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11-15 16:08:25 | 人氣(1,672)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燃燒的綠樹〉

推薦 1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就算是什麼都看不見吧,眼皮下一些渾濁的色塊仍在湧動

就算是被拋擲到眾數的邊緣以外啊,我的心臟依然激烈搏跳

就算是沒有誰可以擁抱和親吻,肌膚還能被風和日麗的條紋撫摸

 

失眠如同一種道德,在嚴厲的標準程序,被簡化成典型

夜夜以象的形態踩蹬而過,我所有的神經都在鳴叫,細末啊

灰白的顏料啊在胸口震顫,風變得極脆,很容易在耳緣處

跌墜成鋒利的刀片,劃破清醒的字句,而憂鬱的氣味穿過雨聲

而一片烏鴉要降落在詩裡,而語言透過我豢養的夢境說話:

 

在我心中最奧秘的地方,有一棵燃燒的綠樹,巨大而神聖,在文明以外

 

熊熊騰空的翠綠,宣告冷清的年代結束,手指筆直地通往

精神官能症患者的史詩,在最後的篇章,把一尾火焰掐進掌心

熄滅後,一群自由而野性的灰燼,在漫無邊際的黑暗底奔跑

 

跑過荒原啊,天上的星座啊,宇宙啊,抵達深沉的維度,抵達

繼續以一絲餘溫,一點微光,在盲目的齒輪,在彩色崩壞的混沌

為腦建構甜美、恆常的時間軸,為自我再造新的色澤與未來史

 

 

台長: 九十九我魔
人氣(1,672) | 回應(0)| 推薦 (1)|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沈眠《輝煌的零件》 |
此分類下一篇:〈強迫症患者筆記〉
此分類上一篇:〈說謊的神〉(三)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