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9-28 18:59:50 | 人氣(1,215) | 回應(1) | 上一篇 | 下一篇

她的美麗(7)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她讓村上春樹男扶著她回到公寓。
踏入熟悉的氛圍中時,她有瞬間以為自己就要昏倒了,是腰上那股力量震醒了她。

「謝謝…」她輕輕開口。
「嗯。」村上春樹男扶著她在沙發上坐下,然後轉身到廚房替她倒了杯茶。
他忙碌的身影,讓她感到一陣鼻酸,眼淚,就這麼滑落。
「呃!妳怎麼了?」村上春樹男手忙腳亂的抽出一旁桌上的面紙替她拭淚,「別哭啊!」
「三年了,」她哽咽著開口,「三年來…我沒有掉過一次淚……沒有…」
「嗯。」
「我和他之間…永無止盡的慾望…沒有愛…沒有…」
「嗯。」
「他要…結婚了…我是第三者…背叛者…他要結婚了…我…沒有難過…沒有…」
「嗯。」
「沒有愛…沒有…沒有愛…沒有…沒有……」
村上春樹男輕輕地將她擁入懷中,「嗯。」
「沒有……」
村上春樹男吻住她,將她的脆弱與淚水以狂猛的慾望掩埋。


一直以來,她知道自己有些逃避,不願去面對她和他之間的情感,她一直說服自己,和他之間,只有性沒有愛。
或許,她心裡知道自己是愛著他或是害怕自己愛著他,所以她才要逃,她才要逼自己承認他們沒有愛。
但是他的再次出現,卻讓她透徹的明白了。
原來,她愛著的,只是與他之間契合的性愛,她不愛他!不愛!

彷彿,又看見了那日的藍天與白雲。
在一群吵雜的學生之中,她安靜的孤獨,她其實知道的,她的美麗可以讓她輕易遇見下一個男人。
原來,她是這麼一個可悲的女人。
外表的淡漠,其實只是在呼應著她內心的無謂。
有沒有愛,又有什麼關係呢?反正,她向來追求的,也都不是愛。
和小亞深交,是人生中的一場意外,也是僅有的,她不後悔打破自己的冷淡,但,不會再多了,不會了。


「我不喜歡妳的表情。」
她抬起頭,望進村上春樹男帶著懊惱的眼裡。
她和他之間,又算是什麼呢?
「不准笑!」村上春樹男莫名奇妙的拋出這句話。
「啊?」她哪裡笑了?!
「妳是哪裡人?」
原來是要問這個,她在心裡偷偷揚起一抹笑,單純的、不摻雜諷刺的一抹笑。
「嘉義。」
「怎麼會到台北?」
她揚起眉,他準備要身家調查嗎?!不過,她不介意回答,「到台北念書、工作,最後乾脆買房子定居了。」
「不打算回嘉義?」
她搖搖頭,「沒這個打算。」
「喔。」村上春樹男停頓了下,「我是台北人,在台北出生、唸書、工作。」
「嗯。」
「妳並不想和我在一起。」肯定句。
她沒有開口回應。
「所以妳逃走了。」村上春樹男繼續說著,「我知道,妳很美麗……」
「所以呢?」
村上春樹男坐起身,這一次,沒有抱著她。
「嗯?」她跟著坐起身,不明白他在想什麼。
「我…妳…」村上春樹男胡亂地爬了下頭髮,「好吧!如果妳不喜歡我,可以拒絕我的提議,但不要跑走呀,我追得好累。」
「噗!」
「喂!喂!」
「村上春樹男…」
「啊?!」他打斷她,「妳剛剛也這麼叫我,別跟我說是因為我看村上春樹。」
她的表情讓他知道,他猜對了。
「喔……」他無奈地嘆了口氣,「艾宇翔,今年30歲又三個月大。」
「孟憐,29歲…又六個月大。」這樣的介紹方式讓她覺得自己像隻小狗。
「妳很美麗……」
「所以呢?」
「或許,該跑走的人是我。」村上…不,艾宇翔的語氣輕描淡寫的,但卻讓她感到很沉很沉的落寞。
「我膚淺、可悲,」她抑制不了自內心升起的、對自己的厭惡,「不會愛。」
「所以妳遇到我。」
「啊?!」
眼前這個嚴格說來只見過兩次面的男人,眼底燃燒著的光芒卻讓她心安,一種她以為自己不會擁有的心安。
「我姓艾,不管是愛憐還是憐愛,我們都注定在一起。」

台長: 橘子妞
人氣(1,215) | 回應(1)|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她的美麗 |
此分類下一篇:她的美麗(8)
此分類上一篇:她的美麗(6)

是 (本台目前設定為強制悄悄話)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