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4-30 00:27:55 | 人氣(2,138) | 回應(2) | 上一篇 | 下一篇

電影筆記【美麗時光】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1、而最奇怪的是,為什麼片名要叫美麗時光呢?特別是在范植偉說出這樣的獨白之後:「說實在的,就像這條臭水溝一樣,那麼多的垃圾和一群爛人,我怎麼會覺得不快樂呢?」是阿,整部片(或者說整個生命)就是一條臭水溝,而為什麼片名要叫「美麗時光」呢?

 

2、或許最好的說法來自於楊照在《為了詩》書中所談的〈當時正年輕〉。〈當時正年輕〉裡面引了福樓拜的《情感教育》,並說了最後的那段故事,整個故事平白無奇,甚至有些不堪,但這篇文章卻結束在與《情感教育》一模一樣的句子上:「那是我們一生最快樂的時刻」。(對比范植偉說的:「能夠活著就是一件很快樂的事情,很快樂的事情。」)

 

3、那是我們一生最快樂的時刻。即使生命的當下盡是破漏與遺憾,當我們回望,卻又顯得模糊而不知所措、難以評價。我想起了去年在小吳哥窟裡看到的那一尊尊毀敗的佛像,或者缺手或者斷頭,但每一個遊客走過都對其合手頂禮,虔心祝禱。當時我看著這些缺損的身體,突然有了一些領悟,彷彿整個生命的殘缺與破損,都在這些神像裡了。也許這就是神明要為我們展示的吧——生命充滿了痛苦、破陋、不完整、甚至毫無尊嚴,但「它」就是神。那些手與腳「實斷」而「意連」,在殘破的形象之外,好像還有更真實而完整的什麼,讓我們不捨流連,獻上崇敬與祝福。時間之內的生命缺手缺腳了,時間之外真有什麼會是完整的嗎?

 

4、也許我們從來都不會有答案。但當范植偉說出:「去習慣一些事情也是一種美德」時,我們聆聽到了電影(生命)的意義所在;雖然他接著說:「只不過習慣一大群的垃圾,是需要耐心的」。時光的垃圾,如何(或可以嗎?)成為生命美麗的餽贈——這是這部電影的主題。

 

5、范植偉當然是白色的,我所能給的最好的理由來自於他從頭到尾以客家話為主的娓娓獨白。當然我們更不能忘記他是李小龍,他要「以無限為有限,以無法為有法」。他跟七逃阿傑不一樣,因為他總覺得「自己是個很快樂的人,一個很特別的人,一個不喜歡胡思亂想的人」。比較戲謔的說法是:他是個有「水族箱」的人,因為他姊姊有水族箱,而他和姊姊剛好是雙胞胎。

 

6、七逃阿傑是黑色的,但在加入公司後短暫成為彩色的,因為他踏入了花花世界,卻終究逃不出個性的底色。阿傑著迷於魔術,也許人生就是一場魔術,看似充滿奇蹟但其實都是把戲。片中安排的獨角獸與豬變成鵝的橋段,在在顯示導演的幽默,但在幽默之中又潛藏著無奈與感傷,這些畢竟都是巧合,當魔術被拆穿,什麼也沒有發生。

 

7、范植偉從頭至尾都是白色,我們能說他是有自己的嗎?(他從頭到尾沒有拜神明,最後甚至還打破了「真理道路生命」的日光燈);七逃阿傑作為與范植偉對比的存在,以黑色表現,偶爾顏色不定,因為他身處一個魔術世界,一個看似有神(他們家常常拜神,卻從不虔敬)、實則無明的世界。

 

8、電影中的角色常常在拜拜,但都流於形式,敬神只是為了求得好彩頭,假如無心,似乎都成為諷刺的。與東方宗教相對,整部電影也不斷出現亮著日光燈的小巷,日光燈下的電線桿上寫著基督的訓示:「我是真理、我是生命、我是道路」。但什麼是真理、生命與道路呢?日光燈時滅時亮,也許范植偉開玩笑說著的那句「我才是真理啦」,看似對神明不敬的諷刺,反倒成了對生命最深刻的體悟。電影中兩次鴿子飛散的畫面,也許那裡有著真正的神明,我的意思是:在時間流逝的傷懷中,仍有什麼在我們心中撲翅而起,上帝是如此美麗、上帝亦如此哀愁。阿傑在日光燈下尿尿,范植偉最後更打破了日光燈,那個我們苦苦祈求的神從來未曾在時間之中降臨,在時間之中我們只有撲翅的鴿子,或者說是一個水族箱,給我們鄉愁般的安慰

 

9、水族箱,一個最重要也最噁心的隱喻。湛藍的顏色,發著神秘的光,魚兒自由自在,海裡面有著最單純的東西。當阿傑在日光燈下尿尿,聽聞兩個年輕人跳入骯髒的臭水溝裡,當傻阿基對阿傑說:「那個人很像你,穿著跟你一樣的內衣」時,我們便知道了這兩個年輕人就是范植偉與阿傑。我願說他們在時間之中跳進了臭水溝,卻在時間之外跳進了水族箱。電影最後安排阿傑兩次的遇害,時光真的可以重來嗎?無論如何都是逃無可逃了。范植偉最後與阿傑偕同跳入河裡,並在湛藍的、發著神秘的光的河裡遺忘傷痛,像魚兒自由自在地重新活過。那一刻時間停止了,時間成了一個水族箱,置放在哲哥的走廊深處,也成為姊姊最後的依賴。我們不要忘記,整部電影只有哲哥在廟前的膜拜讓人感動,我們也不要忘記,整部電影只有姊姊、哲哥和范植偉看到了水族箱。但水族箱實在被運用的太濫,所以即使重要、仍然噁心。

 

10、鏡頭大多固定、採取中景,即使移動也緩慢而不炫耀,每一場戲都很安分,我覺得那是「時光」。配合著大量出現僅露出畫面一角的框框構圖(有時是門板、有時是矮牆、有時是葉叢),並且時而出現的無所事事的空鏡頭(我甚至覺得這些空鏡頭是整部電影最好的表現),還有人物一次又一次背對我們消失離去的取鏡(讓人想起張愛玲〈傾城之戀〉那個墨汁大字的隱喻);時光對我們遮掩,也對我們坦露,時光隔著一定的距離,不打擾地,靜靜審視著我們,靜靜地流逝。

 

11、阿傑開槍之後奔逃的一場戲,兩人在天橋,鏡頭右方停止在「機車禁行快車道」的標語上,很有趣味。我認為導演是有意的,因為之前阿傑才說著「我的機車啦」,加上之前安排的「獨角獸」,讓我覺得張作驥應該是個幽默的導演。

 

12、音樂混雜著熱情與憂鬱,實在太好。電影開始時混雜著各種語言腔調說詞,但都不及音樂來的突出,也許整個故事說完,我們都隱藏到了音樂之後。所有講過的話、經歷過的事都細細瑣瑣紛紛雜雜完全不重要了,只剩下熱情與憂鬱的音樂,撥動著美麗時光、時光中我們垃圾一般的心。

 

 

 

 

 

 

 

台長: 陳雋弘
人氣(2,138) | 回應(2)|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心情日記(隨筆、日記、心情手札) | 個人分類: 電影筆記 |
此分類下一篇:電影筆記【駭客任務】
此分類上一篇:電影筆記【送行者:禮儀師的樂章】

coastline
這篇怎麼沒人回應

我要推薦這部片
很好看滴~
2009-05-06 23:08:29
我也覺得蠻好看
特別喜歡裡面完全無事的幾個畫面
2009-05-07 20:27:54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