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4-12 09:00:00| 人氣701|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傳奇天下與無神年代》摘讀PART 10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林夢媧:「在更小的時候,林夢媧記得,每個人身上都有一種味道。動物也有,其他的物品也是。林夢媧記得那些氣味組成隱密的訊號對著她的鼻子說話、吟唱。不過那是很久以前的事。十歲她練了破神內法後,林夢媧就再也沒有聞到任何味道。

  氣味對現在的林夢媧來說,就像是一首遙遠得連鄉愁都要喪失的歌曲。

  林夢媧也不太能重返那些氣味的現場。記憶太淡薄,以致於她無由回憶。唯遺憾的是她不能嗅到黑衣少年的氣味,這才是真正可惜的事。她能看見他的臉、他的眼神,她聽見他的呼吸,她觸摸他的肌膚,她甚至偷偷地將碰過其臉部的手指含住嘴裡,以舌頭舔著,想記住他的滋味──但卻沒有任何有關於他的氣味的記憶。要說林夢媧對失去嗅覺,有任何遺憾的話,無庸置疑的就是此事。」

        ──沈《傳奇天下與無神年代》

  林夢媧:「林夢媧的劍,在時間與時間的縫隙中,溶入溶出,神祕無方。

  林夢媧將欲仙劍法施展得猶如某種一去不返的什麼。

  而那個什麼在袁少豻的心中具體地刻下悸動與哀傷。對了,就像是劍光一閃,只有那麼一閃的瞬間,彷如煙火,只燦爛一刻。那是一次性的演繹。不會再有,不會再來。袁少豻從未見過如此優美而逝去得令人難以承受的劍法。

  那幾乎是一種美學,一種劍的本身所展演究極的,華麗與悲傷之美。

        ──沈《傳奇天下與無神年代》

  林夢媧:「林夢媧業已準備好,她違反補天大氣藝運轉規例、不透過經脈固定流轉的路線,而直接把真氣送入雙手。這是極為危險的作法。但林夢媧先前就已經稍微試驗過這種取經破神內法的瞬間緊急提升的作法。她知道危急時這十分有效。當然難以避免有犯險的成分。然那時林夢媧設想的是,一旦身分暴露,即能以之逃之夭夭。誰料得今天她卻用來救一個對她有敵意的聖房人。這著實違反她的生存邏輯。但林夢媧幾乎是下意識的,沒有經過思考的,採取了這樣直覺性的動作。

  我大概在哪裡真的變得軟弱了,尤其是心,那顆被溫暖人性融化成水花的心。

        ──沈《傳奇天下與無神年代》

  鋒驚形:「特別是在進入極樂時,他所感知到的,有關時間的變異。

  時間在那裡,不再是時間。

  應該說,已不再是人所熟知的時間,而是變成另外一種樣子,從速度到質量全然的變異了,而且鋒驚形感覺自己不受到時間的限制,那滋味太過豐饒繁複,無法以語言說得更清楚,或者可以這麼說──

  在那裡,時間就是我,我就是時間。

        ──沈《傳奇天下與無神年代》

  鋒驚形:「但這些失敗還是有一些成效發生。譬如,鋒驚形察覺到年紀愈輕,就愈能適應他灌入的破神勁,但太小經脈根本還未能確實運作,最好的年紀在十二、三歲左右。這個年紀的少男少女,又特別容易產生信仰與崇拜。

  因此,魔衣衛的年齡層便從十五到二十歲之間,修正為十二到十七歲。而報廢的界線也縮減到十八歲。鋒驚形且在魔衣衛散布一種信仰:在人生的最後,在與魔首的親密肉欲,在品嘗過極限的歡狂死去,將會受到祝福,回到始魔的無邊懷抱裡,變成夜空的一顆閃亮星星。年輕人一腔熱血,尚無法理解一條性命的可貴,只要有個超越的名堂給他們,他們就願意為最高的什麼死去。是以鋒驚形的試驗材料,更是不虞匱乏,也是情理中的事──

  青春熱血的少年們,總夢幻著可以被偉大魔首擁抱,並穿過死亡,到天上去。

        ──沈《傳奇天下與無神年代》

  鋒驚形:「『這才像話,』鋒驚形說:『魔門人怎麼能容許平靜呢,魔門人怎麼能有一對死人的眼睛,魔門人就算要死了,也得激烈,凶惡,絕不靜止,不是嗎?為了獎賞妳的眼神,妳說說看,』鋒驚形離開第一現實,問她:『妳要哪一種死法?』」

        ──沈《傳奇天下與無神年代》

 

 


台長: 九十九我魔
人氣(701)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