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8-14 22:06:12 | 人氣(642)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清穿宮廷歷史】《傾國 _卷二:情繫十四》─(15-9)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她拉住他的手,開解地說道:「多爾袞,你真是聰明一世,糊塗一時。也難怪,男人遇上了這種事兒,情緒一時激動,泰半是如此反應。」

「妳這話是何意思?」

「你靜下心來仔細想想,難道不覺得這事兒有所蹊蹺嗎?」

聽她如是說,他往細裡想,不住地點頭。「妳說得沒錯,我乃堂堂貝勒爺,與他結親,於政治上有益,他會選擇將女兒嫁與我,定是經過了一番思量,而非倉促決定。既如此,他毋需出爾反爾地耍我,於他而言,並無任何好處。」

「沒錯。且你想想,既然鈕祐祿大人甘心情願,意欲將蘭若小姐嫁與你為側福晉,怎可能還允她與別的男子暗結珠胎呢?如此豈非太不合情理了嗎?」

他歎了口氣,「沉璧,真多虧妳提醒我。」

「你是氣糊塗了,所以事情沒往細裡想。」她沉吟了會兒,便道:「不如這樣吧,這事兒不妨就交由我去調查。畢竟我是女子,和蘭若小姐聊這事兒也較為方便,咱們總得聽聽她本人的說法,再作定奪。」

「也好,」他點頭地道:「這事兒便麻煩妳去查了。」

「那你靜心等候我的消息便是。」

 

◆◇◆◇◆

翌日,沉璧刻意換上昔日於汗宮服侍時所著的宮裝,驅馬車來到鈕祐祿大人的府邸。至府邸以後,她請守門奴僕向蘭若通報求見,得允許以後便由奴僕直接領至蘭若的閨房前。

來到房門口,奴僕叩了兩下門,向房內的蘭若稟道:「小姐,宮裡的沉璧姑娘已經來了。」

房裡傳來蘭若細柔卻無力的聲音,「請沉璧姑娘直接進房即可。」

「是。」奴僕轉向沉璧,有禮地說道:「沉璧姑娘,您請入內。」

「謝謝,有勞了。」

「不客氣。」奴僕說完,便退了出去。

沉璧逕自開門入內,見房裡一切與尋常閨閣小姐所該有的陳置無差,只是蘭若竟癱躺於床榻上,一副懶慵慵而倦怠模樣,且臉色略顯蒼白,真真是一點兒精神與血色也無。

沉璧上前,對蘭若福了一回,請安道:「沉璧給蘭若小姐請安。」

她伸出細瘦孅手一抬,說道:「姑娘請坐。」

「多小姐。」沉璧於床榻旁的一張椅子上坐下。

「咱們素昧平生、毫無交集,沉璧姑娘何以會至寒舍見蘭若呢?」

沉璧笑了笑,如實地說道:「其實,我是代多爾袞貝勒來見妳的。」

「多爾袞貝勒?」聞言,她心下有些詫異。

「是啊,先前貝勒爺小姐有了婚約,可後來鈕祐祿大人卻以小姐有孕此一理由,拒絕了與貝勒爺結親之事。蘭若小姐,我是代貝勒爺前來瞭解,妳有孕之事,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兒?」

聞言,蘭若非但未語,竟還傷心地哭了起來。她嚶嚶地哭泣,淚眼婆娑,顆顆淚珠似連成一串剔透晶瑩的珠鍊般掛在臉龐,整個人哭到幾乎就快厥過去。

沉璧見狀很是擔心,遂上前,坐於床畔,安撫蘭若的情緒。「蘭若小姐,妳別傷心,若有什麼委屈或苦衷,不妨說出來,如能幫得上忙的,我一定幫忙。」

蘭若好不容易才收住淚水,深吸口氣又一聲長歎道:「蘭若確已有了身子,此生無緣與多爾袞貝勒成親,結為夫婦。」

「有了身子?那……,請恕沉璧冒昧直問,妳腹中骨肉究竟是誰的呢?」

「蘭若原以為是多爾袞貝勒的,可阿瑪卻說不可能,貝勒爺不可能於婚前對蘭若做出此等禽獸之事,所以孩子的阿瑪肯定另有其人。可我……,我根本不知道除了貝勒爺以外,還能有誰?」

沉璧聞言簡直一頭霧水,她耐著性子柔聲地問道:「可否將事情的來龍去脈再說得更清楚明白些呢?妳與多爾袞貝勒,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兒?」

蘭若的目光穿越綺窗,視線落於窗外。她歎息愁愴地道:「兩個月前,阿瑪與貝勒爺談妥婚事兒,貝勒府邸便開始籌辦婚禮。早聞貝勒爺器宇軒昂,既足智多謀且亦驍勇善戰,為咱大金立下功勛,被大汗封為『墨爾根代青』,所以蘭若雖未曾有幸得見,對他卻早已傾心,能嫁與心儀之人,心裡自當歡喜。」

沉璧點頭,「後來呢?」

「婚事談妥以後,某日,一名少年郎突然出現在咱府邸後花園,他自稱是多爾袞貝勒,與我一番烹茗撫琴、賞月談心,如此幾次過後,蘭若對貝勒爺即更加傾心動情,後來那少年郎便趁花前月下,蘭若意亂情迷之際,向蘭若……」她有點兒赧然,羞紅了臉。

沉璧深怕她不願再說下去,便鼓勵地對她道:「別害怕,蘭若小姐,我今兒是來幫妳忙的,所以絕不可能會將咱的對話給傳出去,請妳相信我。」

她點頭,復又續道:「那少年郎便向蘭若……求歡,蘭若心想,婚約既定,都將是貝勒爺的人了,於婚禮前後行周公之禮亦無多大差別,便一時心輭允了他,與他嬿好溫存。」

聽聞至此,沉璧心下已然十分確定這人根本不是多爾袞。這段日子以來,多爾袞大多與自己在一起。她沉吟了會兒,又問道:「那少年郎時常至府邸見妳嗎?他是如何進府邸的,此事皆無任何人知曉?」

「是,一個多月以來,他隔三差五地就來一趟,蘭若不知他是如何進府的,我猜約莫是翻牆進來。他每回來,皆急著與蘭若……,」她有些羞於啟齒,「正因如此,故我無暇多問。

沉璧接口問道:「他急與妳嬿好溫存是嗎?」

蘭若難為情地點了下頭。她接著又道:「如此一個月後,蘭若便發現自個兒的月信停滯,顯是有了身子。蘭若有點兒心慌,同時身體亦有了些懶怠、胃口不好等變化,所以就被阿瑪與額娘發現。阿瑪知情以後十分震驚、憤怒,問蘭若腹中骨肉究竟是誰的,蘭若說是多爾袞貝勒的,阿瑪卻說,不可能。」

「何以鈕祐祿大人會說,不可能是多爾袞貝勒的孩子?」

「因為阿瑪說,貝勒爺與蘭若的婚事兒已然說定,且成親在即,貝勒爺為人端正,絕不可能亦毋需於婚前做出此等禽獸之事。」

「所以鈕祐祿大人在知情小姐有了身子以後,就迫不得已向貝勒爺提及此事,同時說要退婚。是嗎?」

「是。」

 

 

 

如果喜歡這故事,請留言回應讓我知道喔。

本文每週一、三、五連載,同步連載於/

1.        UDN部落格:http://blog.udn.com/selenashyu/article?f_ART_CATE=564571

2.        PC Home 部落格:http://mypaper.pchome.com.tw/selenashyu/category/22

3.        POPO 文創網:http://www.popo.tw/books/39796



本文已同步發佈到「文創空間」

台長: 徐磊瑄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