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3-21 07:47:29 | 人氣(2,588) | 回應(12) | 上一篇 | 下一篇

《書架》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相較於陳建銘逛書架編輯小組編著《逛書架》(邊城,2004)的以下現代台灣名人私書房:

「對愛書人而言,書架永遠是室內空間的視覺焦點。也因而,愛書人喜歡參觀他人的書房、留連心愛的書店、上圖書館,目標其實都是一致的:逛書架去!尤其,書架展示了關於買書讀書藏書的各種可能;不僅書架上的書籍種類,透露了書主的興趣喜好,書籍的擺放陳列狀態,更顯現了書主是否悉心照料,乃至於書主對書架材質樣式的講究,反映出閱讀伴隨的物質面向。

本書內容分為兩大部分:第一部份採訪台灣知名的作家、文字工作者、美術工作者與愛書人,透過十三篇個案,讓讀者一窺他人書架上的風光;第二部分選編相關文章,透過中外愛書人的生動文筆,展現書與人的親密關係。一書一世界,書架即宇宙。」

亨利‧佩特羅斯基的《書架》(藍鯨,2000)突顯西方書架發展的歷史:

「無論在家裡、圖書館、或連鎖書店裡,它們通常都是直立在某種架子上。也許,我們幾乎會去相信,這就是書籍存在的本質─像蟑螂一樣,數百萬年不變,以後也不會有什麼改變;但如同佩特羅斯基在《書架》的知識考古與系譜解析中清楚呈現的演變過程─書的目前面貌,其實是經過漫長、複雜的匿名說服才衍生出來的產物。我們稱為「書」的知識媒介,曾經是捲軸,曾經是抄本,曾經是一疊疊未加裝訂的紙片,曾經是被鐵鍊枷鎖綁在固定位置的寶物。

書架的故事以及書架如何裝書的故事的主角,必須和配角與環境放在一起看,從它的用途著眼,才顯得有意義。判斷工技優劣必是以實用性為標準,而藝術只需按美學的觀點判斷。兩千年來,製作、保管、收藏書籍的方法一直在變,這個故事不但本身就充滿趣味,也是從工科觀點理解工技演進的簡易途徑。工技演進緊隨著人類發展亦步亦趨,以至於我們天天接觸卻意識不到工藝技術已有多大改變。對於工技演進的歷程有了更深一層的認知,有助於我們理解現今的工藝技術發展,從而掌握未來的動向。」
那你得了解:「以《鉛筆》The Pencil 、《利器》The Evolution of Useful Things等暢銷書聞名於世的亨利‧佩特羅斯基 (Henry Petroski)不僅是一位傑出的科普讀物作者,他曾在《美國科學家》(American Scientist)雜誌中,持續為一般大眾撰寫工程設計與文化研究的專欄;他也是一位目前任職於杜克大學的專業工程學教授。因此,他更感興趣的主題是:書的形式與書的儲藏,彼此間互相影響的工藝設計理念。書架扮演的總是書籍的配角,明明在那兒,卻沒人注意它的存在;而它若真的不在,又特別引人注目。我們現在所熟悉的「書以書背朝外,直立在架上」的儲存法,其實就是為了解決書籍氾濫的空間困境;而書籍大量生產的背景又來源於另一種工藝──印刷術的改良。」

可惜尚未見有關中國古代書架史的專著。

這散見各類藏書史的藏經閣建築和文房多寶格的相關介紹。
 

英國《衛報》:2008年世界十大最佳書店楨:沒誠品?) 

 

台北車站站前地下街誠品書店

 誠品書店信義旗艦店:2006-1-1開幕,總營業面積7500坪中,書店面積便占了3000坪。1樓專櫃引進國際設計品牌。像義大利頂級皮件品牌ILBISONTE、經典品牌C. P. COMPANY和THREESIXTY全臺首家概念店等等,充滿時尚味;2樓書店囊括旅遊、語言、商業等書類,還有電腦精品、美容保養櫃,逛累了可到eslite cafe 休憩 ;以博物館為設計概念的3樓空間,陳列人文、文學、理工等書類,食譜書區並設有輕食廚房,Eslite Tearoom擁有挑高的空間、典雅的裝潢、精緻的餐點,是書香中的美食館;4樓為日文 書店、藝術書店、音樂館、文具館、美髮沙龍、香氛、保養櫃等;5樓 則網羅與兒童相關的商品,兒童書店、兒童探索博物館、石尚自然探索屋;6樓泰市場為泰式海鮮自助餐 及1010新湘菜; 地下1樓販售運動、流行服飾,金色三麥餐廳提供好喝的啤酒喔!地下2樓小吃街集合 各式各樣的異國美食、禮品特產店等。

 

(1)荷蘭馬斯特里赫特的「教堂書店」(Boekhandel Selexyz Dominicanen)

故事照片8 

入選首位的荷蘭馬斯特里赫特教堂書店,由建築師吉羅德把廢棄的多米尼加教堂改造而成,去年聖誕節前剛剛開張。吉羅德盡量保留原有建築風貌,只在內部裝飾上作了些許變動,添加了現代元素,令整座教堂煥然一新。在一排排書架間穿行,頭頂是高大美麗的教堂穹頂,難怪有人把它稱為「天堂書店」。

http://www.flickr.com/search/?q=Selexyz+Dominicanen&w=all

(2)阿根廷布宜諾斯艾利斯的「雅典人書店」(El Ateneo Bookstore)

故事照片2 

這家書店由一座古老劇院改造而成。雅典人書店之後是葡萄牙波爾圖的萊羅書店,開張於1881年。雅典人書店共有3層,營業面積逾2000平方米,為南美之冠。書店前身是大光明劇院,設計出自建築名家之手。劇院內部裝潢典雅,穹頂壁畫由意大利畫家納薩雷諾‧奧蘭迪繪制,表現了經歷過戰爭的人們對和平的期盼。劇院於1919年5月落成,一度成為布宜諾斯艾利斯的地標性建築。2000年2月,雅典人書店所屬的ILHSA集團與大光明劇院簽署為期10年的租賃合約,聘請名設計師,投資300萬美元對劇院重新裝修。在完全保留劇院原建築風格的基礎上,將其改造成為頗具品味的豪華書店。舒適幽雅的劇院包廂被改成小閱覽室,大舞台變成提供精美點心、上等飲品的咖啡廳。咖啡廳「菜單」照樂譜編製,點點滴滴體現出設計師的獨特匠心。

http://argentinastravel.com/268/el-ateneo-in-buenos-aires-a-bookstore-to-end-all-bookstores/

(3)葡萄牙波爾圖的「萊羅書店」(Livraria Lello)

 與前兩家不同,萊羅書店生來就是一家書店,開張於1881年。書店中央有一個漂亮的木製樓梯,一直通到樓頂。讀者可以透過玻璃樓頂,360度仰望天空。樓梯四周書架上擺滿各種好書,那裡才是「書蟲」們流連忘返之處。

http://www.360portugal.com/Distritos.QTVR/Porto.VR/vilas.cidades/Porto/a5_lello.html

(4)美國洛杉磯的「秘密總部」卡通書店(Secret Headquarters Comic Bookstore)

 

這家店名叫「秘密總部」,坐落在好萊塢以東一群創意小鋪中間。如果說萊羅書店像一個富有層次感的蛋糕,「秘密總部」則像一塊可愛的甜餅。它有其他創意書店無可比擬之處:專賣卡通書。此外,它還被熟客公認為全球最整潔、最友善的一家卡通書店。在加拿大科幻作家科里‧多克托羅眼中,這家小書店「舉世無雙」。

http://secretheadquarters.bigcartel.com/

(5)英國蘇格蘭格拉斯哥的「邊界書店」(Borders Books)

 

 「邊界書店」位於蘇格蘭格拉斯哥市中心的「皇家匯兌廣場」(Royal Exchange Square),書店前身是蘇格蘭皇家銀行,一棟在1827年由建築師阿奇博爾德·埃略特(Archibald Elliot)設計的新現代主義的雄偉建築物,「邊界書店」於2000年改裝後開幕,書香取代了從前的「銅臭味」,很快的成為當地的著名景點,人們坐在書店外面的台階上看書的畫面,已經成為格拉斯哥市著名的風景之一。邊界書店是一家超大型的國際連鎖書店,總部設在美國密西根州,格拉斯哥市的「邊界書店」只是它的一家分店!

http://www.borders.com/online/store/Home

(6)英國劍橋皮克區的「斯卡廷書店」(Scarthin&squots Bookstore)

 

斯卡廷書店以樸實取勝。它開業於20世紀70年代中期,既賣新書也賣二手書。它有好幾個堆滿了新書和舊書的房間,還有一間怡人的小咖啡館和一個展覽廳。這家書店深受當地人喜愛。不忍釋卷的「書蟲」甚至可以在店中過夜。

http://www.bookstoreguide.org/2009/05/scarthin-books-cromford.html

(7)比利時布魯塞爾,波薩達書店(Posada Bookstore)

 

它位於布魯塞爾聖瑪格達倫教堂附近一座老房子內。書店裝潢美妙,與擺放的大量藝術書籍「氣味相投」。書店有時舉辦小型藝術展覽。

http://www.posada.be/

(8)墨西哥墨西哥城的盧加爾‧德拉曼查書店(El lugar de la Mancha)

 

它一直被認為是墨西哥城內最佳避暑地之一。書店為開放式建築,植有亭亭綠樹,適合午後遠離塵囂。這家書店內的咖啡與好書一樣聞名遐邇。

http://www.lamancha.com.mx/libros.html

(9)日本京都,惠文社書店(Keibunsya Bookstore)

 

有人喜歡它的燈光,有人喜歡它牆上比例勻稱的架板,還有人喜歡它錯落於書架間的「小型畫展」。許多讀者一致認同,惠文社靜謐、高貴的氣氛為書店中罕見。

在這裡,你可靜享日本藝術書籍和部分英文讀物。

http://www.keibunsha-books.com/

(10)英國倫敦的「哈查茲書店」(Hatchards Bookstore)

 

位於皮卡迪利廣場(Piccadilly Circus,皮卡德利)的哈查茲書店堪稱英國最有年頭的貴族書店。它誕生於1797年,是英國女王的書籍供應商。英國政治家班傑明‧迪斯累里、詩人喬治‧戈登‧拜倫、文豪奧斯卡‧王爾德都曾是此地常客。

http://www.hatchards.co.uk/

 
世界十大圖書館

  圖書館是搜集、整理、收藏圖書資料供人閱覽、參考的機構。早在公元前3000年時,巴比倫的神廟中就收藏有刻在膠泥板上的各類記載。最早的圖書館是希臘神廟的藏書之所和附屬于希臘哲學書院(公元前4世紀)的藏書之所。我國的圖書館曆史悠久,只是起初並不稱做“圖書館”,而是稱爲“府”、“閣”、“觀”、“臺”、“殿”、“院”、“堂”、“齋”、“樓”罷了。如西周的盟府、兩漢的石渠閣、東觀和蘭臺、隋朝的觀文殿、宋朝的崇文院、明代的澹生堂、清朝的四庫全書七閣等等。“圖書館”是一個外來語,于19世紀末從日本傳到我國。據《在辭典中出現的“圖書館”》說,“圖書館”一詞最初在日本的文獻中出現是1877年的事;而最早在我國文獻中出現,當推《教育世界》第62期中所刊出的一篇《擬設簡便圖書館說》,時爲1894年。
  一、美國國會圖書館(2600萬冊)華盛頓
  美國國會圖書館(Library of Congress,United States)建于1800年,距今已有二百余年的曆史,是美國的四個官方國家圖書館之一,也是全球最重要的圖書館之一。美國國會圖書館是在美國國會的支持下,通過公衆基金、美國國會的適當資助、私營企業的捐助及致力于圖書館工作的全體職員共同努力建成的,它是美國曆史最悠久的聯邦文化機構,已經成爲世界上最大的知識寶庫,是美國知識與民主的重要象征,在美國文化中占有重要地位。它保存各類收藏近1億2千1百萬項,超過三分之二的書籍是以多媒體形式存放的。其中包括很多稀有圖書、特色收藏、世界上最大的地圖、電影膠片和電視片等(除農業技術和臨床醫學方面的信息分別由國家農業圖書館和國家醫學圖書館收藏外,其它信息均被國會圖書館收藏)。
  二、俄羅斯國立圖書館(1760萬冊)莫斯科
  俄羅斯國立圖書館是歐洲第一大圖書館,藏書總量僅次于擁有2.1億冊/件藏書的美國國會圖書館,居世界第二位。該館始建于19世紀60年代。1862年魯緬采夫博物館由彼得堡遷往莫斯科,遷入由著名建築師巴熱諾夫設計,坐落于克裏姆林宮旁的帕什科夫樓。同年,作爲該博物館一部分的莫斯科第一所免費公共圖書館開放,名爲莫斯科公共博物館及魯緬采夫博物館圖書館,通常稱魯緬采夫圖書館。該館當時藏書基礎是著名國務活動家魯緬采夫伯爵豐富的藏書。魯緬采夫伯爵于1826年在聖彼得堡去世,出于“有益于祖國和教育”的目的將其藏書捐贈。從1862年建館之初,便開始接受繳送本。十月革命後,1918年3月,蘇維埃政府遷往莫斯科,魯緬采夫圖書館成爲國家主要圖書館。1921年被賦予國家書庫職能;1925年2月根據蘇聯中央執行委員會主席團的決議,改名爲蘇聯國立列寧圖書館。列寧圖書館的藏書迅速增加,規模超過了始建于1795年的謝德林圖書館,在蘇聯圖書館界占據了中心地位。1973年,在蘇聯文化部批准的圖書館章程中,第一次以條文形式規定列寧圖書館是“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聯盟的國家圖書館”。1992年,根據俄聯邦總統1月22日第38號“關于建立俄羅斯國立圖書館”的命令,俄羅斯國立圖書館在蘇聯國立列寧圖書館的基礎上建立,並成爲法定繳送本保存館。
  三、中國國家圖書館(1590萬冊)北京
  中國國家圖書館位于北京市海澱區白石橋南長河畔,紫竹院公園旁。坐落在中關村南大街33號。國家圖書館1987年落成,總館占地7.24公頃,建築面積14萬平方米,國家圖書館的主樓爲雙塔形高樓,通體以藍色爲基調,取其用水慎火之意。主樓采用雙重簷形式,孔雀藍琉璃瓦大屋頂,淡乳灰色的瓷磚外牆,花崗岩基座的石階,再配以漢白玉欄杆,地上書庫19層,地下書庫3層,書庫建築面積6萬平方米,設計藏書能力2000萬冊。裙樓分布在主樓兩側,並形成兩個面積甚大的天井,天井內爲花園,形成樓中有園的獨特景致,群樓地上5層底下1層,分布著圖書館的各個功能單元,設有個各具特色的閱覽室46個,其中開架閱覽室23個,日均可接待讀者六、七千人次。該建築還曾被評爲“八十年代北京十大建築”榜首。
  四、俄羅斯國家圖書館(1362萬冊)聖彼得堡
  俄羅斯國家圖書館原名爲薩爾蒂科夫-謝德林國立公共圖書館,系前蘇聯俄羅斯聯邦共和國的國家館,蘇聯解體後1992年3月更名爲俄羅斯國家圖書館。作爲俄羅斯兩個國家圖書館之一,隸屬于文化部由政府撥款的俄羅斯國家圖書館負責保存全部俄羅斯的印刷品,手稿和其它文獻如科學會議錄等,以確保公民利用文化科學遺産和免費使用信息。俄羅斯國家圖書館享有接受1冊俄羅斯聯邦每種印刷品的權利,同時它從國外購買各式各樣資料。通過捐獻和饋贈俄羅斯國家圖書館藏書日益豐富。俄羅斯國家圖書館是俄羅斯圖書館學、目錄學以及圖書學研究領域的中心。
  五、大英圖書館(1300萬冊)倫敦
  大英圖書館(亦譯作不列顛圖書館、英國國家圖書館),是世界上最大的學術圖書館之一。根據1972年頒布的《英國圖書館法》于1973年7月1日建立。它由前大英博物館圖書館、國立中央圖書館、國立外借科技圖書館以及英國全國書目出版社等單位所組成。該館的參考部收藏1,000萬余冊印刷本圖書、12萬冊手寫本圖書、10萬件印璽及3,000余冊紙莎草紙上的抄寫本和其他資料。外借部約有圖書1300萬冊,現有期刊、報紙92,000種和縮微膠卷文件350萬件,以及300萬份錄音資料。英國國家圖書館。1973年7月由原英國博物院圖書館、全國中央圖書館、全國科學發明參考圖書館、全國科學技術外借圖書館、英國全國書目公司合並而成。1992年底藏書1500萬冊(件),其中圖書1200萬冊,縮微資料100萬卷,科技報告160萬件,手稿15萬份,期刊5萬種。該館以收藏英國文學、古版書、珍本書爲特色。經費80%由英國議會撥給。設有外借部、參考部、研究和發展部等。另外還有報紙圖書館、手稿部、東方手稿和印本書部、圖書館協會圖書館等。1977年建立了英國圖書館情報服務系統(BLAISE)。出版物有《英國國家書目》、《英國印本書總目錄》、《不列顛圖書館連續出版物目錄》等。
  六、哈佛大學圖書館(1100萬冊)馬薩諸塞
  哈佛大學圖書館是美國最古老的圖書館,也是世界上藏書最多、規模最大的大學圖書館。有5位美國總統、30多位諾貝爾獎金獲得者曾在這裏學習過。1638年,學校校務委員約翰·哈佛病逝,他把一半遺産和私人藏書捐獻給學校。學校就以哈佛命名,哈佛的捐獻成爲當時圖書館的主要財産和資料。經過300多年的發展,哈佛大學圖書館的藏書達1000多萬件,設有100多個分館。不僅學校的每個學院都有自己的圖書館,而且還有各類專業圖書館。分館大部分設在哈佛大學校園內,有的遠在美國首都華盛頓市,甚至意大利的佛羅倫薩。其中燕京圖書館收藏有中國的珍貴圖書;拉蒙特圖書館是世界上第一個供大學本科學生專用的圖書館;魏德勒圖書館是哈佛大學藏書最多的社會科學和人文科學的研究圖書館。哈佛大學圖書館有一個目標。就是要使學校達到“教育的珠穆朗瑪峰”,占據世界第一流的位置。他和國內外100多家的計算機數據庫建立了聯系,熱情周到地爲師生提供各種資料。
  七、法國國家圖書館(1100萬冊)巴黎
  法國國家圖書館是法國最大的圖書館,也是屈指可數的世界大型圖書館之一。它是由皇家圖書館發展起來的,其曆史可上溯至查理五世(1364-1380年)爲收藏曆代王室藏書而建立的國王圖書館。後經弗朗索瓦一世(1515-1547年)在楓丹白露重建,稱皇家圖書館。1720年路易十四時期該館遷入黎塞留(因原爲路易十三的宰相黎塞留的府邸而得名)街,1786年館藏達15萬冊。除印本圖書外,還開始收集錢幣、徽章、浮雕等。1789年制憲會議頒布充公法令,將該館收歸國有,成爲國家財産。1792年更名爲國家圖書館,向國民開放,藏書30萬冊。那個時期接受了大量被充公的圖書,其中有當時被查封教會、流亡貴族和其他流亡國外者的圖書、法國修道院和貴族圖書館的藏書等。短短幾年內館藏猛增到60多萬冊。隨著政府更叠圖書館幾度更名。
  八、萊比錫圖書館(屬于德意志國家圖書館)(900萬冊)萊比錫
  德意志國家圖書館(Die Deutsche Nationalbibliothek)是聯邦德國的國家圖書館之一。做爲非借閱圖書館,德意志圖書館承擔著從1913年以來所有德語出版書籍的保藏工作,除此之外該圖書館還負責制定德國國家書目。萊比錫國家圖書館:主要負責珍貴圖書的保護與收藏。
  九、日本國會圖書館(727萬冊)東京
  日本國立國會圖書館有兩個源流。一是設立于1890年、隸屬于舊憲法下帝國議會的貴族院衆議院圖書館,另一則是設立于1872年、隸屬于文部省的帝國圖書館。其中帝國圖書館經曆了自書籍館(1872年)、東京書籍館(1875年)、東京府書籍館(1877年)、東京圖書館(1880年)至帝國圖書館(1897年)的變遷。1947年改稱爲國立圖書館。由于帝國圖書館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前就是接受繳送本的圖書館,因此,其藏書包括了明治以後日本出版的所有出版物,兩個圖書館的藏書成爲NDL藏書的重要基礎。該館是以美國國會圖書館爲模式建立的,1948年6月5日正式向一般讀者開放。
  十、法蘭克福圖書館(屬于德意志國家圖書館)(700萬冊)法蘭克福
德意志國家圖書館(Die Deutsche Nationalbibliothek)是聯邦德國的國家圖書館之一。做爲非借閱圖書館,德意志圖書館承擔著從1913年以來所有德語出版書籍的保藏工作,除此之外該圖書館還負責制定德國國家書目。法蘭克福國家圖書館:承擔整個德意志圖書館網上書目(OPAC)的改進和編輯、圖書館技術的研發與推廣、負責德意志圖書館的構建和領導。除此之外法蘭克福國家圖書館還提供國家圖書書目服務。

世界十大最美圖書館  

10.科英布拉大學和其圖書館
世界十大最美图书馆 - 月 魄 - 夢枕樓蘭
  科英布拉大學最有名的建築當屬圖書館。它是歐洲最古老的圖書館之一,已經有700多年的曆史,屬于典型的巴洛克式建築。館內裝飾金碧輝煌,氣魄宏大而典雅。屋頂有將近5米高,分爲上下兩層,房屋采用拱狀結構。館內屋頂用各式挂毯和瓷磚畫裝點,反應了宗教、戰爭和曆史的主題。圖書館分爲多個小館,每個館陳列著不同主題的書籍。各個小館中間用一條長長的走廊將整個圖書館連接起來。爲了長久的保存館內的圖書,圖書館多采用木質建材,有人常年定期對圖書館進行維護。圖書館藏書10萬余冊,如今架上的圖書只能作爲展品,但可以在新館找到相應的複寫本閱讀。
    9.德國沃芬布托的奧古斯特公爵圖書館
世界十大最美图书馆 - 月 魄 - 夢枕樓蘭
  Herzog August Library 是德國典藏、修繕古籍的國家級圖書館,古籍典藏的數量以及修繕維護的技術皆是歐洲之冠,近幾年來更是順應世界潮流,逐步將館藏的古籍典藏推向數字化發展的境界。放眼亞洲,臺灣的國家圖書館的古籍典藏及其精進的修繕技術亦讓人有大開眼界的驚豔之感。如果可以藉由此次演講和德國 Herzog August Library 展開日後專業經驗的交流觀摩等相關計劃,相信將是兩國圖書館之間未來發展所樂見的成果。
 8.捷克布拉格的斯特拉霍夫修道院-神學圖書館
世界十大最美图书馆 - 月 魄 - 夢枕樓蘭
  斯特拉霍夫修道院是一個保留著中世紀風貌的古老的修道院,現在作爲民族文學博物館。
    7.加拿大國會圖書館
世界十大最美图书馆 - 月 魄 - 夢枕樓蘭
  俯瞰渥太華河的一系列銅頂石砌哥德式建築物,便是國會大廈(Parliament Hill),是渥太華乃至整個加拿大的象征。坐落于國會山上,它以格外引人注目的和平鍾塔爲中心,中間爲中央大廳,兩側佐以東廳和西廳。前面著名的鍾樓上飄揚著加拿大國旗。
    6.阿姆斯特丹國立博物館圖書館
世界十大最美图书馆 - 月 魄 - 夢枕樓蘭
  位于阿姆斯特丹的荷蘭國立博物館是荷蘭最大的博物館,宮殿式建築氣勢恢宏,藏有大量世界知名的藝術珍品。該館最引人注目的收藏莫過于17世紀“黃金時代”的荷蘭繪畫,其中包括倫勃朗、韋梅爾、弗朗斯·哈爾斯以及揚·斯滕等人的藝術傑作。而博物館中最負盛名的無疑是倫勃朗的巨幅油畫作品《夜巡》。此外,博物館還陳列著衆多其他引人入勝的珍貴藏品。
    5.傑伊.沃克的私人圖書館
世界十大最美图书馆 - 月 魄 - 夢枕樓蘭
  傑伊.沃克曾兩次被《時代》雜志譽爲是“數字時代最有影響力的50位商業領袖”之一,沃克本人還擁有200多項發明專利,此外,沃克還擁有一個面積達330平方米的私人圖書館,該圖書館的收藏真可謂包羅萬象,從人造衛星、動物模型、天文望遠鏡,到最古老的紙本《聖經》以及各種珍奇的玩意。
    4.梅爾克修道院圖書館
世界十大最美图书馆 - 月 魄 - 夢枕樓蘭
  梅爾克修道院高居山頂,俯瞰多瑙河,這個本篤會修道院,莊嚴地聳立于該地區的優美風景之中,無論是乘車還是乘船從老遠就影人眼簾。修道院堪稱巴洛克式建築的傑作,由雅格布·普蘭陶爾(Jakob Prandtauer)在1702年至1738年間建造。穿過主教庭院,遊人可以登上裝飾豪華的皇帝臺階,沿著長約200米的長廊前行。長廊兩邊挂著奧地利統治者的畫像。接下來可以看到圖書館,圖書館頂上是保爾·特羅格(Paul Troger)繪制的壁畫,整個圖書館藏書9萬余冊。從修道院的平臺上俯瞰多瑙河壯觀之景,盡收眼底。
    3.聖三一學院圖書館
世界十大最美图书馆 - 月 魄 - 夢枕樓蘭
  都柏林聖三一學院(Trinity College Dublin)是1592年英國女王伊麗莎白一世下令興建的,到18世紀已基本形成目前的規模。學院占地42英畝,各時期的建築自成方陣,頗具時代特色。該院圖書館久負盛名,藏有大量的珍貴著作,其中由修道士于9世紀完成的“凱爾特經典”(The Book of Kells)極爲珍貴。這部書源于中世紀早期教會發展的黃金時期,以拉丁文寫成,是愛爾蘭古代曆史上最完美的手寫巨著,記述了當時的宗教、文化、藝術等發展情況,其中包括耶酥、聖母與聖子、聖約翰和聖馬休的肖像插圖。
    2.巴西國家圖書館
世界十大最美图书馆 - 月 魄 - 夢枕樓蘭
  巴西國家圖書館原名皇家圖書館,成立于1810年10月29日。同時頒布飭令宣告皇家圖書館作爲皇室財産,供宮廷及大臣使用。爲了能向學者進行咨詢,逐漸向學者開放。首批藏品包括圖書、手稿、版畫、地圖、錢幣和勳章總計60,000件源于葡萄牙宮廷,是1808-1809年葡萄牙王室逃往巴西時帶去的書籍。
    1:瑞士的聖加侖修道院圖書館
世界十大最美图书馆 - 月 魄 - 夢枕樓蘭
  瑞士的聖加侖修道院圖書館它在歐洲以“學問中心”而著稱,尤其是修道院附屬學校和圖書館更爲出名。圖書館收藏有大量中世紀(8-12世紀)的手寫本,也有拉丁語書德語版。現在雖已不再是修道院,但它卻作爲加洛林王朝時期完美的造型的修道院,以珍貴收藏品自豪的圖書館,擁有世界上最古老的建築設計圖而被評爲出色的文化遺産。在約10萬多本藏書中,約有2000本寶貴的中世紀手寫本。

三大國際書展
 
第十九屆北京國際展覽中心(新館)國際圖書博覽會(2012.8.29-9.2)
 
第64屆德國法蘭克福展覽中心國際書展(2012.10.10-14)
第20屆台北世貿中心國際書展(2012.1.30.-2.4)
 
著名舊書店
 
2012第53屆東京神田舊書節
神保町舊書店
茉莉二手書店
茉莉二手書店.健康廚房
 
世界上三大古老私家藏書樓
 
第一是意大利貴族馬拉特斯塔(?—1465年),1452年在意大利北部的切澤納(CESENA)設立一所圖書館,名叫馬拉特斯塔圖書館 
美第奇·洛伦佐图书馆考察记(一) - 愚人节的梦 - 愚人节的梦
第二是意大利佛羅倫薩共和國的統治者柯西莫•美第奇(1389—1464年)和其孫洛倫佐•美第奇(1449—1492年)建立了舉世聞名的美第奇家族圖書館。1808年,美第奇家族圖書館合並到洛倫佐圖書館,現在的名稱是美第奇洛倫佐圖書館
美第奇·洛伦佐图书馆考察记(一) - 愚人节的梦 - 愚人节的梦
美第奇·洛伦佐图书馆考察记(一) - 愚人节的梦 - 愚人节的梦
第三是範欽1506~1585年建立的天一閣藏書樓. 天一閣位于浙江寧波市區,是中國現存最早的私家藏書樓,也是亞洲現有最古老的圖書館和世界最早的三大家族圖書館之一。天一閣占地面積2.6萬平方米,建于明朝中期,由當時退隱的兵部右侍郎範欽主持建造。
亞洲1566年以前成立的,至今仍然存在的圖書館有3所,它們是日本橫濱市金澤區的神奈川縣立金澤文庫,日本木縣立足利圖書館,中國寧波市的天一閣。
金澤文庫是公元13世紀由北條實時所創建的日本最古老的武士圖書館。據傳說,北條實時知識淵博,畢生致力於收集書籍。其兒子繼承父志繼續收集書籍,金澤文庫一直繼承到第4代。神奈川縣於1930年重新興建了金澤文庫,現在的樓房是1990年新建造的。金澤文庫保存有包括國寶、重要文物等在內的古書(特別是佛教典籍)13000多冊、古文書4000多件以及美術工藝品3000多件,併向一般公眾公開。此外,還有北條實時等興辦金澤文庫的4代人的肖像(國寶)。
◆去了横濱的金澤文庫。   @@@:畫像
足利学校:日本最古老的綜合性大學,關於它的創建時間有平安初期(8世紀初)、鐮倉初期(12世紀左右)等說法。室町時代(1336〜1573)前期曾一度衰落,後來成為足利領主的上杉憲實(1410〜1466)大力對其進行了恢復。對學校進行整修,捐贈書籍,並招聘了校長以培養學生。在天文年間(16世紀)的鼎盛時期,學生人數達到3000人,據說開設了儒學、醫學、軍事學等課程,這一情況由弗朗西斯科•沙維爾介紹到海外。1872年學校被關閉,後來在1990年被復原成江戶中期(18世紀左右)的樣子。位於學校範圍內的足利學校遺跡圖書館裡,收藏有自上杉憲實以來的古文書(包括眾多國寶、重要文化遺產)。下圖是日本最古老的孔子庙
 
中國善本書
 
善本是一種關於古籍、手稿、文獻等紙質出版物的概念。在書稿流傳中,常常會出現多種不同的版本;而其中經過仔細的校勘、抄寫、印刷等修繕所得到的珍貴、優秀的版本,即稱爲「善本」,有比較高的收藏、流傳的價值。經名家校正的善本,更是讀書人、藏書家爭相搜購的珍品。有些學者更會記下校讎經過,撰成「校勘記」,附於定本末後,是後世治學的重要參考資料。
台北國家圖書館善本書室
 
 
中國古籍形制
卷轴插架(左)与展开(右)示意图
中國古籍外在形式依時代先後有:簡冊、帛書、卷軸、旋風葉、蝴蝶裝、包背裝、線裝等。 
把卷子一正一反折叠成长方形的折子
打开的蝴蝶装
打开的包背装
线装书示意图
 
現代書籍裝幀設計
书籍装帧设计
书籍装帧设计
 
世界(中國活字)印刷術
 
西元7世紀,唐朝初期出現雕版印刷。沈括《夢溪筆談·技藝》:「板印書籍,唐人尚未盛爲之。」
 宋仁宗慶曆年間(1041-1049),畢昇發明了膠泥活字印刷術。
 1241年至1250年楊古為忽必烈的謀士姚樞用活字版印刷朱熹《小學》、《近思錄》和呂祖謙的《經史論集》等書散布四方[1]。
 元代科學家王禎(1260-1330)發明木活字版(亦有人支持宋代就有木要活字本,而且提出了幾種版本加以證明。其中常被人們提到的是被稱為宋本活字本的《毛詩》。由於該書的《唐風·山有樞》篇內的一版中「自」字橫排著,完全可以證明是活字版。
 中國金屬活字的早期記載,於元代科學家王禎(1260-1330)在《造活字印書法》(1298)中談到:「近世又鑄錫作字,以鐵條貫之,作行,嵌於盔內,界行印書,但上項字樣,難以使墨,率多印壞,所以不能久行。」
 元朝已有雙色紅、黑套印之書籍。
 明朝時期,出現了雙色、四色套印的印刷品,能印出多層次的彩色印刷品。
 德國約翰內斯·古騰堡(1397-1468)發明鉛活字版。
 十九世紀初期,改良鉛活字製作技術並傳播至世界各地。
 1804年,英人士坦荷(Earl of Sta nbope)針對活字版弊,發明泥型鉛版印刷術
 1829年,法國人謝羅發明紙型鉛版印刷術。
 1855年,法國人M.Cillot發明照相銅鋅版印刷技術。進一步發展的凸版印刷術。
 1871年,美國人B.B.Blackwell改良紙型鉛版印刷術,創用薄鉛版,墊以木底印刷。
 1882年,德人縻生白克(Meisendach)發明照相網版印刷術,將照相製版術向前推進了一大步。
File:Jingangjing.gif
西元868年唐代的金剛般若波羅蜜經
File:佛说观无量寿佛精残页.JPG
現存最早的活字印刷品實物:1103年《佛說觀無量壽佛經》殘頁
File:Chinese movable type 1313-ce.png
元朝王禎著作《農書》裡所繪的印刷活字盤。
File:五贯宝卷.jpg
1215-1216年金朝貞佑寶卷」五貫八十足陌拓片,其中字料行有銅活字「輶。
File:Korean book-Jikji-Selected Teachings of Buddhist Sages and Seon Masters-1377.jpg
最古老的金屬活字印刷本直指心體要節,1377年
File:Removeable type book.jpg
1490年華隧銅活字印本 《宋諸臣奏議》。
File:1719年瓷活字周易说略.JPG
1719年徐志定瓷活字《周易說略》
File:清乾隆年武英殿聚珍版书页.JPG
清乾隆年間木活字《武英殿聚珍版從書》書頁
 
藏書票

藏書票起源于15世紀的歐洲,最早的一張藏書票是1470年由德國人Johannes Knabensberg制作的,署名勒戈爾(Lgler),由一款畫有刺蝟銜著野花腳踩落葉的木刻畫構成。  
藏书票 - 隔叶梅 - 隔叶梅的博客
不過類似這種圖畫構成的藏書票,在早期是極爲罕見的。一直到17世紀末期,藏書票多以表示貴族身份的紋章作爲圖案。由于當時只有貴族或修道院才收藏得起書籍,紋章藏書票往往象征權勢和地位,並不流行。如17世紀中葉,英王查理二世的藏書票,以兩頭獅子捧一面盾牌的王室紋章爲圖款,是典型的紋章藏書票。
藏书票 - 隔叶梅 - 隔叶梅的博客
到18世紀,隨著教育普及,出版業發展,藏書不再是少數貴族的專利,許多中産階級也都收藏圖書,藏書票也就平民化,由原來注重由紋章顯示地位,轉而用圖畫來表示收藏者的個性與喜好,藏書票趨向個性化,也更追求藝術的意味,如18世紀中葉英國布利牧師以自己書房一角的書堆作爲藏書票的構圖,表示收藏者的一種情趣。這個時期還時興寓言形式的藏書票,似乎要寄托更多的文化旨趣。如荷蘭畫家邁克爾·伯格斯設計的寓言票,所繪是一對天使騎在凶猛的老鷹背上,一手抓住老鷹,一手護衛牛頭,其寓意耐人尋味。 
藏书票 - 隔叶梅 - 隔叶梅的博客   藏书票 - 隔叶梅 - 隔叶梅的博客             
  藏書票的黃金時期出現在19世紀的下半葉。歐洲的文人幾乎都自己動手或請人設計屬于個人的藏書票,有些書店可以根據顧客的需求制作藏書票。當然藏書票的審美風格也有時代性。當工業革命的巨浪鋪天蓋地沖擊歐洲各國時,人們厭煩機械的僵硬的幾何圖案,于是以彎曲變化的植物枝葉爲構圖的藏書票便得以流行。如1897年德國人克萊朵夫設計了以蒲公英和野花作爲背景,加上飛翔的天使的藏書票,那流暢的筆觸傳達著浪漫主義的韻味。所以藏書票的發展,經曆了由純粹實用性到逐步注重個性化和藝術鑒賞性的一個過程。
中國最早的藏書票  “關祖章藏書票”。
藏书票 - 隔叶梅 - 隔叶梅的博客
  至于國人何時開始使用藏書票,至今未有明確的說法。不過較早的有留美學生關祖章的書票,畫面是一位古代書生在書房搜尋圖書,滿地都是線裝書,還有寶劍等飾物,頗有古風,上署“關祖章藏書”五個字,大約是1914年前後制作的。

藏书票 - 隔叶梅 - 隔叶梅的博客
  中國最早的文學人藏書票———葉靈鳳“鳳凰”票。
藏书票 - 隔叶梅 - 隔叶梅的博客
這枚書票是30年代上海的著名作家葉靈鳳1933年親手繪稿刻印的。他思想進步,和郁達夫積極推介西方文化包括藏書票,並親手制作了這枚書票,印出後,他寄贈書票給日本友人太田臨一郎。後來李樺、賴少其等一些青年木刻家積極制作藏書票,不能說沒有受到葉靈鳳等人的影響。這枚書票有史料和藝術雙重價值。
  最早由外國人在中國制作的藏書票 “飲水思源”藏書票。
藏书票 - 隔叶梅 - 隔叶梅的博客
這枚書票是民國時期金陵大學西文教授裴德安氏1928年制作的,畫面上一位僧人在專心致志抄寫經卷。圖案古樸自然,氣氛肅穆,人物形像栩栩如生。據發現者和收藏者賈俊學介紹,這枚書票是他淘書所得,已發舊褪色,經由中國藏書票藝委會主任、著名版畫家梁棟先生鑒定確認爲套色版。這枚書票晚于“關祖章藏書票”,早于葉靈鳳的“鳳凰票”和李樺的書票,彌足珍貴。 
  藏書票的五大類型
第一類稱爲“手繪藏書票”。是畫家一幅一幅繪制而成的,這類書票並不多見。   
藏书票 - 隔叶梅 - 隔叶梅的博客
第二類稱爲“版畫藏書票”。版種則可分爲凸、凹、平、漏四種。凸版的版材有麻膠、石膏、塑料等,但以木版最大量、最普遍。凹版最理想的版材是銅版,但也有鋅版、鉛版等。平版的版材是石版。漏版,又稱孔版、絲網版。而在這四大類型中,制作技法也是多種多樣。目前,國際書票聯盟已發布了20余種通用編號,用以區別和規範書票制作的版種和技法。
藏书票 - 隔叶梅 - 隔叶梅的博客
第三類便是可以大量印制的複制品,似可稱之爲“通用藏書票”或“複制藏書票”。這類書票在我國尚屬罕見,但在國外,都已上市銷售了。這類書票因爲不是專用,所以不標明票主,但在票面上應留有一定的空白,作爲書主簽名的地方。有的還像郵票一樣,打上齒孔,背面有膠,只要買來隨手撕下一張,貼在書的扉頁中,簽個名或者蓋個章就完事了。
藏书票 - 隔叶梅 - 隔叶梅的博客    藏书票 - 隔叶梅 - 隔叶梅的博客          
第四類藏書票,則是“電腦藏書票”了。它可以大量生産,方興未艾。這後兩類書票均與現代科技聯姻,爲藏書票的廣泛普及走入千家萬戶提供了前所未有的契機。
第五類藏書票是剪紙藏書票。它是將中國傳統民間藝術剪紙與藏書票的完美結合而形成的一種新型藏書票。
藏书票 - 隔叶梅 - 隔叶梅的博客

立體書

立體書的大致歷史及起源:最早的立體書起源可追溯到13世紀,它一開始並非是為小朋友設計的,而是讓大人方便學
習,主要是有關科學方面相關(歷史,天文,人體醫學)的東西。一直到19世紀由於工業革命發展,印刷技術進步以及競爭激烈,這時才開始以兒童為對象,形成了立體書的第一次黃金期,直到一戰爆發,漸漸衰落。戰後的20世紀中期,由於將立體書技巧廣泛應用在雜誌廣告上,大受歡迎,於是迎來了立體書的第二次黃金期。如今,21世紀的立體書,又將會是什麼一番新面貌呢?這就是國立歷史博物館舉辦立體書的異想世界展覽想要述說的故事。

迷你書

是吉林文史出版社推出的一套256開本的圖書,其大小僅相當于普通32開本圖書的八分之一,目前這套“迷你書”已出39種,分4大系列:詩詞系列包括《詩經》、《唐詩三百首》等;名著系列包括《道德經》、《孫子兵法》等;語言文字系列包括《袖珍字海》、《難字字典》等;外語系列包括《小學英語900句》、《日漢小詞典》等。孫寶文說,他們還將拓寬選題,精益求精,計劃將“迷你書”出到80至100種。
2006-3-9 倫敦佳士得拍賣公司。這本微型書長寬約5x5 毫米,堪稱世界最小,內容由基督徒的主禱文編排成一本精美的書。

夜光書

這個全球第一本夜光書,是克羅地亞Adris Group公司在發布公司年度創意時的一本合集,並不是一本真正意義上面向大衆閱讀的普及讀物。何謂“熒光書” 就是在夜晚不用任何照明就能看書。讀書者在黑夜下不用借助照明物就可以看清書上閃閃發光的字,好像看夜光表一樣。它是由紙、字、夜光膜構成。其特征在于夜光膜安裝在紙的上部位置。是一種很具有實用價值的一種新型夜光書。
 

台長: 阿楨
人氣(2,588) | 回應(12)|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藝術設計(手創、設計、室內空間、裝潢) | 個人分類: 思想文化 |
此分類下一篇:《神保町書蟲》
此分類上一篇:《三的文化符號論》

米蘭家具展
書櫃 由平淡邁入絢爛 >ARCH雅砌 07/07/03 【採訪撰文/布理奇具】

過去,在米蘭家具展中,各種單椅、沙發是永遠發光發亮的主角,書櫃充其量只是個安安靜靜的背景,連配角都搭不上邊。但07年這場盛會卻給了我們另一個思考的方向,扭曲的、多彩的、不對稱的、有個性的書架鹹魚翻身,成為展覽的新焦點。

其實,書櫃設計的勃發早就有跡可尋,近年多項國際大獎挑中的,都是創意獨具的書櫃,像日本設計師深澤直人替B&B創作、中間有著大大「X」型的Shelf X書架,或訴求層架本身間隔大小不一、讓視覺上充滿跳躍感的MDF「隨機Random」書架,都是這樣的代表。

有「隨機」,結果又來個「數獨」?善於用溫潤木質展現藝術工藝感的品牌Horm,今年新品是個稱為「數獨(SUDOKU)」的書架,在設計師Mario Bellini巧手下,雖然保留方正外型,卻因黑、白色調的直向與橫向格板互搭,遠看有種不穩定的視覺錯覺,而且也架如其名的增加了遊戲趣味感。
類似的靈感也出現在日本品牌BAL的作品當中,有著建築與機械學歷背景的年輕設計師Mitsuhiro Kanada,替該牌設計一款Strapped Orthodonlity書架,也是黑白色調的直橫設計,但外觀就不是方正了,而是有如橡皮擦抹去輪廓,變成不規則的美感,但又在力學上達到完美的平衡。

首度打進米蘭展的BALS這次精銳盡出,同時展出另外一位年輕設計師Kenji Nawa的作品「naWame 00.11」,這位1970年出生的新銳以傳統板凳堆疊為出發點,設計出可以擴充但造型上卻獨具特色的架子。

在米蘭展中,走進設計師品牌Nils Holger Moormann攤位,就能看到一堆創意書架,像該牌推出的Insert Coin書架就是瞄準那些不希望自家書架和別人家一樣的個性族,訴求鎖在牆上的書架架面,上頭每一個板子都可以隨著使用者的變化,改變書架的樣貌。

Nils Holger Moormann另一個作品Bookinist則是個有著輪子可以走動、一旁還有讀書燈的書架沙發,讓愛書人可以在椅子上就能伸手拿取想要閱讀的書本,同 樣的概念也出現於頂級品牌FLEXFORM新品OLTRE複合書架沙發上,書架與他種家具複合成為設計界的共識。

但將書架完全跳脫出人們刻板模式的,則是以溶解、變形大玩設計的新款式,像是設計大師Rod Arad與Dolce & Gabbana合作的Bodyguards系列中,出現了大弧度扭轉的鋁製鏡面材質書架,把正經規矩的書本放在這個書架上,有種夢幻、不真實的視覺魅力, 而曾以火燒經典家具出名的設計師Maarten Baas,則是大玩溶解遊戲,整個書架因為歪歪扭扭,甚至有點「軟腳」,視覺上給人不安定感,帶給家裡另類的趣味。

而不甘於沈默的書架們,開始染上五顏六色;Sawaya & Moroni、Edra都以今年最流行的螢光色調透明塑料當成書架的新色,而書架本身不只外觀開始變化,連結構也開始出現前後凹凸的設計,從原本文靜的外觀變成波動感的呈現。

書架獲得這麼多品牌的關注,主要當然在於人們跳脫實用層面的基本要求,不僅希望書架上的書本能展現自己風格,書架也要有屋主的特色,因此書架從平淡開始邁入絢爛,終於在設計界找到了一個表現的舞台。

米蘭家具展趨勢報導>ARCH雅砌 07/05/18 【採訪撰文/布理奇】

未來一年家具的流行趨勢走向,米蘭家具展是極為重要的指標。這個居家界年度盛事今年再度吸引爆滿的人潮,走進頂級家具群聚的8及12館不僅摩肩擦踵,宛若到了夜市般的哄鬧外,每把新椅還得排隊才能試坐。

今年各家新品傳達的訊息頗為一致,黑白色調、復刻經典、模擬自然,讓家充滿樂趣。其中,復刻絕版家具能讓消費者溫故知新,也能節省品牌研發費用,仍舊是各品牌今年最熱門的作法。

像Vitra展場最受觀眾歡迎是一隻合板彎曲的古椎「小象椅」,這件設計給小朋友的單椅可是名師Charles Eames於1945年舊作,此次復刻,讓人見識大師也有童心未泯的一面。

無獨有偶,Artifort慶祝名設計師Pierre Paulin的80大壽及從事設計60年,將他的「舌頭椅(Tongue)」等經典作品,推出紅藍條紋重新配色版,讓會場出現六○年代風格,業者表示,這個熱情洋溢的色調還是當年原始配色版本,這次難得可以重現江湖。

從來沒有一年米蘭展如同今年,有這麼多品牌向自然取經,Casamania以落葉組成的鏤空隔間、Driade推出幸運草塑料椅、felice rossi則有梯田造型的沙發,這些趣味又讓人直接聯想到戶外綠意的新品,讓室內與室外空間的界線越來越模糊。
今年居家受到時尚品牌的影響更深,安全的黑白色調是本季主色,尤其高雅溫柔的白色幾乎是各個品牌推新品的共通選擇,Armani Casa、Moooi、Tom Dixon皆主打黑白色調,但以淡淡的金屬光芒輔佐,金與銀兩種顏色調配,讓家具就像穿了時尚品牌的晚禮服。

在米蘭最具金屬未來感的設計,是馬賽克品牌BISAZZA與設計當紅炸子雞Jaime Hayon、Studio Job兩組人馬的合作,金銀或銅色貼上了桌面、花瓶、餐具,甚至是超大的人偶,閃亮光芒讓人宛若踏進夢幻世界。

Oversize比例搭配也是居家正火紅的玩法,原本人們熟悉的尺度,突然出現一款超大的燈具、花瓶或是茶几,家中剎時變得有如童話屋。名設計師 Marcel Wanders創立的Moooi是當中佼佼者,大尺寸燈具已經帶領整個業界模仿跟進,而Kartell的超大花瓶,也彷彿一個雕塑作品。

工業設計師就是家具展的明星,像是設計超級巨星菲利普史塔克驚鴻一瞥現身Cassina攤位,吸引粉絲們一陣追星狂熱,這位設計鬼才是今 年產量最多的設計師,Kartell、Cassina及Driade都有數件作品,反應最佳是Driade不規則螺旋造型的Moore躺椅,讓坐者可以龜 縮般躺臥在椅中。

另一位在家具展呼風喚雨的是女建築師Zaha Hadid,才剛在科隆家具展招牌單元「理想之家(Ideal Houses)」推出無接縫、有如液態空間的她,這次居然和B&B等多家品牌合作,推出流線及不規則的沙發、花瓶、層架等,打破正方直線作法,預計將來也會出現一陣曲線跟風。

時尚品牌力量在今年米蘭家具展更為強勢,主要是越來越多品牌投入居家線路的設計,它們加入的原因除了提供完整的品牌形象,也是為了陸續開幕的精品飯店做準備。

不僅Armani、Versace、Missoni飯店確定要開在杜拜或科威特,Moschino也選擇米蘭進行飯店規劃,Fendi與 Bottega Veneta更是被視為下波可能蓋飯店的牌子,它們自然得靠著有特色的家具、衛浴、櫥櫃、燈具等產品,營造出完整的品牌印象空間。
像是Versace就是最明顯的例子,以往給人金碧輝煌、誇張奢華印象的該牌,今年居家系列居然走起了簡潔現代感,黑白主調的空間,視覺完全的反差,主要是該牌在開了澳洲黃金海岸度假飯店後,08年又將再開杜拜飯店,這些現代家具將成為新飯店的重要賣點。

米蘭展期間,時尚品牌都會藉由櫥窗展示跨界合作的居家精品,或是提供大型展場給設計大師的方式,在這場盛會中發聲,像是Dolce & Gabbana今年再度提供該牌劇院,給名設計師Rod Arad展出7件有如金屬液態雕塑的新品,Trussardi邀來帥哥設計師Paul Cocksedge,利用偏光玻璃隱藏鏡面後的展品,觀眾得拿著手機相機才能一窺全貌。

一個邊桌三十多萬元,一個櫥櫃或床架動輒百萬元起跳?米蘭家具展中,這樣超級奢華的產品可不少,而隨著M型社會的確立,頂級家具還要邁向更頂級,家具宛若是替客人量身訂製一般。

來自義大利的MOOD、GIORGETTI、Flou等品牌屬於高檔中的高檔,鎖定金字塔最尖端的族群,像是MOOD原本設計師John Hutton於去年過世,繼任者Roberto Lazzeroni也非省油的燈,除了維持品牌原有新古典基調,並加入更多奢華元素,讓價格幾乎登頂。

以MOOD兼具中式雅緻與西式奢華的Shogun系列為例,一個仿翹頭中式條案的邊桌,採用最頂級羊皮高壓製成桌面,一個桌面就像好幾個名牌包組成,價格輕鬆飆破30多萬元,而GIORGETTI新款酒櫃有著象牙表面、楓木材質、水晶櫃腳,也馬上跳到百萬元等級。

當然,大家不免猜想,誰會買這些貴到不行的家具呢?其實無論是中東皇室或中國、印度等金磚四國的新富豪們,都是這些品牌的愛用者,而台灣富豪們為了襯托億萬豪宅的氣勢,更是買到讓義大利總公司以他們的需求來開發商品。
2007-07-04 12:12:04
不用杜威分類了?
杜威分類? 新圖書館不用了【聯合報07.07.15編譯王先棠】

越來越多美國公立圖書館放棄通行全球的傳統圖書分類法「杜威十進位分類法」,以大型連鎖書店為標竿,根據書籍主題陳列書本,開闢暢銷書專區,還利用舒適躺椅、咖啡吧吸引讀者。

紐約時報報導,亞利桑納州吉伯市一座全新的公立圖書館,是全美最早放棄杜威分類法的圖書館之一。統籌當地十五個郡立圖書館、現年六十九歲的考特萊特說,年輕世代與上一輩的想法很不同,「我們這些圖書館員安排圖書資料的時候,必須考量他們的需求。」

這座圖書館沒有一張卡片目錄,電腦系統會按圖書主題與作者把書籍自動分類。讀者一次能借出五十本書,借書方式類似超級市場的自助結帳櫃臺。
圖書館的樓面中央沒有書櫃、電腦或參考服務櫃臺,只有幾張色彩柔和的躺椅與椅子。

許多美國連鎖書店仍會把「簡愛」、「湯姆叔叔的小屋」、「白鯨記」等經典名著擺在明顯區域,但是在這個新圖書館裡,話題女王派瑞絲希爾頓的書最顯眼。

不過,新式圖書館放棄一八七六年問世的杜威圖書分類法,還是招來不少批評,有人形容這是「異端」、「白癡」的行徑。畢竟,全美國還有百分之九十五的圖書館採用杜威分類法。

杜威分類法並非毫無缺陷,舉例來說,食譜與旅遊書雖熱賣,杜威分類法卻無法凸顯這類書的價值。此外,杜威分類法過度重視基督教與美國歷史,對東方宗教與外國歷史著墨有限,也受人詬病。

負責推廣、改良杜威分類法的「杜威十進位分類法」機構總編輯瓊安‧米契爾說,杜威分類法經歷廿二次改版,文化偏見已減少。至於越來越多圖書館放棄杜威分類法的現象,她只強調,為了滿足讀者,「各家圖書館都在做實驗」。
2007-07-15 10:38:18
北京國家圖書館
大陸國家圖書館 全球第三大【聯合報08.09.10

大陸國家圖書館新館昨天在北京正式開館,這座現代化的數字圖書館,將成為世界最大的中文文獻收藏基地,是僅次於美國國會圖書館、莫斯科圖書館的世界第三大圖書館。
http://udn.com/NEWS/MAINLAND/MAI2/4510574.shtml
2008-09-10 08:11:26
阿楨
從前從前…圖書館是怎麼「長大」的 ‧史帝芬.費雪 2009/10/27

生自北非的卡利馬科斯,身兼教師、作家、詩人和諷刺短詩作者,他後來為自己所來到的亞歷山大圖書館,設計了史上已知最早、最合理的編目系統。後來的圖書館全都依循這種亞歷山大模式(今日我們還是沿用這個辦法,儘管是以較為先進的方式。)
【前言】
作者史帝芬.羅傑.費雪(Steven Roger Fischer)是奧克蘭大學玻里尼西亞語言暨文學研究所所長。本書講述了閱讀的活動、使用的人員及其社會環境,以及在石片、骨頭、樹皮、牆壁、碑碣、泥版、書卷、冊子、圖書、螢幕和電子紙張上的種種表現。內容雖然側重在西方閱讀的歷史,卻也勾勒了它在中國、韓國、日本、美洲和印度的演進。作者希望大家透過這麼一部歷史,不僅能對閱讀在過去和現在的情形有所了解,更能明白它在將來所能帶給世界的啟發和力量。

從前從前…圖書館是怎麼「長大」的

目前已知最早的公開朗誦,出現在希臘人當中。早在西元前五世紀,「史學之父」希羅多德(西元前四八五—四二五年左右)就在各個城市巡迴吟詠自己的著作。後來就形成慣例,每逢奧林匹克節慶,就對著所有前來集會的希臘男士聽。有必要了解的是,第一批公開的朗讀活動(在希臘和羅馬兩時期),依然保留著口語和書面文學之間的密切聯繫,因為作者都是在一個互相都有認識的小社會裡呈現自己的作品的。每位朗讀或吟誦者,都做下了一定的解讀(透過聲調、節奏、情緒、姿勢等等),並顯示一種權威性,剝奪了成文文章潛在意義的財富。

文章的娛樂、視覺和聽覺效果,向來主導了朗誦會。文章的主旨並不是直接傳達的,聽眾對一切通常是不加批評的——除了對表演者本身的聲音、熱情、相貌和台風。這是演說和口才表現的世界,有著全然不同於我們對於「讀」所知的標準。體現文章的是作者兼朗誦者,他為了自己消極的受眾而思考。

古代的大夫甚至給病患開出閱讀的處方作為心理療法。當然,這幾乎全然是「人家讀給他聽」的。許多希臘人(以及後來的羅馬人),會有具備特定素養的奴隸或自由人(和自由女),這些人唯一的任務就是大聲誦讀給人聽。他們特別受過正確的格律分析、發音和表演韻文和散文(兩種不同的領域)等等的訓練,因為這些屬性就跟內容一樣地重要。
2009-10-29 11:31:21
版主回應
到了西元前三世紀,書寫在高級官僚當中協助了任何所能想到的任務,從而也支援了亞歷山卓港市組織健全、管理完善且由希臘人主導的社會——販賣啤酒、經營澡堂、接受油漆差事和做烤扁豆的生意等等。譬如,在短短三十三天之內,財政大臣阿波羅尼烏斯就收到了需要經手的四百三十四份紙莎草紙卷宗。這也就難怪,紙莎草紙貿易在這個地方首度為書面語賦權,並出現了古代世界最大的文字聖地——亞歷山大圖書館。它後來出名到在遭到破壞的一百五十年之後,學者阿特納奧斯還能夠跟讀者寫到這座城市:「所以,論到書籍的數量、圖書館的設施,以及這個詩神殿堂中的蒐藏,既然它們都還在所有人的記憶當中,我又何必再贅述呢?」

亞歷山大圖書館的興建,是在亞歷山大的繼位者、馬其頓希臘統治者托勒密一世在位時(西元前三二三—二八五年在位),它可能是市立博物館的附屬機構。一開始,紙莎草紙卷不過是存放在沿著寬敞、有遮篷的走廊兩旁凹室中的書架上。每間凹室可能都分類出特定一類的作者,並有清楚標示的標題。同樣的,每組書架也都分類出次標題。這間作為希臘文化吸收埃及古文物的成果的圖書館,宗旨在於廣納人類學問的整體——它要再現已知世界的記憶。就連亞里士多德自己的藏書,後來也安全地來到這座圖書館呢。

有人認為,到了托勒密三世(西元前二四六—二二一年在位)時,已經沒有人能夠讀完圖書館全部的館藏了。過了一個半世紀,圖書館的蒐藏更擴充到涵蓋了五十萬多份的紙莎草紙卷,還有四萬份被收藏在附近瑟拉皮斯神廟附屬的單間書庫。它容納了當地所曾見過最大數量的書卷。

亞歷山大圖書館是怎樣成長得如此龐大呢?作為制度化的國家資產的它,享有王室的資助。每艘停靠世界大港亞歷山卓港的船隻,都得交出所載運的每札書卷,以便傳抄。希臘埃及大使則從希臘其他的圖書館商借書卷,以便抄錄副本。有整間藏書室被館方買下的,也有遺贈出來的。許多希臘人把書卷捐給圖書館,也有人借出書卷以供抄錄。有些詐騙者,甚至把假藉「亞里斯多德」之名所杜撰的文章賣給圖書館官員呢(數百年後才被證實是偽造品)。

如此龐大的收藏,有一項缺失就是沒有人可以檢索到什麼東西(除開透過超常的記憶力),因為截至當時為止,並沒有圖書編目的有效率系統。生自北非的卡利馬科斯(西元三0五—二四0年左右),身兼教師、作家、詩人和諷刺短詩作者,他後來為自己所來到的亞歷山大圖書館,設計了史上已知最早、最合理的編目系統。主張清楚、簡潔寫作的卡利馬科斯,在圖書館主管羅德島人阿波羅尼烏斯(他的對手和敵人)底下做事,用了新穎的概念來執行他的任務——如同當時希臘學者所感受到的,把圖書館看成是代表全世界的模型。

到了完成時,單單館藏目錄就有一百二十卷(卡利馬科斯生前還看不到自己任務的完成)。圖書根據主題區分成八個部門:戲劇、演講術、抒情詩、法律、醫學、歷史、哲學,以及「雜類」(值得注意的是,當中欠缺了中世紀最重要的個別領域——神學。)長文被謄抄成幾個較短的「篇」,讓讀者享有單份、較小的紙莎草紙卷的便利。書籍以希臘字母的順序(α、β、γ、δ,以此類推)排列,相當別開生面——雖然先前已經知道這種辦法,字母檢索法卻不曾以如此龐大的規模用在圖書編目上。如今,這是史上頭一遭,圖書館不再只是紙莎草紙卷的倉庫:它成了系統化的資訊中心,因為檢索方法已經公認為跟資料本身同等重要——而且兩者聯合還被公認擁有最大的益處。於是乎,亞歷山大圖書館就成了地中海區以書面語為根據、最先進的學問中心。後來的圖書館全都依循這種亞歷山大模式(今日我們還是沿用這個辦法,儘管是以較為先進的方式。)
(本文轉載自史提夫.羅傑.費雪新書《閱讀的歷史》,中文譯本由博雅書屋出版)
http://mag.udn.com/mag/world/storypage.jsp?f_MAIN_ID=270&f_SUB_ID=4318&f_ART_ID=215588

另參本館:

越讀,越聰明? 搜尋成癮 提升網路訊息《書店風景》 《兩岸書籍裝幀設計》 《書衣百影》 《藏書票與版權票收藏》《我的藏書票之愛》 《手工書55招》 《書籍的歷史》 《古籍善本》 《神保町書蟲》 《書架》 《出版大崩潰》 書展大拜拜 《打造暢銷書》 《圖書出版的藝術與實務》 《魔法夜光書》 《印刷書的誕生》 《如何讀西方正典》 《漫遊書海》 《生命的穀倉》 《讀書毁了我》 《嗜書癮君子》
2009-10-29 11:32:09
阿楨
濫用資源 圖書館奧客先告狀【聯合報2013.06.17

民眾帶大水瓶到新北市立圖書館飲水機接水,不滿遭勸阻,投訴館方「不准民眾喝水」。記者黃福其/攝影
「好不容易借到書,卻發現關鍵幾頁被撕走」、「館員從還書箱抓起書,卻發現書沾著排泄物」、「每兩天就拎水桶到飲水機裝水,把圖書館當免費開水供應站。」
新北市一百零三座圖書館屢見遭濫用、破壞資源,樣態千奇百怪;總館長唐連成呼籲大家做「時尚心讀者」、別當「奧客」。
「最怕碰到刁客,明明自己不對,還四處投訴。」唐連成舉例說,圖書館乾淨、有冷氣,有民眾會找兒童室等木質地板躺著睡覺,被勸導就起身;但青少年圖書館卻有民眾屢勸不聽,還投訴民代指控館員態度惡劣,最後只好在地板貼著「請勿在此睡覺」六個大字,才解決問題。
「最常見的是亂畫、撕毀圖書,或整本書幾乎解體。」負責整理還書的館員莊雅茵說,食譜圖片、財經書籍的致富方法最常被割走,甚至整頁撕下;更惡劣的是在書頁黏鼻屎、塗鴉色情文字或圖案、整本書因帶異味的液體受潮,甚至沾到排泄物。
「假期到館民眾多,狀況也多。」館員黃思維說,嬉戲跑跳、說話或耳機音量太大而干擾別人;把腳或鞋子擱到桌面或隔壁椅子;拿書當枕頭或墊腳使用;在電腦檢索區上色情網站造成當機,或變更電腦設定導致無法還原。
總館、金山分館還發現有民眾每隔幾天就會拿水桶、水瓶接飲水機的水回家使用;板橋分館則有民眾不是去看書,而是拆掉上鎖的戶外水龍頭接水用來洗車;自修室也有讀者自備整組茶具、電湯匙,煮水泡茶。
「除館方被動維護,也希望民眾自覺珍惜資源。」唐連成說,假日常有男女學生占據書架走道談情,甚至激情演出;更嚴重的是故意塗汙廁所或倒洗手乳、丟瓶蓋到洗手台或馬桶,造成阻塞,導致維護使用公平性及設施妥善率非常辛苦。
2013-06-17 10:59:13
圖博館
24小時不打烊 北京讀書好地方2017-07-02 世界日報

北京大興區有一家「24小時城市書房」,30平方米大,一張圓桌,三把椅子,五個坐墊。這些簡單的裝備,構成了這座城市第一個24小時小型圖書館。夜晚仍在看書的讀者評價:「深夜書房,是讀書的好地方,感覺很好」。
  晚上8時,4歲的晨晨在爸媽的陪同下來到書房,晨晨爸爸有一張大興圖書館的卡,在門口刷卡後,一家三口第一次走進了這間書房。
  雖然書房面積不大,但三面牆的書架上滿滿當當放了5000冊圖書,還透過兩台電子設備延展了虛擬書庫。11個白色的書架分別標註著少兒類和成人類,還有一個供讀者們交換圖書的漂流書架。
  「初期我們選擇書目的時候,主要是根據社區這樣的定位,選了一些大眾普適性的讀本,比如文學類的、健康類的、少兒繪本等等。」大興圖書館副館長王偉介紹,「用大興圖書館的卡,或者是北京公共圖書館一卡通,都可以進入並借閱。」
  漂流書架 讓書活起來
進門的右手邊,是一個一米多高的電子閱讀器,外觀看起來就像一個放大版的kindle,但容量卻不可小覷。「這裡面有40個T的電子書可以下載,1T就是1024G,1G有400本書的話,可以想像這裡容納了多少本書」,王偉介紹,每本電子書都有對應的二維碼,下載大興圖書館App後,就可以掃碼免費下載。挨著電子閱讀器,還有一台電子閱報機,可以在線閱讀人民日報、光明日報等215種期刊。
  漂流書架也是這間書房用心設置的一個環節,居民可以把家裡閒置的書拿來,也可以從書架上取走想看的書。「書不是擺設,流動起來,有人讀,才是它的意義所在。」王偉說。
  無人值守,讀者借書還書怎麼辦?大興圖書館把館內借還書設備運到了這裡。沒卡的讀者想借書怎麼辦?再添置一台自助辦卡機。王偉透露,這台辦卡機到來的第一天,就辦了40餘張卡,「值了!」
  遠控燈光 不浪費資源
24小時開放,還意味著這裡的燈和空調要隨時開啟。為了不造成資源浪費,大興圖書館連繫了一家公司,為書房配備了一套遠程遙控系統,「可以定好時間自動開燈關燈,夜間通過紅外感應室內是否有人,有人的時候燈就亮起,過一段時間沒人,燈就自動熄滅了,空調也是一樣。」
2017-07-02 11:09:04
圖博館
「但不能全熄滅,不然讀者晚上路過以為不開門了,所以我們留了一個長明燈,包括門口的牌子,在晚上也會一直亮著,隨時歡迎讀者進來」,王偉說,大興圖書館把能用上的智能設備全給這間書房用上了,所有的這些智能化設備,投入了50萬元,「但看到書房裡有人在看書的時候,就覺得很值」。
  面對好評和人流量,24小時城市書房的發起人、大興圖書館館長孫海波感到意外和驚喜。從一開始期待每天能有幾個人來就算不錯了,到現在,面對正式開放後的人潮,孫海波有些擔心:「萬一爆滿了怎麼辦,書房還是有些小了。」
  刷卡門禁 安全有保障
孫海波說,目前書房最擔心的是安全問題。因為24小時開放,擔心深夜書籍、設備被損壞等。運行一段時間來看,整體都很好。「一方面我們做了一些措施,比如安裝攝像頭、刷卡門禁等;另一方面,真正走進書房看書的,願意讀書的人,素質相對也較高,半個多月來,書籍和設備都被保存很好。」
  被問到擔心有人偷書嗎?孫海波坦言,丟書是在所難免的。但偷書不算偷,畢竟偷走書,他也是為了閱讀、去看、去學習知識。
  如今電子書衝擊紙質書,很多實體書店面臨經營壓力,孫海波對此認為,電子書和紙質書感覺是不一樣的。上班族可能上班途中等車、坐車,拎大包小包不方便,會選擇輕便的電子書。但對於很多中老年人、讀書愛好者來說,還是會喜歡捧著一本書,一頁一頁翻看閱讀。對於小朋友來說,少接觸電子產品對視力也是一種保護。「當然,電子書也有它的優勢,所以書房也加入了電子書的元素,比如在線閱讀期刊、免費下載電子書等。」
  孫海波說,很快就會上線App的預約功能,讀者可以在手機上預約想看哪些書,促進圖書進一步流通。另外,還計畫在新機場、亦莊新區以及大興新城等區域設立24小時城市書房,希望真正實現全民閱讀,提高公眾的閱讀量,培養良好閱讀習慣。
  王偉問晨晨媽媽對書房有什麼建議?晨晨爸爸笑著說:「有點小,再大點更好了。」
2017-07-02 11:09:59
圖博館
深夜書房 就在家門口
夜深了,人漸漸散去,書房只剩下了一個讀者小王。從試運行開始就在這裡看書的小王,對這裡的客流量規律也很清楚:「晚上七八點人比較多,主要是附近住的家長帶著孩子來看看書。九點以後,人就少了。再晚點,基本上就我一個人。」
  小王就住在24小時書房對面的小區,步行過來也就2分鐘。作為一名北漂,很難擁有一間「書房」,看到24小時書房掛牌的時候,小王第一時間就過來了解情況。「圖書館的卡我辦兩三年,因為遠,真正去也就四五次吧。下班後想看書,要麼就是在公司多待會兒,或者去KFC等地方,環境肯定不如圖書館好,但圖書館也要下班,沒辦法」。
  如今,北京第一家24小時城市書房就開在家門口,「就像有了一個深夜書房,這麼多書環繞著,有了讀書的好地方,感覺特別好」。
2017-07-02 11:10:57
圖博館
天津濱海新區圖書館火到國外日本網友稱想來一場說走就走的旅行2017-11-15

若有日本人最近來中國旅遊,想必一定會在行程裡加上一站這裡.這是……沒錯,這裡就是天津濱海新區圖書館!
  該圖書館由荷蘭MVRDV建築設計事務所與天津市城市規劃設計研究院建築分院合作設計,設計立意“濱海之眼”和“書山有路勤為徑”。建築層數共6層,天津濱海新區圖書館以一個“眼睛”的形狀鏤空在整棟建築的一至三樓間。其中“眼球”是一個球型的多功能展演廳,被全白色的梯田書架包圍。開放式的文化空間上方佈滿由內到外的環形曲線,如梯田一般層層疊疊,意為無窮無盡的文化海洋。圖書館建築面積共計33700平方米,建築主體高度約為29.6米,設計藏書總量達120萬冊。
  未來科幻感十足的“濱海之眼圖書館”一經開放,立刻成為了人氣網紅,被廣大中國網友譽為“中國最美圖書館”。據統計,為了一睹網紅圖書館真容,每逢週末從全國各地趕去參觀的遊客可達兩萬人次。而未來,排隊的隊伍怕是又要長一些了……因為“濱海之眼圖書館”火到了島國日本。
  回應
 每條這種類型的新聞後面都會有日本網友評論說日本要輸了,看來他們眼裡日本還是全方面領先中國的.
 我的一個外甥在德國蔡司(中國)公司工作,基本上他每年都要去德國參加培訓,儘管我們都認為這小子平時有點吊兒郎當的,但這小子每次的德國培訓考核都是名列前茅!
據他說,今年(2017年)的德國培訓有點意思,因為今年參加德國培訓的還有一名來自德國蔡司(日本)公司的日本小伙子,但這個日本小伙子很可笑,培訓考核不但不及格,事後還哭鼻子,一再央求德國培訓老師手下留情,讓其過關;日本小伙子說,假如老師不讓他及格,回日本後他就沒法向老闆交差了!
 潑點冷水。那種結構不好打掃,人多了,來不及打掃角落,就是書下面那個檻容易積累污垢,最後書也容易弄髒。白色的地面用久了還會被磨花,到時候會很難看。
 白衣服好看,你說不好洗;西服帥氣,你說需要乾洗很貴;屋子很大,你說清掃麻煩。屋裡燈多,你說費電。水洗廁所干淨,你說費水。馬路寬了,你說車多容易出事故。住樓房了,你說上樓很累。有電梯了,你又說電梯占公攤面積。哪有十全十美的東西?冷水誰不會潑?就這個圖書館而言,只要人家對圖書館維護工作有計劃有安排,那就不是問題。
http://www.guancha.cn/Neighbors/2017_11_15_434982.shtml
2017-11-16 11:36:27
jsoujsou
圖書館建小了咋辦?日本一大學焚毀38000冊藏書,不少為絕版

日本一所地方公立大學想了個辦法:燒掉一點藏書就放得下了。
2018-8-17,日本高知新聞稱,高知縣立大學于去年春天在永國寺校區新建成的圖書館,因相較舊館狹小,不能存放全部藏書,至今年8月16日,已對38000餘冊圖書和雜誌等進行焚燒處理,其中不乏大量二戰前日本地方鄉土書籍、現在舊書店也難覓的絕版書及高價書。
對此,日本網路上眾說紛紜。不少日本網友感到不滿,質疑稱為何不採取其他處理對策。
8月18日,高知縣立大學發佈聲明作出解釋,並對焚書決定表示歉意。
“高知縣立大學燒毀38000冊藏書,其中不少為貴重的鄉土書籍和絕版書”
報導稱,學校方面表示,焚燒的書籍一共有38132冊,其中單行本和新書等25432冊、雜誌12700冊。從2014年至2016年,分13次,委託相關服務人員運送到高知市清潔工場,在圖書館管理員監督下進行焚燒。
在25432冊書籍中,為減少複數藏本而焚燒的有18779冊,剩下的6653冊圖書則沒有複本,此次焚燒後,連學校圖書館也不再有收藏。
這些絕版書中,包括高知當地名人、江戶末期國學者鹿持雅澄所著、大正昭和時期發行的《萬葉集古義》(1922~1936),《自由民權運動研究》(1984)以及歷經10年對日本全國自然植被進行調查研究所著成的《日本植物誌》(1982)等。此外,還有曾被扣留在中國滿洲、西伯利亞或戰場上戰爭親歷者的口述及創作作品等
聲明稱,學校圖書館於去年春天新建成,但新建的圖書館比過去舊的圖書館要小,不能轉移全部藏書,因此焚毀約38000冊圖書和雜誌進行處理。
據維琪百科介紹,高知縣立大學是日本高知縣的公立大學。前身是1944年創立的高知縣立女子醫專,1949年改創立高知女子大學,2011年4月1日更名為高知縣立大學,學校也由女校改為男女同校。大學本科設有四個專業:生活科學部,文化學部,看護學部,社會福利學部,另還設有研究生院。
  回應
日本人愛乾淨,他們不喜歡亂七八糟的環境,書多了,就燒了,然後給你一個乾乾淨淨的圖書館,這是多麼嚴謹的工作作風啊
2018-08-24 09:33:00
jsoujsou
劉仰:圖書館拼的不僅是館藏 2018-08-31 環球時報

  據《光明日報》報導,2001年,我國圖書館流通總人次為2.08億,2017年達到7.45億。這篇報導還指出,中國目前公共圖書館的數量為3166家,由此帶來圖書館如何面對“讀者激增”的問題。
  中國人進入圖書館越來越多,當然是件好事。中外比較方面,將差距集中在數量上,往往難以對準焦點。比方說,有人說美國圖書館多,那是把美國中小學圖書館也算進去了。而上述中國3166家圖書館的數字,顯然沒有包括中國幾十萬家中小學圖書館或圖書室。還有人說美國社區圖書館很多,他顯然沒有瞭解從2003年起,中央文明辦和幾個部委發起了一個階段性的項目,每年在全國援建超過一萬家城鄉社區圖書室,連續多年,援建的社區圖書室累計已經超過10萬家。
  因此,說中國人均圖書館比美國少,這個結論多少有點誇張。在我看來,主要問題不在數量而在品質。我國的公共圖書館、社區圖書室在為讀者服務方面很多還不夠積極主動。近年來,每逢節假日期間,有些圖書館確實爆滿。事實上,它並不一定意味著我國的圖書館數量太少。前文所說每年7.45億人次,即便按照3166家縣級以上公共圖書館計算,每個圖書館每天的讀者平均流通量也就600多人次,應該在可承受範圍內。之所以有些圖書館擁擠爆滿,應該是他們為讀者提供了良好的服務,滿足了大部分讀者的需求,讀者有了更好的閱讀體驗,並通過有效的宣傳,使得某一區域內的眾多讀者集中到某個圖書館,從而造成排隊、爆滿的局面。
  這一現象,既說明讀者對於圖書館的確有較強的需求,也說明還有大量公共圖書館、社區圖書室在吸引讀者方面還處於“愛來不來”的狀態,人頭攢動與門可羅雀形成鮮明對照。隨著資訊技術的發展,大型圖書館可以通過書刊電子化,與眾多小型圖書館、社區圖書室廣泛合作,以滿足在經費不足、藏書有限的制約下,為更多的民眾提供更多的閱讀選擇。總之,面對中國民眾日益增長的文化需求,我國近年來雖在增加圖書館室等文化機構數量上有較大投入,但還應該在維持可持續運轉、提升服務、滿足不同讀者的具體需求上更上一個臺階。
2018-08-31 09:12:48
阿楨
振興圖書市場 別開錯藥方 2019-06-19 經濟日報社論

資誠會計師事務所日前發布《2019全球娛樂暨媒體業展望》年度報告,報告提及,去年台灣圖書市場銷售總額為9.63億美元,年減0.4%;壞消息不止於此,受數位浪潮影響,預估未來五年,台灣圖書銷售總額還將萎縮,五年的年複合成長率為-1.3%。
這些年來,文化部持續研議的振興出版業措施,包括了推動圖書統一定價制度,也就是仿效國外做法,限定一年內新書,最多只能打九折,同時也考慮讓出版業免營業稅,以及提供國人購買圖書抵稅,作為政策補償。年底前,台灣還將試辦圖書館「公共出借權」。
公共出借權指的是,有些人認為,圖書館借出去的書愈多,民眾會愈不需要買書,將影響出版業營收。為了彌補出版業損失,並扶植好的內容創作者,圖書館將針對借閱率高的出版社與作者,提供一定的補償金。
支持者多是認為,出版是一種文化活動,不能與一般商業行為或商品相提並論,必須經由特別保護;反對者,則如一般消費者,多難理解,柴米油鹽都可自由定價,為何書本不行?另外,很多人都是既上圖書館借書,也會到書店買書,兩者行為並不互斥。
從文化投資的角度來看,政府應考慮讓出版業免營業稅,也可透過試辦,更多的說理,讓圖書館成為補貼出版社、優質作者的來源之一。但是,對於推動圖書統一定價,政府務必謹慎為之。
儘管政府表示,會同步做配套,讓一開始買貴的人,可以在隔年報稅抵扣,但是政府不要忘了,當下的剝奪,若沒有立即彌補,彌補等於是無效的;政府要顧忌的,恐怕是現在鳳毛麟角的看書人口,變得又更少了。
政府與其要推動圖書統一定價,不如先好好檢討,出版業者經年詬病的另一個「價格不正義」,也就是,政府的圖書館帶頭砍價,長年是以低價購買圖書,形成政府一方面鼓勵閱讀,又想減少出版商打折銷售,但圖書館卻要求折價購書,相當矛盾的怪現象。
  回應
圖書館不折價購書,會被控告圖利書商,而且購入的冊數減少,無法滿足讀者的需求。公立圖書館的經費,多編一些吧!不過希望渺茫。至於私人的機構,只會偏向專業書籍,私立學校圖書館更可憐了,吃都不夠,還要曬乾。
文筆不佳的作者譯者太多、題材狹窄、內容難看,也都是出版市場萎縮的原因!
2019-06-20 10:34:38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