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8-29 18:42:30 | 人氣(941)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清穿宮廷歷史】《傾國 _卷二:情繫十四》─(17-2)

推薦 2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皇太極與哲哲、舒妃及玉兒正在哲哲的宮裡頭喝茶,一旁還燃有檀香寧神。皇太極邊喝茶,邊聞著檀香味兒,加之侍立於身側的宮婢手搖緙絲牙柄刻八仙緙絲花鳥牙柄刻八仙緙絲花鳥牙柄刻八仙團扇為他搧風,逐漸有些昏昏欲睡之感。緙絲花鳥牙柄刻八仙

舒妃正同哲哲說話,「還是大妃娘娘這兒的茶好喝,以後時不時就來您這坐坐,順便叨盞茶喝。」

「那好啊,本宮平日裡沒事兒,妹妹若願意過來坐坐,陪著本宮說話,本宮當然要以好茶相待了。」

舒妃點頭,再抬眼時見皇太極有些瞇眼恍神的樣子,笑道:「大汗該不會是乏了吧?既如此,就在大妃娘娘宮裡頭歇歇,臣妾也該回去了。」

一旁抱著雅圖公主的玉兒,亦隨舒妃一同起身。

皇太極笑道:「還好,只是用過晚膳後坐在這兒喝茶,又聞了檀香,整個人鬆懈沉靜下來,便有些昏昏欲睡。」他看向玉兒,「玉兒,讓本汗抱抱雅圖吧,逗弄孩子興許精神就會好多了。」

「是。」玉兒嫣然婉笑,將嬰孩抱至皇太極眼前。「雅圖乖,妳汗父這就要抱抱妳囉。」

皇太極接過孩子,珍愛憐疼地看著她,摸摸她的小臉,復又看向玉兒。

玉兒甜甜地笑著,笑裡盡是為人母的驕傲與喜悅。

這會兒突有個內監慌慌張張地走來,跪於皇太極眼前。「稟大汗,大事兒不好了。」

皇太極抬眼,肅顏地問道:「何事如此慌張?」

「十四貝勒府那邊傳來消息,說今兒傍晚時分,府邸裡走水了,火勢洶洶一發不可收拾,多爾袞貝勒為救嫡福晉不慎遭致火吻,身負重傷。」

皇太極、哲哲、舒妃及玉兒聞言,皆驚愕不已。

舒妃自椅子上站起來,意亂心慌地急問道:「可知嫡福晉如何?」

「目前僅知貝勒爺身受重傷,其他人應沒有什麼大礙。」

舒妃的淚水啪答地滴了下來,急跪於皇太極跟前。「大汗,懇求您能恩准臣妾親至十四貝勒府邸,臣妾想去看看小玉兒……

「愛妃,先別著急。本汗這就著人去問清楚一切狀況,待回稟正確消息以後再說吧。」

舒妃垂首,嚶嚶地哭了起來。

哲哲上前,忙扶起她來。「妹妹先別急,應該不會有什麼事兒。啊。」

舒妃邊拭淚邊點頭。

玉兒一聽多爾袞身負重傷,急得不得了,可礙於自己的身份,也不好多問。便道:「大汗,不妨多請幾位太醫至十四貝勒府邸瞧瞧吧。」

皇太極點頭,遂遣內監道:「讓太醫院裡幾名好手皆去十四貝勒府邸會診,吩咐下去,不論多爾袞傷勢如何,一律要以最好的藥物做治療,並隨時向本汗回報他的傷勢。」

「是。」內監領命,行了一禮之後退出去。

 

深夜,屋外闃黑靜謐,只一彎月兒高掛星空,給了大地些微光亮。

宮室內的玉兒,慈愛地搖著雅圖,待她睡著了以後,便將搖籃上的紗帳放下。她款款地行至床榻旁拾掇雅圖的小衣小褲,見沉璧入內,便停下手中的動作。

她起身走至沉璧身邊,拉住沉璧的手。「有件事兒,想同妳說。」

「主子,什麼事兒?」

玉兒拉她於床沿坐下,「跟妳說這件事兒之前,希望妳能有點兒心理準備。」

見玉兒如此嚴肅認真,沉璧一顆心竟突突地跳著,好似就要窒息一般。她睜著雙水靈溜溜的大眼睛,正等著玉兒接下來所欲說的話。

「今兒晚上在大妃娘娘宮裡與大汗及大妃娘娘喝茶說話,忽有宮人來報,說……,」她支吾著看了沉璧一眼,復又說道:「說是十四貝勒府邸走水了,多爾袞……身負重傷,但妳別擔心,他並無性命之虞。」

沉璧聞言整個人傻住,一時之間竟不知如何反應,像根木頭一樣地杵著不動。

玉兒心知這消息於她而言可謂重擊,遂緊了緊她的手,安慰地對她說道:「大汗已著人去問明府邸走水的來龍去脈,據內監回報似是小玉兒意圖引火自焚,才讓屋子燒起來的。多爾袞偕奴才衝進火海,救下小玉兒,背部卻不慎為屋脊所掉下的殘柱燒傷,傷勢不輕。」

聞言,沉璧什麼也沒說,情緒似有些崩潰,嚶嚶不停地啜泣著。

玉兒見她如此擔憂傷心,遂將她攬進自個兒懷裡,不停地拍她的背脊安慰她。

許久,沉璧終於止住淚水,這才向玉兒央求地道:「主子,求您准許沉璧出宮去探視多爾袞可好?」

玉兒點頭,瞭然地回道:「妳和他畢竟是夫妻,擔心在所難免。好吧,就以巡視全羊舖為由,准妳明日出宮三日。」

沉璧擦乾淚水,「多謝主子。」

「三日之後,不論多爾袞傷勢為何,妳都必須回宮,否則大汗是會起疑的。可知道了?」

「是,沉璧知道。」

 

◆   

府邸大廳站著一名女子,雖身著宮裝,背立於廳堂,然是時她身側綺窗拂來縷縷翦翦風,衣袖因風微盪,倩影清麗,愛淑入廳以後不必細看,一眼就能認出是沉璧。

她上前,溫柔地喚道:「沉璧……」

沉璧回眸,見是愛淑,急忙上前挽住她的手。「愛淑……」千言萬語,竟不知該從何問說起才好。

愛淑瞭然地婉笑道:「府裡走水這麼大的事兒,我知一定會傳至汗宮,妳必會知曉。所以當通傳的奴才說有宮裡來的宮婢時,我便知那一定是妳。可若是妳來,奴才們應該皆識得妳才是呀。」

「沉璧方才是先請另一名宮婢為我扣門請府裡的奴才通傳,所以他們才會以為是一般宮婢。這麼做的原因,是特意要瞞著小玉福晉的,最主要是擔心沉璧的出現會剌激到她。」

愛淑心下明瞭,點頭。復又問道:「我想妳現下一定很急著想探貝勒爺吧?」

沉璧點頭,怯懦地問道:「貝勒爺傷勢如何,還好嗎?」

「雖無性命之虞,然他背上那一片遭致火吻的燒傷著實讓他受苦。」

「沉璧能去見他嗎?」

愛淑點頭,「當然,相信貝勒爺一定也很希望見到妳,妳能來,我想貝勒爺的傷勢一定能好得更快些。」

    ※          ※          ※

沉璧披上披風,帶上帽子,遮住了自己的半個臉孔,低調地由愛淑領她至多爾袞房前。來到房門口,愛淑轉身對沉璧說道:「妳進去吧,我就不陪妳了。我想,貝勒爺一定希望只有你倆人單獨相處。」

沉璧向她福了一回地道:「沉璧謝謝妳了。」

愛淑笑了笑,四下裡張望一下,便催道:「妳我何需如此客氣?快進去吧,免得被人給瞧見了。」

沉璧點頭,便進多爾袞的屋裡去。

 

 

 

如果喜歡這故事,請留言回應讓我知道喔。

本文每週一、三、五連載,同步連載於/

1.        UDN部落格:http://blog.udn.com/selenashyu/article?f_ART_CATE=564571

2.        PC Home 部落格:http://mypaper.pchome.com.tw/selenashyu/category/22

3.        POPO 文創網:http://www.popo.tw/books/39796



本文已同步發佈到「文創空間」

台長: 徐磊瑄

我要回應 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 登入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