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1-06 16:28:21 | 人氣(554)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清穿宮廷歷史】《傾國_卷二:情繫十四》─(12-12)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隨秋獵出宮的內監宮婢本就不多,又要侍候各主子及大臣,又得做些雜務,人手不足,所以照顧主子的事情由我來做就行,你們先下去休息好了。」

「那,辛苦妳了。」

沉璧搖頭笑了笑,宮婢即刻退了出去。

多爾袞見沉璧正要餵玉兒湯藥,便忙將玉兒扶起,讓她靠在自己身上。

沉璧便專注,一小口一小口慢慢地餵著她。

是時皇太極入內,見玉兒靠在多爾袞懷裡,有些愕然。

昏迷中的玉兒,湯藥無法全喝進去,部分自嘴角淌了出來,多爾袞便拿來帕子仔細地為她擦拭,他動作極其溫柔而心細,像是照顧自己心愛的女人一般。

沉璧見他眼神充滿關愛,動作如此輕柔,不免停下餵湯藥的動作,愣愣地看向他,可他卻絲毫沒有發覺她的注視。

皇太極輕咳了一聲,多爾袞與沉璧聽見,齊向他看去。

「大汗……」沉璧喊出聲來。

「玉兒還好嗎?」皇太極肅臉問道。

「方才太醫號過脈,說昏迷是頭部重創會出現之症狀,應該很快就能醒來。」

他看向多爾袞,「你什麼時候來的?」

「臣弟和太醫差不多時間來的。」

「玉兒交給我就行,」皇太極的臉色不太對,意有所指地道:「你一個貝勒不該待在這兒,難得能夠出來一趟,該好好地去騎馬打獵才是。」說完,他從多爾袞懷裡攬過玉兒,「沉璧,妳繼續餵藥。」

沉璧看了多爾袞一眼,再看向皇太極,知他心下不悅,也未敢再多說些什麼,只好點頭回道:「是。」

多爾袞亦覺皇太極不太高興的情緒,便道:「那麼,臣弟先告退。」

「去吧。」

多爾袞退了幾步,然後走出營帳。

 

◆◇◆◇◆

晌午,沉璧終於得以休息,便邊打呵欠邊走出玉兒的營帳。

多爾袞正在玉兒營帳外不遠處,見沉璧出來,急忙上前迎向她。「妳終於出來了,能休息了嗎?」

「嗯,有其他宮婢來接手了。」

「那走,咱們用午膳去。」說著便偕她一同離開。

    ※          ※          ※

兩人帶了些乾糧,來到一望無垠的草原,正坐在綠草如茵的草地上吃東西。

沉璧吃完乾糧,看向多爾袞,見他好似很餓的樣子,吃東西吃得津津有味。她拿來酒囊,裡頭裝有羊奶,遞給他。「喝口奶吧,可別噎著了。」

他點頭接過,打開酒囊塞子,仰頭咕嚕嚕地喝了一大口,然後遞給她。

她接過,亦喝了一口,再塞上塞子。「多爾袞……

「怎麼了?」他問。

「你有沒有發現,今兒一早大汗見你出現在玉主子帳中,臉色有些不太好?」

「我知道,所以我什麼也沒多說就出去了。」

「既然這樣,那麼你……,以後還是不要去玉主子的帳中好了。」

「為什麼?我關心她的傷勢難道不行嗎?」

「不是不行,只是,她畢竟是大汗的西側妃。」

「那又如何?我現在當她是摯友。」

她笑了,「你除了將主子當摯友外,其實你自己都沒發覺,你對她仍有舊情。」

他看向她,忽而大笑起來。「妳在吃醋嗎?

她認真地看向他,「不是的多爾袞,我並非吃醋,而是跟你說真的。你為從虎口救下主子時的奮不顧身,方才你幫我一塊兒餵主子喝藥時的眼神,為她擦嘴的動作,真真像是對待一個十足心儀的女孩兒。你知道嗎?」

他沒有說話,而是陷入深思。事實上往細裡一想,她所說的話似乎正提醒著他,讓他終於意識到,而知曉要檢視自己的內在與言行。真正面對自己的內在以後,他自個兒其實是嚇了一跳的,因為他不僅愛沉璧,似乎也仍愛著玉兒。

「你對玉主子舊情仍在,我是理解的。可這事兒只科爾沁部落的人、阿濟格與多鐸貝勒知曉,大汗從頭徹尾都不曉得你與主子有舊情,你若不慎於大汗面前表露,總是不太好。同你說這個並非吃醋,而是要你注意點兒,雖對主子有所關心,還是要懂得分寸,尤其是在大汗可能會出現的地方,你都得謹言慎行,連一個眼神也得小心著。」

她的話,真是一語驚醒夢中人。他細細想來,方才自己餵玉兒喝藥的舉動確是有些過了,如此難免會引來皇太極對自己的猜忌,日後應當多加小心才是。可即便如此,他還是覺得她的話有些讓自己拉不下臉來,於是臉色一沉,逞強地否認道:「妳多想了,我對玉兒沒有舊情。」

「表面上好像沒有,但那種未被滿足的情感會壓抑到潛意識裡。」

「什麼是『潛意識』,怎麼妳說什麼我聽也聽不懂?」

「『潛意識』就是,內心深處被壓抑,而自己卻意識不到的欲望……我想,我所說的事情你應該都瞭解,只是有時會被『潛意識』牽引,而不自覺地流露出對玉主子太多不合宜的關心,我只是給你提個醒兒。

「沉璧,妳說得過分了。」他板起臉來,嚴正地訓斥了她一句。自兩人成親以來,他從未對她說過一句嚴厲的話語。

見他生氣,她歎了口氣,對他道:「多爾袞,你可知為什麼之前你欲先稟明大汗立我為側福晉,我卻不肯答應你的真正原因?」

他不說話,只靜靜地看著她。

她娓娓道來:「雖說小玉格格是我不願成為你側福晉的原因之一,可除了這之外還有其他,那就是,一旦成為側福晉,有了位份就有地位,有了地位就不可能再有自由,沒了自由就是痛苦的開始。我不想自己成為籠中鳥,做什麼事情都得照著身份跟規矩來,或是顧忌著某些人的想法。你明白嗎,多爾袞?」

「妳究竟想跟我說些什麼呢?」

「你和玉主子都是皇室成員,都有身份,不論她是你的『摯友』或『紅粉知己』,皆不能是真正的摯友或紅粉知己,因為她終究是大汗的西側妃,是你的皇兄嫂。即便有舊情,也得保留。我想說的,就只有這個而已。」

聽完她所說的話,他更是無語了。

她又道:「玉主子是很值得愛的女子,換作是我,我亦會對她念念不忘。自古英雄難過美人關,吳王夫差傾國以愛西施、紂王裂帛只為搏妲己一笑、李煜對逝后娥皇的愛感天動地。傾國美女以傾其國方式來愛,代價未免太高。多爾袞,你對主子舊情仍在,我不知道你究竟想以什麼樣的方式來愛她。」

 

 

如果喜歡這故事,請留言回應讓我知道喔。

本文每週一、三、五連載,同步連載於/

1.        UDN部落格:http://blog.udn.com/selenashyu/article?f_ART_CATE=564571

2.        PC Home 部落格:http://mypaper.pchome.com.tw/selenashyu/category/22

3.        POPO 文創網:http://www.popo.tw/books/39796



本文已同步發佈到「文創空間」

台長: 徐磊瑄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