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11-01 07:02:39 | 人氣(3,095)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蔣家的女人們》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由保皇黨綠色資深媒體人黃光芹所寫《蔣家的女人們》(華谷,2004)怎可能忠實呈現「蔣家」?

別以人廢言,黃光芹和周玉蔻、陳立宏、鄭弘儀等類似,都是在阿扁2004年連任前後才成為挺扁的。先看下她在書封底如何宣伝:

「蔣家曾是中國最神秘、最有權勢的家族,多少年來,外面對蔣家女人,一直停留在『權貴家族』、『一門多寡(蔣經國、孝文、孝武、孝勇的遺霜)』、『白髮人送黑髮人(蔣方良)』等印象。

殊不知,每個蔣家女人的生命情調各異,也造就了她們不同的命運:有人疑被政治謀殺(章若亞及蔣緯國第一任夫人石靜宜);有人憤然叛離蔣家(蔣孝武的第一任妻子汪長詩)。有人無怨無悔地照顧失智失能的丈夫十數載(蔣孝文的妻子徐乃錦);有人愛上有婦之夫,並且幸結連理,一生和樂(蔣孝章)。有人潛心藝術,成就斐然(蔣孝文的蔣友梅,連、馬的女兒也投入文化藝術,相對的陳子女則為法律醫學);有人經營事業有成(蔣孝勇的妻子方智怡)。」

這麼說來蔣家人沒啥不可告人之事嘛,何必那麽低調,搞得神神秘秘的,反增誣篾者口實。要是陳政權,民主了,子女結婚、金孫出身,無不大肆宣伝。

結果如何?駙馬弄權涉案,皇后炒股收禮收錢,子女……唉!磬竹難書。

至少沒發生「政治謀殺」。
怎沒?扁不是自導自演了「319槍擊案」連任,扁嫂預外車禍下半身癱瘓坐輪椅、也被扁宣伝成「政治謀殺」當做選舉訴求。

民主真好騙,要是獨裁威權、即便是病死也會被伝成「政治謀殺」,章若亞之死尚成謎,但石靜宜之死,蔣緯國証實是死於心臟病,反駁了《陸鏗回憶與懺悔錄》一書的<緯國夫人被毒死,章若亞遭同一命運>,蔣說:

「石靜宜先後小產八次,身體一直沒調養好,有貧血及心臟病。民國四十二年,是她第九次懷孕…到了十一月一日清晨五點,我發現小孩在肚子內不動了…找來醫生…發現小孩子已胎死腹中…此後內人常常肚子痛,必須常服止痛藥…心臟日漸衰弱…

死前一天晚上(三月廿一)吃了三顆安眠藥,希望好好睡一覺,養足了精神到機場接我…事後外面謠伝她服安眠藥自殺,那是胡說八道!因為,事發後,整瓶安眠藥還在床邊小几上。她吃完藥後入睡,第二天早上沒有醒來,家中的人才把她送到中心診所…
他岳母說,有四個男的護士按住她,不准她坐起來。那時護士是有男的,而就他的瞭解,那四名男子的身份也是護士。他們要石靜宜躺下的原因,是希望她不要亂動,但是,石靜宜就在男護士『按』住她以後不久,便因心臟病發而去世。『事後,我因為不想把事情弄得太複雜,所以沒有再去追究。』(p.63)」

說的也是,章石二女又沒政治權勢,二蔣幹嘛要「政治謀殺」她們?若說章女是小蔣的婚外情對象,這在清末民初的黨國大老也不少見,也未見有女人死於此因。
 

蔣介石家族的女人們:揭示顯赫家族的喜怒哀樂(圖文)
http://vip.book.sina.com.cn/book/index_38719.html
 
 
異鄉飄零的蔣家女人
 
宋美齡——葉落不願歸根
 
  當孔祥熙在紐約長島蝗蟲谷的舊宅于不久前首度公開展示後,湧進蝗蟲谷的華人才發現,宋美齡把五六十年前國民黨黨員代表大會的 黨徽、紀念章以及孔祥熙的畫像、孔氏家譜打算全都拍賣了。
  宋美齡晚年客居異鄉,話變得越來越少,有時候一天也說不上幾句。她的眼力還算好,每天都要讀好幾份報紙。不過令看護人員擔心的是,她經常跌跤。剛去美國那幾年,醫生勸她用手杖,但是她不服老,經常把手杖提在手上。這幾年,她的健康狀況明顯差了許多,非
得要靠輪椅和拐杖才能活動。據透露,這一次宋美齡決定變賣長島孔宅,與她重返長島時又跌了一跤有關。這一跤跌得不輕,因此她認真思考了許多善後問題,賣房子就是其中之一。
  宋美齡一輩子沒有生養子女,大姐宋藹齡的四個兒女孔令侃、孔令儀、孔令偉與孔令傑就像她的親人一樣。可隨著孔令侃、孔令偉及孔令傑的一一故去,宋美齡的生活好像頓失依靠。惟一跟在她身旁的孔令儀,長年對外代其發言,往往刻意掩蓋她的喜怒哀樂,或左右她
對事情的看法,讓世人離她愈來愈遠。
  
蔣孝章——隱姓埋名甘爲他鄉客
 
  很少有人能想到,當初那個被蔣經國捧在手掌心上的獨生女蔣孝章,這麽多年來在舊金山一直過著隱士般的生活。她刻意隱姓埋名與世隔絕,切斷所有對外聯系的渠道。蔣孝章最後一次出現在臺灣是在弟弟蔣孝武的喪禮上,之後就再也沒有人看見過她。
  自從蔣孝章情奔俞揚和之後,就一點音訊都沒有。從來不哭的蔣經國在她面前落淚,一個哥哥、兩個弟弟說要拿槍把俞揚和斃了,她也始終不肯回頭,當時情竇初開的蔣孝章就是這樣鐵了心堅持跟俞揚和走了。她不介意家人覺得她不懂得人情世故,也不在乎外界怎麽看
她,她始終堅持自己的選擇,並忠于自己的感情,直到親友們投降。
跟俞揚和到美國後,蔣孝章安分守己當她的家庭主婦,甘願放棄曾是蔣家掌上明珠的身份,也甘心忘了她曾是父母及宋美齡心中的一塊寶,甚至蔣經國兩次“總統”就職大典寄了機票要她回來,她也同樣回絕了。她說,她要照顧兒子,而且堅持不讓兒子在臺灣曝光。  
 
方智怡——繼承亡夫業,成功女強人
 
  在所有蔣家遺孀中,蔣孝勇的夫人方智怡是最幸運的一個,她承接蔣孝勇龐大遺産,在舊金山開疆辟土,如今已擁有兩座購物中心,並在黑鷹區有一座豪宅,堪稱成功的女企業家。
  其實,方智怡與蔣孝勇很早就到美國和加拿大發展,很少回臺灣。當初她與蔣孝勇的婚姻是蔣家第三代四個子女中最不讓蔣經國操心的,也是蔣經國惟一滿意的,尤其她是前“高公局長”方恩緒的女兒,家世不錯,再加上老“總統”喜歡她圓圓大大的臉和脫俗的氣質,所以她和孝勇的婚姻自始至終都是順順當當,孝勇也沒有傳出過什麽緋聞。
  
蔣友梅——客居英國,作畫育女
 
  在蔣家第四代子女中,蔣孝文長女蔣友梅是最特立獨行的一個。她是惟一敢在蔣經國面前說真話的人,也是蔣家第四代中第一個傳出結婚喜訊的,同時也是兒孫輩中目前惟一一個經常回臺灣走動的人。
  蔣友梅于1961年生,20歲時就只身赴英國讀書,以後又對繪畫發生了極大的興趣,經過多年專業的陶冶,30歲以後,她終于在繪畫方面享有相當的成就。當她在人生道路上迷茫的時候,結識了英國世家青年逸恩,並與他步入結婚禮堂,人生的病痛不治而愈。
http://kaoshi.gmw.cn/content/2004-05/08/content_21301.htm
 
 蔣家媳婦汪長詩、方智怡、黃美倫       by黃光芹
 
    蔣家這個不用多作描述,不必再作解釋的家族。「蔣」這個字,就可以代表一
切。而這一段段屬於蔣家女人的愛情故事,要從蔣家第三代開始說起……
 
                           之一  汪長詩的故事
 
    在蔣家媳婦中,汪長詩是最少被提及的一個名字,因為她很早就離開了蔣家。
    蔣孝武大約是在他22歲前往德國留學的時候,認識汪長詩。當時,他既沒有朋友,語言又不通,所以在8月的某一天,他開著跑車、穿過隧道,花了4小時的時間,到日內瓦一遊,因而結識了當時在聯合國的汪德官。
    汪德官是汪長詩的爸爸,畢業於交通大學,曾任廣州電信局局長,後來在聯合國國際電信委員會工作而至退休。
    蔣孝武到達日內瓦以後,當晚臺灣駐當地的官員鄭寶南等人,為蔣孝武接風。晚飯時間,汪長詩加入了這場飯局。
    蔣孝武開始與汪長詩交往,半年後,就傳出喜訊。他們的婚禮在1969年,於美國蔣孝章圏孝武的姊姊検的家裡舉行,蔣方良前來參加。
    對於這門親事,原本蔣經國並不放心。後來,蔣孝武陪著汪德官親自到士林官邸去探望,蔣介石親自出面請他喝茶,這門親事才終於敲定。
    然而,蔣孝武與汪長詩的蜜月期,才維持短短的幾個月。
    蔣家侍衛記憶所及,「二少奶奶有一天夜裡與孝武先生激烈爭吵之後,第二天就拎著皮箱走了,從此之後,就沒有再見她的身影」與孝武一塊兒長大的黃任中認為,蔣孝武與汪長詩婚後不和諧,與兩人都太年輕有關。「汪長詩從小在國外長大,慣說英語,嫁到蔣家以後,能陪她講話、聊天、玩的朋友不多。」翁元說,汪長詩那麼年輕,就嫁到蔣家來,不到兩年就連幫蔣家生了友蘭、友松一對兒女;而且,婚後她父親也退休了,在做生意。她與家人分隔三地,可說無所依靠,加上對婚後在臺灣的日子並不適應,蔣孝武又無法給她充分的安全感,她的處境可想而知。
    汪長詩最後終於恨別蔣家,外傳是與孝武與女明星有所交遊有關。汪長詩離開蔣家的那一天,除了留了一封信外,還把兩個孩子一起帶走。
    翁元記得,那是個禮拜六的早上,經國先生在慈湖守靈,清晨五、六點鐘的時候,一通電話打到了慈湖管理處。不久有人通報:「電話是從陽明山孝武的住處打來的,說是孝武的太太要來慈湖告狀」但是,沒有人敢驚動還在熟睡中的蔣經國,於是只好請蔣孝武的弟弟蔣孝勇出面處理。蔣孝勇接到電話趕到慈湖,不過,汪長詩先一步。一進慈湖,就要求見經國先生。侍衛們回答她:「經國先生在後面廂房睡覺,不方便」但汪長詩仍執意要見,即使孝勇來了,怎麼勸也沒有用。
    後來,蔣孝武也趕來了。
    在汪長詩離家出走以後,蔣家所有人都極力挽回這段婚姻,挽回汪長詩。他們分頭向汪長詩進行遊說。起初她沒答應,後來態度終於軟化,願意再給孝武一個機會。她開出一個條件:回來可以,不過要孝武親自到機場接她,如果孝武做得到,她馬上回頭。但是,孝武沒有。
    汪長詩離開臺灣之後,帶著兩個孩子回到瑞士的娘家。她原本打算把兩個孩子留在身邊,但後來蔣經國思孫心切,再加上臺獨分子欲行綁架兩位幼子的傳言傳出,因此蔣經國派了當時駐維也納的觀光局代表虞為勸汪長詩把小孩送回臺灣。汪長詩後結識一位畫家,也另行改嫁。
 
                           之二  方智怡的故事
 
    蔣孝文、孝武、孝勇三兄弟的婚姻,大概就屬孝勇的婚姻,最不用蔣經國操心;而方智怡也是蔣家媳婦中,唯一得到蔣經國福祉的,所以,可以說,她是蔣家媳婦中最幸福的一個。
    蔣孝勇是在1968年的時候,與方智怡突然談起戀愛的,翁元還記得,那一年的夏天,還在讀軍校的蔣孝勇,突然帶著方智怡姊弟,到梨山去找正在避暑的蔣經國夫婦,正式公開了他們的戀情。
    當蔣家親友獲悉了他們這段戀情,還特別把他叫到跟前,對他耳提面命了一番,叫他好好與方智怡交往。
    蔣家人對蔣孝勇與方智怡的交往期待甚深,與方智怡的出身有關。她的父親是前高速公路局長方恩緒,與蔣家又同是浙江人,彼此更多了份親切感。
    方智怡和蔣孝勇陷入熱戀時,才17歲。
    雖然,蔣孝勇與方智怡的戀愛談的早,但是在交往5年後才把她娶進門。據說,蔣介石特別喜歡方智怡圓圓大大的臉,尤其氣質很好,說:「這才是大家閨秀應有的樣子」因此,在親友的祝福下,蔣孝勇與方智怡順順利利地在1973年,步入了結婚禮堂。他們的婚禮風風光光地在士林官邸的凱歌堂舉行,得到全家人,包括蔣經國在內的祝福。
    方智怡嫁到蔣家以後,一氣為孝勇生了3個兒子,生到最後發現沒有女兒,還在產房哭了起來。在蔣家的日子,她大半的心思都花在相夫教子上頭。她唯一一個正職,就是在蔣家的華興幼稚園擔任負責人。
    蔣經國在世的時候,她每個禮拜三都會去陪他吃飯,可說是蔣家幾個媳婦中,人緣最好的一個。
    蔣孝勇過世前後,方智怡曾旅居加拿大一段時間,目前則定居美國。她承接孝勇龐大的遺產,在美國舊金山自行創業,如今擁有兩座ShoppingCenter,並在黑鷹區擁有一棟豪宅,是成功女企業家,也是蔣家難得一見的女強人。
    她護衛蔣家的作風相當強悍,也是蔣家媳婦中所少見的。不管是幾年前出面駁斥「蔣經國身世之謎」一事,還是最近出言反擊宋楚瑜的「蔣家拿錢說」,事事都顯示出,她的骨子裡帶有已故夫婿的影子,政治立場也基本與蔣孝勇如出一轍。
 
                           之三  黃美倫的故事
 
    蔣家,有兩位未過門的媳婦,一位是章孝嚴的妻子黃美倫,另一位則是章孝慈的遺孀趙申德。
    黃美倫,本籍廣東臺山,從小在虎尾眷村長大。她上有一個哥哥、兩個姊姊,她是家中的老幺。
    黃美倫從小就很會讀書,小學,她讀的是虎尾空軍子弟小學,初高中則念虎尾女中,年年都拿獎學金,從高一到高三是學校「龍虎榜」上的前三名,同時又是司儀、掌旗、班長和籃球校隊隊員,相當風光。
    她大學念東吳大學外文系,參加過話劇社,演過崔小萍導的戲,同時在室友慫恿下,應徵「田邊俱樂部」學生主持人的工作,從三百多位應試者中脫穎而出,與已故主持人李睿舟搭檔主持過一段時間。
    認識章孝嚴的那一年,她上大四,而章孝嚴才剛考上外交官。她是在陪鄰居去找章孝嚴寫推薦信,才和他有了一面之緣。黃美倫對章孝嚴的第一印象並不好,覺得他長得既不高,又不帥。不過,她還是很大方地充當章孝嚴的「女友」,多次陪同他參加「外交人員訓練所」學員的郊遊與舞會。
    黃美倫說,她和章孝嚴的感情,有進一步發展,是在她大四的畢業舞會上。
「當時,章孝嚴特別訂作了一套白西裝來捧場,給足了我的面子。我們就這麼一舞定情。」在與章孝嚴交往一年之後,章孝嚴就突然被派往比利時,而她也剛好要到美國去作短暫的停留。臨行前,章孝嚴告訴她一個天大的秘密:「我是蔣經國的兒子」同時,還告訴她許多童年往事,諸如外婆是如何蹬著小腳到車站去等他們這對夜歸的兄弟回家,以及王升在他們讀高中的時候是如何接濟他們等等,令黃美倫對章孝嚴多了幾分尊敬與憐惜,並且想盡辦法照顧當時人也在美國,靠著搬鋼筋、看守倉庫打工求學的孝慈。
    當時,黃美倫在西北航空當空服員,為了嫁給章孝嚴,她辭了工作,並且在章孝嚴因公無法回臺舉行婚禮時,她自己提著婚紗、一路搭機轉機,坐了20幾個小時的飛機,跑到比利時去完婚。直到前幾年為止,章孝嚴還很得意地說:「你可是一路追我,追到比利時來的。」
    黃美倫說:「我們的新婚生活雖然忙碌、甜蜜,但偶有爭吵,尤其在我懷孕期間,情緒很不穩定,都是章孝嚴像個大哥哥一樣處處讓我。」
    黃美倫與章孝嚴總共育有兩女一男,老大蕙蘭圏小名貝貝検、老二蕙均、老三萬安。原本,黃美倫在連續生了兩個女兒後,就不想再生了,沒想到老三趁她不注意的時候,悄悄報到。她本來想拿掉,但是章孝嚴勸她,「萬一拿掉的是個男孩,那不是可惜了嗎」後來果然應證了,老三是個男孩。
    「我還記得,我在生女兒蕙蘭、蕙均的時候,章孝嚴到醫院來看我時,手上總是拿著一朵花;等到我生老三時,他一聽是個男孩,匆忙趕到醫院,高興得連樓層都跑錯了」黃美倫與章孝嚴結婚至今29載,期間,黃美倫相夫教子,功不可沒。
例如,當章孝嚴在美國拿學位時,黃美倫負責幫他打字;當她知道錢復建議章孝嚴最好去考個甲等特考後,她就天天逼著他趕快進行;婚後,章孝嚴不希望她出去工作,她就乖乖待在家裡,幫小孩子打毛衣。
    黃美倫曾經說過,如果不嫁給章孝嚴的話,她很可能是個傑出的女外交官,或有參政的可能。在上回國民黨的臺北市長競選時,時任秘書長夫人的黃美倫說,「要我出來都可以」。事實上,曾經有幾次,國民黨方面真的叩門,詢問她是否有參選的打算;而她在讀東吳外文系時,除了主修英文,還刻意選修法文,加上先前就很會說的廣東話,使得她在擔任外交官夫人時,處處揮灑自如。年輕時,她也曾經擔心章孝嚴是否會有感情出軌的一天50歲以後,她則很擔心章孝嚴的身體,尤其,在孝慈過世之後,她更是隨時關心他的血壓有沒有升高。
    她所有的擔心,在50歲之前都不成立,因為沒有一件事應驗;但是,在她邁入中年以後,一個女人這一輩子最擔心的事,卻終於爆發。
    這個最不像蔣家媳婦的蔣家女人,最後還是沒有逃開蔣家媳婦都有的宿命。
http://www.tw001.net/novels/zhuanji/sahqzwrpbj/zlsj87.html
 
 
 
 

台長: 阿楨
人氣(3,095)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藝文活動(書評、展覽、舞蹈、表演) | 個人分類: 性別教育 |
此分類下一篇:《阿媽的故事》
此分類上一篇:《神奇的殉情》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