莫羅(Frank Mauro)在8月15日表示,在按合同完成F-35"聯合攻擊戰鬥機"(JSF)的研制之後,若美軍有興趣的話,該公司將公布其F-35無人型的概念構想。早在數年前,洛?馬公司就投入較大的力量,開發了兩種F-35無人型的概念構想。其中一種爲既可有人駕駛也可無人駕駛,另外一種則是純粹的無人戰鬥機(UCAV)。在JSF項目方案競爭階段,波音公司也曾進行了X-32無人型的概念構想開發工作。在洛?馬公司的兩種概念構想中,第一種的成本目標值是僅比F-35A(F-35三種基本型之一的常規起降型)高3%;而第二種則是比F-35A低3%。由于UCAV型可完全取消與飛行員有關的設備,故可攜帶更多的燃料,其航程將比有人駕駛型提高400英裏(644千米)。洛?馬公司還認爲,若爲有人駕駛的F-35長機配備F-35無人型作爲僚機,將更爲顯著地降低無人型的成本,因爲這使它無需搭載和前者一樣全面和強大的傳感器系統。按洛?馬公司的估計,這樣做可使後者的成本僅相當于前者的大約75%。在美軍開展"聯合無人空戰系統"(J-UCAS)項目後,F-35無人型的兩種概念構想被擱置了,因爲它們都不能滿足J-UCAS項目要求的成本目標--單機成本僅相當于F-35有人型的三分之一。但在當前J-UCAS項目已下馬、後續相關項目尚未確定的情況下,洛?馬公司又在期待著能實現其F-35無人型概念構想的機會出現。
即使在首架F-35"閃電"II地面運轉試驗開始之後,洛克希德? 馬丁公司仍在努力就美國國會打算減慢聯合攻擊戰鬥機(JSF)的生産速度以減輕近期國防預算壓力的問題同後者周旋。由于在系統研制與驗證(SDD)階段建造和試驗三種機型(常規起降型(CTOL)、短距起飛/垂直降落型(STOV)、艦載型(CV))的複雜性,國會需考慮同步開展JSF三種型號的研制與生産工作。同時,國會中的一些議員希望能從現有預算中拿出一部分錢用于研制具有競爭力的發動機,這無疑又加大了JSF研制與生産的經費壓力。據洛? 馬公司執行副總裁兼F-35項目綜合總經理Tom Burbage稱,之所以同步開展JSF三種型號的研制與生産,是由于美國三軍及首家國際客戶都想在同一時間獲得初始作戰能力(IOC)。按照計劃,美國海軍陸戰隊的F-35B STOV 飛機將于2012獲得初始作戰能力,美國空軍的F-35A CTOL和美國海軍的F-35 CV型將于2013年獲得初始作戰能力,英國則將在2014年獲得初始作戰能力。
但具體情況有可能會發生變化,有報告摘引國內預算計劃文件稱,美國海軍和美國海軍陸戰隊有意延遲一年裝備他們的JSF飛機以節約經費。國會打算通過延緩或減慢低速初始生産(LRIP)來減少同時開展的工作量,LRIP是指飛機的設計和制造過程都已趨于穩定且准備進入批量生産的階段。由于JSF必須滿足多個用戶的要求,因此相比以往的戰鬥機項目,其LRIP階段具有更積極的增産計劃。目前計劃是從第一批次(Lot 1)開始每年增加一種型號的研制生産工作,同時加速交付每位用戶,從而使産品總量從第一批次的5架CTOV飛機快速增長到第三批次的50架JSF(三種型號)飛機。Burbage說:"由于要同時爲三軍和國際合作夥伴生産飛機,因此JSF項目相比以前的項目將有更多工作需要同時開展。也正因爲如此,政府在前期就做出了巨大投資以降低風險。" 據他說,自2001年洛?馬公司被授予SDD合同後,已經兩次減慢了LRIP增産計劃,一次是2002年美國海軍和美國海軍陸戰隊合並雙方機隊並減少訂購飛機總量時;另一次是2005年對飛機減重的重設計使項目延誤一年。國會指出,洛?馬公司目前落後進度表三個月。Burbage回應由于重設計方案改變了機翼與機身的連接方法並需要制造一種"整體壁板"而造成了進度延誤。他說,從2300千克工業純鐵中加工出150千克的整體壁板超出了供應商的加工能力,但洛?馬公司及其供應商已購買了新的壁板加工與機翼裝配工具,並"計劃在SDD階段趕上進度,爲LRIP做好准備"。洛?馬公司正在努力說服議會不要將LRIP減速太多,以免造成JSF工業基礎設施中斷而增大成本。Burbage稱,供給鏈的重要衡量標准不是每財年采購的飛機數量,而是每日曆年開始生産的數量。他說,按照當前計劃,今年開始生産10架飛機--"它們已處在生産流水線上",2007年13架,2008年17架。2009年的生産率將有大幅提高,將生産50架飛機。國會爲2007財年預算制定了不同的生産計劃:如果LRIP減速,10/13/17的生産計劃可能減少到10/12/9,如果LRIP延遲,則會變爲10/9/5。Burbage稱,工業基礎設施不可能從2008年的5個迅增到2009年的50架,並解釋道:"制造工業所能達到的最大增産率是每年2.5倍。"洛?馬公司認爲,如果不在SDD階段末的每月1架的生産速率基礎上繼續提高産量,相反而是減慢低速初始生産,將會使供給鏈中斷並提高成本。該公司還認爲,如果産量削減不可避免,那麽最好是在LRIP前兩年保持每月1架的生産率,這可以通過第一批次的4架CTOL及第二批次的6架CTOL和6架STOVL的采購計劃完成。到第三批次,産量增加到15架CTOL、15架STOVL,再加上交付美國海軍的前6架CV型飛機,總數至少可達36架。這樣前三年的生産數量總計可達52架,比原計劃減少19架,而這將可以增加初始交付國際合作夥伴的F-35飛機數量。
2006年9月,洛克希德?馬丁公司正在研制將F-35光電瞄准系統的用于無人機(UAV)的改型,並希望能在明年到後年上半年之間進行一次試飛驗證。這種改型被稱爲"先進低可探測嵌入式偵察和瞄准"(Advanced Low-observable Embedded Reconnaissance and Targeting,ALERT)傳感器,是一種紅外成像系統,全重約225磅(102千克)。按洛?馬公司的設想,該傳感器可能由通用原子航空系統公司的"捕食者"B(Predator B)、諾斯羅普?格魯門公司的"全球鷹"(Global Hawk)和美海軍未來的海軍型無人戰鬥機系統(UCAS-N)搭載使用。該傳感器系統采用先進的算法來實現導航、圖像處理、多目標跟蹤和自動目標探測與識別,具有空-空瞄准用前視紅外(FLIR)、遠距空中監視、合成孔徑紅外(SAIR)和空-地瞄准用FLIR等工作方式。其中,遠距空中監視模式與自動目標探測和識別能力結合,可能爲UAV實現自動化的感知與規避、並最終被綜合到國家空域系統(NAS)中提供一種解決方案。
2006年10月,美國空軍已經爲F-35“閃電2”(Lightning II)選好部署基地。新型戰鬥機的試驗中隊將部署在佛羅裏達州埃格林基地,作戰訓練中隊將部署在內華達州內利斯基地和加利福尼亞州愛德華茲空軍基地。第一批裝備“閃電”戰鬥機的作戰部隊將部署在尤他州希爾空軍基地、南卡羅萊納州肖(Shaw/McEntire)空軍基地和日本沖繩的嘉手納空軍基地。美國空軍參司令爲邁克?莫斯利空軍中將稱,美空軍急需新型戰鬥機,因爲目前服役的戰鬥機已經嚴重老化。F-35應該能夠裝備到空軍、海軍、海軍陸戰隊、空軍後備役部隊和空中國民衛隊。2009年~2025年,F-35將開始大規模裝備部隊。美軍計劃裝備2000多架該型戰鬥機。
2006年10月,倫敦與華盛頓正准備開始進行聯合攻擊戰鬥機(JSF)談判的關鍵沖刺階段。結果可能爲英國裝備6個中隊共64架飛機,但是這一數字將僅僅包括直接替換“狂風”GR4飛機的兩個中隊。英國國防采辦部長Peter Spencer在議會的國防委員會說,計劃于本月進行的這次談判的結果將對英國關于F-35 JSF的決定非常關鍵。Spencer屆時將與五角大樓采辦主管J. Kreig先在倫敦會見,然後可能在華盛頓進行進一步的磋商。談判的一個關鍵方面是關于英國接觸F-35技術的細節, F-35將滿足英國“聯合戰鬥機”(JCA)項目要求。美國正要于今年年底左右與開發國簽署生産持續和後續開發協議。JCA計劃包括4個飛行中隊,每個中隊有12架飛機,這些飛機將部署在皇家海軍兩艘下一代航母上,形成其主要的進攻能力。皇家空軍的未來空中作戰能力(FCAC)計劃進一步要求裝備2個飛機中隊,每個中隊有8架飛機。英國原預計共采購150架JSF,然而現在該預期的數字調整爲138架,其中包括前線作戰部隊、培訓使用和耗損數量。英國正在考慮如何確保其JSF的“使用主權”,包括能獨立維護和升級該飛機,還有雷達截面校驗設施。在20世紀90年代初英國就考慮由另一種有人駕駛飛機來替換“狂風”GR4執行縱深打擊能力,目前還有6個GR4飛行中隊,預計它們至少服役到2025年。
2006年10月,美空軍418飛行試驗中隊的跳傘員在加利福尼亞州愛德華茲空軍基地完成了10次跳傘試驗,進行F-35聯合攻擊戰鬥機的新型降落傘系統試驗。進行試驗的是IGQ 6000型降落傘,跳傘用的飛機是"雙水獺"飛機。418飛行試驗中隊的試飛工程師Franz Ravelo說:"試驗目的是完成特定的操縱試驗和評估降落傘的性能。" "試驗主要是爲具有不同操縱速度的降落傘提供設計依據。當乘員從飛機上低速彈射時,降落傘將快速充氣;當從飛機上高速彈射時,要求其對乘員的沖擊最小,必須防止降落傘打開的速度過快或者過慢。"IGQ 6000型降落傘的直徑是7.13米(23.4英尺),展開時就像一個圓屋頂。418中隊的跳傘員Shawn Studer中士說,與F-16飛機的飛行員穿戴好背帶系統進入座艙再與座艙內降落傘連接的方式不同,IGQ的背帶系統直接連接在飛機上,該新系統采用在人體上腹部處的單點連接方式,而F-16飛機采用的則是肩帶部分的兩點連接方式。與實際的飛行員和機組成員的降落傘不同,跳傘員的降落傘系統有備份傘,以防萬一跳傘或彈射時主傘失效。Ravelos說,該降落傘的傘衣與F-16也不同,它采用了不同的紡織品,並且傘衣周圍有專門的縫讓空氣流出。另外,爲避免非正常的緊急情況發生,該隊已按程序完成了背帶勾挂試驗。該隊也完成了著陸拖曳試驗,每個跳傘員被鈎挂在卡車後面都完成了三次完整的著陸試驗,試驗速度分別爲8、16、24千米/小時(5、10、15mph)。該試驗模擬在大風情況下的著陸,當被降落傘拖曳時,跳傘員必須完成與降落傘的分離。跳傘員是以靜態彈射跳傘的。飛行員從飛機正常彈射時,降落傘從彈射座椅的頭靠傘箱中射出,由于不想在彈射試驗時損壞飛機,因此不能模擬真實彈射。跳傘員只能以規則的跳傘動作靜態模擬彈射。跳傘員盡最大努力完成不同方向的試驗,他們從每個正方向(北、東、南和西方)跳出,然後乘降落傘降落。試驗中使用了全球定位系統記錄降落傘下降、旋轉、水平速度和其它參數。
2006年10月,L-3公司的顯示系統部門將選擇Integrity-178B實時操作系統,用于F-35聯合攻擊戰鬥機的全景座艙顯示。L-3公司的全景座艙顯示將爲飛行員提供F-35主要功能的控制和顯示,包括飛行顯示、傳感器顯示、通信、無線電和導航系統以及敵我識別系統。Integrity-178B是格林希爾航空電子平臺的一部分,是一種ARINC-653-2不分時而區分存儲區域的實時操作系統,已通過聯邦航空署的DO-178B安全標准。除F-35之外,Integrity-178B還被部署在F/A-22和F-16戰鬥機上。
2006年11月,韓國計劃購買F-35“閃電II”噴氣式戰鬥機以增強防空能力。韓方認爲,由于F-35的購買計劃十分龐大,因此將在2010年後購買並部署F-35。因而,韓國國防部計劃從2007年開始以23億美元購買另外20架F-15級噴氣式戰鬥機以增強防空能力,但尚未確定原型。該計劃是韓國戰鬥機采購計劃的第二階段,美國波音公司將從2008年底向韓國交付40架F-15K戰鬥機。目前,由洛?馬公司領導、BAE系統公司和諾?格公司合作參與的工業小組正在設計和制造F-35戰鬥機,2006年底將進行原型機的首飛。每架F-35售價4500~6000萬美元,而F-15K的售價約爲1.05億美元。2002年,韓國選定F-15K戰鬥機作爲下一代戰機。盡管價格不菲,韓國的武器裝備大部分還是從美國購買。
2006年11月,首架F-35 JSF計劃12月進行首次飛行,此次飛行將揭開F-35爲期6年近1.2萬小時的試驗項目(計劃2012年底結束)。此次飛行還將減輕國際合作夥伴對項目延遲和成本上漲等問題的關注。洛克希德?馬丁公司官員稱,他們沒有受到壓力要盡快完成首飛。F-35 JSF綜合試驗隊副總裁Doug Pearson表示正按計劃爲12月的首飛積極准備。首架F-35稱爲AA-1,是近兩年裏飛行的唯一一架F-35,預計18個月後首架短距起飛與著陸型(STOVL)F-35B將完成首次飛行。F-35首席試飛員Jon Beesley將控制飛機完成地面試驗和首次飛行。預計本月底或下月初AA-1將進行地面滑跑試驗,最終滑跑速度將達到100節(51米/秒)。Beesley正利用一臺F-35A模擬器進行首飛演練,另外一架F-16和F/A-18在當地空域進行了首飛飛行剖面試飛。Pearson稱首飛不久後計劃開展第2次飛行。F-35A將成爲1975年飛行的F-16原型機之後在沃斯堡工廠試飛的又一種新式戰鬥機。Pearson介紹說,F-35A首次飛行將不超過3.5g、350節(180米/秒)和2萬英尺(6096米),飛行中將檢查起落架的使用,液壓、電氣和燃油系統的性能,檢驗飛機操縱品質並使用空中加油探管。
未來兩年裏,洛克希德?馬丁公司將在最初試驗階段中評估AA-1的系統性能。上周末,該機正在對那些用于飛行的設備進行安裝和鑒定工作,這些設備用來替換只用于地面試驗的設備。在需要鑒定的400個零部件中,還有12個尚未通過鑒定。AA-1上安裝的普?惠公司F135發動機已通過鑒定,洛?馬公司還備有2臺通過鑒定的發動機。另外一項關鍵要求是管理飛機重要系統和子系統工作的飛行器系統軟件包的鑒定。適用于飛行的軟件已在洛?馬公司試驗室中進行了廣泛測試,並將在兩周後准備就緒安裝到AA-1。Pearson說:"到11月中旬我們將擁有基本准備好可以飛行的飛機。"之後飛機將開展一系列地面測試,包括發動機啓動、加速和減速,綜合電源包的使用和電磁幹擾飛行安全性試驗。這些測試結束後,飛機外部將按要求重新粉刷一新,並增加抗靜電塗層。與此同時,AA-1的測試設備也將進行試驗。Pearson預計首次飛行中工程師將接收約1100個遙測參數。洛?馬公司計劃到2008年中將F-35的飛行試驗從沃斯堡轉移到美國軍方設施進行。F-35A常規起飛與著陸(CTOL)型將在愛德華茲基地進行試驗,而F-35B STOVL型和F-35C艦載型(CV)將在帕塔克森特河海軍航空站開展飛行試驗。預計15架F-35試飛飛機將飛行超過6000架次。
2006年11月,美海軍陸戰隊航空部分副指揮官助理羅伯特?沃爾什上校(Col.Robert Walsh)最近表示,美海軍陸戰隊正在尋求用其F-35"閃電"Ⅱ(LightningⅡ)低可探測性多用途戰鬥機的改型爲核心,完成未來的空中電子攻擊(AEA)任務。但在12月陸戰隊又表示不會發展專門的“EA-35”電子戰型號。11月時,沃爾什表示,美海軍陸戰隊不會有防區外電子幹擾機(這番話是針對美空軍試圖把一些B-52H重型轟炸機改進爲防區外電子幹擾機說的),對該軍種的航空力量來說,持久地在戰場上空保持存在就是全部。F-35固有的低可探測特性和強大的情報/監視/偵察(ISR)能力使之對于美海軍陸戰隊的遠征作戰概念來說是一種理想的平臺。美海軍陸戰隊早在一年多以前就開始探索如何使用未來AEA能力取代其現役的EA-6B"徘徊者"(Prowler)電子戰飛機機隊,並且它已經與F-35的總承包商--洛克希德?馬丁公司探討過開發F-35B(美海軍陸戰隊預定裝備的F-35基本型,即短距起飛垂直降落型)電子戰改型的可能性。沃爾什認爲,F-35的最大賣點在于它可利用其先進的APG-81有源相控陣雷達、光電分布式孔徑系統、光電瞄准系統和綜合電子戰系統,在覆蓋射頻、紅外、激光的寬頻段內收集和處理數據,然後將信息或情報進行分發。APG-81雷達的總承包商諾斯羅普?格魯門公司已承認該雷達可執行AEA任務,在此時甚至可以産生所謂的"武器效果"--即利用精確定向瞄准的高功率窄波束,幹擾甚至毀損敵方同頻段的電子設備。按美海軍在今年早些時候披露的信息,其EA-6B"改進能力"Ⅲ(ICAP Ⅲ)已在實際使用中證實可以進行有選擇的反應式幹擾。盡管沃爾什承認F-35B在美海軍陸戰隊中將可能承擔某些電子戰任務,但他同時補充說,該軍種正在探索將有人駕駛飛機、軍用衛星、其他ISR平臺和無人機(UAV)結合使用,以完成目前由"徘徊者"承擔的、某些更具進攻性的電子戰任務。
2006年12月,美國和英國軍方領導簽署了諒解備忘錄(MOU),美國將向英國提供敏感的、英國想獲得的F-35 JSF先進技術。但英國仍沒有保證購買飛機。英國國防采辦大臣Lord Drayson表示,英國仍保留"B計劃",可能會購買歐洲制造的其他飛機。他說:"目前我不能承諾購買飛機的數量和價格,大約2年後一切將揭曉。"同時他沒有否認英國可能購買150架飛機。他稱,MOU對英國需要的修理JSF飛機及相關技術做了明確說明,該文件是"政府對政府的協議",這意味著英國航母上將不用美方軍事人員對JSF飛機實施保障。該備忘錄還意味著英國將繼續參加JSF項目。Drayson稱,簽署MOU對于美英雙方是非常重要的一步,他再次強調如果不能獲得F-35飛機敏感技術的轉讓,英國將不能購買飛機。Drayson說,英國的立場是,如果JSF飛機出現問題返回英皇家海軍航母上,英國軍事人員必須知道如何修理飛機,包括其隱身特性。他還稱,預計未來幾個月後還將造訪華盛頓,了解技術轉讓事情的進展。Drayson說,英國選擇加入JSF項目是因爲它能提供英國需要的軍事能力。但同時制定"B計劃"也是非常正確的。Drayson對JSF項目可能出現成本上漲表示關注,並稱獲得艦載攻擊能力對英國非常重要,這一迫切需求也要求有個"B計劃"。他還說飛機按時交付不出現延遲非常重要。另外他還表示英國希望JSF項目能有2家公司爲飛機提供發動機。
2007年1月,由BAE系統公司負責實施改裝的JSF合作航電試驗臺(CATB)飛機在加州莫哈韋(Mojave)完成了首次飛行。該機還稱爲"CAT-Bird",由一架波音737-300飛機改裝而來,將用作F-35的航電系統飛行試驗臺。CATB將研究和驗證F-35從多種傳感器收集數據並將多種數據融合的能力。該CATB將開展1個月的飛行試驗,驗證飛機改裝後的氣動特性。CATB所做的改裝包括在飛機前部增加了一個內部裝電子設備的模擬F-35的機頭延伸段和一對模擬F-35機翼前緣的12英尺(3.6米)的機翼,傳感器就安裝在該機翼上。另外飛機內部結構也做了調整,安裝了一個F-35座艙、有關航電設備以及20個技師工作站。CATB最初的飛行試驗將完成約20架次飛行,之後該機將抵達洛克希德?馬丁公司沃斯堡工廠,在那裏完成F-35航電系統軟件和硬件驗證的有關試驗。
2007年3月,阿諾德工程發展中心(AEDC)的工作人員2月份已完成JSF各型飛機最新的研制風洞試驗,這使F-35距離開始制造又進了一步。AEDC空軍項目經理Ezra Caplan稱,它是過去5年裏超過8600小時、花費5000萬美元開展JSF風洞試驗的高潮。此次氣動試驗是系列試驗中的最後一項,標志著AEDC取得的重要成績。航宇試驗聯盟項目工程師Randy Hobbs稱,此次試驗爲F-35海軍型增加了新的關鍵數據。此次試驗爲在其它高馬赫數試驗設施中未能獲得數據填補了空白,試驗結果將進入JSF項目氣動數據庫,並爲即將在瑪麗埃塔進行的地面試驗提供支持。AEDC空軍項目經理Marc Skelley表示AEDC和在瑪麗埃塔進行的試驗是協作完成的工作。他說:"我們的工作是支持性的,洛?馬公司使用從AEDC和其他試驗設施處獲得的數據構建JSF的氣動數據庫。洛?馬在瑪麗埃塔有一處大型低速風洞,主要用于開展低速放下起落架的操縱性和穩定性試驗。我們在這裏進行的試驗事先或事後都會在瑪麗埃塔進行有關試驗。"
2007年3月,首架F-35于13日在沃斯堡進行了首次開加力的起飛飛行。此次起飛是一次急劇上升過程,因爲在最初爬升階段試飛員Jon Beesley必須保持飛機速度在250節(238米/秒)限制範圍內。AA-1飛機在停飛5周後于3月5日恢複飛行。停飛期間該機進行了軟件和硬件升級,這包括增加在前7次飛行中獲得的性能數據的軟件升級。F-35項目總經理Dan Crowley稱:"首飛前作爲預防措施,我們將控制限制設置的非常嚴格,這使得各系統都非常敏感。現在我們已將參數設在正常水平。這將降低燃油和其他系統傳感器的虛警率。"AA-1進行的一項軟件升級是修正由于單個較大前起落架艙門周圍氣流引起的大氣數據傳感器不匹配問題,該問題使得左右兩側大氣數據探針的迎角讀數有1至2度差距,現在這一問題已經解決。以後的F-35飛機將采用2個較小的艙門。停飛期間AA-1還進行了F135發動機的孔探儀(borescope)檢查,未發現問題。頭盔顯示器(HMD)的飛行預計將很快開始。Crowley稱,AA-1在前7次飛行中表現良好。AA-1的前7次飛行,每次飛行約1小時,飛機已達到速度M0.8、高度23000英尺(7010米)和迎角16°。
2007年3月,洛克希德?馬丁公司宣布,以色列空軍已表示願意采購100架最新式的F-35“聯合攻擊戰鬥機”。洛?馬公司領導人此前與以空軍司令等軍方高層官員舉行了一系列會晤,以期推動以色列購買大批量F-35戰機的交易。據悉,首架量産型的F-35戰鬥機已于數月前順利升空。目前,該機正在接受飛行測試並將在兩年後裝備美國空軍。F-35是美國與英國、澳大利亞、意大利和以色列等一系列國家共同研制的新一代多用途戰鬥機。據洛?馬公司介紹,F-35的單價約爲4700萬美元,不過,這並不包括專門爲其加裝以色列電子設備的費用。因此以色列方面的訂單總值將超過470億美元。如果雙方的交易能夠順利達成,首架F-35將在2014年飛抵以色列。值得一提的是,在2005年美以兩國關系陷入危機之後,五角大樓曾下令禁止以方參與F-35的研制工作。
2007年3月,F-35已開始機動性能試飛。3月20日,該機在第9次試飛中首次進行了360度橫滾。上周末,在美國試飛員學會于加利福尼亞州聖叠戈舉行的一次會議上,該機的首席試飛員Jon Beesley表示,飛機在第9次試飛中的表現很優異,飛機的操縱特性很好。但他還說,與F-22"猛禽"(Raptor)戰鬥機相比,這架F-35非常"僵硬"(stiff)--駕駛F-22的感覺就好像是站在了跳水板的起跳端,而駕駛F-35就好像是站在跳水板的進入端。也就是說,這架F-35在縱向上沒有F-22那麽敏捷。另外,該機在從80~100海裏/時(148~185千米/時)加速到起飛速度時,其無附面層隔道凸包式進氣道可爲整個推進系統提供2000磅(908千克)的額外推力--按Jon Beesley的說法,這種推力的"躍增"現象可從座艙顯示器讀數中清楚地看到。Jon Beesley還贊揚了該機使用的美國普拉特?惠特尼公司F135發動機,稱該發動機在其整個推力範圍內,都工作得非常平穩、順暢。迄今,F-35的試飛已達到的最大速度爲340海裏/時(630千米/時),最大馬赫數0.78,最大過載+3g,最大迎角16°。洛?馬公司期望在接下來的幾次試飛中,全面完成該機的初始適航性測試工作。
2007年4月,澳大利亞國防部正對來自國內大學和研究機構近150份意欲加入F-35飛機未來升級工作的計劃書進行評估。國防部官員稱,此舉旨在確保澳大利亞航空工業在已獲得的工作份額基礎上,在F-35未來項目工作中占有一席之地。去年招標的計劃書目前正由國防部和工業界聯合進行評價,以評估其可行性。澳國防裝備組織JSF工業小組執行主管Mike Lyons稱:"我們收到的未來工作計劃內容覆蓋數據融合、結構完整性評估、自保護對抗措施、自主系統等。近期的計劃主要涉及到能使用到JSF飛機和機外系統的預測和健康管理技術。"
2007年6月,洛克希德?馬丁公司爲F-35“閃電”II開發的光電瞄准系統(EOTS)完成了首次飛行測試,驗證其作爲多功能精確空空和空地瞄准系統的能力。首次飛行測試采用了美國鳳凰城Goodyear機場特別改裝的Sabreliner飛機,隨後還將進行其他的飛行試驗。飛行測試滿足了所有目標,包括紅外搜索和跟蹤(IRST)系統數據采集和前視紅外(FLIR)信號跟蹤。EOTS是最新型的紅外傳感器技術産品,基于洛?馬公司的LANTIRN和“狙擊手”先進瞄准系統等産品。它可提供防區外的高分辨率圖像和激光目標跟蹤。洛?馬公司導彈和火控部聯合攻擊戰鬥機EOTS項目主管Hinkle表示,首次飛行測試是確保該系統技術成熟度的重要步驟。通過最後的綜合,所有F-35傳感器實現融合,爲飛行員提供最先進的態勢感知能力。
2007年6月,美國空軍情報、監視與偵察(ISR)部門副參謀長Lt. Gen. David Deptula于6月21日對記者稱,今後將逐漸淡化F-22和F-35的"F"作用,即用作戰鬥機的作用,將賦予這兩種飛機更多的ISR能力。Deptula表示,目前基于戰鬥機的ISR任務能力就是在戰鬥機上臨時加裝傳感器和目標瞄准吊艙,今後將會使這種"臨時"設備成爲空中作戰飛機的"常規"設備,使ISR能力成爲戰鬥機的"標准化"能力。Deptula說,目前空軍正在尋求使這兩種新型戰鬥機作爲"射手"和"傳感器"的有效平衡關系。美空軍官員稱,空軍從來沒有像現在這種重視作戰飛機的ISR能力,加強空中ISR能力將有助于提升空軍指揮官在聯合作戰中的地位及空軍的聯合作戰能力。
2007年6月,聯合攻擊戰鬥機未來作爲一種艦載飛機的應用最近已得到驗證,該驗證是通過洛克希德?馬丁公司F-35B短距起飛和垂直著陸飛機的飛行控制評估以及美海軍航母改型的關鍵設計評審來完成的。英國奎奈蒂克公司和英國國防部組成的試驗小組已于上個月使用本公司的VAAC "鷂"式試驗臺進行了一系列艦體搖擺性垂直著陸(SRVL)試驗,該試驗是在法國海軍的航空母艦Charles de Gaulle上進行的,"鷂"式試驗臺被用于JSF垂直起落改型的風險降低平臺,SRVL這一概念已吸引了英國和美國海軍陸戰隊等未來F-35B的用戶。在6月18日到22日期間洛克希德?馬丁公司與JSF聯合項目辦公室爲美國海軍的F-35C型戰鬥機進行了空中系統的關鍵設計評審,從而該型飛機向低速率初始生産階段又邁進了一步。洛?馬公司表示該機自去年底設計以來共降低了約90千克的重量。
2007年6月,爲了將F-35聯合攻擊戰鬥機銷售給那些JSF計劃國際合作夥伴以外的國家,該機的一種改型設計預計將于年底前獲得批准。這種爲非初始國際合作夥伴國家定做的改型機正在獲准優先實施對以色列及新加坡的預期對外軍
售項目,並且將做作爲一種新型的出口戰鬥機推薦給日本。美國JSF國際項目主任Jon Schreiber表示,JSF聯合計劃辦公室已經將推薦的設計方案提交給購買F-35的三個軍種,並且預計將于今年年底前從國防部長辦公室獲得最後批准。他還透露,項目官員自6月中期以來已經獲得美國出口控制當局的批准,從而展開向以色列出口該型戰鬥機的設計研究,其中包括集成一些特殊的武器系統。以色列要求將該國自己研制的空空和空面武器綜合到JSF中,並且他們自己也有這方面的能力。荷蘭和英國將于明年成爲F-35的首批國外購買者,意大利也將于2009年加入到這一行列中。這三個國家在初期小批量生産階段(LRIP)將會購買一至二架飛機用于參加作戰測試。與此同時,美國政府還決定用F-35代替F-22來滿足日本F-X戰鬥機計劃提出的需求。此外,參加這一項目競爭的還有美國波音公司的F-15E或F/A-18E/F"超級大黃蜂"、法國達索公司的"陣風"以及歐洲戰鬥機公司的"臺風"戰鬥機。
2006年9月,洛克希德?馬丁公司的工程師們正努力改正引起5月3日F-35戰鬥機試飛中造成飛機尾翼失效的一個設計問題。洛?馬公司F-35首席試飛員John Beesley稱,此次飛行中,當試飛員試圖在38000英尺(11582米)高空進行滾轉飛行時,電氣故障使得AA-1試驗飛機的某一尾翼不能工作。洛?馬公司工程師針對電氣問題已制訂了一個設計修改方案。公司稱,計劃在AA-1進行第20次試飛前完成這一設計更改。目前AA-1計劃9月底前完成第20次飛行。這是AA-1開展試飛以來出現的唯一一次比較嚴重的問題。與此同時,洛?馬官員爲使JSF項目按計劃推進也面臨重重壓力。洛?馬發言人John Kent證實,成本的上漲迫使公司不得不考慮縮小試飛計劃規模以避免出現預算超支。洛?馬公司已向美國防部提交一份計劃,將試飛飛機從15架減至13架。洛?馬官員將此次AA-1出現尾翼失效事故的原因歸結爲電氣裝置和驅動尾翼運動的電靜液作動器間缺少間隙。Beesley說:"這是個間距問題。"修改設計方案已確保這些部件間有更多空隙。Beesley還說工程師們還發現了飛機其他部分一些需要修改的地方並進行了相應設計更改。AA-1下一次飛行將達到馬赫數0.9。他表示該機將在未來3至6個月的飛行試驗中完成超聲速飛行。Beesley還說,AA-1將一直飛行到2009年初,2008年將有3架短距起飛/垂直著陸(STOVL)型機加入試飛項目。2009年將有更多飛機陸續加入試飛,包括2架STOVL型機、4架常規起飛與著陸(CTOL)型機和3架艦載型機。
2006年9月,F-35 JSF戰鬥機的主承包商洛克希德?馬丁公司預計于12月完成首架短距起飛/垂直著陸(STOVL)型機的總裝。該機計劃2008年第2季度首飛。首架STOVL試驗機BF-1是目前正在沃斯堡總裝廠生産的14架JSF 系統演示與發展(SDD)階段用飛機之一。這14架飛機包括5架STOVL、5架常規起飛與著陸(CTOL)型機和4架艦載(CV)型機。洛?馬公司發言人John Smith稱,頭2架低速初始生産型機已批准投産,這兩架CTOL型機預計在今年底前開始生産。隨著首架STOVL型機明年首飛准備工作的進行,其他飛機的有關工作也在推進中。首架重量優化的CTOL型機AF-1計劃2009年第1季度首飛。而艦載型機(最近減重90千克)首飛計劃2009年第2季度完成。
2007年11月,有些媒體報道,聯合攻擊戰鬥機項目(JSF)辦公室(JPO)不會考慮以色列早在2012年能獲得洛克希德?馬丁公司的F-35戰機,該項目辦公室稱,向以色列交付F-35最早要從2014年開始。JPO說,它正計劃"最近"同以色列商談一個安全協議。該協議就向以色列提供關于F-35的額外信息建立一個雙方同意的框架。JPO說:"以色列可能決定通過美國政府對外軍售計劃采購JSF戰機。"如果美國國會批准,"以色列可能最早在2014年收到JSF戰機的交付。"有消息稱,JSF項目的夥伴英國和意大利已在推進飛機步入正軌,以促使F-35能即早交付予對外軍售計劃的顧客,以色列希望成爲第一個美國政府對外軍售計劃的買主,申購量爲100架。
2007年11月,當F-35研制飛機仍在洛克希德?馬丁公司總裝線上裝配時,針對JSF用戶飛行員培訓的准備工作就已在有條不紊的開展。首批生産型JSF飛機爲2架美國空軍常規起飛與著陸型(CTOL)F-35A計劃2010年交付,2011年還將交付6架CTOL飛機和頭6架短距起飛與垂直著陸型(STOVL)F-35B。艦載型(CV)F-35C和海外用戶的JSF飛機也將隨後不久交付,這時JSF訓練系統必須准備就緒。爲美國和國外3種型別飛機的飛行員提供培訓的、位于佛羅裏達州埃格林空軍基地的綜合訓練中心(ITC)計劃在2011年前投入使用。JSF訓練項目主管JoAnne Puglisi說,訓練系統的開發正在按計劃進行,今年7月成功完成了飛行員訓練系統關鍵設計評審。最初0.5批次(Block 0.5)飛機的訓練大綱接近完成。洛?馬公司是F-35飛機以及訓練系統的主承包商,其進行仿真、訓練和保障業務的俄亥俄州Akron工廠負責飛行員訓練裝置的集成,來自供應商的首個硬件産品已經到達。按照系統研制與驗證演示(SDD)合同,洛?馬公司負責提供的系統有:首臺全任務模擬器、可展開任務演練訓練器(DMRT)的設計、首套課件、基于計算機的訓練、學員和課程指南以及最初的學習和訓練管理系統。SDD合同還包括埃格林基地ITC的設計。該處的工作隊已經建立,但需完成環境影響綜述的工作使得ITC建設被迫延遲,ITC要到2015年才可能達到完全使用狀態。因此埃格林必須建設一個臨時場所,從2010年2月開始爲CTOL F-35A飛行員和2010年10月爲STOVL F-35B飛行員提供訓練。Puglisi說,ITC將有一個沃爾瑪超市那麽大,內設10個全任務模擬器的隔間和6個維修訓練裝置以及教室和訓練系統保障中心。而過渡訓練中心將爲中等大小,洛?馬計劃爲該設施建立一個一次性任務演練設備。
2007年12月,首架F-35飛機AA-1在經曆了6個月的地面改裝升級工作後,重新返回飛行試驗,完成了55分鍾的飛行。AA-1上次飛行是在今年5月,當時在第19次試飛中電源系統出現短暫故障,飛機提前結束試飛。這之後,洛克希德?馬丁公司重新設計了270伏電源系統、更換了綜合電源包,還進行了其他硬件和軟件升級。今年8月一臺普惠F135發動機在試驗臺上出現故障,F-35小組因而決定對飛行試驗發動機實施驗證試驗,以確保其第3級低壓渦輪葉片不會出現高周疲勞故障(high-cycle fatigue failure)。第3臺飛行試驗用發動機首先通過驗證試驗,隨後安裝到AA-1,替代了該機前19次飛行中使用的發動機。經過地面試車和滑行試驗後F-35獲准恢複飛行試驗。12月7日的第20次飛行由F-35首席試飛員Jon Beesley完成。試驗過程中Beesley實施了軍用功率起飛,在空中測試了發動機的性能以及飛機的飛行品質,爲即將開展的空中加油飛行做准備。洛?馬執行副總裁兼F-35項目總經理Dan Crowley稱,明年AA-1計劃完成與空中加油機的空中加油飛行以及超聲速飛行。另外,首架短距起飛與垂直著陸型F-35B將于12月18日從沃斯堡總裝線下線,計劃2008年5月進行首次飛行,Crowley說到明年底,將至少擁有3架可飛行的F-35。
2007年12月18日,洛克希德?馬丁公司的F-35B短矩起飛/垂直著陸型聯合攻擊戰鬥機將出廠。代號AA-1的首架F-35飛機于12月7日恢複飛行,當天洛克希德公司用CATBird航電試驗臺進行了飛行檢驗。代號爲BF-1的首架F-35B飛機完成了泄漏試驗後也下線了。普?惠公司的F135發動機和羅?羅公司的升力系統已經安裝完畢。BF-1將在沃思堡工廠下線,並將移動到燃油棚進行地面試驗。懸停坑井試驗(Hover pit testing)計劃于2008年初進行,計劃于2008年5月首飛。開始時先進行常規起飛和著陸,隨後進行垂直飛行試驗。現在還將恢複包線擴展和飛行品質試驗。預計2008年初進行空中加油試驗。CATBird是由BAE系統公司在加利福尼亞州的Mojave工廠改型的,然後飛到沃思堡工廠進行電纜、工程工作站和航電盒的安裝。該機已經裝備了諾斯羅普?格魯曼公司供應的通信/導航/識別(CNI)系統,作爲JSF任務系統綜合飛行試驗的第一步。前7次飛行將針對CNI試驗,然後2008年逐漸增加傳感器,年底開始綜合試驗。BF-1首飛的開始將加速JSF的試驗。JSF系統開發和驗證階段共有18架飛機,其中2008年交付4架,2架用于飛行試驗、2架用于地面試驗;2009年將交付另外14架。飛行試驗項目計劃持續到2012年。BF-1上的 F135由于高周疲勞問題將在坑井試驗前替換,另外由于一對轉風扇中存在微小缺陷,升力風扇也將替換掉。但是公司聲稱,推進系統試驗將能夠保證2008年5月BF-1的首飛。
2008年3月,一位美國政府審計官員于3月11日警告說,爲美國及其盟國研制的下一代戰鬥機-F-35聯合攻擊戰鬥機的研發進度已經比原計劃落後,耗資也將比預算經費超出380億美元。美國政府責任辦公室(Government Accountability Office,GAO)在一份報告中表示,由于在飛機設計中遇到的困難以及用于試飛的飛機制造過程中的低效率造成研制過程中花費管理儲備金(management reserve)的速度遠遠超過預期,F-35項目的耗資將超出預算,進度也將比原計劃落後。根據有關方面的評估,GAO在報告中透露該項目將比原預算多耗資380億美元,進度將落後12到27個月。F-35研制所需資金由一個以美國爲主導的國際財團提供。根據計劃美國將裝備2400架F-35戰鬥機,這批飛機在整個壽命周期內的采購及維護費用將超過9500億美元。除美國外,F-35的用戶還包括英國、澳大利亞、加拿大、荷蘭及其他盟國,該機的出口銷量預計將達2000~3500架。
2008年3月,隨著又要對洛克希德?馬丁公司的F-35“聯合攻擊戰鬥機”(JSF)項目的成本估算進行新的一輪詳細審查,該項目的部分方面的進度將會進一步延遲一到五個月。將于5月出臺的新生産進度表中,首架短距起飛/垂直降落型BF-1飛機仍維持于5月下旬首飛。此次對生産進度重新修改仍打算保持長期生産進度以及服役時間不受影響。但要滿足這些目標,確實有一定難度。當整體工作計劃重新排序時,處在研制階段的其他飛機的制造時間將會向後延。新進度修改計劃將在接下來的兩月內公布,這是洛克希德公司爲這個曆時6年的項目所做的第三次大的進度表修改,也屬于自2006年11月項目中期評估後的首次重大修改。新的時間進度表使得項目面臨許多挑戰。美國政府問責辦公室(GAO)在發布的新報告中描述到該項目存在“持續的關鍵零部件短缺,質量問題以及計劃重新編制等問題。”洛克希德?馬丁公司執行副總裁克勞利表示,零件供應短缺大約占JSF零部件庫存量的2%,關鍵部件缺貨主要涉及氣壓系統和液壓系統的管系設備。洛克希德公司已通過增加供應商的生産量以及自生産一些管系設備來解決這些問題。複合材料蒙皮和特殊的連接器也短缺,不過其他部分,比如說起落架和航電系統都按時到貨。GAO的報告表示,在頭幾架飛機的制造階段與預期目標存在很大差異,而Crowley認爲生産工作已經開始和預期的趨于一致。他說“我們的制造已經越來越趨于穩定”,今年公司的裝配線增加了500臺機器。GAO報告認爲該項目所標稱的2998億美元的數字不可信,該項目整個壽命期費用將上升到3370億美元。今年4月,美國國防部發布的采辦報告顯示,該項目成本費用增加3.5%,約105億美元。
2008年3月,土耳其國會外事部委員會批准計劃,在未來10年內出資107億美元購買100架F-35戰鬥機,支持土耳其參與制造並協助逐步改進戰鬥機。土耳其國防部長還補充道:空軍司令部早在90年代就開始選購下一代作戰飛機,希望能在2010年采購一些替代F-4和F-16的戰鬥機,整個項目的總價值達2500億美元。
2008年6月,盡管洛?馬公司F-35B短距起飛/垂直降落(STOVL)型聯合攻擊戰鬥機(JSF)幾乎按原進度計劃完成了首飛,但之後的17架研制試驗飛機的交付時間將延期3-5個月。洛?馬公司曾經在2006年底制訂計劃要在18個月內完成F-35B生産代表型飛機的首飛。盡管發動機葉片疲勞問題使F-35B的首飛推遲了19天,但洛?馬公司高級官員仍認爲18個月前制訂的首飛計劃仍能按時完成是一件了不起的事情。然而,在洛?馬公司兩周前確定的一項新的制造進度計劃(該項目的第三次大的進度修改)中,所有的飛行試驗和地面試驗飛機的交付時間都將推遲3-5個月。這項新的進度計劃(內部編號爲6.1)只涉及研制階段的試驗飛機,低速初始生産階段和飛行試驗階段的進度計劃仍不變,但會更加緊張。爲解決研制階段之後的進度壓力大的問題,洛?馬公司決定合並使用試驗和研制試驗中的一些工作,預計F-35項目的試驗飛機將比以前的戰鬥機項目使用頻率更快,也是因爲該機具有增強的診斷技術和魯棒性更好的系統。
2008年7月,美國國防部已經撥款10億美元用于采購6架洛?馬公司的F-35B短距起飛/垂直降落(STOVL)型戰鬥機,這批采購屬于F-35第2批次小批量生産(或低速初始生産,LRIP)合同的一部分。早在今年5月,美國防部批複了第2批次小批量生産合同,合同價值22億美元,共采購12架F-35戰鬥機。當時,美國防部僅爲采購6架F-35A常規起降(CTOL)型撥款9.33億美元,而爲STOVL型戰鬥機的采購撥款設定了一些條件。6月11日的首架F-35B試驗機首飛和7月22日的推進系統評審完成使得這些約束條件得到了滿足。因此,美國防部批准了STOVL型戰鬥機的采購,並于7月22日撥付10億美元資金。洛?馬公司副總裁兼F-35項目總經理的Dan Crowley稱,對支撐美國海軍陸戰隊(USMC)的航空力量結構調整目標來說,盡早啓動STOVL型戰鬥機的生産是關鍵。到2015年左右,F-35 戰鬥機生産的生産率將到最高點,即每天生産一架。USMC計劃裝備340架F-35B戰鬥機,該機是全球第一種超聲速隱身短距起飛/垂直降落型戰鬥機。首架F-35A試驗機已完成45次飛行試驗,首架F-35B試驗機(上圖)已完成9次飛行試驗,這兩架飛機正在驗證F-35戰鬥機的高可靠性和非凡性能。另外19架F-35戰鬥機正處在不同的裝配階段,其中包括預計在2010年交付美國空軍的2架生産型(第1批次小批量生産的2架F-35A)飛機。
2009年2月,美國國防官員及國會人員稱,美國會4個國防監督委員會已批准美國海軍2009財年預算重新編制申請,確保購買首批用于艦載使用的聯合攻擊戰鬥機(JSF)。F-35項目經理、美國空軍少將Charles Davis稱,重新編制的約4000萬美元資金將用于購買3架F-35C的長周期部件。此前國會調配了這筆經費,只在預算中爲1架艦載型機保留了資金。此項削減將迫使項目推遲F-35C的初始使用試驗與評價,因爲該項試驗需要6架艦載型機。4架艦載型機的全部投資有望包括在五角大樓2010財年預算申請中。此項當年重新編制只需獲得有關的國會監督委員會的批准,無需通過國會立法。另外,F-35項目正爲開展F-35B短距起飛與降落型(STOVL)機的懸停坑試驗做准備。該試驗應在2月18日開始,一個月左右之後結束。
2009年2月,英國國防部國防裝備與保障主管昆汀?戴維斯(Quentin Davies)近日表示,英國將在數周內與美國簽署參加F-35“閃電”Ⅱ戰鬥機初始作戰試驗與鑒定(IOT&E)階段的協議。戴維斯和來自英國國防部“聯合作戰飛機”(Joint Combat Aircraft,JCA)綜合項目組的代表們參觀訪問了美國洛克希德?馬丁公司在得克薩斯州沃斯堡的工廠。英國將F-35飛機項目稱爲JCA,而美國稱爲JSF(聯合攻擊戰鬥機)。在參觀中,戴維斯和綜合項目組團隊的代表們與洛?馬公司以及美軍官員進行了討論。2月16日,戴維斯在一個紀念英國皇家海軍航空力量誕生100周年的“飛行海軍100年”(Fly Navy 100)活動序幕中稱,這次討論的主題包括英國對該機的“作戰使用主權”(operational sovereignty),在役時的保障,爲該機集成英國特需的設備和項目成本等,並稱此次參觀訪問“有助于回答某些疑問”。英國是美國在JSF/F-35項目中惟一的合作夥伴,一直計劃在IOT&E階段購買3架生産型F-35B並參加測試。測試的結果將爲英國國防部有關F-35B飛機的遠期采辦決策提供依據,並可使英國盡早確定該機有哪些系統或性能還可以進一步改善和提高。戴維斯稱,“作戰試驗與鑒定階段是關鍵。一些客戶不加考察地購買飛機,這對英國來說不是合理的做法”。來自工業界的消息人士暗示,英國可能最終采辦多達138架F-35B來滿足其 JCA項目需求。這些飛機將裝備英國空軍和海軍,兩軍種的F-35B將在必要時組建聯合部隊,共同由英國海軍未來的“伊麗莎白女王”級大型常規動力航母搭載使用。
2009年5月,BAE系統公司提前5天成功完成首架F-35“閃電Ⅱ”短程起飛垂直著陸(STOVL)型飛機的關鍵燃料測試。該測試由 BAE系統公司進行,主要檢查飛機燃料系統的設計和建造,其中包括13天、每天24小時的連續測試,測試主要檢查飛機燃料計量系統的校准。測試在洛克希德?馬丁公司的Fort Worth工廠進行,首架STOVL飛機BF-1正在該工廠進行一系列的測試,爲今年的首飛做准備。BAE系統公司的F-35“閃電Ⅱ”主管稱:“此次測試是整個項目的一個裏程碑。這是我們測試的首架STOVL,我們需要確保設計有效,並且檢查燃料系統已被完全裝配。”此次燃料測試後,飛機將進行結構耦合和地面振動測試,並將完成門和起落架的水壓測試。BAE系統公司將負責設計和交付三架F-35的後機身和尾翼,以及飛機與作戰系統的關鍵部分,尤其是燃料系統、機組人員逃生系統、生命周期支撐系統以及預測健康管理集成。在自動後勤,尤其是支撐系統方面,該公司也占據重要工作份額,並將參與集成測試部隊,其中包括系統飛行測試和作戰系統。
2009年6月,諾?格公司已經向洛?馬公司的F-35“閃電”II聯合打擊戰鬥機項目交付初始准備飛行一體化通信、導航和識別(CNI)系統。該系統已經成功完成飛行安全測試,並獲准在2009年夏天在第一批任務系統中裝備F-35。在研發成熟後,諾?格公司的一體化CNI系統江爲F-35飛行員提供超過40項電子設備子系統功能的能力。諾?格公司通過使用其行業領先的軟件定義無線電技術,其設計能對多項關鍵能力提供持續保障,同時還大幅度減少其在先進戰鬥機上的尺寸與重量。這些功能包括識別敵我(IEF),飛行途中的各點、不同的聲音和數據通信的自動采集,如多功能高級數據鏈。該數據鏈已由美國國防部聯合需求監督委員會同意在所有難發現的平臺上使用。諾?格公司信息系統部的網絡通信系統副主管羅吉表示,“這將是首個在F-35上使用的一體化CNI電子系統。我們非常滿意該系統在洛?馬公司聯合打擊戰鬥機合作電子設備測試臺上的表現,並使我們對使用在作戰設備上的下一代通信能力充滿信心。”交付給洛?馬公司的一體化CNI系統包括了將近50萬個軟件,可以與聯合戰術無線電系統軟件結構兼容。交付的能力包括極高頻/特高頻接收與傳送,IFF異頻雷達收發機、雷達高度計、戰術空中導航和系統硬件與軟件診斷。
2009年6月,美國海軍陸戰隊的一名軍官說,美軍已經在開展相關研究工作以檢查爲F-35聯合攻擊戰鬥機(JSF)安裝隱身電子戰吊艙的價值,目的是進一步增強該機的電子戰能力。F-35是下一代幹擾機(NGJ)的候選平臺,但常規吊艙將影響該機的隱身水平;采用隱身吊艙構型則可以在提供額外能力的同時使對該機隱身性能的影響最小化。該軍官,預計NGJ在2018年形成初始作戰能力,這與第V批次F-35的研制時間相一致。目前正在定義第IV批次F-35,其軟件設計將考慮該幹擾機;該批次飛機的設計預計年底凍結。美海軍陸戰隊正在研究用F-35來提供EA-6B/ALQ-99幹擾組合之後的後繼電子戰(EW)和電子攻擊(EA)能力。F-35基本型本身就可提供顯著的EW/EA能力。該機的APG-81有源電子掃描陣列雷達將提供火力圈外幹擾能力,對抗現役和剛出現的面對空導彈系統,明顯降低這些導彈系統的攻擊範圍。JSF項目打算將EW技術嵌入基本型飛機,從而使作戰規劃人員更自由地制訂作戰計劃。俄羅斯的S-400(SA-21)導彈系統剛剛進入俄軍服役,對現役攻擊機構成了威脅;而且該系統的派生型預計將出口。該海軍陸戰隊軍官還說,海軍陸戰隊將螺旋式開發F-35的EW/EA能力,並在考慮用無人機來輔助F-35完成EW/EA任務。
2009年7月以色列空軍發布了最新的采購首批25架洛馬公司F-35聯合攻擊戰鬥機(JSF)的招標書(RFP),這一舉動使以色列離明年早期簽署協議書並于2015年獲得首架JSF的目標更進一步。來自一位以色列高級官員的消息稱,這份最新的招標書是特拉維夫看到其原采購計劃面臨的主要問題正在“以正確的方式逐步解決”的迹象後發布的。先前面臨的一大主要障礙是美國不同意以色列空軍使用F-35的網絡中心戰系統。F-35可以攜帶先進的戰術數據鏈系統,與其他戰機以及各種空中、水面、地面裝備交換信息。最近幾周一直在解決的另一障礙是華盛頓要求以色列的F-35戰機送到歐洲的一個維修中心進行維護。這位消息人士稱:“我們告訴美國人,他們的這種要求對以色列空軍來說是不合理的,我們感覺他們可以理解我們的想法”。以色列仍對短距起飛垂直降落(STOVL)型的F-35B很感興趣,但最終購買決定只有等清楚地看到F-35B在STOVL能力和作戰性能之間達到的平衡後才能做出。以色列空軍也可能購買常規起降型的F-35A。

美國欲削減F-22預算 F-35可能成美主力戰機08-12-17  新京報
 
  近日,美國軍方高級官員對F-22“猛禽”戰鬥機的發展規劃提出異議,在目前經濟危機的狀況下,五角大樓有可能削減發展F-22戰鬥機的預算。
 
美國F-35機內彈艙攜帶武器容量超過F-22戰機09-02-23解放軍報
 
  ●世界上第一種滿足多軍種使用需求的聯合攻擊戰鬥機
  ●挂載多型攻擊武器,可攻擊22個空地目標的能力
  ●美國計劃采購4000架,將其作爲空軍未來的主力
http://mil.news.sina.com.cn/2009-02-23/0716543129.html
 
美國國內批評F-35意見鋪天蓋地 洛-馬極力辯護
http://mil.news.sina.com.cn/2009-01-18/1418539189.html
 
美國智庫稱F-35戰機性能不及中俄蘇-27(組圖)
 
  在蘭德公司的報告中,專家將F-35和蘇-27進行了模擬對抗,認爲F-35的加速性、爬升能力、轉彎性能以及最大速度均不及俄羅斯和中國裝備的戰機。有F-35的支持者稱該機並非是爲近距離格鬥而設計的,但蘭德公司認爲,F-35應該具備近距離格鬥的能力,如果該機被敵人發現並不得不在近距離同敵機進行作戰,那麽它就無法戰勝“側衛”。報告稱,唯一能在性能上超越俄制“側衛”戰鬥機的美國戰鬥機只有F-22“猛禽”。
http://mil.news.sina.com.cn/p/2008-11-22/0921531305.html
 
美軍F-35再出不利傳言 噪音超過F-15兩倍(圖)08-10-29東方網
 
 繼在電子模擬戰中不敵俄羅斯最新型戰機之後,第五代戰機的F-35再出不利傳言。據美國空軍時報27日報道,美國最新的一份報告顯示,F-35戰機的噪音超過F-15戰機兩倍,部署後將對基地附近居民生活造成影響。對此,美國空軍態度低調,不予置評。
http://mil.news.sina.com.cn/p/2008-10-29/1034527437.html

 隱形戰機對比圖
中美俄第四代重型戰鬥機對比全部四代機三種角度完全對比圖(俄T-50已被除名)殲20原型機安裝新型相控陣雷達罩後 2012.11.01首次試飛
英國全球飛行網站2013-4-8美軍第六代戰機F/A-XX曝光 F/A-XX第六代航母戰鬥機概念圖波音公司最新展示的第六代战机模拟图美國波音公司在華盛頓舉辦的美國海軍聯盟海空天會議上表示,這種新型戰鬥機的設計採用雙引擎,無垂尾外形,並且在機頭有美國海軍艦載機從未有過的鴨翼佈局。從公開的數據來看,新款的第六代戰鬥機除了具備全向隱形、超音速巡航等特徵外,還採用了DSI進氣道,美國海軍可以選擇有人機和無人機雙模式操縱。按照規劃會在2030年左右代替使用壽命超過9000小時的F/A-18E/F戰鬥攻擊機和EA-18G電子戰飛機。  相關新聞美第六代戰機概念圖引熱議 專家對其技術頻潑冷水http://www.chinanews.com/mil/2013/04-23/4754555.shtml
中國第六代戰鬥機已現端倪 或超越美國2013-3-7東方網 網傳第六代戰機效果圖有愈來愈多證據顯示,中國除實施四代機(即俄羅斯所謂的第五代戰機)計畫外,也沒忽略五代戰機(國外現在稱第六代)的發展。其實,外媒的報導並非捕風捉影,沈飛公司過去一個型號產品的研發和生產週期是10~15年,而今已經縮短到3~5年。而殲-31,軍方要求高,進度又緊,沈飛開發這款戰機的原型機僅用了19個月,因而創造了新的中國和世界紀錄。其實這也不奇怪,這很符合中國軍工一直堅持的“生產改進一代,研製一代,預研一代,探索一代”的主要航空裝備發展思路。

美軍第六代隱形戰機方案(回應:山寨沈飛的暗箭無人戰鬥機)

暗箭無人攻擊滯空半徑1000km,時速2馬赫,高度?m10噸 (彈艙可挂1.5制導炸彈/空空導彈)

暗箭攻击型高机动性与低信号特征设计水平较高

美國B-2 隱身戰略轟炸機

图文:美制X-47B无人轰炸机实体模型

美國X-47B無人攻擊機,將在航母起降,翼展19m,加油滯空50航程3800km,時速km,高度m,載重kg (彈艙可挂2制導炸彈/空空導彈)

美X-47B隱形無人機2013-05-14航母首飛

美軍發展隱身無人攻擊機擺明瞭就是針對中國(回應:任何武器都有優點和缺點,無人機也不例外,只要找到其缺點或幹擾其指揮控制系統就可以降低其危害。無人機確實能隱身,但是格鬥能力很差,只要中國加強預警巡邏,他能這麼輕易完成目標?還是打衛星,二是打加油機!再就是打航母了!相關新聞:地下空軍基地數陸世界NO.1

利剑无人机完成滑跑试验 用俄制动力隐身受影响

中國首款隱身無人機利劍2013-5-20亮相 反制美航母威脅

利剑无人机

俄媒稱中國研遠端無人戰機作戰範圍可覆蓋關島利剑无人机5

美媒猜中國利劍無人機模仿X-47B 技術差距不大

利剑无人机2

利劍無人機完成滑跑試驗 用俄制動力隱身受影響(回應:現在是測試階段,一款戰機研究費用是很高的,像F35就達到104億美元,為了節約成本,戰機測試階段,為了達到不同性能目的,有些部位做的是不夠完善的,就像現在你測試的是氣動外形佈置,用什麼發動機還沒最後確定,發動機可以不用遮的那麼好。有問題可以隨時拆下來維修和更改,這樣可以大大節約成本。到你完全定型了,一些細節做工可以再做精細點)

利劍無人機艦載版(回應:航博大賽的航模,期待是可以的!)

File:RQ-170 Sentinel impression 3-view.png

美軍哨兵無人機

哨兵無人機

英国国防部12日公开展示研发中的最新无人战斗机(UCAV)“雷神”。

英國雷電之神無人攻擊可跨洲攻擊

2009巴黎航展法國神經元無人攻擊

俄羅斯鰩魚Skat無人攻擊航程4000km,機重10噸2噸詳參【圖博館】:俄羅斯無人機 中國無人機   無人機 


外媒稱殲20掛霹靂13 為打F22量身定制:霹靂-13導彈的長3.0米,直徑170毫米,翼展500毫米,超過目前世界上現役所有格鬥導彈,接近于兼顧中程攔截的法國米卡導彈,有一大型紅外引導頭,很可能是中國先前展示過的256*256單元的焦平面成像引導頭,相比之下,美國AIM-9X導彈的引導頭由於導彈體積直徑限制,只有128*128單元。更多的成像單元意味著更高的靈敏度、更好的解析度、更強的抗干擾性能。由於F-22為代表的典型第四代戰鬥機具備紅外隱身特點,採用這種引導頭的目標不言而喻。  相關新聞大批中國在研發動機曝光:首次確認WS-15存在殲20戰機使用兩台外形不同發動機試飛俄新社2013-6-18俄五代機T-50新款發動機已造好 將裝備下批戰機俄軍工信使網2013-6-17印度嫌T-50複合材料少  將獨自研製五代機(AMCA) 印度國產LCA戰機複合材料已達43%(楨:LCA都無法量產夭折了還想AMCA?另參本館:印度LCA戰機
西飛隱身JH7B已試飛成功2012-05-10日前據西飛透露:新型隱身飛豹JH-7B已經試飛成功並已經定型,新殲轟-7B是一種發雙雙座雙垂尾翼氣動佈局的全天候隱身殲擊轟炸機。由於新型發動機的進氣量和單位推力比原發動機增強了近75%,所以新飛豹3不能簡單的沿用和放大原飛豹的機體!(新型發動機比原勞思賴斯發動機直徑大,而且也短!)因此,有關科研人員對原機的氣動外形以及內部機體結構進行了大刀闊斧的改進!其工作量之大之複雜,絕不亞于從新設計1架新飛機。   殲轟-7B採用DSI蚌式S形進氣道設計,並在進氣道內噴塗新型納米吸波塗料,以減少飛機雷達反射截面積和紅外線信號特徵。大量採用新型複合材料,機重輕、機體強,座艙蓋邊緣,武器內置且武器艙門邊緣等處採用鋸齒狀的結合線條,可以有效的降低雷達波的反射。機體增大使機內燃油量大幅增加作戰半徑,加油方式已經改改進為內藏伸縮軟式加油設備,以此來進一步加強整機的隱身性。下圖為原JH-7
中國最新艦載機殲-18(紅鷹)亮相:西方质疑“歼18”真伪:中国人没设计能力(图)蘇聯雅克-141繼中國滑躍式艦載機殲-15試飛成功以來,關於中國是否在研製第四代艦載隱身戰鬥機的傳聞就不絕於耳。英《簡氏》2013-06曝光了數張中國最新艦載機殲-18的照片,據網友爆料稱,中國軍方證實殲18已成功試飛,是中國大陸繼殲20、殲31戰機之後所謂最新研發的第三種五代的隱形戰機。美國《防務新聞》還報導說,殲18還安裝了鐳射主動相控陣雷達,同時有完善的空中加油系統,作戰半徑可以達到2200公里。據悉殲-18是一款具備垂直起降功能的戰機,但目前尚不清楚該機的升力風扇由一台(類似美國的F-35B戰機)還是兩台(類似蘇聯的雅克 -141)發動機為其提供垂直升力。據推測,除了應用於航母外,殲-18會裝備在081型兩栖攻擊艦。情報顯示,解放軍秘密試飛的殲-18戰機,擁有超音速的巡航能力,可以按照任務的不同,分為有人駕駛和無人駕駛模式。  相關新聞俄媒稱中國核航母2020年後服役 可能配殲-31殲31噴繪2013-6-17現身第50屆展巴黎航空展:中航稱參展產品皆可出口
PLA四代機之爭

針對中國空軍副司令員聲稱中國第五代戰機將在2009年底試飛及10年內部署,「漢和防務評論」創辦人平可夫今天表示,中國第五代戰機首飛最快在10年後實現,完成裝備至少在15年後。

空軍指揮學院戰略教研室主任王明志大校在接受《環球時報》2009.11.12
記者采訪時則說,中國人民解放軍從來不說虛話,中國能按照何爲榮副司令員宣布的那樣完成第四代戰機的研制和裝備任務,這是毫無疑問的。

對此,連大陸網友也分二派。有人甚至猜想這次PLA一改以往保密作風而高調宣揚4代機的另一種可能:
我國反制4代機技術取得突破性進展,已找到F22命門,于是故意放出衛星給美國看,讓美國再次重啓F22生産線,大規模裝備F22,陷入我國圈套。

館長時評如下:

1平可夫由於一貫的反中貶PLA之偏見,加上無法到大陸親視武器、而只能依賴俄烏等方面對PLA的看法、以推斷PLA武器之研制/裝備/生産/性能,故看似言之有据,但可能被假數据自欺欺人。
平可夫以F22四代戰機(俄式則稱五代)量身定制的4S高標准:超機動性能、超音速巡航能力、超視距空戰能力和隱形能力,斷定PLA的WS-10發動機連俄式四代AL31FN都不如(遑論15000公斤級加力推力,採用矢量推進技術的五代發動機)、沒有能力生產四代戰機超視距空戰使用的有源相控陣雷達(即使三代無源相控陣雷達也沒有能力生產)、目前真正具備生產第四代複合隱形材料的國家只有美國。
2.其實四代戰機(如F-35)未必都達到F22的4S高標准,故PLA四代機可以仿F22/35外型(隱身主要還是靠此)和隱身材料(材貭可能差點)、再加WS-10的升級(美俄四代發動機也是由三代升級的)、至於PLA相控陣雷達有/無源之爭(由中製航電系統優於俄製,故不再續購SU27/30而自製殲11和空警2000之有源相控雷達,可知平謬)。(PLA空軍2009-11-23表示:媒體所稱四代機系殲10改進型)
3.更值得注意的是,隨著中國崛起,PLA的軍武宣傳已從之前的保密低調、到兼具西方為爭取國內預算和嚇阻外敵的高調,中共的威權體制或許更有利於打軍武的心理/情報戰,那天說不定連國家地理/探索頻道也會播出【PLA軍武】,而不再是獨宣美軍。
http://mypaper.pchome.com.tw/souj/post/1320329253

平可夫:中國四代機8年內首飛就停辦漢和雜志(楨:平輸了,漢和停刊吧,眞賴皮!另參本館:PLA四代機之爭 《僵局》 賴皮黨 )

  平可夫豪賭:一旦中國的四代機(俄稱五代機)在8年之內首飛,中文版漢和防務評論就正式停辦(英日文版繼續保留)!
  KDR平可夫專電:中國空軍負責人近期關于“不久”試飛四代機的表態嚇壞了東京和華盛頓、莫斯科的航空專家。似乎還嫌不足,還有中國軍方人員聲稱四代機可以在“一兩年之內”試飛。最新的人民網卻引述空軍官員的話更正聲稱 “四代機”是指J10改良型。並且聲稱俄羅斯也把Su35稱作“四代機”。
  越說越離譜、越說數字越大!越說時間越快!是剛剛不過30年前中國式大躍進運動的遺産,人們尚且記憶猶新。這個文化背景其頭腦極端容易發熱,然後惡性膨脹。
  什麽是美式四代機、俄式五代機?國際上是擁有統一標准的。的確俄美稱呼不同!西方稱作四代機、俄羅斯稱作五代機。不存在“中國特色的四代機”!J10就是不折不扣的三代機(俄稱四代機)再怎麽改,也是俄式的四代機、歐美式三代機,今後加裝AESA雷達,就變成俄式4+代機(美式3+)、再爲J10追加TVC噴管,就變成俄式4++代機(美式3++代)。這是典型的國際化分標准。因此Su35在俄空軍的定義是4++代機!而不是西方稱呼的四代機!也不是俄式五代機!不要偷換概念!
  標准的俄式五代機、美式四代機指必須使用低可探測性複合材料達到30%以上,RCS不能超過0.0001平方米,Su30MKK的RCS幾乎接近4平方米;其二、裝備至少達到14500-15000公斤級加力推力的發動機,實現超音速巡航,同時安裝二維或者360度TVC噴嘴。其三、必須使用 AESA多功能相控陣雷達。說到AESA雷達,請不要把大型預警機的AESA雷達與戰鬥機用的AESA雷達技術混淆。後者的研制難度要大很多。有能力開發預警機AESA雷達的國家包括瑞典、法國、俄羅斯,但是說到戰鬥機用AESA雷達,上述國家尚在最後沖刺階段,瑞典Gripen戰鬥機使用的AESA雷達由意大利開發。爲何?因爲戰鬥機用AESA雷達的最大難處是超小型的體積,直徑不超過800毫米,必須集中1000個以上的T/R模塊!如何冷卻?是最大的技術難關。這方面的新聞參看KDR采訪ZHUK-AE AESA雷達總設計師Yuri Gushkov專文。
  目前只有中國、俄羅斯、美國開發四代機(俄稱五代機)至于歐洲,徹底放棄了開發4代戰鬥機計劃,其動向顯然是直接向第五代(俄稱第六代)無人駕駛攻擊機的方向直接買進(參看本期漢和防務評論杜拜航展新聞)。
  平可夫認爲從中國空軍目前使用的WS10A 13200公斤加力推力的發動機技術指標判斷,即使以循序漸進的改良方式,要達到14500-15000公斤級加力推力的標准,至少需要兩個階段的改良!其時間再用10年完成已經是超過國際速度的!
  在此,本刊宣布:作爲國際上認可的遠東相當有效率的情報雜志-《漢和防務評論》月刊,如果連中國四代機(俄稱五代機)的預測都出現重大失誤,那麽,一旦中國的四代機(俄稱五代機)在8年之內首飛,中文版漢和防務評論就正式停辦(英日文版繼續保留)!
  必須說明的前提是假設上述試飛真的在5-8年內完成,中國版四代機(俄稱五代機)必須達到國際公認的上述標准,而且是每一項標准。同時不能使用俄式發動機!
  回應
  空軍領導也沒有說不是俄羅斯的四代機啊!平可夫同志你急著跳出來幹什麽?
  高層領導還是要謹言慎行,不可信口開河,家中有利器,也要捂得住,不要太聽美國話,說透明就什麽都透明。
  不透明的時候罵,現在透明了還是罵,中國人還是走自己的路讓他們說去吧
  平可夫自己心裏也沒底,所以附加了不少條件。有一條是絕對沒問題的:即使我們的4代機在此時間內首飛,這個流氓也不會停刊物的,他會找出各種理由說你不是4代機,就像當初用了別人的資料耍流氓不付費一樣。一個流氓,別拿他當真。
  搞技術的人迂腐,能打贏就行唄!非要比照美國的那些指標,有什麽用?真搞笑!
  咳,國際上關于四代、五代都沒有明確的定義,平可夫這條狗自己定義的這麽明確?
  沒有調查就沒有發言權,平總編輯對中國調查了解多少?靠采訪,小道消息來糊弄大家,哎,要是別人,早跳廁所淹死算了。
  平可夫很聰明,知道中國的四代機不可能跟美國的F22一摸一樣。所以才敢這樣豪賭。
標准都是可夫定的,所以中國四代機就算出來,也不會符合他的標准
  兵者,詐也。穿草鞋跑過汽車輪子,小米加步槍打得過飛機大炮。你搞你的,我玩我的。
  平可夫大家都知道他是四川人,他是中央外派的軍事戰略的雙重間諜,爲什麽這樣說?但中國要出高技術軍事設備,平可夫就會幫中國使用障眼法,幫助推說時間沒有這麽快,不讓外界知道中國的軍事項目已經到了成功的後期!另外這樣他可以取得美國人的信任,現在美國人幫我們養平可夫這爲大家還不了解的雙重間諜!美國人牛肉吃多了頭腦也變笨了!真可笑
  八年內若實現首飛,平可夫應該停止呼吸,還活個什麽勁?你的中文版早該停刊,那叫什麽豪賭?
  算了吧 就算成功了 那狗也不會停辦的
  貧狗夫在耍賴!既便中國明年飛出四代機,他也可再定個“標准”說你未達到!再者《漢和》停不停辦也根本不是這條狗能決定的!在洋主子面前他算老兒!
平狗,有種你連英語和日語的也一起停辦
  他造就覺得辦不下去了,找個臺階下驢。
  你辦不辦雜志關我們鳥事!!!莫名其妙~~~~
  此賊在炒作他的雜志,老子就不買!
  借問屎口何處有,牧童遙指平可夫。
  平可夫根本就活不了八年,所以就讓他噴吧!
  如果平可夫猜對了,他以後說的話就更多西方人相信了.如果猜錯了,把中文版停掉,沒中國人看他的評論,也沒那麽多人罵他,爹娘少遭罪!哈哈,一舉N得!
  平可夫就是地道的漢奸走狗,它是在試探我們的四代機的秘密,再說國際的標准四代你們聽說過是什麽標准嗎?他就是當年被法國鬼子強奸日本妓女的雜種,是在爲老美做走狗的,不要相信它。他一定會死的很慘的,它狗日的怎麽不敢說要是有四代把它的家當捐給我們自己就去跳樓啊。
  罵平可夫的你們用自己腦子想雷達、極低可探測性和發動機這三點對戰鬥機意味著什麽了嗎?這三點不行,你用什麽打得過F22?靠吐沫噴死人家?自己不動腦子一看別人說中國不行,就開罵,連點教養都沒有
http://club.mil.news.sina.com.cn/viewthread.php?tid=137895&extra=&page=1

漢和稱殲20使用國産航發不能超巡 未提停刊(楨:果然賴皮!)

  東方網2011-1月4日消息:漢和評論創辦人平可夫2日表示,中國于2010年12月亮相的四代機是真實的。他表示,這一次中國航空工業集團的文化宣傳部門並未對這種飛機的亮相做出嚴格限制。
  平可夫認爲,這是相當成熟、有創造力的設計,相關研制企業是成功者,具備了真正的實力,“勝利者是不應該受到批評的”(斯大林語)。
平可夫認爲中國四代機的出現,徹底結束了中國戰鬥機工業的仿制時代,使中國航空工業開始成爲世界航空工業的重要一極。
  平可夫表示,“中國四代機的全動式垂直尾翼、切面全動式三角翼、邊條的設計,促使中國四代機具備了空前的機動性,尤其是橫向機動性、低速機動性、低空機動性,這爲彌補缺乏矢量推進發動機技術的不足做的補償。但是三角翼在一定程度上犧牲了隱形性,盡管如此,四代機研制企業也是務實的,在隱形材料技術達不到F-22的標准的情況下,以高機動性獲得某種補償,這樣的設計是合理的”。
  文章稱,平可夫認爲高度值得注意的是J-20試驗機使用了國産的發動機,沒有加裝矢量噴管,證明WS10得到了認可,也是國際航空史上的創舉,新飛機在試飛階段使用新發動機。
  平可夫還表示說,大型化的機身設計,主要是加長內置式彈倉的需要,這樣J-20實際上是多用途戰鬥機的類型,在加裝空中加油管之後,有能力以遠程巡航導彈攻擊關島的目標。同時未來換裝大推力發動機時候,後部機身還需要適當擴大,以容納更大的風扇,因此這一設計也擁有一定的道理。
  但是平可夫也認爲無論是隱形性、還是巡航速度上,四代試驗機無法達到美俄四代機的標准,是典型的“具有中國特色”的四代機。依照J-20的空重和中國國産發動機的加力推力,目前的J-20要達到超音速巡航能力是不可能的,同時也沒有矢量推進技術,僅此一項,就不是美國和俄羅斯四代機的標准。此外早已立項的有源相控陣雷達的研制時間尚需要至少7、8年以上(楨:?),這也大大遲延了J-20戰鬥機的服役時間。
  盡管如此,平可夫在文中認爲中國將通過大約10-15年的努力(楨:?),在15000公斤加力推力的大型渦扇發動機(關鍵是材料)、有源相控陣雷達裝備J-20之後,J-20完全就有能力達到俄美四代機的標准,而且在機動性方面甚至更好。
http://tom.news.huanqiu.com/Observation/2011-01/1393903.html

漫談隱形戰機(IX):回答七個問題

   甲. 問題一
隱形戰機的外殼真的很容易就設計出來嗎?
回答:不。
   A. 問題的原由
這個問題是由台灣「中國時報」酸溜溜的評論所引發的。它的論點是:
大陸的科技很差,隱形戰機必須的強力渦扇發動機和先進的航電配備是解放軍最大的弱點,絕非短短五年、十年就一蹴可就的,但是要製造一個“看起來不錯”的隱形戰機的外殼,並不困難。
看到沒有?台灣先否認大陸有設計和生產隱形戰機的能力,等到大陸成功展示了這個能力就說大陸做到的那個部分其實不難,真正難的部分大陸還做不到。這是典型酸葡萄的心理和反應。
YST 先不談發動機和航電設備,就只談隱形戰機的外殼。
YST 首先要指出的是,「中國時報」的評論完全錯誤,剛好把話全部說反了。四代戰機最關鍵的部分不是發動機和航電設備而正是「隱形」。有趣的是,「隱形」的關鍵設計恰恰就是「中國時報」號稱“並不困難”的外殼,外殼至少佔整個「隱形」效果的九成。
   B. 設計戰鬥機的外型非常困難
設計飛機的外型從來不是容易的事,只要懂一點點科技的人都知道設計任何飛行物,不論是飛機、導彈還是太空船,都需要經過「風洞實驗」,這是設計過程中非常耗費人力、物力和財力的一個工程項目。
流體力學中的問題絕大部分在數學上是解不出來的(沒有analytic solution),更何況複雜的飛行體要建立數學模型談何容易,所以「風洞」就成為設計飛行體必不可少的工具。
全世界有「風洞」實驗室的國家只有中、美、俄、歐。其中以美國、俄國和中國的「風洞」群種類最完善。歐洲的「風洞」散處多個先進國家,並不在一處。其他任何國家,譬如韓國與日本,設計飛行器的時候都要到國外的「風洞」吹風。
   C. 設計隱形戰機的外型超級困難
飛機的外型設計固然困難,如果設計的是隱形戰機,那麼“外殼”的設計就更複雜和更困難了,其困難的程度增加不止十倍。為什麼?
答案是:隱形戰機外型的設計除了要經過「風洞實驗」還要經過RCS的「理論計算」和「實際測量」,這三件事都非常困難,都需要非常昂貴的設備和非常專業的知識,尤其是「理論計算」,它是阻擋隱形戰機設計最大的一塊石頭。
隱形戰機的外型設計先是根據理論計算作出模型,然後再經過「風洞」吹風修改,最後是實際測量RCS畫出「閃爍圖」驗証理論數據。如果改動過多,上面的三個步驟就有必要重複。最後製造出真實的飛機還要重複做一遍,所以整個過程是非常繁複的。全世界能在國內完成整個過程的國家只有美國、俄國和中國。
所以,不誇張地說,隱形戰機的外型是超級計算機算出來的。
這就是為什麼第一代的隱形戰機是由多面體構成的,因為它最容易計算。
從第二代開始,計算的就是曲面了,但是只能計算非常簡單的曲面,所以只能設計不需要複雜機動能力的轟炸機。
隨著數學理論的突破和超級計算機的飛躍進步,工程師終於可以計算有許多複雜控制面的飛行體的RCS,這才有能力設計具有高機動能力的隱形戰鬥機,於是進入到第三代。
今天中國的超級計算機世界第一、數學能力世界一流,沒有什麼數學計算問題是中國科學家無法勝任的,中國成為全世界第三個製造出第四代(俄國定義的第五代)戰鬥機的國家不是偶然、而是必然。
其他的國家設計不出隱形戰機也是科技水平沒有達標下的必然。
中國能夠跳過第一代和第二代直接進入第三代隱形戰機,那是因為中國在設計J-20的時候國產超級計算機的計算水平已經超過美國九0年代的水平,不需要走美國經驗的彎路。
   乙. 問題二
J-20的隱身性能真的不如F-22嗎?
   A. 主流說法
這些人中有一位台灣知名的軍事家宋兆文,他的理由非常有趣,他說一分錢一分貨,J-20的造價是F-22的四分之一,所以J-20的性能比F-22差遠了。
宋兆文的說法過分輕佻,有失軍事專家的身份。其實價格與品質並沒有必然的關係, YST舉個例子來証明。
YST 個人認為J-10的性能要比F-16CD好,尤其是機動性比F-16CD高出一大截。
F-16CD Block 52 的單價在六千萬至七千萬美元之間;J-10的單價不到四千萬美元。
F-16CD性能不如J-10但是售價幾乎是J-10的兩倍,「一分錢一分貨」的說法根本站不住腳。
   C. YST 個人的看法
YST 個人認為大陸在計算機輔助設計(Computer Aid Design)和超級電腦的應用上是不在美國之下的,尤其是後者,中國數學家設計的平行計算要比美國先進不止一點。大家都是用超級電腦的計算來導出最佳RCS的曲率,美國並沒有優勢,20年前的美國更沒有優勢,所以J-20的外型設計應該和F-22在同一水平。
至於重要部位的一一比較,YST唯一沒有把握的是J-20的座艙蓋有沒有鍍金,這是絕對有巨大差異的。如果J-20的座艙蓋也鍍了金,那麼J-20的隱身性能應該和F-22在伯仲之間。
決定隱身性能的還有一個因素,那就是雷達吸波材料(RAM)。這方面YST不能評論,因為RAM是高度機密的,各國都有自己的竅門,大陸在納米材料的研究上很先進,追蹤先進國家的發展不遺餘力,RAM的成果沒有人能下定論。不過有一點值得注意,中共透過F-117A的殘骸取得F-117A的吸波材料,而且聽說F-22所用的RAM與F-117A是一樣的。如果這是真的話,F-22在隱身塗料上也不具有優勢。
網路上有一個非常流行的說法,那就是J-20的隱形不如F-22因為J-20的鴨翼(canard,也就是前翼)增加了雷達截面,甚至號稱美國航空界還有一個說法是「鴨翼最好的地方就是安置在敵人的戰鬥機上」。這種沒頭沒腦的流傳非常令YST困惑,連「漢和」的總編平可夫都這麼說,台灣的立委林郁方更是拿洋大人的這句話如獲至寶到處瞎嚷嚷來貶低J-20。
YST 的回答是:沒有。想想看,「鴨翼」是一個平面體,是最好的隱形體,第一代的隱形戰機就是這麼設計的,怎麼到了J-20身上就成了隱身破壞者了?
最簡單的物理學和幾何學告訴我們所有照射到平面的雷達波都反射到另外一個方向,除非「鴨翼」正好和雷達波垂直,而且即使發生這種情形回波也就是一閃而過。更何況「鴨翼」可以用透波材料來製造,如果「鴨翼」的轉軸部分用了金屬,那也不成問題,因為體積這麼小可以做成多面體降低反射面再塗上吸波材料,RCS的增加小到沒有影響。
事實上,大陸已經公佈 J-10的「鴨翼」和「腹翼」都是用複合材料製成的,這是透波材料,對RCS不造成任何影響,見下圖。
圖23:J-10的「鴨翼」、「尾翼」、「襟翼」和「腹翼」是用複合材料製成的。
「鴨翼」的功用在改變空氣對機身所產生的作用力,這跟機翼上的襟翼的作用是完全一樣的。如果「鴨翼」破壞隱形,那麼襟翼也破壞隱形不能用,飛機沒有襟翼還能飛嗎?
「鴨翼」破壞隱形的說法屬於無稽之談,眾人以訛傳訛,尤其用來貶低中國就更賣力宣傳了,於是「鴨翼」好事變壞事。
「鴨翼」在飛行上的好處是提供非常有效的上升力。空氣動力學的原理告訴我們飛機在飛行時升力中心會後移造成機頭下垂,普通飛機為了抵消這股下垂的力道就改變尾翼的角度也產生向下的力道來平衡機身,這跟蹺蹺板的原理是一樣的。讓我們回顧第六篇中一張F-22的圖片:
從上面這張照片我們清楚看到F-22左右各有一片襟翼向上翹,這就產生一股向下的壓力使機頭抬起來,不過這樣機身雖然平衡了但是免不了損失了一部分上升力。
但是如果飛機有了「鴨翼」,這個「鴨翼」就位於駕駛艙的下後方,稍微調節「鴨翼」的角度就可以產生更多的升力來抬高機頭而不是用下墜力來壓機尾。所以「鴨翼」比尾翼或襟翼對飛行更有效、更有好處,用飛機設計師的行話說就是裝有「鴨翼」的飛機上升係數更高。
「鴨翼」在機動上的另一個好處是利用左右「鴨翼」的差動可以快速改變機頭的方向,這對近距離格鬥(「狗鬥」)非常有幫助。
其三,根據J-10首席試飛員雷強的評語 J-10做「眼鏡蛇動作」比Su-27更輕鬆,「鴨翼」在有效控制飛機姿態上肯定有很多好處。
   讓我們回到隱形問題。
沒有人同時看過F-22和J-20的「雷達閃爍圖」,大家都只能猜。
在假設J-20的駕駛艙也鍍金的情況下,YST猜J-20與F-22的隱身性能在伯仲之間。
http://blog.udn.com/YST2000/5346917
 
漫談隱形戰機(X):回答七個問題(下)

丙. 問題三
J-20的隱形設計是“山寨”F-22嗎?
回答:不可能。
有這種想法很自然,因為J-20的機頭正面看起來和F-22很像。事實上,已經出現的四個隱形戰鬥機它們的機頭長得都一個式樣。這並不奇怪,第七篇文章我們說過這種上下兩個略扁的半橢圓錐形合成體是雷達隱形的最佳設計,這是由物理性質決定的,誰來設計都一樣。就像隱形護衛艦的樣子都差不多,艦身下體外傾、艦身上層建築稍微內傾,於是在船舷處形成一條明顯的折線,第六篇中法國的拉法葉護衛艦(圖07)和中國的054A護衛艦(圖08)都是設計成這樣,其他國家的隱形護衛艦也是一樣。其實這條「折線」和四個隱形戰鬥機機頭和機身上的「折線」,它們的設計原理是完全一樣的。
不過四個隱形戰鬥機形狀雖然相似但是細節是不同的。這就像不同種類的老鷹長的樣子都差不多是同樣的道理,因為牠們是那個空間能夠生存的最佳造型,換句話說,如果不是那樣的造型就被自然淘汰了(達爾文物競天擇的進化論)。
每個國家研發的電子儀器不同、發動機不同、武器系統不同、作戰思想不同、作戰任務不同,所以同樣是隱形戰鬥機它們的外型是不可能完全一樣的。對雷達波來說,由於波長非常短,譬如X波段的波長只有三公分,只要機身稍有改變,譬如改變超過波長的十分之一,也就是三毫米,所產生的RCS就可能有顯著的不同,所以必須各自進行理論計算。
   丁. 問題四 
J-20的隱身性能好過美國的F-35或俄國的T-50嗎?
回答:很可能。
   A. 技術上的判斷
有些美國的軍事家評論J-20的隱身性能在F-22與F-35之間,YST 認為這雖然也是猜測但是有支持它的理由。
首先,J-20的座艙罩是整體單一氣泡,這一點的確要優於F-35 與T-50。整體單一氣泡不但視界比較好,而且雷達截面也比較小,這兩項好處是肯定的。
我們進一步假設J-20的座艙罩是鍍金的而F-35與T-50都沒有,J-20的隱身性能好過 F-35與T-50就更加肯定了。
其次,T-50隱身最大的缺點在進氣口,見下圖:
我們從上面這張照片可以清楚看到T-50發動機的葉片,這對隱形戰機來說是非常嚴重的事情,幾乎可以說是致命的。就憑這一點,T-50正前方的隱形性能肯定是目前所有隱形戰機中最差的。YST不敢相信俄國工程師居然沒有採取S進氣道。據說是因為俄國工程師為了發動機的緣故必須繼承Su-27進氣道的設計,沒法採取S進氣道,YST不能瞭解這些細節和理由。不管怎麼說,T-50的設計讓發動機的葉片暴露是一大敗筆,這在比較先進的三代戰機都已經避免了,因為「噴氣發動機調頻」(Jet Engine Modulation)在雷達設計理論中早就是透徹瞭解的一件事。
   B. 政治上的判斷
從政治上判斷J-20的性能也會高於F-35和T-50。
對美國而言,F-35是大量外銷的機種,美國自然不願意把它設計成能力所及的「最佳設計」(state of the art),一方面也是為了降低成本。F-35在隱形功能上自然向下調整。
對於俄國而言,T-50是與印度聯合研發的,這情形跟F-35又大不相同了,俄印在T-50是合作關係而非外銷關係。俄國需要印度提供的資金,印度需要俄國的技術,理論上雙方是平等的。不過出技術的可以使詐,出錢的則不能,實際上印度處於非常被動的地位。
印度在航空工業上的能力和中國有很大的差距,中國在研發四代戰機(俄國定義的五代機)之前已經獨立研發出J-10、FC-1和JH-7等優秀的三代戰機,而印度的輕型戰機LCA搞了三十年最後是用政治高壓強迫軍方接受,和「阿瓊」坦克一模一樣,是非常失敗的例子。
印度在本身研發能力嚴重不足的情形下和俄國共同研發五代機是沒有什麼討價還價的能力的,錢照樣出,俄國給甚麼設計印度就接受甚麼,你想想,俄國會使出看家本領嗎?
以過去的歷史來看,俄國不可能拿出最好的東西和印度分享,印度出再多錢也是個凱子。YST認為俄國在研發過程中必定會留一手,然後把印度送來的錢研發出來的最好的技術用來設計另一型自用的隱形戰機,把次等技術用在T-50。基本上,T-50不過是一款「釣魚機」讓印度來送錢。
同樣地,F-35也是個次級貨,不過購買者有很多是工業先進的國家,不是印度這樣傻傻的凱子,所以美國拿出來的貨色不會太差,也不敢太差,否則像英、德、日這樣在航空和傳統科技上的先進國家不會接受。
有一點我們必須注意,美國以往賣給盟國的戰機和本國使用的有所不同,至少在雷達和發動機上都不一樣。我們合理地推測美國自用的F-35要比盟國的F-35性能要高,高多少就不知道了。不過隱形的能力主要在外型,美國如果要在隱形上內外有別只能在塗料上做手腳了。   
   庚. 問題七
天弓三型配合一個好的雷達真的可以反制J-20嗎?
回答:這是說了等於沒說的廢話。
2011年03月21日,中華民國國防部長高華柱表示,中科院天弓三型飛彈系統目前正在測試中,只要有好的雷達系統,應該足以反制中共殲-20戰機。
高華柱的說話是非常有技巧的,他把讀者關注的重點引到台灣自行研發的天弓三型飛彈上,其實「天弓三」並不是重點,真正的重點在「有好的雷達系統」,因為如果沒有「好的雷達系統」任何飛彈都是瞎子什麼也打不到。但是「好的雷達系統」根本就不在國軍的掌握之中,高華柱甚至不知道這個「好的雷達系統」是否存在,後面的「足以反制殲-20」就成了一句空話。
http://blog.udn.com/YST2000/5357654

漫談隱形戰機(XV):隱形戰機的戰術

F-35的對地攻擊能力非常強大:
1.用衛星和慣性制導的滑翔炸彈攻擊預先設定的地面固定目標:
2.用激光制導的滑翔炸彈攻擊臨時發現的地面目標:
3.用毫米波和激光制導的空對地導彈攻擊地面移動目標,譬如裝甲車輛。
上面的2和3都是F-22不具備的,其中3在現代的城市戰爭中尤其重要。
YST個人認為F-35的空戰能力不行,但是對地攻擊的能力極好,在制空權的爭奪中F-35所扮演的角色遠比F-22重要。任何小看F-35的國家在作戰中會吃大虧的。
J-20
YST的猜測J-20的長度介於20米與22米之間,是一種對空、對地、對海的全能戰機,強調遠航程,至少能夠攜帶空對地和空對海導彈(不是炸彈),能夠對地面或海面的移動目標進行攻擊,它的作戰半徑也會比一般戰鬥機大很多,至少1500~2000公里。
中國與美國的國情不同,美國有多種轟炸機和攻擊機,所以可以不必要求F-22有太多對地攻擊的能力。但是中國沒有像B-2這種有強大深入穿透能力的轟炸機,所以解放軍要求J-20有較強的對地攻擊能力就非常自然了。
F-22為了達到極度隱形在通訊能力上作出犧牲,J-20大概不會這麼做。
YST猜想J-20和J-10、J/H-7、空警2000肯定都能交換訊息,和蘇式戰機(Su-27、Su-30)有沒有這個能力就不知道了(YST的猜想是沒有)。
不管怎麼說,J-20在戰術的運用上要比F-22更靈活,對F-35則是全面壓制。F-35面對J-20能夠生存的機率很低。
http://blog.udn.com/YST2000/5440899

漫談隱形戰機(XI):風洞和J-10

甲. 風洞的發明和應用
……………
乙. 中國的風洞設備
……………
2008年11月13日,中國空氣動力研究基地慶祝40周年,在紀念大會上基地負責人王希山介紹,該基地擁有52座風洞,是亞洲最大的風洞群,其中有八座屬於世界領先。風速從低速、高速、超高速構成銜接,能夠進行從低速到24倍音速,從水下、地面到94公里高空,覆蓋氣動力、氣動熱、氣動物理、氣動光學等領域的空氣動力實驗能力。研究的課題從各型戰機、神州系列飛船、「和諧號」高速列車、還有上海三百多米高的東方明珠塔等等。
中國的風洞群完善的程度世界第三、亞洲第一,僅次於美國與俄國。
美國與俄國的優勢是風洞的直徑很大,可以把整架飛機放進去。
……………
   丙. J-10的例子
飛機是一個外形複雜的物體,它在高速飛行時所產生的種種問題非常複雜,不可能有理論模型,「風洞實驗」可以解決大部份的問題,但是仍會有漏網之魚。譬如中國J-10戰機即使經過無數次的「風洞實驗」,在試飛的時候發現機頭部分有震動的情形,是「風洞實驗」沒有看到的。最後解決的方法是在進氣口和機頭下方用六個“小棍子”連在一起(見圖25)。
大陸很多網友最初以為六個“小棍子”是因為機身結構不夠堅固所採取的加強措施,台灣也有網友也跟著發出惡意的批評說J-10的結構有問題。後來發現這些“小棍子”其實是方向不同的薄片,它們的作用不是加固結構而是改變氣流的方向,避免引起共振。這個實際例子告訴我們設計戰鬥機的外型是一個非常細緻和困難的工作,即使經過風洞實驗也會有未發現的問題。
   丁. J-10B 的誕生
任何戰機都是不斷改進的,譬如美國的F-18從AB型到CD型再到EF型,價錢也不斷地攀升,最新的F-18EF價格接近一億美元。每次改進只要機身有改變就一定要通過風洞試驗,譬如F-18EF的機身是加長的。
大陸的J-10戰機也是一樣,服役後改進的工作一直在進行。
讀者在圖18看到的是J-10A。2009年04月,J-10B出廠了,見下圖。非常顯著的改變引發一陣轟動和熱烈的討論。
J-10B不是小修改,而是包括外型在內的巨大改進。看到沒有?J-10A進氣口上面的幾根“小棍子”已經沒有了。J-10B的外型非常漂亮,但是更重要的是性能,YST 個人認為J-10B 的性能超過美國最新型的F-16CD,是三代機中的佼佼者,部分跨入四代機(俄國所謂的五代機)。
   J-10B 的主要改進如下:
   A. 進氣道
進氣道的設計對高性能戰機非常關鍵,因為戰機在不同的高度、速度和姿態來飛行需要不同的進氣量進行燃燒,必須和發動機有緊密的配合才能得到最佳的燃燒效率,它直接影響飛機的動力,這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搞不好甚至會造成發動機空中停車,這是非常危險的事,高空啟動發動機有高度風險,很多飛行員因此送命。
J-10B採用了最先進的DSI進氣道(又稱“蚌”式進氣道),見下圖。讀者在J-10B的進氣口上方可以清楚看到一個鼓包,那就是“蚌”式進氣道的設計。這個鼓包的形狀是可調節的,用來控制空氣的進口量。
DSI進氣道有兩大好處:
a. 屏蔽了發動機的葉片,大大地降低了雷達截面和雷達特徵;
b. 節省了進氣道和機身的隔片,J-10B因DSI進氣道減重一百八十公斤。
DSI 進氣道是美國最早發明的,但是只用在F-35上而且是不可調的。中國立刻跟進而且將它發揚光大,成為可調的“蚌”式進氣道,提高了超音速飛行的效率。成都飛機設計公司已經把這種先進的進氣道成功應用在J-10、FC-1(「梟龍」)和J-20,比它的發明者,美國洛馬公司,有更多應用的經驗。
   B. 有源相控陣雷達(Active Electronically Steered Array,簡稱AESA)
「有源相控陣雷達」一般被定義為四代戰機的標準配備,所以J-20一定會裝備有源相控陣雷達。
今天已經証實J-10B裝備了中國國產的相控陣雷達,顯然大陸計畫把這個先進的電子產品先在J-10B做實驗。
中國的周邊國家已經開始或即將換裝相控陣雷達,譬如法國的「陣風」、歐洲的「颱風」、俄國的蘇愷-35S、印度的蘇愷-30MKI、就連韓國的F-15K都計畫要換裝美國的有源相控陣雷達,而日本早在2000年就裝備了自己研發的有源相控陣雷達,這些3.5代(西方標準)或後四代(俄國標準)的戰機對中國構成威脅,無論是J-11B或J-10A的電子系統都面臨壓力,所以J-10B裝備了中國國產的有源相控陣雷達是很自然的事。
   C. 超音速巡航
大約一年前YST曾經看到報導J-10可以做短暫的超音速巡航(好像是15分鐘),YST猜想也許是試驗新研發的渦扇-10II(WS-10B)達到的。
J-10B的空重只有8.6噸,如果裝備「太行」發動機肯定有能力進行超音速巡航。
   D. 隱形
J-10B在外型上有顯著的改變,網上洩露的消息是RCS降低了一個數量級。其實J-10A在設計的時候已經有隱身的考量(譬如翼身融合),RCS不會超過3m2。如果J-10B的RCS降低了一個數量級,那麼它的RCS就應該在0.3m2左右。依照YST的定義,RCS小於1的戰機稱為隱形戰機,所以J-10B可以列入低端的隱形戰機了。
   戊. J-10B將成為一個低端的五代機
……………
中國大陸的J-10就像美國的F-16,量產後的J-10每一批都不同,不斷地修改和演變進行性能提升,現在已經顯露的徵兆是J-10B將滿足「4S」至少成為一種低端的四代機(俄國定義的五代機)。
YST非常認同「成都飛機公司」這種做法,不追求極致性能,要求均衡發展,始終把價格控制在能夠持續生產的範圍,這才是正道。
追求戰機在某個特定方面的極致性能是非常不智的,譬如F-22在隱身能力上不顧一切的追求。戰機作戰不是一對一的單挑而是多方協同的作戰。如果中美真正打起來,在空中預警機、衛星和各種長程地面雷達支援的複雜環境下,昂貴的F-22A對上便宜的J-10B未必具有優勢,這要看雙方戰術的運用。面對J-20的情況,F-22A的優勢就更渺茫了。
http://blog.udn.com/YST2000/5371111#ixzz1QXEYnIdF

漫談隱形戰機(二十一)有源相控陣雷達(AESA) 

「有源相控陣雷達」(Active Electronically Steered Array,簡稱 AESA)是目前世界上最先進的雷達,它的好處非常多,不但在傳統的雷達模式,譬如多目標的跟蹤,有非常明顯的優勢,而且具有某些特殊運作能力是傳統雷達不可能做到的,譬如多模式快速交叉運行,使得雷達的功能倍增。

  「有源相控陣雷達」在網路上曾經被廣泛討論,但都是“專家”們高來高去說一些故弄玄虛的話,令絕大多數的讀者莫測高深以此來炫耀他們的學問,這是“專家”們的通病(希望別人崇拜而又不願意透露一丁點自己的知識)。大陸網站多的是這類裝神弄鬼而又言語刻薄的“專家”,造成許多軍事愛好者的困擾,尤其是對入門者。YST有點看不下去,於是決定藉此機會對這個非常重要的軍事技術有所交代。

  今天YST就從系統工程的角度來介紹並分析「有源相控陣雷達」。這其實一點也不難,YST將用最簡單的幾何與三角函數來揭開這個簡單的、不值錢的「謎」,讀者只要沒忘了高中數學必定一聽就懂了。

  甲. 何謂「有源相控陣雷達」?

所謂「有源相控陣雷達」就是由一群很小的能夠發射電波和接收電波的組件(Transmit and Receive Module,簡稱 T/R Module)排列而成。這些T/R組件可以從幾百個到超過一萬個,它們排列的形狀可以是圓形、橢圓形、距形或任何因實際情況而決定的形狀,非常具有彈性。

  電子工業在最近的三十年有飛躍的進步,「有源相控陣雷達」的原理雖然很簡單、歷史也很悠久,但是真正達到令人矚目的應用是最近十幾年的事,因為工作在X波段的T/R組件可以成功製作在拇指大小的晶片上,這就非常了不起了。

  「有源相控陣雷達」最關鍵的技術就在如何製造T/R組件上,這其中產生功率的大小和製造的成本尤其重要。目前的技術每個T/R組件的發射功率只有幾個瓦特(大概5瓦特左右,不會超過10瓦特);製造成本YST不太清楚,以前要數千美元一個,這種天價大概只有美國裝備得起,現在也許降到幾百美元一個,應用就開始大眾化了。

  讀者不要小瞧了這種只有幾個瓦特功率的T/R組件,「有源相控陣雷達」的厲害就在“螞蟻啃骨頭”,發揮的是“群眾力量”。你想想,一個T/R組件只有幾瓦特,但是一千多個T/R組件排列起來就可以發射接近或超過一萬瓦特的電波,這個雷達功率就非常驚人了。更重要的好處是這些T/R組件可以任意組合形成多“波束”分別對付不同的目標或從事不同的工作,而且有這麼多隻“螞蟻”傷亡幾隻也無所謂、效能雖然差了一點但是照樣完成任務,好處實在太多了!

  對系統工程師而言由千萬個T/R組件所構成的雷達系統真是太好用了,隨時「化整為零」也可以隨時「化零為整」,可以玩出很多花樣,想出很多招數對付敵人,應了毛澤東的話:人多好辦事!

  江青算什麼,科學家和工程師才是最瞭解「毛澤東思想」的。

  不開玩笑,讀者如果看過毛澤東時代大陸發表的科學論文就知道,「有源相控陣雷達」的技術如果是發明在上世紀的五0年代或六0年代,一定會被譽為偉大的「毛澤東思想」的活學活用,因為它們有著非常相似的哲學基礎。

  乙. 「有源相控陣雷達」的基本原理

  在「彈道導彈攻擊大型海面船隻」的系列中YST曾經對電波的「相位」(phase)有清楚的敘述,此處不再重複。

  電子硬件中有一種非常簡單的元件叫做「移相器」(phase shifter),它可以改變電波的相位,譬如正弦函數的電波(sine wave)經過「移相器」把相位增加90度,如此出來的就是餘弦函數的電波(cosine wave)。電子儀器中經常會用到「移相器」,雷達中它更是不可少的元件,是雷達工程師進行校正(calibration)工作時必須調適的電子元件。

  「有源相控陣雷達」最重要的性質就是可以透過相位的設定來改變天線方向。

  所以每個T/R組件都包括一個「移相器」(phase shifter),可以在接受指令後非常迅速地(不到一微秒)把電波的相位移動到指令所下的角度。也就是說,「有源相控陣雷達」可以維持天線的位置不動(physically是靜止的),然後在不到百萬分之一秒的時間把天線的實際指向轉到前半球面的任意一個角度,這就是所謂的「電子轉動」(electronically steered)。

  問題是:怎麼透過相位的改變來改變電波發射和接收的方向呢?

  下面我們做一個非常簡單的說明。

  電子轉動陣列(electronically Steered Array)的原理非常簡單,但是很抱歉,YST沒有掃瞄器不能張貼手畫的圖片,所以只能在MS Word上面用editor畫最簡單的幾條虛線來說明天線的電子轉動,如果這些直線發生彎曲現象、如果兩條互相垂直的直線看起來並不垂直,請讀者多包涵,你需要有一點點額外的想像力來看下面這張圖。

  圖片貼出後,網友wannaknow看不下去,好心地畫了下面這幅準確的圖相贈,YST欣然接受並表達感謝。

 

圖28:相位陣列天線從AB電子轉動到AC。

  假設A和B是兩個T/R組件,天線排列的方向是AB,也就是說天線發射或接受電波的方向是指向正右方的水平方向,也就是AF和BG的方向。

  現在天線固定不動,我們要把天線發射或接收電波的方向逆時針轉theta角度,也就是說虛擬天線的位置是AC,角度BAC = theta,轉動後發射或接受電波的方向是指向右上方,是水平角度逆時針轉theta的方向,也就是AD和BE的方向。

  注意:直線AC垂直於直線BE,也就是說,角度ACB = 90度。

  BC與AC是垂直的,所以只要theta一決定C點就決定了,也就是說C點是B點在天線轉動theta方向的垂直投影。

  B與C的距離我們用d來代表。

  對從右上方來的電波而言,經過長遠的距離,電波擴散的球面已經接近平面(半徑非常、非常大),所以電波到達A點和C點時相位是相同的。

  但是這個電波到達B點時多走了距離d,所以相位就增加了,增加了多少呢?

  這個答案很容易,如果Lamda是電波的波長,那麼

  電波走了距離d所增加的相位 = 2*pi*d/Lamda (radian)

  pi = 3.1416(圓周率)。

  現在問題全部明瞭了,如果我們讓B的相位比A的相位提早2*pi*d/Lamda(也就是移動 -2*pi*d/Lamda),那麼AB接收到的電波就相當於AC接收到的電波。

  看到沒有?你不必轉動天線就可以接收到與轉動後一模一樣的電波。

  Hurrah!工程師跳起來歡呼!電子轉動的問題解決了。

  如果你把A與B中間的每一個點都看成一個T/R組件的話,它們與直線AC的垂直距離分別為d1,d2,...dn 等等,那麼工程師只要在每一個T/R組件下指令移動相位

  -2*pi*dk/Lamda, k = 1,2,....n

  那麼雖然天線AB根本就沒有轉動,但是實際上電波發射和接收的方向卻已經逆時針轉了 theta 角度。

  這就是電子轉動天線(Electronically Steered Array,簡稱ESA)的原理!

  簡單吧?高中生一聽都懂,一點也不神祕。網路上故作高深莫測的“專家”們可以休息了,中學生的玩意兒一點兒也不值得賣弄。

 

  丙. 無源相控陣雷達(Passive Electronically Steered Array ,簡稱PESA) 

  細心的讀者一定會問:電子轉動天線是跟「移相器」有關,跟T/R組件沒什麼關係呀?

  回答:是的,一點也不錯,電子轉動天線其實只需要「移相器」就可以完成。於是根據這個道理一個相對便宜很多的相控陣雷達就可以設計出來了,這就是「無源相控陣雷達」。

  如果每個單位組件不能主動產生電波,只能被動發射電波、接收電波和改變相位的陣列,我們稱這種雷達為「無源相控陣雷達」。

  這裏所謂被動發射電波是指由一個統一的高功率發射器(high power transmitter)產生強力電波然後由導波管(waveguide)分別輸送到每個單位組件發射出去。這個高功率發射器通常使用「行波管」(Traveling Wave Tube,簡稱TWT),跟普通傳統的雷達完全一樣。

  T/R組件中,那個“T”代表的發射部分是研發工作中最困難的,所以「無源相控陣雷達」比「有源相控陣雷達」簡單多了,但是功能也差多了,是一個省錢和技術不到位的妥協。

  美國早期的神盾驅逐艦都是「無源相控陣雷達」,到了「伯克」級才升格為「有源相控陣雷達」。所以從「無源」到「有源」是科技發展的一個自然過程,但不是必然。中國大陸發展機載雷達就是從平面雷達(planar array radar)直接跳到「有源相控陣雷達」(AESA),省掉了(PESA),這就是所謂跳躍式發展。

 

  丁. 「有源相控陣雷達」的優點

 

  A. 多目標的追蹤與鎖定

  無論是有源還是無源,「相控陣雷達」最大的好處就是快速指向目標。前面說過,改變移相器的設定是非常快速的,這種簡單的電子設定用不到百萬分之一秒,比人的“一眨眼”快一萬倍(人的眨眼大約10毫秒)。也就是說,電子轉動幾乎是立即的(instantaneous),在不到百萬分之一秒的時間就可以把天線轉向對準任何方向,不論轉動量的大小,這是機械轉動天線不可能辦到的。

  想想看,天線是有相當質量的,機械起動、加速、減速、停止都需要時間來克服動量(momentum),不是說動就動、說停就停的,尤其是大型天線。

  上面說的不到百萬分之一秒是指理論上移相器設定所需要的時間。在實際應用時,計算機需要計算每個移相器的指令所下的相位數值是多少,然後把這些指令送到每個移相器的的記憶體裏面,這是需要時間的,但是無論如何在今天的高速計算機控制下,實際運作的電子轉動可以在不到一毫秒(千分之一秒)的時間內完成。相較之下,機械驅動的天線如果要大角度轉動,譬如轉動一百度,需要一秒鐘的時間。一秒鐘在多目標的追蹤模式中太長了,嚴重拖累整個雷達的運作,通常不被系統工程師接受。雷達作業所有被追蹤的目標都依照威脅程度的大小而排列,這時候計算機的軟體就必須作出決定降低追蹤目標的數目,放棄次要目標。

  電子轉動並沒有實質的轉動,所以沒有動量需要克服的問題,因此又快又準,這使「相控陣雷達」真正做到多目標追蹤和多目標鎖定。

  以前那些機械轉動天線的雷達號稱可以同時追蹤二十幾個目標其實是有點灌水的,這個能力是指在理想狀態下。在目標散得很開的情形下,依靠機械轉動天線的雷達根本沒有辦法應付這麼多目標。想想看,空中目標的機動性都很高,如果要保証追蹤目標需要每個目標很快就觀察一次,天線沒法轉這麼快;如果很久才觀察一次,目標一機動很容易就跑掉,下次再觀察的時候根本就找不到了。

  電子轉動天線的雷達就完全不同了,多目標追蹤是顯然的,二、三十個目標每秒鐘看一次當吃白菜,而且目標照射非常的準確,跑不掉的。更厲害的是可以多目標同時鎖定,這是因為「相控陣雷達」可以把相控陣列分割成好幾個部分,每一個部分照射一個目標,因此輕鬆地做到同時鎖定(連續照射)多目標。

  B. 可靠性

 「有源相控陣雷達」的另一個優點是工作非常可靠,可靠性比非相控陣雷達高出三、四倍。普通雷達的無故障工作時間(Mean Times Between Failure,簡稱MTBF)不到三百小時,AESA的無故障工作時間超過一千小時。

  更重要的是,AESA如果發生故障是優雅地性能逐漸降低(gracefully degraded)而不是突然完全停止工作。機載「有源相控陣雷達」通常有超過一千個T/R組件,即使有10%T/R組件壞掉雷達仍然能夠正常運行只不過性能稍為降低而已。對比之下,傳統雷達或「無源相控陣雷達」只要高功率發射器發生故障,整個雷達就立刻停止作業了。

  C. 多模式快速交叉工作(mode interleaving)

「有源相控陣雷達」的第三個優點是可以進行多模式快速交叉工作。「多模式快速交叉工作」在實際雷達作業中非常重要,YST 用實際例子來說明。

  譬如說大陸的解放軍參謀總部決定對某國發動戰略突襲,J-20被任命深入敵人領空攻擊某個地面戰略目標。

  為了躲避敵人的地對空搜索雷達,J-20採取貼近地面飛行,這時候J-20的雷達系統可以把相控陣列天線劃分為上下兩部分:

  上半部的T/R組件在天空掃瞄,進行空對空搜索:下半部的T/R組件進行對地掃瞄,進行地形跟蹤。

  這樣J-20可以藉著地形跟蹤的雷達模式(terrain following mode)進行貼著地面飛行以躲避敵人的雷達探測,同時也進行空對空搜索對可能出現敵人的攔截飛機保持警戒。如此一來,J-20對地和對空兩方面都兼顧而做到萬無一失。

  在只有一個中央電子計算機的情形下,上面這兩個雷達模式被快速交叉(mode interleaving)執行就像是同時工作一般,這道理和電腦的「分時概念」(time sharing)是一樣的。

  D. 分佈式的天線

理論上,戰機的T/R組件並不一定需要是整齊地排列在同一個平面上、然後關在雷達罩裏,而是可以把有些T/R組件裝置在機翼的前緣,只要我們測量了它們的相關位置,自然就可以計算出電波到達這些機翼前的T/R組件的相位是什麼、和雷達罩裏面的T/R組件的相位差是多少,計算機輕易地就把所有的T/R組件聯合成一體(「化零為整」)。你看,這樣一來天線的面積變大了、天線發射的功率也增加了,性能自然就顯著提高了。

  YST不清楚這種分佈式的天線目前是否有任何國家採用,但是它是未來「有源相控陣雷達」發展的趨勢。

 

  戊. 「有源相控陣雷達」的缺點

 

很多網友把「有源相控陣雷達」過份神化,認為它無所不能、在每一方面都超越普通雷達,這是不正確的。世上沒有盡是好處而不必付一點代價的東西。

  「有源相控陣雷達」最大和最重要的缺點就是在電子轉動天線時損失天線面積(antenna aperture 或 array aperture)。當電子轉動的角度太大時,天線的有效面積會嚴重減少,直接導致雷達探測能力的降低。

  讓我們回頭仔細觀察圖28。

當我們下指令電子轉動theta角度,天線的有效面積從AB變成AC ,AC = AB*cos(theta)。所以我們得到下面的公式:如果ESA從正前方電子轉動theta角度,那麼

  ESA的有效面積 = ESA的實際面積 * cos(theta)

當theta = 0, cos(theta)= 1,這是ESA唯一沒有損失天線有效面積的時候。所以,只有在沒有電子轉動的情形下不會損失天線有效面積,只要有了電子轉動就要付出代價。

  當theta = 60度, cos(theta) = 0.5,ESA的有效面積只剩下天線實體面積的一半,這是雷達工程師願意接受的極限。

  當theta = 90度, cos(theta)= 0,ESA的有效面積為0,雷達完全失去探測能力。

  「相控陣雷達」的所有優點都是以付出損失天線有效面積作為代價。

  好了,現在我們已經瞭解相控陣列雖然不需要轉動,但是只能探測前方的半個球而且離開中心軸越遠探測的能力就越差,到了距離中心軸上下或左右接近90度的時候就完全失去探測能力了。

  所以如果要求水平方位(azimuth angle)有三百六十度的探測能力,譬如空中預警機,那麼就需要三個相控陣列,每個負責任120度,這樣就可以把天線有效面積的損失限制在50%。中國的空警-2000就是這麼設計的。

  當然我們也可以選擇只用一面相控陣列,這樣就必須在水平方向轉動,電子掃描只負責高低方向(甚至不做高低方向的掃瞄而以扇形波束取代),這樣一來在目標追蹤上的系統效果(system performance)就大大降低了,但是不損失雷達天線的有效面積。美國的E3空中預警系統就是這麼設計的。

  美國和中國的設計各有各的考慮,它們的選擇是在各種雷達指標的考慮下所做的妥協。

 

  己. YST 個人的一些考慮 

YST是屬於比較保守的人,對損失天線面積的容忍度很低。記得學習機載雷達的時候老師開門見山就說:設計機載雷達的第一件事就是盡可能裝上最大的天線。

  老師這句話是放諸四海而皆準的科學道理,也是所有設計機載雷達的工程師們都遵守的原則。這就是為什麼F-16的雷達無論怎麼提升都不可能超過F-15,因為F-15的頭比F-16大得多,可以安裝更大的天線。

  事實上,所有具備高功能雷達的戰機都是大頭。也就是這個緣故,損失有效天線面積是一個很嚴重的事。讓我們把注意力專注在雷達艙的RCS上。

  在AESA出現以前,「平面天線」(Planar Array Antenna 或 Slotted Array Antenna)是最先進的天線,見下圖。 

圖29:美國F/A-18的平面天線雷達,美軍編號 APG-73。

  對平面天線而言,YST確信在不使用的時候可以把它轉到朝上,譬如向上轉30度或更高,可以取到降低RCS的好處。這樣做沒有任何損失,因為等到使用的時候再進入正常位置。

  相位陣列天線的道理也應該一樣,YST的想像是在不用的時候固定在一個朝上的方向,用的時候回復到正常運作的方向,也就是固定在機頭的正前方位置。戰鬥機的雷達掃瞄通常只有上下左右各30度的範圍,這樣做就使得ESA電子掃描的天線有效面積的損失限制在14%,這是可以接受的。

  但是,事實上並非如此,AESA實際的裝置跟YST的想像有相當出入,我們在下一篇看幾個實際的例子,然後做進一步的討論。
http://city.udn.com/3011/4663320#ixzz1Rf54d2SM

 

(二十二)各國的有源相控陣雷達 

最早的「有源相控陣雷達」(AESA)是使用在空中預警機上,譬如以色列的費爾康、英國的Wedgetail、中國的空警-2000等等,美國的E-3目前用的是平面雷達,但是有計畫在未來升格為有源相控陣雷達。這些空中預警機使用的AESA頻率為L波段(1.2~1.4GHz),波長大約21~25公分。

隨著電子技術飛躍的進步,X波段(頻率8.5~10.7GHz,波長大約3公分)的AESA在上個世紀末成功研發出來,T/R module 可以製作成拇指大小的晶片,這就掀起機載火控雷達的革命,AESA開始大量走入戰鬥機。 

甲. 日本的AESA 

在戰鬥機中,最早裝備AESA的是日本的F-2(一種日本與美國聯合研發的戰鬥機,是將F-16稍微放大的戰機),代號為J/APG-1,時間是2000年。 

圖30:全球第一個戰鬥機「有源相控陣雷達」(AESA),日本F-2的J/APG-1。

  日本雖然憑藉著強大的電子工業搶先拔得戰鬥機AESA的頭籌,但是日本在雷達上的基本功夫不行,屬於勉強出手搶頭彩。雷達的系統工程不是這麼簡單的,無論理論還是經驗日本和美國有相當大的距離,差的不是一點點。日本單憑電子元件優秀就要搞雷達還是不行的,更何況在T/R組件上日本的研發也比美國落後,所以F-2的J/APG-1整體性能不佳。F-2的AESA除了拔得頭籌沒有什麼值得說的。 

乙. 美國的AESA 

A. F-15C的AESA

  第二個裝備AESA的是美國的F-15C,時間大約是2003年,裝備的型號是AN/APG-63(V)2,有1500個T/R組件,見下圖: 

圖31:全球第二個裝備「有源相控陣雷達」(AESA)的戰鬥機,美國的F-15C。

  上面F-15C裝置的AESA與YST的想像稍有不同但還算比較接近,那就是「有源相控陣列」被固定在正前方的位置。我們都知道,在所有空對空的模式雷達工作的範圍無論高低方向(elevation)還是左右方向(azimuth)天線的掃瞄都限制在正負30度,所以除了四個角落損失稍微高一點,天線有效面積的損失都被控制在小於14%,這是可以接受的。

  F-15的雷達應該都有對地模式,這時候電子轉動的角度很可能大於30度,所以天線有效面積的損失肯定會增加,有可能達到50%。

  F-15C是搶奪制空權的空優戰機,對地攻擊的能力弱一點也就算了,這可以諒解。

  不過如果F-15E的AESA也是這樣安置就很難令人接受了,至少如果YST是軍代表就不會同意。 

B. F-22的AESA 

  美國戰機第二個裝備AESA的就是具有隱身能力的F-22,時間是2004年。F-22裝備的AESA美軍代號是AN/APG-77,有多少個T/R組件眾說紛紜,YST看到的資料是1500個,每個的發射功率是4瓦特。在第七篇文章我們有一張照片展示F-22的有源相控陣列(圖22),下面這張照片則是展示它在F-22上的安裝: 

圖32:F-22裝備的AESA,美軍代號AN/APG-77。

從上面這張照片我們清楚地看到F-22的AESA不但位置是固定的而且是向上斜置,其目的就是降低雷達艙的RCS。

C. F-16的AESA

F-16的AESA跟F-22的AESA一樣都是諾索普-格魯曼(Northrop-Grumman)生產的、時間也非常相近。不過有趣的是這個全世界最先進的F-16不是美國自用的,而是特別為外銷給阿拉伯聯合大公國(United Arab Emirates簡稱 UAE)設計和製造的。這個外銷給UAE的F-16編號為F-16E/F Block 60,裝備了編號為AN/APG-80的AESA,有1000個T/R組件,這就比美軍自用的F-16C/D Block 52高了半代,見下圖。 

圖33:F-16裝備的AESA,美軍代號AN/APG-80。注意,它是固定和斜置的。

  阿拉伯聯合大公國首批訂單是80架F-16E/F Block 60,暱稱「沙漠之鷹」(Desert Falcon),簽約的時間是2000年初,首架交貨則是2004年。

  F-16E/F Block 60在外銷上被稱為「F-35的經濟版」。

  裝備了AN/APG-80的「沙漠之鷹」比裝備AN/APG-68(平面天線)的F-16雷達功率更高、探測距離更遠、旁瓣更低(更不容易被干擾)、妥善率更高,當然最重要的是有著電子轉動無與倫比的速度和準確以及形成多波束的靈活與變化多端,這些都是機械轉動的AN/APG-68完全無法相比的。

  YST 有一個預感,美國在大陸強大的壓力下不會出售F-16CD給台灣,但是在提升台灣F-16AB性能的包裹中會包括有源相控陣雷達AN/APG-80。美國這麼做台灣得了實惠(電子性能比F-16CD還高),大陸的面子也顧到了,刀切豆腐兩面光。 

D. F/A-18的AESA

F/A-18是美國海軍的主力戰機,其重要性不亞於F-15,換裝有源相控陣雷達是一定的。F/A-18EF裝備的AESA由美國雷神公司(Raytheon)設計和製造,美軍代號AN/APG-79,其設計隊伍是老牌的雷達設計製造商,前休斯公司。 

圖34:F/A-18EF裝備的AESA,美軍代號AN/APG-79。

  AN/APG-79有1100個T/R組件,單位價格兩百八十萬美元。首部APG-79在2005/01/13 送達波音公司,2006年09月裝備首架F/A-18EF,目前已經進入低速量產。

  我們看得很清楚APG-79是固定和斜置的,而且雷達的下部和側面都經過隱形處理呈光滑的多平面體防止外來電波的窺視。 

E. F-35的AESA

F-35是美國下一代的主力戰機,也是美國外銷盟國的主力戰機,不論是軍事、經濟或政治都是一個重要的產品和棋子,影響之大非同小可。美國對F-35的宣傳重點就在它的機載電子系統,聲稱比F-22的電子系統更先進。雷達是機載電子系統中的重中之重,F-35的雷達自然是AESA,美軍編號AN/APG-81,性能的先進可想而知,見下圖。 

圖35:F-35裝備的AESA,美軍代號AN/APG-81。注意,它是固定和斜置的。

  F-35是偏重對地攻擊的戰鬥機,AN/APG-81有1200個T/R組件,工作的模式有空對空、空對地、合成孔徑雷達(Synthetic Aperture Radar,簡稱SAR)、地面移動目標的探測與識別(Ground Moving Target Identification,簡稱GMTI)等等,還有電子作戰,堪稱是無所不能、盡善盡美。

  根據最新的消息,F-35入役美軍的時間是2018年。這個時間有點太晚,如果J-20按照預定計畫在2017年成軍,那麼美軍至少有一年的時間處於理論上的空中弱勢,這種情形在美軍近代歷史上從未出現過。 

丙. YST 的考慮 

在上一篇文章YST就說過在系統工程上自己是非常保守的,對天線有效面積的損失容忍度非常低。YST不能容忍F-15的大頭裝上AESA後就變成F-16的小頭,如果這麼搞那麼還製造重型戰機做什麼?

  A. 機械轉動的裝置不能放棄

  YST始終認為雖然ESA是電子轉動的,天線可以不動,但是為了維持天線的有效面積不致過度損失,保留機械轉動的裝置還是有必要的。YST考慮的理由有二:

  1. 校正(calibration)

像雷達這種複雜和精密的電子儀器在使用前都需要經過校正(calibration)。現代的電子儀器各種「校正」工作都已經自動化,雖然使用者並不知道,但是實際上它們已經被執行。

  不比機械轉動,電子轉動是看不見和摸不著的,戰機起飛前我們怎麼知道電子轉動沒有問題?我們怎麼知道每個T/R組件和移相器都會正常工作?

  如果AESA仍然保留機械轉動的裝置,那麼我們就可以用「機械轉動」來校正「電子轉動」,很快就能夠把有問題的移相器找出來。

  那些認為AESA不需要機械轉動裝置的網友們也許有天線專家,那麼請問你們AESA是怎麼校正的?或者你們認為AESA永遠不需要校正。

  2. 對地模式和對空模式的巨大差異

「校正」的問題也許是YST孤陋寡聞,AESA也許有什麼不為外人所知的校正方法,或者AESA也許真的神奇到永遠不需要校正。真正使YST堅信AESA仍然有必要保留機械轉動的裝置是因為雷達對地模式和對空模式在天線的要求上差異過大。

  在對地模式中有一個非常重要的模式叫「合成孔徑雷達」(Synthetic Aperture Radar,簡稱SAR),它是雷達地面成像解析度最高的,即使像F-15這樣的戰鬥機解析度都可以達到一米(大面積成像可以達到10米),這對攻擊戰略性的目標(譬如跑道和橋樑)有非常關鍵的幫助。如果戰機沒有SAR的能力那麼攻擊地面的能力將會大打折扣。

  「合成孔徑雷達」的作業需要側視(side looking),也就是說雷達天線的照射方向與飛行方向需要成90度,否則解析度就會降低,這是物理性質,不能改變。我們看到,除了F-15是固定在正前方,美國的F-22、F/A-18EF、F-35都是把AESA不但固定在正前方而且是向上斜置的,斜置的角度至少20~30度。這樣的安排是不可能進行「合成孔徑雷達」模式的,因為有效天線面積已經損失殆盡了。

  美國很多武器廠商所作的宣傳廣告有很多不實的地方,譬如下面這張為F-35宣傳的圖片: 

圖36:諾索普-格魯曼(Northrop-Grumman)為F-35所做的宣傳圖片。

  上面這張圖至少有兩個不實之處:

1.雷達照射正前方對敵人的機場跑道進行高解析度的「合成孔徑雷達」(Synthetic Aperture Radar)模式,這是不可能的。戰機進行SAR的時候,雷達必須側視(side looking)。請觀看上一篇文章中的圖29,天線至少要轉到這種程度才能有效進行SAR模式,以目前美國所有的AESA固定的位置,當電子轉動到這個角度時有效天線面積幾乎是零,不可能有任何探測能力。

2.F-35有一束電波向下照射坦克,波束標示「地面移動目標探測」(Ground Moving Target Detection),但是照射角度早已超過電子轉動極限的九十度(讀者必須記得F-35的AESA是向上斜置的),此時F-35雷達的有效天線面積為0,已經失去所有的探測能力。

  YST的結論是:

如果戰機想同時具有對空和對地的能力,那麼雖然使用的是「有源相控陣雷達」(AESA),但是機械轉動的裝備仍然必須保留,否則SAR和GMTI的能力是不可能的。

 

B. 設計背後的哲學不可取 

我們看到美國戰機AESA的安裝都是固定和斜置的(只有F-15沒有斜置,但也是固定的)。

  YST個人非常不認同這種安置,因為雷達天線有效面積的損失太大了,為了獲得隱身上的微小利益這麼做完全不值得。

  F-22隱身掛帥,為了隱身不惜犧牲一切,甚至犧牲雷達性能,即使天線的有效面積損失一半以上也不在乎。這在YST看來非常的不智,為什麼?

  回答:科技在不斷地進步,探測飛行物體的手段日新月異,在今天複雜的電磁環境中F-22過度依賴雷達隱形是得不償失的。

  想想看,為了讓敵人變成近視眼,不惜自己也成了近視眼,忘記作戰的目的是什麼?這是甚麼軍事指導哲學?

  戰爭的目的就是摧毀敵人,令敵人屈服,這中間的過程說白了就是殺人。所以軍人必須有血性,而且還不是一點點,要會殺人同時也肯犧牲,這樣才能打仗。高科技戰爭絕不等同於打電動玩具,照樣要準備付出血的代價。回顧歷史,美軍也不是全靠武器打贏二戰的。奧馬哈海灘是諾曼底最險峻的部分,美軍為自己選擇了最難進攻的奧馬哈海灘是何等英雄氣概,美軍在硫磺島浴血奮戰的勇猛和不怕犧牲的精神那裏去了?

  YST並不鼓勵美軍飛行員有「黃繼光堵槍眼」的精神,但是「零傷亡」的作戰哲學如此發揚光大而又無處不在與無孔不入,軍人的血性何在?

  如果美國設計高科技武器的目的就是要把戰爭變成像打電動玩具一般地安全,這仗就不要打了,美軍必敗無疑,因為美國的財政負擔不起。

  美國的軍費就是在這種「科技至上」和「零傷亡」無限上綱的指導原則下惡性膨脹,終於拖垮了國家的財政。

 

丁. 美國戰機雷達艙的RCS 

我們現在再回到雷達艙的RCS問題,因為這是隱形戰機最關鍵的地方,也是美國神化F-22的地方,所以不能輕輕放過。

  YST知道有些網上“大神”看過一些有關F-22的天線罩的神奇報導,號稱F-22的天線罩有Band Pass Filter的功能,只容許本身發射的電波進出,其他的頻率則一律被被阻擋在外。“大神”因而故作神祕,自以為懂得很多,輕易地就相信F-22 RCS的神話。

  其實,工程上的東西沒有什麼神祕的,任何filter,不論是high pass、low pass還是band pass,都有某種filter frequency responce可追尋,不可能是滴水不漏的完美濾波器。“大神”有本事就畫出attenuation的曲線,大家討論;若是畫不出來,就不要宣傳神話。

  YST 認為上面 Band Pass Filter 的說法乃無稽之談,因為有三點是說不通的:

1.F-22的雷達罩如果真能夠只容許本身發射的電波通過,那麼何必把天線斜置?

2.F-22宣傳它的雷達有電子戰的功能,電子戰最基本的功夫就是從事非常寬頻的噪波干擾(white noise jamming),這個噪波如何通過F-22神奇的雷達罩?

3.F-22號稱可以被動探測敵機,也可以收集電子情報,如果F-22的雷達罩是很窄的 Band Pass Filter,那麼這些訊號都被雷達罩過濾掉了根本接收不到,哪還有甚麼探測與收集的能力?

  讀者難道看不出來美國宣傳這些神話的內容是處處互相矛盾的嗎?

  不要告訴YST F-22有一個電鈕,飛行員按一下雷達罩就是 band pass filter,再按一下就不是 band pass filter。

  做為知識分子要有獨立分析和判斷的能力,而不是胡亂接受訊息或相信什麼權威,更糟的是故作神祕假裝知道什麼“內情”而高人一等。

  美國的科技先進,但不是神,軍事科技沒有神話。

  我們如果比較圖29的平面天線和圖30~34中的AESA就可以發現AESA凹凸不平的程度遠勝於平面天線,所以AESA散射的程度也遠超過平面天線,斜置天線能夠收到多大的效果值得懷疑。從下面圖片中國設計和製造的AESA來看,AESA的外表形狀幾乎都是一樣的,材料也都是用砷化鎵(Gallium Arsenide)製造的晶片,沒有任何理由F-22的AESA的RCS就比別國的產品低兩個數量級(20dB),這是怎麼也說不通的。

  美國空軍的報告明白宣稱F-22正前方的RCS為0.0001~0.0002平方米。這個數字是不可能的,屬於欺騙性質的宣傳或是玩弄詐術的心理戰,反正不是什麼光明磊落的正道,不該是一個處處以領導者自居的大國所做的事。這種行為看似小事,其實不然,它正在不斷侵蝕美國極力塑造的全球無敵的可信度,因為真正有自信的國家是不會浮誇和虛張聲勢的。

  F-22處處都有問題,當初大肆吹噓、到處嚇人,如今全面無限期停飛,所有製造的神話不攻自破。

  空中武力是非常重要的軍事指標,美國的空中優勢也就剩下二十年。

  美國的軍事霸權正隨著它的自信在消逝,退出亞洲的勢力範圍是遲早的事,新加坡已經開始恐慌,美國自己也知道。 

戊. 日美歐俄戰機裝備AESA的時間 

全球目前已經或預計裝備AESA的戰機有:

日本的F-2(2000年);

美國的F-15C(2003年)、F-22(2004年)、F-16EF(2004年)、F-18EF(2005年)、F-35(2018年);

歐洲的戰機目前沒有裝備AESA,未來預計是法國的「陣風」(2013年),德國和英國的「颱風」(2015年),「颱風」的AESA號稱將有1500個T/R組件,這也許太樂觀了一點;

俄國準備在2014年為Su-35裝備「無源相控陣雷達」,這和「有源相控陣雷達」相比有顯著的差距。 

己. 中國大陸的AESA 

「有源相控陣雷達」是第四代戰機(俄國的第五代)的要求之一,中國大陸也為她的四代機J-20研發了AESA,而且提前用在J-10B上鍛鍊。

  YST知道的訊息是J-10B的AESA有1000~1200個收發單元,對3平方米RCS目標的發現距離是160~180公里。如果是真實的,YST認為這個數據相當先進,完全跟上當前美國最先進的雷達。

  所以我們看得很清楚,中國大陸的雷達技術緊跟美國,把其他國家都拋在後面。雷達技術是電子技術的指標,中國在軍用電子技術上應該相當先進,與歐美在同一梯隊,尤其是電子戰的技術應該也是緊跟美國,不會有太大的落差。YST不願意談電子戰,一方面這屬於機密範圍,另一方面這玩意兒也沒個標準,可以各說各話,只有打起來才知道。

  最近有網友公布下面的照片引起一番討論,質疑J-10B的雷達相控陣天線不是有源而是是無源的。 

圖37:J-10B和他外露的雷達天線 

 

圖38:J-10B雷達天線近照(特寫)

  圖38上面中間那一排八個紅色物體是「敵我識別」(IFF)天線。質疑的網友聲稱這是無源相控陣天線因為有源的上面都不會裝IFF天線。

  YST不能回答這個問題,也看不出來IFF天線和無源相控陣天線有什麼必然的關係。有天線專業的網友請補充說明。

  YST知道機載有源相控陣雷達大陸的南京電子研究所在2008年就做出來了,沒有理由今天在J-10B裝無源的,性能降低太多了。如果這麼做,YST能夠想到唯一可能的理由是省錢,不過省這點錢對今天的中國而言意義實在不大。

  YST個人認為PESA可以用在FC-1(梟龍)上,但是不適合用在J-10B上,即使不為了幫助J-20提早成軍也不適合這麼做。

  J-10是一線戰機,任何一線戰機,譬如J-10、J-11、JH-7等等,都應該裝備有源的相控陣雷達,不能為了省錢而降低關鍵性能,否則會因小失大。 

http://blog.udn.com/YST2000/5407106#ixzz1Rf6gEFiH 

美媒體稱不應以舊思維分析中國殲20隱形戰機

  環球網記者仲偉東2011年12月31日報道,美國《航空周刊》30日發表文章稱,對待新出現的中國殲-20型隱身戰機,不應再抱以老眼光和舊的思維定勢與偏見來分析,否則就無法對殲-20作出貼近事實的判斷。
  文章開篇稱,現在最後的一小撮懷疑論者都不得不轉變態度,承認殲-20不是十幾歲的中國孩子使用圖像處理軟件合成的玩意,而是一種真實的飛機。現在網上充斥著有關這種戰機的研發計劃、技術和能力的猜測。但是,很多對于殲-20的猜測和討論都是誤導性的、並且言之過早,這是由于分析、政治與偏見等多方面的錯誤導致的結果。
  文章稱,西方分析對手的武器系統時最大的問題就是“鏡像思維”。比如,前蘇聯圖-22M轟炸機與美國的B-1轟炸機是兩種飛機,但美國空軍就是想把圖-22M說成B-1那樣,前蘇聯的米格-25戰鬥機也是如此,雖然米格-25看起來外形與美國空軍在1960年代設想的空中優勢戰鬥機非常相似,但是他們並不是一種飛機。而實際上同樣的道理,不能因爲殲-20的前機身與F-22看起來相似就把它當成F-22的克隆型號。
  和“鏡像思維”一塊的一個毛病是一種潛在的思維定式。總認爲別人和你自己面對的挑戰是一樣的。舉幾個反例:冷戰時俄國人從來不擔心密集林立,層層疊疊的地對空導彈威脅。而美國人也不會考慮去面對一個擁有強大航母軍力的敵人。
  文章稱,另一個相關的錯誤是:總是企圖利用中國或者俄國新出現的武器裝備做爲美軍不甘心放棄的武器裝備複活的理由。但你們一會兒爲了誇大威脅以得到更多軍事花費,不管中國或者俄國的新武器真的規劃是怎樣,把這種武器描述成下周就會服役,並且將以每年100架的速度生産;但一會又跑到另一個極端說這種武器只是一個初始的驗證型號,還處于很原始的技術狀態。而真實的答案肯定是介于這兩者之間的,但以這樣的方式是肯定不能得到正確的答案的。
  文章稱,在冷戰時期,西方總是堅持認爲共産黨是沒有創造力的,所以他們也不可能發明出任何創新。但是從1991年東西方恢複交流後,大量的事實證明了這種偏見的錯誤:美國的AIM-9X近距格鬥導彈就是在前蘇聯配合使用的頭盔瞄准具與大離軸發射角近距格鬥導彈的啓發下産生的,美國的間諜衛星也得使用俄國的RD-180火箭發動機。
  文章稱,中國的軍工界的工程師和規劃者們在去過幾十年一直在仿制升級前蘇聯血統的武器,而不是發展全新的作戰平臺,這種行爲也加深了上述的錯誤印象,但是沒有人願意認識到這個事實:哪怕是中國的HQ-2型防空導彈,除了外形,再也沒有一處與前蘇聯的S-75型防空導彈有類似的地方了。
  文章最後稱,在中國現階段的軍事現代化開始後,新型的創新型武器層出不窮,雖然有所謂以色列的技術支持,但殲-10戰鬥機仍然獨樹一幟,而殲-10B與以色列就更加沒有關系了。在其他領域,像022隱身導彈艇這種武器系統,已經沒有任何一個外國武器型號可以與之類比了。那麽,這種戰艦是不是促使美國軍方發展新型反艦導彈的原因?
http://mil.news.sina.com.cn/2011-01-01/0831626397.html

外媒稱曝光殲20 是中國大陸宣示國家利益新方式
(另譯:美稱中國J-20作戰半徑遠能搭載重型攻擊武器)

    環球網2011-01-03報道,美國《航空周刊》12月30日文章對中國殲-20的性能和發展狀態進行了比較詳細分析,並稱這種戰機的出現使得美國國防部長羅伯特蓋茨對中國不可能在2020年前擁有可以作戰的隱身戰機的語言遭到了質疑,而殲-20的曝光方式也反映了中國使用和控制信息來宣示其國家利益的方式。。
    文章稱,中國首架隱身戰機剛剛從秘密發展的狀態中走出,到上周,這種編號為殲-20的戰機已經進入到了高速滑跑試驗階段,它的尺寸比預想的要大,所以大家猜測這是一種具有更大航程和載彈量的飛機。
    這種戰機的出現使得美國國防部長羅伯特蓋茨在2009年的預言開始遭受質疑,蓋茨宣稱中國不可能在2020年前擁有可以作戰的隱身戰機,基於這個判斷,蓋茨關閉了F-22戰機的生產線。
    殲-20的首次披露是在2009年,當時中國空軍副司令何為榮空軍中將在接受電視採訪時表示,中國第一種四代戰機將在2010到2011年間首飛,並且將在2017到2019年服役。
    文章認為,殲-20是一種單座,雙發的重型戰機,比蘇霍伊的T-50和美國的F-22要更大更重。通過與地面保障車的尺寸對比,這架飛機長約75英尺(22.86米),翼展超過45英尺(13.72米),在無外部掛載的情況下起飛重量約為75000磅到80000磅(34噸到36.3噸),這意味著殲-20具有可觀的內部載油量,機體長度與1960年代的美制F-111戰鬥轟炸機相當,F-111載油量為34000磅(15.4噸)。 文章稱,殲-20採用於殲-10類似的鴨翼加三角翼布局,有兩個類似T-50的全動垂尾及兩個小面積的腹鰭。隱身機體外形與F-22類似。沿著機體兩側是傾斜的雙垂尾,機翼與機身平滑過渡,前部機身包圍著尖銳的邊緣,機身表面的傾斜角度要比F-35還大,無邊框整體式的座艙與F-22類似。
    另外,發動機可能屬於的AL-31F家族的型號,最終生產型將採用尚在開發中的國產發動機。進氣道採用無附面層隔板超音速進氣道(DSI)技術,最先被F-35採用並也被用於成都的J-10系類最新型號J-10B和中巴聯合研製的JF-17雷電戰機。
    在發動機艙前是類似F-22的內置武器艙,機身與地面的距離比F-22高,這意味著在機腹下可以掛載更大型的空對地彈藥。在2010年11月的珠海航展上,中國的工程師也表示空對地武器要滿足殲-20的掛載要求。
    文章認為,殲-20的後機身特點並不完全符合隱身標準,包括機翼舵面凸出的整流罩以及軸對稱發動機排出的廢氣及腹鰭設計,所以殲-20的隱身性能低於全方位隱身的F-22戰機。這種情況可能有兩種解釋:要麼這只是服役型號之前的初步設計,要麼中國對於機身後方的隱身性能要求不高。
    文章稱,殲-20肯定將在一到兩年內進行首次試飛,但殲-20到底是一架類似T-50狀態的生產型號的原型機,還是一架類似1990年時YF-22狀態的技術驗證機。研製一種有戰鬥力的多用途隱身戰機要比單純的研製一個機體要難的多,在不暴露自己位置的前提下,這需要一整套包括數據處理,信號發射控制及低攔截率的數據鏈的機載探測系統。
    文章認為,如此快速的研製計劃對於中國戰機研製與製造業界來說是一個挑戰,除此以外現在中國航空工業還正在研發殲-10B、梟龍、沈陽殲-11B戰鬥機,以及殲-15艦載機。
但是中國軍用航空工業技術在殲-10的成功後有了巨大的進步,這獲益於中國整個國家經濟發展和解放軍在各個領域的現代化的需求驅動。在殲-10之前,中國唯一的國產型號的戰機只有沈陽的殲-8戰鬥機和殲轟-7殲擊轟炸機,而它們都是基於1960年代歐洲和俄羅斯的技術研發的。   
文章稱,中國的航空發動機的研製滯後於機體的研製,據報道被用來裝備殲-11B,替換俄制AL-31F型發動機的國產WS-10型發動機,正在慢慢的達到可靠性與壽命的標準,但這並不稀奇,高性能的渦扇發動機技術就是建立在專門的合金技術和其他專門的高級技術的進步上的。
(另譯:中國的發動機研發已經滯後于機身的發展。據報道,即將取代俄制發動機裝備J-11B的沈飛WS-10發動機,在達到可接受的可靠度和耐用度方面已經落後了。考慮到采用專用合金加工處理的高性能發動機技術並無其他用途,故中國發動機研發的滯後也就不足爲奇了。(楨:可能非中國軍工不如俄,而是對俄之軍政經做戰略性甚至暫時回饋性的採購!)
    而航電系統的進步可以從殲-10B上看出來,殲-10B機頭的傾斜雷達罩意味著它裝備了一種主動電子掃描陣列天線,殲-10B還裝備了一個紅外搜索跟蹤系統和一系列新型的電子戰天線。
    文章最後稱,殲-20的曝光方式也反映了中國使用和控制信息來宣示其國家利益的方式。殲-20的試飛機場的位於成都,保安措施並不嚴密,周圍有許多可以讓公眾觀看的地點。拍照從技術上講是不允許的,但手機拍照則更容易。
    12月25日到29日,現場照片陸續被發布在中國的網絡論壇中,在經過開始的試探後,照片發布者們開始逐漸的提高發布照片的清晰度。這樣,在沒有任何中國官方的披露行動下,大量對殲-20的國際關注形成了。
http://news.chinatimes.com/politics/50205453/132011010300490.html
http://mil.news.sina.com.cn/2011-01-02/0950626525.html

美國媒體稱中國五代隱形戰機研發速度令人驚訝(楨:J-10/J-11/高鐵/超級電腦……等即已如此!老依西驗,不準!另參本館:《中共研究方法論》兩岸高鐵 超級電腦 )

  東方網2011年1月2日消息:美國防務新聞網12月30日文章稱,最近在中國互聯網論壇上出現了一組新型戰鬥機圖片引發了軍事界人士的廣泛討論,因爲曝光的圖片首次表明北京離擁有自主生産的五代戰機已爲時不遠,而這一切僅僅發生在俄羅斯第五代戰機T-50試飛一年之後。
  文章稱,毫無疑問的是中國會研發國産的五代戰機,令人驚訝的是項目進展的速度。最新的美國情報機構評估還稱中國的五代戰機要到2018年才能准備就緒。
在2010年12月的早些時候,印度和俄羅斯簽署了一筆高價值的交易,該交易是有關兩國聯合研發和生産五代戰機T-50的改進型戰機。然而,印度期待俄羅斯能在2017年交付戰機,那麽服役最早也要等到下一個十年了。
http://mil.news.sina.com.cn/2011-01-02/1014626528.html
更多新聞
針對中國?美軍在沖繩部署15架F-22
美軍前將領要求2011年增産F22反制中國J20
日韓等國爭購F35戰機應對中國殲20
臺軍因殲20遇尷尬 專家稱購F-16C/D已無必要
中國五代機研制領先歐洲 對華武器禁運已無價值
美稱中俄五代機危及F35空中優勢
俄專家稱不排除中國先于俄列裝第五代戰機可能
俄擬2018年後出口T50 東南亞國家有望最先購買
印度稱中國J20戰機部署西藏可輕易打擊印度空軍
俄擔心印度采購五代機後可能仿效中國仿制出口
印度稱中國五代機項目落後印度2020年前難實現

印稱將很快著手研制第六代先進中型戰鬥機(楨:印度聖牛又吹牛了!)

 2009年印度航展上展出的先进中型战斗机(AMCA)模型

2009年印度航展上展出的先進中型戰鬥機(AMCA)模型
  環球網記者李宗澤2011年01月05日報道,據谷歌在線百科工具“knol”披露的消息稱,印度軍方已經開始進行20噸級的第五代戰機研發項目。此外,六代機研發工作也將很快啓動。
  消息稱,早在2009年印度航展期間,印度國防研究與發展組織(DRDO)即展出了用于測試該國雙引擎“先進中型戰鬥機”(AMCA)的風洞模型。據了解,印度AMCA還配備了具有隱身效果的內置武器艙門。印度國防部長顧問、印度國防研究與發展組織首席科學顧問納塔拉吉(M Natarajan)曾在2009年印度航展期間表示:“即便我們沒有類似的(五代機)項目,我們也已經自己著手研究先進中型戰鬥機。我不願意稱之爲‘五代機’,但如果我們能將隱身系統融入該飛機,那它的性能就非常接近五代機。”
  報道稱,按照蘇布拉馬尼亞姆的說法,在戰機的噸位上,先進中型戰鬥機項目將銜接起印度“光輝”(Tejas)LCA輕型戰鬥機與蘇-30NKI戰鬥機之間的空白,俄羅斯和美國主要專注于30-35噸級的戰機研發,20噸級的戰機市場尚屬空白。另外,印度航空發展局將很快准備著手第六代“先進中型戰鬥機”的研發。
http://mil.news.sina.com.cn/2011-01-05/1033626911.html

日本國産下代心神隱身戰機計劃2011年試飛
 
 
 

2006年5月,日本防衛廳公開了ATD-X全尺寸RCS(雷達反射截面)測試模型的照片,隨後宣布將于2010年以此爲基礎研制先進技術驗證機“心神”。2007年9月至11月,該模型機進行了40次飛行試驗,以確認高機動性條件下的飛控系統性能。試驗結束後,防衛省要求將此前分散進行的各項先進技術研究統一在驗證機項目下,于2010年開始實機研制,最早于2011年實現首飛。此外,發動機和操縱系統的研制預計于2009年開始。ATD-X全長14米,翼展9米,起飛重量8噸,小于同是單發飛機的F-35。目前,根據研制計劃,日本制造了兩架第五代戰鬥機原型機,但是都沒有進行首次飛行。預計,日本第五代戰鬥機的飛行樣機將在2014年以前准備好。
http://slide.mil.news.sina.com.cn/slide_8_260_6480.html#p=1

美稱中國瓦良格搭載艦載機性能將超過美軍(另參本館:中共建構航艦之研析

東方網2011年1月7日消息:美國航空周刊5日文章稱,中國21世紀20年代打造五艘航空母艦的計劃將隨著瓦良格航母的完工下水而加速推進。據信瓦良格航母搭載的蘇-33艦載機將安裝最先進的有源相控陣雷達、五代空對空導彈和射程可達600多公裏的YJ-63遠程反艦導彈,性能在很多方面將超過美軍F/A-18E/F大黃蜂戰機。
…………
http://mil.news.sina.com.cn/2011-01-07/1018627286.html

殲-20VS.F-22 棋逢敵手2011-01-12 旺報 記者慶正

     中國自行研發的第4代隱形戰機殲-20試飛成功,由於單機可以執行:遠程/持續攔截、遠程空戰和護航、戰區攻擊、遠程戰區監視、電子攻擊以及作為反衛星武器發射平台等六大戰略性任務。整體戰鬥力,幾可與美國F-22「猛禽」戰機匹敵,勢將加速改變美國戰略及全球軍事部署。
     殲-20、F-22戰機同為單座雙引擎隱形戰機,設計方面,殲-20採取全動垂尾鴨式設計,DSI兩側進氣,具備可動式前翼、三角形主翼,以及後方一對小面積「腹鰭」,F-22則採常規設計,沒有前翼。
     殲-20的飛機長度和翼展,比美國F-22、F-35來的長,不過它的無掛載最大起飛重量達3.4萬公斤,也是3種先進戰機中最具重量的。
     F-22引擎噴口設計採用矩形,容易隱身,F-35是單尾噴口,尾噴口無矢量設計,可向下轉動95度,具備垂直起降的靈活性,較殲-20略勝一籌。
     東方網昨天報導澳大利亞防務專家卡羅.庫珀在《空中力量》雜誌專文的觀點,認為殲-20戰機的設計特點,可執行六大戰略任務:
     一、遠程/持續攔截任務:負責封鎖進入第二島鏈的空中路徑,攻擊來襲攻擊機及其護航戰機。
     二、遠程空戰和護航任務:通過破壞防禦戰機、巡邏機、預警機等資產,打開敵軍空中防禦缺口,護衛空中加油。
     三、戰區攻擊任務:如同F-22一樣,利用巡弋飛彈或多彈頭核彈,攻擊水面目標。
     四、遠程戰區監視任務:如同RF-111C/D、RA-5C和F-14/TARPS戰機一樣,收集雷達、圖像和電子情報,而隱形更是躲避雷達偵查的利器。
     五、電子攻擊任務:利用機上武器倉攜帶干擾設備,反制敵軍雷達和通訊。
     六、反衛星武器發射平台:運載並發射反衛星導彈。

J20首飛,但和T50的首飛完全不一樣 2011-01-12

根本就不是像T50一樣的首飛。而是因爲J20可能馬上就要裝備部隊了,至少這次飛行就意味著定型了。這次一看哪兒是首飛嘛。明明就是給領導些們的彙報表演。彙報表演的目的可能有下:
1、和J10一樣,即將要裝備部隊或已經少量裝備,已經沒法保密了;
2、真正國産J20的首飛;爲什麽這樣說,因爲真正的首飛可能用的是俄羅斯的發動機,而這次是用的國産發動機;
3、還或許是給老美看的,但絕對不是威懾,而是告訴美國我們的軍事透明度慢慢越來越高;
理由有下:
1、還有觀禮臺,首飛會有這些嗎?F22和T50首飛的時候有這些?
2、就讓我們這些迷在132隨便拍照、攝像?
3、這麽高調是中國人的做事風格嗎?
4、等。太多不可能是首飛的理由了。
我把這次飛行叫爲:
1、在首長面前的首飛;
2、定型首飛;
3、彙報表演的首飛;
4、曝光的首飛;
5、國發首飛。
總結:和一般意義上講的驗證機首飛,哪怕是一點點的關系都沒有!!!!
回應
真能馬上裝備部隊就好了!又一中國速度
希望在來一個J10的速度裝備部隊。實戰檢驗我們的J20。
http://club.mil.news.sina.com.cn/viewthread.php?tid=308784

中國絲帶可以上艦,起飛距離250米!  2011-01-12

今天看了首飛的視頻,驚訝于在這麽短的距離居然可以起飛!我目測估算起飛距離大概在250米左右!這麽短的距離和那麽龐大的身軀真的很不相稱,真是驗證了“不可以貌取人”的古訓啊。
      既然250米可以起飛,而航母一般都在300米左右,上艦是完全可能的!今天沒有帶武器和更多油料,以後如果帶了武器和油料,起飛距離肯定會長一些,但是航母上有滑躍甲板或者彈射器可以幫忙。所以我覺得少帶些油料(楨:可加油!),只帶空中格鬥武器,完全可以在艦上起飛。
      看起來這個J-20是個多面手啊--空優、轟炸、艦載,這樣的話海軍也要掏錢了!好好培養培養,我看好它了。
http://club.mil.news.sina.com.cn/viewthread.php?tid=308708

 視頻精確比較J10 J20四代機起飛距離 2011-01-12

根據目前的視頻截圖,精確比較了J10 J20的起飛距離,發現J20發動機馬力強勁,不開加力,也比J10的起飛距離短很多。
  雖然從視頻來看,J10起飛的跑道離拍攝者的距離要比J20起飛的跑道近。但通過地面參照物,基本可以比較出二者的起飛距離。
詳情請看下圖:
……………
回應
觀察仔細
沒錯,我也注意到了。J10起飛距離大約爲200-250米,J20大約只用了150米,大概爲J20的5-6個身位。這從側面說明氣動設計非常優秀,爲飛機提供了強大的升力。發動機基本接近超音速巡航能力。 
但是這次飛行載油肯定沒裝滿,也不可能帶武器的。應該是WS10A吧
瞎起哄,現在的殲20是試驗飛行,內部肯定只是維持飛行的就好,估計總重量會大打折扣的,而殲10是護飛,可能有特殊裝備,也就是說殲10總重量不一定比殲20輕,且發動機只有1臺呀。一切結果現在不能定的。
http://club.mil.news.sina.com.cn/viewthread.php?tid=308821

用計算來分析J20發動機型號2011-01-19

J20推力計算過程: 物理公式:
    S=(1/2)at^2             a=(F-f)/m
     所以 
    S=(1/2)at^2=(1/2).(F-f)/m.t^2
     (F-f)=2Sm/ t^2=2*210*20000/81=103703N 
有類似計算,阻力約爲推力的 24/110=21.8%
    (F-f)=(F-0.218F)=103703N
     F=132612N 
    單臺推力=F/2=66306N
    因爲計算的是平均推力,所以發動機推力大于平均推力,按平均推力的120%計算實際推力(估算):
     J20單臺發動機推力=F/2*1.2=79600N 
    (那麽不開加力推力一般是發動機最大推力60%左右,太行13200*0.6=7920daN=79200N.)不開加力推力在66KN到80KN的發動機有哪些,根據網上發動機參數表,AL-31F、太行最接近。
例子:一架戰鬥機的質量是15000kg,發動機的推力是111000N起飛速度是88m/s滑跑距離是671m求飛機受到的平均阻力?
一架新型的噴氣式戰鬥機的質量是15000kg,發動機的推力是111000N,起飛速度是88m/s,滑跑距離是671m。若不計空氣阻力且將飛機的運動過程看做是一個勻速直線運動,試用動能定理計算飛機在滑跑時受到的平均阻力?
最佳答案:
初速度Vo=0 末速度V=88m/s
m=15000kg F=111000N
S=671m    V=at
S=(1/2)at^2

t=61/4 (15.25)
a=3872/671 (約5.8)
再由F-f=ma得
平均阻力f=(約24000N)
起飛滑跑距離S=200-210m,起飛滑跑時間t=9-10秒
以平均推力F、阻力f來計算:
a:加速度  m:飛機質量(試飛,載油量較小,按大小相近SU-27的空重16000公斤+栽油,取20000公斤)
http://club.mil.news.sina.com.cn/viewthread.php?tid=311424

透明、量多 陸媒大方談殲-20 旺報2011-01-13(另參本館:中國式媒體監督

     被稱為新一代的中國戰鬥機殲-20極富戲劇性登場;外界雖對其技術能力抱有懷疑,但由中國國家主席親自向到訪的美國防部長蓋茨證實,即意義非常。大陸媒體連日來高度透明地大量報導,夾雜民間「軍武愛好者」的照片在網路流傳,殲-20以不同以往的方式亮相,令人咀嚼再三。
     殲-20的照片大約在兩周前就在網路上流傳,由於今日的網路謠言實在不可勝數,這批照片和消息最初並未受到太大的關注。直到試飛後由胡錦濤親口證實,世人驚呼聲才脫口而出。
     網路媒體 帶頭開跑
     消息被證實的當天,雖然大陸的酷六等視頻網站已提供了現場拍攝畫面,但新浪、搜狐、騰訊還是足夠謹慎,直至試飛當天傍晚,頭條標題用的措辭還是「媒體稱國產殲-20戰機首飛成功」。「媒體」是誰?來自環球網的報導,稱係引用《飛行國際》報導,而《飛行國際》是「根據大量的網絡消息」證實此訊。
     相較而言,鳳凰網、網易要直接得多,編輯們直接宣布「中國五代隱形戰機殲-20完成首飛」。
     在環球網頭條推薦的專題中,編輯引用了一段毛澤東語錄作為導語:「讓那些內外反動派在我們面前發抖罷,讓他們去說我們這也不行那也不行罷,中國人民的不屈不撓的努力,必將穩步地達到自己的目的。」
     《新聞聯播》變低調
     不過當天稍晚,這種氣氛在《新聞聯播》開始前就發生了變化:新浪向人民網、新華網看齊,把殲-20的字樣從新聞首頁要聞區撤個一乾二淨,相關訊息只殘留在軍事頻道中。搜狐網易也放棄推薦那些眾說紛紜的實力評估,選擇只用頭圖來傳遞這則熱聞。
     央視畫面裡,沒有殲-20,有蓋茨。中國最高領導人希望「中美兩軍培育和增進戰略互信,尊重和照顧彼此重大關切」,《參考消息》和《環球時報》似乎小心地為胡錦濤訪美暖身,「中美防長會談凸顯諒解氣氛」、「中美為『軍事競爭』降溫」。嗅到的是善意;後者刊發專文向美喊話:「圍觀中國將會拖垮美國」、「中美應超越挑戰與被挑戰」。
     對美示威?巧妙澄清
     除了試飛曝光恰是蓋茨訪中期間,最讓人聯想的,莫過於「為什麼中國的戰鬥機無密可保?」中國之聲華語廣播網的軍事觀察員梁永春公開質疑,「在最提倡新聞自由的美國,它的F-117,包括F-22這些超級戰鬥機,當初首次試飛的時候都是在嚴格保密狀態下進行的」「殲-20首次試飛被曝光這件事這一幕是不應該發生的,這種戰鬥機還遠沒有達到成熟的狀態就被公之於眾受到熱炒,實際上對中國沒有任何好處,它只是為敵對勢力製造中國威脅論補充了炮彈而已。」
     梁永春將試飛時機巧合外界聯想成對美示威斥為「冷戰思維下的無稽之談」,「美國F-22早在1990年就完成了試飛,比我們第四代戰鬥機提前了至少20年時間,我們現在公布這樣一款飛機難道對美國還能起到示威的作用嗎?」
     綜觀大陸媒體報導,大致可分為幾個層次:一是官方傳媒主流消息,主要強調「證實」試飛成功,但「沒有任何針對性」,引述如中國國防部外事辦公室副主任關友飛的談話。
     其次是性能比較,這部分主要是網路上以「軍武愛好」「網友」等身分,進行推估、分析和評比,與殲-20外形、性能、配備、材料甚至飛行和停放時的照片搭配,大量採用外電外媒消息比較分析,被拿來相比的包括美、俄、印、日等國的新一代戰機。
     專家發聲 暗藏玄機
     第三種就是署名的專家,例如梁永春,他就直指「中國殲-20原型機的出現,注定是要讓世界嚇一大跳」「它安裝了兩台國產大功率的發動機,動力性能要比空軍現役的殲-10飛機強很多,但是它能不能具備西方稱的第四代戰機俄羅斯稱第五代戰鬥機所應該有的超音速巡航能力,現在還沒有經過驗證」「在高性能發動機和特種航空材料方面,中國和美國相比還有很大的差距,這些方面如果突破不了的話,我們還談不上真正擁有第四代戰鬥機。」這是相對持平且較專業的聲音。
     電子媒體鳳凰衛視訪問國防大學戰略教研部教授孟祥青大校,則將殲-20的出現拉高到「維護國家主權、安全和統一」層次,對於「隱形能力」則是避重就輕,「這個領域見仁見智,很難進行簡單類比,不過中國國防現代化落後美、俄20、30年,近來解放軍在人才儲備、現代工業製造上可謂後來居上。」
     太平洋軍事網站則是在大量報導殲-20的圖和文中,夾著一條簡訊:「四代機首飛,日本某些機構派出3名『記者』現場蹲守,租的川A牌照汽車,在拍攝時被當場拿下。其使用的是可衛星傳輸信號的攝像機,相信過幾天會有更多消息披露出來。」
     對於殲-20的報導,陸媒此次最異於以往的,就是消息源「兵分多路」,最初甚至是由不具官方身分的「民間」網友傳出,試飛過程更是幾乎半公開,對此,軍武網站上的文章說:「蓋茨不是一再要求中國需要保持軍事透明度嗎?這次中國就來猛的,就把傳說中的中國五代機給你透明了,不僅僅讓美軍看個夠,也讓全球看個夠。」至於這有多大程度是官方所「默許」?則只能存乎一心。

傳大陸研發第4代戰機雪鶚2011-01-16 旺報 記者陳景婷

     繼殲-20戰機後,大陸網友透露,大陸已研發出另一種名為「雪鶚」的第4代戰機;這種戰機外型較輕,類似美國與盟國合作的聯合攻擊戰鬥機F-35。
     據香港《星島日報》指出,大陸中央電視台日前在一個有關中國發展隱形戰機的節目上,背景圖片除了殲-20外,還出現一架從沒有曝光的銀色戰機。報導刊登了相關畫面,並表示這架戰機的設計和殲-20完全不同,採用三翼面的鴨式布局,固定式垂直翼,菱形發動機噴口,尾翼有中國空軍的軍徽。
     有大陸網友表示,這可能是瀋陽飛機公司(瀋飛)研發中的殲-15「雪鴞」戰機,這種戰機類似美國F-35的輕型隱形戰機。
     F-35是聯合美國、英國、荷蘭、加拿大等多國合作生產的戰機。
     據網上資料顯示,瀋飛正在研發的一種先進戰機,其設計外觀與上述報導差不多,且也稱為「雪鴞」,採用三翼面鴨式布局,體型較輕。
     除了殲-20和「雪鴞」外,日前大陸報章也曾報導中國已研發出可跨越大氣層的「空天飛機」。

軍迷長期蹲守成飛機場曝光J20隱形戰機首飛 2011-01-16 北京晚報(另參本館:海龜與烏龜

 在樹上翹首以盼四代機的軍迷
  我國的殲20隱形戰機是這段時間軍事領域最熱的話題。而該機從曝光到首飛,是以一種奇特的方式呈現的:網民不斷上傳大量文字、照片和視頻,隨後傳統媒體跟進,最後官方再進行確認。這一過程也將中國網絡世界一個特殊群體——“軍迷”再次推上前臺。事實上,不僅僅是殲20試飛,從中美南海對峙到中國是否建航母,這些熱點話題背後都有軍迷的身影。
圍觀殲20長期蹲守一包泡面解決中飯
……………  
終于起飛 軍迷的眼淚也在飛
……………
  三代劃分互聯網軍迷成長起來
  在中國,對于軍迷這個特殊的群體,媒體有一個所謂的“三代劃分”。
  第一代軍迷:
  新中國成立之後,當時軍事對峙的緊張局面以及義務兵役制、民兵制的推行,將普通中國人和軍事、國防緊緊聯系到了一起。在上世紀六七十年代,中國第一代“軍迷”應時而出,其中以退伍軍人和軍人子弟爲主要力量。
  第二代軍迷:
  中國第二代軍迷誕生的裏程碑式事件就是海灣戰爭的爆發。海灣戰爭中先進武器的魅力征服了當時無數在校的中國青少年。戰斧導彈、F-16戰鬥機、F-14戰鬥機、M-1坦克、航空母艦……成爲這一代軍迷追捧的明星兵器。
  第三代軍迷:
  出現和互聯網的誕生緊密相連。在1998年網絡艦船軍事頻道和1999年艦船軍事論壇相繼成立後,中國軍迷呈現出爆發式增長態勢以及多元化的組成特點。由于前兩代軍迷也融合進來,無論是在職業範圍,還是學曆、社會階層方面,第三代軍迷成分都更豐富。現在,中國軍迷在網絡時代中,早已不是傳統媒體時代的單向閱讀者,他們在網上成立“軍迷前線”等俱樂部,表達自己的意見,上傳自己的“收獲”,甚至希望通過線上輿論和線下行動影響軍國大計。
  軍迷規模數量不亞于正規軍
  正如大多數男孩子都會喜歡手槍、車輛、機器人玩具一樣,許多男性網民都會對軍事感興趣。如果把對軍事感興趣作爲起步標准,則中國這個軍迷群體至少會有上億。
  如果把每期固定購買“三大知識”(《艦船知識》、《兵器知識》、《航空知識》)和《世界軍事》作爲核心軍迷的標志,則按這四本刊物的發行量,中國核心軍迷也應有百萬之衆。這是一群數量不少于正規軍,身處在求學生涯中和事業“戰場”上的“大男孩”。
  引導熱情小心“網特”在釣魚
  軍迷的熱情有時也缺少理性制約,從而給國家、社會和個人帶來一些麻煩。軍迷們急于維護國家利益而自發獻計獻策或呼籲軍事行動,有時給外界制造“中國威脅論”的口實。軍迷們爲了顯示中國的強大和自己的見聞,有時還造成泄密。
  在軍事論壇中,“猛圖”點擊量往往很高。這些有關武器、軍事行動的圖片有些就是網民在生活目擊中拍到的,有時甚至是專門去相關場所拍攝的。2005年,一位軍迷就因爲在四川某軍事基地拍攝大量戰機活動照片,並大量在網上分享而被以非法獲取國家秘密罪判處有期徒刑1年。
  此外有報道稱,個別軍迷們爲了吸引點擊量,有時還不惜編造假消息。除軍迷自身問題外,軍迷中一直流傳著“網特”的傳說,意思是某些國家的軍事情報人員和意識形態特務專門在網上刺探情報,挑撥是非。經常有人會在軍事論壇上發帖詢問中國軍事實力情況,或者故意刺激別人,說他們對中國的軍事問題絲毫不懂,受不住挑撥者憤然回應,結果往往將內部情況暴露于網上。遇到這種情況,有經驗的軍迷就站出來說:別上當,“網特”在釣魚!
  發展之路軍迷與軍事部門需實現互動
  許多人都開始注意到,對網絡軍迷,需要在保護其愛國熱情的前提下進行善意引導。
  其實,與其用帶有官方色彩、顯得生硬的“引導”這個詞,不如用“開發”更加貼切。據《國際先驅導報》報道,多數國家在軍事決策上對網絡軍迷的“開發”,主要辦法可以按當時的軍事透明度,加強與網絡軍迷的“互動”。“互動”將使軍迷在了解情況後自覺維護國家安全,並提出寶貴的民間建議。2007年美國出臺的《21世紀海上合作戰略》,就在制訂過程中吸收了網民意見。
  隨著中國軍事透明度的提高和戰略決策支持體系的完備,未來中國網絡軍迷在不涉及國家機密的前提下與軍事部門實現互動未爲不可。
http://mil.news.sina.com.cn/2011-01-16/1557628400.html

俄稱中國研制推力18噸發動機與美F-35動力相當

  據俄羅斯世界武器貿易分析中心網站2010年12月29日報道,中國航空工業在研制第五代戰鬥機方面遇到的一個主要障礙依然是缺乏性能可靠的發動機。到目前爲止,中國在戰鬥機用發動機方面依然無法擺脫對俄羅斯的依賴。有消息表明,中國現在仍缺乏可用于裝備第五代戰鬥機試驗機型的合適發動機。
  目前,中國正在努力消除在航空發動機領域的落後局面。位于沈陽的黎明發動機公司已克服了一系列技術難題並開始量産推力爲12-13噸的WS-10A型發動機。與此同時,成都發動機公司還在研制推力超過15噸的WS-15型發動機。2009年底,中國開始著手研制一種推力達18噸、與美國F-35戰鬥機上F-135型發動機推力相當的動力裝置。2009年8月,有來自烏克蘭的消息人士透露,烏方的西契發動機廠正計劃與中國聯合實施一項研制推力爲15噸的新型航空發動機的計劃。
http://mil.news.sina.com.cn/2010-12-30/1011626097.html

 十年艱辛:中國有超俄羅斯的航空發動機!(2009-12-15 )  

图文:太行性能数据与外国主力发动机对比
太行發動機性能數據與外國主力戰機的發動機對比
 
    美國環球戰略網載文稱,中國相信在未來5到10年內將脫離對俄制軍用發動機的依賴而實現獨立。
  文章說,當今中國從俄羅斯購進兩種發動機:價值350萬美元的AL-31 (配備蘇-27/30、殲-11、殲-10)和價值250萬美元的RD-93 (一種米格-29戰機所用RD-33發動機的升級版本),RD-93用于中巴聯合研制的類似美國F-16級別的JF-17戰機。
    文章提到,同時,中國工程師們已經努力掌握發動機的制造技術,研制一種類似AL-31F的航空發動機,中國研發WS10A發動機,還研制WS-13發動機以替代RD-93型發動機。中國引進吸收外國(發動機)技術已經有些年月,雖然(這種努力)不總是成功。
  文章接著說,近十年來,中國投入大量資金發展一種發動機制造能力,同俄國人當年發展發動機設計能力和工程技術過程中遇到的難題一樣,類似的問題中國人同樣遇到。
  美媒的文章還總結說中國研發航空發動機具備幾大優勢。首先,中國了解當年俄國人犯過的錯誤,從而能夠避免很多類似錯誤;其次,中國還擁有獲得西方制造技術的更好途徑;最後,中國擁有當年的蘇聯所不具備一個條件,那就是可以在市場經濟環境中國發展自己的發動機制造能力,與蘇聯受到70年指令經濟(計劃經濟)的羈絆不同,市場環境讓中國研發發動機更有效率。 
國內媒體的報道也驗證了這個消息:
    中國一航航空報國傑出貢獻獎、航空報國科技尖兵、國防科學技術進步獎特等獎、香港何梁何利基金科學與技術進步獎……他所獲的獎項可謂多多。
   榮立航空航天部一等功多次,獲得全國五一勞動獎章、全國傑出專業技術人才稱號,他在我國航空事業上傾盡心血。
  他就是張恩和——太行發動機的總設計師。
  1978年的改革開放帶來了中國航空工業的春天,國家大力外派人員出國學習。1981年,42歲的張恩和成爲當時國家公費派出的第一批訪問學者,開始了兩年在美國紐約理工學院研修航空機械工程專業的經曆。多年後,當“中國戰鷹”終于有了強勁的“中國心”時,作爲我國自行設計研制的具有自主知識産權的高性能、大推力、加力式渦輪風扇發動機——太行發動機的總設計師張恩和,盡管年近古稀,依然在爲發動機的後續研制工作盡心盡力。他那航空報國的赤子情懷,40多年來從未改變,太行發動機足以見證。
  1965年畢業于哈爾濱工業大學發動機設計專業的張恩和來到沈陽發動機設計研究所從事設計工作。入所十幾年,張恩和在發動機總體室參與了多個發動機型號的研制和攻關,在自己的崗位上做出了突出的成績。
  1983年11月,從國外回來的張恩和繼續在發動機總體室擔任結構組組長,從事一線的科研工作。1985年起,升任爲副所長的張恩和擔任“運七”飛機用渦槳五甲1發動機降油耗工程的總設計師,在與國外技術專家的配合下,張總領導團隊,實現了降油9.4%%的目標,獲得國內適航證並裝“運七”飛機投入航線使用。張恩和榮立部級一等功,獲得金質獎章。此外,民品開發也是張恩和在升任副所長後主管的業務,在以後的8年時間裏,張恩和領導所的民品産業逐步開創出一番紅火的景象。
  由于在軍機和民品領域的突出成績,1987年太行發動機正式立項時,張恩和被任命爲行政副總指揮。1991年,他正式擔任“太行”發動機總設計師。2005年12月28日,太行發動機通過設計定型審查。2006年3月,發動機正式定型。這標志著我國在自主研制航空發動機的道路上實現了從中等推力到大推力,從渦噴到渦扇,從第二代到第三代的三大曆史性跨越,使我軍武器裝備躍上一個新臺階,是我國航空工業發展最具標志性的重大成果之一。
  太行發動機定型以來,張恩和積極推動太行發動機的系列發展,繼續帶領總設計師隊伍解決技術難題,推動太行發動機正式形成部隊裝備,實現了技術成果向裝備的轉化。
  2007年,太行發動機工程榮獲國防科學技術進步獎特等獎。當年10月,張恩和獲香港何梁何利基金科學與技術進步獎,然而他卻毅然將20萬港元的獎金全部捐贈給研究所的青年科技創新基金,鼓勵青年一代激情進取、勇于創新。
新浪網友:
不行啊,雖說看參數上是超過了,可是咱還是沒有人家發動機的可靠啊
我們的太行已經超越了俄羅斯的發動機,我們爲什麽還要買俄羅斯的發動機?
太行發動機咋不跟俄羅斯的AL-41F比較呢?跟別人20年前的東西比較,羞恥,而且太行的壽命是AL-31的十分之一。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234a5030100gpyf.html?tj=1
 
中國技術最先進的軍用航空發動機已試制交付2臺

中航工業紅林各單位齊心協力確保某重點型號産品研制 ,一時間捷報頻傳,2009年8月31日,中航工業紅林在用戶規定節點前完成某重點型號第一臺産品的研制生産任務後交付驗收;11月10日,兩個月後該重點型號第2臺産品完成裝配調試順利出廠交付用戶,至此,由該公司動控所設計四室年青的設計團隊從研制生産到順利交付完成了2臺目前國內技術最爲先進、功能最爲複雜的某重點型號産品。
中航工業紅林動控所設計四室是一支年青的設計團隊,也是一支充滿激情與活力的集體,而正是這支平均年齡不到26歲,沒有設計實戰經驗的年輕人,承擔著目前國內技術先進的重點型號産品研制任務。
該型號産品設計、加工難度大,部分零組件結構複雜,殼體鑄造、冷熱加工、裝配調試與其他産品相比有相當大的難度,該型號産品也是設計四室在順利完成某型號産品研制任務後,承擔的又一重大研制任務。
此次型號項目研制得到了中航工業紅林領導高度重視,短時間交付任務迫在眉睫,該公司動控所領導親定由設計四室擔此重任,成立重點型號保障組,建立專題攻關小組,逐項解決問題。
爲滿足型號産品的研制需要,該所設計四室在仔細研究了産品功能特性的基礎上,按照國軍標、航標以及其它有關標准的規定及主機的要求,對産品的轉速、計量穩定性、電氣布局等嚴格設計。
特別是在殼體結構設計過程中,由于其結構緊湊、流道複雜,加工難度大,設計人員利用工業上某種先進的掃描技術以及某設計軟件平臺建立三維模型,確保殼體設計的科學性、合理性。
同時,設計人員還充分利用UG軟件建模功能,對某項形狀複雜的零件工作型面開展設計,經過設計人員的集智攻關,通過采集該零件工作型面上的數據點,將所有數據點進行擬合,通過一次次曲線組的擬合和驗證,解決了産品研制中的瓶頸。 爲抓緊時間,搶幹進度,該所設計四室技術人員加班加點,白天配合現場,晚上抓緊時間完善資料、分析數據,通宵奮戰在試驗一線,尤其是10月4日、5日、6日連續三天,爲配合調試,該所設計四室的同志們輪流24小時值班,平均不間斷工作34小時,確保按照公司要求,順利推進該型號産品項目研制。
在此次型號項目研制過程中,中航工業紅林軍品熱表分廠領導周密部署,廣大員工認真開展工作,在項目生産過程中,分廠表面處理的賀文紅同志白天趕制産品缺件,下班剛到家又接到某零件的返修通知,工作一天的疲勞還沒有得到緩解,又拖著疲憊的身體加班到淩晨一點,爲趕制零件,這樣加班對她來說已是家常便飯。
由于多項重點型號任務在該分廠高度交叉,爲了不影響公司整個型號研制進度,熱處理的同志們在白天幹高鹽零件的情況下,晚上接著加班幹型號産品所需的工裝,即使在廠房抽風出現故障的情況下,他們依然堅守在生産一線,其中,劉愛華就是他們其中傑出代表。
9月24日,由中航工業紅林軍品熱表分廠加工處理的最後一項産品提前入庫,比公司要求集結時間提前了6天完成,油泵部分也比公司要求集結時間提前了8天完成,在軍品熱表分廠員工的共同努力下,該分廠主制完成任務63項,熱表協作處理192項、工裝404項;表面處理完成246項、工裝625項,爲型號的研制完成作出了積極貢獻。
在産品進入裝配、調試的關鍵環節,中航工業紅林軍品裝配分廠領導給予了高度關注,無論是從計劃下達,還是如何更好地安排産品的裝配調試,而不與其他型號産生沖突,影響公司交付節點。
從項目研制一開始,該分廠領導就開始思索如何確保産品的順利交付,分廠領導深知越是到最後環節,決不能出半點馬虎,質量和進度要兩手抓兩手都要硬,前期准備工作必須做紮實。
在人員安排上該分廠以1:4的比例(即1大型産品的裝配配備4名裝配工人、大型試驗器的調試配備4名操作人員),並且在産品裝配調試人員的選拔配備上打破班組與班組的劃分界線,通過班組混合、技術強手聯合、以老帶新等方式,確保型號的首臺裝配調試任務在分廠的順利完成。
中航工業紅林軍品裝配分廠在做好各項技術、生産准備工作的同時,按照並行作業的原則,由該分廠工藝人員提前對上挂FTP的設計圖紙消化理解,並組織分廠裝配、調試人員對裝配調試中的重點、難點進行分析,提請工裝和所需的試驗器。
與此同時,在正式裝配前該分廠還組織有關人員對新工裝進行試用,用産品樣件對試驗器進行校驗等,確保零組件集結到位後進行正式裝調。
8月26日晚,産品零組件集結完畢,晚上7點開始裝配調試産品,該分廠只用了不到4天,隨後附件進行了分解、再次運轉、調試等各項工作,均達到設計要求,8月30日經主機所確認性能合格後,該型號産品在公司規定的8月31日節點前完成了交付驗收工作。
正是有了中航工業紅林動控所設計四室、軍品熱表分廠、軍品裝配分廠等單位紮實的工作作風和廣大員工敬業的工作態度,才有該重點型號産品第二臺 2個月交付驗收的新記錄。
 
圖片局部放大:新型發動機模型
 
 
太行渦輪風扇發動機後部細節,可見兩者並不相同,新型發動機很可能采用軸對稱(三維)矢量噴管。
 
中國軸對稱矢量噴管(2000年珠海航展披露)
 
江澤民視察軸對稱矢量噴管預研情況(2004年珠海航展所披露視頻) 
 
俄五代戰鬥機和蘇-35S都將采用AL-37FU(117S)發動機,具備三維矢量噴管 
 
對117S發動機進行測試的俄空軍蘇-27M戰鬥機
 
美國F-22“猛禽”戰鬥機配備的F-119發動機,使用二維矢量噴管
 
F-35戰鬥機配備的F-135發動機,也可以加上向下彎折的矢量推力噴嘴。但是這個噴嘴只有在垂直起降的場合使用,可以大大地縮短起飛/降落距離。其他F-35則不使用這項設計。
http://bbs.tiexue.net/post_4150669_1.html
 

強力研判:中國殲20新航發爲太行增推改進版!2011-01-09

白菊發動機爲太行14.5噸FADEC增推改進版 !
注意看上圖與下圖尾噴管的三段式結構,仔細看了! 答案是完全一致
   上面的那張圖是2009年8月30日紅林廠向某主機所(大家想一下主機所指的是什麽?)交付的兩臺中國最先進的渦扇發動機(當初WS-15的推測錯了)新聞的配圖。
  附分析:
          下面的這個新聞是2009年8月底的,中國技術最先進的軍用航空發動機已試制交付2臺  內容是紅林廠交付了兩臺中國最先進的渦扇發動機,原來的解讀是FWS-15,現在看來是錯了
          大家注意交付這個詞的用法,還有後面的主機所驗收,我們知道按中國航空工業的慣例,主機所一般是指飛機設計研究所(想想飛機研究所要新型的發動機幹什麽)
         這個新聞的配圖是第一張圖沒錯的話,根據其整體與太行的相似程度(僅在菊花有不同),可以毫無質疑地確認,這就是太行的增推改型,據有關大佬透露,這款改進型上上了太行原定要上卻沒上的單晶葉片,粉末盤,還有FADEC, 我們知道四代的先進航電架構要求是飛火推交聯的,而FADEC是必然的要求,所以以前推測的AL-31上四代從技術驗證的角度看,可行性是很差的,或者說以後是要繞大彎路的。而117又遙不可及的情況下,能滿足足夠可靠性的FADEC版太行,無疑是不二選擇,這對整個項目的節點來說重要至關,關系到能否成功驗證四代的整體航電架構,和完成向WS-15的平滑過渡。
        太行改的交付日期是2009年8月31號,大約在首飛前一年,這一天正是主機所要求的節點,而一年的時間足夠四代與太行改充分磨合了,所以前幾天突然出來的新白菊不應讓人意外。
    PS:以下選擇了三個有一定代表性的人物,僅作參考     
      huzhigen去年預測四代動力暫定太行,
      平可夫在近兩天的觀察中也確認新發爲國發
      北客京華確認爲全國産四妹
    附上相關新聞節選...............................
    中國技術最先進的軍用航空發動機已試制交付2臺 2009-8-31
在人員安排上該分廠以1:4的比例(即1大型産品的裝配配備4名裝配工人、大型試驗器的調試配備4名操作人員),並且在産品裝配調試人員的選拔配備上打破班組與班組的劃分界線,通過班組混合、技術強手聯合、以老帶新等方式,確保型號的首臺裝配調試任務在分廠的順利完成。
中航工業紅林軍品裝配分廠在做好各項技術、生産准備工作的同時,按照並行作業的原則,由該分廠工藝人員提前對上挂FTP的設計圖紙消化理解,並組織分廠裝配、調試人員對裝配調試中的重點、難點進行分析,提請工裝和所需的試驗器。
與此同時,在正式裝配前該分廠還組織有關人員對新工裝進行試用,用産品樣件對試驗器進行校驗等,確保零組件集結到位後進行正式裝調。
8月26日晚,産品零組件集結完畢,晚上7點開始裝配調試産品,該分廠只用了不到4天,隨後附件進行了分解、再次運轉、調試等各項工作,均達到設計要求,8月30日經主機所確認性能合格後,該型號産品在公司規定的8月31日節點前完成了交付驗收工作。
正是有了中航工業紅林動控所設計四室、軍品熱表分廠、軍品裝配分廠等單位紮實的工作作風和廣大員工敬業的工作態度,才有該重點型號産品第二臺 2個月交付驗收的新記錄。
回應
有可能,WS-15依然不成熟(推測),WS-10已經裝備部隊,改進型也差不多出來了,上殲20還是可以的。不過真正確定還有待時日。
http://club.mil.news.sina.com.cn/thread-307457-1-1.html

美國專家分析稱中國正在研制兩款新一代戰機
 
  東方網2010年1月5日消息:據俄羅斯軍事平等網1月4日報道,美國著名軍事分析專家理查德?費舍爾日前在國際評估和戰略中心網站上發表文章,對中國新型航空航天武器的發展情況進行了深入分析。他指出,中國目前正在大規模利用國外技術用于研制新一代戰鬥機。
  費舍爾認爲,中國的新一代戰鬥機研制計劃可能已持續了20年之久。他指出,中國成都第611研究所的一位前工作人員曾透露,中國早在1989年便已開始新一代戰鬥機的概念性研究工作。參與該項計劃的除了611研究所外,還包括沈陽的第601研究所。這項絕密研究計劃的代號爲“2-03”。該消息人士還宣稱,中國曾在1993年時與俄羅斯達成了有關吸收俄中央流體空氣動力學研究所和米高揚設計局作爲顧問的協議。611所長期以來也與來自俄中央流體空氣動力學研究所西伯利亞分部的一個顧問小組保持著合作關系。後者不但曾協助611所研制殲-10戰機,可能還幫助中方研發新一代戰鬥機。
  爲了掌握制造新型戰鬥機所需的複合材料的開發技術,611所的一批工作人員還曾在上世紀80年代末被派往美國斯坦福大學學習。此外,中國還在與波音公司、歐洲空中客車公司和烏克蘭安東諾夫公司的合作中獲取了與制造複合材料有關的部分知識。這些知識和技術在很大程度上推動了中國在制造新一代戰鬥機和其他現代化軍用與民用運輸機領域的進度。
  有軍事專家認爲,611和601所目前正在著手研制能夠與美俄最新型戰機相競爭的新一代重型雙發高機動戰鬥機。此外,他們還相信中國空軍已確定611所提交的新一代戰機設計方案,而601所則充當分包單位。2002年11月,611所曾在珠海航展上散發過一本繪有一種雙發戰鬥機的宣傳冊,其外形與俄羅斯米高揚設計局的1.44戰機有些相似。1999年,當俄羅斯的新型戰鬥機計劃首次引起公衆注意時,俄方曾有意將其出售給中國,但這一消息後來並未獲得證實。
  還有消息稱,中國目前還在研制一種單發中型戰鬥機。2005年初,一位來自中國航空工業界的消息人士透露,611所正在研制一種類似美國F-35的新型戰機。但在2006年舉行的珠海航展上,601所卻出人意料地展示了一種“三翼機”的設計方案。或許,中國的中型戰鬥機可能存在著數個版本,其中有些還能像F-35B那樣進行短距和垂直起降。
  此外,中國還在下大力氣研制機載有源相控陣雷達。2009年初,殲-10的最新改型--殲-10B開始進行飛行測試。後者的機頭前部經過了全新設計--很可能是爲了安裝有源相控陣雷達。英國《國際飛行》雜志曾在1997年報道稱,俄方已提出向中國出售RP-35型雷達(法紮特隆研究所爲米格-35戰機研制的“甲蟲-AE”有源相控陣雷達的原型機),以便擊敗以色列提供的雷達方案。有俄方消息人士認爲,中國可能在上世紀90年代中期時便已獲得兩部RP-35雷達。來自中國的消息人士則透露,第607研究所在2008年時已完成了一種X波段有源相控陣雷達的研制工作。專家們認爲,這種新型雷達是由中國人獨立研制的,但其在研制過程中受到了俄以兩國(或許還包括意大利)技術的影響。如果中國真的研制出了這種雷達,那麽其無疑是中國人在雷達技術領域取得的一項重大突破,它同時意味著,中國的第五代戰鬥機將確定無疑地裝備有源相控陣雷達。
  在2008年舉行的珠海航展上,中國還曾展示過一種用于顯示戰術信息的大型機載多功能液晶顯示屏。該屏幕的設計特點與美國F-35上安裝的非常相似。美國消息人士認爲,這種顯示屏的研制和生産工作非常複雜。而中方展出這種新型顯示屏的行爲,似乎是在譏諷美國在F-35上安裝的同類顯示系統。
  當然,中國還在全力研制用于裝備第五代戰鬥機的帶加力燃燒室的內外涵渦輪噴氣發動機。中國航空工業集團發言人曾在2009年8月份宣布,在研制WS-10A發動機(也被稱作FWS-10“太行”)過程中遇到許多問題均已得到解決。不過,他並未透露相關的細節信息。需要指出的是,之前發生的一起殲-11BS戰鬥機墜毀事故很可能是由于發動機渦輪質量偏低引起的。
  但是,在2009年11月舉行的珠海航展上,俄羅斯代表團成員曾承認,中國已能夠獨立解決所有的問題。甚至有消息稱,中國還在研制推力超過13噸的WS-12發動機。或許,中方還在以俄羅斯的R-79(專爲雅克-141垂直起降戰鬥機研制)爲基礎研制推力達15噸的發動機。
盡管俄羅斯一直拒絕向中國提供制造帶加力燃燒室的內外涵渦輪噴氣發動機的先進技術,但其卻一直在向後者提供大量先進發動機。有消息稱,中國已購買了300-400臺AL-31FN發動機,用于裝備國産的殲-10戰鬥機。雖然中國目前還未掌握矢量推力技術,但其已對更大推力發動機表示出了興趣。俄方此前透露,AL-31FM-1發動機的推力可能會由目前的13.5噸增加至15噸。如果本國的發動機研制計劃進展不順,中國空軍可能會在訂購一批AL-31FD。至于俄羅斯爲本國第五代戰機研制的“117”型發動機,由于中國也在研制類似的裝備,因此其不大可能進入中國空軍的采購清單
http://mil.news.sina.com.cn/2010-01-05/0819579575.html 

  殲-20>百度百科

殲20殲20是成都飛機制造廠研制的中國第五代隱身重型殲擊機,采用兩臺國産渦扇10B發動機、DSI兩側進氣道、全動垂尾,鴨式布局。該機于2010年10月14日完成組裝,2010年11月4日進行首次滑跑試驗。2011年1月11日12時50分,殲20在成都實現首飛,曆時18分鍾,這標志著我國隱形戰鬥機的研制工作掀開了新的一頁。
       簡介
該機由中國成都飛機設計研究所設計、中國成都飛機工業公司制造的用于接替殲-10、殲-11等第三代空中優勢/多用途殲擊機的未來重型殲擊機型號,使用光傳操縱系統。按中國和西方標准,該機爲“第四代殲擊機/戰鬥機”(注:西方和俄羅斯對戰機代數劃分標准不統一,以F-22爲例,西方稱之爲四代機,俄羅斯則稱之爲五代機),其目的是適合中國空軍2020年以後的作戰環境需要。   
       由于美國已經在2005年將戰鬥機劃代標准由原先的四代劃分法改爲五代劃分法、即與俄羅斯現行標准相同,加之中國在2009年之後的對外宣傳中將“殲-10改”定位爲新的“第四代殲擊機”,所以殲-20在未來的正式報道中亦有很大可能被稱爲“第五代殲擊機”。該飛機開始時(可能)使用AL31F發動機,在1月6日又改用“渦扇10”發動機的改進版,就是國産新一代“太行”發動機的改型。在未裝備“渦扇15”之前,尚不具備超音速巡航能力,准確劃分應該是4.5代戰鬥機。
  很難預料到,關于中國第四代戰機的討論會來得如此迅猛。一組成飛新型戰機滑跑的圖片點燃了軍迷和專家熱情。12月底,這組由網友拍到的並不清晰的圖片,還只是在一些中文軍事論壇被關注——但很快,美國《時代》周刊網站和《巴基斯坦愛國者》網站的報道迅速引發了全球關注。新華網翻譯了這兩篇外電報道,以中國軍迷熟悉的“出口轉內銷”新聞模式,這組極其敏感而罕見的圖片得以通過主流媒體與外界見面。對新型隱形戰機的關注,讓近期國內各大軍事刊物相繼刊登的海軍核潛艇編隊訓練圖都黯然失色,盡管中華網等軍事頻道都獲得了焦點圖推薦,但未能蓋過四代機的風頭。熱衷于爲兵器命名的網友們爲成飛這型戰機取了一個一語雙關的名字——“黑絲帶”,似露非露又充滿誘惑的戰機恰如黑絲,又契合了這型戰機的機身塗色和“四代”諧音。
  首飛
東方網1月11日消息:據成都網友目擊,中國殲20隱形戰鬥機已于2011年1月11日中午12時50分左右在四川成都進行首次升空飛行測試,起飛時發動機未開加力,滑行約200米左右升空,在13時08分成功著地。整個首飛過程是在殲10S戰鬥教練機陪伴 網友拍攝的首飛照片(12張)下完成的,曆時大約18分鍾,取得成功。在殲-20成功完成首飛落地後,試飛現場內外歡呼聲一片,機場外的圍觀群衆也接連放起鞭炮。   
中國國防部外事辦公室副主任關友飛11日晚在回答有關殲20戰鬥機試飛問題時表示,中國發展武器裝備不針對任何國家和特定目標。從時間上看,沒有任何針對性,是正常的工作安排。關友飛強調,中國永遠不稱霸,不搞軍事擴張和軍備競賽,不會對任何國家構成軍事威脅
  參數
以下暫爲估算數據。   
空重:16噸  
戰鬥全重:25噸   
燃油:10噸   
最大起飛重量:36噸   
武器裝載能力:10噸   
機身長:21米   
翼展:13米   
最大飛行速度:2.2馬赫   
巡航速度:1.6馬赫   
最大飛行高度:20000米   
航程:4500公裏(帶倆副油箱)   
作戰半徑:1500千米   
主要武器:霹靂21組合動力空空導彈,霹靂12激光制導導彈,霹靂10雷達制導導彈,霹靂8紅外制導導彈,多用途精確制導武器,自由落體炸彈等   
飛行員:1人   
最大過載:10G   
雷達反射面積:0.05平方米   
紅外信號強度:預計和F-35相當
  配置
鴨式對于超巡十分有利,對于超機動也同樣有利。無尾三角翼有利于實現面積律,這是人們早已熟知的。另一方面,由于隱身的需要,機翼後緣不應該是平直的,機翼後緣都帶有前掠可以在相同翼展情況下增加翼面積,降低翼載,並增加翼根長度,改善翼根受力情況,但這使得翼根後緣十分靠後,常規平尾的位置很難安排, F-22 和 T-50 都只得在機翼後緣斜切一角,才能擠進平尾。由于平尾和重心的距離很近,力臂較短,只有用較大的平尾面積才能管用。T-50 的平尾面積縮小,但如果力臂可以拉長的話,本來可以進一步縮小的。但采用鴨式布局的話,鴨翼在機翼前方,不和後延的翼根沖突,比較好解決。四代的鴨翼相對主翼的位置比殲-10 進一步靠前,增大了力臂,增強了效用,所以較小的鴨翼就可以達到很大的作用。     
       四代這樣的遠距耦合鴨翼的優點早已爲人們所熟知,但爲什麽在戰鬥機上只有歐洲“臺風”才使用呢?因爲鴨翼可以有兩個作用:配平和渦升力。遠距耦合鴨翼有利于配平,但不利于産生渦升力。配平力矩強有利于加速改變機頭指向,渦升力強有利于穩定盤旋,兩者各有各的用處,但通過鴨翼的位置很難兼顧兩者要求。另一方面就是飛行員的視界,遠距耦合鴨翼常常遮擋了飛行員側下方的視界,十分不利于空戰格鬥,歐洲“臺風”就有這個問題。但四代的長度很長,鴨翼在飛行員肩膀後的進氣口上唇,對空戰視界的影響很小,因爲鴨翼下的視野早已被機翼擋住了,即使不安裝鴨翼,那片視野也同樣看不到。
據測算,四代的機身長度達到 21.30 米,比 F-22 的 18.92 米和 T-50 的 20.40 米都要長,和米格 1.44 的 21.60 米差不多。四代的進氣口在機身兩側,機體本身較寬大,而機尾噴口是緊密並排的,所以可以肯定四代的進氣道有相當程度的彎曲。加上 DSI 的有限遮擋,發動機正面不暴露在直射雷達之下是可以肯定的。四代機身爲什麽那麽長現在還不清楚,有幾個猜想:   
1、 機內武器艙布置的需要 
2、 進氣道設計需要   
3、 翼面積和遠距耦合鴨翼的需要   
       現在還不清楚四代的機內武器艙的大小和分布,但有了那麽長達的機體,機內武器艙的空間應該比較充裕。F-22 也是彎曲進氣道,但 F-22 的總長要短很多,這可能是因爲美國的進氣道設計水平和發動機長度的關系,也可能是 F-22 采用固定進氣道,而四代采用可調進氣道。
       四代采用了 DSI(無附面層隔板超音速進氣 ),用三維複雜曲面的凸曲面(鼓包狀,用于壓縮氣流)把進氣中的附面層迎面剖開,然後用壓力梯度頂到進氣口的兩角泄放。不過四代的 DSI 有三個特別的地方,一是不對稱,凸曲面的位置偏上,而不像常規 DSI 的對稱設計,這可能是照片不清晰造成的錯覺;二是進氣口側唇口帶有後掠,這是世界上已知 DSI 中絕無僅有的;三是四代的進氣口是可調的,這也是第五代戰鬥機中唯一采用可調進氣口的。   
成飛一定是世界上 DSI 經驗最豐富的飛機公司了,一口氣設計了三架 DSI 戰鬥機:梟龍 04、殲-10B、四代。相比之下,洛克希德-馬丁只有 F-35,研究機不能算。成飛在四代上采用這樣特別的 DSI,是有道理的。進氣口設計需要做 3 件事情:   
1、 分離附面層,保證幹淨氣流進入進氣道   
2、 在大迎角下也保證正常進氣   
3、 在超音速飛行時把進氣氣流減速到亞音速,並增加壓力,也就是所謂的總壓恢複
       四代 DSI 恰好在這三個方面都用最小的折衷做到了。DSI 本來就是用來分離附面層的,DSI 的附面層分離效果好,阻力小,總壓恢複好,但 DSI 只能對一個有限的速度範圍優化,很難做到對很大的速度範圍都高度有效。另外,DSI 的凸曲面設計本來就相當複雜,需要考慮三維流場和壓力分布。爲了隱身,四代的機頭是菱形截面,進氣口是像 V 形一樣向兩側傾斜,在大迎角下流場更加複雜。爲了改善大迎角下進氣口對空氣的“捕捉”效果,進氣口像 F-15 一樣帶一點後掠。爲了不給 DSI 設計帶來太大的困擾,後掠沒有 F-15 那麽大。但 V 形機頭下半部的前機身預壓縮能力不足了進氣口後掠不足的缺憾。另外,正因爲進氣口後掠,下唇位置靠後,所以凸曲面位置偏上,和凸曲面剖開造成兩撇“胡須”的下一半的位置正好對上。
       四代之前,所有隱身戰鬥機都采用固定進氣口。固定進氣口結構簡單,沒有可動部件,雷達反射特征小。從 F-22 開始,固定進氣口幾乎成爲隱身戰鬥機的固有特征,F-35、T-50 都是固定進氣口。但固定進氣口只能對較小的馬赫數範圍優化,F-16 采用固定進氣口之後,盡管推重比 F-104 增加了 40%,但最大速度相當,部分原因就是因爲 F-16 的固定進氣口是爲跨音速格鬥而不是最高速度而優化的,而 F-104 的進氣口是可以通過半錐可調,所以在更大速度範圍內保持最優。在超音速飛行時,進氣口的唇口也造成激波,激波的鋒面好比氣簾,氣流通過激波鋒面的時候得到減速。可調進氣口可以在不同速度下有效地控制激波的形狀和位置,使氣流達到發動機正面的時候爲最優速度、最高壓力。不可調進氣口只能在設計速度做到這一點,在其他速度下,要麽氣流速度依然過高,發動機前面幾級壓縮機非但起不到壓縮機的作用,反而變成風車,使氣流減速到亞音速;或者速度過低,大大增加壓縮機的負擔。
F-22 采用加萊特進氣口,也稱雙斜切雙壓縮面進氣口,或者斜切菱形進氣口,不同的說法,都是一個意思。這個設計比 DSI 超音速性能好,適應的速度範圍更大,但畢竟還是固定進氣口,最終逃不過固定進氣口的限制。好在 F-22 有兩臺變態的發動機,超音速巡航沒有問題。T-50 的超音速巡航性能現在不清楚,T-50 的進氣口和 F-22 有所不同,但原理大致相似。F-35 采用 DSI,只有一臺發動機,盡管推力變態,還是力不從心,最高速度只有 M1.6,超巡就免提了。四代要做到超巡,但中國沒有 F-22 這樣變態的發動機,只有用可調進氣口來幫忙,達到足夠的超巡性能。四代的進氣口上唇可以下垂,像 F-15 一樣,這就是可調進氣口。和 F-15 不同的是,F-15 的可調進氣口是暴露在外的,而四代的可調進氣口是包攏在進氣口結構內的。四代這樣做當然是出于隱身的考慮,但可能造成進氣口唇口較厚、阻力增加的問題。工程設計本來就是得失權衡的過程,只要最終結果得大于失,這就是值得的。不過四代的進氣口上唇下垂如何避免和 DSI 的鼓包打架,這還是一個有趣的問題,有待更多的細節圖片才能解惑。活動上唇和固定外殼之間不可避免的間隙裏,如何避免雜物和塵土嵌進去,造成可調上唇動作受阻,這也是一個具體的工程問題。四代的進氣口可算是 DSI、加萊特和 F-15 那樣的可調鍥形的結合體,這也給了四代正面大青蛙一樣的特征。 有的示意圖上,四代的鴨翼是箭形的,但從正面照片來看,鴨翼是梯形的。按照盡量減少邊緣角度的 edge alighnment 原則,機翼形狀應該和鴨翼一致,機翼、鴨翼前後緣對齊。如果最後證明鴨翼不是梯形而是箭形的,那也無妨,鴨翼和機翼的前後緣不一定需要左面對左面,左面對右面也是可以的。機翼采用 M 形或 W 形雖然也符合 edge alighnment 原則,但增加了內角和凸角,增加後向雷達反射特征,能避免最好避免,只有在前掠後緣導致翼根長于機體長度的時候才不得已而爲之。雙垂尾的形狀估計了鴨翼一致,有利于邊緣對齊。垂尾翼尖斜切一刀,估計機翼、鴨翼也有同樣角度的斜切一刀。米格戰鬥機的垂尾經常有這麽一刀,F-15 的翼尖也是這個樣子,這是爲了躲開翼尖渦流造成的額外阻力。     
       四代的鴨翼是全動的,四代的雙垂尾也是全動的。已知戰鬥機中,只有 T-50 是全動垂尾,F-22 和 F-35 都是常規的固定垂尾加可動舵面。全動垂尾和全動平尾一樣,都是飛控要求和水平提高的結果。傳統的橫向穩定的飛機設計中,後機身的水平方向投影面積應該大于前機身,這樣飛機就像風向標一樣,在橫向是自然穩定的。後機身是指整機重心以後的部分。現代戰鬥機的發動機占了飛機重量的不小的一部分,飛機重心越來越靠後,所以機翼也靠後,造成 F-18 這樣機頭像仙鶴一樣長長地伸在前面的樣子。但這樣,後機身的投影面積就越來越依靠垂尾,一個垂尾不夠,有時還需兩個垂尾。雙垂尾還有額外的好處,可以把舵面差動動作(也就是同時向外,或者同時向裏),充當減速板使用。像 F-18 那樣的外傾雙垂尾的舵面差動動作的話,還可以産生額外的壓尾力矩,幫助飛機及早擡頭,縮短起飛距離。外傾的雙垂尾還有降低側面雷達反射面積的的好處。對于遠處照射過來的雷達,入射角基本上可以等同于水平入射,直立的垂尾像鏡子一樣反射,外傾的垂尾就明顯降低了雷達反射特征。不過外傾的雙垂尾在飛控上比較別扭,不光産生偏航力矩,還産生滾轉力矩,要達到飛行員的無憂慮操作,需要較高的飛控水平。四代比這還進了一步,采用了全動垂尾。全動垂尾變被動的自然穩定爲用主動控制達到方向穩定,好處是可以用較小的垂尾,重量和阻力都較小,雷達反射面積也小,壞處是對飛控要求進一步提高。四代采用這樣極端的技術,說明了成飛對先進飛控的信心。
       但四代飛控之變態不在于此,而在于可動邊條。在衆多側視圖中,不大爲人注意的是鴨翼和機翼之間的邊條,有一條清晰可見的縫線,這只能是可動邊條。四代的遠距耦合鴨翼注重配平作用,有助于敏捷的機頭指向,但對于穩定盤旋所需要的渦升力沒有太大的幫助。歐洲“臺風”在鴨翼和機翼之間增設了一對小小的擾流片,用于産生渦升力。四代大大地進了一步,鴨翼和機翼之間的邊條是可動的。由于和機翼在同一水平面上的緣故,四代的鴨翼略帶上反。一般說上反翼增強橫滾的穩定性,用于自然穩定性不足的下單翼。四代鴨翼相當于上單翼,上單翼用上反十分罕見,對敏捷性是負面影響,但鴨翼面積太小,這點影響可以忽略不計。但鴨翼略帶上反,減少對邊條的遮擋,可以增強邊條的作用。四代的邊條是小小的,比較狹窄,畢竟在鴨翼後面,太寬大了沒用。但這不等于邊條就無所作爲,尤其是邊條可以可控下垂。可動邊條可以強化渦升力,並且可以控制渦流走向。米格-29K 也采用了類似的技術,不完全一樣,但思路相近。米格-29K 的大邊條下有一對可以在起飛著陸是放下的擾流片,這一對擾流片大大增強了渦升力,所以不需要蘇-33 那樣的鴨翼就可以實現航母上的滑躍起飛。不同的是,米格-29K 的擾流片只在起飛、著陸時使用,對機動飛行沒有助益,四代的可動邊條在所有時候都可以發揮作用,這就是全新設計和改進設計的差別,也是飛控的差別。   
       四代比較引人注意的“倒退”(楨:?)是那一對腹鰭。在傳統設計中,腹鰭是後機身投影面積的一部分,是爲了降低過高的垂尾用的,在大迎角垂尾受到機體遮擋時,腹鰭的方向穩定作用也比垂尾更顯著。但四代采用全動垂尾的目的就是用主動控制代替被動的自然穩定性,在用腹鰭在道理上說不通。即使在大迎角垂尾作用受到削弱時,也可以通過副翼和襟翼的差動動作造成不對稱阻力,達成偏航控制。B-2 和 YF-23 就是這樣控制的。事實上,所有第五代戰鬥機中,四代是唯一采用腹鰭的,F-22、F-35、T-50 都沒有采用腹鰭。T-50 或許可以用推力轉向補充大迎角方向穩定性的主動控制,F-22、F-35 可沒有這樣的能力,F-22 的推力轉向只能上下動,不能左右動。事實上,在西方的第四代和四代半戰鬥機中,只有 F-14 和 F-16 采用腹鰭,F-15、F-18、“鷹獅”、“臺風”、“陣風”都沒有腹鰭。蘇聯第四代的蘇-27 有腹鰭,米格-29 也沒有。那爲什麽四代回到已經“過時”而且和主動控制思路相悖的腹鰭呢?有可能這是米格 1.44 的影響,這是可動腹鰭,用于大迎角時的主動控制,或者這只是四代技術驗證機階段的過渡措施,作爲減小面積垂尾的保險。
       媒體
       美國報道
       美國防務新聞網2011年1月6日文章稱,隨著中國軍事技術的飛速進步,包括新型反艦彈道導彈和可能存在的能夠躲避雷達的第五代隱形飛機,正引起五角大樓官員的密切關注。特別是中國的五代隱形飛機的現身,恰好處于美國國防部長羅伯特?蓋茨出訪北京會晤中國國防部長之前的幾天。   
       美海軍情報機構負責人、海軍中將傑克?多瑟特昨日表示,五角大樓低估了中國研發和曝光反艦彈道導彈的速度,而該導彈能夠擊中機動性十足的美國航母。他還表示,現在就斷言美國對中國建造第五代隱形噴氣式戰機的能力存在誤判還爲時尚早。   
       多瑟特向防務記者表示,“我們已對大量的評估做出了准確判斷,但也低估了一少部分。”他稱,根據海軍情報機構的分析人員和美國太平洋司令部司令羅伯特?威拉德上將的說法,目前東風-21導彈已具備所謂的初步戰鬥能力。   有關報告稱,中國在軍事技術上取得的進步已經引起五角大樓和共和黨控制的國會衆議院的高度關注,特別是當這些技術可能威脅到美國海軍在太平洋地區的支配地位。正當美國國會准備考慮削減國防預算之時,而中國取得軍事技術進步的新聞被曝光出來了。   
       新加坡國立大學李光耀公共政策學院的訪問教授黃景表示,五角大樓此時披露中國最新的軍事消息可能與國會正在討論國防預算問題有關,因爲中國花費大筆國防開支用于新型飛機、導彈、潛艇以及即將下水的航母的研發已經十幾年了。   美國媒體自然也對“殲-20”的消息傾注了極大的熱情。有媒體認爲,中國一些主要平面媒體在頭版刊登出疑似“殲-20”戰鬥機的照片和相關文章後,中國各大網站紛紛轉載,而中國官方對此事處理的態度則相對較爲低調,並未出面澄清,因此,這可能是中國軍方有意爲之,希望借此向外界傳遞信息。   
       《紐約時報》的報道表示,“殲-20”的照片悄然浮出水面,似乎在爲美國國防部長蓋茨本周末與北京方面軍事高官的會面舉辦了一場別開生面的“歡迎大會”。美方分析家認爲:“這是中國人的震懾手段,他們想要借這些照片向美國和蓋茨先生展示自己的肌肉。”   
美國福克斯電視臺報道指出,雖然有部分軍事專家認爲照片上所謂的“殲-20”戰鬥機只不過是一個實物模型,而不是具有真正相應功能的隱形戰鬥機,但更多的專家卻對其真實性深信不疑,而且表示這張照片後面傳遞出來的信息是——中國軍方在研發與美國F-22隱形戰鬥機對抗機型的進展方面,正以“超過預期”的速度前進。   
       “正在崛起的力量”   
       黃景教授表示,“一個顯示的超級大國美國看起來似乎停滯不前甚至衰落,與此同時另一個崛起的力量正漸漸浮出水面。這種比較使得整體情況更需要被重視。”   
       多瑟特稱,中國在進行了足夠次數的東風-21D陸地試驗後得出結論:“該導彈系統本身是具備作戰能力的”。然而,黃景也表示,中國至今尚未展示出該導彈在戰爭狀況下的有效打擊能力。   
       “中國威脅論”   
美國防部長蓋茨在2010年9月16日的演說中稱,中國“對反艦武器和彈道導彈的資金投入可能威脅到美國在太平洋地區的軍事打擊能力及其救援盟友的主要方式——特別是對其軍事基地和航母戰鬥群的沖擊。”   有關報告稱,按計劃蓋茨將于下周訪問中國,爲了進行尋求改善中美軍事關系的會談。多瑟特有關東風-21D狀態的評論比去年8月五角大樓公布的有關中國軍事的最新年度報告要更加深入。   
       這份2010年度報告收錄了東風-21D新型導彈的飛行剖面略圖,但並未表明該導彈已具備或接近具備初始戰鬥能力。同時,報告也未提及近來在互聯網被曝光的中國新型隱形戰鬥機J-20。   
       多瑟特稱,美國情報部門在中國研發能夠檢測和攻擊機動性軍艦的技術方面尤其存在誤判。多瑟特現爲包括美海軍情報部門在內的美國信息控制海事操作中心海軍辦公室的負責人。   
       “驚人的進步”   
       多瑟特表示,對于中國人在彈道導彈方面的進步,如果在5年前被問及,“我們當然不會想到他們能走的如此之遠。” 他還表示,“這項技術顯然提高了中國采用導彈齊射方式擊中機動目標的概率。”不過,中國已展示出其能夠有效利用該導彈執行任務的能力,多瑟特稱。他表示,“中國已經進行了該導彈的陸地測試,但據我們所知,他們尚未進行針對機動目標的水面測試。”   
       多瑟特稱,中國擁有“情報、監管和偵察力,他們的軍艦上也裝備了能注入導彈並協助其擊中目標的傳感器。因此,他們能夠開始啓用了嗎?是的,我是這樣認爲的。”他補充到,“中國能否熟練利用該導彈”的打擊能力還尚不明確。 
       “隱形戰鬥機”   
       有關報道稱,J-20的照片在互聯網上曝光後,美國《航空周刊與空間技術》周一報道稱,J-20飛機正在進行作爲首次試飛前奏的早期滑跑試驗。該飛機可與美國的F-22相媲美,將是中國的第一架隱形飛機。   
       多瑟特表示,“我認爲時間將告訴我們是否低估了J-20。因爲我還不確定在這個問題上我們是否存在誤判。要證明這一點可能需要花費更長的時間。”他表示,對他來說J-20的曝光“並不意外”,該飛機何時能具備初始作戰狀態他還不太清楚。   
       有關報道稱,多瑟特表示“他們已經能在軍事制造和隱形飛機領域注資只是問題的一個方面。事實是他們正在這些方面取得進步,這並不讓人意外。”多瑟特稱,“他們還能走多遠?我不知道。顯然他們已擁有最初的雛形。J-20是否先進,在列裝部隊前他們需要經曆多少次的嘗試和試驗?我也不知道。”他表示,J-20要想達到列裝部隊的狀態還需要好多年時間。
       俄羅斯報道
       專家表示懷疑:   
       “俄羅斯方面對于2011年1月3日以來疑似中國研制的“殲-20”戰鬥機照片在互聯網上流傳一事持相對謹慎的態度。雖然各大主流媒體並沒有對此進行正面的報道和猜測,但是俄軍事領域的專家們則在不同場合針對中國五代機進行地面試驗的消息進行了表態和分析。   
首先就有一些專家對中國研制出第五代戰鬥機的可能性表示強烈的懷疑,甚至引用了孫子的“兵不厭詐”來形容這一消息的流傳。他們認爲,中國目前尚不能獨立研制第四代戰機,反而突然研發出更繁雜的第五代戰機,這種可能性很小。持懷疑態度的俄羅斯專家還指出,現在中國的一個主要問題是還不能獨立研制符合現代標准的航空發動機,在未來5-10年內中國未必能解決這個問題。   
       當然也有一部分俄軍事專家不排除中國能夠研制出“殲-20”戰機的可能性。俄專家根據網上披露的照片分析說,中國的第五代戰機可能是俄美第五代戰機的混合體,因爲飛機頭部明顯在模仿美國F-22“猛禽”戰鬥機,而尾部則拷貝了俄第五代戰機Т-50。他們認爲,中國人在國防研發上一直舍得花錢,而且把從俄羅斯和前蘇聯購買的飛行裝置技術運用到了軍事航空領域。中國可能一直在秘密研制第五代戰機,如今正在進行地面試驗,至于第五代戰機的列裝,不排除中國會比俄羅斯更早。
       澳大利亞報道
       澳大利亞防務專家卡羅?庫珀9日在空中力量雜志發表文章,詳細介紹了中國J-20戰機的性能及其所可能帶來的戰略性影響。文章稱,J-20戰機的設計特點使其可以安裝不同的電子設備和武器組件,執行一系列戰略性任務:遠程/持續攔截任務、遠程空戰和護航任務、戰區攻擊任務、遠程戰區監視任務、電子攻擊任務以及作爲反衛星武器發射平臺。   
       文章稱,無論殲-XX(殲-20)戰機是概念驗證機,還是量産戰機原型機,它都證明了中國工程師掌握了先進隱形設計技術。該機設計采用了美國此前應用在F-22“猛禽”戰機上的外形設計,而且還具有一些F-35聯合攻擊機的外形特點。不熟悉殲-20戰機背景的觀察員,或許會誤以爲這是洛克希德?馬丁公司研制的作品。   
       文章指出,成都飛機公司工程師之所以能夠精確複制美國戰機外形特點,可能是因爲其對美國戰機高精度圖片進行了逆向分析。然而,這也提出了一些非常好的問題,例如在這種逆向研究方面,中國是否得到了直接或間接非公開幫助。在隱形設計方面,機身外形設計非常關鍵,是戰機雷達截面的決定性因素。如果機身外形設計不佳——F-35戰機的機尾和機身下部設計就是實例——無論使用多少雷達吸收材料或塗層,都無法彌補由戰機設計所需重量和體積産生的性能問題。相反,如果機身外形設計優秀——例如B-2A“幽靈”戰機——那麽在使用壽命中,雷達吸收材料或塗層的書逐步改進,就會改良戰機的隱身性能。   
       通過巧妙借鑒同時代美制隱形戰機的外形設計,成都飛機公司的工程師就能夠以最低的風險和代價,開發出優秀的基本機身外形設計,而且,從長遠來看,隨著中國雷達吸收材料或塗層、選頻雷達天線罩、低信號天線和發動機噴嘴技術的日益成熟,中國的隱形設計還有進一步提高的潛力。這就意味著,在2025年生産的殲-20戰機派生機型,與2015年同款機型的機身相比,隱身性能更強。   對于中國國産戰機而言,具備強大隱身性能的外形設計的引入,是一個空前進步。而且,該戰機還開創了中國國産戰機的另外一個新例:該機機身設計明顯意在使之可有效在高空進行超音速巡航。另外,殲-20戰機采用的三角翼鴨式部局並不同于俄羅斯在其“胎死腹中”的米格MFI設計。超音速巡航意味著該機速度較遺産戰機和地對空導彈快,還相當于增加了空空導彈和智能導彈的射程,而且在近戰時還可提供能源優勢。   
       就體積而言,殲-20戰機與美國的FB-22A型戰區轟炸機建議規格相似,後者爲專用轟炸機,機構具備情報/監視/偵察能力,設計用于在超過1千海裏的作戰半徑內,以超音速打擊目標。把殲-20戰機設計稱爲中國版F-22A戰機是毫無意義的,很明顯,殲-20戰機設計用于空戰,三角翼鴨式布局設計可提供足夠的超音速飛行和超音速巡航能力,而且如果配備足夠推力的發動機,還可提供近音速機動性能。在技術戰略方面,隱身性能和超巡航能力的結合,提供了高致命性和高生存能力,超巡航能力可提高出動架次,而其戰機作戰半徑則可提供一種能夠有效扮演冷戰時代F/FB-111戰機和未來美制FB-22家族戰機的角色的戰機。如果可充分利用三角翼鴨式布局,該戰機就能夠有效扮演F-15C和F-22A戰機的角色。
       巴基斯坦報道:
       J20震撼全球航空界 中國將借此控制南中國海   
據巴基斯坦“愛國者”網站1月12日報道,中國J-20隱形戰鬥機震撼了全世界。似乎沒有任何一款戰鬥機像J-20一樣擁有這麽大的影響力。J-20原型機的圖片已經被用于討論是否重新恢複美國F-22戰鬥機的生産計劃。   
       J-20戰鬥機包括兩種版本。一種使用了中國國産發動機WS-10A,另外一種使用了俄羅斯産發動機AL-31FN。當中國研究人員繼續研制尺寸大于F-22的戰鬥機時,他們需要繼續測試國産發動機的性能。這種尺寸較大的隱形戰鬥機的航程達到2400公裏,可以攜帶反衛星導彈。從此以後,中國可以控制南中國海,保護中國文明,防止他人獵取。目前的進展只是初步階段。中國在技術方面的獨立性將加快變化幅度,提高技術能力,從而研發下一代戰鬥機。當美國集中發展無人駕駛飛機時,中國在技術發展上采取雙軌制。   
       J-20隱形戰鬥機將從根本上改變亞洲地區力量均衡。日本和韓國可能選擇研發國産戰鬥機。而印度經過三十年的研發之後剛剛趕上第二代戰鬥機的水平。印度研發的新型戰鬥機可能會在2016年服役。印度沒有研發國産發動機所需的本地研發或生産設施。這使印度在技術上受制于西方國家。美國僅僅向印度提供F-16s戰機。即使美國向印度出售F-22戰機,也要到2020年才可能實現。這顯得十分危險。對于印度來說,唯一的拯救者就是Su-35戰鬥機。印度目前正在期待購買T-50/FGFA戰機。   
       印度從美國購買的F-16s戰鬥機在2020年才能陸續到達印度。這將使印度在今後十年最好的時期內陷入戰鬥機真空狀態,無法擁有合適的戰鬥機保護自己。 巴基斯坦計劃每年生産35-50架JF-17“梟龍”戰機。目前,巴基斯坦空軍已經擁有兩個JF-17戰機中隊。巴基斯坦將在未來十年對JF-17戰鬥機進行修改。巴基斯坦空軍計劃生産500架“梟龍”戰機,並對外出口。從戰機出口中得到的收益將用于研發隱形技術和新發動機。與此同時,巴基斯坦也在與中國合作研發FC-20戰鬥機。與JF-17相比,FC-20戰鬥機擁有更強的動力和尺寸更大的發動機,從而可以擁有更高的航程。中國和巴基斯坦正在合作修改J-10B戰鬥機的設計方案。根據新的協議,巴基斯坦也將投入到空間開發中。空間開發的成果將在未來數年內顯現。巴基斯坦空間和外大氣層研究委員會(SUPARCO)與中國航天局之間的合作非常緊密,正在集中研發衛星。
       專家分析,殲20至少有6項技術世界領先。   
       第一、中國四代重殲的氣動構型決定了,升力特性是目前所有四代機當中最佳   
中國四代重殲采用了“鴨翼邊條翼升力體”綜合布局結構,把鴨翼、邊條翼、升力體三者結合一起的,這是成飛在全世界第一個采用的,在全球已有的四代戰鬥機(F22、F35、俄國T50)當中,升力特性最好、升力系數最高。美國F22、F35、俄國T50都只有變形的、大小不等的邊條翼,而按照有關論文,中國四代重殲采用鴨翼同邊條翼和升力體結合之後,升力系數最大比“單純采用邊條翼的戰機”提高四成,何況F22/F35的邊條都是變形小邊條。這意味著中國四代有著更短的起飛距離、以及大約2015年左右中國WS15發動機到位之後更優秀的穩定盤旋能力以及機動性。   
       第二、中國四代重殲的氣動構型決定了,俯仰、側滑、橫滾、轉向尤其是瞬間盤旋的能力和效率,是目前所有四代機中最佳或者最佳之一   
       目前所有四代機當中,氣動面采用“鴨翼+前後襟翼+全動尾翼”綜合布局提高飛控能力的,四代的差動鴨翼可以和全動小垂尾同步實施偏轉,這目前只有中國四代重殲一家。所有的四代機都有前後襟翼,T50、F35也采用全動尾翼,但是它們沒有鴨翼同全動尾翼聯動,控制俯仰、側滑、橫滾、轉向尤其是瞬間盤旋的能力和效率,低于中國四代重殲。這意味著不論亞音速、跨音速、還是高音速狀態下,戰機的俯仰、側滑、橫滾、轉向的能力和效率,也就是戰鬥過程中的“占位”、 “搶位”能力和速度,超過T50、F35。而F22畢竟是1990年試飛的機型,采用的是80年代的技術,氣動布局上連全動尾翼都沒有,靠的是二維矢量噴管與襟翼的共同作用,可以有限控制俯仰和轉向而已。想想看,在航向基本都未來得及變化的時刻,我們四代重殲的機頭指向已經迅速改變、瞄向敵機,加上我們研發中的大角度離軸發射的導彈,誰先發射攻敵,誰占據先機,不言而喻。而這還只是瞬間盤旋能力(簡稱瞬盤)優秀的表現而已。   
       第三、中國四代重殲采用了獨創的“可調DSI進氣道”   
       在美國F35的DSI進氣道技術上更先進一步美國F35、或者中國梟龍、中國J10B型戰機上面的DSI進氣道,是不可調的。這意味著采用這種進氣道的戰機,盡管得到了減重、總壓恢複比較優、間接提高發動機推力的優勢,但是,局限在于:這種優勢只能固定在某一速度範圍。但是中國四代重殲采用了“可調DSI進氣道”,鼓包固定但是進氣道側等位置可調,有效隨速度變化改變進氣量,從而達到各個主要速度段的優秀的總壓恢複比,在各個主要速度段間接提高發動機的推力。這一技術同未來2015年左右即將實用化的十五到十八噸級推力的WS15發動機相結合,可以確保中國四代重殲在目前所有四代戰機中的動力優勢。澎湃的動力將意味著更好的加速性、爬升率、超巡能力、以及更強的穩定盤旋能力。
       第四、中國四代重殲的主翼後掠角較大,與細長機身等因素綜合支持高音速能力   
超巡能力在發動機到位之後可超越F22從畫圖測量看,中國四代重殲的主翼後掠角較大,達到了47度乃至48度。高于F22。加之細長的機體迎風阻力小,這一構型可以實現高音速能力。在十五到十八噸級推力的WS15到位之後,這一翼型和機型,超巡能力超過F22毫無問題,更不談F35。這意味著更高的接敵速度、以及更高的逃逸速度和生存能力。   
       第五、中國四代重殲的隱身能力達到空軍指標,有消息稱已經采用的等離子局部隱身技術、反無源探測塗料,可以使中國四代重殲隱身性達到和超越F22隱身方面   
       目前中國四代重殲的正面雷達反射面,比之F22多了鴨翼、腹鰭四個反射面。但我們已經看到:1、中國空軍在招標中已經做過各個競標型號的RCS 雷達反射面的微波暗室測算。目前推出的四代重殲是各個招標方案中最優的。2、目前出現的四代重殲的顔色是墨綠色的,完全不同于三代機 J10/J11出廠時的黃皮機,是複合材料和隱形材料的顔色。也就是包括鴨翼和腹鰭也使用了隱性塗料。3、鴨翼、腹鰭同機體的結合部,容易産生爬行波等雷達反射源的部位,有消息稱已經采用等離子局部隱身技術,可以使隱身問題完全彌補。4、更新的塗料可有效抑制無源探測,即在塗料中放入某種特定的磁性材料,傳導電流塗層,從而導致照射到機體表層的電視信號電波、手機信號電波、電臺信號電波,等等,也被吸收,從而實現“反無源探測”(例如名噪一時的捷克維拉雷達)。至于側面反射面積,大家比較一下中國四代重殲同F22的尾翼大小,即可一目了然地知道:F22畢竟是八十年代技術的産品。   
       第六、中國四代重殲的氣動構型,“系統集成”、“技術集成”能力世界第一
中國四代重殲集全球優秀三代機和四代機的大成于一體,是采用現有優秀技術最多、綜合最爲完善的機型。某著名工業國有一句名言,綜合就是創造。從目前已經曝光的中國四代重殲的照片分析,中國四代綜合了全球7種優秀戰機的十種以上的優秀技術于一體。這些技術包括:美國F22的菱形機頭+F22的整體式黃金鍍膜艙蓋(中國四代重殲與此相似度九成以上);美國F35/中國梟龍的蚌式進氣道的中國改進型(中國四代采用可調式DSI進氣道);中國J10的鴨翼的改型(中國四代采用了上反鴨翼,與下反主翼等翼面配合,共生渦升效應);中國梟龍或美國F18的大邊條翼的改型(F22/F35/T50只有變相的小邊條,産生的渦升力有限);中國J10的三角翼的切尖改型(接近梯形翼,有利于高速性);中國J8式的利于高速性的長機身(“長細比”大,有利于高速性);美國F35俄國T50的全動垂尾(中國四代重殲的全動垂尾大小,明顯小于F22);翼身一體技術(中國四代重殲的上單翼同機身一體化無縫銜接,利于隱身)、 俄羅斯米格1.44腹鰭(正好從側面擋住了發動機尾噴口,同時兼顧航向的穩定性)
       噱頭
       最關注中國新式武器的當屬美軍。美國媒體在報道殲-20時,總會將其與美國引以爲傲的F-22隱形戰機進行對比,人爲地造出一個“中美隱形戰機大比拼”的噱頭。美國彭博新聞社網站1月7日的文章就以《中國隱形戰機意圖反制F-22、F-35》爲題,渲染中美隱形戰機對抗的氣氛。   
       報道稱,根據媒體透露出的照片顯示,殲-20近來正在進行首飛前的地面滑行測試。對于中國在隱形戰機領域的最新進展,美國海軍情報部門在一則聲明中指出,中國人深知發展本國民用和軍用飛機的價值,他們正在積極研發新一代技術和相關的子系統(包括:雷達、發動機和武器),最近現身的殲-20就是這方面的體現。美國海軍情報分析人士指出,中國新式隱形戰機的設計,就是被用來“反制”F-22和F-35的。一些美國軍方人士和專家甚至通過對所謂的“殲-20圖片”進行專業判讀來分析這種神秘戰機的性能,進而與美國同型裝備進行比較。 據美國福克斯新聞網報道,美國海軍頂級飛行員、曾在伊拉克執行過44次作戰任務的馬休?巴克利稱,“它(殲-20)可能會突然飛到我們面前,這確實很令人擔憂。”巴克利指出,殲-20的機身呈現不規則的形狀,同時又沒有副油箱和導彈等外挂系統,因此具備不錯的隱身性能。“我們可以說,殲-20采用了相當成熟的隱形設計,與之相比,我駕駛過的F-18在雷達屏幕上就像一輛有18個輪子的馬車。”美國國際評估與戰略中心網站刊發中國軍事問題專家理查德?費舍爾的猜測稱,配備殲-20的發動機正處于研發之中,其推力有望達到15至18噸,將會超過F-22。費舍爾說:“根據我們了解到的信息,殲-20在某些方面確實優于F-22,甚至可以斷定,它完全強于F-35。”還有一些西方戰鬥機專家認爲,殲-20在超音速巡航和靈敏度方面可能要弱于F-22,但可能裝備更大的武器艙,並攜帶更多的燃料。                 美防長稱中國研發隱形戰機速度超過美方預期?     
應中國國務委員兼國防部長梁光烈邀請,美國國防部長羅伯特-蓋茨一行將于2011年1月9日至12日訪華。在前往北京的途中,蓋茨又一次表達了對中國新研發的隱形戰機的“擔憂”,並稱美國國防部已對今年的預算做出調整,以“應對中國軍力的發展”。   
       美國《商業周刊》2011年1月8日報道,本周早些時候,美國負責情報信息的海軍副作戰部長傑克-道斯特稱美國“低估了中國武器的研發速度”。他說,中國的彈道導彈“最終將有可能擊中一艘航行中的美國航母”。而蓋茨則在此次前往北京的途中又一次表示,中國研發隱形戰機的速度也遠遠大于美國的預期。“我們知道他們一直在研發隱形戰機。但他們的進程也許比我們情報人員預計的稍微快一點。”   
       報道稱,爲應對中國軍力的發展,蓋茨在6日公布的國防預算修改議案中削減了很多耗資巨大的計劃,將資金轉移至其它領域。其中,海軍將加速研發電子幹擾機,對那些試圖阻止美國介入某片海域或領空的軍事力量進行幹擾。具有投資優先權的領域集中于“反介入項目”。   
       報道還稱,蓋茨認爲中美建立穩定的軍事對話機制,將是中美定期政治與經濟會談的“補充”。“我希望這次訪問將加強中美關系中發展得不夠的部分。”   另具法新社2010年1月8日報道,雖然認爲中國新隱形戰機“到底有多隱形仍是個問題”,蓋茨仍有前往北京的飛機上對隨行記者說:“他們很顯然有使我們的某些能力面臨風險的潛力。我們必須對他們加以留意,並且以行動對此做出恰當的回應。”
       座艙在2010珠海航展上,中航工業展出了國産第四代座艙模擬器,這也是殲20首次的官方曝光,座艙內部裝有兩個連在一起的多功能大屏幕顯示器,這種布局國外是從F-35才開始應用,而中國新一代座艙與之類似,從中可以看出中國航電技術突飛猛進的進步。從圖中判斷,單個屏幕大小應該在12寸左右,兩個顯示器之間無連接框,可以用來合並顯示較大的圖像。多功能顯示器周圍的按鈕基本消失不見,而傳統的多功能顯示器必須依靠外圍的按鈕操作,由此可知,這個顯示器系統應該使用了和F-35一樣的觸摸感應技術。   
不過這兩個屏幕的大小比起F-35的顯示器還略小,且兩側和下方還帶有顯示飛行參數等的小型輔助顯示器,這一方面說明對于新技術的自信還略有不足,不像F-35那樣大膽。另外此方案還保留了平視顯示器,也不如F-35這樣大膽的躍進。F-35已經將所有信息集中在兩個大型顯示器上呈現,連平視顯示器也一並省略。不過中國新一代座艙環境已經優于大部分戰鬥機,如歐洲戰鬥機EF-2000的座艙還使用三臺分離的多功能顯示器,也沒有采用觸摸屏等技術。當代最先進的F-22戰鬥機,因航電系統設計較早,所以也采用了多功能顯示器加按鈕的設計,不過在未來的改進中應該也會采用觸摸感應設計。
       附錄 殲擊系列
       經過60余年的發展和戰火洗禮,目前我國空軍擁有兵力40多萬人,各式飛機3000多架,其中作戰飛機約2000架左右。“殲”字打頭的是這裏面的殲擊機。1955年,沈陽飛機公司開始試制我國首架噴氣式戰鬥機——殲5。1964年殲6試飛成功,這是我國首架超音速戰鬥機,到1986年停産。殲5、殲6均爲第一代戰鬥機,進入21世紀後相繼從我軍退役。   
       1966年,國産第二代戰機殲7試飛成功。至2006年停産爲止,僅成都飛機公司生産的殲7各型飛機即超過1500架,其中約500架出口巴基斯坦等國。1969年,我國自行設計制造的殲8排除“文革”幹擾首飛成功。殲7、殲8這兩款第二代戰鬥機,是目前我國空軍和海航的主力戰機。   
       20世紀80年代中期,中國開始研制第三代戰鬥機——殲10。1998年首飛,至21世紀方才解密。   
       20世紀90年代中國從俄羅斯進口蘇-27戰鬥機生産線,改名爲殲-11,並于1998年首飛。殲10和殲11在60周年國慶閱兵上出現,引起了極大的關注。這標志著中國空軍正從第二代向第三代邁進。   
       此外,2009年有媒體報道說沈陽飛機公司正在研制第三代艦載機,被稱爲殲15。該說法與近來關于中國造航母的傳言交相輝映,但尚未得到官方的正式說法。   
至于這次盛傳的第四代戰鬥機,其實官方並沒有所謂“殲20”的名號的。此外,因爲流傳照片飛機爲深色,故該機又被網友昵稱爲“黑絲帶”(諧音“黑四代”),或者叫做“殲星艦”(科幻片《星球大戰》中銀河帝國的主力太空戰艦)。還有網友親切地把它叫做“四公主”。   
       中國空軍從作戰飛機數量上僅次于美、俄,但現代空戰質量重于數量,因此廣大軍迷才對我國第三代、第四代戰鬥機分外關切。
       分代問題
殲20充滿網絡時,另外兩個關鍵詞令非軍迷的網友有些困惑。有的文章稱殲20是“第四代”戰鬥機,有的稱是“第五代”戰鬥機。其實,這只是不同體系下的稱呼而已。   
最早的噴氣式戰鬥機,是二戰末期出現的。軍事家習慣把此後幾十年裏出現的各種戰鬥機劃分爲若幹“代”。然而各國劃分這個“代”的標准不盡相同。   
       按照美國和歐洲的體系,第一代戰機是從二戰末到朝鮮戰爭期間出現的跨音速噴氣式戰鬥機,主要是機械化戰鬥機。如美國的F-86和前蘇聯的米格-15。  第二代戰鬥機從上世紀50年代至60年代研制,可達二倍音速,空對空導彈成爲主要武器。如美國的F-4和前蘇聯的米格-21等。第二代戰機在美俄早已退役,但不少發展中國家還在使用。   
第三代戰鬥機從越戰後開始研制,裝備了多普勒相控陣雷達,並向對空、對海、對地全方位攻擊的“多用途”發展。 第四代戰鬥機更強調隱身(反雷達)、超音速巡航以及超視距打擊能力,是當前最尖端的戰鬥力。   
       俄羅斯對戰鬥機的代次劃分略有不同。大致來說,俄軍把歐美的前兩代戰機劃分成爲了三代,這樣,F-15、蘇-27按俄軍的算法就是第四代,而F-22、T-50、殲20則爲第五代。後來美國在2005年將戰鬥機劃代標准由原先的四代劃分法改爲五代劃分法、即與俄羅斯現行標准相同,加之中國在2009年之後的對外宣傳中將“殲-10改”定位爲新的“第四代殲擊機”,所以殲-20在未來的正式報道中亦有很大可能被稱爲“第五代殲擊機”。其實四代和五代都是一個意思。
http://baike.baidu.com/view/1539547.htm

中國殲20雷達隱身與F-22不相上下:遠超俄國T-50

       首先,從目前的照片可以斷定,殲-20最注重的就是隱身性而且運用了多種手段,幾乎作到了及至。由于目前的殲-20只有照片和視頻可以做參考,我們只能大致從其中管窺其隱身能力。目前的戰鬥機雷達隱身技術,主要就是外形設計和機體材料以及吸波塗料的使用。首先,殲-20單純在隱身外形氣動布局上無疑是成功的,已經超過了俄國的T-50。從照片可以看出,殲-20在很多方面都極力追求隱身效果。爲盡可能的減少雷達反射截面,世界上幾種四代戰鬥機的機翼後緣都不是平直的,殲-20的機翼後緣就是以一定角度前掠的。這樣不僅可以增強隱身能力,而且由于機翼後緣是倒三角形,可以有效增加機翼面積減輕翼載。而殲-20的無尾鴨式布局,使其在設計可以機翼前掠後緣時不用顧忌對平尾的影響。
       殲-20使用了無附面層隔板超音速進氣,又稱“三維鼓包失無附面層隔道”也就是通常所說的DSI。DSI大致就是采用一個三維複雜曲面的鼓包取代以前進氣道中的一、二級可調斜板。即可以對氣流的壓縮,而且可以對發動機風扇葉輪起到遮蔽作用,而這裏戰機的重要雷達反射區。此前,世界上只有中國的JF-17“梟龍”、殲-10B和美國F-35使用了DSI,但他們都是固定式DSI。殲-20的DSI進氣道的鼓包也是固定的,但他的進氣口卻是可調的(靈雲注:不象某些網友所說的鼓包是可調節的)。殲-20也因此成爲世界上第一架擁有可調DSI進氣道的四代戰鬥機。如果從正面看,他的進氣道呈“V”字形,向機身兩側肋傾斜,這點很象“梟龍”。進氣調節裝置被內斂的唇口包裹在裏面,對隱身很有效果。
       靈雲認爲,殲-20之所以使用調DSI進氣道,首先是爲追求超音速巡航能力。DSI進氣道可以在大迎角下保證正常進氣,同時可以在超音速飛行時降低進入發動機的氣流壓力和速度。但他的作用畢竟是有限的,而可調進氣口則可以成爲有效補充。目前,比較可靠的推測是殲-20的機身長是 21.30 米,而且俯視圖表明他的機身非常寬大,機體內有足夠的空間。而緊密並排的的發動機噴口,與機身兩側進氣道口在位置上呈現出明顯的“S”形有,所以可以肯定殲-20使用了彎曲進氣道。加上DSI鼓包的限遮擋,已經可以確保發動機風扇葉輪避免雷達照射。在這點上,殲-20已經超過了俄國的T-50。
       目前技術下,戰機雷達隱身的主要方法是機體材料和塗料。根據能掌握的權威資料,中國在軍用航空複合材料的技術和應用上,已經取得非常大的成績。例如,國産殲-11BS多通途雙座重型戰鬥轟炸機(靈雲注:關于殲-11BS詳見靈雲ら蒼月之前的《【原創】振翅,鷹擊蒼穹!淺析殲-11BS對空軍的意義》),他的機體就大量應用了中國自己研制的新型複合材料。其中,兩個高大的垂尾有近五分之四的體積使用了複合材料,而全動平尾則是全複合材料。同時還在主翼翼、邊條、進氣口和尾翼以及前緣機動襟翼大量使用複合材料和不導電材料。在一種戰鬥機上如此大比例的使用複合材料,這在目前已知的國産戰鬥機中是極其罕見的。同時噴塗有國産新型雷達吸波塗料。這證明中國在戰鬥機大規模複合材料運用方面,已經取得突破性進展,而這是第四代戰鬥機研制中一項關鍵性技術!因此從殲-11BS身上,我們可以在某方面管窺到中國四代機的部分技術。
       考慮到四代對隱身性的追求,以及成飛在殲-10B上的成果靈雲推測,殲-20機身複合材料使用比例很可能會達到40-50%。這其中主要是環氧樹脂基複合材料和碳纖維,其他部分主要是鈦合金和傳統鋁合金。這已經是非常大的比例了。複合材料主要是做機體,也就是通常所說的“皮肉”,而金屬材料則“骨架”。而且從目前的高清照片看,殲-20的外表面非常光滑,沒有任何多余的突起物。這有兩種可能。一是機體外表工藝非常好,鉚釘等都處理的處非常好,而且吸波材料塗層很厚,覆蓋了鉚釘等物件。但靈雲認爲,最大的可能就是殲-20運用了大面積複合材料外蒙皮一體化整體成型、組裝技術!就是首先依照骨架外形,用複合材料制造一整張大面積整體蒙皮,然後整體一次性覆蓋、安裝在骨架上。其優點就是可以盡最大可能減少表面接縫等,可以極大的提高隱身能力。但該技術難度非常高,目前世界上只有極少數幾個國家掌握。但是,在之前的珠海航展上,“暗箭”等無人機實際上已經證實,中國已經掌握了這種技術。中國四代戰機計劃,最追求的就是隱身能力。因此,幾乎可以肯定會運用大面積複合材料外蒙皮一體化整體成型、組裝技術。
       同時靈雲認爲,不排除在雷達反射重點部位使用使用蜂窩狀石墨材料。國外始終有一種看法,認爲全動鴨翼會影響隱身效果。但殲-20卻偏偏采用了鴨翼,而這個東西按常理也是會破壞隱身的。全動鴨翼破壞隱身只是片面看法,這是建立在它會大量反射雷達波的前提下。但既然殲-20如此堅定的采用了全動鴨翼,靈雲認爲最大的可能,就是殲-20的鴨翼是純複合材料的!它對雷達波不是反射回去,而是吸收或透波!加之外形的修整不會影響襖隱身能力。
       此外,殲-20的座艙蓋也是一大亮點。而殲-20的使用的是目前世界上頂級的整體式座艙蓋。整體式座艙蓋的最大優點,就是可以消除原有分體式上,風擋金屬框架造成的雷達反射,這對隱身性是非常重要的。生産這種大型整體式座艙蓋,對技術要求非常高。涉及到材料選擇、生産、一次性鑄造成型等多種複雜技術。整體式座艙蓋不僅要求強度、韌性高,而且要求高透明度和無曲光變形,否則將嚴重影響飛行員的視野直接導致作戰失利。還是在不久前,戰鬥機整體圓弧式風檔在中國還是希罕物,材料還需要進口。僅僅幾年的光景,中國已經可以生産世界頂級的整體式座艙蓋,這無疑是一個巨大的飛躍!
       而且從外觀看,這個座艙蓋明顯散發金屬光澤,證明運用了金屬鍍膜技術。座艙內部很多東西都是很好的雷達波反射體。爲了改變這一局面,就在座艙蓋上鍍一層金屬膜以屏蔽雷達波,效果非常明顯。但缺點是價格昂貴,因爲大部分選用的都是黃金!國外如瑞典或美國等,此項技術早已經實用化。但在中國還是首次應用。這足以證明中國在技術上的飛躍性發展。殲-20在其他對隱身性的維護也做的非常好,而且細化到很多細節。首先,他的3做起落架艙門外緣與機身結合處都是鋸齒形,而且靈雲推測,目前還沒有露面的彈艙邊緣很可能也是如此處理。這是最典型的隱身設計。在發動機尾噴之間,是折疊式減速傘艙蓋。同時,即便是目前的高清大圖中,我們也沒能看出明顯的彈艙位置,整個機體外皮渾然一體。這一方面證明了成飛強大的工藝水平,同時更證明了殲-20強大的隱身能力!
       發動機尾噴口,是破壞隱身的重災區。美國的F-22是將噴口完全包裹在機體內部。這對抑制雷達和紅外信號都是非常有利的,但技術要求也非常高。俄國T-50,兩個巨大的發動機金屬噴口沒有經過任何處理,直挺挺的裸露在外,這勢必嚴重破壞其隱身能力。從高清大圖可以清晰的發現,殲-20發動機尾噴口結構極其特殊。他沒有象F-22那樣包裹在機身裏。但他的外表也沒有金屬光澤,而是很明顯的在金屬噴口外部包裹了一層白色板狀非金屬結構。考慮到尾噴口巨大的高溫,一般複合材料顯然無法勝任。因此靈雲認爲,這很可能是某種耐高溫的特種陶瓷材料。目的一是消除金屬尾噴口帶來的雷達反射,同時可以降低紅外輻射!而這和F-22是將噴口完全包裹在機體內部,其目的是完全相同的,但技術難度和花費要小得多。而且可以清楚的看出,殲-20的發動機噴口采用了鋸齒形邊緣。不僅如此,噴口後緣與機體蒙皮接觸處很明顯也是鋸齒結構。這都是明顯的雷達隱身特征!這與之前一些人認爲的,殲-20的發動機未進行隱身處理的論點大相徑庭!只是目前靈雲在所有圖片和視頻中,還沒有發現殲-20的發動機尾噴有其他紅外抑制措施。這很可能會在今後的改進中逐步完善。但已經遠遠超過俄國T-50。
       綜合後靈雲判斷,殲-20在雷達隱身能力上應當與美國F-22不相上下,但至少目前在發動機紅外隱身能力上還有所差距,但經過今後的改進這種差距將會得到彌補。但幾乎可以肯定,目前這個初期版本的殲-20,其隱身能力就已經完全超過了俄制國T-50。目前的殲-20,隱身能力已經可以排名世界第2了
       從目前的照片以及首飛視頻看,靈雲認爲殲-20非常注重機動性和敏捷性。殲-20采用成飛擅長的無尾三角翼鴨式布局,主翼和全動鴨翼都進行切尖處理。無尾三角翼鴨式布局有多種好處。首先是機動性和靈活性很強,非常有利于近距離高機動格鬥。而且采用這種布局的戰機起飛滑跑距離很段。在這方面殲-10已經是很好的範例。同時,無尾三角翼布局本身適合高速飛行,但機動性和穩定性相對差。而前至的全動鴨翼則正好可以有效改善機動性和靈活性。兩者可以有效互補。而且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彌補發動機功率不足。這證明,中國四代機是非常重視超音速巡航能力的。而這正是世界上四代機一條重要技術標准。
       同時,殲-20的雙垂尾是外傾式,而且也是全動的。這種設計是極其罕見的。在目前世界戰鬥機中,只有俄國T-50和美國F-117是全動垂尾。其他如F-22或更早的F15都是常規的固定垂尾加可動方向舵。全動垂尾對機體材料以及操作控制系統的要求是非常高的。靈雲認爲,與傳統固定式垂尾相比,殲-20的全動垂尾明顯使用了縱向主動增穩主動控制技術。一個重要原因就是追求方向穩定性和對機動性,同時可以有效減小垂尾面積。而較小的垂尾不僅重量和阻力小,而且雷達反射截面小。同時,外傾垂尾可以有效降低雷達反射截面。這已經是多年實踐證明的。而全動垂尾配合全動鴨式布局,則可以有效提高機動性。
       因此靈雲認爲,殲-20之所以采用全動垂尾,主要是出于提高隱身性和機動性的目的。而更重要的一點,則是全動垂尾的衆多優點,所帶來的是對戰機飛行操控制系統的苛刻要求!世界軍用航空界在研制新型戰機時,無不是以可靠性和實用性爲第一需要,力求穩妥、可靠和安全。因此,往往寧可采取相對落後卻更可靠的技術,也絕不會冒險去采用不成熟的高新技術。美國的YF-23就是用大量當時最新高科技堆砌起來的,遠遠超過了F-22。但正是由于采用了如此衆多的、不成熟的新技術而反倒讓美國空軍不放心,最終導致他輸給中規中矩F-22。而中國在這方面比美國人更甚!全動垂尾即便在現在世界上都屬于高新技術,國內此前從未搞過,對戰機飛行操控制系統的研制提出極高的要求。而成飛居然在如此重要的四代機上采用這種技術,足以證明成飛對相關飛行操控制系統技術的信心。這說明,中國在該技術領域已經取得突破性進展,而且已經可以確保可靠性和安全性!
       同時靈雲認爲,殲-20的主機翼也是一大突破!目前,已經有大量高清晰側視照片可以做參考。從照片看,在殲-20主機翼和全動鴨翼間是邊條。邊條的主要作用是增大渦升力。中國此前在多種軍用飛機如JF-17“梟龍”和L-15“獵鷹”等上已經大量使用,按說邊條算不上啥高新技術。問題是這些機型的邊條是固定的,而殲-20的邊條是可動邊條!這在世界上都是極爲罕見的!邊條的作用,是在飛行過程增強渦升力,說穿了就是渦流發生器。珠海航展上,L-15和JF-17在飛行表演中其大邊條翼拉出兩道非常明顯的渦流,證明其效果是非常好的。但是,他們的邊條都是固定式的不可控的。而殲-20的可動邊條,則正好改變了這一不足。殲-20的可動邊是活動的,條效率極高,能有效控制渦流走向,從而可以有效強化渦升力。而且這種技術可以有效減小邊條面積,因此我們看到的殲-20的可動邊條,其尺寸遠遠小于JF-17“梟龍”和L-15“獵鷹”!殲-20的遠距耦合的鴨翼主要提供配平力矩,次要提供渦升力矩。而他的棱型機頭有兩道棱邊,這不是簡單的設計,他也可以起到增加渦升力的作用。這點和美國的F-22有異曲同工之妙。在首飛視頻中,殲-20起飛滑跑距離不超過300米而且過程非常輕松,這已經證明其強大的升力特性。
       此外,殲-20的每側主機翼下都有兩個類似挂架的突起,這是控制機動襟翼的襟翼作用筒。殲-20的前、後機動襟翼是聯動的。綜合起來,殲-20鴨翼、邊條、襟翼、副翼和垂尾都是可動的,其中鴨翼,邊條,副翼和垂尾還可以差動。如此多的可動翼面,在世界四代機中是獨有的,這非常有助于提高機動性。如果再加上以後將具備的發動機矢量推力控制技術,中國殲-20的將具有超乎尋常的空戰機動性。超機動性是四代機的一個重要指標,F-22采用的是相對保守的氣動布局,他的高機動性很大程度是依靠矢量推力發動機來實現的。而俄國T-50氣動布局也不如殲-20。因此靈雲斷言,中國殲-20的機動性將是世界四代戰鬥機中最強大的!
       靈雲認爲,超機動性對中國殲-20具有極爲重要的戰略意義。目前,現代化空戰進入超視距時代已經成爲普遍共識。但這種方式有一個先決條件,就是必須可以用雷達探測到對方,然後才能使用遠程空對空導彈進行攻擊。排除電子幹擾等其他因素,四代機之前的機種由于不具備隱身能力,因此雙方的機載雷達都可以遠距離發現對方,可以在近百公裏的距離上相互發起攻擊。在這種情況下雙方之間的對抗是對等的,但四代機的出現徹底改變了這一現狀。由于具有強大的隱身能力,四代機可以在對方根本發現不了的情況下單方面對敵機發起超視距攻擊。而三代機在此情況下甚至可能還沒有發覺就已經被摧毀。這種作戰方式已經成爲只屬于四代機如F-22自己的“超視距攻擊”,將直接導致空戰呈現一邊倒的單方面屠殺!
       但靈雲認爲,如果中國殲-20可以在隱身能力上達到與F-22相匹敵,那空戰將呈現出一種截然相反的局面——由于雙方機載雷達都看不到對方,遠距離超視距攻擊也就無法進行。如此,雙方只能在沖到近距離後展開近程格鬥。如此,四代機出現之前早已經淡出人們視野的近距離空中格鬥將重新成爲一種重要空戰模式。而這就需要中國四代機必須具備達到或超過美制四代機的高敏捷機動性。只有如此,才能在近距離空中格鬥中占的先機。
       航電系統是現代化戰機的重要組成部分。殲-20航電系統如何目前只能靠推測。首先,他的機載雷達幾乎可以肯定將是國産最新型數字式有源主動電掃描相控陣雷達。成飛的殲-10B使用的就是其變種。該型雷達在2007年通過技術評審驗收2008年正式定型,目前正逐步交付一些重點部門。在座艙設備上,目前可以證明的是有一具綠油油的新型衍射式平顯。至于其他的則有兩中可能。一種是類似現役的殲-10等采用多具顯示器。從目前能得到的照片看,高聳的操作截面有足夠的空間,足以並排安裝3-4具大型多功能彩色液晶顯示矩陣。但靈雲認爲,最大的可能是使用一具國産最新型大型整體式多功能彩色液晶顯示矩陣。這實際上是兩塊顯示器的組合,目前只出現在美國F-35上。中國已經在去年珠海航展上展出過類似的國産貨。而該産品的外觀明顯就是四代的機頭!這是一款非常成熟的産品,四代運並不存在大問題。當然,本次首飛的四代應該是不帶雷達的。
       采用衆多控制截面的殲-20,對操縱系統將是嚴峻考驗,殲-20的操作系統目前只能推測。最大可能,是和殲-11B與殲-10、殲轟-7A一樣,都是國産三軸四余度數字式電傳操縱系統,當然,由于操作要複雜得多,操作軟件會有差異。該系統經曆多種機型長期使用,表現出非常好的可靠性和先進性,是目前最穩妥的的方案。但鑒于殲-20如此衆多、複雜的操作難度,而且其機載設備遠比第三代戰鬥機複雜得多。如果使用電傳,將需要大量電纜等設備,不僅占用空間而且增加機體重量。所以傳統電傳操縱系統已經難以勝任。因此不排除他會使用另一種操作方式,這就是目前新興的光傳操縱系統。光傳操縱系統實際上就是電傳操縱系統的發展型,也是今後主流發展趨勢。是以光導纖維代傳統作爲物理傳輸媒質,以光代替電作爲傳輸載體,傳遞指令和反饋信息的飛行控制系統。電傳操縱系統的致命弱點是易受電磁幹擾及核輻射的影響,而光傳操縱系統不僅可以抗幹擾能力強,而且光線網絡的頻帶寬、容量大、傳輸損耗低,信號傳輸能力數倍于傳統的電纜,可以滿足大量複雜數據的傳輸。而與之對應的,則是其體積和重量以及價格要遠小于電傳操縱系統。
       發達國家從上世紀70年代末開始研究光傳操縱系統,現在已經進入實用階段。中國在該領域起步較晚但發展很快,近年來已經取得很大發展。殲-20是否會采取光傳操縱系統,關鍵是中國自主光傳操縱系統的可靠性。研制方是絕不可能在如此重要的戰機上使用一種不可靠的技術的。但有一點可以大致肯定,就是殲-20的所有系統如座艙系統和新型綜合導航系統,和新型機載綜合光電/電子自衛/電子戰系統等會以光纖數據總線網絡爲基本架構實現交聯,構成整體開放式航電網絡系統。開放式航電系統最大的好處,就是整套系統只需通過軟件更新就可以得到升級,無須對硬件進行更換,成本和難度要小得多。這些都是殲-10等機型上已經運用多年的成熟技術。此外,四代首飛後,很多人都抱怨飛行員的頭盔過于簡單,但靈雲認爲這是很膚淺的。
       這只是一次試飛,是不需要配備先進頭瞄的。當正式服役後,可以肯定殲-20會使用國産最新型頭盔綜合顯示系統。該系統不同于以往功能單一的頭瞄,而是一種集成式寬視場雙目綜合顯示系統。與傳統的頭瞄系統最大不同之處,是它采用了有源彩色液晶顯矩陣。由組件式頭盔顯示裝置、增強型顯示電子裝置和頭盔跟蹤裝置組成。除顯示來自紅外/光電探測系統的圖像外,還將其他多種顯示信息如飛控系統、機載武器系統等集成顯示在頭盔上的屏幕上,可以幫助飛行員駕駛和控制機載武器的使用。此外,中國新一代近距空對空格鬥導彈擁有全向越肩攻擊能力。爲配合這一能力,靈雲認爲殲-20會在機身四周以及腹部,分布多具紅外/熱成像/光電探測器,這樣就可以配合頭盔綜合顯示系統爲殲-20提供了360度的全向無盲區零死角視野!配合新一代近距空對空格鬥導彈,四代重殲將具備強悍的近距離格鬥能力!
       武器系統是現代化戰機重要組成部分。靈雲推斷,殲-20的固定武器很可能是23毫米航炮,而不是一些人說的新型25毫米炮。因爲23毫米航炮在殲-7III、殲-8、殲-10、殲轟-7/A和、JF-17和強-5等機型上已經廣泛使用多年,技術成熟可靠而且威力足夠,是目前中國戰鬥機標准制式裝備。戰鬥機武備講的就是可靠性和成熟性,中國空軍不大可能去專門研制一種新型機炮。當然,也可能是30毫米機炮,但這一武器是配套“側衛”系列引進的,目前只有殲-11系列一種機型使用。但也不排除爲追求威力而采用他的可能性。殲-20采用了隱形戰機標准的內至式武器艙。如果放大他的高清仰圖,可以發現前起落架後部機腹,有一條並不明顯的線,靈雲認爲這就是他的機腹彈艙。而兩側龐大的的S形進氣道,則爲側彈艙提供了充裕的空間。機腹彈艙很可能采用雙門對開,長度從進氣道頭一直到住起落架後面,內部空間非常龐大。
       側彈艙主要攜帶空對空導彈,包括近程“霹靂”-10近程空-空導彈和遠程“霹靂”-12。其中,“霹靂”-10就是專爲四代重殲研制的標准配套兵器。爲了適應內至彈艙,采用無彈翼小尾翼的“光竿”布局。具備360度大離軸全向攻擊,性能與美國最新的AIM-9X不相上下。“霹靂”-12的出口版是SD-10,這是世界上第一種主/被動雷達制導遠程空-空導彈,性能相當于美國AIM-120。另外,還可能包括正在研制中的,使用沖壓發動機的“霹靂”-13超遠程空-空導彈。
       機腹彈艙很可能采用雙門對開,長度從進氣道頭一直到住起落架後面,內部空間非常龐大,這裏將主要攜帶體積、重量大的對地/海攻擊武器。如此長度和空間,如果對海攻擊,足以攜帶兩枚空射型鷹擊-91超音速遠程反艦導彈或鷹擊—83亞/超音速遠程反艦導彈,攜帶更大的鷹擊-62則很困難。對地攻擊,則可以攜帶兩枚KD-88遠程空地導彈或反輻射導彈。前提是這些彈藥必須改進爲折疊彈翼。還可以使用“飛騰”和“雷石”系列制導炸彈。尤其一點,是由于內部彈艙空間狹小,爲增加攜彈量,最好能攜帶小口徑彈藥。目前國內已經有現成裝備如“飛騰”-5小直徑精確制導炸彈。此外還可以攜帶未來的中、近程輕型空對地導彈如C-704改進型。此外,如果不執行高難度任務,還應該可以用機翼挂架攜帶武器。
       靈雲認爲,目前殲-20身上最大的疑團首推發動機!而發動機也正是他現在最大的軟肋!通過能掌握的照片對比尾噴口我們可以發現,出場的殲-20樣機發動機明顯不同。一種尾噴口是黑色而且較長,明顯是俄制AL-31系列。而另一種則是白色尾噴口而且長度較短,這是國産發動機。發動機不同,表明很可能有兩架原型機。這很符合中國爲追求穩重的“兩條腿走路”作風。首飛當日,使用的是國産發動機,這已經充分證明這種發動機的可靠性。這款國産發動機和以往型號有很大不同,其尾噴口明顯要粗,甚至能輕松容納一名成年男子。目前,這究竟是什麽型號有很大爭議。很多網友認定這就渦扇-15。但靈雲不這樣認爲。
       軍用航空大推力渦扇發動機一直是中國的弱項。渦扇-10“太行”是目前已知的,可以服役的國産最先進的渦扇。“太行”從開始研制一直到交付部隊,前後經曆了近20年時間。研制過程充滿了坎坷艱辛,可靠性等始終無法滿足需要,直到2009年才達到可正常服役狀態並開始批量投産服役。這足以證明中國在航空發動機技術上的不足和差距。目前已知確實有渦扇-15這一型號。渦扇-15是專門配套四代戰鬥機的,提出的技術要求如推力、可靠性和矢量控制技術等遠遠超過“太行”。根據目前可以得到的公開權威資料,渦扇-15目前依然在研制中。即便已經有樣機,按進度也是處于試驗階段,遠遠達不到裝機服役狀態。現有的殲-20樣機,是比恐龍還珍貴的國寶而不是發動機空中試驗平臺。世界上任何一個國家都決不會在戰鬥機上使用一種性能不可靠,還沒有定型的發動機。殲-20首飛時之所以起飛如此輕松,發動機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其強大的升力特性,而無尾鴨式布局一個傳統優勢就是起飛滑跑距離短。
       使用何種發動機,直接決定了戰機性能。而四代機作爲極爲龐雜的系統工程,各部分尤其是發動機和機身等,必須是從開始就作爲一個有機整體而考慮和設計的。鑒于殲-20同一機體可以同時使用AL-31和國産型號,說明兩者可以互換。那麽,兩者外形、尺寸等就必須大體接近。通過這一點就可以大致推斷出型號。AL-31是中國現役殲-10和殲-11的標准動力,而目前可靠的、實用的中國國産發動機中,和他尺寸等最接近並可以互換的只有“太行”!
       事實上,國內目前也只有這一種型號可以滿足需求。WS-10A最大加力推力13200公斤,推重比爲7.5,涵道比爲0.8,因此在耗油率上比AL-31F低。于2006年設計定型,2008年在珠海航展首次公開亮相,目前已經開始批量服役,是新型殲-11B、殲-11BS和殲-10B的標准化通用動力系統。“太行”一大特色,就是可以AL-31互換。殲-20使用的改進型的推力很可能有所提升,而且發動機噴口已經做了相關處理。他使用三維噴口,但目前還不能確定其是否擁有矢量推力能力。但是,其推力還是達不到預定要求。而中國之所以在去年首次向俄國提出購買117S矢量推力發動機,靈雲認爲就是爲殲-20准備的。這不僅因爲他是目前在推力上最接近的並擁有矢量推力噴管,更因爲他本身就是AL-31的變種,可以不用改進機身就和AL-31互換。因此靈雲認爲,殲-20首飛使用的很可能是改進型國産渦扇-10G“太行”大推力發動機,或者是“太行”的一種衍生型號,兩者有很深的淵源。大推力發動機是超音速巡航的先決條件。由于動力不足原因,靈雲認爲,目前的殲-20還不具備超音速巡航能力。這還需要以後動力系統的進步。
       同時,殲-20的機翼面積是很大的,而且是複合材料的整體成型。如果將其設計成傳統結構,不僅可以在裏面部署內至彈艙,而且可以布置機翼大型整體式油箱大幅增加載油量。這無疑對提高載彈量、航程和作戰半徑非常有利,但現在通過照片我們可以清晰的發現,殲-20的機翼非常薄,以至于無法將襟翼作用筒容納進去。這樣一個如鋒利的剃刀般的薄機翼,明顯是爲追求超音速巡航而設計的。但如此薄的機翼,不要說內至彈艙,甚至連整體式油箱都無法裝備,所以他很可能就是通常所說的“幹翼”。之所以如此設計,靈雲認爲和中國複合材料技術有很大關系。以中國目前的技術如果要作到擁有整體式油箱,就必須使用大量金屬結構,而這也就會影響到隱身效果。殲-20的複合材料機翼在獲得隱身和超音速巡航能力的同時,卻犧牲了機翼載彈量和燃油,這也是折中選擇。
       但是,殲-20龐大的機體足以滿足大量燃油的攜帶,尤其是該機隆起的背脊全是油箱,而且還擁有可收放式受油管。如果發動機油耗可以達標,航程和作戰半徑還是有保證的。靈雲估計,殲-20不經空中加油,也不使用副油箱僅用機內燃油,其作戰半徑不會低于1700公裏。如果僅使用機內彈艙,載彈量可能會達到6.5-7噸。除空對空兵器外,還可以使用反艦或對陸攻擊遠程導彈或精確制導炸彈進行空-面作戰。如果從中國大陸,將足以壓制整個南海和東海地區。如果經過空中加油,將可以直接威脅到美軍第二島鏈。這已經達到或超過殲轟-7A“飛豹”的水准了。
       靈雲認爲,隨著中國空軍轉向“攻防兼備型”,殲-20在未來中國空軍和海軍航空兵中除本土防空任務,將更多的扮演遠程踹門進攻者者的角色!殲-20屬于最典型的重型多用途隱身戰鬥機,他不僅可以爭奪制空權。還可以依靠強大的隱身能力、先進的航電系統、大航程和大載彈量,在其他兵種如預警機和偵察衛星的支援下,突入敵方大縱深去尋找並摧毀敵方高價值目標,如戰略指揮機構或遠程彈道導彈基地。這將使其成爲恐怖的進攻性空中殺手!未來戰爭是一體化信息戰,需要陸—海—空—天—電磁等各種力量有機、高效、完整結合才能達到最佳效果,殲-20也只是其中一個節點而已。能否充分發揮殲-20的潛力,將更多的依靠中國軍隊信息化的發展。而著恰恰是目前整個中國國防最大的軟肋所在。
       在第四代戰鬥機上,中國人起步最晚,基礎最差。但所用時間最短,進展和成就最大!在很多方面已經超過了俄國的水平。這不是偶然的。通過殲-10的研制,成飛掌握了現代化航空技術,鍛煉並擁有了一只強大的眼才隊伍。而在逆境中,爲生存自主研發殲-7MG和JF-17“梟龍”並成功打開世界市場,則使成飛建立起一整套靈活高效的研發體制。目前的殲-20只是最基本的樣機,還存在這樣或那樣的不足。但他的發展起點高,速度快。靈雲估計,如果能如期解決最核心的發動機問題。以現有速度,2018年殲-20將定型並開始量産服役。如此到2019年10月1日,中國空軍殲-20第四代重型隱形戰鬥機與將海軍航空兵殲-15重型艦載戰鬥機一道飛躍天安門廣場,參加新中國國慶70周年的——大閱兵!
       殲-20第四代重型隱形戰鬥機代表了現階段中國航空技術最高成就!他將中國航空技術曆史性的推進到世界前列。他的出現,使中國成爲繼美、俄之後,世界上第三個能夠獨立自主研制、生産第四/五代隱形戰鬥機的國家。至此,世界第四/五代隱形戰鬥機領域,中—美—俄三足鼎立局面已經形成。靈雲認爲,殲-20不僅是區區一種戰鬥機這樣簡單,他代表的是一系列諸如新材料和新型發動機的航空高新技術。中國航空工業在上世紀80年代時,只能向軍隊提供殲-8II這樣的落後機型,總體實力落後西方發達國家30年!到上世紀90年代中期,中國航空工業已經可以生産、改進蘇-27這樣的頂尖戰機,並已經開始研制屬于中國自己的第三代戰鬥機,與西方發達國家的技術差距已經縮小到20年之內。到本世紀尤其是現在,中國航空科研工作者經過30年的艱辛,已經研制成功足以與西方發達國家同代型號相匹敵的國産三代戰機殲-10、殲-11B戰鬥機和空警-2000重型戰略預警機。經過幾十年的厚積薄發,從2008年起,中國軍用航空開始井噴式的大爆發!尤其是剛剛過去的2010年,中國連續出現了殲-15重型艦載戰鬥機、殲-11BS雙座多用途重型戰鬥轟炸機等多個機型,並在年終展示了震撼世界的殲-20!
      殲-20第四代重型隱形戰鬥機的誕生,使中國作到了與世界航空技術強國俄羅斯和美國處于同一平面。將自己同西方發達國家的軍用航空技術差距縮短到10年之內!面對國外尤其是以美國爲首的西方發達國家幾十年近乎病態的強大、瘋狂、嚴密封鎖,中國航空人在付出汗水甚至是最寶貴的生命後,依靠自己的能力在短短60年裏就走完了西方國家近100年的發展道路,創造了不僅是中國,更是世界上的一個不朽的奇迹!殲-20的首飛將注定在中國航空史上具有劃時代的意義!他將永遠向世人昭示著中國巨龍崛起的壯志雄心!!!!〔作者:靈雲ら蒼月〕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daea0b101017mpv.html?tj=1

中國四代機PK美F22結果會怎樣 2010-12-30

  美國人說過,鴨翼最好裝在敵人的飛機上,這個話的目的是說鴨翼在空戰中對隱身的破壞性很大。但是,要是從空戰的主要過程來說,並不是這個道理。我們601所經過10多年的潛心研究,結合空戰的過程和規律,發現了鴨翼對隱身破壞不大的理由。鴨翼一般在飛機起飛和降落時候用的最多;其次就是在劇烈機動時候,使操縱面和力度加強,有利于靠氣動的機動。但是現代和未來的空戰,往往不是在起飛和降落時間發生的,以後主要是遠程超視距攻擊,也就是大家都在平穩飛行時候的導彈互相射擊。這個時候鴨翼的使用並不頻繁,美國人不用鴨翼跟他的作戰思維有關系。他們F22編隊,先1個或2個在前面走,側後方面很遠的地方跟著好幾個F22,大家雷達都不開,只有前面的1、2個是偶爾開一下雷達的。
  發現目標後,立刻發射導彈並掉頭,在雷達開啓的瞬間,其他側後方的友機已經得到了前機的所有收到的參數,也可以參與攻擊了,但是前機在發射導彈的時候後機還沒到發射距離,所以前機機動逃跑後,後機才趕到,但是由于其從來沒開過雷達因此不會被發現,而前機逃跑的時候將後機身和側機身已經暴露了,因此會形成一個雷達亮點被敵機跟蹤,但是其跑得快因此敵機無法攻擊,在敵機的雷達上只有逃跑的那1、2個F22,其實前面有更多的沒開雷達的22在等著它。這就是美國人的空戰陰謀。
  說這個的主要目的是告訴大家,F22其實正面的隱身最好,側面和後面根本也不是重點,首先它的尾巴一樣有熱源而且超音速巡航的時候發熱更猛。美國人這樣打仗,也就規避了超機動性,根本不給你格鬥的機會打完就跑了。
  而我們的空戰原則是,4代機除了要打22還要打3代機,打3代的我就不提了,很輕松。主要談我們怎麽對付F22。
  我們的鴨翼在平飛狀態下基本上是不會太破壞隱身的,因爲那時候鴨翼不偏轉角度,根據601的孫所長的意思是我們的4代可以達到前方0.3的雷達反截面,22是0.1左右。
我們要解決2個問題
1、發現距離的問題在一定距離內0.3和0.1意義不大,只有到相當近的範圍內才有意義。
  2、就是在遭到敵前機的導彈攻擊時,如果大機動躲避導彈,那麽本機將側機身暴露在敵後機的攻擊範圍,這就是美國人的陰謀,讓你躲導彈暴露側機身。
  我們的4代機上鴨翼的目的就是在躲避導彈時候能更快更短的完成機動,然後主要攻擊敵後機編隊,如果沒有鴨翼,連前機的導彈都躲避不了,更談不上攻擊後機了。這主要是因爲我們的發動機還達不到全向矢量,必須靠氣動來完成機動。
  我們的戰鬥方式是在國土防空戰鬥中,利用遠程雷達和空中的預警機先發現敵機,然後我們的4代利用鴨翼急速起飛到某空域靜默迎敵,保持平飛在一定的距離內,美國人也一樣發現不了我們,爭取利用梯隊來對付美國的梯隊,在敵前機發射導彈的時候,我們也發射,主要就是看誰的導彈速度快,不管是否擊中,這下可以同步了。只要速度快,肯定先到,逼你機動暴露,暴露側機身;或者在遭遇敵導彈的時候,可以利用鴨翼來大動作躲避,讓後機來對付美國的後機。
  當然這只是最簡單的一種空戰模式,還有多種模式和手段,那就沒必要在這裏討論了。
  以上說那麽多的目的就是告訴大家選擇鴨翼或不選,不是簡單的說好和不好,還要考慮到成本和效能問題,當然科技實力也是回避不了的。因此現在我們用鴨翼是比較合適的,因爲我們的作戰主要是國土防空。    
http://club.mil.news.sina.com.cn/viewthread.php?tid=303938

冷靜分析: J20絕對不是F22的對手 2010-12-31
 
而人與人的對決,就是比思維 。 好戰術絕對比武器性能重要.而宏大的戰略思維才是決定勝負的關鍵。戰略>戰術>武器.現未來的空戰 都是超視距的,比的就是 衛星  雷達 導彈!
對機動性都要求不是那麽苛刻了。而是重在隱蔽性 突防力 生存能力.美國有錢有技術選擇了 三種機型 B2 F22 F35 具備了突破敵人 空中壓制和綜合援護的能力。他們有這樣的高低搭配,是靠領先中國20年的技術 財力保障。
鼈是不具備美國這20年的東西, 科學技術是玩不出假和巧的。但是人的思維方式可以改變.與其學俄羅斯向美國拼空優,不如像古代的蒙古騎兵VS條頓騎兵一樣 硬的比不上,我就找軟肋。鼈不和你F22空中糾結,鼈和你對地 對艦 采取高速 高空 隱型 高的續航能力 和大的攜彈量攻擊敵人的軟肋。在和F22對峙的時候 基本就是視距外兩枚空飛 擊中了 幸運。打不到鼈就跑 我只保證你F22追不上我的速度。
我估計 這就是土鼈的思維模式 根據現有的技術(F117的塗料+俄羅斯的發動機)做出擇中方案,以現有水平 只能保持不掉隊 兩個字“維持”
在說美國80年代就開始搞的太空戰機 有技術瓶頸和現在搞的第六代F/A-XX 都一時難成氣候.美國現階段只會考慮 減少傷亡 廉價的無人機。美國F22停産 不是因爲技術落伍。而是要換一種思維模式對抗~
回應
雙方都是隱形機,誰先開雷達誰先暴露。。。如果在美國本土作戰,f22贏。如果在中國本土作戰,j20贏。如果在中立地區作戰,f22贏,因爲它的預警機更好。
http://club.mil.news.sina.com.cn/viewthread.php?tid=304464

殲20絕不是針對F22,而是島鏈狙擊 2011-01-13

前一天,國産殲20實驗機成功試飛,另國人無比振奮,世界各大媒體就紛紛做出猜想,對于有沒有達到美俄五代機標准,衆說紛紜,許多人就認定他就是針對F22而來,還憑空猜想出許多對比優劣,其實國防部長梁光烈就坦言與美還有20多年差距,這是事實,我們才剛出樣機,要到批量還早呢!還需要數千小時的驗證達標,國産的發動機何時能用,這樣才不會因爲依賴而被掐脖子,在隱身和材料,有緣雷達,空空導彈的研發上,我們還有很長的路要走,當然我不是講我們的四代機就一無是處,中國一直都是堅持的從無到有,從有到精的持續發展。
通過上面中俄美戰機對比,我們單從外形上就可看出問題,三種戰機就外表線形和材料工藝來看,F22無疑是完美的,俄次之,殲20稍差,從機頭到機腹,殲20都大出許多,所以殲20沿用鴨翼來彌補笨重帶來的不足(楨:與重輕不相干!),發動機目前是肯定不足,所以超音速巡航是肯定還不行(楨:F22也非一開始就有現今之矢量發動機和AESA雷達!),發動機口雖然做了紅外冷卻,但就隱形來講,卻是大打折扣,F22隱形是千分單位計算,殲20可能是20%(楨:0.05平方米?),除了隱形,雷達與各型空空導彈,都還無法與F22對比,當然對于中國四代機的研發上來說,殲20這也是相當不錯的進步了,所以目前就殲20的問世,他的任務絕不是單一的要去【PK】F22,超大的機身設計,是爲了加大作戰半徑,加裝大型的巡航導彈,看中國武器,一定要看中國戰略發展思路,F22作戰半徑是1500公裏,殲20可能是1800公裏,這樣就符合中國的反介入戰略,配合東風21D,突破島鏈,守住國門就真正實現。
回應
以現有的推斷數據來看,殲20比T-50還短1米,說殲20太大的推斷不成立。要說做工,F-22絕對是第一(楨:殲20全電動翼優!),但我就不明白了,T-50那麽大的鉚釘Lz看不見嗎?殲20上有嗎?沒有吧(楨:T-50的座鏡框劣!)。因此做工殲20比T-50好。至于機尾的隱身,T-50、殲20做得都不好,原因有兩個:兩者最終都要安裝三維矢量推進系統,因此發動機不可能像F-22那樣縮進去(楨:F-22也裝矢量!);兩軍交戰,戰鬥機一般都是正面對飛,這時正面隱身最重要。真暴露機尾了,不是發射完導彈退出,就是進入近距纏鬥,這時F-22雖然好一點(楨:殲20光電系統優!),但優勢並不大,畢竟格鬥導彈也不是吃素的!
http://club.mil.news.sina.com.cn/thread-309287-1-1.html

給四代機潑涼水:隱身塗料和發動機都不行2010-12-31

       最近四代機的照片在網上瘋傳,國人一片驚呼.大有在過幾年就能趕上老美的趨勢.我自己是從事航空工業的,雖不能自封爲業內人事,但或多或少也知道個大概.我沒親眼看見過真機,但07年了解過幾種方案,網上的照片確實是我知道的一種,不過機頭,進氣道和尾部好象差別很大,長度也大了很多,我不是懷疑其作假,可能是最後沈成兩所綜合的結果吧.按照中國戰機的發展原則,四代的樣機08就應該出來了,但樣機出來了,不代表我們就真正擁有這型飛機,只能說我們剛跨進了門檻.撇開材料,加工工藝和航電以外,我就舉隱身和動力系統來說說我們還有多少路要走吧!
  四代的重要特征就是隱身,對于外型隱身,我一點也不懷疑我們設計師的智慧,我了解那個團隊,有不少天才型的智慧.利用特殊的塗料和材料隱身,我們就差得很多.幾年前我們也像俄國人一樣走捷徑搞等離子驗證.但好象無論是外部開放式或封閉循環式效果都不太好.現在利用機身材料和塗料技術,但各觀講我們國家在這些方面還不發達,西方對一些關鍵技術還在封鎖,所以想達到F22的隱身效果我們至少還有5到10年的路要走.對動力系統來講可能大家多比較清楚,黎明一直在攻關,但在材料和加工工藝上一直達不到要求,連J10的動力還沒完全解決.在動力系統方面我們國家一直在仿制和研究蘇聯的技術,但苦于加工工藝的限制, 我們的水平還處于蘇聯80年代初期的水平.在T50都還在苦苦等心髒的時候,我們又有多少把握呢?我的前輩跟我們講我們絕大部分的軍工設計者們都是在蘇聯圖紙的指引下成長的,思維很難突破那種怪圈.這不代表我們不努力,很多一線設計工作者們一年的休息天數是個位,回過頭來思考,我們依賴的太多.所以高層也意識到這個問題的嚴重,近幾來一直走自己的東西,但客觀講想追趕世界水平還需要幾代人的努力.
  潑涼水的目的不是告訴大家我們不行,而是讓大家知道我們跟世界先進水平相比還有很多路要走,四代真正走出來最少還要5到8年的時間,讓大家降降溫客觀的注意四代的發展.
  回應
這年頭是個啊貓阿狗都號稱自己是業內人士,從事航空工業的人多,你具體是幹什麽的?給成飛看大門的也可以號稱是航空界人士。
無數據無資料無考證。。機密內容可是你的猜想麽?SB東西?世界的先進技術你知道中國沒有。。
http://club.mil.news.sina.com.cn/viewthread.php?tid=304732

殲20戰機曝光 美網民:好怕中國制造 2010-12-31

剛才在Twitter逛,看到他們在評論中國的新JJ,于是就隨便摘了幾條,翻譯了一下。看看美國的網友對TG新飛機的出現有什麽反應。翻譯水平有限,勿拍。
  中國正在從經濟強國向真正的超級大國轉變。他們正試圖創建一支不但能夠自我防衛,而且還能夠投射力量的軍隊。
  他們正在建造航母,並進行著登陸訓練。他們在部署類似于GPS的全球衛星地位系統。
  現在,他們又開始造隱形飛機了!
  我不會說我譴責中國采取的這些舉措,但這會對未來數十年全球穩定造成影響。灣灣將會是個很好的實例,如果他們想要投射他們的力量,灣灣將會排在首位。美國在那時也將被考驗。一切將會變得很有趣。
  我好怕怕啊。就三個字:中國制造。
  從這張圖中你可以發現這麽幾件事,1。全動平/垂尾2。內置彈倉3。一體式座艙蓋4。鴨翼5。DSI進氣口,意味著超音速
  不要再做那些愚蠢傲慢的評論了。他們能造出任何一個像這玩意一樣的大家夥可不是開玩笑的。
  當然,F-22毫無疑問比這要好,但是中國雞雞也不是蓋的。不是什麽國家都能造出一體式起泡座艙蓋的!
  中國人開始發達了,美國是因爲制造業而富有和強大,現在中國擁有了我們的制造水平,我們的優勢正在喪失。他們現在有錢來發展軍隊,我們如果不改變的話就沒中國牛掰了。
  估計和中國開戰可能是唯一會毀了我這輩子的事件了,希望並祈禱不會發生。
  中國真不需要空優戰機來應對海外威脅,他們有中距離的航母殺手東風21導彈來完成這些任務。也許他們造這玩意是來保護他們海外投資的,比如加州之類的。
回應
離結束美國橫行的日子不遠了。
    真沒想到,黴國竟也有明白人!!!!!!!!!!!!!!
 http://club.mil.news.sina.com.cn/viewthread.php?tid=304503

中國隱形戰鬥機試飛?日網民心裏酸溜溜!

    北朝鮮也應該有隱形戰鬥機吧,木質的,雷達不能發現,所以……
    從潛水艇裏發射中距導彈結果發射失敗自爆了但還是要做隱形戰鬥機呢。很厲害丫中國佬?
    首飛就會空中解體,消失的東西……毫無疑問就是隱身啊!
       美國的猛禽,塗料也是日本技術,也把塗料賣給支那好了
    難道沒有可能是山寨日本的心神嗎?
    看起來就好像畫裏面邪惡帝國的戰鬥機一樣啊
    果然按照那種形象來制造的話很難
    連能不能隱身都很可疑
    你還在相信中國佬的實力嗎?太天真了呦!
   爲什麽支那造的隱身戰機和航母 我感受不到一點威脅呢
    即使有技術沒資源的話戰爭也會輸的像德國一樣,中國大大的鄰國有大量資源,鄰國有可能被有鄰國就是我的東西的想法的中國大大吞掉
   用日本對中國的政府開發援助造的吧 真TMD氣人
   美國當老大已經不可能了 自己的州不被搶去就不錯了 要小心啊
   F22 是美國上世紀80年代開發出來的飛機 中國現在搞出來也不奇怪~
   一定是俄國造的吧
   外形來看完全不可能隱形,從機尾部的排氣口設計來看也沒爲隱形考慮,結論只是個山寨型號的隱形飛機
   快來侵犯日本領空吧 就是個被擊毀的笑話
   美國第5代發動機將再2018年前後完成(去年公布的試驗型號還有技術障礙)俄國的T50也急急忙忙現在才交付
   就是個殼是不能隱身的 隱身塗料你們能開發麽?(好像說日本隱身塗料很厲害)
   回應
沒落的島民心態!看著想笑
哈哈,見怪不怪了。
http://club.mil.news.sina.com.cn/viewthread.php?tid=304497

J-20被越南華僑軍迷轉載,一向囂張的越南猴子啞口無言2011-1-1

  真的很可怕,剛剛超過30年的發展,從一個落後的國家,中國才能進步如此之快。
    中國尚未證明和展現了AESA雷達。
我只想說有合適的內部武器,設計可爲一對地攻擊機,在對F - 111或蘇-34級作戰半徑。   
中國這麽快就造出4代機,震驚了世界
   回應
越南也可以做出的,做個類似F-22機身加個su30發動機就可以追上中國了!
http://club.mil.news.sina.com.cn/viewthread.php?tid=305126

美智庫稱中國已經有能力挑戰美軍空中優勢

  東方網 2011年1月19日消息:美國企業研究所高級戰略院的施密特(Gary Schmitt)17日在華爾街日報撰文稱,美國及其盟國的空中優勢冷戰後首度遭到來自中國的挑戰和威脅。中國的J-20隱形戰機已經試飛成功,此外在過去20年,中國持續升級其防空系統,擴大中程和中遠程彈道導彈的部署,且精度不斷提高,對美軍及其盟友目標具備毀滅性打擊力量。
  文章稱,繼美國防長蓋茨訪華期間,中國軍隊測試其新型隱形戰鬥機。美國方面不應忽略這次測試本身,以及該地區的空中力量平衡正逐漸向對中國有利的方向傾斜的重要事實。
  自冷戰結束以來,美國及其盟國的空中優勢首度面臨來自中國的挑戰和威脅。而且,中國測試新型第五代戰鬥機只是該地區力量平衡發生這一變化的原因之一。除此之外,還存在許多其他促成因素。
  第一,過去20年間,中國不斷升級其防空系統。中國通過購買俄制S-300防空系統,充分增強了自身的防空力量。這一系列的地對空雷達及導彈被視爲全球最有效的地區防禦系統之一,能夠比得上並在一些方面優于美制“愛國者”系統。通過將S-300部署在臺灣地區對面,中國大陸能夠將任何在臺灣海峽附近飛行的美國非隱形戰機置于危險之中。鑒于美國的大多數戰鬥機以及全部加油機和運輸機都屬于非隱形戰機,因此這便成爲了一個棘手的問題。
  第二個問題是,中國廣泛部署了中程以及中遠程彈道導彈。由于具備先進的瞄准性,因此中國大量的彈道導彈庫存能將美國及其盟國位于東北亞的主要空軍基地置于危險境地。由于缺乏保護戰機及控制中心的強化掩體,因此這些基地已經成爲了容易招致攻擊的“軟”目標。
  文章指出,隨著中國不斷采購新一代攻擊潛艇、戰鬥機、戰鬥轟炸機、各種巡航導彈、定位潛在目標的新傳感器、一款新近投入運行的旨在攻擊遠距離美國航母的彈道導彈,美國在該地區投射兵力以及美國航母與戰機的能力已不再堅如磐石。
  1996年臺海危機期間,時任美國總統比爾?克林頓向臺灣地區附近海域派遣了兩艘航母,他這樣做是因爲堅信中國無力應對這一部署,而且無法讓緊張進一步升級。而現在,美國總統可能再也不會有這樣的自信。
  在這種情況下,美國所能做的最糟糕的事莫過于通過將軍事資産部署該地區之外的基地,暗暗地將這一優勢讓給中國軍隊。例如,創建關島要塞,但是這將會破壞美國與日本、韓國以及菲律賓之間的安全關系的可靠性。而且,這樣一來華盛頓政府根本不可能讓其合作夥伴確信,即使美國在1500英裏之外“也能支持他們”。
  不過至少美國需要與盟友合作,開始硬化該地區現有基地並建立新的基地,擾亂中國的軍事計劃。下一步,由于中國潛艇發展帶來的威脅越來越大,美國將需要擴大自己的潛艇艦隊,增加海軍反潛戰項目的資源,並加快發展新一代機載電子戰平臺,迷惑敵軍的雷達和探測系統。
  同樣迫切的還有,讓日本和韓國等盟國利用隱形戰機來升級他們的空中編隊。目前還不清楚中國新戰機的隱形性如何以及何時進行大規模生産。也就是說,該戰機幾乎肯定與現在美國盟國空軍的大多數戰機的水平持平或更好。
  相應地,五角大樓應該與日本和韓國合作,使其采購F-35隱形戰鬥轟炸機。雖然F-35項目目前存在問題,但正是由于中國彈道和巡航導彈對空軍基地的威脅,使華盛頓必須要發展F-35的垂直短距起降機型。未來幾年中,能夠在短距離跑道上起飛和垂直降落的能力將更加不可或缺。
  最後,國會需要改變華盛頓政府有關總數達到187架後就停産F-22的決定。具備隱形性的F-22“猛禽”戰機不僅是世界上遙遙領先的最優良戰機,而且其在未來多年中仍會保持這一領先,它是十多年中唯一可在中國敵對防空環境中獨立全天候作戰的戰機。
  文章稱,F-22飛得更快、更高,而且它所配備的傳感器組件使得其成爲了比F-35更爲有效的平臺。爲達到最好的效果,美國還應具備遠程、全天候隱形轟炸機能力,以補充F-22的使用。但美國卻並沒有此種能力。而且,F-22數量的減少會使美國處于戰術不利地位。
  當然,所有這些都需要耗費資金。美國政治領導人似乎都決定削減五角大樓的預算,而不是增加預算。這一削減是華盛頓政府及國會內那些精于算計的人所造成的,他們的日常工作在很大程度上都是受預算政見推動的,很少或幾乎沒有進過戰略分析。
  文章最後指出,盡管綜合當前的預算來看,維持和平費用不菲,但如果不這樣做,美國所付出的代價將會更大。而且,重拾美國在東亞的空中優勢對確保未來該地區的穩定與繁榮也是絕對必要的。
http://mil.news.sina.com.cn/2011-01-19/0845628692.html

殲20試飛的政治意涵2011-01-17 中國時報 【張雅君】

     就在美國國防部長蓋茲訪問中國大陸,同時中共國家主席即將訪美之際,中共十一日在成都成功試飛被認為未來能與美國F22戰機匹敵的殲20隱形戰機,震撼國際。儘管中共國防與外交部門強調試飛行動係按原有計劃,不過殲20隱形戰機等尖端武器研發具高度敏感性,中共未如以往模式謹慎行事,毋寧亦是一種考量計算後的結果。因此試飛行動完全沒有政治意圖是無人相信的,但一般關注的是試飛行動的外部效應,而較忽略其國內效應。
     近幾年來,耀眼經濟成長數據、神舟太空船精準升空、以及奧運、世博的成功舉辦,對照於二○○八年金融風暴以來西方國家經濟的欲振乏力,在在讓中國大陸民眾信心倍增,沉醉於中國復興與世界大國的想像中;但在此同時經濟發展過速引發的社會問題與國外質疑又讓民眾不滿。二○一○年以來,美國藉天安艦事件,釣魚台和南海島嶼主權事件重回亞洲,積極介入中國與周邊國家海洋領土紛爭,繼而與與日本、韓國、越南的軍事演習不但頻繁,且演習規模日盛一日。中國雖然一再警告美國航空母艦不得進入黃海,但美國航母最終不但進入,且未來進出更可能成為常態。
     東亞風雲驟變更深化了中國內部的挫折,也對堅持走和平發展道路的戰略產生質疑,要求中共採取強硬行動的聲浪此起彼落,甚至有人撰文呼籲以戰止戰。中共學者亦針對中國和平崛起的適宜性產生爭辯,著名國際關係學者閻學通就公然指出不加強軍事力的和平崛起是不可能實現的,這也符合中共軍方一向主張唯有強化實力才能確保和平的主張。然自九○年代來,和平發展與睦鄰戰略不僅是經濟發展成功的保證,更是中共與周邊國家互動的重要原則,一旦因領土爭執而與周邊國家,甚至美日發生軍事衝突,美國軍事專家評估可能讓中國倒退一百年。二○一二年中共將面臨國家領導人換屆,未來兩年,如何確保周邊地區和中國內部政治社會的穩定,不但關係到中國經濟是否能夠持續穩定發展,更關係到胡錦濤歷史定位。
     中共當前困境就在於一方面須以民族主義、愛國主義凝聚國家意志,鞏固政府統治合法性;另方面又須降低民族主義引發的挫折感,以確保和平發展道路。中國開放民眾現場參觀殲20隱形戰機試飛行動,無疑就是提升國內對政府信心作為。它讓民眾能對中國作為崛起大國持續進行想像,以便能轉移對政府諸多政策之不滿,從試飛行動成功後現場目睹民眾的激動心情及網路言論就可理解。同時,不論中共試飛行動是否針對蓋茲,但選在蓋茲與胡錦濤見面之際,自然能達到平衡中國內部對中國二○一○年亞太外交戰略失敗的挫折情緒。
     如同奧運、世博,神舟飛船發射一樣,殲20戰機試飛同樣可視為是凝聚內部團結意識的大事件,更有助安撫軍方和內部強硬勢力。但不同於奧運,世博的軟實力屬性,試飛殲20戰機毋庸置疑係硬實力展現;硬實力展現或許可達對鄰國嚇阻威懾作用,但同樣被認為係挑戰亞太權力平衡現狀,也更易引發周邊國家或西方誇大中國威脅之想像,坐實中國威脅論。事實上,亞太國家如印度、日、韓都有意發展或是購買隱形戰機,殲20成功試飛必將加速這種競爭。
     基本上,中國武器裝備發展與西方差距仍大,殲20試飛也只是起步,離服役還相當遠,要能具有與美國同等性質戰機功能,尚須克服許多障礙。在這種情況下,公開試飛行動,固然具有短期性作用,是一種本益計算後的策略運用;不過從長期看,亦可能產生不利於亞太和平與中國安全的負面效應。(作者為政治大學國際關係研究中心第三所副研究員)
留言
放屁!連越南等小國都在中國的家門口耀武揚威的時候,中國政府展現實力的舉動不僅有其必要性,更是十分恰當的動作。難道要坐以待斃等到這些宵小侵門踏戶,蠶食侵吞我領土嗎?展示J20不僅讓周邊有野心的國家短期不敢輕舉妄動,長期隨著中國國力的上升,以這些國家的奴才性格,自動就會像中國靠過來。作者見識短淺,跟隨西方媒體人云亦云,胡說八道
台灣人的視野也就是井口那么大,坐井觀天,管孔窺豹,寫出這樣的文章,讓外人看來很是可笑
還研究所,如此言論比文盲還不如,有堅強軍力才有資格談—正義和平,另外還不能有賣族求榮的漢奸

揮棒迎賓 歐胡能改變困局?【聯合報╱謝劍/佛光大學名譽教授2011.01.17 
 
上周,中國殲廿戰機試飛,美國國防部長蓋茲正在中國大陸訪問。在此之前,美國派遣了三支航母戰鬥群,浩浩蕩蕩駛向西太平洋,其規模之龐大戰後從未曾有。說是要對付小小的北韓,似乎是殺雞用牛刀。項莊舞劍,目標當然是北京。巧的是北京主政者胡錦濤本周即將前往華府從事國是訪問。
胡錦濤當面向來訪的蓋茲證實殲廿試飛成功,當然有其政治意涵。而美國在對方家門口展示軍力,揮舞大棒,是熱誠迎接到訪的國賓乎?當然不是,一如波士頓大學教授巴塞維奇近著《華府主宰一切:美國邁向永久戰爭之路》所說,亦即是外交軍事化的延續。拋開表面上諸如和平、正義之類的外交辭令,說穿不就是要展示武力迫對方屈服其要求。
雖然說殲廿試飛成功,那也只是「試飛」罷了;三支航母戰鬥群,那可是紮實的大棒。如果說美國有意向北京挑起戰端,此話當然言過其實,但揮棒之舉並非事出偶然,從「維基解密」資料及華府右翼的各種言論,都認為揮棒勢在必行。例如現任駐北京大使洪博培就認為北京從事不公平貿易,中國愈富,美國愈窮。所有向北京的抱怨均充耳不聞,北京獨行其是。
然則問題的癥結究竟何在?表面的理由是要迫使其開放市場,讓人民幣升值,在國際上照西方的規矩行事等等,但更深一層探討,原因可分兩個層次:對中國大陸而言,自八十年代日本右翼提出所謂「中國威脅論」,小至大陸人每年平均多吃了幾兩肉,但他們卻忘了中國還有一億多人尚未脫貧。至於說GDP超過日本,但人均卻不及日本的十分之一。軍費僅是美國的六分之一,但美國軍費在「反恐」和「安全」等名義之下,年年大幅增加,全球維持著五六○個公開的基地,一千三百多個黑基地(包括台灣)尚不在內。甚至我們最關心的台灣問題,美國官方雖一再表示歡迎兩岸和平談判,另方面卻埋怨步伐太快,半官方的研究機構甚至埋怨馬英九未能及時提供談判細節。諸如此類,他們都對北京有芒刺在背之感。
至於美國一方,儘管目前仍陷阿、伊戰場的泥淖,政府負債到三月時將達到十四兆美金的最高警戒線,雖然以鄰為壑,一再寬鬆美元令其貶值,致使其他國家產生強烈通膨。雖國內經濟獲得喘息的機會,但背後掌握實力的軍、工、政複合體,既要美國成為永久性的戰爭機器,致無人敢說削減軍費支出,移作國內其他必要用途。這是一條不歸路,二戰後的實力膨脹,形成一種莫名其妙的英雄主義,尤其是在蘇聯崩潰之後,以巨額經費偵察可能阻其稱霸的潛在敵人。
在大棒揮動之下,國賓尚未到達,傳聞華府已準備了多項議題,作一籃子式的迫使北京就範。歐巴馬一再強調「改變」和「希望」,再加上他曾獲得諾貝爾和平獎的光環,看他究竟能和胡錦濤如何發揮智慧掙脫困局,世人將拭目以待。
 
我試飛員解讀殲20首飛:宣示大國戰略行動自由

 資料圖:徐勇淩
在我看來,“殲20”的首飛所表達的不僅是一種國家話語,它宣示的是大國戰略的“行動自由”。
  “行動自由”是西方戰略理論中秘而不宣的高級理念,我們從他們的文本中讀到的是所謂的“威懾”、“靈活反應”、“全球打擊”,然而,只要我們解讀西方人的戰爭文本,“行動自由”是一個無所不在的幽靈。
  讓我們看看西方大國是如何擠壓他們所遏制對手的“行動自由”的吧:在科索沃戰爭打響之前,美國及其西方盟友掀起了一場對所謂南聯盟人道主義災難的集體譴責;在伊拉克戰爭之前,美國人制造了所謂伊拉克人擁有大規模殺傷性武器的“真實謊言”;在東亞,美國人用“輿論轟炸”將朝鮮描寫成邪惡國家。
  “限制行動自由”戰略其實就是孫子“不戰而屈人之兵”的現代版,美國人嫻熟地運用這種戰略技巧,達到了絕妙的效果。俄羅斯人盡管國力衰敗,但始終不忘顯示他們的行動自由,在科索沃戰爭期間,俄羅斯人出其不意地趕在西方人之前空降科索沃的普裏什蒂機場。以上案例是戰場層面對“行動自由”遏制。其實這種“行動自由”博弈不是冷戰的新鮮産物,一戰結束後的1921年,西方大國經過一番激烈的口水戰簽署了《限制海軍軍備條約》即著名的《華盛頓條約》,企圖用限制裝備“行動自由”的方法,來維持來之不易的和平。但是美國和日本恰恰是用了條約的漏洞,分別發展了龐大的航母力量,由此演繹了太平洋戰場人類曆史上最爲悲壯慘烈的航母戰爭。
  解讀冷戰後的國際戰略格局變化,似曾相識的對裝備領域“行動自由”的限制層出不窮,當然限制的對象不是美國和西方人自己,而是他們覬覦已久的對手。對伊拉克大規模殺傷性武器的國際核查,對伊朗和平利用核能的壓制,對印度和巴基斯坦核競爭的恫嚇,以及針對朝核問題的多國博弈,從這些案例中我們可以看出所謂的“行動自由”的限制永遠是單向的,而所有那些爲了平息大國怒火而屈服的國家,其結果就是自掘墳墓。反倒是印度和巴基斯坦的堅守,令西方大國悄悄閉上了嘴巴。
  害怕別國的反彈和大國的恫嚇,是有些國家發展裝備時的一種唱衰思維,但曆史告訴我們一個明顯道理,這種思維所導致的後果是什麽。當然,裝備領域競爭的“行動自由”,在具體的操作層面中要依據國力量力而行,當年,前蘇聯正是在美國星球大戰的喧囂中迷失了自我,被美國虛張聲勢的太空訛詐所牽引,與美國進行裝備技術的直接對抗,最終拖垮了自己。
  其實,關乎國家戰略裝備的發展,其行動自由不僅來自于國家意志,更重要的是國家的工業力量和技術力量。當局外人爲中國四代機的研發速度所震驚的時候,他們似乎忽視了中國人近30年的空軍裝備技術追求。四代機相對于三代機而言,的確具有跨代的飛躍,但中國如果沒有在三代機研發中的奮起直追,今天四代機的高速發展是不可想象的。因此,當有些人還在爲中國三代機的戰略決策反思的時候,我已經清晰地認識到殲-10的猛龍飛天對于中國大國夢的戰略和技術貢獻。
  中國的空軍裝備發展需要穩定而持久的戰略,如果說不稱霸、不制造沖突,是中國國防戰略的價值制高點,那麽,對于技術的不懈的追求,就是維持大國戰略“行動自由”的技術支撐!
  一個失去了“行動自由”的國家是永遠不可能崛起的,因爲“行動自由”就意味著安全,從這個意義上講,“殲20”戰機的騰飛,是中國向全球宣示自己國家戰略的“行動自由”,而絕不是針對某個特定國家的。這也是我在這個“旭日狂歡”的節日裏,最想闡述的戰略思考。
  作者簡介:徐勇淩,空軍某部副參謀長,空軍試飛專家,功勳試飛員,國內僅有的幾位國際試飛員之一,爲中國空軍殲-10等裝備的成功研制做出過傑出貢獻。曾多次化解各種危險的情況,獲得寶貴的研制資料和數據,榮立數次戰功。 參加過三代戰機導彈靶試,機載雷達測試等工作。
http://mil.news.sina.com.cn/2011-01-17/1020628446.html

烏克蘭産鎧甲雷達識破美F-22隱形戰機伎倆(圖) 2011-01-12青年參考

资料图:乌克兰铠甲无源雷达

烏克蘭鎧甲無源雷達(另參本館:反F-22  中國雷達  天安艦事件) 
  “我們有一面能讓F-22等隱形戰機現身的鏡子。”在前不久結束的烏克蘭“航空-2010”展覽會上,該國軍工企業黃玉國家股份公司(TOPAZ)在展位上擺出這樣一副廣告牌。觀展者頗爲吃驚:“是什麽樣的新式裝備,令這家神秘企業敢出此大言?”
  F-22也難逃“法眼”
  故事得從去年初夏說起。7月25日,美韓兩國爲因應“天安”艦事件,在東北亞大搞海空聯合軍演,最先進的F-22“猛禽”隱形戰機首次以戰備姿態參演,俄羅斯也感受到美韓聯軍咄咄逼人的氣勢。
  爲充分展示武力,在演習前兩天進行地面武器裝載時,駐紮在日本沖繩嘉手納基地的F-22機群一反常態地離開隱蔽式機庫,直接來到露天彈藥庫附近,將整套作業細節故意暴露給機場周邊的軍事愛好者以及外國情報員。這一招收效明顯,當這批F-22挂載實彈從嘉手納基地升空後,朝鮮、韓國、日本、中國和俄羅斯的防空單位便開始連續監視和比對它們的飛行軌迹。
  25日那天,多架F-22從萬米高度飛向朝鮮領空,距朝韓軍事分界線僅有12海裏時,才突然掉頭向韓國烏山返航,途中只做了一次空中加油。行動過程中,美軍一直使用未加密的無線電波段通訊,故意讓周邊國家截收。然而,屯兵符拉迪沃斯托克的俄軍S-300地空導彈部隊卻察覺到某種異常。
  據俄羅斯“空天防禦-VKO”網站披露,當時,美軍飛行員在通話中宣稱只有兩架F-22在進行“威懾朝鮮”巡航,但俄軍S-300防空系統配備的神秘武器——“鎧甲”(Kolchuga)雷達,卻從看似不起眼的電磁波中捕捉到4個可疑光點,俄軍指揮官起初將信將疑,“難道美國人在耍什麽滑頭?F-22到底來了幾架?”最終,“寧可錯,不可漏”的心理促使俄軍繼續跟隨“鎧甲”雷達的視線,緊盯這4個可疑光點的去向。
  “鎧甲”雷達沒有辜負指揮官的信任,第二天,美軍在烏山基地高調展示F-22戰機,讓韓日等國震驚的是,他們的雷達從頭到尾只發現兩架F-22,當天在烏山卻出現4架!事後,美國空軍第7航空隊司令傑弗裏?雷明頓少將透露,他們的確給東北亞各國防空部隊來了次“小考試”——在25日的巡航過程中,有兩架F-22在正常高度飛行,吸引別國雷達的注意力,另兩架F-22則利用自身極小的雷達反射截面藏在低空直奔目標。顯然,美軍的把戲沒能逃過“鎧甲”的監視,後者的搖籃——烏克蘭黃玉公司自然喜上眉梢。
  俄防空部隊戰力猛增
  總部位于頓涅茨克的黃玉國家股份公司是一家大型綜合性企業集團,它成立于1974年10月10日,現有1500名科研人員,專門研發、生産複雜的無線電裝置。該集團包括黃玉無限股份公司和無線電設備特別設計局,兩者緊密結合,可以迅速將最新科研成果轉化爲産品。“鎧甲”雷達就是由無線電設備特別設計局研發的,該設計局1987年組建,在自動化控制領域具有較高水平,在計算機軟件和微電子技術方面也很有建樹。
  據黃玉公司官方網站介紹,“鎧甲”雷達的研制從1993年啓動,2000年制成首套系統。它本身不發射電磁信號,而是通過接收目標輻射的電磁信號實施探測。現代隱形飛機盡管采用減少雷達反射截面積等技術,但無法做到百分之百隱身,因爲它要飛行,發動機就不能完全“休克”,機載通信、導航及其他電子系統也不能絕對“休眠”。只要它輻射出一定的電磁信號,被動雷達便能探測到它,並對其進行跟蹤和定位。所以,像“鎧甲”這種技術成熟的被動雷達注定是隱形飛機的克星。
  “鎧甲”雷達能偵察縱深600公裏、寬150公裏範圍內的情況,是目前同類系統中捕捉目標距離最遠的。如果由一輛指揮控制車同時指揮3部“鎧甲”,利用三角測量法,整套系統的探測距離可延伸至1000公裏,同時跟蹤40個目標。該雷達還具有很強的目標識別能力。它備有多目標信號特征數據庫,內存300種無線電發射源信號及每種發射源自身的500種以上的特定信號;數字計算機處理系統則可對40種不同目標信號源的技術參數進行測量比對,並與自儲數據庫比較分析,使雷達能准確識別各種空中、地面或海面目標。
  目前,“鎧甲”雷達已與著名的S-300地空導彈系統集成爲一體,後者無需動用主動探測手段,就能在無線電靜默中獲取“鎧甲”雷達搜集的目標信息,從而大大提高導彈本身的戰場生存能力。更令敵人恐懼的是,S-300系統使用的一種導彈,可攻擊200公裏外的高空目標。難怪有軍工界人士宣稱,有了“鎧甲”雷達的幫助,不僅U-2偵察機、“全球鷹”無人機這樣的高空目標在其射程內,甚至連F-22這樣的隱形戰機也無法全身而退。
http://mil.news.sina.com.cn/2011-01-12/0843627932.html

美媒稱美軍在中國周邊力量有能力發現隱形戰機 2011-01-19 環球時報

  當外界忙著炒作中國殲-20隱形戰機“性能壓倒美國F-35直追F-22”,會“挑戰美國在亞太地位”時,最早關注殲-20亮相的權威美國航空專業雜志《航空周刊》15日卻撰文稱,美國並非像當前媒體說的那麽擔憂中國隱形戰鬥機,美國在中國周邊的軍事力量有能力發現隱形戰機。但也有分析認爲,與隱形飛機對抗,對各國空軍而言仍是個大麻煩。
  《航空周刊》的報道題爲“易遭攻擊的中國隱形戰鬥機殲-20”,該文被認爲是迄今西方媒體分析殲-20隱形特性最詳細的文章之一。報道稱,中國網絡上的圖片清晰顯示殲-20使用了哪些隱形技術。該機外形與F-35和F-22有些類似,這樣的設計使殲-20前後方向的雷達反射信號非常小,只有機體兩側有限角度的反射相對較多。如果殲-20采用類似F-22的“戰鬥機任務規劃系統”,通過分析敵方雷達部署,專門設計航線圖,可以始終保證戰機反射面最小的方向指向雷達,或者只是讓反射信號極短暫地進入敵方雷達,使它們無法跟蹤。
  不過報道認爲殲-20的隱形設計仍有弱項。“中國隱形戰機設計的最大不確定性”是發動機尾部噴管,裝在原型機上的噴管可能會極大增加後方的雷達反射。該報道還說,現在殲-20的細節情況還不清楚,但它們對隱形效果的影響可能非常大。例如飛機天線必須與蒙皮整合在一起,並用對特定頻率電磁波單向透明的材料覆蓋,需要頻繁開關的系統檢查口也要都綜合到起落架艙和武器艙內,以便在不影響隱形效果的情況下維護,但這會增加額外重量。
  除認爲殲-20的隱形效果並非無懈可擊外,《航空周刊》還認爲,現在美國空軍已經有能力發現隱形戰機,外界沒有必要對中國新戰機如此擔憂。報道說,快速發展的現代反隱形技術正在威脅所有的隱形戰機,尤其是先進的防空系統逐漸使用更大、功率更強的有源相控陣雷達時,現有隱形技術還能“多大程度確保戰機安全令人懷疑”。報道認爲,如果中國殲-20要應對這樣快速發展的反隱形潮流的話,它需要更龐大的發展計劃。
  報道稱,美國對隱形飛機的空中探測已形成作戰能力。2009年,在愛德華茲空軍基地的試驗中,洛克希德•馬丁公司測試了一種名爲CATbird的航空電子設備。它裝在波音737飛機上,並與F-22、F-15戰鬥機組成的假想敵進行空戰。結果顯示,CATbird能定位並幹擾F-22的雷達,未來這種設備裝備F-35戰鬥機。洛克希德•馬丁公司還曾在2009年暗示F-35具備反隱形能力。此外報道還說,美國及其亞太盟友有能力發現隱形戰機,例如部署在沖繩基地的駐日美軍升級型F-15C戰機裝備的雷達就能跟蹤小型、信號非常微弱的隱形巡航導彈,澳大利亞“契尾”預警機上的低頻L波段AESA雷達更大,能在更遠距離上跟蹤隱形飛機。
也有分析認爲,盡管《航空周刊》稱美軍可能擁有探測隱形飛機的手段,但如何擊落隱形飛機仍是難題。在缺乏可靠手段來發現和識別隱形飛機的情況下,各國空軍現有的作戰模式恐怕很難奏效,因爲依靠戰鬥機的雷達實施搜索會暴露自身位置,反而更易遭到打擊。即便在超視距發現目標,現有的中距空空導彈能不能成功鎖定並擊中隱形目標也令人懷疑。未來隱形戰機時代的空戰應該怎麽打,同樣也讓美國空軍困惑。美空軍的研究結果認爲,當前打擊隱形飛機的最好辦法或許是在起飛前將其擊毀于地面。但如果要利用常規打擊手段實現這一目標,需要龐大的系統和大量支援、壓制手段,而這正是《航空周刊》最擔心的。該報道認爲,殲-20更有可能是能執行這種任務的遠程攻擊機。
http://mil.news.sina.com.cn/2011-01-19/1036628716.html

美俄正提升反隱形戰機技術 中國研制出先進雷達 2011-01-20 國際在線

资料图:中国反隐形雷达系统

 資料圖:中國反隱形雷達系統 
 资料图:中国DWL002被动探测雷达系统采用多基站布置,各基站都会捕捉到信号,通过计算信号到达各站的时刻差,可以计算出辐射源与各站之间的距离差,进而求出目标的空中坐标。

資料圖:中國DWL002被動探測雷達系統采用多基站布置,各基站都會捕捉到信號,通過計算信號到達各站的時刻差,可以計算出輻射源與各站之間的距離差,進而求出目標的空中坐標。
  中國的殲-20升空,重新掀起了各界對“隱形戰機”這一敏感而神秘話題的熱議。殊不知,反隱形技術同樣是各軍事強國的重要發力點。事實上,美軍的反隱形技術早已呈現出“攻擊態勢”,“發現並摧毀”對手隱形戰機的能力正穩步提升。航空及電子系統專家戴維?福戈1月11日就在美國《航空周刊》網站上撰文稱,F-35早已進行過多次反隱形測試。英美媒體此前還披露過美國空軍“反隱形演習”的蛛絲馬迹。最近,互聯網上又傳出俄羅斯防空部隊依靠“鎧甲”雷達跟蹤到F-22“猛禽”隱形戰機的說法。可見,在隱形技術不斷成熟的今天,各軍事強國已在競相尋求反制手段。
  美用“猛禽”磨練F-35
  《航空周刊》的文章稱,各國的防空系統如今正變得日益強大,機載“有源相控陣雷達”(AESA)等裝備的性能不斷提升。戴維?福戈稱,2009年,美國空軍在愛德華茲基地測試了探測隱形戰機的技術。“當時,洛克希德?馬丁公司的‘貓鵲’驗證機(由波音-737改裝而來)搭載了F-35全套電子設備和雷達,同F-22隱形戰機、F-15戰鬥機進行聯合測試,並成功地跟蹤到了F-22。”負責項目測試工作的F-35項目主管丹?克勞利當時自信地宣稱,“F-35的航電系統是目前世界上同類裝備中最精密、最強大的”。福戈認爲,克勞利的表態足以說明F-35的反隱形能力可有效對付外國新式戰鬥機。這也暗示了F-35可能在設計之初就融入了反隱形技術。
  美國“戰略之頁”、英國《飛行國際》網站也曾披露過一次“反隱形戰例”。據稱,在安德魯斯空軍基地2009年舉行的一次公開展示活動中,有人驚異地發現一架EA-18G“咆哮者”電子戰機(由F-18“大黃蜂”艦載機改進而來)機身上塗有一個F-22圖案。根據美國空軍慣例,戰鬥機駕駛員在作戰中取得戰果後,要在駕駛座艙外的機身上噴塗上擊落敵機的圖案和數量。據該機駕駛員透露,這架EA-18G曾前往內利斯空軍基地參加美國空軍聯合軍演,並在演習期間取得了“擊落F-22的戰果”。“戰略之頁”網站在評價這一戰果時認爲,可能是EA-18G裝備的電子幹擾設備助其“擊落”了F-22。文章同時強調,無論這個戰果是不是真的,強大的電子幹擾系統確實具備壓制隱形戰機的能力。
  美軍琢磨反隱形戰術,顯然是希望在確保己方隱形優勢的同時,削弱對手隱形戰機的能力。考慮到美國空軍經常派出F-22參加強對抗性演習,我們可以大膽猜測,其應對隱形戰機的技術和經驗應該是目前各國中最豐富的。這也說明,一支裝備隱形戰機的空軍更需要加緊演練“反隱形戰術”。
  俄防空部隊靠專用雷達
  在美國努力攻關反隱形技術的同時,俄羅斯也不甘落後。據俄羅斯“太空防禦-VKO”網站不久前披露“俄軍S-300導彈部隊使用‘鎧甲’無源被動雷達偵測到4架F-22隱形戰機”。雖然這則消息真假未辨,但“鎧甲”雷達對隱形戰機的偵測能力卻絕非杜撰。
  與普通雷達相比,烏克蘭生産的“鎧甲”更像是一種電子信號定位系統,它可截獲隱形戰機本身發出的電磁信號,探測距離高達800公裏。據稱,“鎧甲”裝備有多目標信號特征數據庫,內存幾百種無線電發射源信號,其裝備的數字計算機可對幾十種不同目標信號源的技術參數進行測量比對,使雷達准確識別多種空中、地面或海上目標。此外,由于國土遼闊,俄羅斯一向重視防空部隊的建設,加之面臨美軍隱形戰機的壓力,俄羅斯一方面加速隱形戰機的研發工作,于去年放飛了T-50驗證機;另一方面,開發與“鎧甲”相似的無源被動雷達裝備防空部隊,從整體上提升了對隱形戰機的防禦能力。
  另據美國“全球安全”網站披露,2002年傳出烏克蘭要向伊拉克出口“鎧甲”雷達時,美國曾公開表示反對並向烏克蘭施壓阻止交易。美國對“鎧甲”雷達的忌憚也從側面證明了其優良的性能。顯然,在無法用空中力量抵禦對手隱形戰機時,依靠專用雷達提升防空系統反隱形能力也是一個好辦法。
  相關鏈接:中國有能力對付隱形飛機
  要磨練反隱形戰術,一方面,可以像美軍那樣,出動F-22一類的隱形戰機參加聯合軍演,讓其與三代戰機進行高強度的“空中對戰”,從而使己方飛行員切身感受隱形戰機帶來的壓力,並尋求破解之道;另一方面,還可讓隱形轟炸機或隱形戰鬥機嘗試“突破”已方的防空網,以隨時尋找和補救漏洞,美軍就曾進行過類似的演練。
  中國軍隊向來重視國土防空,早在上世紀90年代末就提出了“新三打三防”的口號,其中明確指出“要打隱形飛機”。經過10多年的發展,先進的相控陣雷達、新式防空導彈和國産隱形戰機已經成爲中國軍隊反制隱形戰機的利器。例如,在2009年的世界雷達博覽會上,中國某科研單位就自信地亮出了DWL-002型無源防空雷達,外界有評論指出這是當今世界上極爲先進的反隱形飛機雷達。不久前亮相的殲-20隱形戰機又使人們看到了中國軍隊反隱形實力從陸地到天空的提升、從守勢向攻勢的飛越。我們可以樂觀地猜測,對付隱形戰機,中國軍隊已經心中有底。
http://mil.news.sina.com.cn/2011-01-20/0953628859.html

韓媒體稱朝鮮部署反隱身雷達能發現美F22戰機  2011-01-19環球時報

  去年延坪島炮擊事件後,韓美軍方一直將隱形戰機作爲應對朝鮮的殺手鐧。而韓國MBC電視臺15日獨家披露稱,朝鮮已裝備能捕捉美軍隱形戰機行蹤的特種雷達,並已部署到朝韓軍事分界線。
  報道援引韓美聯合司令部情報負責人的話稱,朝鮮對購自俄羅斯的雷達進行改造,並于近期部署到靠近朝韓軍事分界線的沙裏院和海州一帶。據稱,該雷達是通過截聽隱形戰鬥機的通訊信號來確定飛機位置和速度。消息人士稱,延坪島炮擊事件後,以“華盛頓”號航母戰鬥群爲首的美軍與韓軍舉行聯合演習,F-22隱形戰機也從日本飛到朝鮮半島參演。MBC電視臺稱,F-22在朝鮮半島期間朝鮮國防委員長金正日一直躲避在地下掩體內,報道認爲,朝鮮軍方能發現美軍F-22隱形戰機,金正日根據該情報躲進掩體,這一切均得益于新型反隱形雷達。
  有韓國軍事專家認爲,朝鮮開發新型雷達的消息可信度較高。因爲朝鮮每月都會公布美韓偵察機進入朝鮮領空的次數,表明朝鮮雷達探測能力很強。韓國軍事愛好者組織“自主國防網絡”負責人申仁均說,如果朝鮮部署反隱形戰機雷達,美隱形戰機執行任務時需要完全停止通信,或者需要完全關閉機載雷達,作戰威力將大打折扣。韓情報人士還認爲,2010年10月朝鮮在勞動黨成立紀念活動上,首次公開S-300P防空導彈,它可能會根據新雷達提供的情報打擊美軍的隱形戰機。也有人質疑朝鮮開發出反隱形戰機雷達的可信度。韓國《中央日報》稱,如果F-22進入朝鮮,朝鮮的普通雷達只有在極接近的情況下才能探測到,普通雷達一般可在飛機距離400公裏時探測到其位置,而F-22只有在20-30公裏的近距離才能被探測到。
  除研發新型雷達捕獲美軍戰機,朝鮮還爲避開韓美偵察系統的監視網,對核心裝備塗上隱形塗料。韓軍去年獲取朝鮮軍方的作戰指南《電子戰參考資料》。該指南稱,朝鮮軍方將艦艇、戰鬥機、裝甲車等武器塗上能夠吸收雷達電波的隱形塗料,它能吸收95%的電波。韓國軍方根據指南內容判斷,朝鮮已成功研制出隱形塗料。
  朝鮮則對韓日軍事合作發出警告。朝鮮《勞動新聞》16日發表題爲《與韓朝對話背道而馳的軍事合作遊戲》的文章,批評10日舉行的韓日防長會談。該文稱,若韓國重視韓朝關系的改善及朝鮮半島的和平,就應該立即放棄與韓朝對話背道而馳的“軍事合作遊戲”。
http://mil.news.sina.com.cn/2011-01-19/1432628758.html

沈四粽子機 殲-31與殲20和F35的性能初步比較!

  2012-9月15日,粽子機真身照在網絡曝光。這在東海釣島爭奪之際對于全國軍迷是一個振奮,這對于即將來訪的美國國防部長不啻一個警示性的示強,這也是改革開放三十多年經濟科技人才實力都全面質變的有一個新例證。現根據已經曝光的照片對比,作粽子機與J20/F35的初步性能對比如下:

  一、正面RCS----殲兩零不利因素多于粽子機。需從材料技術等多方面克服。但殲兩零隱身性的升級潛力大于粽子機

  正面隱身性,粽子機和殲兩零比較,似乎占據一定優勢。除了都是DSI進氣道之外,正面投影,殲兩零多了:(一)鴨翼。(二)鴨翼和機體之間的凹腔反射。(三)腹鰭。 而粽子機少了或者暫時不確定的,是座艙蓋是否采用黃金鍍膜整體式座艙蓋。這個對外貿易中是選項。如果不采用,座艙的凹腔反射面積很大。如果采用了,則殲兩零比粽子機多了三對、六處反射源。殲兩零不利因素多于粽子機。即便鴨翼和腹鰭采用透波和吸波複合材料降低RCS,也屬于亡羊補牢有所損失。具體數據如何,目前不得而知。

  就發展潛力而論,殲兩零機身大動力強,未來不排除配備等離子隱身等措施,這個,相比之下,粽子機機身小動力相對偏小,這方面的升級潛力不如殲兩零。

  而同F35比較,粽子機氣動布局和F35的流派一樣。正面RCS大小,除了現有初步的圖片測算顯示F35機身寬度比粽子機大、還要看粽子機能否比F35細節更優化。F35機體表面凸起物過多、隱形性並不非常突出。粽子機有望勝出F35。

  二、側面RCS

  側面RCS比較,殲兩零的不利因素在于:上反鴨構成反射源、機身長度很大超過粽子機四五米長度、腹鰭構成反射源、尾噴的非腹鰭遮蔽部位構成反射源,等等,側面反射源多。粽子機的不利因素在于:平尾全動過程中構成反射源、大外傾垂尾反射源較大、無腹鰭的尾噴絕大部分構成反射源,側面反射源也不少。綜合起來看,兩者都不理想。不排除殲兩零因爲機身長大等因素,側面RCS大于粽子機。

  同F35比較,由于粽子機采用F22那樣的大垂尾,不排除側面RCS大于F35。機尾部分更不用說。

  J20與粽子機側面對比圖,上爲粽子機。

http://club.mil.news.sina.com.cn/slide.php?tid=532933#p=1

  三、敏捷性

  正常式布局,公認敏捷性不如鴨翼布局。這一方面,目前爲止大家都不用矢推的情況下,J20占據優勢。雙方都采用矢推之後,可以接近,仍舊殲兩零有一定優勢。

  敏捷性與F35比較,同樣流派的氣動布局,敏捷性可能在同一數量級。未來粽子機采用矢推之後,雙發矢推可以差動,敏捷性可以勝過F35.這是未來粽子機的一個重要賣點。

  四、低速性及亞跨音速性能。

  粽子機采用機頭棱邊和小邊條的複合渦技術,主翼翼展大據測算達到11.5米超過F35、主翼面積較大,采用寬扁升力體機身,同時采用了偏小後掠角的主翼,據稱37度後掠角,這樣總的翼載荷可以認爲較小、整機升力特性較高,略勝F35,標配發動機到位之後,亞跨音速性能可以超過F35,但是在發動機推力達到19噸級以上前,亞跨音速性能則仍有一定不如。低速性及亞跨音速性能與F35比較,總體在同一數量級。

  而殲兩零采用鴨翼邊條翼複合渦流技術,渦升力超過正常式邊條翼布局,同時采用了窄機身升力體,但是主翼面積小、主翼後掠角大據測算達到48度。突出了高速性更多、兼顧的是亞跨音速性能、犧牲的是低速性。不排除粽子機的低速性和亞跨音速性能,優于殲兩零的可能性。還有待數據證實。

  五、超巡和高速性能

  就氣動布局而言,粽子機主翼後掠角小,馬赫錐角度大,而殲兩零馬赫錐角度小、主翼後掠角大,氣動利于追求超巡和高速性。但都受到發動機推力能否到位的影響。標配發動機不到位的話,雙方的高速性和超巡能力都會受到制約。在標配發動機到位後,可以認爲殲兩零高速性和超巡性能遠勝粽子機。

  但是同樣氣動布局的模式,粽子機主翼後掠角大于F35的34度,超巡和高速性不排除略強于F35。

  六、大迎角性能

  粽子機采用了很大的外傾垂尾,類似F22。有人戲稱粽子機是F35的頭加上F22的尾。其垂尾遠大于殲兩零的全動尾翼。這是其追求大迎角控制能力的一個證據。而J20采用了全動垂尾、固定腹鰭、加上鴨翼,共六個翼面參與大迎角性能的控制。在雙方都沒有矢推的情況下,大迎角狀態下機身遮蔽垂尾作用的部分或者大部的時候,殲兩零得益于不被遮蔽的鴨翼和腹鰭,大迎角操控性有勝出的理由。

  大迎角性能與F35比較,可能略優于F35。這是側面RCS大于F35代價換來的。尤其是未來矢推發動機到位之後,大迎角性能勝出F35沒問題。

  七、航程和載彈量

  粽子機由于是中型機采用雙發,比起同樣中型機的F35A多一個發動機,因此,載油量和航程,不能同F35A比較,應該去同增加了一個垂直起降風扇的F35B去比較載油量和航程。那就是850左右公裏的作戰半徑。前半程攜載保形隱形繭倉式的副油箱的話,不排除作戰半徑達到1100公裏左右。另外可以配備內置式收放式的加油頭用于增加作戰半徑彌補內油量。

  載彈量有認爲內置四發的。這同殲兩零不是一個等級。殲兩零據稱內置八到十發導彈、作戰半徑弱于SU27的1500公裏。至于載彈量和航程與F35比較,不排除弱于F35A型。至于外挂,由于粽子機翼展長,長達11.5米左右,可以展向布置的挂點較多。非隱形作戰模式載彈量,在單邊三、四個挂架(其中一個重載挂架一個翼尖挂架)、機腹一個重載挂架的情況下,粽子機的載彈量可以在外挂三油箱的情況下,達到內置四枚、外挂四到六枚的戰力。這還不算機腹其他非重載挂點的可能性。

  外挂狀態下,粽子機有作爲攻擊機使用的潛力。

http://club.mil.news.sina.com.cn/slide.php?tid=532933#p=2

  八、航電、雷達

  目前粽子機和殲兩零都做不到飛火推一體化。最多做到飛火一體化。但是,粽子機機身小、未必能夠像殲兩零或者F35那樣全面布置光電傳感系統。從現有圖片看,粽子機機鼻短小,確定不能配置J20那樣size的相控陣雷達。這樣,不排除雷達、光電雷達等感知系統,落後于F35和殲兩零。

  綜合上述,認爲粽子機是雙中推中型機、內置狀態中等載彈、中等航程、突出亞跨音速性能略兼顧高速性,正面RCS爭取小于F35、大迎角性能略勝F35弱于J20,敏捷性弱于J20未來勝過F35,隱形狀態作空優機使用,非隱形狀態作爲攻擊機使用,雷達和光電雷達感知系統弱于F35和J20的低價機型。外銷市場上可以憑借低價、隱身性、大迎角性、未來的敏捷性等多個賣點,等贏取一定的市場份額。

  最後,作爲軍迷,我慶幸生活在改革開放的時代,我們有幸耳聞目睹了J20、粽子機、DF21D、DF41、塢登艦、052系列驅逐艦、神州、蛟龍等一系列現代化軍備的問世。我們還會目睹大運、大客機、次軌道飛行器等等振奮人心的消息井噴而來。我們親眼見證了高科技軍力現代化軍隊的跨越式發展。我感謝改革開放富國強軍經濟科技人才實力日益雄厚的時代。再也不是運十因爲三千萬試飛款都要總理級審批的困窘時代。

  我們堅信:一個高科技戰力井噴的上升途中的大中國,一定會把下坡路途中的小日本擠出釣魚島、擠出東海海溝線。

http://club.mil.news.sina.com.cn/viewthread.php?tid=532933

美媒稱中國在美防長訪華之際炫耀新隱身戰機 殲-31

  據美國《連線》雜志網站2012年9月16日刊文稱,在中國成飛公開中國首架隱形戰機J-20原型機21個月之後,沈飛披露了另一款隱形戰機J-21(粽子機)。該戰機的照片本周末開始在網上流傳,恰恰趕在美國防長即將到訪中國的當口。文章認爲,這是中國政府有意利用披露照片的方式來炫耀自身在軍事研發的發展。

  文章指出,中國正在同時研制兩款甚至更多的隱形戰機;但最後有幾款能夠服役還難以斷定。作者稱,“可能”是因爲還不確定這兩款戰機試飛均能順利完全研發、測試、完全量産等一系列過程並最終服役。文章以美國空軍爲例楨:能比?),對此進行了說明。上世紀八十年代,美國研制出了不下四種隱形戰機原型機;但最終只裝備了不到兩百架(6個中隊),這些戰機的造價非常昂貴。

  于周末對外披露的J-21外形上與J-20比較類似,均采用雙發動機、雙尾翼、大梯形主翼和大角度棱面。從這個角度看,會讓人聯想起美國第一批隱形戰機原型機——雙尾、雙發YF-22(洛克希德-馬丁)和YF-23(諾斯羅普)之間的競爭。最終,YF-22贏得了合同;在經過重大改進以及花費了700億美元之後,成爲F-22“猛禽”並開始服役。十年之後,五角大樓又在X-32(波音)和X-35(洛克希德-馬丁)之間的競爭中選擇了X-35,成爲仍在緩慢發展的F-35項目。

  目前還不清楚,北京是否希望通過J-20和J-21的競爭中選擇一種,兩種戰機都有可能量産。可以想象,兩者都在接受嚴格的試飛程序。有專家則表示,中國只能負擔起研制一款隱形戰機的費用,並可能會被迫在這兩者之間做出選擇。不過,上述分析只是推測。對于外人來講,有關中國隱形飛機的方面永遠是疑問比答案多。

  此外,如果周末披露的是J-21,那麽它是否就是今年6月份在網上流傳的“粽子機”呢?後者剛出現之時,有觀察家認爲它就是J-21;當時是運往機場進行組裝和試飛。但周末披露的飛機和“粽子機”差異較大,還需要進一步求證。換句話說,就是中國披露了第二款隱形戰機,但可能還有第三款也在研制當中,其中可能有一種或一種以上最終服役。

  同時,文章也對中國兩款新型戰機的隱形性能提出了質疑。雖然兩者的外形都與F-22類似,但其隱形設計不僅僅是依靠外形。特種雷達吸波材料、先進的熱吸收系統、“靜默”的電子設備,以及超高的速度與高空性能這些因素綜合起來賦予了F-22規避敵人防禦系統的獨特能力;而中國是否掌握了這些技術,或是否正在試圖掌握都還很難說。

http://mil.news.sina.com.cn/2012-09-19/0926701401.html

 俄媒稱中國粽子機酷似美F-22 或發展艦載型

據俄羅斯軍事工業綜合體網站2012年9月17日報道,中國沈陽飛機制造公司研制的一種新型隱形戰鬥機的照片日前被發布在了互聯網上。此次公布的隱形戰機編號爲31001,外形與美國的F-22非常相似。

  有消息人士透露,這種隱形戰鬥機(此前曾被人們稱爲F-60或殲-31)將與去年1月份首飛的殲-20展開競爭,以爭奪中國空軍的訂單。殲-20由成都飛機制造公司研制,目前已有多架原型機參與試飛和地面測試。

除此之外,有專家認爲,F-60可能還會被發展爲艦載戰鬥機,用于裝備中國未來的國産航空母艦。目前,中國研制的艦載機只有仿制自俄羅斯蘇-33的殲-15——這種戰機同樣由沈陽方面制造。

http://mil.news.sina.com.cn/2012-09-18/0959701301.html

  相關新聞

  漢和稱中國粽子機外銷無對手 巴空軍非常關心

  簡氏:中國“粽子機”或已運到閻良做地面試驗

殲-31很山寨「抄F-22加F-35」 蘋果日報 2012-09-18

美國國防部長帕內塔(Leon Panetta)訪中前夕,中國第五代戰機殲-31的照片前天在網路上曝光,網路盛傳它今天就要進行首次試飛,形同向來訪的帕內塔進行武力展示。

  由於殲-31在今年端午節期間進行公路運輸時,已被眼尖的網友發現蹤跡,因此中國軍事迷多將其暱稱為「粽子機」。從前天曝光的照片看來,尾翼標明「鶻鷹」(鶻音同胡)字樣的殲-31,根本就是美軍F-22與F-35戰機的山寨混合體。其中雙發單座、DSI進氣道的設計彷彿F-35,但前移的菱形垂尾設計又與F-22相似。由於發動機與機身間的空隙過大,也有人懷疑是否能如期試飛。

  曝光時機敏感

據「西陸東方軍事」論壇的中國網友推測,殲-31的翼展雖比F-35略長,但機身的厚度比F-35略薄。因此殲-31在飛行的機動性上可能佔有優勢,但是載彈量與載油量可能略遜於F-35。由於F-35有F-35C的艦載機型,不少網友推測,殲-31未來可能會在中國的航空母艦上現身。不過殲-31的實際性能究竟如何,現在恐怕都還言之過早。

   針對殲-31的曝光時機,有中國網友稱:「上次(殲-20)震懾了(美)售台武器,這次是要震懾美帝包庇鬼子」,「現在是和鬼子爭奪釣魚島的敏感時刻,此時曝光意味深長」。台灣網友ispy03532003戲稱:「老美(勒住F-35&22):說!你們是不是在外面偷漢子!?」

  回應

這樣快速的研發過程~~令人驚訝~~但是最重要的是~~能否經得起戰場考驗~~印度買800多架米格機~~20年來摔掉400多架~~1982年貝卡山谷之役~~以色列美造戰機一口氣幹掉82架俄製戰機~~戰機好不好~~自己說不算~~敵人說了才算~楨:連中C801都能打破以艦!)

  山寨iPhone幹掉iPhone了嗎?沒有?很多東西不是長的像就可以的好ㄇㄟ!

  從老共發展殲 31看全世界 老共又發展了殲 31,老共超強的國家,又多了一項新產品,他無論政治,經濟,軍事,科技,都深深地影響到整個世界,老共人多,他們有13億人口,地大物博,又肯努力學習西方世界,留美的人數世界第一,連老美都要學中文,可見一斑我們在軍事上怕老共,在科技上又不如老共,在經濟上要依賴老共,在政治上要看老共的面子,台灣留美人數比過去少很多,我們目前經濟困頓,又沒有發展新型的飛機,所謂弱國無外交,真叫人擔心台灣人何去何從

  不怕不怕!我們台灣也有好多年以前引進的F16..還有幻像2000.....^^

  確實是好多年了~ 老爺爺機~ XD

  還有IDF經國號戰鬥機!一架可以頂他們好多架殲-31...

  自古天下文章一大抄,沒什麼好大驚小怪的。重點是要能用。

  支那沒有研發能量,科學技術大多抄美帝或偷國外的,很不意外啊!!!

  我們武器買不到,靠自己嗎? 就靠中科院哪幾個閉門科學家努力發明. 這國家不完蛋才怪.

  除了盜版什麼都不會的白爛民族......

得了吧中國人!山寨的爛飛機經的起實戰嗎???就會吹牛自大,其是是最自卑的民族,可憐!

  中國發動機技術還落後很多,從中國發射的太空火箭就可以看出.

  對呀!世界第三個把太空站送上太空完成人工對接技術的國家..

  還能發射飛彈靶衛星直接打下來咧...

  不過還是我們台灣強!我們台灣的飛彈有人工智慧!愛打不打.不然就是會自己亂飛去打別的地方! ^^

楨:歹彎理盲濫情的霉體銘手酩嘴政剋冥眾/邪者磚家叫獸 很酸!詳參【圖博館】:山寨經濟學 中國山寨經濟 PLA四代機之爭 中國手機的虛與實 專利權大戰 《矽谷紅衛兵》

2013年中國智慧手機市場全球第一 2012-09-13中國經濟網

 據易觀智庫資料顯示,到2012年底,中國手機終端市場銷量將超過2.6億部,其中智慧手機銷量佔比將達到49.1%,預計2013年中國的智慧手機銷量將超過非智慧機,中國智慧手機市場也將隨之成為全球智慧手機出貨量第一的市場。

   預計,千元智慧手機將在未來繼續成為推動中國手機市場銷量增長的主力。隨著智慧手機廠商對市場份額的爭奪日益激烈,低端智慧手機的價格戰將持續,國內廠商生產的享受運營商補貼的智慧手機將進一步支援手機用戶向智慧手機的遷移,從而帶動智慧手機出貨量的增長。預計到2014年,手機用戶向4G網路的遷移將成為智慧手機市場增長的另一個驅動因素,到2015年智慧手機銷量將佔中國手機終端市場整體銷量的90%以上,整體手機市場將被智慧手機覆蓋。

  易觀智庫預計,未來智慧手機需求將向三級以下城市市場轉移。在經歷了持續高速增長後,一級城市市場的智慧手機增長速度將有所減緩。相反,由於對低價機型和象徵尊貴地位的高端機型的需求十分強勁,使得三級以下城市市場的智慧手機增長速度將有所加快。

聯想智慧手機 Q2陸市占第3 中央社 2012-08-22

根據國際數據資訊(IDC)調查,聯想智慧手機今年在中國大陸市場表現佳,第2季市占率成長加快已達11.1%,超越中興(市占8.7%)、華為(8.8%)等製造商,逼近第2名的蘋果(12.3%),成為市占率第3大品牌;第1名的三星市占率為17.7%,略有下降趨勢。

  相關新聞

iPhone5亮相 iPhone4S 16G降價3千

科技網:硬體升級 創新不如對手

iPhone5沒新梗 預估仍大賣

經銷商看好 8成粉絲願掏腰包

少了賈伯斯的發表會「看到想睡覺」

各方毒舌 批愛瘋5

蘋果最怕的是...敵營大螢幕

iPhone5 平淡發布蘋果或將陷入創新困境

iPhone5 評價兩極概念股沒「漲聲」

iPhone5加持 鴻海Q4賺爆

新機迎戰iPhone5 宏達電飆17元

4G專利 三星高層暗示告蘋果

三星控侵權 蘋果再勝一局

iPhone5預購銷量佳,三星廣告狂連環批

IEK:蘋果宣示邁向星雲體系

Google施壓 宏碁阿里A800雲手機 上市生變

阿里雲的教訓 中時短評 2012-09-17

這件事看出台廠依靠國際大廠的局限性,韓國三星雖然主推安卓產品,但其實已悄然發展自己的作業系統;大陸廠商也開始走上這步,阿里雲就算是一個新嘗試。但台灣卻連第一步都尚未跨出去。

阿里巴巴馬雲:淘寶營收向10兆人民幣前進

  大陸加速推4G 概念股拉風

 

台長: 阿楨

您可能對以下文章有興趣

人氣(5,509) | 回應(207)|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社會萬象(時事、政論、公益、八卦、社會、宗教、超自然) | 個人分類: 其他空軍 |
此分類下一篇:Yak-38
此分類上一篇:AV-8

顯示全部207則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