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09-08 18:17:49 | 人氣(1,912) | 回應(1) | 上一篇 | 下一篇

蠶馬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蠶馬

蠶絲  据說是由馬皮包女身的蠶馬
吐出  被馬革裹屍地受不了的馬愛

胡扯  又是個守絲密與傳說的双方
织出  令人迷惑目眩又響往的故事



悲哀  人類總是不信任識途的老馬
就像  當年捉弄而且背叛我的少女
承諾  接回外出而遲遲未歸的父親
一定  嫁給我這英俊且善騎的駿馬
不料  背信又唆使父親殺我的妖女
對著  掛曬在喪樹技上大罵的馬皮
什麼  爛皮馬想吃美少女肉的毒話
逼我  用馬革擠出充滿馬愛的蠶絲

台長: 阿楨

您可能對以下文章有興趣

人氣(1,912) | 回應(1)|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
此分類下一篇:馬頭琴
此分類上一篇:姜姓女子

阿楨
《向雪許願》:劇情之中習得輓馬之美,在輓馬競賽又可窺見生命真諦 Tzara

電影中的取景,取景中的場域(PLACE),場域之於電影,有三種作用:最常見的是單純作為服膺劇情所需的背景,彷彿是舞台劇上隨時遭替換的布幕,僅是種框架工具;但有些導演會特別看重場域的美學價值,使之成為裝潢電影美感的藝術畫作,忘情捕捉如詩如畫的奇觀美景。在最後一種層次中,甚至會拔擢場域的地位,不僅寓情於景,令景色與角色的地位平起平坐,甚至凌駕於劇本之上,成為電影中的主角。
  以上三種層次,在《向雪許願》中均可獲得驗證,尤其是「場域作為電影主角」在這部改編自作家鳴海章小說《輓馬》的電影中,導演根岸吉太郎以其細膩婉約的鏡頭,點滴紀錄北海道逐漸凋零的賽馬「輓馬」運動。面對著殆逝危機的百年古老傳統,如何保留如此珍貴的文化資產,成為了本片急欲傳遞的價值核心。於是,「帶廣」、「北海道」、「賽馬」、「馬廄」這些大地景、小物景,並非是為了服務劇情發展的敘事背景,反而成為本片存在意義的真正核心價值,領導了劇本拓寫的方向與目標。
  物景成了電影主角,並不意味著劇情張力因此渙散。《向雪許願》憑藉詩意的悠揚凝練筆調,追憶逐漸逝去的寶貴文化傳統,同時又以內斂飽滿的情感,細膩捕捉人與人、人與馬間的微妙互動,編織一則感動人心的故事。全片將劇情、人物與紀錄輓馬傳統的文化目的完美揉合,在劇情之中可習得輓馬之美,在輓馬競賽之中又可窺見人性互動間的生命真諦,成為本片最為可貴之處,也是劇本如此雋永、可讀性高的價值所在。而且,片中還充分利用各角色中個別生命歷程中揮之不去的衰敗陰影,類比輓馬傳統所面對的殆逝現狀,在看似荒涼的冰天雪地中,力圖找出重生復甦的契機,戲裡戲外均點燃的充滿希望的篝火。
  當然,在場域(PLACE)的第三重價值之外,鏡頭下的北國雪景於美學意義上也散發著令人嘆息的華美:朔風蕭瑟凜冽,珂雪如鵝毛紛落,超現實夢境般的地景地物,拉長與現實重量感的遙遠距離。白雪皚皚,一望無際的銀色世界,總教人遺忘世間塵囂,成為千古以來自我放逐之地。寒氣崢嶸,冬日溫馴,鏡頭下的北國,風情萬千,異常絕美。另外,對於馬廄的寫真,往往賦予一種高度人文價值的美感;對輓馬競賽的馬匹,更是精心設計諸多氣勢磅礡的史詩鏡頭,刻意營造出「馬」的壯觀形象,再再令人印象深刻。
2013-08-16 10:33:13
版主回應
  對虔心於尊敬傳統的日本觀眾而言,本片的「文化」價值肯定比其電影「美學」價值與劇本「文學」價值更為重要,也因此,本片得已破紀錄地榮獲東京影展四項大獎的殊榮。不過,對於遠在千里之外的台灣觀眾,我深信這會是一部無論由「文化」、「美學」、「文學」任一面向來看,都是可細細咀嚼的好電影,絕對值得一看。
http://eweekly.atmovies.com.tw/Data/133/21334539/

向雪許願 What the Snow Brings 2007

導演: 根岸吉太郎
演員: 加藤正人 佐藤浩市 伊勢谷友介 小泉今日子 吹石一惠
得獎&參展紀錄:
★東京影展最佳影片、導演、男主角(佐藤浩市)、觀眾票選等四項大奬。
★每日映畫賞最佳男主角(佐藤浩市)、導演、劇本、音效等四項大獎。
★日本電影旬報賞最佳導演。
★橫濱電影節最佳女配角(吹石一惠)。

【向雪許願】…家是永遠的避風港!

  「這匹馬如果沒贏得這場比賽,就會變成沙西米。」
  「為什麼?」
  「一匹比賽的馬一年如果賺不到一百萬,就不值得栽培、飼養牠了!」
  一匹馬辜且得為自己的生存價值奮鬥,何況是人呢?
  阿學來到了北海道的輓馬競場,把身上所有的錢都投注在一匹最不被看好的馬上,他的孤注一擲式的逆勢操作並沒有成功,身無分文的他,徒步走到了一座馬場。原來這是阿學的老家,各位可能會以為他一定窮途潦倒、衣衫破舊、滿臉疲憊,又失魂落魄式的回到了家。哦!不,他可是衣衫畢挺,一副大企業家,像是衣錦榮歸似的。只是馬場老闆--他的哥哥,見到他的反應竟是出奇的冷漠,甚至還可感受到他那深深的怒氣,而會收留阿學住下來,只是因為輓馬競賽前,馬場裡所有的人員都不可以離開馬場,既然已經進來了,就不可以再出去了。
  我們常說「家是避風港」,當我們有任何的委屈、或遭受任何的挫折,甚至闖了大禍,家人總是保護我們的最後一道防線。
  「你為什麼回來?」
  「想看看你與媽媽,就發現我已在北海道帶廣了。」
  是失魂落魄,是魂不守舍,狼狽嗎?那倒沒有,還是保持著光鮮的外表,只是精神萎靡,任誰都可猜出他必定出事了。
  「媽媽呢?怎沒看到她?你們沒住在一起嗎?」
  「在十幾年前,你已判了媽媽死刑,你為了與富家女結婚,竟謊稱媽媽已過世……」
  以前常聽到類似的故事,住在鄉下的父母可能靠著種田、打魚或撿破爛,辛辛苦苦的把兒子拉拔長大,讀到博士、醫生,後來認識了家境很好的女孩子,也論及婚嫁,但他竟也告訴女方他的父母已亡。怎麼忍心如此傷害他們呢?縱使他們默許、也原諒了我們的不懂事,總有一天還是付出代價的。
  阿學付出了沈重代價,老婆跑了,公司破產了,還留了一大堆爛攤子在東京,逕自一個人逃回了北海道,躲在他那最後的避風港。
  媽媽見到了嗎?當十幾年前曾重重的傷害了媽媽之後,哥哥豈會輕易透露媽媽的去處。各位心裡可能嘀咕著:媽媽過世了嗎?難道哥哥連媽媽的墓地也因太多的氣而不告訴阿學嗎?
  哈!日本可是個高齡社會,在本片裡怎會作如是的安排呢?難道非得看到阿學悲傷、後悔、自責到泣不成聲、呼天搶地、要死要活的、「子欲養而親不在」爛情劇情,才叫感人嗎?其實一個原本那麼重要、熟悉又愛我們的人,幾年後竟發現他竟然不認得我們,但口中仍不斷念著我們的名字時,那才真正是痛不欲生的悲傷、後悔與自責,刹時所受到的衝擊直讓人想一死了之。
  媽媽得了老人痴呆症,哥哥因為工作的關係,無法隨時伴在她身旁照顧她,只得送到安養中心。剛開始阿學無法理解哥哥怎不把媽媽留在身邊照顧,但他可知當健忘症狀愈來愈嚴重時,只要一閃神,或短暫的離開了視線時,可能因之而危害了媽媽自己本身,更可能而對周遭的人或環境造成重大的危險。
  馬場裡有一匹冠軍馬,忽然得了重病,照顧牠的馬場人員心急如焚,其中一個人堆了一個藍球般大的雪球,搬到屋頂上,由於屋頂有點斜坡,第一次那雪球又滾了下來,只得再試一次,這次成功了,屋頂上就擺放一個大雪球了。為的只是向老天祈求讓這匹馬能好轉且痊癒。但冠軍馬仍沒度過這個難關,那雪球呢?它破裂了,是天意?還是巧合呢?而劇中再一次的「向雪許願」也是為了一匹馬,就是為了那匹差一點變成沙西米的馬了,不是因為牠生病,而是為了再一次的參與輓馬賽,希望牠能獲勝,而能免於變成沙西米的命運。
  那匹馬成了沙西米了嗎?阿學找回迷失的自我了嗎?而哥哥又原諒了阿學了嗎?不管結局如何,不論老家是何等的不堪,家人永遠都是包容我們、愛我們的,「家」並不僅是我們避風港而已,更是指引的一盞明燈。
http://suchin0921.pixnet.net/blog/post/8144985-

詳參【圖博館】:《馬兒啊!在大地上安息吧!》《馬的世界史》 《馬背上的文化》 《馬背上的聖戰》
2013-08-16 10:47:17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