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8-27 20:27:41 | 人氣(431)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細讀】蘇東坡〈念奴嬌〉

推薦 1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蘇東坡〈念奴嬌〉赤壁懷古

大江東去,浪淘盡,千古風流人物。
故壘西邊,人道是,三國周郎赤壁。
亂石穿空,驚濤拍岸,捲起千堆雪。
江山如畫,一時多少豪傑。

遙想公瑾當年,小喬初嫁了,雄姿英發。
羽扇綸巾,談笑間,檣櫓灰飛煙滅。
故國神遊,多情應笑我,早生華髮。
人生如夢,一尊還酹江月。




1、蘇東坡再次使用了壯闊的意象開頭:「大江東去/浪淘盡/千古風流人物」,這樣的開頭直接讓人想起了〈水調歌頭〉的開始:「明月幾時有/把酒問青天/不知天上宮闕/今夕是何年」,並且帶領我們回到了更早的李白的詩:「君不見黃河之水天上來/奔流到海不復回」,這當然不屬於宋詞的婉約風格,這是蘇東坡寫的詞,壯闊、豪放。


2、這首詞的主題當然也無關男歡女愛相思離別,而直接題為「赤壁懷古」。那年蘇東坡四十五歲,謫貶黃州,與客遊於湖北黃岡赤鼻磯,面對三國時代的戰場遺跡,撫今追昔,興起滿腔感慨。這樣的主題在詩中常見,但仍然不屬於宋詞。


3、這樣的衝突在詞牌的選擇上便展現了出來,「念奴嬌」指的「念奴」是一位唐朝的歌女,本應該是溫柔婉約的曲調,卻被蘇東坡取來,以豪放的風格,填入了懷古傷今的言志內容。


4、蘇東坡最迷人的美學特徵,以現在的話來說,就是進行一種「跨界」的嘗試。這首詞的上片書寫一連串自然的景象,轉入下片,開始緬懷起歷史人事,聚焦在「周瑜」身上,所謂「雄姿英發、羽扇綸巾」、「檣櫓灰飛湮滅」等等,當然也是非常壯闊豪放的描寫。然而更特別的是,當場景轉入下片的歷史人事描繪時,蘇東坡添加進一股「柔情」,這裡指的是一種「女性化」的意象、語氣,比如「小喬出嫁了」,直接呼喚出三國最有名的女人「小喬」,並且接續以「了」字結尾,又是多麼口語而輕巧的腔調啊。不僅如此,所謂「灰飛湮滅」的戰爭場面,也是在「談笑間」就被輕輕帶過了;最後甚至出現「多情」兩字,一首涉及三國戰爭、懷古傷今主題的詩,怎麼會以「多情」來形容呢?


5、於是我們感覺到,這首詞的下片與上片顯得非常不同,上片是標準的豪放風格,屬於陽剛的男性味道;然而下片,卻在豪放的基礎上,更增添了一股柔情、一種女性化的氣質。這種女性的、柔情的語氣,更幽微地來自於下片開頭「遙想公瑾當年」那「遙想」兩字帶來的悠遠、綿長之感,並且以「公瑾」稱呼周瑜,造成更間接、更親密的感受;繼而便接出了「小喬出嫁了」這整首詞中最多情、溫柔、女性化的句子……。


6、以性別來比喻的話,蘇東坡的美學既非男性、亦非女性,而是「中性」的,這是所謂「跨界」的意思。他慣常喜歡在整體偏向壯闊豪放的風格之中,轉入、添加進另一種抒情溫柔的風格。〈水調歌頭〉在「明月幾時有/把酒問青天」的開頭之後,下片即轉入了「轉朱閣/低綺戶/照無眠」,我們又回到了宋詞的核心場景,一個房間,一個漂亮的房間,裡頭有一位睡不著的人,可能在思念著一位遠方的誰。與上片開頭比較起來,顯得多麼地柔情款款哪。


7、另一首也是耳熟能詳的,寫給亡妻的詞〈江城子〉的開頭:「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千里孤墳,無處話淒涼」,開頭同樣的壯闊豪放,只是並非空間上的展列、而屬於時間上的跨越;然而轉入下片,「夜來幽夢忽還鄉/小軒窗/正梳妝」,再次地,我們又來到了一個房間,只是更加恍惚,如夢似魅,那是蘇東坡的妻子王弗年輕的時候,在一個小小的美麗的窗戶旁邊,化妝梳洗的模樣……。


8、這種中性的、跨界的風格,是蘇東坡文學中最迷人的特質。伴隨著這種女性氣質,蘇東坡也喜歡在詞的下片展現一個「特寫」的場景,比如〈念奴嬌〉在下片特寫「公瑾」(周瑜);〈水調歌頭〉在下片特寫「朱閣」與「綺戶」;〈江城子〉在下片特寫王弗梳妝的「小軒窗」等等,這種從壯闊的景象開頭,轉入一特寫的、小巧的、精緻的視角,且經常伴隨著柔情的訴說,在所有詩人之中,大概只有蘇東坡能把它混合得這麼動人,達至完美的平衡吧。


9、這是〈念奴嬌〉這首「豪放詞」代表作,卻給人一種說不出來的,「多情」感受的原因。從詞牌與主題的混合、壯闊意象與溫柔語氣的混合,男性風格與女性風格的混合,我相信不是這首詞的內容主題,而是這首詞被陳述表現的方式,讓它顯得那麼與眾不同,進而傳頌千古。


10、關於溫柔的語氣,或者我們還得注意一個小細節。從唐詩開始,確立了「單式句」的節奏感,所謂單式句的意思是,句子的結尾一定是三個字,形成五言詩上二下三的節奏感,比如「青山橫北郭/白水繞東城」,結束在「橫北郭」、「繞東城」三個字的節奏感;七言詩則是上四下三的節奏感,比如「故人西辭黃鶴樓/煙花三月下楊州」,結束在「黃鶴樓」、「下楊州」三個字的節奏感。無論五言還是七言,句子的結束方式都是一樣的,都以三字句作為結尾,它形成了一種固定的節奏風格,穩定、莊重。


11、然而宋詞卻發展了一種新的「雙式句」的節奏感,讓一個句子結束在兩個字上,比如「千古風流人物」、「三國周郎赤壁」,結束在「人物」、「赤壁」等兩個字的節奏感上,進而形成了「六字」的句型。與唐詩的「單式句」相較,「雙式句」節奏感顯得更加舒緩、溫柔、纏綿;如果雙式句與單式句節奏感混用,則會形成一種更加多變、活潑、迷離、夢幻的感覺,這也是宋詞唸起來在聽感上比唐詩更加豐富的原因。


12、看看〈念奴嬌〉的節奏運用吧:一開始的「大江東去/浪淘盡」,無疑承襲自唐詩的七言單式句,上四下三;然而接續「千古風流人物」,便是宋詞新發展的六字雙式句了。前句是鏗鏘的、後句則更加舒緩婉轉。再次的,「故壘西邊/人道是」,接續以「三國周郎赤壁」,重複了前面一緊一弛的節奏感。在聲音上,如果單式句是男性較為陽剛,雙式句則偏向女性較為陰柔,〈念奴嬌〉將二者穿插搭配運用,並出現大量的六字雙式句,如「一時多少豪傑」、「遙想公瑾當年」、「檣櫓灰飛湮滅」、「一尊還酹江月」等等,也是這首詞顯得「多情」的原因。





台長: 陳雋弘
人氣(431) | 回應(0)| 推薦 (1)|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男女話題(愛情、男女、交友) | 個人分類: 細讀 |
此分類上一篇:【細讀】李煜〈浪淘沙〉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