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8-05 22:24:53 | 人氣(1,124)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清穿宮廷歷史】《傾國 _卷二:情繫十四》─(16-15)

推薦 1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他為她拭了淚水,自己的淚卻滿溢了出來。

她見了,心裡一陣酸,不捨地亦為他拭淚。

他卻緊緊地抓著她手腕,實不忍放開。

她淚眼婆娑,汪汪淚流地凝睇他最後一眼,遂忍著揪心剌痛,自他手心抽離自己的手,再不敢回眸地跑著離開。

見她離去的背影,他眼底掉下一串淚來。她的身影愈來愈小,最後成為一個小小的點,然後消失不見。他喃語地道:「沉璧,妳等著,大汗有天會老、會死,屆時我便是大金國的大汗。甚至有朝一日我定要妳成為我多爾袞的皇后,同享榮華,永不分離。妳記著,現下短暫的分離是為了將來長久的相聚。」

 

【註】初清貴族女子所梳的兩把頭,原是沒有燕尾的。為了故事效果,便於本情節內增添多爾袞為沉璧梳了「離愁髻」此一小橋段,多梳了燕尾以示他用情至深而為她別出心裁,梳了個特殊髮髻,髮型上增添變化。

 

沉璧離開沉月璧居以後,多爾袞著人再稍稍地整理一番,他希望沉月璧居能時時維持沉璧住在這兒的時候那樣整齊清潔,一桌一椅、一景一物、一磚一瓦,他都不讓人有任何的變動挪移。

被多爾袞罰了二十板子的彤雀傷癒之後,被派至沉月璧居打掃。她收拾膳房的時候,忽見牆旮旯兒裡有包不要欲扔的東西,裡頭似有股嗆鼻的藥味兒,她好奇地打開一看,見裡頭竟是些煎藥所餘下的藥渣子。

「奇怪,璧福晉人不舒服嗎,喝這什麼藥啊?見她平時活蹦亂跳的,該不可能會生病的呀。」她個被打不怕的奴婢好奇過了頭,欲探人隱私,便將那藥渣子給收起來,打算拿去問問大夫。

 

 

如果喜歡這故事,請留言回應讓我知道喔。

本文每週一、三、五連載,同步連載於/

1.        UDN部落格:http://blog.udn.com/selenashyu/article?f_ART_CATE=564571

2.        PC Home 部落格:http://mypaper.pchome.com.tw/selenashyu/category/22

3.        POPO 文創網:http://www.popo.tw/books/39796



本文已同步發佈到「文創空間」

台長: 徐磊瑄

我要回應 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 登入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