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5-09 21:00:00 | 人氣(1,491)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目擊武俠,關於《他日相逢》的風流現場〉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大俠女趙晨光自以《浩然劍》奪下溫武首獎、取得武林盟主寶座後,短短幾年間便在【明日武俠】叢書交出一系列作品,包含《浪跡天涯》(卷一)樂游原及本書《他日相逢》 等四本,今年亦會有《浪跡天涯》卷二上市,可說是【明日武俠】最為奮發不斷的發書作家,其綿密延續的筆鋒實力,很教人期待。

  這一回的《他日相逢》係由各種中篇武俠串連續成,故事環繞在悠然公子莫尋歡、風流公子賀蘭雪、飛雪劍葉雲生、沒羽箭越贏、斷劍俠高雅風等,皆是前作已然亮相過的俠客人物──以我自己的閱讀經驗,自然很容易聯想到前輩武俠人古龍、溫瑞安寫過的眾多角色,譬如小李飛刀李尋歡、香帥老臭蟲楚留香、武林公子沈浪乃至於神州奇俠蕭秋水、白衣方振眉等等,不但名字俱是難以遮掩的風流縱橫,連行事都帶著豪華生猛的氣勢。

  不過趙晨光到底是有自己的味道、姿勢,特別是她描述的友情狀態(亦包含本書最末〈如星〉的羽林郎與如星的師徒曖昧),總奇異地鑲嵌著一種豐饒複雜的生死情感,彷若再多一點,就會極極接近愛情──我以為,趙晨光正在小說中提供、記載和呈述她對相濡以沫的個人定義(說句實在話,口水都能交換的這事啊,在當代的情感界定裡除了戀人間能夠持續、甜蜜地這麼做,我還真不知道誰可以),譬如:「什麼是朋友?/朋友無須朝夕相處,即便一載方見一次,然情誼不變;朋友要做的事情,放手讓他去做,相信他,支持他,哪怕在外人看來愚不可及;知交好友,如醇酒,不飲而中人欲醉。」

  由此可見趙晨光對人間好友的高規格期待,那當真是生死相許的,而且比對愛情的要求更高,無須日夜相處,只憑著一股相知之情,就能跨越時間與距離的障礙,完成人彼此相屬的絕對性,當真嚴苛、鋒利至極,一如〈誰許一生悠然〉的葉雲生護送刺殺權相失敗的大俠所留下的子裔李文非逃亡,莫尋歡相挺到底,不但冒險犯難以銀血霸王槍與薛明王和十三殺手拚搏,甚而與修羅王江澄達成從軍協議,只為換得葉雲生與李文飛的平安;又或者在〈十二樓〉,使一把神乎其技斷劍的高雅風遇上亡命的葉三少,不惜與龐大的江南組織十二樓對峙;〈古剎邪影〉則是難兄難弟越贏與莫尋歡的塞外驚險之旅,兩人一路相互扶持,無意間還揭發了藥人之陰謀,及莫尋歡無人知曉的往日;另外〈似是故人來〉有想了卻友人陳碧樹遺願乃千里迢迢送其兵器到深沉雪一地埋葬的馮雪箏與小流星孟凡之間的往來;〈如星〉且有在《清明記》已然分崩離析京華七少的年少時期故事,老大石敬成和老六潘意遇上江湖大魔頭羽林郎之徒陶如星的珍敬之情……

  這些人物之間似有若無的情愫當真迷人,也可見得趙晨光之筆絕,絕在何處,無論是豪情壯志、狂歡當歌,抑或憂傷抑鬱、天寂地寞的模樣,都讓她寫透了,其角色心底的幽微、神祕精巧地烙印在字裡行間。

  在武俠小說裡一直隱而未現的各類禁忌情感,比如男男和師徒之間的情愛,趙晨光尤其能以潑墨寫意般的手法,千回百折地細細描摹,那斷腸驚心處著實不好消受,其隱隱約約的滋味,煞是不凡。

  而我認為趙晨光將君子相交如水的知惜風景擴大到人間種種境遇的作法,還有另一層的意思,亦即人生選擇的路──這般強烈的存在意念,趙晨光透過葉雲生之嘴說出她以為的江湖生存之道:「這世間只有兩種事。一種是當做之事,一種是不當做之事。當做之事,道義相繫,雖九死未敢辭。」既然是當做之事,自然百死無悔的了。此觀點頗能與趙晨光所寫人物的知遇則為其插刀命死相互呼應。換言之,情感(友情)與存在(俠義人間)的關係極其繁複而強大,恐怕亦是她所以為人(江湖人)的靈魂最大值吧!

  如此定論,可在《他日相逢》最使人驚奇的賀蘭雪擊敗血魔傳人的作為見得。面對血魔,先有莫尋歡與他賭三招之約,雖吐血下台,但總算保得峨眉派新掌門無雙之命,後有賀蘭雪再和血魔較量武功,比看誰能夠更快速地散功,欺得血魔之徒自封寒煙寺三十年。乍看輕描淡寫,但其中驚心動魄,賀蘭雪的大器與犧牲,無不歷歷在眼前。趙晨光的敘述本事,和以自廢武功為天下謀大安大福的俠情寫法,在細膩、微小和清淡中,卻有著浩大正氣的感覺,的確不愧是大俠女啊!

 

 

 

  原發佈於【飛一般沉~夢之零界域~】:

  http://mypaper.pchome.com.tw/shensilent

 

台長: 九十九我魔
人氣(1,491)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藝文活動(書評、展覽、舞蹈、表演) | 個人分類: 明日武俠電子報 |
此分類下一篇:〈海底拳擊〉
此分類上一篇:〈停止〉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