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人妹親自示範跨出第一步爆!千萬不要找網友P圖汪汪!台北夜市溜狗去~不當「肝」鐵人! 華航...
2008-04-04 20:42:18 人氣(1,333) | 回應(1) | 推薦(0) | 收藏(0) 上一篇 | 下一篇

讀唐詩琵琶行有感

0
收藏
0
推薦

白居易 琵琶行

一、原文:
元和十年,余左遷九江郡司馬。明年秋,送客湓浦口,聞舟中夜彈琵琶者。聽其音錚錚然有京都聲。問其人,本長安倡女,嘗學琵琶于穆、曹二善才,年長色衰,委身為賈人婦。遂命酒使快彈數曲。曲罷憫然。自敘少小時歡樂事;今漂淪憔悴,轉徙于江湖間。余出官二年,恬然自安,感斯人言,是夕始覺有遷謫意。因為長句,歌以贈之。凡六百一十二言,命曰<琵琶行>。

潯陽江頭夜送客,楓葉荻花秋瑟瑟。主人下馬客在船,舉酒欲飲無管弦。醉不成歡慘將別,別時茫茫江浸月。忽聞水上琵琶聲,主人忘歸客不發。尋聲暗問彈者誰?琵琶聲停欲語遲。移船相近邀相見,添酒回燈重開宴。千呼萬喚始出來,猶抱琵琶半遮面。轉軸撥弦三兩聲,未成曲調先有情。弦弦掩抑聲聲思,似訴生平不得志。低眉信手續續彈,說盡心中無限事。輕攏慢撚抺復挑,初為霓裳後六么。大弦嘈嘈如急雨,小弦切切如私語。嘈嘈切切錯雜彈,大珠小珠落玉盤。間關鶯語花底滑,幽咽泉流水下灘。水泉冷澀弦凝絕,凝絕不通聲漸歇。別有幽愁暗恨生,此時無聲勝有聲。銀瓶乍破水漿迸,鐵騎突出刀槍鳴。曲終收撥當心畫,四弦一聲如裂帛。東船西舫悄無言,唯見江心秋月白。沈吟放撥插弦中,整頓衣裳起斂容。自言本是京城女,家在蝦蟆陵下住。十三學得琵琶成,名屬教坊第一部。曲罷常教善才服,妝成每被秋娘妒。五陸年少爭纏頭,一曲紅綃不知數。鈿頭銀篦擊節碎,血色羅裙翻酒汙。今年歡笑復明年,秋月春風等閒度。弟走從軍阿姨死,暮去朝來顏色故。門前冷落車馬稀,老大嫁作商人婦。商人重利輕別離,前月浮梁買茶去。去來江口守空船,繞船月明江水寒。夜深忽夢少年事,夢啼妝淚紅闌杆。我聞琵琶已嘆息,又聞此語重唧唧。同是天涯淪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識。我從去年辭帝京,謫居臥病潯陽城。潯陽地僻無音樂,終歲不聞絲竹聲。位近湓江地低濕,黃蘆苦竹繞宅生。其間旦暮聞何物?杜鵑啼血猿哀鳴。春江花朝秋月夜,往往取酒還獨傾。豈無山歌與村笛?嘔啞嘲哳難為聽。今夜聞君琵琶語,如聽仙樂耳暫明。莫辭更坐彈一由,為君翻作琵琶行。感我此言良久立,卻坐促弦弦轉急。淒淒不似向前聲,滿座重聞皆掩泣。座中泣下誰最多,江州司馬青衫濕。

附錄:琵琶行翻譯
元和十年,我被貶官為九江郡的司馬。第二年秋天,我到湓浦口為朋友送行。夜裡聽到有人在船中彈琵琶,聽那鏗鏘清脆的弦聲,帶有長安京城的韻味。便向那人詢問,才知道原來是長安的歌女,曾經向穆、曹兩位琵琶師學過琵琶。現在年紀大了容貌衰老了,只好委託終身給商人為妻子。於是我命人擺上酒席,請她盡情地彈奏幾支曲子。曲子彈完了,她帶著憂傷的神情敘述年輕時候的歡樂往事。如今卻漂泊淪落,容貌憔悴,輾轉流浪,遷徙各地。我自從被眨出京城也已二年光景了,心境向來是安逸自適的,聽了她的話後,這晚才感受到被貶官遠放的憂傷;因此作了這首詩送給她。共六百一十六個字,命名為:「琵琶行」。
在夜晚的潯陽江岸上,我為即將遠去的朋友送行,秋風吹著楓葉和荻花瑟瑟作響。我們下馬上船餞別時,對舉著酒杯要飲酒,可惜卻沒有音樂助興。我們將要分別,心中悲傷,縱使醉了也不能使我們盡情。就在這行將分別時,只見廣闊的江面上,沉浸著一輪明月。這時忽然聽到水面上傳來琵琶聲,使我忘了辭別,客人也不想啟程。依循著聲音,探問這位彈琵琶的人是誰?琵琶聲停了下來,彈琵琶的人似欲回答,卻又遲疑不作聲。我們將船移近,邀請她和我們見面,我們添上酒菜,燃起燈火,重新安排下酒宴。經過再三催請,她才出來相見,出來時還抱著琵琶半遮著臉她轉動弦軸撥動琴絃,順手試彈了三兩聲,雖然還沒彈出曲調卻已流露出感情。一弦一弦掩藏抑制,音調不暢,托出幽怨的心情,聲聲充滿無限的愁思,好像在傾訴生平的不得意。她低著眉頭,隨手繼續彈下去,說盡了心中無限的心事。左手手指在弦上輕輕叩弦,慢慢揉動,右手順手下撥,或反手回撥,先彈霓裳羽衣曲,再彈綠腰曲。大弦發出的聲音沈重舒長,有如狂暴的急雨,小絃發出的聲音細碎急促,像是在竊竊私語。弦音高低快慢交錯著變換,就如大珠小珠落進了玉盤。有時像黃鶯般婉轉悅耳的鳴聲,輕輕地在花下滑過,有時弦聲低沉微弱,像泉水正嗚咽地從冰下艱澀地流過。然後樂音凝結休止,如泉水結冰一般,由緩慢而斷絕。這時使人覺得另有一種深藏的愁緒和憾恨產生此時的靜默無聲的情境,更勝於有聲。不久弦聲突然彈出,就像銀瓶突然迸裂,水漿四處飛濺一般。又像鐵騎突然衝出,一陣刀槍交鳴的聲音。最後在曲子終了,要收取撥子停止彈奏時,在琵琶的中心奮力一畫琵琶四根弦同時發出清厲的聲音,像撕裂縑帛一樣。這時四周的船隻都靜悄悄的沒有一點聲音,只見江心倒映著一輪皎潔的秋月。她沉思不語的將撥子插在弦縫間,然後整頓衣裳,恭敬嚴肅站了起來。自己就說:「我本是長安女子,家住出產名妓和美酒的蝦蟆陵。十三歲時就學成了琵琶,我的名字還編排在教坊中的第一部。曾經一曲彈完後,讓琵琶師傅佩服,妝扮之後也常被名妓妒忌。京師附近的富貴子弟爭著贈送我財物,以示討好,每當唱罷一曲,不知得到多少彩綢。鑲嵌有金花寶飾的雲紋梳子常因用來打拍子而敲碎,鮮紅色的羅裙常因酒杯翻覆而汙損。年復一年總是那麼歡笑,良辰美景青春歲月就在不留意之間過去了。我弟弟從軍走了,我阿姨也去世了,時光流逝,我的容貌衰老了。門前的來客也冷清了,車馬也稀少了。年華老去,只有嫁作商人的妻子!商人只重財利,從不把別離當一回事,上個月他到浮梁買茶去了。讓我一人來到江口守著這艘空船,圍繞著船外的,只有一輪明月映著一片清冷的江水。夜深時忽然夢見年輕時歡樂的事,禁不住的在夢醒時痛哭,淚水和著胭脂交織縱橫了滿臉。」聽到她彈的琵琶聲,已經夠讓我感傷嘆息了現在聽了這一番話,更是讓我一再嘆息。想到彼此同是流落天涯的人,雖說初次相逢,又何必曾經相識呢?我從去年離開京城,貶官到潯陽城,經常臥病在床上。潯陽地處偏僻,沒有音樂,整年聽不到管弦的演奏。加上住處又靠近湓江,又低又溼,黃蘆、苦竹繞著屋子叢生。在這種環境裡,早晚能聽到什麼呢?衹能聽到杜鵑淒楚啼叫和猿猴哀鳴的聲音。每當春江花開的時節,秋月皎潔的夜晚,我往往拿了酒自飲自酌。難道連個山歌村笛都沒有嗎?只有聲音雜亂刺耳,難以入耳。今夜聽了你琵琶的旋律,好像聽到仙樂一樣,使我耳朵一時清亮起來。請你不要推辭,再坐下來彈一曲,讓我來為你按舊譜重填一首<琵琶行>。她被我這些話感動得站了很久,然後退回原位坐了下來,收緊絲弦,絃聲轉變成為急促,非常淒涼哀傷,不像先前彈奏的曲調,滿座的賓客再聞彈奏,都掩面而泣,座中眼淚流得最多的是誰呢?要屬我這個江川司馬了,所穿的青衫官服都沾溼了呢。
註:譯文部分參考自網路

二、感想:
記得高中時就有讀過白居易的琵琶行,不過那時因為老師要求我們要每天背下她所指定的段落,一方面由於自己的國文造詣本來就不好;另一方面加上自己又不愛背書,所以當時可以說是恨透了白居易的琵琶行。日前在因綠際會下,於一本唐詩選輯中發現了這一首「睽違已久」的詩作,好奇心趨使下,便信手將之撚來一讀,結果令我訝異的是我竟然沒有當初背它的枯燥感,反而百讀不厭,雖然我這麼說是有一點誇張,不過我想大家應該可以感受到我對它的喜愛。在這裡想和大家分享我的感覺,但先聲明我可不是一個國學造詣深厚的讀者,所以即便是對這首詩的詞句、脈絡加以分析,諒也只敢稱之為感想,而不敢稱之賞析。所以若有不一樣的看法,希望不吝於分享。首先我想先把自認為較難讀音作一整理如下:輕攏(音同:壟)慢撚(音同:鯰)抹復挑;初為霓裳後六(音同:露)么(音同:腰);幽咽(音同:夜)泉流水下灘;銀瓶乍破水漿迸(音同:蹦);東船西舫悄(音同:巧)無言;鈿(音同:店)頭銀篦(音同:必)擊節碎;謫(音同:折)居臥病潯陽城;潯陽地僻(音同:譬)無音樂;往往取酒還獨傾(音同:輕);嘔(音同:歐)啞(音同:雅)嘲(音同:朝)哳(音同:札)難為聽。

其次,看完這首詩後,吸引我的地方在於究竟作者是在什麼樣的背景下,寫下這首膾炙人口的詩呢?要知道這個答案,就必須要就作者的生平有所了解才行。白居易(772-846),字樂天,晚居香山,自號香山居士,又曾官太子少傅後人因稱白香山、白傅或白太傅。相傳白居易七個月大時,口中常咿咿呀呀如同吟詩般,同時又可分辨有無二字。三歲時就開始跟父親學連唸詩,五歲起就能寫出許多首詩來了,至九歲時,已經能掌握詩的韻律,且善於對句。十歲生日那天,親朋好友都來祝賀,飯餘,其舅父叫白居易到堂上對句:曹子健七步成詩,白居易稍一思索,便已有了腹稿。但他為了逗引大家,故意默然不語。舅父以為他答不上來,取笑他道:神童神童,今日如蟲。白居易笑著說:我早已對上,只未說而已。眾人大奇,促白居易快說。白居易便說道:白居易一時無對,逗得眾人大笑。而十五、六歲時便隻身赴京闖天下,向當時的花甲名詩人顧況求教。顧況向來甚少提攜後進便調侃他道:「長安百物貴,居不大易。」及至看過白居易詩作【草】:「離離原上草,一歲一枯榮。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遠芳侵古道,晴翠接荒城。又送王孫去,萋萋滿別情。」遂馬上改口道:「有句若此, 居天下有何難!」再來,為方便理解這首詩的背景,往下可以將白居易的生平區分為前、後期:前期為從入仕到貶為江州司馬時,在此一時期,他在二十九歲時,即一舉成進士,三十二歲又以「拔萃」登科,為校書郎,三十五歲複應制舉「才識兼茂明於體用科」以第四等入選,由校書郎為幸至尉,不久入為翰林學士,又做了三年的左拾遺,在仕途上可以說是一帆風順。也因為如此,此時的他充滿了作為一個知識份子應該具有「志在兼濟」的責任意識,是以在此時期,他的詩作以諷諭詩為主,充滿了「為民請命」的濃厚意味,然而也因此得罪了許多權貴。元和十年(815)盜殺宰相武元衡,白居易認為是書籍以來未有的「國辱」首先上書請捕賊,權貴們怒其越職奏事(白居易時為贊善大夫),造謠中傷,遂被貶為江州司馬。江州之貶是他人生一大打擊,也是前、後期的分野所在,可以這麼說,一直到死,這位大詩人的人生觀、詩作有了和前期迥然不同的感覺,這一時期的他不再有前期雄雄的濟世思想,反而轉化成為「獨善其身」的人生觀,在詩作方面,也不再以諷諭詩居多,大量出產的「閒適詩」、「感傷詩」代替了前期的「諷諭詩」。無庸置疑的,「琵琶行」正是感傷詩的代表作。

接下來,想和大家分享的是這首詩中,我最喜歡的部分,即「大弦嘈嘈如急雨,小弦切切如私語。嘈嘈切切錯雜彈,大珠小珠落玉盤。間關鶯語花底滑,幽咽泉流水下灘。水泉冷澀弦凝絕,凝絕不通聲漸歇。別有幽愁暗恨生,此時無聲勝有聲。銀瓶乍破水漿迸,鐵騎突出刀槍鳴。曲終收撥當心畫,四弦一聲如裂帛。」據手中這一本唐詩選輯中載:「詩中描寫音樂片段的手法極其高明,一連串繪聲繪色的妙喻再現了豐富多彩變化萬千的音樂形象,使人如聞其聲,如臨其境,給人藝術欣賞的無限歡愉。」我深有同感,因為如果沒有這一段聲音的描述,這首琵琶行將遜色不少,我認為它使這一首詩充滿「活力」以及「張力」,再者,因為當時並沒有像現在科技那麼發達,作者沒有辦法像現在可以利用錄音或是錄影將當時聲音、影像重現於讀者眼前,然而作者卻藉由詞句的堆疊以及影像的比諭,將他的感覺巧妙的傳達到讀者的心中,更是難得。最後,這首詩寫在西元八一五年,現在是西元二○○八年,可是我不得不承認,它一點也沒有遭受時間的摧殘,反而在這一千多年來,綻放出耀眼光茫,難怪西諺有云:「生命會消逝,藝術永常存(Life is short,art is long)。」另外,由於年代久遠,琵琶女是否真實存在或只是作者筆下的虛構人物,今日或許已經無法考據。就此,我個人傾向認為琵琶女是真實存在的,因為作者既然那麼慎重的寫下時間、地點,可見應該有一定真實性。不過儘管大家有什麼不一樣的解讀,我想由文中琵琶女的描述和作者生平相對照下,絕不會有人否認琵琶女的人生際遇與作者官海遭遇實在相像,這下也就不難理解作者何以說:「同是天涯淪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識。」了。
註:白居易生平參考自網路

後記:白居易的消極畢竟不同於王維的「萬事不關心」。他的兼濟之志並未完全消失,在力所能及而又不觸怒權貴們的情況下還是為人民做了不少好事,如在杭州時的築堤浚井。就此,我覺得他在權貴壓迫下仍不同流合污,是值得我們學習的(尤其是台灣那些政客)。

台長:shibin
人氣(1,333) | 回應(1)|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不分類 | 個人分類: 讀書心得 |
此分類下一篇:秘密讀後感
此分類上一篇:白色巨塔讀後感

0.0
0.0
2009-01-09 19:56:50
我要回應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的英文字(不分大小寫) (ex:ABCD)

(有*為必填)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