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8-12 10:26:55| 人氣836| 回應3 | 上一篇 | 下一篇

小荷詩作的自然色彩與生命觀照

推薦 9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小荷詩作的自然色彩與生命觀照

 

                                                                                                                王希成

 

  進入詩,一再閱讀,總在詩句的鋪陳中發現坐看雲起時的小荷,在意象紛飛裏看見簡單樸實行至水窮處的小荷;或者,段落轉折,文意架構起承流轉中,有一採菊東籬幽然見南山負手漫步的詩人,吟哦於山間水湄。

 

  /山風搖擺著長裙/不假邀約入了山大門/敲窗聽雨/打探悵惘的天候何時放晴/,「山居」一詩起首段中,她如此描述山中的風的雨,彷彿一個老友的翩翩到訪,不假邀約隨意自在。第二段/林道落葉飄飄/繚繞的雲霧眷顧冬日的山腹/從容地覽經閱讀/古意墨香是亙古知音/端凝相引/,落葉雲霧入了山容,而山中隱士從容覽經閱讀,可能也磨墨揮毫,書寫這山中的靈氣與靜穆,知性感性,以及,人與自然的相和與相契。結語說這是一部歷史,溪石飛鳥雲霧,/虛實都是怡然山水/深邃的眸子/捧飲自如/,於是山居的怡然,山居的自得,物我兩忘的樂趣,升起了一雙深邃多情的眸子,人與自然,相互觀賞,對應成趣。

 

  大至寫「山居」,小而寫「樹」,她這樣說樹的生命經歷,/風雨洗鍊了骨子/蝕蛀蜷曲發皺的身軀/,然而並不屈服,雄邁地要/入土生根/屹立天地一方/啣一片蒼鬱覆蓋水泥叢林/,意象與語言如樹,巨大而有力擴張,繁枝茂葉,要給一片蒼鬱覆蓋水泥叢林。甚至要往地心更深入一些,即便風化,也要聽滂沱大雨,看錦繡山嵐拂過眼前。雖是寫樹的風骨,卻暗喻了人的種種,且有股浩然之氣如樹寬廣,給了閱讀者思維清涼的蔽蔭。

 

  即便寫春日踏青,也有簡單純粹的快樂,「春旅」中她說:/單車暢行有風輕吹的鄉間小道/仰首雲飄藍天/野雀鳴囀/正從林蔭深處傳來/,那樣的情境正是陽光溫煦穿越原野,探首宇宙新秩序,幾株狗尾草微笑打招呼,然後淤積在胸懷間的負面沉積以及泛黃嘈雜,全部洩了一地倦容。於是心中豁然開朗,氣機暢旺,是思維的大快朵頤,輕輕一踩,因為靜心靜慮,可以聽見千里輕響,咚地一聲。

 

  或者開闊的「邊境牧歌」,風吹草低後,/眼光可以無礙/放牧青翠高原/端凝犛牛一幕幕舐犢圖騰/演繹滿山遍野/,成群綿羊拉開嗓門,咩咩呼叫,此起彼落,更有盛夏獵鷹長鳴,吟天嘯地,然後以綿羊與獵鷹對比,詩人思考著:聲音也有弱肉強食嗎?

 

    對於自然,小荷有欣賞有敬畏有省思,情感是古典的,語言是自然不浮華的,就如同天與地和人,三者應有的妥協調和模樣。如此展讀著,不覺縱入詩句中,隨文字春旅遠行了,沐在金陽中,蒼天秀野,自在飛起如隻高歌飄浮自由的鷹。

 

  再看生命的觀照,如「傷痕」一詩,雖寫的是甦醒在大雨紛飛嘆息裡的大海,卻隱喻了真實人生的生命之海,多波濤多挫折之人類的海洋。詩的語言與意象還是充滿自然色彩與優美古典情調,/撒滿憂傷的黏濕季節/出航充滿水聲衝撞/左滿舵轉彎彈撥出火焰/暗流迴旋在水平面下/銜不住船翼/,以大自然之海的景觀來看,委實是充滿水聲衝撞,暗流迴旋,都是考驗,都是挑戰,可能有時也會無奈,覺得季節是撒滿憂傷的黏濕,有點讓人不舒服。

 

  然而見景生情,感慨突興,/啊!原來生命是無法著陸的種籽/從最初記憶的堤岸一路飛翔/,生命的飄泊不定,如海上航行,一顆無法著陸的種籽,無花無根,沒有土地可資落實自己,不得已一路辛苦飛翔著,這不正是忙碌於生活的我們的宿命嗎?

 

  因為總要有些原則堅持,無法妥協共生,島嶼水患於是四處漫溢,就如同我們經常的細微的隨煩惱。變成水島之後,詩人甚至懷疑:是否將收攏進黝黑海域底層?這一切是因為/偏移的磁場擺盪地軌兩端,水紋脈絡揚飛半空/,而船影如風將遠?,飄流海上許久許久,尋不著方向。

 

  蠻感人的是細寫親情互動部份,「父親的背影」第一段鋪排背景,/水凝成了冰/亮亮有影  照醒垂掛鼾聲中的夢/,液態與固態的轉變,水成了冰,說冷,亦帶出亮亮如鏡有影。鏡花水月,夢便出現,照醒與冰的聯結,想像甚妙,垂掛鼾聲中的夢,夢的虛與鼾聲的實,虛實交錯得好,而垂掛的動詞,用得恰如其份。

 

  詩眼出現在第二段,/邊按摩著老去的日子/父親啊!你傴僂的背影倒映水田裡/彎腰撐起踉蹌的天空/,年老與按摩可產生聯想,那些風濕痛,那些腰酸與身體機能的衰退,為下句傴僂的背影鋪路。倒映水田寫得真切鮮明,會有種痛惜油然而生,尤其還背負家的責任,要彎腰,要撐起踉蹌的天空。

 

  一份不忍對比情感,詩人如此寫著:此時是該蜷伏在沙發椅上,讓親情以愛烘烤。然而相反的,僅有凍紫的雙手、麻木的雙腿,卻決不屈服,拼盡生命力,大聲喊說生命的扉頁裡沒有休耕,一切只為/飽滿的結穗斑斕了臉頰皺紋/荒蕪泥中紮下了薪傳的深根/,人父必需的薪火相傳,責任,以及那無私寬廣的愛,壯闊並滄涼了父親的背影,不忍卒看。

 

  無我的自然風情,有我的人間親情,人文與自然,人、社會、大地,小荷的詩書寫了這樣的人我關係,自然觀察和生命情境。而她自然樸實無華的文字,就如這些詩,這樣的意象與風格,都在尋求一種和諧與平淡之美。閱讀著,思考著,是春之森林的旅行,是人間來去,生命縱橫觀啊!

 

備註 : 詩評的九首詩

 

 

 

【父親的背影】

 

水凝成了冰
亮亮有影  照醒垂掛鼾聲中的夢
沒有月光的夜比一世紀漫長
低沈的薩克斯風呢喃著歲月酸澀
竟日夜隙  成群蝙蝠倒懸穴洞
如貓頭鷹般遠眺

 

 

邊按摩著老去的日子
父親啊!你傴僂的背影倒映水田裡
彎腰撐起踉蹌的天空
栽植從溫室移植的希望
張臂抵擋春寒風冷的襲襲
凍紫的雙手、麻木的雙腿
此時是該蜷伏在沙發椅上
讓親情以愛烘烤

 

 

你拼盡生命力  啊!父親
大聲喊說生命的扉頁裡沒有休耕
飽滿的結穗斑斕了臉頰皺紋
荒蕪泥中紮下了薪傳的深根

----------------------------------

【澎湖七美人塚】

 

一口夢的深井

是七位少女仰望的霞光

或汲水、或搓揉衣裳

軟語描摩雅樸輕裝

一抹微笑溫婉

 

海盜擎一把鬼火

泯滅良心的燒炙孤立無援的你們

而守身如玉

縱身躍入井底是唯一

一帖不受凌辱的處方

 

同心七美

數年後井邊抽長香楸樹七株

旅人探身水面

聆聽你千古嗚咽

泣聲拂過原野

 

嘆肉身早已成灰

歷史早已成塵

側耳諦聽你們誓死控訴

沒有怒吼

卻如鼓擂動撼天

山河巍巍

百世留芳

----------------

山居 >

山風搖擺著長裙
不假邀約入了山大門
敲窗聽雨
打探悵惘的天候何時放晴

林道落葉飄飄
繚繞的雲霧眷顧冬日的山腹
從容地覽經閱讀
古意墨香是亙古知音
端凝相引

一部歷史,溪中頑石
天上的飛鳥與雲霧
虛實都是怡然山水
深邃的眸子
捧飲自如

-------------------------- 

 

傷痕>

 

一聲雷響敲醒了昏睡的天空

宿醉的水滴順著雲朵的紋路一路漂泊

那是原野四重唱

大海甦醒在大雨紛飛的嘆息裡

 

撒滿憂傷的黏濕季節

出航充滿水聲衝撞

左滿舵轉彎彈撥出火焰

暗流迴旋在水平面下

銜不住船翼

 

海的靜謐

海的波濤

海的風華

海的詭譎

船艙顛顛簸簸起伏

海的女兒踮起腳尖

眺望水路

 

啊!原來生命是無法著陸的種籽

從最初記憶的堤岸一路飛翔

無法妥協共生的島嶼水患漫溢

是否將收攏進黝黑海域底層

偏移的磁場擺盪地軌兩端

水紋脈絡揚飛半空

船影如風                

 

----------------------------

【菩提心  清涼行】

 

苦是頑童
虐有情眾生
落葉小徑荒痕難識日出光芒


寂是空
濁泥中一支青荷盛開
凌雲飛越堤岸
應無所住而生其心

滅也虛清
天行健 君子以自強不息
覺大慈大悲乍現還隱
千堆不是雪

道可道 非常道
悟生也如沙塵
拈一朵小花
照性靈之徜遊
無垢能縛萬象
萬象剎那現
剎那證得半缽澄澈
一步步一波波
自十方淹來

 

----------------------

【馴服】

 

野馬的童年

玩泥沙/抓泥鰍/釣青蛙

鐵馬馳騁原野小徑

甩著馬尾

花木不知名

雲月齊天高

迸落摔跤招來同伴訕笑震天響

 

野馬的童年

學猴偷摘芭樂

防空洞躲起貓貓

無邪歲月茉莉香

 

戲水海邊不諳水流陷阱

捲入泫渦的順子忘了跟他娘說再見

大人哭小孩兒慌

瞬間傾圮了童年

誰說時光會老去

故事一說再說

還在空氣中飄蕩

 

 ----------------

 

【樹】

 

風雨洗鍊了骨子

蝕蛀蜷曲發皺的身軀

入土生根

屹立天地一方

啣一片蒼鬱覆蓋水泥叢林

 

光熔化了嚴寒冬日

沒有斷句的深呼吸

往地心再深入一些

風化後

驚聽滂沱大雨及些許

--------------

 

【春旅】

 

春日

單車暢行有風輕吹的鄉間小道

仰首雲飄藍天

野雀鳴囀

正從林蔭深處傳來

 

溫煦的陽光穿越原野

探首宇宙新秩序

迢迢山脈

彎牽旅人行腳

存檔空曠春天曲音

 

幾株狗尾草微笑地打招呼

淤積在胸懷間的泛黃嘈雜

洩了一地倦容

冷春的一趟戶外之旅

清暢呼息

盈盈是生態的多元

思維大快朵頤

踩出縮影千里輕響

咚地一聲

 

----------

<  邊境牧歌 >

 

風吹草低

眼光可以無礙

放牧青翠高原

端凝犛牛一幕幕舐犢圖騰

演繹滿山遍野

 

綿羊成群拉開嗓門

此起彼落咩咩呼叫

映襯著盛夏獵鷹長鳴

吟天嘯地震山林

聲音也有弱肉強食嗎

 

藏族旌幡迎風搖曳

仙樂飄飄,上達天聽

世紀傳承的信仰

如磐石穩穩佇立

 

熱情金陽

遍吻每個來朝子民

讚頌朝聖的滾滾虔誠

雪堡頂,碩馬駐紮

是叱吒峰嶺的山精靈

特立威風,嘶鳴不已

燙熨無數旅人流浪風情

 

啊!以哈達最敬禮

藏蒼天秀野於胸壑

擎杯豪飲,高歌歸去

步步輕盈

 

備註 :  2003年行腳大陸邊境,有機會目睹所謂風吹草低見牛羊,真是十分壯觀,夢中故國山河, 一一來到眼前,見識到什麼是哈達,什麼是旌幡,邊疆民族遊牧生活有著浪跡天涯的生活艱辛,更有瀟灑來去的奔尋。

 

 

 

【小荷簡介】

 

 

 

文學是文字最精緻的呈現,詩詞傳達了創作者對自我、對社會、對歷史

的情懷,彰顯出人性幽微的關照。文字流域駕一葉扁舟,試圖以詩詞詮

 釋生命的喜悅、憂愁,淬練出生活的智慧

 

 

 

生活的搖籃裡,耕耘特教園地逾二十年,是個很喜歡跟孩子玩在一起的

 大姊頭,從孩子身上學習到簡單就是美,學會感恩周遭對我們付出關懷

 的每一個人以及不圓滿是人生重要的學習課程。創作新詩是近幾年的

 事,每天能讀到幾首好詩便覺歡喜異常;至於書寫,平日喜歡盈向暗

 夜裡的清醒,來一場文字腦力激盪,或孵出小段新詩意象、捕捉回憶滄

 桑,或收割思維;靜待陽光升起處,張開羽翼,乘著詩的翅膀,瞭望雲

 影天光,深入無際水田,一探是否好風如水,期盼能為歲月留下美好的

 註腳。

 

台長: 荷塘詩韻 二
人氣(836) | 回應(3)| 推薦 (9)| 收藏 (0)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詩的賞析 |
此分類下一篇:如何讀詩──以詩閱讀人生 ( 簡政珍教授)
此分類上一篇:一篇賞析 ----吉貝弄潮

旅人
小荷詩作
成就非凡
王希成君
佳評可觀

午安安
2020-08-12 13:07:19
版主回應
那是 早年的作品 掌門 43 期 有收錄。我早上翻動 網頁 , 看見了, 順手

分享。謝謝 希成老師 的賞析 。

也謝謝第二本詩集 蒙 旅人 寫序, 也十分感恩。銘記在心。
2020-08-12 14:49:46
(悄悄話)
2020-08-12 20:38:17
川川
詩與詩評都精采

願歲月行處
好風如水,清景無限
2020-08-13 10:57:10
版主回應
舊作 啦。

也很不好意思亮相 一下...不知跟現在寫的 比較一下 有無進步..
2020-08-14 15:35:28
我要回應 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 登入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