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9-30 14:36:43| 人氣532|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被自然風物救援的故事──閱讀宇文正詩集《我是最纖巧的容器承載今天的雲》〉

推薦 1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沈眠/寫

讀完《我是最纖巧的容器承載今天的雲》,直覺這是一本雲的故事,裡面描述雲朵的變化不止是氣象天候而已,更是人心的隱喻體,貼合著宇文正自身的意念,往往是人景合一的深刻觀照,如〈在江湖〉:「就把翅膀貼在蒼老的天空裡吧/就穿越那些新鮮的雲吧」、〈鬱金香〉:「杯緣滑落怯生生的/淚水/我是最纖巧的容器/承載今天的雲、〈去雲化後記〉:「他們把雲刪除/以為天空就變得潔淨……我無法訴說關於雲的物理學/那水滴、冰晶的凝聚/陽光散射反射種種波段/灰雲白雲的祕密/以及所有遊子的心意情意主意//雲不來投影/山或湖或/我的心就都荒蕪了」

法國小說家史岱凡.奧德紀(Stéphane Audeguy)的《雲的理論》十分獨特,經由天空的觀測、雲的命名、氣象學等切入人類世界的有限性。我很喜歡他對雲的幾個說法:「雲是無法設想的、無法計量的。我們可以理性推估大氣形成以來,天下從沒有兩朵一模一樣的雲。在這層意思上,雲是人世最完美的映現。」「對許多人來說,雲代表了夢幻、詩意。但我對詩意的看法是,並不是把事物美化就叫做詩意,以現代城市中人的審美眼光來看,雲也許是個純美的意象,但對鄉下人來說,雲會直接影響收成,可能意味著好消息或壞消息。簡單總結就是,我覺得雲的歧異、模糊難明,即代表了人世的歧異、模糊難明。」

便是如此的了,雲的故事,亦即是人世的故事啊。

《我是最纖巧的容器承載今天的雲》不僅有雲,還有萬物自然的書寫,如〈有一天〉:「我也許已經遺忘/從根部上升/失去水失去土失去蜜/失去了誰那侵逼靈魂至深的恐懼/也已經遺忘星光從葉隙灑滿全身曾經/顫慄的幸福/但蝴蝶永遠聽懂風的召喚/它翅膀的形狀將是所有形狀的翅膀」〈請在早晨遇見我〉:「無論如何請在早晨遇見我/請在早晨/每天,每一天/我還擁有一個新鮮的早晨」、〈偈〉:「啊好多心字部/那些碎骨殘肢擦不乾淨/拼不回來//身是黑板樹/心是/心是/心是/霧裡只有淡淡的筆跡……」等,再搭配孫晨哲的風景攝影,頗有王家衛《東邪西毒》透過自然地景的拍攝,實象化人心無窮變幻難能定論的精微。

整本詩集也帶著逝懷傷悲之意,使我聯想英國小說家符傲思(John Fowles)《蝴蝶春夢》教人震撼的描繪:「……只有音樂,月光下美麗的音樂,屬於月亮的音樂,像白銀一樣閃亮晶瑩,如此遙遠,如此高貴。/我們倆在那個房間裡,沒有過去,沒有將來,一切只在那個當下,有種萬物勢必走到盡頭的感覺,音樂、我們自己、月亮、一切的一切。當你感受到事物的內在時,你會發現一切都是悲傷的,永無止境,但那種悲傷是美麗、銀亮的悲傷,像耶穌基督的臉。」

《我是最纖巧的容器承載今天的雲》是屬於雲朵的音樂吧,一切都是悲盡的,但也都是幻美的,而宇文正也被眼前每一閃耀瞬間、花草植物自然風光深深地救援了,以詩的形式,全新甦醒,在她自覺小說、散文創作或要面臨枯竭的時刻。

日本小說家大江健三郎的許多作品都會提到新人的概念,難以簡單定義,他在《給新新人類》如此滿懷深情地寫著:「在這裡我要再一次,把這個單純的字句寫下來,做為對各位呼籲的結語。請各位做一個消滅敵意,達成和解的『新人』。朝著做『新人』的目標方向努力邁進。/除了做『新人』沒有別的辦法。/而且因此,不管多麼困難,首先必須繼續活下去。釘在十字架上,再復活的人,在這兩千年來只有一個人。今後為了新世界的未來,『新人』必須越多越好。」

新人的眼睛必須是純真的,才能消滅舊的敵意,乃至於和解。而宇文正在〈彼狡鹿兮〉寫下「而你的眼神太純真/像從久久的夢裡醒來」,我想,她正是一名願意讓純真重新生長的新人哪。

 

 

 

發表於《中華日報:中華副刊》20200925

 

 

台長: 九十九我魔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