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9-28 19:20:27 | 人氣(1,405)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清穿宮廷歷史】《傾國 _卷二:情繫十四》─(17-3)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進屋以後,滿屋子皆是藥味兒。沉璧走至內室,抬眼看去,見多爾袞背對著向壁面側身躺著,看樣子似乎是睡了。

她躡手躡足地趨近,在他床沿坐下,觸目所及正是他燒傷的背脊。那片燒傷雖不大,卻也不小,她見狀忍不住地哭了出來。為免擾醒沉睡中的他,她趕緊以孅手覆住自己的嘴,不教自己哭出聲音來。

哭了沒一會兒,一隻手竟伸過來拉著自己。多爾袞並未轉身,僅以手拉住沉璧的手。

沉璧知他已醒,遂關切地問道:「是沉璧吵醒你了嗎?」

他這才掙扎著略偏過身子、轉過臉來。「我知道,妳一定會想辦法來探我。」

見他傷勢如此嚴重,她心疼得不知如何是好,很想緊緊、緊緊地將他抱在懷裡,卻又怕會弄疼了他,於是只能一股勁兒地哭個不停。

見她哭得如此傷心,他的心就要碎了。他勉強地坐起身來,將她攬進自個兒懷裡。「別擔心,我沒事兒,只是一點小小的燒傷而已。」

「這傷豈只是『小小的』?沉璧很清楚,燒燙傷比一般創傷都還要來得疼。」她自他懷裡抬起臉來,哭道:「你受苦了。」

他笑了,笑得有些虛弱。「打仗所受的傷都不算什麼了,何況是這點兒小傷。

她凝睇著他。分離的這些時日,她心裡不是不苦,卻強抑制住自個兒心裡的疼,徉裝什麼事兒也沒有。分離之後再聚首,竟是他傷重,想方設法才能出宮的她,這會兒又怎可能離得了他?這些日子以來的思念,化成了無數滴落不盡的淚水,見他傷重,她再沒有任何方式能掩飾自己無盡的思念了,於是忍不住深深地吻著他,以此一吻來告訴他,她有多在乎他

吻後,她放開他,他笑看著她,肉體雖為燒傷所苦,心卻是甜蜜蜜的。他貼心溫柔地為她理了理額上的一綹髮絲。「沉璧,可以留下來陪我嘛?」

她點頭,「玉主子讓沉璧以巡視全羊舖為由,出宮三日。這三日,沉璧皆會於你房中陪你。」

他欣喜地抱著她,「真要謝謝玉兒,她總這麼貼心地為妳我著想。」

於是這三天,她皆於他房中,親自餵他三餐,服侍他湯藥,照拂他生活瑣事兒,或為他擦澡更衣。遇有太醫前來會診、府裡的侍妾探望,或府婢送來三餐時,她便藏匿於屏風之後,待人全都走了,她才出來,然後繼續地陪著他。其實她內心仍有所顧忌,雖然於他受傷期間,服侍他是自己所樂意的,但又實在很怕這三日的陪伴,會瓦解自己想離開他的決心。

很快地,三天期限已到,該是她出府回宮的日子了。

是日傍晚,沉璧服侍過多爾袞用完晚膳,將碗碟至於托盤後,便坐至床畔。「多爾袞,今日已是沉璧出宮第三日,現下天色已暗,沉璧該回宮去了。」

多爾袞拉住她的手,依依不捨、明知故問地道:「不能再多留一晚,明兒一早再走嗎?」

她搖頭,「多爾袞,別為難沉璧。你明知是因為你的傷,才會有這三天,你該要知足了。」

聞言,他長長地歎了口氣,心裡有些埋怨她的堅決。「我懂,只是,想要再見到妳,不知得待到何時。」

淡然以對,低下頭去,不再多說。

他緊了緊她的手,「算了,不說了。趁著尚有月色,妳趕緊回汗宮去吧。」

你什麼都別多想,先將傷養好了再說。」

他點頭。

她欲自他手心,緩緩地抽出自己的手。「那,我走了。」

他卻不捨得放開她。

兩人的手緊緊交握,四目相交,卻再無任何言語。

最後,她忍痛驟然地抽離自己的手,蹙眉愁楚地快步離去。

望著她離去的背影,他所餘的僅有無限愴然,再無其他了。

 

回宮後的沉璧,不久便收到多爾袞的來信,雖然她始終未有回信,多爾袞卻彷彿知沉璧會擔心他的傷勢,故仍藉由一封封書信,使她能得知他傷勢復元的進展與狀況,好教她安心。

每得一信,知他有所進展,她心裡總竊竊地為他欣喜,自己所懸著的一顆心,每每亦因收信讀信而能多放下一分一毫。雖然她也很想回信,卻硬生生地忍了下來。

今日奴才又奉多爾袞之命送來一封信,她收信之後急匆匆地拆信展閱,見他豪邁的字跡寫道:

傷勢又見好轉,現下已能自理生活,切勿掛念,將為妳珍重我自己。沉璧,妳亦要為我多加珍重,早晚視天候添衣,三餐加餐飯。

 

讀完信後,她內心很是感動於多爾袞對自己的情意。伏於案前,她支頭想了會兒,便始於信箋上寫下一闕詞。

相思欲寄無從寄,畫個圈兒替。

話在圈兒外,心在圈兒裡。

我密密加圈,你須密密知儂意。

單圈兒是我,雙圈兒是你。

整圈兒是團圓,破圈兒是別離。

還有那訴不盡的相思,把一路圈兒圈到底。

 

寫完以後,她心想道:「多爾袞,你該知道,沉璧是不會回信與你的。但如若真要回信的話,回的便該是這闕詞了。」

她竟開始於信紙上畫了好多個圈兒,有單圈兒,也有雙圈兒;那些大大小小的圈兒,竟將原本信箋上所寫下的那闕詞塗糊,再也分辨不出原本寫的是些什麼,亦如她每日每夜所積累的思念,不能親自同他說出,便什麼也不是了

    ※          ※          ※

多爾袞傷勢好轉以後,便回復昔日例行進宮上朝的日子。為了想見沉璧,他每每上完朝、議完國事後便於她所可能會經過之處待她,欲與之相見。時常一候就是半個或一個時辰,還是等不著能見她一面。

今日,多爾袞上完朝又和平時一樣,在隱晦處裡等見沉璧。好不容易,今兒終於等到了她,他高興上前。

「沉璧……」他開心地喊著她。

聽是他的聲音,一開始她有些驚喜,一抬眼便見他立於自己眼前了,卻反將神色緩下。她走向他,歎了口氣地道:「多爾袞,你……,你何苦於此等沉璧?」

他笑了笑,「每日上完朝,我總會在這兒等妳。有時間就多等會兒,公忙的話就少等會兒。每日這樣等,總能夠見到妳。」

如此見面又有何意義呢?」畢竟還是有些不忍,「何況這樣等沉璧,太浪費時間了,且不一定能夠等到我。」

他搖頭一笑,「沒關係,我不在意那一個時辰的時間,只要能見到妳,等再久也值得。」

 

 

 

如果喜歡這故事,請留言回應讓我知道喔。

本文每週一、三、五連載,同步連載於/

1.        UDN部落格:http://blog.udn.com/selenashyu/article?f_ART_CATE=564571

2.        PC Home 部落格:http://mypaper.pchome.com.tw/selenashyu/category/22

3.        POPO 文創網:http://www.popo.tw/books/39796



本文已同步發佈到「文創空間」

台長: 徐磊瑄

我要回應 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 登入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