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12-19 18:00:04| 人氣4,063|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妻夢狗〉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致駱以軍及其妻,還有當年的V

 

  Ⅰ:哀歌

 

棄在小說裡,不斷寫著妻,妻幾乎是個妖豔夢幻的新物種

幾乎不定居在地球表皮,恍若在深邃的水面底下竄伏的

神秘水母,皙白,透明而自體發光,妻是棄的一首歌,

 

一首在昨日未完成、在未來已鑿造的,突破線性時間限制的

流動、變幻如如的歌,幾乎是一把貫穿天堂與地獄的刀鋒

就插在棄的胸膛,並且堅定地澱積為形象溫柔但凶猛的石之齒,

 

「而妻正在孤獨而含蓄地取悅」,我想像著那些魔幻光景

我經歷著棄和妻的過往,那亦是我和V在山上學院發生的故事

彷彿我和V正複製他們的歷史,彷彿我們是某種實驗,

 

正在重現性所能抵達的狂歡高度,重現他們共同養著的色情密室

他們的鎮魂歌,他們的肉體季節,而那些光度陰慘、宛若黏稠

的夢魘,始終包覆著我,而我深深凹陷於V和男友之間,

 

不可自拔,嫉妒、狂暴而材質堅硬的潮汐,一再襲擊而來

我遂成了一顆向海的巖石,終日被水花拍打、穿蝕,以致於

面目模糊,身體尖稜磨平,而V是一頭走在海上的母鹿,

 

 

  Ⅱ:換妻

 

她是一頭母鹿,在海面行走,腳蹄處水紋浪漫,一圈圈漣漪

猶似年輪,而她低頭咬起,並且啊悉數都吐到了我身上

我便發皺,便長成了一棵蒼蒼年歲的樹,再扛不起一身焚燒的綠,

 

在夜晚,我總是活在無數的假設場景,假設夢見,假設她變成我的

假設我忽然心臟撞出胸坎而死,假設我是搖尾巴等著餵食的狗

不,最後不是假設,我的確是一隻狗,與黑暗的深部完全融合的,

 

一隻寂寞的黑狗,無論如何滑溜、快捷,如何鑽過夢與語言的縫隙

去至V的邊緣,旋轉,磨蹭,都被隨意打發,像是我太老了

已經沒有與她交疊肢體的能力,在極度惶恐的情緒,我發出哀嚎,

 

並且進入換取的程序,在偽造的夢之背景裡,我變為V,正要

施展咒語,將男人留在膣內的器械,絞成俗爛、癱瘓的流行樂啊

而在譬如是「黑的時候,失去了光,其實東西都在那兒,

 

但就是覺得缺了一塊什麼」的當口,色情的藝術躍上魔幻的瞬間

將黑暗剪開,只露出瑰麗的彩色的線頭,在夜晚赤裸以對的

戀人軀體上,隱約地透露身世,透露死神最初最遙遠的一笑,

 

 

  Ⅲ:阿蘭之歌

 

而V和棄的妻亦變形為狗,巨大的雙頭犬,守在我和V的男友

纏結的現場,彷彿在監督進度似的,以閃亮的齒牙和利爪

揮舞,恐嚇我加快奔馳的速度,在情慾的深,前進、暴動,

 

而眼下男人的臉正在剝裂,像是蛋殼碰碎了,充滿細縫

另外一張臉遂吐了出來,那是魔神般華麗龐大的棄啊

而我入駐的所熟識的V的身體則溶解了,更內部的卻是妻,

 

棄名為阿蘭的妻,這是無止盡的夢的套路,而我被超越現實的

森林裡的生物襲擊,被隱喻的水路所包覆,被詞彙的迷霧刷洗至

僅有白花花的骨頭殘餘,並被「那些哀傷逝去的狗群」叼走,

 

聽見低而兇狠的吠唁,忽上忽下,在火焰裡,在鏡子中

我的新女身被牠們拖進地獄,在最盛大的咆嘯,在幽冥的深部

醒來,而前方但丁與維吉爾領行,我悄悄從犬齒裡滑下,

 

以骷髏的形態跟蹤,而黑林在後張揚著,暴戾的風與寒冷的

冰霜追了上來,我撲到兩位詩人的跟前,懇求協助與救援

但丁手裡一翻,一朵天人菊在手,我乃寄寓其中,以花重生,

 

 

  Ⅳ:小花

 

夢便解除了,地獄便解除了,天空與海風便解除了,我已身在

此島,妻與V的來源,她們都來自一個擁有太多歷史的家族

古老,而且譜系繁複,宛如空中的岩層,無限止的堆疊,

 

任憑一個誰都可以跟妻與V相關,我只是不存在的形象

而她們從來沒有夢見狗,狗被長期飼養在棄的夢境底,牠「那種

哀傷,似乎可以延伸到牠瞳孔後方的幽深的記憶」,那隻狗,

 

小花是棄幼時養的一條狗,狗是低微的無尊嚴的,但卻是他用以

包含消逝如煙的事物,用以抒發感傷與溫柔的迷樣暗喻,於是

他任由小花跳入我的胸膛,取代我的芯,成為老時光復活的證據,

 

在此島,在巨大如掌紋交錯的迷宮大宅,附身我體的狗激情

奔跑,躍上跳下,興奮,口沫橫飛,我的肉身被牠擺弄,所有

角落的氣味,牠都要捉拿、整補,或許是企圖還原和棄的回憶吧,

 

而到處都是鬼魂,妻與V幾代前的祖先們,都透明而可親

都伸手來觸碰我失速的心臟,被幾百年的手逆毛撫摸過的小花

驀然化成一顆淚滴,晶亮的,清澈的,彷彿一片菱形的鏡子,

 

 

  Ⅴ:隔壁

 

意象,層出不窮地實踐在我泥做的骨肉,我似乎是某種怪誕

試驗的機器,被賦予小說場域的更新與轉逆的,神聖使命

但這不是一首詩嗎,一首期盼可以鑽進妻與V的此島歲月的詩,

 

妻在那裡,純樸的,被風和陽光寫下容顏,寫下一身的光滑

琉璃,那是棄日後在孤絕抵死的片刻所牢牢握住的黃金之繩啊

那是我在V的吻和肌膚上所體會到的流水與火焰,一半清涼,

 

一半燃燒,在雙重性的敷演裡,我們緊緊相鄰,在鏡子的隔壁

擄獲和救贖同時發生,是V攬鏡獨照,瞥見妻,是我經過棄

強大咒術般的字,目睹我和V的未來史另外一章,抑或相反,

 

「永遠被隔阻在到達她所在位置的中心切點」,棄如此自喟

但這更近似於我和V這對複製品戀人的宿命,不得追及棄與妻

往前的速率,總瞠乎其後地望著他們背影上成群噴湧的星光,

 

拖曳在他們後方,感傷的光線啊,猶如銀幕上投影的戲劇聲光

我和V目瞪口呆地坐在電影院,凝視他們演繹愛欲的極限

和死亡史,而棄以畏怖的魔法,將星空囊括為他和妻的子宮,

 

 

  Ⅵ:夢十夜

 

而夢境重疊、催生,一層一層地壓成一片刀鋒上細密的花紋

停留在我的閱讀,一或者十,或者無限,都是虛無的呼嘯

都會是鋒利的傷痕正要懸浮,而「整座正在逃亡的城市」啊,

 

我牽著V的手,固執地逃跑,心口的鏡子,發出清脆的警訊

以苦澀的愛情持續地膨脹時間,那是我和V共同寫下的小史詩

在空間體,在漂流的語詞宇宙中,在所有人日常的邊境外,

 

我和V的睡覺是一場行動,究竟有什麼地方等待我們抵達

我和V能夠叫喊多大的快樂的聲響,我們會和水擁抱得多深

月光又會溢出我們的眼珠多長呢,數字不確定,符號不確定,

 

但並非漫遊啊,到了清晨,在V的男友接近宿舍,我便墮落成

石像,終究,皮毛底萌生粗大粒子,迅快地發展僵硬、堅固的

血肉,而夢中城市瓦解,而此島的旅程結束,而天亮是判決,

 

有多少個歡喜的夜晚,就有多少個反覆心碎的清晨一刻,棄

被遺失,我被留置,在鏡子的兩邊我們同樣躑躅,而但丁

為貝雅特麗齊寫下的聖潔的場景,於我和棄卻是魔鬼的音樂,

 

 

  Ⅶ:時間之屋

 

鐘聲潮濕了,鳥在時針的縫隙飛著,轉眼投入時間的色彩學

詩是豐饒的顏料,而更多的馬在外圍繞著,跑著,歡狂的

騷動的語詞們,跑吧,「把自己鏤空匿藏在別人的身世裡」,

 

那就像樹的中空處坐著一個暗殺者,暗殺者的裡面躲著一隻狗

狗則是記憶倒數的器材,滴答,滴答,向著黑暗的源頭呀

沒有身世的人呀,卻是無處遁逃,時間一截、一截的折裂了,

 

強壯如棄,足以獵取夢與經驗,為自己和妻整補、縫合夢的環形

劇場,我和V只是匱乏的平凡的,鋼鐵早在童年便已耗損

縱使體內的彩色暴亂,也無濟於事,我和V終歸不得不迎接命運,

 

愛情樂章的最後,在一枚音符的盡頭,V劃下靜止與粉碎的歸宿

但丁向著戀人,如向著一座聖壇,一種宗教,而妻是棄的神祕

法輪,催動了他在字裡養著一批精銳的利齒與鋒刃的恐怖魅力,

 

有一日,我或許醒來,醒在棄的故事底,發現鄰近左右皆是

悲愴灰色的幽靈,我會輕輕愛撫心中的鏡子,以它們照亮

漫漫無絕期的長路吶,而此島,與V在的此島,將是我永恆的燈塔吧。

 

 

註:詩題取自駱以軍小說《妻夢狗》,詩的章節名亦為該書的章節標題。引號內字句皆引自《妻夢狗》內文。另外,本詩以之代稱駱以軍的棄,則源於其詩集《棄的故事》。

台長: 九十九我魔
人氣(4,063)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沈眠《輝煌的零件》 |
此分類下一篇:〈分離〉
此分類上一篇:〈麒麟人計畫〉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