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9-08 00:41:22 | 人氣(1,380)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青春文學】我們的故事─(11)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11.

如果不告而別是愛情世界裡最嚴厲的一種懲罰,那麼你如此離開是不是代表著你不再愛我了?

 

過了幾天我又再去餐廳上班,以為那個黑衣男孩會再來聽我唱歌,但是並沒有,之前那個桌位的客人不是黑衣男孩而是別人。一連幾次的班都是相同的情形。等了幾次還是等不到那個男孩,我想或許是那天我的態度嚇到他了,歌手跟粉絲之間的關係應該是維持一定的禮貌與友善但卻不交淺言深,我不該問他年齡、不該問他為什麼會喜歡「留不住的故事」、不該問他是不是不能說話,甚至不該熱心到想攙扶行動不便的他,或許我的舉動反而令他更難堪。我……,我真是太失態了!想到這我不禁失笑,之前還懷疑人家是變態,我看變態的人應該是我自己才對。

今天我從另一家打工的飯店下班回家,失魂落魄的走在夜的城市裡,彷彿這城市的喧囂繁華與我無關;不是與我同屬於一個世界。搭了公車回到家,我心事重重的掠過客廳上樓,好像有聽到爸媽在喊我,可是我不確定,心事佔據了我整顆心,讓我的知覺變得很遲鈍。

上了二樓回到房裡,聽到房間的分機響起,我想這時間來電的通常都不是找我的,所以也就沒有接。電話響了幾聲就停了,應該是被樓下的爸或媽給接起來。

沒兩分鐘時間敲門聲就響起,我走到房門口打開門,是媽。

「妳怎麼了,剛才回來叫妳都不理人。」

「喔,是嗎?我在想事情沒有聽到,對不起。」

「對了,俞庭打電話來找妳,妳要不要聽一下?」媽問。

「喔好,我聽。」我來到書桌前坐下,拿起話筒。「喂,我是如歆。」

「是我啦。」

「都快十二點了,找我什麼事?」

「今天我跟瑾絹還有曼雅約好這個星期六要一起去崎頂海邊玩,野餐順便打海灘排球,想問妳要不要跟我們一起去。」

「幹嘛跑到崎頂這麼遠,怎麼不去福隆呢?」

「唉呀,遠一點才好玩嘛,可以坐電車慢慢、慢慢的搖到崎頂海邊,很棒的感覺不是嗎?」

「這種浪漫的感覺應該是跟男朋友在一起比較適合吧。」

「才不會,跟同學一起也很好玩啊。邱杰、柯騰耀也會一起去。怎麼樣,要不要跟我們去啊?」

我輕歎了口氣,也不知道到底要不要跟他們一起出去玩。雖然同學一起出遊既有趣又能交流同窗情誼,但這半個多月以來黑衣男孩的事情佔據我整顆心,即便出遊我也不一定能打開心房真正高興起來,既然這樣,那還要垮著張臉去掃同學們的興嗎?我開始猶豫不決。

「喂,妳幹嘛歎氣又不說話?發生了什麼事情嗎?」

「沒有啦,沒事。」

「才怪,說沒事就是有事。說!到底什麼事?」

「俞庭,我不想談。」

「說啦,有心事憋在心裡不是很不舒服的嗎?」

我深吸了口氣,整理了一下思緒,接著就將黑衣男孩一連多次到餐廳聽我唱歌又神秘詭異的事情說出來。聽完我冗長的敘述,俞庭哇啦叫起來。

「景如歆,妳醒醒好不好?並不是Espresso、喜歡聽『留不住的故事』、跟蘇維哲身形相像的男孩就一定是蘇維哲,妳實在是中蘇維哲的毒太深了啦。唉,真是的。」

「可是,怎麼可能這麼巧,這個黑衣男孩不但跟維哲的身形很像,還剛好喜歡喝Espresso,愛聽『留不住的故事』,更巧的是他一直來捧我的場。我唱了快兩年了,從沒碰過像他這樣的歌迷。」

「妳啊,根本是自己給自己催眠。如果那個男孩是蘇維哲的話,那他為什麼要默默來捧妳的場,為什麼不馬上跟妳『相認』還要遮遮掩掩的?又或者如果他真的變心離開妳,也不可能來捧妳的場,看到妳一定馬上掉頭就走。不是嗎?」

「那是因為……」我接不上話,俞庭分析的沒有錯,我有點語塞。

「還有,我以前常聽妳提起蘇維哲,也看過他的照片,他是個健康的人不是嗎?如果妳說的那個男孩就是蘇維哲,那他怎麼會行動不便,甚至不能說話?」

是啊,俞庭說得沒錯,我確實是中維哲的毒太深。我哭了,哭維哲無聲無息,不說再見也沒說分手就殘忍的離去,他的行徑打亂了我的生活與未來,那像是遺憾與缺口,不停把心底的洞愈撐愈大。我原本的自信,對愛情的熱切,都在他離開我的當下被他無情的一起帶走了。

聽到我的啜泣,俞庭安慰我說:

「好啦如歆,妳別哭嘛,我說這些話不是要粉碎妳可能找到蘇維哲的希望,我只是要妳以平常心看待妳跟蘇維哲之間的感情,有緣的話你們一定會再相遇,再續前緣。不是嗎?」

「不,我不可能以平常心看待我跟維哲之間的感情。維哲對我而言是個很重要的人,我們從小一起長大,一起上放學,他教我騎腳踏車、教我做功課、教我彈吉他還一起唱民歌,帶我放學後去鬼混,跟我分享喝咖啡、煮咖啡這種生活裡有趣的事情,他還在風雨之中救過我的命,他之於我的意義是別人無法想像的,我沒有辦法去等待所謂『有緣相遇,再續前緣』這種事,甚至是放棄他。」

「我知道,我都知道,我沒有要妳放棄他呀,只是妳這樣將一個不在妳身邊的人看得那麼重,那真正在妳身邊的朋友呢?妳的父母呢?還有妳的生活跟未來呢?難道要因為失去蘇維哲就全都賠進去?」

我擦了擦眼淚,倔強的說,「我沒有,沒有把生活跟未來賠進去。」

「我看妳根本是死鴨子嘴硬。好,我也不跟妳強辯,反正事實會說話。身為妳的好朋友,我希望妳好好愛妳自己,唯有自己愛自己,別人才會來愛妳。妳可以去期待妳那段青梅竹馬的愛情再回來,但千萬不要強求,強求只會讓自己更痛苦。還有,多放點心思在我們畢業製作的巡迴音樂會上。聽我的勸,好不好?」

「好了好了,我們不要再繼續維哲的話題了,我累了,不想多說。」

「好,不說維哲的事情。如果妳累了的話,那我最後只問妳要不要跟我們一起去崎頂的海邊玩,邱杰要我無論如何一定要說服妳。」

我想了一下,還是決定不去。「不了,你們去吧,我最近的心情不太適合出門,更別說是玩了,怕會掃你們的興。」

「不會啦,幹嘛這麼說?就算去吹吹海風也好啊。如果妳不想打沙灘排球的話我們也不會勉強妳啊。就一起去啦,好不好?」

「還是不要好了,你們去玩吧。等下次你們要再出去玩的時候我再跟你們一起去。就先這樣了,晚安。」道了晚安之後我馬上掛斷電話,不再給俞庭說服我的機會,因為我真的沒有興致也沒有心情出去玩。

 

 



本文已同步發佈到「文創空間」

台長: 徐磊瑄
人氣(1,380)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青春文學】我們的故事 |
此分類下一篇:【青春文學】我們的故事─(12)
此分類上一篇:【青春文學】我們的故事─(10)
TOP
詳全文