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7-23 00:58:00 | 人氣(956)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清穿宮廷歷史】《傾國 _卷二:情繫十四》─(16-14)

推薦 1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最後,她意圖賭賭運氣,想著去汗宮附近那條河的畫舫裡頭瞧瞧,那兒是他為她過生辰的地方,許是會在那兒也未可知。

策馬至汗宮附近那河流處,果真見有一匹駿馬停於河畔,一旁泊有多爾袞的畫舫,想必他應是在裡邊兒。

她下馬,將馬停好,躡手躡足地趨近畫舫,然後小心翼翼地上前,跳進畫舫裡。「多爾袞……」掀開簾子,見他正躲於一片漆黑舫艙當中。

多爾袞不理她,只是自個兒靜靜地待著。

她坐了下來,將小桌上的燭火點燃,豈料燭火一亮,竟見他滿下巴皆是未刮的鬍渣,一臉神情憔悴模樣,看了直教人心下不忍。

熒熒燭光,讓他看清楚她的臉。見是她來,他緊緊地擁著她。「沉璧,妳來了,妳終於來了。只有妳能找得到我,只有妳……」說罷,他吻著她的唇,不願放開。

心裡知他深情,卻非辜負不可,一時心酸滿溢心頭,禁不住一串剔透晶瑩的淚珠便自她眼底汨汨地流下,她邊流眼淚邊心痛地回應著他的吻。

稍後,他放開她,笑道:「妳是不是願意留在沉月璧居了?」

她凝視著他,囁嚅,不過並未說話。

見她如此,他知她的決心未改,遂一把將她推開,逕自生起氣來。

「多爾袞,」她勸他,「兩情若是長久時,又豈在朝朝暮暮?即使沉璧回玉主子身邊服侍,沉璧仍是你妻,一輩子也不會有所改變。相愛,能相守顧然好;若不能相守,那便將情份留在心底吧。」

「好、好,」他大吼,「妳要走,我留不住妳,就算留住妳,也留不住妳的心。咱們都輸了,輸給了小玉兒。原來再好再緊密的感情,也抵不過一個毒婦有心地撥弄。妳走,妳走吧。」

「對不起,」她哽咽地道:「沉璧自知讓你失望了。臨走前,沉璧尊重你是夫君,不想不告而別,故特來見你一面。沉璧離開貝勒府回汗宮以後,還望你能多多保重自己。」她沉吟了會兒,又說道:「愛淑與東莪還在府邸裡等你,別忘了,除沉璧以外,你肩上還有其他責任與義務。」說完,她便愴然地離開。

見她離去,他已然瞭解她回汗宮堅不可摧的決心,一顆心已碎成了千萬片。

 

臨窗的椅榻前,玉兒歎息地看著眼前的沉璧。

沉璧低頭,向玉兒乞求地道:「主子,求您讓沉璧回宮裡繼續服侍您吧,沉璧是再無法繼續待在十四貝勒府裡了。」

「沉璧,」玉兒看著她,試圖說服地道:「我知小玉兒自殘一事,讓妳心下十分難受,可難道真非要離開多爾袞身邊回到宮裡來嗎?妳應很清楚若妳離開,多爾袞心裡會有多難過。」

「沉璧一日不離,小玉福晉便會一日以性命作要脅;可一旦沉璧離開,多爾袞又會因此而傷心難過。主子,如果是您,您要作何選擇?」

「我……」玉兒至此,是瞭解沉璧的為難了。「是,這確實很難以抉擇。可是,妳和多爾袞好不容易才能夠在一此,如今卻……」

「主子的心和沉璧一樣,都希望多爾袞能幸福快樂,可眼下……,怕是只能兩害相權取其輕了。」

「那妳,可是想清楚了?」

「是,沉璧已經想清楚了。雖不能與多爾袞朝朝暮暮,但在汗宮裡,亦能時時見到他,如此便已足夠。」

玉兒點頭,「好吧,既然妳已決定,那我便尋個由頭稟明大汗,將妳給遣調回我身邊就是。」

沉璧起身,向她福了一福地道:「沉璧謝過玉主子成全。」

「談何成全,倒是妳苦了,我心下難受。」

 

夜裡,聲囂俱歇,萬籟俱寂,街道上雖漾浮著一望無盡的闃黑,卻因絲絲月華傾注而顯得有些墨溶溶的。偶有一兩聲貓叫狗吠,或者打更的聲音,過了之後便復又安靜下來,了無痕跡。原來,所見、所聞、所感受的,皆不過雲煙一般地瞬時即過,過了便再無法留下,世事世情皆乃一場空。

不論這世上有多少悲歡離合的事情發生,日夜更迭仍持續不盡,絲毫不會為任何人而停駐,再怎麼不願意,該離別的黎明時分總還是要到來。

沉月璧居內的寢室裡,多爾袞擁著背對著他的沉璧,一同就寢;這一夜,是他倆同榻而眠的最後一夜,天亮以後,沉璧就要回至汗宮玉兒的身邊去了。

床榻上,多爾袞擁著沉璧,心痛地喊道:「沉璧……,妳睡了嗎?」

「還沒。」她回話,聲音盡可能地平靜。

「還沒睡的話,那咱倆說說話可好?」

她微微地頷首,「好。」

「妳回宮以後,咱們要見上一面便不容易了。」

「總還是能見的。」

「那要多久才能見上一面,是一天、兩天、三天,還是五天?」

「咱雖不在一塊兒,但知彼此一切安好,不也是件令人安慰的事情嗎。」

「那妳,給我寫信可好?我在宮裡安插個奴才,專為咱倆送信。」

她實在忍不住了,遂掉下一串難捨的淚珠來,卻還是得抑制著心疼,平靜地說道:「那,沉璧信裡給你寫詩吧,這陣子你讀了些漢詩,應該多少能懂。」

「妳寫什麼都好,只要能時常得妳隻字片語,對我而言已是天大慰藉。」

「好。」她低喃地回應。

天亮之後,兩人早起,多爾袞偕沉璧坐於妝鏡前,仔仔細細地為她梳頭。這一回為她梳完了頭,下一回再有機會能為她梳頭會是何時呢?他不知道。

一束髮絲又一束髮絲慢慢地篦著梳著,梳完以後他一個步驟一個步驟地為她扎髮綰髻,最後再為她簪上兩朵花兒,以及珠玉簪釵等髮飾。

「沉璧,這是暫時我為妳所梳的最後一次頭了,妳記得,它叫作『離愁髻』。」那離愁髻,他是用了心梳的,於後腦勺留了一似燕尾的小髻,較之原先光梳於頭頂的兩把頭髮髻,更添嫵媚變化。

她就著銅鏡凝視著鏡裡的他,這當下,她再也忍不住地落淚哭了。梳完頭後,沉璧更回宮裝,與多爾袞兩人一前一後地來到小別院的大門口,她紅著眼圈兒,依依不捨。

她目如深池,蓄滿清澈淚水,似剔透瑩亮的水珠,陽光照耀下愈發顯得璀燦如鑽,閃閃而楚楚動人,卻也令人覺得既憐惜又心疼。眼睛眨巴一瞬間,又逼出一串晶珠。

 

如果喜歡這故事,請留言回應讓我知道喔。

本文每週一、三、五連載,同步連載於/

1.        UDN部落格:http://blog.udn.com/selenashyu/article?f_ART_CATE=564571

2.        PC Home 部落格:http://mypaper.pchome.com.tw/selenashyu/category/22

3.        POPO 文創網:http://www.popo.tw/books/39796



本文已同步發佈到「文創空間」

台長: 徐磊瑄

我要回應 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 登入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