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4-01 09:00:00| 人氣1,376|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重複與連續的張看,為了未來的時光安逸──閱讀魏安邑《到下一個周日》〉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未來,既然是未來,就是沒有到來,至少現在還沒有,它顯然是一種或許具有疏離質地的可能性,但又是一種對往後歲月不得不殷切的認同,否則人又怎能能夠走過度日如年的當代隨意機械隨到處人工性的生活樣態?

  閱讀魏安邑,我很容易想到曾經轟動過的日劇《半澤直樹》,以及林俊頴的《盛夏的事》,這裡面皆有濃厚的上班族人生感知模式,集忿怒悲傷哀戚無力徒勞虛妄不能不適應不能不存活等等為一體的亂雜情事,的確是掙掙扎扎憂憂痛痛地容身下來啊,我總以為他們說的寫的都是生命裡剩下的事──剩下來的,沒有得選擇,因此只能竭力於現實限度內玩弄翻動親愛人生的概念與狀況。

  魏安邑亦然,在《到下一個周日》,他念茲在茲的是上班與下班、工作與假期、職業生涯以及生活空白美好。他有意識地鑽營出入其中,試圖挖掘出一個詩人如何活於職場庸俗活於都市人間卻仍能把握詩意變換、將日常拉拔到神般境地的驚異時刻(及其技能),如〈早晨房間之神〉:「祂說我們還是去上班吧/祂閉著眼/在床上/摸著我的頭/我記得祂的睡衣柔軟/頭髮散落如霧/我閉上眼/虔誠祈禱一切」、〈商業午休〉:「……他閉上了眼睛,某些意念向他走來/是一位纏著潔淨繃帶的神明/繃帶裡,透出了以光織成的語言……他端正坐好/肩膀深處的那塊肉/死死地緊抓著骨頭不放//剩下3分鐘他向公司走去」、〈給我一個temple,我想下班了〉:「我信仰一張無邊無際的桌子/我和水就卡在正中間/它和我說著那些可有可吳的話語/那些終點我全都無法到達/那都不是我的事物/我迷戀而我相信」,於是那些剩下來的時光,就幾乎擁有或等同於神聖。

  米蘭.昆德拉/Milan Kundera很喜歡講事情如果只發生過一次就等同於沒有發生。換句話說,經驗就意指事物必須能夠反覆反覆來以進行處理。魏安邑詩歌也有此類況味,詩集名的到,便直接強調延續感的存在,而如〈人生不如一行波特萊爾〉:「於是他在工廠裡捲著菸/不論晴雨地捲著/每一根手指密密地捲進去/讓世界在這裡變了//從某人縫的口袋拿出某人做的紙盒/拿出某人捲的菸把他抽完/就不可能再重覆一次」、〈死亡〉:「留下一些碎片在座位/其他的也就這樣下班了/也算下班了/……死亡並不可怕/你不害怕/你已在遙遠的彼端/你已在遙遠的彼端/後來我想這樣講給牠聽」、〈如果我傻乎乎地往下看〉:「……這是我的手/這是我所有的點數/我一點也不會留給上帝」、〈菸〉:「……他吸的時候死了一點點/他呼的時候死了一點點/而他決定再走一圈/是打算再死一點點……親愛的壞人我愛你的呼吸/只因這是我所知/最單純透明的愛」,以及〈人的差距〉:「我只好聽了一首沒有盡頭的音樂/然後再聽一遍/然後再聽一遍/像是他曾經的那樣/人生很容易的/沒有了下一個階段/也沒有了上一個階段/我想要休息/但我在空無的房間裡向前走/有些事是很容易的」等,都大量運動律動重複的句型詞語堆疊推進編織浮繪延展開綿綿密密的連續性以穿透龐然細微的生死情勢。

  對了,《到下一個周日》採仿筆記本或日曆形態的印刷規格,塗黑的邊框也隨著詩頁的進展而一步步由濃轉淡,最後幾頁甚而白得不見了框架──蠻有意思的設計,卻不知係出自詩集愈做愈出色的小寫出版,還是魏安邑本人的想法?

  我這樣想著:所謂魏安邑,是為安逸,也是未安逸,他尋求的終究是在時光安逸裡專注凝望的靜好姿態。而下一個周日到來前,魏安邑只能持續張看,深切凝視生活之中發生的凡此種種,如此一來他所謂的「全新的幸福」或能到來吧!

 

 

 


台長: 九十九我魔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